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是你的期待,不是我要的愛!50後我才明白:就算是子女,也別隨意「批評指教」

撰文 :鄭惠信 日期:2020年10月21日 分類:家庭關係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我真想殺了你。」

不知從何時開始,女兒竟對我口出惡言。我非常驚訝,虛脫感與自責籠罩著我,「這孩子這麼恨我嗎?」擔心她喝酒晚歸的我,竟被罵說:「你到現在還想綁著我,還想讓我照你的意思行動!」母女倆鬧得不歡而散。雖然我告訴女兒是因為擔心她才會那樣, 不過坦白說,我想改掉女兒壞習慣的想法的確更強烈。

從女兒小時候開始,我和她聊天的時候,從未想過「這孩子為什麼會說那些話」, 只是按照我的想法和判斷做出結論,單方面對女兒下指導棋。我以為那是身為父母理所當然的道理。之後我試著重新和女兒對話,她卻嚎啕大哭說:「我到現在都還得看妳的臉色。」

 

女兒有嚴重的憂鬱症和社交恐懼症,研究所休學後,整天待在家裡。她也不太買東西,只是喜歡熬夜逛購物網站,白天睡一整天。有時候晚上出門,一定喝到凌晨才回家, 甚至外宿的情況也不少。

 

這時,我們母女倆必定少不了一番衝突。女兒總會這麼對我說。

 

「人生二十七年來,我所有壓力的來源都是妳。」(事事要求完美的我,確實是造成壓力的主要禍首。)

 

「別再說妳是因為愛我了。那只是妳的期待,不是我要的愛。」(我希望女兒過得更好,所以干涉她的一切,對她嘮叨不休,還錯以為那是關愛。)

 

女兒幾乎是吼著告訴我:「活到二十七歲,我覺得現在最幸福。如果妳想阻止我, 那就是希望我變得不幸!」她似乎把喝酒到深夜當做是逃離母親的幸福了,也像是掙扎著告訴我:「我現在已經是成人了。」要我正視這個事實。

 

「媽媽妳不希望看到我幸福嗎?直到現在,我做所有事情都要經過妳的同意。妳知道我這五年來過得多痛苦嗎?早上睜開眼就想死,每天都在哭。」

 

聽到這句話,我像是觸電般大受打擊。女兒因為我造成的傷害痛苦不已,身為一個母親,我該如何是好?要認同並尊重她做為一個獨立個體,這對我來說似乎並不容易。

 

面對女兒將母親視為加害者的想法,母親該如何處理並給予幫助?該認同孩子的哪些部分?哪些部分才是孩子真正的感受,才是走進孩子這個存在的「門把」?我們先前說過, 找出這個門把,給予同理後,將可轉開門把,開啟通往內心的大門。

 

女兒外在的行為相當激烈,也令父母難過,看似是不易解決的問題,不過其實女兒就像出考題並指出答案的老師一樣,正不厭其煩地一再展現自我存在最原始的面貌。她其實是對著母親大吼「這裡是門」、「這是門把」、「別再探索這面牆了,快看看這裡吧」。

 

子女大多會毫無保留地向父母表達自己的情緒,只是父母常像盲人摸象般搞不清楚狀況。她的女兒也是如此。她已經說出了自我存在的核心感受,指出了門把的位置。只要全心同理她的感受,這股力量將可轉動門把,進而走入她的內心。

 

治療由此開始。

 

即使是難以認同的心情也要尊重

 

「兩年來每天晚上都想死」和「活到現在,覺得目前最幸福」,女兒當下最迫切表達的兩種自我存在的感受,正是母親最難以認同的情緒。即使和母親的想法不同,女兒的感受也是對的。一個人的感受,不是其他人可以隨意指責對或錯的。自我存在的想法和感受不是批評指教的對象,而是必須獲得絕對尊重的核心。

 

如果是我,肯定會告訴女兒:「每天深夜都想死啊,原來妳這麼痛苦。那時候一定生不如死吧?每天深夜都想死,但是媽媽我什麼都不知道,卻還在睡。真的對不起。」我會最先關注女兒想死的心情,認同她,接納她。

 

試想女兒每分每秒都處在生不如死的地獄中,母親卻不知道她的痛苦,這樣的女兒會有多麼茫然絕望?我也想告訴她:「妳過得那麼痛苦,還願意為媽媽苦撐下來,謝謝妳。媽媽什麼忙都沒幫上,妳還這樣堅持下來,真的很感謝妳。」

 

女兒也明確說出了另一個感受:「現在每晚失眠和酒精陪伴的生活最幸福。」如果是我, 會這麼告訴她:

 

「媽媽什麼忙都沒幫上,不過至少妳還覺得現在是幸福的,那就好了。看來是酒精拯救了妳,很抱歉每次都對妳嘮叨,要妳別再喝酒。妳覺得幸福,我也開心。」

 

「媽媽會給妳更多錢,妳想喝就盡量喝,也可以點些小菜配酒喝。是媽媽的無知讓妳變成這樣, 不過至少妳還有一個覺得幸福的角落,媽媽已經很感謝了。幸好幸好。對不起之前什麼都不知道,還對妳說三道四。」

 

或許有人會質疑:「有必要委屈到這種程度嗎?」、「不會太誇張了嗎?」甚至可能大驚失色問:「等等,你是說給她更多錢,叫她去喝酒嗎?」這不誇張。

 

大腿受重傷而嚴重失血時,為了盡快止血,必須用止血帶緊緊綁住大腿上方。這時不會有人說綁太緊大腿會痛, 最好動作溫柔一點。在大量出血的緊急情況下,對身體施予的壓迫必然與平時的肌膚接觸不同。

 

同樣的,現在女兒的情況也是緊急情況,必須用盡一切同理以防止出血。這不誇張,正如〈除了愛情,我什麼都不懂〉 韓國知名女歌手沈守峰於一九八七年演唱的歌曲。 的歌詞一樣,母親必須積極向女兒傳達這樣的訊息:「除了妳的心情,我的想法什麼都不重要。」這個決心源自於母親內在的聲音---無論你做出什麼舉動,媽媽都不會妄下定論,完全尊重你。

 

開導與教訓的本質

 

據說和我長談後,她向女兒道了歉。不僅如此,她更毫無保留地說出自己的心情。那天, 女兒對她大吼:「別裝作了解我的樣子。不要現在才假裝同理我!」但是經過大約兩週,她晚上坐在電腦前的天數逐漸減少,也開始規律的睡眠。據說這是近幾年來頭一遭。女兒晝伏夜出的生活逐漸回到正軌,喝酒晚歸的日子也逐漸減少了。

 

再過兩週後,某天女兒說自己肚子不舒服,邀母親一起去一趟醫院。獲得大好機會的母親,牽著女兒的手一起去了醫院。這位母親經過探索與尋找女兒心上門把的努力,最終轉開了門,重新看見了女兒。

 

同理是發生在你我之間的交流,而開導是以「我知道一切,而你什麼都不知道」為前提, 在「有我沒有你」的情況下出現的單向灌輸。所以開導和教訓的本質是暴力,在心理方面尤其如此。

 

「去喝酒的時候,為什麼你覺得那麼幸福?」

 

 

雖然母親無法理解,不過母親的想法無關女兒的想法。所以越是如此,越得向女兒問清楚。在詢問、理解之前,母親單方面對女兒施加的想法並非關愛或教育。那只是心理上的暴力。

 

雖然無法理解女兒喝酒傷害身體,卻又說自己感到幸福的想法,不過那也只是母親的想法而已。女兒有女兒自己的想法,也有她這麼想的理由。那是女兒的經驗,說得更深刻一點, 那源自於女兒個人的歷史,與母親的想法或母親的歷史毫不相干。在母親勤奮不懈地同理女兒後,最後總算聽到女兒對她說:「其實喝酒的那段時間,我過得更悲慘。」

 

聚焦存在本身,向對方詢問並傾聽回答,接著再不斷詢問、不斷傾聽,對方的輪廓與事情的面貌將逐漸清晰。「原來如此。那是在什麼樣的心情下選擇那樣做呢?你的心情怎麼樣?」在你來我往如桌球遊戲的過程中,雙方的心將緩緩對到相同的頻率,彼此的聲音也將清晰傳入耳裡。同理亦是共鳴。

 

傾聽他人的心聲時,萬萬不可有「批評指教」。批評指教的另一個名字是「公理」。公理反倒更為暴力。比起被咒罵擊倒的人,我看過更多被公理擊倒的人,誇張一點的形容, 大約有萬倍之多。事實正是如此。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好好回話,開啟好關係:用三句話暖進人心,做個支撐他人的成熟大人》,采實文化出版,鄭惠信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獨立思考,是一輩子的能力!給父母的6個教養祕訣,讓孩子成為更好的大人

撰文 :小熊媽(張美蘭) 日期:2020年05月06日 分類:家庭關係
  • A
  • A
  • A

猶太教養最常出現的兩個問題是:「你的想法是什麼?」、「為什麼這樣想呢?」,台灣的家長,可以借鏡猶太教育的理念,多透過提出和回答問題的討論方式,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

我很喜歡研讀猶太教育的書籍。

 

世界上的猶太人雖少、顛沛流離,卻出了很多優秀的人物,例如:愛因斯坦、佛洛伊德、史蒂芬.史匹柏、馬克.祖克柏、賈伯斯,這些世人尊敬讚賞的天才級人物,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是猶太人!可想而知,猶太教育必定有出眾的地方。

 

關於猶太教育,我有幾個觀點想要與大家分享:

 

1. 猶太幼兒園開始學習二十二個希伯來字母的第一堂課就是用手指沾蜂蜜來寫下字母,讓孩子品嘗,所以孩子會有「學習像蜂蜜一樣甜美的想法」,這是一種「慎始」的概念,值得學習。

 

2. 我們常認為孩子畢業進入工作場所後,父母的職責也告一段落了。但是猶太人認為:父母該扮的角色是終其一生的,父母必須要以終身學習的態度來磨練自己!不管多大年紀,不要依賴孩子, 要一輩子扮演好父母的角色。

 

3. 猶太人有句諺語「沉默的孩子無法學習」。猶太人口中最常出現的兩個問題是:「你的想法是什麼?」、「為什麼這樣想呢?」,而這可能是台灣老師與家長最不常問的兩個問題!

 

台灣與韓國一樣:學生讀書的時間相當長,被逼得用功,但是卻常教出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考試機器。

 

4. 猶太父母會明確教育孩子世界上很多事情都無法隨心所欲。孩子要學會忍耐與克服困難,並把困難是為生活理所當然的一部分。

 

5. 猶太父母會教育孩子「失敗,就像幫未來買保險一樣!」因為孩子小,本來就可能犯錯,這比起長大後鑄下大錯好。猶太父母不怕孩子犯錯,就怕孩子失去獨立思考與自我表達的能力

 

6. 猶太教育,教導孩子要有正直敢言的勇氣。

 

猶太裔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艾利.維瑟爾曾表示:「冷漠導致人類在實際死亡之前,就已經死亡……在人類必須承受痛苦與屈辱之際,我永遠不會沉默。我們必須明確表態,中立只會幫助壓迫者,對受害者毫無助益;沉默賦予惡霸權力,並且不會給受苦者帶來力量!」

 

我還要強調一件事:猶太人能在世界上培養出優秀人才的原因,是「哈柏露塔」。「哈柏露塔」是指兩人一組,以「一個提問、一個回答」所進行的討論或辯論。

 

而且重要的是,不是只有當孩子是學生的時候才如此做,從猶太人出生之前的胎教,到臨終為止,猶太人的文化都由哈柏露塔相連著;透過提出和回答問題的討論方式,培養出猶太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古早就創造的「學思達」教育。

 

猶太人實行「哈柏露塔」的步驟十分嚴密: 安息日週末的餐桌有一定的儀式,是全家人哈柏露塔的時間。猶太人嚴格遵守安息日不工作的規定,並在餐桌上全家討論各種問題。

 

他們不會要小孩「安靜吃飯別說話」,而是以溝通、辯論、交談、分享,來維持家人感情,讓孩子感於發言、敢思考、敢說出心裡的話。

 

就像我之前提過,猶太教養最常出現的兩個問題是:「你的想法是什麼?」、「為什麼這樣想呢?」可是台灣教育,為了趕進度、拚成績,常常背道而馳。

 

小熊以前曾有好幾次覺得某些考試答案有問題,想去跟老師討論,卻得到老師說「你不要想這麼多、只要照標準答案就好!」的回答,令他十分喪氣。

 

現今台灣的教育,填鴨死背還是很多,台上的拼命寫黑板,台下的不是手酸得要命,就是進入昏睡或中風狀態。這是完全不在意孩子是否有想法、一廂情願的老式教育。可悲的是,老師們沒自覺,家長們也要孩子多多忍耐,這情況就不斷惡化下去。

 

我覺得,台灣的家長,可以借鏡猶太教育的理念:多多透過提出和回答問題的討論方式,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要再讓孩子跟我們當年一樣:「背多芬、講光抄!聽完就背、背完考試、考完就忘光光!」如此噩夢不斷輪迴,台灣的教育還有什麼希望呢?

 

(本文摘自《你的管教,能讓孩子成為更好的大人:從他律到自律,小熊媽暖心而堅定的教養法》,時報出版,小熊媽(張美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教養,是為放手做準備!不怕養出啃老族,她告訴孩子:18歲就要開始經濟獨立

撰文 :小熊媽(張美蘭) 日期:2020年04月30日 分類:家庭關係
  • A
  • A
  • A

我從十八歲起,就一面上大學一面打工,也固定拿錢回家孝敬父母。我也告訴我家的男孩們:等十八歲獨立的時間來到,爸媽將不再提供金錢,但父母的鼓勵與關愛,是永遠不會減少的。

小熊國一的導師,曾在開學幾個月後,與我談小熊的狀況。她好奇地說,同年紀的國中男孩子,都還在嘻嘻哈哈、打打鬧鬧時,小熊哥卻看起來老成持重(事實上他的形容是:像個小老頭那樣深思熟慮!)他很想知道,究竟為什麼呢?

 

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常告訴我家的男孩們,十八歲後,就要自己賺錢養自己了!

 

在小熊哥十三歲、小小熊十歲起,我便開始要他們要認真地、仔細地思考:如何培養能養活自己的能力?

 

這也是熊外公養育我的方式。從十八歲起,我雖可以住家裡,但是不可以跟家裡拿錢,我一面上大學一面打工,也固定拿錢回家孝敬父母。上大學後的學費、餐費、交通費等,都自己付。甚至跟父母出國旅遊,也都是自己打工賺錢,不花父母一分一毫。

 

所以,當有些大學同學拿著父母的錢繳學費,然後翹課去做自己開心的事時,我努力不缺席任何一堂課,因為我知道:上課的每一分錢,都是自己用血汗辛苦賺來的,我沒有理由不好好念書。

 

記得大三的冬天,我在打工途中,騎著小綿羊,卻突然被闖紅燈的車子撞飛!這是我第一次騰空飛到充滿車子的十字路口,然後重重摔下……傍晚的天空,正下著冷冷地大雨,當時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死定了!然後閉著眼睛,等車子從我身上輾過……

 

很幸運的是,有路人好心幫我擋車,沒有車子輾過我。接下來坐救護車到醫院時,我心中竟有一種感激與感動:能活下來的滋味,真美好。

 

等我的傷好了,就繼續騎著曾被撞爛但又修復的小綿羊,去打工、去上學。一開始上路,真的會發抖,但我告訴自己:沒有資格害怕,因為我要努力,不讓父母擔心。

 

有人會說:孩子打工,就不會專心唸書了!事實上,我現在也跟孩子分析打哪一種工的經濟效益最高。

 

麥當勞或便利商店,一小時一百多;兼家教,一小時可能可以六百到一千元。不過家教也有等級的分別,越好的科系,家長願意出的價碼就越高。事先把利弊得先跟孩子提早分析後,他們就自己會判斷該如何用最有效的方法,如何花最少的時間,既可以兼顧課業,又可以賺自己的學費。

 

也有人說,都在打工念書,就沒有機會出去看看了。其實,我大學時除了打工賺學費,成績維持前三名外,每年寒暑假,我都有出去走訪台灣,而且是免費的。

 

我參加許多訓練,努力考上救國團假期服務員,然後就能帶領一百多個高中生上山下海:去澎湖戰鬥營、去東海岸健行、騎自行車、還去中橫公路連走七天。這些都不用花錢,不但免費食宿,還有車馬費。

 

這期間,我也學會如何與人合作、領導統御、鍛鍊身體。中橫健行隊我自願帶了許多梯次(這是需要一定能力才能帶的較難隊伍),因為中橫的山景,實在太美!能夠用腳慢慢走過、仔細欣賞,身旁還有可愛的高中生談天,是我大學時代最美好的回憶

 

我在大學時也選修日語,還跑去日文系旁聽許多課,當時日文系主任常笑著說:研究生,妳又來了啊? 然後提出申請,在研究所時到日本東京某政府機構當「國際事務訓練生」,同時住在日本人家中,了解了一些日本上班文化、生活議題,而日本政府每個月還給我三萬台幣的生活費!

 

我把這些經歷告訴孩子:資源有限,創意無窮!如何過出有意義的學生生涯?完全看自己願不願意找資源、去努力。

 

網路上曾流傳一個美國高中生的故事,在他六歲起,就成為遊民(homeless),跟爸爸住庇護所,但是高中畢業那一天,老師與同學才知道他的處境如此艱困,可是他從未遲交任何作業,也以最優異的成績畢業,現在更有許多大學願意資助他深造。

 

而他寫在自己帽子上的座右銘就是:Never give up!(永不放棄)

 

我常告訴孩子,等十八歲獨立的時間來到時,爸爸媽媽將不再提供金錢,你們才會思考:如何求生、努力向學,也才會懂得珍惜任何得來不易的東西。我們指引方向,但也訂下成長的時間表。時間到了,請學著自己頂天立地在人海中。

 

但是,爸媽的鼓勵與關愛,是永不會減少的。

 

身為父母,如何不養出啃老族?請提醒孩子:要為自己的未來負責,提早做好獨立的準備!

 

(本文摘自《你的管教,能讓孩子成為更好的大人:從他律到自律,小熊媽暖心而堅定的教養法》,時報出版,小熊媽(張美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長大後,只有缺錢時才想回家...一個故事體悟:空巢期,來得比想像中更快

撰文 :馬克西姆.萊奧, 約亨.古奇 日期:2020年04月29日 分類:家庭關係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太太帶著同理心的語氣說,她很擔心我。身為父母又人到中年,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孩子長大了,夫妻因此被強迫重新在一起,而且突然之間,巢裡空了的感覺會突然湧現。

一個朋友無意中得到貓毛過敏的毛病,問我們,能不能收留他的小公貓。收留的意思差不多就是領養了。

 

我太太非常願意,我非常不願意。我的理由是,貓會掉毛、會把家具抓得一塌糊塗、貓飼料很臭、貓砂臭得更厲害、貓放的屁可能會致人於死地。

 

還有,貓很高傲、虛假。牠們只有在肚子餓的時候,才會圍著你呼嚕呼嚕撒嬌,其他時候根本不理你。而且當你剛剛才開始有點習慣牠們的存在了,牠們就跑去撞車,死給你看。

 

有一顆慷慨的心的太太建議,至少嘗試一下。她說:「就一周,如果你不喜歡那隻小公貓,我們就送牠回去。」我說:「好,一周。」

 

小公貓名叫布魯諾,名字和我爺爺一樣,這讓我很困擾。我們不會在爺爺面前擺放貓飼料,或者撫摸他的肚子,或者叫喚:小貓咪,來!來!

 

第一天晚上布魯諾就跳到我懷裡,肚子和四爪朝天,呼嚕呼嚕地叫。我心想:你這個小東西,我才沒有那麼容易受你操縱。卻發覺我的手已經在撫摸牠的毛。好吧,牠的毛也不會不舒服啦。

 

接下來幾天,布魯諾寸步不離地守在我身邊。我坐到書桌前,牠也過來坐下。我躺到沙發上,牠也來躺在我身邊。牠呼嚕呼嚕的聲音讓我很放鬆。

 

「你們已經變成一對了!」當我太太看到我們雙雙躺在沙發上的時候,她說。「我只是表達禮貌,」我說,「這隻動物到我們家來作客一個禮拜,幹嘛不對牠友善一點?」

 

布魯諾最喜歡的玩具是一個羊毛做的小小紅色草莓。當我太太早上出門去上班後,我們總是在一起玩一會兒。我把草莓拋到空中,布魯諾跟著躍起。跟牠玩的時候,時間過得像在坐飛機一樣快。我都不知道,原來貓可以這麼聰明,牠們可以觀察得這麼入微,可以學習得這麼快速。

 

雖然如此,我還是不能肯定,所有的貓都像布魯諾這麼聰明呢,還是有可能牠就是特別有天賦。

 

我每天清掃貓廁五次,我太太覺得我太誇張,沒有必要。但是如果有客人住在家裡,我們不是應該盡力讓客人感覺舒服嗎?這只是關係到禮儀,我覺得,完全沒有別的原因。

 

僅僅因為如此,我便甘願四足著地,拿著篩子跪在貓廁前面,用篩子篩出貓大便和結塊的貓小便。我太太說,我帶著高度犧牲奉獻的精神跪在貓廁前篩理排泄物,樣子好像淘金人在格蘭德河淘金,讓她非常感動。

 

「你最希望的是自己能坐進去清理吧。」哈哈哈哈,她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布魯諾常常肚子餓,當牠用肚子餓了的眼神看著我,我的心會像香蕉果凍一樣地軟化,然後馬上就給牠食物,大概一天十次。「一周之後牠會肥得像要做鵝肝醬的鵝。」我太太說。但是牠喵喵叫得這麼可憐,全世界的飢餓都在叫聲裡了。

 

我當然不會給牠吃超級市場買來的貓飼料,我煮飯給布魯諾吃。牠是我們的客人,我給客人製作簡單的、好吃的公貓料理,一點都不會過分。有的時候我做鮪魚燉飯,或者烤雞配馬賽魚湯,或者鱒魚特餐。

 

不是我要說,我太太在這段期間內行為有點反常,甚至冷淡。昨天她跟我的一個女性朋友講電話,她們偷偷在討論我。

 

我太太對著電話耳語:「對對對,他的行為非常詭異,早上他會穿著浴袍跑到花園大叫:『我的小喵咪呢?小喵咪來!』」我太太很小聲地說:「我祈禱鄰居不要看到這一幕,不然的話,他們會馬上打電話給警察:『警察先生,我們這裡有一個衣不蔽體的神經病在附近遊蕩,還一邊罵髒話大叫咪咪。』」

 

一周過去後,我太太問我,是不是要讓布魯諾離開。我大嚷:「布魯諾走,我也走!」我的確有一點點反應過度。但是如果按照我太太所描述,我和幾個月前在機場送別去美國交換一年的女兒瑪莎一樣,眼裡含著淚光,那就太過分了,根本不是真的。

 

夜裡,我們躺在床上,我太太帶著同理心的語氣說,她很擔心我。身為父母又人到中年,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孩子長大了,夫妻因此被強迫重新在一起,而且突然之間,巢裡空了的感覺會突然湧現。「很多父母會以寵物來替代、補償。」我太太看著我說。

 

我緊緊擁住在我被窩裡的布魯諾,布魯諾痛得喵喵一叫,我太太大驚。「貓怎麼在我們床上?」她大喊。「牠一個人怕黑呀,」我說。「別怕別怕,」我安慰布魯諾,試著安撫,「把拔在你身邊哦,把拔陪著喵咪哦!」

 

說真的,我們家現在有時候真的滿安靜的。我們的兒子提姆總是跟他的朋友在外面鬼混,只有肚子餓了,或者需要錢的時候,才會回家。他不太算是一個兒子,比較像是住飯店的客人。

 

至於女兒瑪莎,我現在只能在視訊的時候,在筆電螢幕上見到她,然後告別時心情沉重地朝視訊攝影機裡的她揮手。我們生活在一起十六年了,是一家人,而且我已經習慣了家裡亂七八糟、時時有噪音、歇斯底里的大笑以及青少年的無知話語。

 

我心裡當然很清楚,這一切終有一天會結束的。但是怎麼這麼快?這些年都到哪裡去了?

 

同時,而且也是鐵的事實,就是我怎麼會需要寵物來彌補我情感上的大洞呢!我太太應該馬上停止這種心理分析的行為,因為她很明顯就是嫉妒我和布魯諾的關係。

 

我和牠之間這種類似父子的故事,是因為偉大的愛以及互相的尊重。這些我都可以從布魯諾舔我的手時察覺,牠相對的一定也可以從我怎麼舔牠的爪子時明白。

 

幾周前我第一次帶著布魯諾出門上街,牠得學習如何在街上安全地行動。我拿繩子拴著牠,大城市就像原始叢林,小公貓在裡面很容易迷失的。布魯諾很喜歡室外,牠很興奮,馬上就開始跑起來。我只好跟在後面。

 

然後,布魯諾想爬上一棵樹,我說:「喵喵,不行,太危險!」但是布魯諾已經上了樹幹,繩子在拉扯,我只好跟著爬上去,我得說這真的很不容易,因為我四十八歲、近視,而且不管是公是私,我都沒有這麼樣掛在一棵橡樹的枝椏之間過。最後我們兩個都成功地坐在樹上:公貓和把拔。

 

樹下的行人仰頭看我們,大家都在拍照,我可能已經被臉書和 youtube瘋傳—貓傻。我大叫:「我們沒事,上面很好!我們就是……出來玩的。」另一方面,我滿足地想,不就是這種經歷讓父親和兒子的羈絆更深。

 

今天,回想起這一切,我必須說:可惜不是這樣的。常常我站在廚房裡烹煮鮪魚燉飯或者雞肉蘆筍白酒燴給布魯諾的時候,我可以從牠的眼睛裡看到感覺無聊的神情,知道牠早就在別的地方吃過了—在陌生的人家,隨便什麼罐頭。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在街坊鄰居裡十分吃得開。

 

目前牠很喜歡跟附近一隻年紀比較大的貓廝混,這隻貓不會給牠什麼好影響,而且就性行為來說,牠還太年輕、進展太快了,我覺得。

 

但是,我如果跟布魯諾說這些事,牠馬上轉身將毛茸茸的屁股朝向我,每個人都明白,這代表什麼。布魯諾現在只有要上廁所的時候,才會回家了。

 

就是在這樣的時刻,我會夢想,夢想再有人來敲門。來敲門的會是一個不知如何是好的朋友,帶著一隻小小的幼狗和對狗毛過敏的毛病而來。

 

(本文摘自《兔子啊,這不過是個過程:熟齡叛逆期的安慰書》,台灣商務出版,馬克西姆.萊奧, 約亨.古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愈大愈不懂事?放過自己吧!化解親子關係衝突,父母應該做的3件事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20年03月18日 分類:家庭關係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位媽媽說,「兒子為了找工作搬回家裡住,我很高興,但只要問他工作找得情況如何,立刻臭臉。先生看不慣兒子態度,口不擇言地罵『怎麼會養出你這個廢物』、『有本事滾出去』......。

有一次我跟著說了兒子幾句,結果當晚兒子就搬離開家,一年多不接家裡電話。最近不小心知道,他居然和女友跑去結婚登記。我真是氣死了,之前三番兩次告訴他,那個女生太傲嬌不會是好太太,趕快分手。

兒子才26歲,他以前很乖,現在私自結婚擺明是故意來氣我,想到這些我都吃不下、睡不著,瘦了好幾公斤。

先生怪我把孩子寵壞,我恨他把兒子趕跑,兩個人吵到不講話。我實在不解,好好的一個家,怎麼會變成這樣?」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子女成年之後,親子之間一旦出現嫌隙,情境分外棘手與傷心。

 

孩子不懂事、父母好嘮叨?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許多父母在孩子青春期的時候,都接受過震撼教育:天真可人的小寶貝,有如一夜之間變成刺蝟,戳得自己苦不堪言。大家都說叛逆期過了就好,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如果孩子是賀爾蒙作祟的浮躁,是大腦前額葉還沒發展完善的衝動,這些生理上所導致的狀況,的確會隨著身體的變化而趨於穩定。但如果是兩代之間的關係品質不佳、溝通方式有問題,隨著時間愈長,問題會愈惡化。

 

父母不解:「孩子怎麼會這麼不懂事。」

子女抱怨:「爸媽只會情緒勒索、嘮叨。」

 

這些常聽到的話,在說的都是「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不懂彼此真正需求,親子關係衝突一觸即發

 

父母與成年子女的親子關係衝突,起因百百種,但心不被懂,是所有衝突的根源。

 

以文前所提的這個家庭為例,找過工作的人都知道,工作沒著落時,心情已經夠鬱悶了,再善意的關心都是壓力。

 

兒子的「臭臉」在說的是,「夠了!不要繼續這個話題。」但父母顯然沒有意識到這點,而是將兒子的態度當成是對自己的拒絕。

 

人被拒絕時,心裡難免不好受,又擔心孩子的發展但無法得知,如此矛盾心情不能被理解,只好覺得孩子不懂事。

 

當不知道對方有否聽進自己的話,父母總會忍不住重複提醒,或用強制的方式要對方理解。但這對子女來說,就是嘮叨或是控制,會隱約感到自己不被信任、不被尊重。

 

而這種感覺如果太強大,有時還會讓子女因為抗拒這些感覺,而刻意做出讓父母不滿的行為。當子女的往往不知道,常常是自己的回應態度,而將父母激到不得不如此。

 

由於親子雙方都不懂對方的需要,一方愈不說,一方逼愈緊,就陷入溝通的惡性循環

 

例如,兒子愈不想談求職的事,父母愈放不下心不斷追問,最後爆發衝突。或是父母愈不想要兒子和女友在一起,兒子愈不想理會家人的意見。

 

當陷入惡性循環時,就像打死結,愈用力會愈難解。

 

打破親子關係惡性循環,父母要做這3件事

 

如果想要遏止惡性循環,至少要有一方先暫停使力。身為父母,這時候可以做的事情是:

 

1. 放了自己

 

離開照顧者的角色,子女已經成年時,他們不再需要你的指點、不需要你的供給。去過自己的生活吧!這才是當父母應該做的。

 

2. 放下擔心

 

過度的擔心是你只相信自己的能力、見解、判斷,而不相信子女可以自己處理好。對子女的擔心像隱形鎖鏈,會捆住孩子想飛的翅膀。

 

3. 放棄干預

 

如果執意要影響子女的決定,那是在「搶」他們的人生。人生的的路誰想一直坐在後座,該把方向盤交給子女。

 

以前述案例中的媽媽來說,太執著於當照顧者。女友的傲嬌說不定正是吸引兒子的特質,兩人可以交往超過一年以上,並有進一步的誓約,年輕人顯然認真對待感情。

 

媽媽覺得這是刻意要氣自己,就太以自我感受為中心,下意識的用吃不下、睡不著來證明自己母愛的偉大。

 

兒子在外一年也沒有餓死,還能自己組織小家庭,是有照顧自己和他人的能力,不用人操心。

 

其實這位媽媽真正要做的是,好好與另一半培養感情,把自己的日子過好。

 

母愛很偉大?孩子其實也能成為你的太陽

 

當父母可以把自己的日子過得有滋有味,不再將心思全部放在子女身上,放棄要改變子女,通常親子之間的關係也就開始轉變了,也就有機會修補關係。

 

不要怕生命階段不同的改變,親子關係是一輩子的。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母愛很偉大,但也不要忘記,孩子終究會成為自己的太陽。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有無法離家的「大小孩」嗎?放手讓孩子自由飛,50歲後的你該享受自在,他也該學會長大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10月22日
  • A
  • A
  • A

然而,這些大孩子的困難在於:他們成為大孩子,並不單純是因為父母的過度照顧,而是因為複雜的家庭關係,讓他們覺得需要繼續當個孩子。

「我不喜歡我爸媽一直管我,甚至左右我的選擇,就連我要做什麼工作,他們都有一堆意見!」妳抱怨著。

 

「他們很愛嫌棄我的男友,一直說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又常問我要不要出國念書;可是我已經快三十了,為什麼他們還要這樣問,好像我怎麼做都不夠好!」妳心裡充滿委屈

 

「妳現在還住在家裡嗎?」我問著。

 

「對啊!妳也知道現在外面的房租有多貴,住家裡又可以省錢......」妳理所當然地說著

 

「說真的在家裡很多事情都不用做,我媽都會準備我的晚餐、整理衣服跟房間,我都快變成生活白痴了,都開始懷疑自己去外面有沒有辦法生活。」妳邊說邊覺得無奈。

 

我看著眼前年近三十的妳,心裡卻浮現大寶貝的畫面—依偎在父母身邊,一邊攀附著父母索取照顧,一邊又推開父母餵食的手。

 

這是我在實務中常遇見的案例:很多想要掙脫父母的大孩子,一腳跨在家門外,看見外面世界的自由與挑戰;一腳縮在家門內,看見家裡面的紛擾與被照顧的舒適。

 

大孩子們既為難又掙扎,感覺到被愛的窒息和抑鬱的同時,又感覺到掙脫的未知和恐懼。他們的人生一直處在迷茫裡,雖然想飛,但又會說:「你看我又能怎麼辦?」

 

單就經濟層面而言,如果付出房租可以為自己爭取更多的物理空間和心理空間,我並不覺得房租是花費,反而覺得是筆很棒的投資。

 

這是在投資我們生活模式的自由感,同時投資我們輕鬆與自在的心情,不用一天到晚被盯哨;這能帶給我們更多心力去創造,並且能在拉開距離後,更有力氣去愛自己的父母、提升相處的品質。

 

然而,這些大孩子的困難在於:他們成為大孩子,並不單純是因為父母的過度照顧,而是因為複雜的家庭關係,讓他們覺得需要繼續當個孩子。

 

他們困擾的租房問題,並非單純來自經濟困難,而是在外居住缺乏「家」的感受;他們甚至覺得搬出家後,原本的家就會變得不是家,自己住的小空間更會缺乏家的氣味。

 

請想一想:是什麼讓經歷空巢期的父母,必須要繼續當父母,像是對待青少年子女一般地對待你?是因為孩子的行為不夠成熟、不夠負責任嗎?還是父母總是習慣性承擔、替孩子選擇,卻又一邊責備孩子為何不像隔壁誰家的孩子一樣上進?

 

請想一想:為什麼他們不能悠哉地回歸兩人的夫妻生活?還是因為夫妻生活從來沒有協調過,所以一定要有一個孩子留在家裡,調節家中的氣氛?

 

孩子留在家中最理所當然的方式,一種是永恆孩子的樣貌,另一種則是生病的孩子—往往會是精神情緒相關的疾病困擾。

 

很多人會糾結於「沒有家的感覺」這個狀態,認為一旦孩子都飛出去,家就會分崩離析,並在家中失去凝聚力時感到害怕。

 

但事實是:就算回到孩子在家的狀態,家人間的相處卻時常是冷漠疏離,甚至是有衝突張力的。即使用「家的樣子」的信念,將所有人綁在一起,在充滿情緒、情感又不流動的家中,彼此的心還是無法靠近。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