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東忘西就是失智症前兆?醫師:老化健忘、阿茲海默症這樣區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9月0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邁入高齡社會,失智症已是不可忽視的問題。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估算,國內目前約有28萬失智症患者。提醒民眾,健忘與失智症的記憶衰退不同,但若懷疑失智可能,應儘早就醫檢查。另外,與壓力相關的憂鬱、焦慮等心理病症都是大腦健康的警訊,未經妥善治療的憂鬱症也是失智症的危險因素之一。

隨著年紀增長,許多民眾都有健忘、記憶力變差的經驗,也因此擔心自己會不會得了失智症。

 

健忘就是失智?記憶力衰退有差別

 

安南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義濱表示,失智症患者通常會有記憶障礙,不過忘記某些事或某些人不一定代表就是罹患失智症

 

例如,把菜放進微波爐加熱,但飯吃到一半才想起菜在微波爐裡,可能只是老化現象,但失智症患者是會連「把菜放到微波爐裡」這件事都完全忘記。

 

此外,失智症患者記憶障礙的嚴重度較高、範圍較廣,除了健忘,還常會不斷重複問問題,這與一般老化造成的記憶衰退還是有明顯差別。而且,「記憶衰退」也不是失智症唯一症狀,其他症狀還包含:空間認知、理解力、語言能力衰退等。

 

林義濱強調,失智症是必須經由醫師一系列嚴謹的測試及檢查後才能斷定。

 

失智症有4種,阿茲海默症最常見

 

民眾一般常聽到的阿茲海默症,是失智症的一種。一般來說,失智症可分成四大類:退化性、血管性、混合型與其他因素,而阿茲海默症屬退化性失智症,也是各類型失智症中最常見的一種,約占失智症的六至七成。

 

阿茲海默症的發病年齡介於40至90歲之間,常見在65歲以後。其特性為具有兩種以上認知功能障礙,合併記憶功能持續性惡化,而且病人沒有意識到自身已有障礙。

 

失智症診斷不易,常與憂鬱症混淆

 

安南醫院副院長蘇冠賓強調,壓力相關的憂鬱、焦慮、記憶、情緒等心理疾患,都是大腦健康的警訊,特別是未接受妥善治療的憂鬱症,是失智症重要的危險因素。

 

林義濱指出,失智症早期症狀和老化類似,因此容易和重度憂鬱症等疾病混淆,加上病情進展時程長達數十年,症狀可能單一或同時出現,造成失智症的診斷相當不易。

 

失智症出現症狀前,腦部已有斑塊

 

值得注意的是,阿茲海默症的肇因是腦部神經細胞受到破壞,患者腦部明顯萎縮,並可發現腦中有類澱粉斑塊。「類澱粉斑塊」由蛋白質組成,堆積在神經細胞外部而形成斑塊,經年累月下來會逐漸瀰漫全腦。

 

目前仍不確定腦部堆積類澱粉斑塊,是否就是造成腦神經細胞死亡、引起阿茲海默症的原因,但可以確定的是,類澱粉斑塊早在失智症狀出現的前15~20年就開始逐漸形成,因此大腦類澱粉斑塊成為鑑別失智症的最早期指標之一。

 

早期診斷早期治療,延緩失智惡化

 

提醒民眾,若懷疑失智症的可能,可前往神經內科或精神科就診,由專業醫師診斷是否為失智症,或是憂鬱症等其他病症。

 

若確診失智,也能在病情快速惡化前及早治療,不只可延緩患者認知功能下降速度、減輕家屬照顧心力與經濟負擔,患者也能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簡單工作做不好,以為失智其實是憂鬱 醫師:注意「非典型憂鬱症」症狀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8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62歲黃先生原在貿易公司負責進出貨工作十多年,受疫情影響遭裁員後,與太太商量,決定二度就業,於工廠任職。不過,上班已經超過一星期的他,對於簡單的機械性動作仍經常出錯,乍看似乎是失智的症狀,就醫檢查後,實際上是罹患了非典性憂鬱症。

收治病例的安南醫院憂鬱症中心醫師陳威任表示,黃先生食慾還算正常,菸酒有節制,最近沒有嚴重受傷或新診斷慢性疾病的情況。睡眠方面,則因為還在適應新的工作環境關係,比較緊張,因此有些睡眠障礙。

 

從症狀上來看,黃先生的主要問題是「能力下降」,加上已接近老年歲數,一般都會認為可能是失智症的症狀。不過,黃先生在認知檢查評估上,無論是「簡易智能量表」或是「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都達不到有意義的認知缺損。

 

醫師發現,黃先生在評估的過程中,需要陪同就醫的同事一再鼓勵才可完成所有測驗,當中也曾抱怨身體沉重,因此陳醫師判斷黃先生就是所謂「非典型憂鬱症」。

 

失智症還是憂鬱症?有賴醫師評估

 

陳威任指出,憂鬱症症狀相當廣泛多元,而且「非典型憂鬱症」也時常會有正向的情緒反應,例如,遇到開心的事情仍會心情雀躍,因此往往讓親友甚至自己都輕忽。

 

此外,年紀增長也會影響到情緒變化,認知協調的變因就更多;遇到類似黃先生這樣的情況,除了要考慮失智症、輕型認知障礙症的可能性,情緒障礙、營養失調、多重藥物使用的交互作用都是需要列入考慮的因子,建議由精神科醫師進行專業的檢查評估。

 

 

只是自然老化?別輕忽憂鬱症症狀

 

陳威任醫師表示,黃先生的例子在臨床上相當常見,但常有家屬將病人的症狀歸因於自然老化的現象,或認定病人只是被特定事物所影響,並非憂鬱症,因此輕忽就醫的必要性。

 

其次,許多病人擔心就醫看精神科就代表自己有精神問題,也擔心需要服用許多藥物,導致憂鬱症病人就診率偏低。

 

根據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統計結果顯示,只有五分之一鬱症患者有就醫,五分之四沒有求助任何治療。

 

憂鬱症治療方式多元,勿忌諱就醫

 

陳威任提醒,人體本來就會受各種原因影響而出現狀況,腦部也不例外,都需要保養與治療。黃先生就醫後,僅以藥物處理後就有明顯改善,工作不再出錯且效率提升;也因其症狀逐漸改善,整體藥物劑量已開始減量。

 

事實上,目前憂鬱症的治療方式相當多元,藥物治療之外還有心理治療、營養治療、儀器檢測等,建議病人及家屬可跟醫師討論整體治療計畫,勿諱疾忌醫,以免延誤治療的最佳時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哥哥確診失智症,竟能自己賣掉房子?律師教你:2招守護失智家人的財務

撰文 :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 日期:2020年07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60多歲的王先生努力工作的過了大半輩子,名下有一些積蓄,有可以供自己安身立命的房子,也有一些存款,雖然無妻無子女,他倒也樂得當個快樂的單身貴族,一個人逍遙自在!

某日,王先生一如往常,去找自己的老弟一家串門子。

 

沒想到在聊天的過程中,王先生竟突然口齒不清,而被弟弟送醫治療!

 

後來他被醫師診斷為罹患輕度腦中風,並且已經傷及到語言表達及認知能力!

 

弟弟一家,擔心哥哥自己生活有所不便,而為了可以就近照顧哥哥,便接他回家一起住!

 

又為了申請保險理賠,弟弟聯絡王先生的保險業務員顏先生!

 

沒想到竟在王先生這種身體情況下,顏先生還在弟弟不知情的情況下,勸王先生把原本的保單解約,並且購買新保單!而王先生也照做了!

 

先不論保單這樣的處理,究竟是否對王先生更好!?

 

但對肩負照顧王先生一責的弟弟來說:「哥哥都已經傷到認知能力了!保險業務員還叫他買新保單,這實在是匪夷所思的行為!」

 

數月後,雖經弟弟一家的用心照料,但很遺憾的,王先生仍被醫師診斷為失智症確診,並且領有身心障礙證明!

 

而一方面是因為生活習慣的不同;再者,弟弟夫妻年紀也不小,無法繼續擔負照顧王先生的責任,因此便在和王先生溝通後,弟弟安排王先生入住長照中心,希望能透過專業的機構來照顧王先生!弟弟想著,這樣應該後續就沒問題了!

 

某日,弟弟到長照中心去探望王先生時,沒想到竟碰到顏先生也在。

 

弟弟原本心想:「多個人關心哥哥,也是好事!」

 

沒想到數週後,弟弟竟被顏先生通知:「你哥哥之前有打算要賣房子,請我幫他找房仲賣,後來我就請認識的房仲朋友協助,現在也已經找到買家簽好契約了!你哥哥說:『房屋的土地、房屋(建物)權狀在你這裡』所以請你把權狀交給我,好讓我繼續完成後面的過戶程序!」

 

弟弟一聽,完全無法置信!

 

他一邊心想:「這整件事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哥哥都失智了!還能決定是否要賣房子嗎?」

 

一邊又想著:「要怎麼做,才能幫哥哥保住這個房子?」

 

畢竟如果哥哥的房子在他生病無法判斷的這種情況下被出售了!本就違反哥哥的正常自由意願!

 

而且對方說的成交金額還不符合市價行情!

 

這樣後面哥哥的生活及照顧費要從哪裡來?

 

哥哥在台灣除了自己,沒有其他的親人了!我即便想照顧哥哥,但也要為自己留老本啊!

 

因此,弟弟來詢問我:「請教律師,我該如何幫哥哥保住他的財產?」

 

了解完情況之後,我給弟弟以下建議:

 

第一點:發律師存證信函!

 

告知房仲及買家:「哥哥的情況,依民法相關規定,所簽的房屋委賣契約、房屋買賣契約,都是無效的!土地及建物(房屋)權狀,是之前哥哥請弟弟幫忙保管的!顏先生和房仲這邊,沒有權利向弟弟討權狀來辦後續過戶!」

 

先讓對方知道:「相關契約在法律上都有問題!對方甚至有涉及刑事責任的疑慮!」

 

第二點:向法院聲請監護宣告程序+暫時處分!

 

我們聲請由弟弟擔任哥哥的監護人,讓他取得法律上可以幫哥哥管理財產的權利!

 

並且我們同時向法院聲請「暫時處分」!

 

經驗上,法院的監護宣告程序,也要約半年時間才能完成!

 

而哥哥的房屋,現在已經有被過戶的危險了!

 

因此,透過暫時處分,法院可以在監護宣告程序完成之前,禁止「任何人」對哥哥的房屋進行過戶的動作,來幫哥哥保住他的房子!

 

弟弟聽完後,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協助自己哥哥保住財產,同時也是幫助自己可以幫哥哥管理財產的方式!未來也不用怕,還有其他人再找上門來,違反哥哥意願,動哥哥財產的腦筋!當然,我們立即就採取行動來處理了!

 

雖然,對於顏先生他們,到底是如何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和哥哥簽這些約?弟弟仍感困惑,但事情一件件來處理吧!至少,先保住財產再說!

 

當家中有失智症患者,家屬都應該要思考,如何透過法律制度(監護宣告)幫助失智家屬保住老本,不被身邊的任何一位有心人過戶(不論用的方法是買賣或贈與)!

 

很多時候,許多家庭沒有這麼幸運!是在財產被過戶之後,家屬才發現(甚至根本就是被其他家屬在違反本人意願下過戶)!

 

而在財產被過戶之後,才要再追回來,光是舉證「在簽買賣、贈與契約當下」,失智症患者本人真的認知能力有問題!就非常困難了!

 

如果你單純認為,只要曾帶患者去看過醫師,病歷紀錄就能證明?

 

那我只能告訴你:「法律實務面和你想的不一樣!你想的太簡單了!」

 

更何況還有那麼多,沒有病識感!拒絕配合就醫的患者呢?!

 

 

因此,只能再次提醒有緣人:

 

「監護宣告!是幫助患者本人!同時也幫助照顧患者的家屬!當你發現家人失智確診了!就請幫助他/她聲請監護宣告!」

 

搜尋一些新聞案例,你就會知道,不只你的失智家人會感謝你,你也會感謝自己的!

 

以上和大家分享,如果你有任何法律問題,請點選法律諮詢聯結,預約法律諮詢時間!

 

參考法規:

 

民法第75條後段規定:「無行為能力人之意思表示,無效;雖非無行為能力人,而其意思表示,係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所為者亦同。」

 

刑法第341條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乘人精神障礙、心智缺陷而致其辨識能力顯有不足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使之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擔心媽媽失智,卻無能為力!張德明醫師:如果您不認得我,也請相信我愛您、會永遠記得您

撰文 :張德明 日期:2020年07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張德明臉書粉專
  • A
  • A
  • A

打不到十個字,淚已盈眶,鼻頭喉頭一陣濕熱,字字千鈞,回憶如浪潮般一波波湧現。媽媽怎麼會不認得我?媽媽怎麼會不記得我?但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不記得不認得我了呢?

從小在她充滿愛的懷抱中長大,見面時她就笑笑的盯著我看,看了千百遍也不厭倦;不見面時我知道她也仍盯著我看,我一直在媽媽有形無形的凝視下長大,無畏無懼,因為我知道她一直以巨大的母愛監督著我、保護著我,她一直在看我。

 

小時候腸胃不好,媽媽總背著我要不就抱著,我就環著媽媽的前後背長大。她總教我敦品勵學、忠厚善良,做一個有用有為的人。專業上她無法教我,但她就這樣堅定慈愛的看著我,讓我不偏不倚、毫無懈怠。

 

晚年媽媽眼睛不好,左眼因感染近乎失明,但她總能抓住所有和我有關的新聞,反覆小時候一再叮囑的東西:要誠實、要勇敢、要正直、要努力。

 

我仍然仔細的聽著,不再聽句意,而是聽那溫暖熟悉的聲音。就是那聲音、那眼神,在現實中、在記憶裡,陪著我成長,無憂無懼。

 

每週再忙,我一定會利用假日和琦抽空去陪陪爸媽。

 

近日以來,媽媽仍一如往常,顫巍巍的由臥房走出,和藹慈祥的笑著低聲說,「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就會回,「媽,不早了,快十點了。」媽媽就會說,「噢!」

 

過一會兒,可能才五分鐘,媽媽又瞇看著我,「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就會再回,「媽,不早了,快十點了!」媽媽就會再說,「噢!」

 

反覆好多次以後,我會忍不住說:「媽,妳已經問三遍了。」媽媽就像做錯事的小孩,不好意思的說,「唉呀!老了,記不住了、糊塗了。」但不過十來分鐘,媽媽就又慈愛的看著我,「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擔心著媽媽,卻無能為力。

 

啊!我親愛的媽媽,您不能不記得我,不能不認得我呀!

 

 

若有一天您真的忘了我,不再絮絮叨叨,我會非常非常的悲傷。

 

但就算真有那一天,您真的不記得不認得我了,也請您要相信,我是那樣的愛您,會永遠記得您,和您浩瀚的恩情。

 

也會清楚的知道,不論何方,您仍然一直一直的在看著我。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醫中有情:臺北榮民總醫院院長張德明的行醫筆記》,天下文化出版,張德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什麼丈夫56歲就失智?別輕忽早發性失智症,出現「這些症狀」要留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十年前,當時56歲的陳先生情緒狀態改變,易怒且暴躁,伴隨記憶下降,也開始懷疑妻子外遇、對自己不忠,甚至懷疑她盜領自己的積蓄,導致妻子照顧壓力沉重。最後,家人帶陳先生就醫,確診為早發性阿茲海默症,初期子女皆無法接受爸爸失智的事實,畢竟當時陳先生還不到60歲。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神經內科醫師甄瑞興表示,失智症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但大部分好發於65歲以上的老人,且女性多於男性,年齡愈大,失智比例也愈高。

 

65歲以上老人發病率約5%,而80歲長者則提高為20%。

 

約有2至3成的失智症患者易併發妄想、幻覺,及情緒激躁不安等精神行為症狀,使得家屬在照顧過程中承受極大壓力,影響範圍也可能擴及身邊親友。

 

失智症分為多種類型,阿茲海默症是最常見的一種。甄瑞興強調,阿茲海默症不是正常的老化過程,而是一種不可逆的退化性疾病。

 

50歲就失智?別輕忽早發性失智症

 

雖然失智症主要發生在老年人身上,值得注意的是,也有極少數患者是在30歲、40歲或50歲左右即罹患失智症,俗稱「早發性失智症」,與遺傳、基因有部分相關性。

 

一般來說,早發性失智症患者的退化速度比較快,病患容易出現幻覺、妄想和視覺空間失調等症狀。

 

由於早發性失智症患者發病時,正值中壯年,往往處於社交活躍的階段,因此在醫療及照護需求上與老年失智症患者有所不同。

 

而且,早發性失智症患者大多需負責支撐家庭經濟,發病後隨著認知功能的退化,工作能力降低,人格行為也發生變化,最終可能因無法工作影響家庭收入,進而延伸出家庭照顧與子女教養等方面的問題,這些都比老年失智症患者的照顧來得更加複雜及困難。

 

提醒民眾,早發性失智症往往為家庭帶來巨大衝擊,若發現家人原本拿手的技能變得生疏,或者應變能力出現異常,應多加注意及關心。

 

多動腦防失智!確診後可延緩退化

 

平時,應積極做好失智症的預防措施,包含:多動腦、多運動、多社會互動,以及採用地中海飲食等多元預防策略。

 

即便確診失智症,也要持續參與活動,以免退化速度過快。在適當治療下,失智病患的心理及精神行為症狀是可以控制的。針對認知功能及精神症狀,除了藥物治療之外,記憶認知功能訓練、適當的家屬照顧技巧都有幫助。

 

目前許多醫院及民間團體都有提供適合失智患者參與的課程及活動,可延緩失智退化。

 

上述陳先生接受專業團隊提供的認知、音樂、感官、懷舊、肢體、藝術等相關訓練課程後,情況皆有改善,不但增進生活品質,也減輕家屬的照護壓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用運動得滿頭大汗也有效!瑞典醫師的快樂處方:用「散步」來預防失智症

撰文 :安德斯・韓森 日期:2020年06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基因並沒有運動重要。研究明確顯示,需要擔心得失智症的是久坐不動的人,而不是那些父母或祖父母患有失智症的人。

科學家們不像藥廠有那麼多經費研究如何阻止失智症發病,但是他們依然得到了驚人的發現。幾年前,他們發現每天散步可以降低四○%的失智症罹患率,令人失望的是,當時的媒體並不關注這項驚人的成果。

 

但是,如果有種藥能發揮這種效果,它一定會成為史上最暢銷的藥品,也會是繼抗生素之後最具開創性的發明。

 

開發出這種藥的科學家更會因此拿下一座諾貝爾獎。我們如果知道這種藥的存在,一定會爭先恐後地將此藥拿給自己的親人或自己服用,以預防罹病的機率。

 

不過,就像前面提到的,科學家們發現的並非是真正的藥物,而是散步三十分鐘這個方法。

 

還不用每天都走,一週五次就夠了。

 

這項巨大的成果不僅遭到媒體忽略,還被很多醫生忽視。很多科學家和醫生只關注他們自己的研究,比如尋找阿茲海默症的致病基因。相關基因的研究確實是重要的,畢竟它是阿茲海默症的主要病因之一,確診患者的親屬同樣罹病的可能性會比較高。

 

但是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基因並沒有運動重要。研究明確顯示,需要擔心得失智症的是久坐不動的人,而不是那些父母或祖父母患有失智症的人。

 

可悲的是,許多失智症患者的家屬認為,得病是命中註定的,運動與否一點都不重要。這真的很糟糕,因為對他們來說,運動尤其關鍵!多數人的確可以透過規律運動,克服自身的遺傳厄運。

 

真正令人費解的是,為什麼媒體不願意宣傳運動的好處?

 

 可能是因為遺傳和藥物研究總被認為是非常高科技的東西,這樣的產品會激發集體想像力,從而被媒體所報導。

 

相較之下,定期散步的益處雖然很大,但聽起來比較平淡乏味。我們一開始都覺得,投入大量資金研發的藥物應該是比散步更有效的產品。

 

但事實並非如此!從實際情況看來,散步依然是治療失智症的最佳良藥。

 

給大腦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

 

散步為何能如此有效預防失智症?理論上,不是應該玩填字遊戲、數獨這一類的智力運動來鍛鍊大腦嗎?怎麼是運動雙腿?

 

然而,每天散步一次的效果,卻遠大於每天做一次填字遊戲。這不僅能預防失智症,還可以保護其他所有認知能力。

 

我們的大腦在散步或跑步時,並沒有停止運轉,反而同時在處理眾多心智歷程:綜合處理各種視覺刺激的同時,運動中樞得調節身體的移動,然後還需要知道自己身處的地方和下一秒要去的地方,這些都需要更多大腦區域參與。

 

例如打網球這種複雜的運動,便需要更多大腦系統同時參與。和在紙上寫寫畫畫、主要由語言中樞參與的填字遊戲相比,運動要花更多腦力。

 

(本文摘自《真正的快樂處方:瑞典國民書!腦科學實證的健康生活提案》,究竟出版,安德斯・韓森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