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別太有自信不會被騙,他們的老本全被騙光!4個防堵術記下來保平安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20年09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以「匯款詐騙」、「退款詐騙」為主要方式,利用電話或其他通訊手段騙取現金的詐騙集團,稱為「金光黨」。

平成二十八年,被詐騙的金額高達四百零六億元。不過我怎麼也想不透,人們怎麼會被騙光退休金?底下介紹幾個破解金光黨的絕招。

 

1.預先設計親子之間的暗號

 

談到錢的時候,一定要說出暗號。由於詐騙集團很可能老早就調查好你的家庭成員名稱、念的學校、出生年月日等留在畢業紀念冊上的資訊,假如你有臉書等社群網站,對方也可能早已藉此知道你寵物的名字、你喜歡吃的食物。

 

所以請盡量選擇如墓地位置、第一次買車時的車種名稱、父母度蜜月的地點等別人不知道的資訊。

 

2.設置能夠擊退電話詐騙的錄音裝置,錄下通話內容

 

室內電話請安裝通話時自動錄音的裝置,對方若聽到「為防止詐騙犯罪,本話機將自動錄音所有通話內容」,就會放棄,因此將減少四分之三奇怪的電話。另外即使你在家,也請打開電話留言,先確定對方是誰,再接電話。

 

3.不要將名字刊登在電話簿上

 

某些詐騙集團會從電話簿裡挑名字,看到名字裡有「子」、「藏」等字樣,猜想是年長者,就打電話來詐騙。這是多麼可怕的惡知識啊!倘若沒有刊載的必要,請你要求電信公司從電話簿裡刪掉你的資訊。

 

以日本而言,你可以打沒有區域的「116」或登錄中心(0120-506309)申請處理(打過去即可受理)。

 

還有,你雖然不願刊登在電話簿裡,但接受大家利用區號指南(104)查詢的話,可以利用「登錄省略服務」。

 

4.一聽「退款」,就知道是詐騙

 

「您支付了過多的診療費,將以 A T M(自動提款機)退款」,其實是騙你操作 A T M,叫你把錢匯入,購買虛擬貨幣的「退款詐騙」,這種情況越來越多。聽到對方在電話裡說「退款」時,即可認定對方是在詐騙,趕緊把電話掛掉,不要再聽。

 

運用上述方法,應可確實保護你重要的資產吧。

 

另外據警局聽取碰到詐騙的人描述,所做的調查結果,有八成被害者回答「我相信自己不會被詐騙」、「我一聽就知道是不是自己小孩的聲音」。

 

這樣的自信,使你聽到假冒兒子或女兒的歹徒說:「再不給我錢就糟糕了」時,立刻失去冷靜的判斷力。

 

聽被害者的經驗談,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能辨識自己小孩的聲音」。然而人們本來就不太會只用聲音分辨特定的人物。據心理學研究,其實靠說話方式及音質,僅能構築百分之三十八給人的印象。

 

請相信,別人的不幸,明天就會降臨在我身上。千萬別太有自信:「我絕對不會被騙」。應該隨時小心留意啊。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幸福優雅的老後》,遠流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預留孝親房差點變不孝子!長輩同住6個觀念要改,才能讓父母自己都開心

撰文 :林黛羚 日期:2020年09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長輩雖然體力退化,但尊嚴與安全感並沒有減少,想接老人家來住的兒女,須留意長輩心理上在乎的點。

因為擔心爸媽身體而就近照顧,兒女當然會有壓力。有時過度的擔心,會表現在強勢或過激的言行上。若處理不慎,反而容易讓長輩反彈抗拒挫敗、甚至自我放棄。

無心的語言暴力諸如:「不要自己去拿、很危險,你要什麼?我幫你去拿?」「你不要吃這個,太硬牙齦會受傷(或者太軟容易哽到),「你只能吃流質食物。」「我還沒回來之前,不准跟看護出門 。」「不能打電話、不可以把電話留給親戚。外面詐騙這麼多,誰曉得你會不會又被騙錢?!」

 

無暇多想的空間配置,甚至有時變得粗暴。讓長輩產生被遺棄或輕忽的感受、甚至寧可回鄉下老家獨自生活。因此,自在舒服地分開住,其實是勝過委曲求全的孝親房。

 

只是安身,沒能安心的長輩房

 

其中一例是台南的小鄭一家。位於台南市重劃區新蓋的連棟透天,共有一到四層樓,新型透天的縱深較早期短,每層僅能配置前後兩房。

 

兒子小鄭(化名)有感於母親過世後,有糖尿病的父親一的人住新化老家,三餐自己隨便弄隨便吃、又不按時搭配降血糖藥,半年內就因兩次急性併發症送醫。身為長子的小鄭,與其他弟妹們商量後,決定要把父親接來市區住。

 

臥房都配置在三、四樓沒有多空間再裝電梯,兒子擔心父親爬樓梯容易摔倒, 只好緊急在一樓車庫後方隔出一木造房間。

 

房間短短兩周就搞定,內部裝潢算精緻,但這房中房的開窗卻都開在室內,窗戶一個朝前車庫、一個朝後方樓梯口,樓梯口側邊還有一道高聳鞋櫃。鄭爸看了房間之後感嘆「好像管理員室。」在兒女們的半哄半脅迫下,還是勉強搬入。

 

一樓前段依舊是車庫,倒車時汽車排放的廢氣、殘留在地上的車油,都散發陣陣異味,即是把巢車庫的窗子關起來、擺了空氣清淨機,還是隱約聞得到油煙味。

 

「我明明還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偏偏叫我來住這。明明可以爬樓梯,只是走比較慢而已,兒子偏偏不讓我住樓上。前有油臭味、後有臭鞋味,我又不是地下停車場的守衛,聞這些廢氣,我會活比較久嗎?!」鄭爸說。

 

住慣鄉下三合院、習慣了新鮮的空氣的鄭爸,半年不到,就一直嚷著要回家,已經好幾次叫計程車來載,搞到後來小鄭只好跟車行說,只要是鄭爸的來電就想辦法推托。

 

我收到小鄭的來信到現場評估,「為什麼不把鄭爸的房間直接與後面這扇對外窗相接?這樣鄭爸房間才能通風吧!」小鄭指著房間與窗戶之間的鞋櫃解釋。

 

「新家剛完工時,我們整棟都有做裝潢,這鞋櫃是我們一樓唯一的櫃子,放全家鞋子、雨具跟我的電鑽維修工具的,因為特別是找系統櫃廠商訂做,花不少錢。增加孝親房的時候,沒想太多,直接避開櫃子,就變成房中房。」

 

「拆掉鞋櫃吧!鞋櫃改到其他家人入住的二樓入口,除了鄭爸之外,你們改在二樓換鞋就好。」我說,「令尊若住一樓,就要讓他的房間有對外窗。車庫與孝親房之間做一道完整的隔間牆,之間裝設氣密式拉門以供通行。徹底隔開車庫與孝親房,避免車子的排氣滲透到鄭爸房間。」除了有真正的對外窗外,我建議還要加裝窗型換氣機、或於天花板安裝省電靜音換氣扇。

 

「剛過來的時候,你們隔壁社區就是電梯大樓了。有空房可以租嗎?」我問,「你們可以幫鄭爸租一間啊!電梯很方便,而且不必在一樓,空氣比較好、採光又好。」

 

「這……沒想過耶,通常不是住在一起比較好嗎?」小鄭認真思考可能性。

 

 

1 廚房餐廳是一個展現自主權的空間,和父母共住,要特別注意規畫。

 

2 連棟透天常見的形式,車子停在一樓前段、後段則安排樓梯、房間(或廚房餐廳),但近年透天縱深越來越短,已不適合再安排居住空間。

 

3 明亮通風,行走動線開闊的臥室,無論在安全或心情上, 對長輩來說都很重要。

 

近距離,也是一種「住在一起」!

 

有時我們不知不覺會陷入「大家都這樣」,所以「這樣比那樣好」的泥沼,其實不一定的。

 

「可是公公吃飯怎麼辦?」小鄭老婆解釋說,「當初把爸爸接來,就是要督促他定時吃飯的。有時他心情不好,都不到二樓來吃,老公只好用分隔餐盤送到一樓給他。如果他住到另外一棟,不就更難讓他定期吃飯了嗎?」

 

為了讓鄭爸三餐按時吃飯,小鄭或太太在上班出門前,一定會準備兩份不同菜色的便當給鄭爸,一個當早餐、一個當中餐,晚餐等夫妻倆下班後,再與鄭爸一起吃。

 

「如果爸爸住那間大樓,更不可能願意過來吃吧!」

 

「誰說一定要在這邊吃呢?你們可租兩房一廳,只要有廚房跟冰箱就好。早餐看要在那邊做、還是送餐過去,晚餐集中到鄭爸那邊吃飯。反正從你們家走到那裏也才一兩分鐘,這樣就不會有不願意一起吃飯的問題。

 

分開住,他有尊嚴有自由。一起到他住的地方吃晚餐,他不會感覺低人一等,也有被陪伴關愛的感覺。」大樓住宅還有個好處,別間住戶的老人家會到庭院曬太陽,鄭爸有年齡相仿的人可以聊天。

 

事隔半年、很高興接到小鄭來電, 「我們把選擇權交給老爸。看他要跟我們住、還是住附近,他毫不猶豫的說要住外面,好像真的很想擺脫管理員室。」小鄭苦笑,「房租一萬七,三兄弟分攤,妹妹給爸零用金,搞定。」我問現在鄭爸過得開心嗎?

 

「還不錯!交到年紀差不多的棋友,很喜歡泡在中庭下棋,這是在老家遇不到的。」小鄭還提到,鄭爸會幫忙準備晚餐了,「他現在的責任是先把白飯煮好,我們過去只要準備菜色跟湯就好。」這樣有點交集又不會太黏的互動,連小鄭自己都覺得輕鬆許多。

 

至於孝親房,小鄭沒打算拆、也暫時沒有改造的計畫。「拆了,爸可能心理會不安,以為我們不要他了。留著,他知道他可以有兩個選擇,隨時都可以回來跟我們住。」小鄭細心的分析著,「雖然不希望,但我們也要有備無患。有突發狀況、需要二十四小時就近照顧,還是住一樓比較方便。」

 

讓自己安心,還是父母開心?

 

我建議小鄭,若有時間,還是要儘快把孝親房的採光跟換氣問題解決。這房間看似只為鄭爸而設,且暫時沒有使用到,萬一岳父岳母臨時需要,或者家人受傷行動不便,一樓的房間就會顯現出它的重要性。「我們為長輩做的,就是在幫自己。」我告訴小鄭。

 

除非長輩像上述的鄭爸一樣,無法規律照顧自己。不然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 對能夠獨立自主的父母而言,是最佳的選項。

 

接父母來住,到底是要讓自己放心,還是要讓父母開心?兒女多少會擔心自己不在身邊,父母可會有不便、孤寂等。但沒有人喜歡被強制照顧或強制軟禁,有安全沒有尊嚴,更是難以忍受。

 

 

結論,與其等到要接長輩來住,才急著規畫如何裝修。倒不如從現在開始自問,當父母年老需要照顧時,你要如何安排?如果希望住一起,那接下的來裝修、或者未來的房子,先把父母的房間規劃進來。以父母的角度設身處地想,才能達到真正貼心的照顧。

 

長輩共住的三個思考

 

1 空間如何改善,可以讓長輩感到友善貼心?

 

2 是否有嗜好相投、年齡相仿的同儕,可讓長輩感到親切、不孤單?

 

3 兄弟姊妹之間,出錢、出力、出時間、出空間,如何協調支援?

 

長輩共住的三個觀念

 

1 接父母來住之前,需先做好心理調適。

 

2 善用各式資源、支援體系,有效分攤自身壓力。

 

3 幫長輩創造舒適的居住環境,也是在幫自己。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後半輩子最想住的家:先做先贏!40歲開始規畫、50歲開心打造,好房子讓你笑著住到老》,原點出版,林黛羚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3歲生日,我送自己的禮物是退休!靠1招年賺百萬、認養30個孩子,第二人生超幸福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11月0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5年級的Eva在職場很拚,一周工作逾100個小時。身為廣告業務的她,不但要替客戶擔保資金,還要承受倒帳壓力。2004年,當時才43歲的她就決定退休,將300萬元投入房地產,「我只想月入10萬元。」沒想到,那是景氣最低迷時,房地產投資收益極好,年收入超乎她的預期。退休迄今15年,她實現「再也不踏進職場」的夢想!

Eva是個拚命三娘,工作時全力以赴,「那時候台灣還是周休一日,但我忙到假日也值班。」她是報社的房地產業務,為爭取客戶,中文系的她自願幫客戶撰稿、編版,一天工作超過12小時,「像是稿件有問題,製版廠通知我,就要立刻處理。」

 

她說,房地產是高危險群客戶,「報社會要求業務抵押數百萬元款項,以因應客戶倒帳;我手中還要有幾百萬元周轉,若是景氣不好,佣金還會下降。」她面臨極大的資金風險,一直有種不安。

 

「我很喜歡房地產,認識很多仲介、代銷、建商和企劃公司,30多歲就開始投資房地產。」2001年開始,她更進軍中國。

 

當時一位建商廣告企劃問她:「我們在上海有個小套房物件要賣,租金有8%,妳想不想投資?」儘管很多朋友覺得房價太貴,她還是大膽投資;隔年,再買下蘇州一間大樓,「這是我投資海外房地產的濫觴。」

 

最棒的生日禮物!  43歲開啟退休生活

 

她一直有個願望,希望40歲就能退休,「那時候剛好不景氣,我延後5年。」孰料,43歲生日那天,她送自己的生日禮物就是「退休」。

 

這件事情源於一天她在報社值班,「我喝了4~5杯三合一咖啡提神,那天突然很煩,站在報社門口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人,大家都去休假,我還要趕稿、工作!」

 

「我單身、沒小孩,只要養活自己就好。」2004年SARS過後,台灣景氣低迷,報社推出優離優退政策,有10年年資的她,順勢提出退休,拿到一筆不錯的退休金,自此離開職場。

 

她說,做出退休這個決定時,已算過身上的錢是否足以支應生活、會不會餓死。「我有房子不用付租金,還有保險。」

 

她更計劃好,未來要靠投資房地產生活,「我能否拿300萬元投資房地產,一季賺30萬元,一年4季賺到120萬元?」她問了一位熟識的仲介,「他說,當然沒問題。」

 

她笑道:「工作時,我要拿幾百萬元去周轉,客戶跑了,我就完了;如果去投資,我是大爺,每天還可以睡到自然醒。」

 

投資萬華中古屋  退休仍年收百萬

 

那時,台北萬華房價便宜,一間100萬元的公寓,每月可收6000元租金,投報率約7.2%,「7~8年後,我以325萬元賣掉。」2004年迄今,她買賣超過30間房子,「本金300萬元,扣了佣金、利息、貸款等,一年收入有100萬元以上。」

 

Eva透露賺錢秘訣:「我讓利給房仲,他才會給我好案子。」當時賣房有4%佣金、買房有2%佣金,她一定支付,「房子一買一賣,我就發現賺錢太輕鬆了。」個性懶散的她,將所有事情委託仲介處理,生活過得悠哉。

 

而她於2001、2002年分別在上海及蘇州買下的房子,也獲利數倍,「買房的時候,匯率是1比3.3人民幣,2013年賣掉時1比5.2人民幣,我賺到匯率、租金和價差。」她以上海的小套房為例,投資300多萬,就賺了好幾倍。

 

「很多人說,買房子要看地段,我認為是時機。」她表示,若非自己進入房地產的時機正好,也無法以如此少的本金,賺到豐厚的報酬,「那時房市是牛市,如果用同樣的金額投資大安區,收益更好,但我在萬華區,因為認識的仲介在萬華。」

 

她說自己的個性保守,「退休時我立下的心願是,再也不要起早趕晚,打卡上班、加班,可以天天睡到自然醒。所以,我的投資很保守,一年只要賺100萬元就好,而且不能虧損,所以選基期最低的萬華。」

 

她盤算:「在信義區買一間900萬元的房子,獲利比在萬華區買3間300萬元的房子賺更多。但若是景氣反轉、房價下跌,300萬元門檻的房子較容易解套脫手。」

 

進軍海外房市  東京報酬最好

 

這幾年台灣房市受到奢侈稅等影響,Eva開始投資海外房地產。2011年日本發生311大地震,她買下位於東京阿佐谷地鐵站附近的中古屋透天厝,「在日本買房,一定要買透天,沒有管理費、修繕費,土地是我的。」

 

這間透天厝地坪50坪,建坪25坪,2層樓,有12間出租套房。她以9400萬日幣(約2600多萬台幣)買入,淨投報率約6%。她說明在日本買房必賺的兩個條件:一定要買中古屋、要買日本人認同的區域。

 

「我買在東京杉並區的區役所(戶政事物所)所在地,台灣人沒聽過,但是日本一聽,就知道這裡很好,未來要出場時,他們能認同。」

 

另外,她也投資英國伯明罕、柬埔寨金邊的房地產。投資海外房產,她都選擇建商包租方案,「我在伯明罕投資商辦,包租,年報酬率8.5%,目前這塊土地剛好位於地鐵站預定地上,很可能被英國政府買回,獲利應該會不錯;金邊買的是市中心,包租,年報酬率6%,未來很看好。」

 

認養30名兒童  每年40萬做慈善

 

「退休後,我發願一年認養2個兒童,每年增加2個,15年來認養了30個小孩,一位每個月700元,都用信用卡付款,再加上慈濟、世界展望會等不定時捐款,每年提撥40萬元做慈善。」

 

她曾因為在股票虧錢,想暫停捐款,又擔心停止這筆費用,小孩無法生活,「只要我還能過得下去,就會持續下去。」

 

「我要退休時,很多朋友警告,妳會沒事做,很無聊。」Eva笑道:「我忙死了。」她忙著運動、練書法、陪朋友看房子、買賣房子…,單身的她,很會規劃及安排生活,退休後的日子過得充實極了!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六大退休型態 決定老後快樂的關鍵

 

編輯精選:退休前先做好這些準備,輕鬆拒絕「退休症候群」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如何保住財產,不成為詐騙肥羊?針高齡者犯案的年輕人,他們洞悉人性

撰文 :鈴木大介 日期:2019年09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詐騙集團是一個經過徹底嚴格管理的組織,每個機仔手也都費盡苦心,磨練角色扮演的技術;再加上名冊的精確度也急遽提升,所以受害的情況一直都未減少。

詐欺現場的機仔手,一天裡大約要打幾十通這樣的詐欺電話,隨著經驗累積,成長為熟知目標被害人心理的專業人士。最後的結果,就是建立起上述那種叫人難以置信的邏輯。

例如,當目標的高齡者心想:「感覺哪裡怪怪的,該不會是詐欺吧?」電話另一頭就會開始扮演盛怒的「被害人角色」,不停地大聲吼叫。而電話另一頭的機仔手在對話中,會透露出以下訊息,不僅知道被害人的住處,就連兒子的地址和公司、所屬部門,還有孫子的名字和就讀學校也都瞭若指掌。

 

在這樣的情況下,身為目標的高齡者心理將陷入什麼樣的狀態呢?

 

要是斷定這是詐欺而把電話掛掉,萬一對方不是詐欺,兒子將從此無法在社會上立足。

 

因此,若懷疑是詐欺而向警方報案,結果並不是詐欺的話,別說是和解,就連兒子也將被逼入絕境。

 

大多數的情況下,被害人都敵不過內心的糾葛,最後手頭上的積蓄就這麼被奪走;但是,機仔手想得又更加深遠。

 

即使肯定:「這應該百分之百是詐欺電話」,有一類型的被害人,內心仍舊充滿不安,程度或許和「兒子將無法在社會上立足」相仿,甚至更加擔心。

 

因為,在機仔手靠著資訊豐富的名冊打電話過來那一刻,被害人就會知道,電話另一頭的詐欺犯,已經掌握了重要的家庭成員個人資料。

 

如此一來,被害人心裡浮現的不安,就是被害人本人或孩子、孫子,或許會遭到「詐欺犯報復」。

 

「要是真惹毛我,我就給您點顏色瞧瞧:去妳家放火,還是送妳兒子或孩子上西天,反正我們幹詐欺這行的,殺幾個人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妳好好想清楚。」

 

實際上,詐欺工作現場流傳著這麼一句話:「S是恐嚇」(S是詐欺的黑話),原因就在這裡。當目標陷入不安時,機仔手則會利用極具魄力的態度,持續激動地大聲喧嘩,此舉便能達到相乘的加倍效果。

 

舉例來說,我們走在路上聽到一個男人,用粗暴的聲音大聲喧嘩、與人爭執,即使事不關己,有些人還是會感到害怕,這種人就是對暴力的忍耐性和抵抗力不足。

 

一名曾當過詐欺機仔手的探路公司員工,就能利用具有威脅力的言語「評估對方反應」。

 

在經過各種補充的名冊裡,如果有些目標記載著「毫無暴力耐力」,恐嚇角色所說的話就等於是暴力的預告,目的在於就算被害人斷定是詐欺而掛斷電話後,仍舊會擔心日後會不會遭受暴力報復。

 

實際上,九成九的詐欺機仔手都不會直接報復被害者。也就是說,詐欺犯罪並不會直接加害被害人。

 

他們的最終目標,只是避免和對方見面,只憑藉電話中的演技來騙取現金。

 

實際上加害對方的行為,等同於「幫助警察搜查」,一旦判斷騙取不到金錢,詐騙集團就會馬上對該目標失去興趣。

 

如果被害人能夠冷靜思考,應該就會了解上述的道理,但因為受到脅迫,很容易陷入「假設有一%的機率被報復,還是花錢消災,讓對方不要再打電話來」這樣的想法。

 

這就是為什麼工作現場的機仔手會說:「就算被懷疑是詐欺,還是能拿得到錢」。

 

這種情況已經不是詐欺,而是威脅與恐嚇,然而,一旦知道對方已獲得自己的詳細資訊,為了完全化解被報復的不安,勢必聘請多位保鑣,看守自己的住所和兒子的住所、公司,甚至連孫子也需要聘用保鑣,再不然就是搬家,否則很難放下擔心的想法。

 

但是,這樣的想法就正中對方下懷。說到底,「花錢消災」這樣的心理,就與強迫推銷的人坐在玄關,「為了把他趕走,只好購入高額商品」是完全相同的心理狀態,而這些在非法業界工作的人們,對於被害人心理可說是瞭若指掌。因此,詐欺機仔手更不可能放過這樣的被害人。

 

這種一再受害的目標,在詐騙集團機仔手當中,稱之為「噴出」(Fever)狀態。

 

所謂「噴出」狀態,意指被騙過一次的目標,還會再繼續被騙第二次、第三次,就像「加飯免錢」一樣,還可以騙取更高額的金錢。「噴出」的語源來自柏青哥,當達到特定條件,機台開始無限噴鋼珠,便稱為「噴出」。

 

對經驗老到的機仔手來說,就算接電話的目標語氣再怎麼故作鎮靜,但其實受到內心的恐懼影響,已經陷入混亂狀態,這一點絕對騙不了老手。當機仔手判斷目標已經屈服於暴力脅迫,此時採取的方針就是設計各種詐欺手段,讓受害人一次又一次付出金錢。

 

被害人太過恐懼報復,也不敢跟警察或任何人商量,只能一而再、再而三被騙取金錢。

 

在詐騙集團裡曾管理多名機仔手的現任大掌櫃說過:「有一個被害人連續付了九次錢,卻一次都沒找警察幫忙」,現場的機仔手只花了兩週就從對方手中拿到六千萬日圓業績。

 

對他們而言,這樣的目標的確就像不斷噴出鋼珠的柏青哥機台一樣。

 

看到這裡不知各位有什麼想法?在採訪詐欺加害者的過程中,真正叫人感到痛心的一點,就是聽到「被詐欺的人,都是因為自己愚蠢」這句話;但我想告訴大家:追根究柢,實際情況其實非常複雜。

 

畢竟騙人的一方,都已經身經百戰,技術可謂爐火純青。

 

詐騙集團是一個經過徹底嚴格管理的組織,每個機仔手也都費盡苦心,磨練角色扮演的技術;再加上名冊的精確度也急遽提升,所以受害的情況一直都未減少。

 

而且先前提到的冒名詐欺,在多數特殊詐欺犯罪中,屬於架構最簡單的類型,而三方行騙劇本的邏輯,充其量更只是其中最經典的套路。

 

在詐騙集團眼中,這種套路甚至被揶揄為「傳統技藝」,或許有人會認為:「既然已經行之有年,應該有辦法可以避免民眾繼續受害吧?」

 

然而,現實情況卻是更加惡化。承上所述,實際上詐欺店舖掌握的技術水準各有高低,其中有些詐騙集團聚集了熟練的機仔手與資訊豐富的名冊,也就是所謂「專業」詐騙集團,在二○一三年左右,又開發出新型態的手法。

 

包括「自製名冊」與「強化目標資訊」,以下且聽我細述具體做法。

 

承如上述,各位應該還記得DM產業的名冊業者。本來日本就存在許多提供名冊作為商品的合法業者,主要業務是協助各個業界的經營者;最讓一般人記憶猶新的事件,就屬倍樂生(Benesse)洩漏客戶個資一案。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老人詐欺》,光現出版,鈴木大介著,李建銓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141億的財產都被騙走了!老人還是前仆後繼把錢拿出來?不想老了被詐騙,2件事現在就要做

撰文 :鈴木大介 日期:2019年09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年輕人應該是日本這個國家的重要資產,卻被犯罪組織吸收、消費,即使如此還是有年輕人前撲後繼投入、創立新的組織,而專騙老人的產業也絕對不會消失。

特殊詐欺犯罪在日本跋扈橫行的這十餘年間,我採訪了生存在各個詐欺現場的年輕族群。

 

一開始以為只是「單純在地下社會打工」,並且認為他們是日漸抬頭、窮凶惡極的小鬼;但隨著深入採訪,我開始認為他們是現代日本「必然」出現的產物。

 

專騙老人這項特殊詐欺犯罪的總受害金額,從二○一四年一月到十一月間,已經高達五百億日圓(換算新台幣約141億元)。

 

然而我覺得比起受害金額,年輕人被逼到必須從事專騙老人的工作,對世間長期性的社會損失反而更大。

 

當然,並非每個高齡者的經濟條件都那麼優渥,高齡世代當中也存在著貧富差距。世上還是有些高齡者飽受貧窮所苦,詐欺受害者勢必也有人被逼入絕境。

 

然而,今後的三、四十年間,預估將投入專騙老人的年輕機仔手們,無疑是日本社會中珍貴的勞動人口。

 

「不能搶奪他人財物」、「不能欺騙他人」這種理所當然的道德觀,幾乎已經被破壞殆盡,而年輕族群被逼到這步田地,正是專騙老人的犯罪組織囂張跋扈的原因。

 

若只是一味感嘆世道變得如此可怕,彷彿事不關己,這種態度未免也過於不負責任。

 

然而,無論如何,若追根究柢來看,在如此世道中,放任年輕人自生自滅、將他們逼入絕境,造成現在日本社會現況的始作俑者,卻正是現在被當成作案目標的高齡者們。

 

編輯精選:她把財產贈與子女,生病後需要用錢...卻只剩1個女兒願意負擔!把財產送給家人,可以拿回來嗎?

編輯精選:媽媽生前說要把房子留給我,哥哥竟完全不認帳!手足爭產悲劇,如何讓財產成為親人最後的禮物?

 

作者後記

 

我曾經和一名身為轉帳詐欺現場要員的年輕人,一同閱讀高齡取向的商業雜誌。據他所言,為了了解被害人的心理狀態,以及現代高齡者的動向,他們才會閱讀這類雜誌。

 

這種雜誌為了讓老花眼的高齡者易於閱讀,都用較大的字體來印刷,其中一有篇特別報導是向高齡者推薦「如何選擇高價的自費老人照護中心」。

 

「看到有些老人付得起五千萬圓入住費用,那我如果利用入住初期手續費的名義,一次不就能詐騙到五百萬圓嗎?想到這一點,就覺得閱讀這種雜誌非常有樂趣。」

 

他是一個重感情的青年,總是把朋友和女友擺在第一位,同時他也認為「富裕的高齡者」,彷彿是和自己住不同世界的一群人。

 

高齡化社會意指「失去生產力的多數高齡者,只能仰賴少數年輕人來供養」。

 

而且,年輕人與高齡者之間的貧富差距,已擴大到前所未有的規模,而且現代的年輕人不管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獲得相應的報酬。

 

年輕人對於不同世代的觀念,自然就演變成「與其供養,不如搶奪」,選擇這麼做的人因應而生,也就導致專騙老人產業的誕生。

 

上述的心態,就和將來不知道能不能領得到、因而拒絕支付年金的年輕人完全沒有兩樣。

 

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犯罪」這層束縛的話,或許當代所有年輕人都會成為專騙老人的機仔手,因為停滯、鬱悶、失望和放棄的感覺,已根深蒂固植入年輕人內心。當然,欺騙他人奪取財物的詐欺行為,毋庸置疑是一種犯罪,也絕對不是值得鼓勵的工作。

 

詐欺確實只會破壞社會秩序,年輕人從高齡者身上奪取財物,絕對不會讓社會變得更好。然而,有一件事情我可以斷言,「被奪取之前就付出的話,也不會使得詐欺如此猖獗」。

 

照理來說,富裕的高齡者應該負起的社會責任,並不只是努力工作來支付兒孫的教育費,還必須為了將來供養自己這一代的「年輕世代全體」,付出金錢、勞力和時間來培育他們,讓他們擁有足以供養高齡者的環境、活力和希望。然而,現實卻完全相反。

 

目前,比起支持年輕世代的社會制度、學費問題,以及對於雙親養兒育女的支援,一切「培育未來生產力」衍生的問題和必要的政策,更棘手的問題是如何讓金錢在世代之間流通,這同時也是高齡化帶來的問題。

 

現今尊老卑幼的社會觀念,簡直叫人感到匪夷所思……

 

今後,消弭專騙老人的方法,並不是訂定防犯對策,也不是揭發詐騙集團的手法。我認為唯一的方法只有「付出和培育」,這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老人詐欺》,光現出版,鈴木大介著,李建銓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79歲丈夫照顧80歲妻子 與失智、帕金森共處的安靜日常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0月17日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踏出高鐵嘉義站,艷陽熱情迎接。驅車40分鐘,來到嘉義縣梅山鄉一處山坡,車子在附近拐了幾個彎,終於找到一條有點偏僻的靜巷。陽光輕輕灑落,這裡安靜得好似與世無爭。

記者走進巷裡的一戶人家,跟79歲的羅阿公打招呼,他靦腆笑了笑,身體看上去尚稱康健。坐在茶几旁的羅阿嬤,則像個乖巧、溫順的孩子,右手不停微微顫抖,純粹的雙眼轉啊轉,不怕生的看著屋子裡的人們。

 

一旁的社工熱情地對阿嬤說「這是台北來的小姐,有漂亮沒有?」阿嬤看了記者一眼,用閩南話答腔「有啦!」說完,又回到自己的靜謐世界中。

 

80歲的阿嬤患有失智症、帕金森氏症,孩子們因工作繁忙,無法隨時照顧,但每週會返家協助分藥與就醫。

 

平常的日子,是阿公與阿嬤兩人相守的寧靜時光,也是丈夫細心呵護太太的瑣碎日常。煮飯、洗衣、叮嚀吃藥都由阿公一手包辦。

 

「她不吃藥,我就給她騙東騙西。」阿公繼續說:「她喜歡吃葡萄,我就跟她說,妳把藥吃完,我等下就買葡萄給妳吃。結果去到市場,發現那天沒人賣,哈哈!」阿公用流利的閩南語說著,配上呵呵笑聲。

 

因為失智的關係,阿嬤曾經在床上便溺,所幸有阿公認真督促妻子服藥,阿嬤現在的病情相當穩定,可以自行如廁,只是步履有點蹣跚,需要手扶牆壁以防跌倒。

 

聊著聊著,阿公拿出一個橘色塑膠袋,裡頭大包小包,裝的全是阿嬤的慢性病用藥。原來,阿嬤還有糖尿病、心臟病、甲狀腺機能不全,每天該吃哪些藥,吃一顆還是半顆,都靠阿公分裝打理。

 

▲塑膠袋內裝著阿嬤的多種慢性病藥物,由阿公負責分裝放進藥盒裡,方便三餐服藥。(攝影/林芷揚)

 

「今天吃這個,然後中午、晚上,這裡有寫晚上,一天三次。」阿公喃喃唸著,旁人稱讚他好厲害,這麼多藥都搞得清楚,羅阿公習以為常地說:「不然誰弄給她吃,靠自己啊!她要是沒吃藥就會趴趴走啊!」

 

說著說著,突然話鋒一轉,「我自己的藥也很多,糖尿病啊!七年了。」阿公指著身旁的藥品一一介紹,「這個橘子色的是胰島素。」「這個昨天剛剛拿回來的。」

 

除了醫院處方藥物,桌上還擺滿了感冒膠囊、胃腸藥粉等各種成藥,另一頭還有奶粉、麵茶、芝麻糊、罐頭等食物,以備不時之需,也是阿公照顧自己的方式。

 

畢竟是老年人,身體雖說沒有大問題,小毛病還是不少。身為老人,還得照顧另一個老人,羅阿公無怨無悔,嘴上不說,但心裡壓力很大,有時血壓會偏高,偶爾會頭暈。

 

阿公總是笑著說:「不會辛苦啦,呵呵!就是會操煩啦!」「辛苦也沒辦法,自己的某啊!要是沒有這樣顧,早就沒有了。」

 

嘉義的社福團體為阿嬤申請了居家服務,每週三天有居服員替阿嬤洗澡、整理家務,也有社工人員定期訪視。

 

只是,多數時間,「老老照顧」的家庭還是只有兩老。羅阿嬤除了吃飯,大多在睡覺休息,羅阿公沒有特別的嗜好,每天就是泡泡茶、看看電視、聽收音機。

 

兩人相伴的日子孤單嗎?阿公呵呵笑著,「沒法度,兩個人而已,習慣了。」

 

雖有阿嬤作伴,卻無法談心聊天,「要說什麼?說了她也聽不懂,叫她吃飯她會啦!」

 

▲平日家中只有兩老,吃得簡單也清淡。阿公擔心吃太多肉對血管不好,三餐以白飯拌肉汁,搭配茄子、筍子、高麗菜等蔬菜為主,常常煮一頓就吃一整天。(攝影/林芷揚)

 

每天,阿公煮地瓜稀飯當早餐,配上竹筍、蔭瓜等小菜。如果當天的白飯不夠兩人份,「飯我都給她吃,她比較喜歡吃飯,我就吃麥片。」身為傳統男性,阿公對太太的愛不會掛在嘴上,卻處處細心呵護。

 

阿公總是擔心,如果自己先離開,阿嬤該怎麼辦。「我是怕萬一怎麼樣,都沒人知道。」

 

時間靜悄悄流逝,日復一日照顧太太,偶爾心情鬱卒時能對誰說?「自己啊,呵呵!講給自己聽而已。」阿公笑了笑。

 

台灣進入高齡社會,像羅阿公、羅阿嬤這樣的「老老照顧」家庭只會越來越多。尤其在全台老年人口比率最高的嘉義縣,老人照顧老人的現象相當普遍,孤獨感、照顧壓力、用藥安全、居家安全、營養不均衡等問題也隨之而來。

 

服務嘉義地區的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執行長黎世宏指出,嘉義有將近一半的家庭照顧者超過65歲,但長照政策有城鄉差距,嘉義分配到的資源還是相對較少,期盼民眾與企業共同關注「老老照顧」,讓高齡的台灣也能多一點友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