小野斜槓第二人生》是爺爺也是校長、是作家也是編劇 「我是個有機會就不放棄的人」

撰文 :蘇君薇 日期:2020年10月26日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小野提供
  • A
  • A
  • A

穿著藍色襯衫、衣襬隨意拉出,戴著眼鏡,小野(本名李遠)從容地穿梭於工作室。既是作家、編劇、校長,也是爺爺的他,談起孫子,臉上滿是笑容;談起擁有多重角色的斜槓人生,小野以「幸運」概括,並認為比起斜槓,「其實我是一個有機會就不放棄的人。」

從小對人生沒志向 第一本書竟熱銷到出現盜版

 

甫出版人生第102本書籍《編劇魂》的小野,有別於一般人對未來的憧憬,他說,自己從小就沒有立志要成為什麼角色、對人生沒有太多想像,大學就讀師大生物系,就以為將來是個科學家,在換過家教等多種工作後,發覺自己擅長寫作,而寫文章投稿對他來說是最簡單、又能存活下來的一種能力。

 

「我不是那種文藝青年,一輩子用電影或寫作當理想,我們那年代不太一樣,有什麼能力就能存活下來。」大學畢業後,小野以自身喜愛的生物為背景,出版第一本書《蛹之生》,在書市停滯不前的當時竟意外暢銷,甚至紅到遭人盜版,讓他得在書籍出貨前,親自到出版社一本一本蓋上自己的印章,證明正版。

 

▲小野翻開當年出版的《蛹之生》,秀出他親手蓋下用來辨別「正版」的印章。

 

適逢電影蓬勃發展的70年代,第一本書的成功,不僅讓小野一夕間成了暢銷作家,更有劇本邀約找上門,小野一邊任教於陽明醫學院,一邊開始接案寫劇本,其所撰寫的劇本《成功嶺上》,在當時掀起一陣轟動、成了賣座電影。

 

同時期,嚮往生物領域的小野,選擇赴美攻讀分子生物博士,放棄撰寫小說、劇本,然而,才短短半年,小野發現自己不該走上科學之路,索性返台。回到台灣後,面臨失業,曾有報社邀他成為副刊編輯,但在那一刻,小野下定決心成為創作者,拒絕了邀約,在家中埋首創作。

 

▲小野(右)與吳念真(左)於1980年前後分別進入中央電影公司任職。(圖/小野提供)

 

1980年,小野進入了中央電影公司,一待就是10年,經手了約100部電影、撰寫約30部劇本,被金馬獎提名過5次,讓小野笑說「最好的時光全給了電影」。離開電影界時,小野37歲,他回頭一想,人生順利做過了許多事後,突然不曉得要做什麼,就又回家寫作、陪伴孩子長大。

 

50歲後開始上班 自曝機會來時從沒準備好

 

在家寫作的10年內,小野寫下66本與青少年有關的書籍,也接過電視主持、紀錄片主持、台灣歌謠製作人等工作,與音樂紀錄片相關等職業,他都做過了。但,小野陪伴孩子的時間從沒少過,甚至多到孩子問他可以出去工作了嗎?「我的人生實在很好笑,人家覺得父母陪孩子時間太少,我是太多。所以我真正開始上班是50歲以後。」

 

▲小野離開電影圈後回歸寫作,10年內出版15本童話、親子散文等66本與青少年相關的書籍,50歲後轉戰電視圈開始上班。

 

一次偶然,小野進入台視任職,開啟電視人生,一度離開電視圈,後又考進華視,待了2 年,再次回到自身喜愛的寫作,外界眼中的不穩定、斜槓,「其實是我一直在做人生的試探,並沒有選擇最安全的路,一直做下去。」甚至,每一次跨領域的角色、職業轉換,小野自曝幾乎是每個機會來臨時「都還沒準備好」。

 

就連升格當阿公,小野也坦言心裡沒有準備、沒想到會那麼快,他原以為人生能悠哉地環遊世界,孫子出生時人在美國探親旅遊,透過手機看到孫子照片,內心感到很不真實,但仍嘗試像個阿公,在回台灣前買了一堆嬰兒用品,但帶回來後卻沒幾樣能用得上。

 

曾不甘心當阿公 卻陪伴孫子理出人生最珍貴事物

 

「我以為阿公是這樣做,沒想到一天一天就陷進去了。」小野笑說,原本當了阿公很不甘心也不用帶孫,但太太曾因獨自開車去接孫子,車子差點被拖吊,以此來提醒小野該幫忙帶孫了。

 

久了,小野竟也從中找到樂趣,開始享受當阿公,每當孫子因爸媽太忙,住在小野家中,睡前爺孫總會一同躺平在床上,小野躺在孫子中間說故事,邊說邊想,讓故事像連續劇一樣發展,不時穿插有趣的點子,交棒給孫子說故事,增加互動。此外,小野也會幫孫子畫圖畫日記,2019年並將與孫子相處的日常點滴出版成書。

 

▲小野曾對當阿公感到不甘心,沒想到與孫子相處後,體認到當阿公的樂趣,以圖畫日記方式記錄生活,更出版書籍談論爺孫點滴。

 

對小野來說,與孫子相處和與兒女相處感受不同,陪伴兒女長大時,父母會想像未來的樣貌;陪伴孫子則完全猜不到能陪孫子到幾歲,會很珍惜共處的時光,陪伴就是全部,沒有期待與想像,這也是小野為何要努力當阿公的原因。

 

「其實後來,我的人生反而會覺得,最珍貴的是人與人的關係。」小野說,自己長期會帶上布偶到幼稚園講故事,把布偶丟向小朋友互動、玩樂,最後小朋友常捨不得讓他離開,全數衝上前抱住他;擔任台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校長幫學生寫推薦函,碰上不熟悉的學生,會要求學生提供背景等資料,重新認識,為每位學生量身打造推薦函內容,建立校長與學生的關係,同時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小野(左2)擔任台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校長,對於學生相當有信心、樂於分享學生成就,近期並應學生要求開設編劇課程。(圖/小野提供)

 

「真假小野」問題難解 全因他角色多重

 

不過,看似人生一帆風順的小野,近年來,面臨「角色認知」的狀況,起因來自某一次有人告知他,買了一本「小野」撰寫的書籍,發現風格大不相同,細看才曉得該本書籍作者也叫做「小野」,但對方卻是名旅居日本的中國設計師,氣到要小野去檢舉。

 

起初小野認為對方應是「代打」,向律師詢問是否有解決方法,律師說,若小野真要走上法律途徑,可能會吃虧,對方說不定已有準備等著被告,建議小野不要有任何動作。

 

然而,小野於2016年出版了第100本著作《一直撒野》後,暫停出書近4年,另一位小野在這期間不斷出書,「真假小野」難分,書店甚至會將兩位小野的書籍包裝在一起販售,讓小野覺得「看到有點惡意。」也不曉得對方的意圖為何。

 

「我打個比方,就好像病毒不會製造東西,寄生在你身上一直生長。」小野很無奈地說:「那不是我,也許有讀者真的看了,也搞不清楚、模模糊糊,因我本身角色也多。」

 

▲小野透露,哪天退休後最想扮演說故事給小孩或老人聽的角色,也建議若是想在退休後培養興趣的人,不妨可從簡單的攝影、畫畫、寫作開始嘗試。

 

目前,小野是名作家、編劇、校長,唯獨沒做過導演,未來是否有想當導演?「若有人願意出資,腦海中有很多劇本可拍攝!」今年69歲,人生來到花甲之年,小野認為,儘管身體愈來愈老,但當一個人的心情一直對某件事保有好奇心,就會覺得自己年輕。比如說,每當小野外出騎腳踏車、到幼稚園講故事「我就覺得蠻年輕,我自己變成小孩,在過程中自得其樂。」哪天退休後,他最想扮演的,就是拉著行李去講故事給小孩或老人聽的角色。

 

他也建議,許多人都是在退休後,才發現或是想培養自身興趣,最簡單的,就是從旅行中學習攝影、畫畫、寫作,這三項興趣都是隨身攜帶工具就可做的事,若對樂器或烹調有嘗試意願,也可進一步去學習,鼓勵大家把握機會試探人生。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當無常變日常、3度和至親死別,韓良憶領悟要為「一個人老後」作準備

撰文 :彭蕙珍 日期:2020年10月12日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 A
  • A
  • A

作家韓良憶的父母和姐姐,在這10多年來相繼離世,讓她感覺到生命無常。荷蘭籍先生又年長她10歲,兩人沒有小孩,她坦言:「我勢必要面對一個人的老後。」

於是,她結交年輕的朋友、尋覓未來居住的養老院、寫好遺囑,她強調:「我不要拖累別人。」

歷經親人的死別,她發現自己變得更成熟了,「我比較活在當下。」而在父母走後,她也轉變寫作方向,以「日常」為主題,「我寫飲食、季節,因我們擁的是日常,它多麼珍貴,怎麼可以不好好面對每一天?」

 

她出生在一個幸福家庭。父親做砂石生意、母親是老師,「他經常帶我們去餐廳吃飯,他很會吃,一邊指著菜說它如何好吃、如何做。」再加上有個很會做菜的外婆,她和姐姐韓良露在耳濡目染下,對吃也頗有研究。

 

婚前就簽協議書、遺囑

 

韓良憶的英文很好,為持續練習英文,1998年透過網路,認識在大學任教的荷蘭籍老公,「我們很談得來,一次相約見面後發現彼此很適合,討論是否可以從筆友變成遠距離交往的情侶。」

 

當時,她從事翻譯和寫作工作,時間自由,「交往時一年飛到荷蘭3次,一次待1個月。」飛行生活疲累,她想安定下來,兩人討論結婚

 

「面對婚姻,我很實際,我們是熟男熟女,先寫協議書、財產的分配和遺囑。她說明:「雖然我不想要離婚,但人生很難講,有些事先講清楚比較好。」

 

「結婚是找個談得來,價值觀不要差太大,能相處的伴侶。」就這樣,韓良憶在荷蘭住了10多年。2013年先生退休後,他們搬回台灣定居,回到人親土親的家鄉,她繼續寫作、主持廣播節目等工作。

 

喪母之痛多年難以走出

 

兒時的韓良憶是個胖妹,在校曾被霸凌。因此,她認為,人生很難求得十全十美,但自己的成長過程也算平順,直到40歲那年母親被檢查出罹患癌症、忽然過世,讓她對生命有許多感悟。

 

「這是我第一次碰到很強烈的生離死別,尤其是她走得很突然。」當時她旅居荷蘭,聽到母親罹癌的消息後,立刻返台照顧,「醫生說她還有半年生命。」沒想到,在一次例行檢查中,母親就這樣走了,「那時我完全不能接受。」

 

「那是我生命中最憂傷的時候。」她落寞道,「那是2003年,發生的SARS已經夠讓人傷心,又遇到這件事。」她花很長時間才走出喪母之痛,「最近我想,可能是她的靈魂不想要受苦,才這麼快走。

 

 

連父親也來不及說再見

 

然而,女兒心中最大的遺憾是,沒能和母親好好告別,「我沒有在她臨終時,在她耳邊說什麼;她的走讓我學會告別,我要彌補!」

 

2011年夏天,高齡87歲的父親心臟病發作,她再度返台、陪在父親身邊。「當時醫生說,父親可以再支撐半年到1年。」沒想到,隔年元月在例行檢查當天出了狀況,他也走了。

 

她依然沒能好好告別,「這是我一直覺得很可惜的事。」後來,一位親戚告訴她,父親「連尿都尿不出來、要導尿,走路很困難。」親戚轉述父親的話:「如果活成這樣,那不如不要活了。」

 

聽到這番話,她知道這是父親的選擇,「我釋懷了。」

 

姐姐早逝讓她了解無常

 

姐姐韓良露的過世卻讓她難以接受,「她真的太早走了,才56歲!」當時她已經回台定居,姐姐生病時每天陪伴,「我知道她已經準備好,接受自己的狀況,只是對先生不好意思,無法陪伴他走未來的人生。」

 

3度和親人的死別,韓良憶學會接受人生無常,「母親過世時,我知道人生無常,但沒有接受;爸爸走了,是因為他不想活了,我好像可以接受,但不太確定;姐姐的走,我了解無常,因此,更接受日常。」

 

於是,她的書寫更貼近生活,像最近出版的新書《好吃不過家常菜》,依照台灣農諺做料理,像1月是大白菜的季節,就做大白菜料理,「夏天有很多瓜,我就寫瓜,也寫麻辣豆腐,吃辣開胃、還可以去濕、流汗。」

 

她強調:「這些都是老祖先留下來的節氣養生,我只是依照時令去吃而已,這是一種自然之道。」她引用美國料理大師費雪的話說:「既然活著就要吃,還要吃得優雅,吃得津津有味。」

 

身為作家,韓良憶認為自己在社會上不是功成名就的人,「為什麼人要分成魯蛇和贏家,人生不應該分輸贏。」年逾50,她很滿意現在的自己和生活,「我們要先愛自己,自己快樂,身邊的人才會快樂!」

 

(協力場地/TAKE FIVE五方食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重返校園,做自己喜歡的事、圓年輕時候的夢!施昇輝:不必鼓起勇氣,做,就對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9月29日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啊!對對對,我要講一件事。有一次我們班有個聚會,同學騎重機載我過去,哇!騎重機多威風啊!在高架橋上跟很多車輛一起,真的是乘風破浪、御風前行啊!我交年輕朋友,才有機會坐在重機後面啊!」

回顧第一次乘坐重機的驚奇,施昇輝兩眼發光,興奮地比劃,60歲的他散發青春活力,絲毫不輸給碩專班上年輕他30歲的同學。年近六旬才讀研究所,收穫最大的不是專業知識,反而是一顆年輕的心;「虛無」的退休生活,也終於踏實了!

以理財專家著稱、「樂活大叔」自詡的施昇輝,經常透過媒體和演講分享自己第三人生的經營之道,但他坦言,打造充實的退休生活並不容易。「很多人出國旅行,但我每次回來都有點空虛。『生活』本身是很虛的,需要你耐心、仔細經營。」

 

施昇輝育有2女1子,都已就業,不再需要老爸操煩。原本負責子女教養的他,現在的生活除了投資、寫作,還有個持續了大半輩子的嗜好─看電影。

 

去年12月,他特別選了與已婚的大女兒英文名字相同的《茱蒂》(Judy)作為第5千部觀賞的電影,別具紀念價值。為了這個意義非凡的時刻,他好不容易把平時各自忙碌的全家人聚在一塊兒,一家六口難得一起進電影院看電影,留下珍貴回憶!

 

▲施昇輝至今已看了5047部電影,11本紀錄觀影心得的筆記本一字排開,就像是他的人生縮影。(圖/施昇輝提供)

 

▲這是施昇輝國三時,寫下的第一頁電影觀後心得。除記錄觀影時間、地點、劇情之外,還附帶「五顆星」評分標準。(圖/施昇輝提供)

 

為家庭打拼淡忘電影夢,時隔35年重返校園

 

學生時代的他就是個影癡,每看完一部電影都要寫心得筆記,考大學時本想唸電影系,父母強烈反對。最後,他讀了商學系,但對電影熱情不減,「常常翹課,都跑去看電影。」畢業後,施昇輝就像多數四、五年級生一樣,全力為家庭打拼,尤其在子女陸續出生後,更是身兼數職賺奶粉錢,早就淡忘電影夢。

 

直到58歲,也就是2018年初的某一天,他靈光一閃,「反正也沒事。」乾脆去唸個電影系吧?「太太說我怎麼可能考得上,我還特別在臉書公告周知,逼自己不能反悔,她說我太高調了!」施昇輝直率地說,「大不了考不上嘛!沒有任何損失。考不上是正常的,但是你不做,永遠機會是零啊!」

 

決定之後,馬上行動。他鎖定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的碩士在職專班,申請用的備審資料,當編輯的大女兒還主動幫忙美編。通過資料審查及面試後,施昇輝順利考取,睽違35載,再次踏進校園!

 

與年輕同學激盪火花,熟齡人生注入新生命

 

回憶重返校園上課的第一天,施昇輝的心情忐忑不安。班上只有8名同學,年紀落在三、四十歲之間,大多是業界人士,「有廣告片導演、做配樂的、電影行銷的、剪接的。」雖然有年齡和實務經驗上的差距,施昇輝和年輕同學們卻沒有代溝。

 

他修習的課程包含:劇本寫作與分析、電影美學專題、電影風格研究等,上課方式以討論為主。「常常講老片,現在年輕人都沒聽過,我就很有感覺啊!教授很開心,同學也發現我好像『活Google』啊!」他幽默補充,「我在課堂上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讓老師不要尷尬。」

 

「老」有「老」的優勢,施昇輝不安的心終於放下,但新世代的前衛開放,也著實讓他嚇了一跳!

 

在性別與影像研究課上,老師帶領大家討論「劈腿」、「第三者」等議題,令他大開眼界,「年輕人對感情的開放程度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哈哈!」「他們認為愛是很重要的,婚姻制度是違反人性的,對第三者比較是站在接受的立場。但我們這一代,愛不是重點啊!我們的重點是責任啊!」

 

課堂討論激發思辨,與年輕人互動更拓展眼界。保守觀念受到衝擊,卻能讓自己換個角度看世界,無形中也為熟齡人生注入新生命,不怕與社會搭不上線。

 

 

親眼見識同學熱忱,深受鼓舞堅持完成學業

 

不過,施昇輝坦言,這個年紀上學,還是挺累的。他以一年級為例,每周4堂課,從家裡到學校需1小時,上課從晚上6點半到9點半,「來回5個鐘頭,體力耗費很大,回到家什麼事都不想做,只想滑手機。」

 

「我一直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唸下去,但是我喜歡跟年輕同學一起上課,很開心啊!課堂討論激發很多新的想法。」

 

施昇輝也在學校交到朋友,和年約50的法國人尚若白最談得來,還在對方的畢業作品中擔任臨時演員,留下難忘回憶。研究所2年讀下來,同學們的吸引力早已超越課程本身。「我在他們身上得到最大的啟發,是他們(對電影工作)的熱情,一直鼓勵著我把它唸完。」

 

例如,他與擔任電影製片的同學聊天,不但瞭解業界如何運作,還學到VR電影如何拍攝。台灣電影市場小,發展不易,同學們仍堅持在電影產業打拼,令施昇輝相當感動。

 

事實上,2年前他報考碩專班時,本打算畢業後利用自己的理財專長,替有志拍片卻苦無經費的導演與投資人牽線,現在他坦言,機會不大。「導演想的是理想,出錢的人想的是賺錢,這兩個很難match(結合),所以我已經冷卻了。」

 

他也想過在拍片前推動群眾募資,但如何吸引民眾支持,仍是難題。改變電影市場不容易,拿到學位後,有其他想做的事嗎?「沒有!哈哈哈!我就直說。」他開朗大笑,「就是圓個人的夢吧!」

 

 

挑戰畢業論文持續圓夢,退休生活充實有趣

 

其實,修課壓力不大,倒是畢業論文讓他傷透腦筋。他說,系所規定必須先在期刊發表小論文,才有資格進行碩士論文,而他的小論文以「廈語片」為主題,因可蒐集的文獻不多,已被退稿4次;接下來可能會調整題目,繼續努力。

 

儘管尚未拿到學位,施昇輝開心地說,碩專班讓他的退休生活「變充實了!這2年有一件很實際的事情,你必須去把它完成。」

 

▲上課趣事多!施昇輝和藝人周丹薇是同校同學,某次聚餐後兩人開心合照,他興奮地說:「她是我們那個年代的第一名模啊!」(圖/施昇輝提供)

 

重返校園不需鼓起勇氣!付諸實行,就對了

 

針對也有興趣重返校園的退休族,施昇輝的建議很簡單,「just do it!(就去做吧)就去報考啊,不用怕丟臉,大不了就沒錄取嘛!」若順利考取,「就努力地去上學,努力地交年輕朋友吧!」

 

他分享,身邊有些同齡朋友也考上了文學系、美術系、國樂系的碩專班,純粹為了興趣而學習。重拾夢想、擺脫一成不變的退休生活,其實不難。「我覺得不需要鼓起勇氣,就do it吧!」

 

▲施昇輝日前穿上碩士畢業袍參加撥穗典禮,在校園留影紀念。(圖/施昇輝提供)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已經過時!洪雪珍:無畏老化,打造你的斜槓中年,人生下半場更快樂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5月20日
  • A
  • A
  • A

「『退休』這個觀念已經退休了!」作家洪雪珍提醒,「壽命延長,將來的人很可能要工作到78歲,但台灣的平均退休年齡大約是58歲,這空出的20年,你知道自己想做什麼?」無論留在職場打拼還是選擇退休,當別人不再需要自己的時候,請不要從自己的人生退休。

洪雪珍3年前在人力銀行擔任資深副總經理時,即嗅到中年世代走入熟年的職場憂慮。

 

她發現,當時機不對,曾身經百戰的英雄也難有用武之地。於是她重拾寫作,利用自己在人力銀行服務7年的經驗,撰寫職場文章,日前出版了新書《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想要幫助所有面臨中年危機的讀者。

 

洪雪珍提出,面對自己影響力下降,解決方法就是主動成為「斜槓中年」。還在職場的,創造自己多樣化的價值,避免因為高年資被迫退休;而已經退休或是沒有在外上班的家庭主婦,那就掙脫原有角色枷鎖,不要被綑綁。

 

針對中年上班族,他提醒世界是繞著年輕人轉的,她發現,有許多年輕主管不喜歡跟中年人工作。「中年危機大約在45歲開始,許多人慢慢感覺到上司、同事對你的態度變了,那氛圍讓人做什麼都不對。」

 

▲洪雪珍目前除了是作家,還身兼『斜槓教練』一職。

 

「所以要主動成為斜槓中年,重拾過往興趣,慢慢轉移重心,盡可能不要為錢工作,勇敢替自己『創造職稱』。例如我現在已經開始作『斜槓教練』,也是作家,也演講、做直播,每天早上4點半起來學英文,因為跟興趣有關,我一點也不覺得工作累人。」

 

退休後、空巢期來臨,人生頓失重心

 

針對退休族群和家庭主婦,她強調 「獨立的人,其實是最有依靠的。要另外一半揹著你,那是飛不起來的。」她身旁有許多家庭主婦,年輕相夫教子,把家庭打理得極好,老公事業蒸蒸日上、孩子也成績優異,空巢期悄然來臨,她們猛然發現守護丈夫與孩子的代價就是失去自我。

 

很大機率會發現,他們人生的精采故事都在30、40歲,甚至在結婚前就發生完。年輕時為了家庭打拼,照顧孩子和另一半耗費大半心血,卻沒有培養出興趣,退休後就會失去重心。

 

「可以試著做兼職的工作,有了貢獻感,就算錢不多、沒有錢也沒關係,主要是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從角色枷鎖中掙脫。」洪雪珍以自己為例,身為巴金森氏症母親的照護者,也有一個孩子要養,於是她學會求助,請老公幫忙、主動找尋居服員,至於小孩的管教,洪雪珍一向在旁關注,並不會想要無時無刻控制。

 

第一個青春是上帝給的,第二個是自己給的

 

「空下來的時間,她開始經營自己的事業,而事業越做越好,經濟自然獨立,成為好的循環。於是我除了是女兒、妻子、母親、照護者、也能當作家,這就是我剛說的斜槓中年。」

 

而在好的循環開始前,首先要先認識自己。「有足夠的自我認知,才能將興趣融入工作,無論賺的多寡,工作上累積的自信、成就感將會讓你無畏老化所帶來的孤獨感,你會成為一個真正獨立的人,不要從人生退休。

 

中年,盡完人生的義務,能否有這麼一刻,停下來好好為自己想想,人生下半場,給自己一個全新、晶亮的頭銜。「你不必再是誰誰誰的母親、父親、伴侶,你就是你,是賦予自己人生第二青春的英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堅持做好每件事 闖出不設限的斜槓人生

撰文 :陳亭均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圖檔來源:攝影/吳東岳
  • A
  • A
  • A

54歲的馬天宗,至今過著他的「斜槓人生」;然而,這種很有「潮味」的專有名詞,並不能定義他多方發展的事業版圖。
對他來說,如何專注於理念,並在產業中實踐,才是他真正想要完成的目標。

前陣子,有位執行長跑去拜訪了「大清華傳媒公司」總監製馬天宗,一見到他就衝口而出:「我真羨慕你能做這麼多事!」接著就順口形容了馬天宗這些年過的日子:就是貨真價實的斜槓人生。

 

執行長說得好,馬天宗五十四歲正值壯年不算老,但攤開他的履歷和手上的業務,卻全是貫耳的頭銜,吹拉彈打、響亮熱鬧。他是「大清華傳媒」的總監製,同時也是「中子創新事業群」的總經理,還要負責管理餐廳「好丘」、Live House「Legacy」,他更和中子董事長張培元一路張羅「簡單生活節」走到了今天。

 

舞台設計、電影監製  履歷包山包海

     

除此之外,他還和知名製片李烈成立電影宣傳公司「牽猴子整合行銷」;馬天宗是最近即將上片的電影《引爆點》以及音樂劇《木蘭少女》的監製;他也是「闊世電影」的老闆……。過去,馬天宗曾一手打造「拉斯維加斯金銀島飯店劇場」、「迪士尼遊輪劇場」、電影《赤壁》場景、月眉育樂世界表演秀;他也監製了電影《囧男孩》、《翻滾吧!阿信》。

 

吳慷仁

吳慷仁在《引爆點》中飾演法醫,在錯綜的案件中追查官商、社會問題的真相。

(圖片/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雖然馬天宗主要工作集中在「文化創意產業」,但業界人士都很清楚,劇場、舞台設計、電影、電視劇,隔行如隔山,更何況他還得打理餐廳、表演場地,要整合所有資源、法務以及文化內容的產品。

 

「我一點也不喜歡把自己的生活稱為『斜槓人生』。」然而馬天宗說,「我是先做好一件事!」他記不得作者名字了,但這句話是引用暢銷作家麥爾坎.葛拉威爾在《引爆趨勢》裡的觀點。

 

這種說法和「斜槓」同樣流行,著力點卻全然不同,「要在一個行業裡頭,累積一萬個小時,才能夠出師、才可能觸類旁通,拉小提琴,甚至是披頭四的演奏都是這樣。」其實對馬天宗來說,真正要做到這些,就是「喜歡做」,然後有邏輯地「完成」,「而且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我只是普通人。」他又笑說,他知道自己擅長跨界,但人生總有些陰錯陽差的部分,有些坎兒過得去,有些卻跨不來。馬天宗個子很高、白淨面皮,但因嘴脣右上方長了一顆痣,笑起來有點淘氣,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很獨特的魅力。

 

馬天宗的履歷驚人,再回頭看他的人生,學歷和事業也是隔了十萬八千里。大清華傳媒公司是一家文創產業的整合平台公司,除了馬天宗之外,董事長成群傑、總經理廖湘如、董事蘇志宗各自活躍在金融、科技等領域。「大清華」主事者的共通點,就是都出身清華大學。

 

有趣的是,馬天宗當年在清華念的竟是「核子工程」。他很輕巧地笑說:「十七歲之前,我根本就懵懵懂懂,沒想過自己要幹麼,我從小就很調皮。」國中時期,因為偷東西、考試作弊,差點被退學。馬天宗的成績不錯,考上了師大附中,卻因打架、破壞公物,還搞了一個搖滾樂團,又淪落到留校察看。

 

「考大學時,在我過去印象中的核子工程師,就像電影那樣,站在一塊大黑板前,密密麻麻都寫著粉筆字,感覺很浪漫。」接著馬天宗搖頭苦笑地說,「進了大學才發現,如果繼續研究核子工程,以後可能得到發電廠工作,整天盯著指針。」面對毫無興趣的科目,成績一塌糊塗。

 

「我整個大學時代,都不務正業。」當時,馬天宗每天耗在清華的劇場裡,架音響、做技術工程等,但他沒料想到自己未來會以此為業。

 

真正改變他的,是他當時的女友、現在的前妻、他兒子的媽。馬天宗當兵退伍,直到女友決定出國後,他才開始準備考試,「我覺得我這輩子真的很幸運!」馬天宗聰明,竟一考就考上美國耶魯大學戲劇學院藝術研究所,主修劇場設計、技術設計及製作管理。人生難料,這下子馬天宗終於找到了人生目標,且成了研究所裡的佼佼者,最後以第一名畢業。「我的人格、思考都開始成形。」

 

馬天宗

馬天宗與兒子感情很好,常常在美國共享天倫。(圖片/馬天宗提供)

 

大學愛泡劇場  意外玩出一片天

 

在美國他大展身手,一畢業就進了大公司ShowMotion工作。一九九三年,拉斯維加斯賭王史提芬.韋恩計畫興建第二家酒店及相關主題表演,「我是專案經理,一開始只做一部分,但負責的事情愈來愈多。」最後這間「金銀島酒店」震驚世界的水上表演,在他手下引入了北海鑽油平台的水下技術,將海盜故事搬上了酒店廣場。

 

此外,馬天宗更接手迪士尼、百老匯無數的大案,在ShowMotion做到執行副總,年薪超過千萬元台幣。但為何回到台灣?他手托著下巴笑說:「因為我兒子的媽想回台灣工作,我想看兒子長大。」在台灣一切重新開始,但他已是沙場老將了,「我在美國確實已投入了一萬小時以上,做好了一件事。」

 

他很快就把經驗帶進「福茂工程」,引入專業的舞台、燈光設計。接著轉往電影公司「騰達影業」,並從美國好萊塢引進《芝加哥》、《追殺比爾》等名片。

 

○六年,馬天宗與李烈共同監製《囧男孩》,當時電影產業很冷,籌不到錢,他把積蓄投進去,李烈也將房子拿去抵押,終於讓電影拍了出來。《囧男孩》與當年的《海角七號》,為國片市場注入了一股旺盛的活力。

 

馬天宗在「文創產業」打滾了數十年,他知道文化內容的價值,也了解商業市場的殘酷。他舉《海角七號》當時的電影投資風潮為例,許多人捧著資金,只想投資特定類型的電影,從中獲利。「只為賺錢,就會揠苗助長。」他在文創各個領域試圖深耕,不是因為「斜槓」,而是希望「建立產業基本模型」。就像成群傑說的:「馬天宗有藝術人的理想性,更有將一切規範化、合約化的能力。」在台灣,文化內容與文化產業之間,常常存在著極大的鴻溝。如何連結起不懂財務、法務的內容創作者,以及不懂創作、渴望獲利的投資方,就成了馬天宗致力達成的目標。

 

當然,台灣文創產業的困境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要將一切規範化是一條漫漫長路。「我沒有一槍能打死吸血鬼的銀子彈。」馬天宗苦笑,但「我盡力往那個方向做。」他監製的新片《引爆點》,也經歷了漫長的前製、籌資歷程,終於即將問世,馬天宗希望藉由這些案例,一步步實踐那些理想目標的可能性。

 

引爆點

馬天宗與張艾嘉(右一)、廖慶松(右三)合作監製導演莊景燊(左一)新片《引爆點》。(圖片/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放棄千萬年薪  回台深耕文創產業

 

馬天宗不是很愛接受訪問,因為一受訪,他就會忍不住把自己的人生重頭再「review」一次。review人生確實折磨人,「我對不對得起家人?對不對得起朋友?」夜闌人靜時,他說他偶爾會輾轉難眠。

 

馬天宗的斜槓人生精采,但人生就是會有一些缺憾。他前些年離了婚,前妻帶著兒子去美國,每每review到這段,馬天宗就很不好受。不過講起兒子,他又興奮了起來,「他很皮,有一天和同學一起被抓到警察局,因為半夜在路上溜達。」

 

馬天宗很喜歡和年輕人一起工作,牽猴子總監王師就是他一手帶出來的新世代經營者,王師說,「我當時剛入行,他知道我喜歡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就讓我做了《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後來還向烈姊(李烈)推薦我。」舞台劇《木蘭少女》法律顧問林逸心也說,當時舞台劇要在新加坡上演,馬天宗花了四個小時,和她一起研究完六、七十頁的合約。

 

馬天宗忽然睜大眼睛說:「我其實只是想做個有一點用的人,希望能有一天說:『這輩子沒讓你們失望』。」嘴角和俏皮的痣都往上揚了起來。或許這就是他「斜槓人生」的初衷,他已經花了「好幾萬個小時」,一輩子就做這麼一件事。

 

馬天宗

出生:1964年
現職:大清華傳媒公司總監製

經歷:電影《囧男孩》、《翻滾吧!阿信》監製

學歷:清華大學核子工程學系、美國耶魯大學戲劇學院藝術碩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斜槓老年很精彩!銀髮生活達人實現「老有所用」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那天去東勢認識一群很厲害的爺爺、奶奶,完全顛覆我們平日覺得,老人就要被照顧的刻板印象。他們用自己的人生經驗跟大家分享,透過實際的現身說法,教你去找到另一個生活的方式。他們不是無用的,他們是能幫助到人的,他們是銀髮生活達人。

文/盧建彰

 

老有所用

達人教你用植物減壓

 

有位老先生,但講起話來一點也不老,比我洪亮且有趣太多,平日六點就到花園放交響樂,讓自己和草木們一起徜徉音樂其中;身心都安頓之後,開始讀報、寫字。

 

他相信人和環境有精采的和諧時,就是幸福感,所以還四處演講、教課,教大家用蕨類植物來撫慰自己,把辦公室的冰冷、殘酷轉化為生意盎然。

 

你還是你,但你會好上許多,只因為生命在你身旁,你看得見它的成長變化,和截然不同於科技產品灰黑銀白的色調,光那自然無畏恣放的綠色就救了你一天的心情。

 

在這壓力過大,人人瀕臨崩潰的時代,不時你可以看到有人失控而傷人、自殘,因此我深深覺得,這位老先生,他其實在解決社會問題。

 

蛙!好厲害

石雕大師也超懂青蛙

 

有位石雕大師,他不輕易炫耀自己的技法能力,只聊到他有個學生很有耐性,這十二年來都雕荷葉上的青蛙,這幾年來都拿到美展的大獎,是位女性。

 

我們聽了,就感到好奇,石頭那麼硬,要斧要鑿,不都要很費力嗎?他微微笑說,石頭再硬,也還好啦,只要有心。我心裡還想到,能教出大獎得主的,難道會是等閒之輩嗎?

 

更妙的是,這位石雕大師,還是青蛙大師,他白天做石雕,晚上觀察青蛙,在他復育的園地裡,有台灣超過一半以上的青蛙,都在其中棲息生長著。

 

他晚上常蹲在田埂間,觀察、記錄青蛙的生態影像,光拍下的影片就不計其數,有時還會帶隊去。只是,他說這個比較難,因為夜裡可能還是要結伴,但人多就會打擾青蛙,十分兩難。當他帶著他的影片到學校去上生態課,小朋友都好興奮、好開心,是超受歡迎的老師。

 

他晚上睡覺,光聽蛙叫聲,就知道是什麼種類的青蛙在叫,有時聽到叫的聲音很悽厲,他說「你知道是什麼嗎?」我說「不知道耶」,他說是青蛙被蛇吞了,正在求救。

 

因為吞的是腳,所以嘴巴還可以叫,他就會起身出去,蛇就會放開。我聽了覺得好厲害,竟然連蛙叫的情緒都聽得出來,實在好酷。

 

愛,教育

自己的專長就能助人

 

還有位大姊,平常在開工作坊教藍染,她的作品都很優美吸引人,不管是布、衣物,都是精采,可是她還有另一個身分,就是社會工作。

 

她成立了緊急救援站,幫助受到家暴的婦女、外配,協助她們庇護外,還教她們生活技能好謀生。你猜猜看,他們要如何謀生呢?

 

沒錯,她教他們做染布,除了帶來些經濟收入外,也藉由專注做事的過程陪伴她們走過傷痛。我聽了,很感動,大聲地稱讚她,實在的在幫助人,更別提影響到的家庭孩子的未來,她只是笑笑地說「有嗎?」

 

另一位先生,可是台灣的葫蘆大師,種了許多破紀錄的葫蘆,不管是長度或者型體,都很有意思。

 

除了教人如何種植葫蘆外,他還想到彩繪葫蘆的好方法,讓失智的長輩都可以盡情的揮灑,不必擔心畫得不好,又從中得到樂趣和成就感。

 

不過,這位先生白天的身分卻是機車行老闆,是專業稱職的師傅,卻也是許多人的生命導師。


斜槓老年

銀髮族也有多重身分

 

現在大家常在說什麼「斜槓青年」,也就是同時擁有多種不同身分。不過說起來,剛剛講的這幾位,各個都符合呀!不但有各種身分,生活多采多姿,也都是七、八十歲的資深美少年、美少女哦!

 

看著他們,我很感動,更很喜歡。

 

有時候,我們很容易被限制,但最常限制我們的是自己。

 

我們會覺得,可以給我們收入的身分最重要,所以終其一生,我們就只是個上班族,可是卻忘記,人生的收入不該只有錢。而且,光只有錢,實在也很難在晚年拿出來分享。

 

我爸以前說,結婚要挑一個聊得來的人,因為,你遲早會老得只剩張嘴。

 

我那時覺得有道理,現在更理解,原來,工作是個面向,但要是人生只有一個面向,雖然不見得不好,但總是單調。

 

人生無聊,就會無味,也會無謂,彷彿有你、沒你就無所謂,那多少令人有點難受。

 

動人,讓人想動

你願意當銀髮生活達人嗎?

 

回程路上,我想著自己為什麼會有一股很想衝出去的感覺呢?

 

一種你知道,很想做點什麼,很想用力奔跑,很想大聲呼喊的興奮感。

 

我想,因為我看到有人的生命很精采,你會想想,自己的呢?你會想要是自己也可以像這些銀髮生活達人一樣,點亮別人的人生,那不要說多了不起,至少自己會感到有點小成就感。

 

我想,當生命裡所有數字都越來越多,「錢」這數字的意義就會越來越小,那,是不是現在就該動起來,想想自己喜歡什麼,想想自己想學什麼,想想自己可以教人什麼。

 

那個「什麼」,應該會讓我們重新確認,自己不只是「什麼」而已。

 

什麼都好,什麼都可以,只要抓得住什麼,給得出什麼。

 

噢對了,聽說,他們又要招募第三屆的銀髮生活達人了,充滿活力的大家要不要去試試?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