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後接連確診乳癌、子宮內膜癌 家醫科醫師:人生,不該原地等死,而要「從心得力」

撰文 :尤聰光 日期:2020年09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聯合報-健康事業部提供
  • A
  • A
  • A

「我是定期自我檢查而發現乳癌的患者。」陳淑媜說,二○○七年一、二月間,洗澡時發現右側乳房不太對勁,但她因忙於看診及值班,沒有時間進一步去檢查。自己是家醫科醫師,也知道檢查時間點很重要,必須是月經結束一個禮拜的時候,沒有受女性荷爾蒙影響,乳腺沒有腫脹的情況下,檢查比較準確。

直到同年五月護理師節,在某次講堂上,一位北榮護理師分享她是乳癌患者的經歷,並送上一本書。聽完護理師的分享並看完書籍後,陳淑媜回家再自我檢查一次,發現腫塊還在,決定到花蓮慈濟醫院檢查,確診是乳癌。和主治醫師討論後,因自己已四十六歲,不打算再生育,決定直接動刀將腫瘤切除。

第一次發現腫瘤,明快決定全部切除

 

「我不想讓一個壞細胞在自己身上!」陳淑媜說,她是醫師,所以簽手術同意書時,知道冷凍治療切片是局部,且半個小時就完成,也能馬上知道腫塊是良性還是惡性。「我當時跟主治醫師說,如果是惡性,就請在外等待的家人簽改變手術同意書,全部切除,包含淋巴。」

 

手術是早上九點鐘,陳淑媜出手術室第一句話就問護理人員說:「現在是幾點了?」護理人員回:「下午四點。」陳淑媜聽了之後,心裡就有底了,她知道切除結果是「壞東西」,才花費如此長的時間,但當下沒有很害怕,主治醫師總共摘除二十一顆腫瘤,還說後續要做追蹤、電療及化療。

 

為了安全起見,手術後,她找當時擔任花蓮慈濟醫院血液腫瘤科主任的高瑞和醫師幫忙檢查。她笑說,高瑞和是他的同學,他的診真的很難掛,等了半天還掛不到,只好拜託護理人員,說主任是她的同學,才看到診。經全身檢查後,確認沒有癌細胞轉移到其他地方,她放心繼續回到醫院上班,並一邊接受治療。

 

接下來,每半年固定檢查一次,前前後後檢查四次,很順利都沒發現問題。她回憶笑說,「整個治療過程非常仔細,甚至最後是一組團隊來接手治療。」陳淑媜很放心的說,之後身體不舒服或出狀況,也都靠同學幫忙,一一獲得解決,她真的很幸運。

 

左乳再現腫瘤,前年又發現子宮內膜癌……

 

二○○九年,陳淑媜第五次檢查時,發現左邊乳房有一顆接近一公分的腫塊,醫療團隊再次作腫瘤切除檢查,就像第一次一樣的手術模式。不過這次,當醫療團隊告訴她腫塊確定有問題的當下,陳淑媜被嚇到了,想一想,該是有心理準備的時候了,但還是乖乖接受治療。

 

「後事都已經想好了。」陳淑媜說,包括照片的選擇、樹葬等等,也和先生及兩個小孩做好溝通與心理建設。那時的心境,就像隨時準備走完人生最後一程,時間到就去治療、上班,過著「過一天、算一天」的日子,身體也出現化療後的副作用。

 

幸運的是,陳淑媜完成治療後,時間一晃眼又過了好幾年,也沒出現任何異狀。二○一六年再做身體健康檢查,癌細胞沒有轉移,也讓她稍稍安心下來。

 

誰知命運沒有放過她,二○一八年十二月,陳淑媜再度健康檢查時,發現子宮代謝異常、子宮內膜增厚,切片檢查結果為子宮內膜癌第一期,需接受六次化療。這次罹病,反而是醫師同學比她還緊張,陳淑媜說,當年第一次發現乳癌時,是第三期併九顆淋巴轉移,相較現在是第一期,不需要大驚小怪,就一邊接受治療,維持平常的步調生活。

 

提到治療過程,陳淑媜表示,抗癌藥物吃到第八年,身體開始出現狀況,一開始腳部血管不舒服,因為自己愛走路,所以感覺得出來,本來認為可能打了化療藥物的關係,出現下肢栓塞和喘的現象,連爬樓梯都會喘得難以呼吸,甚至還昏倒過。

 

「上氣接不了下氣,真的很難受!」她說,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有一次在醫院走樓梯上樓拿資料,突然間胸口很悶,停了一下,整個天旋地轉,呼吸也愈來愈急促,當時心想該不會就這樣走了吧!過了三分多鐘,才慢慢緩和下來。

 

另一次是在家裡,坐在客廳沙發上,起身時整個人一陣昏眩就倒了下去,還好家人發現,馬上把她攙扶到沙發休息。

 

陳淑媜說,不能讓狀況持續下去,她鼓起勇氣將自己的狀況寫在北醫同學群組裡,一個馬偕心臟科同學、一個林口長庚心臟科同學,留電話請陳淑媜跟他們聯絡,叫她去台北看診。

 

不過最後她留在台東檢查,結果是肺動脈壓增高。之後她非常小心注意身體,因為她知道吃抗癌藥會有副作用,也可能有罹患其他癌症的風險,所以每兩年做一次磁振造影檢查。

 

放寬心交給主, 領會「從心得力」的真義

 

「先生和小孩比我害怕。」陳淑媜說,最親的家人得癌症,身邊的人不擔心害怕是騙人的。當初告訴兩個孩子她得了癌症,孩子三不五時跑到她身邊說:「媽媽妳會不會離開我們?」先生表面上很堅強,內心卻很擔心,反倒是她看得很開。

 

但自從罹癌後,先生和孩子變得很貼心,生活上的一切也不讓她操心。接受治療後,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到現在小孩反而會問她:「媽媽什麼時候離開?」讓她好氣又好笑,當然這也表示自己身體狀況穩定下來。

 

面對接二連三的癌症伏擊,陳淑媜沒有被擊敗,是什麼樣的力量讓她堅持下去?「一次偶然上教會,聖經內容讓我重生。」陳淑媜說,有一次台上牧師講老鷹的故事,突然感覺像神在跟我說話。

 

「如鷹展翅上騰……就像經文四十章,我們都在如鷹展翅上騰……」牧師說,老鷹在牠四十歲的時候,牠的喙變得又彎又長,進食不易,無法像年輕時般銳利,可輕易啄物;指甲變得像慈禧太后一樣又長又彎,無法有效抓取獵物;牠的毛變得雜亂厚重,影響飛行。

 

這時,牠必須做出選擇,其中一個是「等死」,第二個則是「改變」。牠必須飛到無人能及的懸崖峭壁,以老喙敲打岩石,讓它脫落,等候新的喙長出來;再把它那像慈禧太后的指甲咬掉,直到長出新的指甲來。有了新的喙、新的指甲,老鷹就可以開始梳理毛髮,把老舊的毛髮拔除,才能飛得更快、抓取獵物,繼續存活。

 

「『等死』這句話,把我敲醒了,因為我覺得自己的狀態就像在等死。」陳淑媜說,她罹病時剛好四十幾歲,且在乳癌復發後,就做好「等待死亡」的準備。

 

牧師講道的當下,感覺就好像神在告訴她,必須有所行動,而不是在原地等死。「我這時才從心、深刻的了解這句話,何謂『從心得力』的真義。」她也從此時才被喚醒,因為疾病而發現信仰的力量,開始研讀聖經,心靈逐漸平靜下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我是醫師 我得癌症》,聯合報-健康事業部出版,聯合報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哪種人容易長息肉、罹大腸癌?醫師建議:4種人定期做大腸鏡檢查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8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大腸癌長年威脅國人健康!根據目前最新的2017年癌症登記報告,大腸癌的發生人數已連續12年排名第一。糞便潛血檢查是及早防堵大腸癌的有效方式,而當檢查結果為陽性時,應進一步接受大腸鏡檢查,若發現大腸息肉可立即切除,避免日後發展為大腸癌。

根據統計,糞便潛血檢查為陽性的民眾,100位中約50位有大腸息肉、5位可能有大腸癌,因此建議檢查為陽性的民眾,一定要立即接受大腸鏡檢查,趁息肉尚未轉變為大腸癌之前切除,才能降低風險。

 

遠離大腸癌,4種人定期大腸鏡檢查

 

大千綜合醫院肝膽腸胃科醫師林裕鈞表示,大腸鏡可以直接檢查腸道有無潰瘍、發炎或惡性腫瘤的早期病灶等問題,當發現有異常時還能立即做切片供診斷分析,或直接切除息肉。

 

許多研究指出,透過大腸鏡發現息肉並切除,是降低大腸癌風險的有效方法。

 

建議有抽菸、飲酒習慣、肥胖、大腸癌家族病史者,因長大顆息肉和罹患大腸癌的風險較高,可考慮定期接受大腸鏡檢查。

 

平日預防大腸癌則要少吃燒烤油炸類、多吃蔬果及膳食纖維、規律運動、維持適當體重、戒菸,才能確保自身健康。

 

大腸息肉切除術後,切勿立即抽菸喝酒

 

另一方面,林裕鈞提醒,民眾接受大腸息肉切除之後,應遵循醫囑,以免因傷口破裂引發腸穿孔。

 

臨床上就有一名50歲的劉先生,因糞便潛血檢查呈現陽性,進一步做大腸鏡檢查,檢查過程中,醫師發現他右下腹升結腸處有一約3公分的息肉,並以大腸鏡息肉切除術處理。

 

結束檢查後,劉先生趁等待醫師解說的時間,自行跑去抽菸、吃東西,結果發生右下腹劇痛的情形。

 

醫師立刻安排電腦斷層掃描,確認息肉切除處的傷口有無破裂而引發腸穿孔,所幸沒有大礙,劉先生休息2天後順利出院。

 

息肉切除前後要注意什麼?這些事別忘記

 

林裕鈞指出,接受大腸息肉切除術後,雖然可恢復一般飲食,但不可以立即抽菸、喝酒、或暴飲暴食,以免產生腹痛、腹瀉、出血、腸穿孔等併發症。

 

同時,也要配合醫師建議,視情況停用幾天活血化瘀的藥物及食物,如:抗血小板及抗凝血藥物、銀杏、靈芝、魚油、中藥補品等。

 

接受大腸鏡檢查前,則應配合衛教指示服用清腸瀉藥、多喝水、多走動,將殘餘的糞水排乾淨到淡黃色、半透明的程度,檢查的品質才會良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乳頭搔癢不是濕疹,而是乳癌?醫師:乳房出現4症狀,是癌症末期警訊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8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乳癌的警訊不是只有乳房出現腫塊,若乳房或乳頭周圍皮膚,發生潰爛等異常變化,也需要當心。

南投一名60歲女性,日前覺得乳頭搔癢難耐,抓到破皮仍然奇癢無比,擦了藥膏後雖有改善,但不久後又發作,症狀持續半年多。近日女兒察覺異樣,帶著媽媽就醫,醫師一看患部便覺得不單純,安排檢查後,發現是少見的「柏哲氏症」,並確診第0期乳癌

 

乳頭乳暈搔癢,可能是柏哲氏症作祟

 

支援衛福部南投醫院乳房外科的衛福部旗山醫院副院長陳明智表示,柏哲氏症(Paget’s Disease)主要的表徵為乳房周圍的皮膚,尤其是乳頭乳暈處出現搔癢、潰爛、脫屑等症狀,容易誤以為是濕疹等皮膚疾病。

 

該名患者於門診就醫時,醫師先安排以組織穿刺針進行組織切片檢查,確診為「柏哲氏症」後便安排手術,術中將取得的檢體直接冷凍送至病理科,病理醫師在半小時內回覆病理報告,開刀醫師於當次手術就將惡性腫瘤切除乾淨。

 

冷凍切片檢查後剩餘的組織,則繼續進行常規病理切片檢查及生物標記之檢測。南投醫院外科醫師黃信傑表示,患者的病理報告顯示為第0期乳癌,而其雌激素受體(ER)為陽性,因此後續將安排荷爾蒙藥物治療,以降低乳癌復發機率。

 

定期接受乳癌篩檢,4症狀是癌末警訊

 

黃信傑表示,臨床上偶爾會遇到患者未定期接受乳癌篩檢,等到乳房腫脹、疼痛,甚至流血、流膿才就醫,此時大多已經是癌症末期,後續治療上相當辛苦,無法在治療初期就安排手術切除,提醒民眾應定期接受乳癌篩檢

 

黃信傑提醒,乳頭搔癢常見的原因可能是皮膚發炎、內衣清潔問題或是內衣太久未更換而滋生黴菌。如果使用藥物或是在更換內衣後,症狀沒有緩解,仍持續搔癢等不適時,建議至醫院由醫師評估安排進一步檢查。

 

▲乳房出現以上異常症狀可能是癌症警訊,應及早就醫檢查。(圖/南投醫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罹癌7年後,學會順其自然!隨時等待無常來敲門,名醫林肇堂:我的人生已很幸福

撰文 :韋麗文 日期:2020年08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聯合報提供
  • A
  • A
  • A

「老師,你胸部那邊有點問題,有一塊小小的結節。」林肇堂的學生,也是台大醫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邱瀚模看了健康檢查後的影像,憂心地提醒老師。

林肇堂很快就去找台大醫院的影像醫學部張允中教授。經驗豐富的他,看了電腦斷層掃描的影像很是輕鬆,「看起來像是胸腺的腫瘤,一顆,圓圓小小的,大約直徑二公分,沒有向外侵犯的跡象,不像是惡性。」

 

一顆小小的胸腺瘤埋在胸口,卻是林肇堂心中沉重的石頭。林肇堂左思右想就是覺得不妥,進一步追問該怎麼辦?「你都沒有症狀,就不用理他,放鬆心情出國去,三個月後再回來檢查一次,如果沒有變大,未來每年追蹤一次就好了。」

 

於是林肇堂就放心地到美國去參加消化醫學會,到了五月下旬才回台大醫院再作一次胸部低劑量電腦斷層檢查,跟第一次檢查結果一樣,腫瘤沒有變化。張教授建議再等等,追蹤吧!

 

不行、不行,總是覺得不放心。林肇堂果斷決定,「這樣好了,如果開刀會不會很困難?」他找上了台大醫院胸腔外科陳晉興教授,他爽快地說,「這個手術很簡單,用胸腔鏡進去,一丶兩個小時就可以搞定。」

 

手術確實簡單,第二天就可以下床活動,第三天就準備出院。切下來的腫瘤只有直徑約兩公分大小,邊緣完整,看起來像是良性的腫瘤。正當他收拾衣物準備出院的時候,病理科主任卻來了,說:「好像有點問題。」

 

事實上,問題大了!病理報告顯示,腫瘤是惡性的!更糟的是,裡面的細胞混合兩種不一樣的癌細胞,一邊有神經內分泌癌細胞,另一邊是鱗狀上皮癌細胞。癌細胞又沒有莢膜,也就是說,有莢膜的癌細胞會被包裹起來,而沒有莢膜的癌細胞則比較不乖,具有侵略性。

 

「我們也是第一次看到,胸腺裡面有兩種混合細胞癌。」林肇堂的情況棘手到連見多識廣的台大群醫都傻眼。「我們再來開會看看該怎麼辦!」病理科主任說。

 

「怎麼辦,我也沒開過這種看起來是良性,結果是惡性的。」陳晉興教授也說。從準備出院到跌落谷底,從良性變成惡性。「我真的是慌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身為台大名醫的林肇堂坦然述說當時慌張的心情。

 

美國缺乏經驗 日本專家:再開刀清乾淨!

 

命運就掌握在不放棄的人手上。林肇堂想起在美國匹茲堡的學長關世藩醫師,他的老闆是美國胸腔病理學會的理事長。林肇堂聯繫後,立即將病理切片快遞到美國去,試著尋訪海外名醫的意見。

 

經過再度確認,沒有期待中的翻轉消息,美國的病理專家也確定是混合瘤,而且預後不好,建議找腫瘤科與放射科,進行化學治療與放射治療。

 

由於美國的健康檢查費用很昂貴,因此並不普及,幾乎不曾發現過這樣早期的胸腺癌。美國經驗裡,等到出現症狀的胸腺惡性瘤病患,往往都只剩下半年到一年的生命

 

不過,美國專家卻點出了一條道路。因為日本的健康檢查很盛行,臨床上,碰到意外發現早期胸腺惡性癌的機會大一點,建議往日本去找,日本德島大學的胸腔外科主任近滕和也(Kondo Kazuya)教授,可能曾經手術過這樣的病人。

 

林肇堂尋尋覓覓,兩人火速建立了e-mail聯絡管道。近滕教授問了幾個問題「開刀之前判斷是良性還是惡性?」「開刀時,有沒有把整個腫瘤及周邊的縱膈腔清除乾淨?」「周圍的淋巴腺有沒有清除乾淨?」當然沒有啊!當時判斷是良性,只把那惱人的二公分腫瘤拿掉而已。

 

近滕教授強烈建議,在兩周內,立即再度手術,不僅要把縱膈腔全部打開,可能剩餘的胸腺組織全部拿掉,淋巴腺清乾淨,甚至是心包膜外的東西都要拿掉,「全部弄乾淨!」手術之前,把全身總掃描一次,核磁共振、正子掃描統統來,務必確認身體其他的部位有無轉移,有轉移就一起開掉。

 

如果錯過兩周黃金期,原本開刀的傷口會沾黏,導致再次手術的困難度,林肇堂毅然決定請陳晉興醫師二度執刀。陳晉興問,要用兩側胸腔鏡的微創手術,還是要鋸開胸骨進行開胸手術?林肇堂爽快回說:「我認命了,你卡打拚點,用開胸手術!」

 

鋸開胸骨,三十公分刀疤畫過胸口

 

第二次開刀住院,可就久了。林太太替他照了一張手術後的相片,胸前一條長長的紗布下面,正是鋸開胸骨以後,長達三十公分的手術傷口。

 

如今,林肇堂打開衣襟,一條疤痕直直地畫過胸口。他說,開胸的傷口很大,那時候當然很痛苦,現在卻成了勳章。每天洗澡的時候,都再再地提醒著自己:「我生過病,留下這麼大的傷口,這個傷口改變了我的一生。」

 

對林肇堂來說,開刀的傷口固然疼痛,更疼的是,從雲端掉下來成為病人的痛苦。

 

「我一直是個健康寶寶,就這樣莫名得到一個癌症,莫名其妙地開了一次刀,莫名其妙地又開了第二次刀。未免也太倒楣了吧!然後呢?再來是什麼?」分析了第二次手術切下來的病理組織,確定沒有發現轉移的跡象。

 

接下來改由台大醫院兩大腫瘤科權威醫師鄭安理教授與楊志新教授接棒治療。林肇堂感嘆說,平常是合作愉快的同事,怎麼我現在「掉下來」,變成他們的病人了。

 

肺癌權威楊志新教授主張積極治療,接下來半年,林肇堂應取消所有演講與出國行程,每兩周做一次化學治療,以及六次的放射治療,胸腔、食道都在照射範圍。

 

鄭安理教授則持反對意見,因為只是一個很早期的癌症,雖然擴散性很強,但是化學治療與放射治療之後,胸腔發生併發症與纖維化的風險更高,不如復發時,再治療也不遲。

 

如何抉擇,他說:「我當然喜歡鄭安理教授的建議啊!我打死也不要現在就開始那麼複雜又辛苦的治療,所以我選了鄭安理教授。」反而鄭安理還提醒,楊志新才是胸腔腫瘤科專家喔!

 

實情是短短不到一個月,雲霄飛車般的急劇變化,連林肇堂都快要撐不住了,他忍不住回嘴,「算了、算了,我應該不會那麼倒楣,到頭來,麻煩的事情怎麼補都補不完,我只是來作一個健康檢查而已耶,我就是很衰啦!」

 

如蒙大赦的林肇堂,提著行李高高興興地「逃」出院了。當林肇堂在台大醫院掛號窗口等著領取重大傷病證明時,病人疑惑的問他,「林教授,你在這裡幹嘛?」「領重大傷病啊!」「嗄,醫師也會生病喔!」

 

林肇堂從沒想過,人生如此戲劇化轉折,他一輩子以光耀台大醫院為志業,整天構思要如何在醫術精進,卻從一個醫界精銳突然變病人,這樣的摔落著實痛苦。出院後,林肇堂提出辭呈,當時他五十九歲。

 

如今他釋然大笑、自我消遣說:「那時候好多人好高興喔!」因為他曾當過台大醫院副院長及內科主任,多少優秀後進等著往上爬,如果他繼續留在台大,後面的人機會渺茫。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說,若不是早點離開台大醫院,怎會開啟在輔仁大學的另一個人生?

 

林肇堂從台大退休後,到輔大擔任客座教授,初期只答應開一堂課,準備好好對抗這個意外的癌症。但在江漢聲校長力邀下,在二○一二年,同意擔任輔大醫學院院長,一路陪著輔大醫學系成長。

 

林肇堂網羅許多醫界精英加入,二○一八年,輔大附醫也開始營運,得到在地居民信任,醫院運轉愈趨成熟。

 

此時,中國醫藥大學蔡長海董事長向林肇堂招手,盛情難卻下,他答應轉任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消化醫學中心院長,致力提高中台灣腸胃醫學水準,也希望促成中國醫大與台大、輔大的交流,期待醫藥大學與綜合大學互相激盪出精采的火花。

 

追溯罹病原因,恐長期造影檢查造成

 

他回頭追尋自己罹患極罕見的惡性胸腺瘤原因。所有文獻報告都指出,胸腺瘤與暴露於放射線照射有關。

 

他猜想,一九八三年到一九八四年間,擔任腸胃科總醫師時,連續兩年執行內視鏡逆行性膽胰管造影術(ERCP)檢查,那是消化系醫師施行最困難的檢查,醫師必須在X光指引下,用胃腸內視鏡一直插到病人的十二指腸,再將造影劑注射到膽管、胰管內,以觀察膽管或胰管的構造。

 

雖然當時都有穿很簡單的防護鉛衣,但脖子、胸口可能都暴露在放射線下而不自知。

 

 

如今癌後七年,問林肇堂,回首當時作的醫療決定,是正確的嗎?會不會做得太多?會不會做得太少?他沒有猶疑地答說,因為人生永遠是一條單行道,只能選擇當機立斷。

 

但不是草率地做出決定,要相信科學證據,信任專家,把握現有的知識,「Do my best」,然後就順其自然,等待結果,「Let it be」。

 

如今,他每年接受一次全身健康檢查,每半年作一次胸部低劑量電腦斷層檢查,「如果有一天回診,發現癌症復發或是已經轉移,我會很難過,但是不會驚訝,因為我已經準備好了。」原本醫師說只剩下半年,不僅度過五年存活期,如今到了第七年,女兒成家、又有了三個孫子,一切已經安排妥當。

 

「我就像當年莫札特被黑衣人委託譜寫『安魂曲』。當有一天,那位黑衣人來敲門時,就是我該走的時候了,因為安魂曲是為自己譜的。

 

我隨時等著黑衣人來敲門,因為我的人生很豐富丶很幸福。我會說:『原本我N年前就要死去的,又讓我多活了N年。啊,它終於來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我是醫師 我得癌症》,聯合報-健康事業部出版,聯合報著,出版日期:2020/06/18)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死亡率高、初期沒有症狀!醫師:預防肝癌,遠離8個危險因子

撰文 :照護線上 日期:2020年08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近3、40年來,肝癌都在台灣十大死因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目前盛行率大概是所有癌症的第四位,每年約有8,000多人死於肝癌,其中有很多患者是青壯年,對家庭、社會都是非常巨大的損失。所幸現在多樣化的治療方式,以及持續推出的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讓肝癌患者有效緩解腫瘤惡化。

預防肝癌,遠離危險因子

 

台灣肝癌醫學會理事長林錫銘教授表示,病毒性肝炎是導致肝癌的主要原因,罹患B型肝炎、C型肝炎等慢性肝炎多年之後,有部分患者會逐漸演變成肝硬化,發生肝癌的機會也大幅增加。

 

過去台灣的B型肝炎盛行率高,約有一半的肝癌患者與B型肝炎有關。近年來,疫苗的普及降低了B型肝炎的盛行率,也有效預防肝癌的發生,使得由C型肝炎導致肝癌的比例漸漸增加。

 

預防肝癌

 

除了B型、C型肝炎之外,還有許多危險因子與肝癌有關,例如酒精、抽菸、脂肪肝、肝硬化、藥物性肝炎、黃麴毒素、糖尿病、體重過重等。

 

不管是什麼原因所導致的肝硬化,都是肝癌的高危險群。酒精會造成肝損傷,長期飲酒將導致酒精性肝病變、肝硬化。脂肪肝也相當常見,很多人都不以為意,然而,脂肪肝也會引起肝臟發炎,久而久之便容易產生肝病變。

 

肝癌初期,幾乎沒有症狀!

 

林錫銘教授指出,肝臟沒有神經,早期肝癌大多數都沒有症狀。臨床上許多小於5公分的肝癌,患者完全沒有感覺,往往是在定期身體檢查中無意間發現。

 

當肝癌愈長愈大,患者可能會感到腹脹、右上腹痛、食慾不振,部分患者會出現黃疸、皮膚或眼白變黃、尿液顏色變深像濃茶,體重減輕、容易疲憊也是可能出現的症狀。出現症狀時,經常已經是中、晚期的肝癌。

 

肝癌症狀

 

因為肝癌看不到、摸不到、症狀又不明顯,所以只能仰賴各種檢查。抽血的部分主要是檢驗肝功能與胎兒蛋白(alpha-fetoprotein,AFP),但是有些小型肝癌,患者的胎兒蛋白可能正常,所以一定要搭配腹部超音波檢查。腹部超音波是相當重要的影像檢查工具,必要時還會安排電腦斷層掃描或核磁共振檢查。

 

建議肝炎患者每6個月做一次抽血跟超音波檢查;對於已經有肝硬化的患者,建議每3到6個月做一次檢查,才能早期發現肝臟腫瘤,及早治療。

 

發現肝臟腫瘤時,醫師會根據抽血、影像檢查來判斷,必要時需要切片檢查。一般會在影像導引下用針穿過皮膚進入肝臟,取出一些腫瘤組織,再交由病理科醫師判讀。

 

治療肝癌,多管齊下

 

林錫銘教授解釋,肝癌的治療工具相當多樣,醫師會根據肝癌的位置、大小、數量、轉移與否、以及患者的肝臟功能來擬訂個人化的治療計畫。

 

若狀況許可,早期肝癌通常會建議手術切除。另外亦可選擇射頻消融術(Radiofrequency ablation,RFA),RFA是在超音波導引下將射頻電極針插入肝臟腫瘤,透過電流產生的高溫讓腫瘤壞死。

 

肝癌治療

 

如果是肝癌中期不適合開刀,會建議進行栓塞治療,由於肝臟腫瘤的血液主要由肝動脈供應,針對肝動脈分支進行栓塞有助於控制肝臟腫瘤。目前也可以選擇合併使用標把治療。

 

肝癌晚期,腫瘤可能已經侵犯肝臟的大血管,甚至於經由血液、淋巴轉移到肝臟以外的器官,例如骨頭、肺臟、腎上腺、腦部等。進入肝癌晚期後,過去以化學治療為主,隨著藥物的進步,目前已有標靶治療、免疫治療可供選擇。

 

什麼是肝癌標靶治療?

 

林錫銘教授說明,肝癌細胞上面存在多種標記,標靶治療的藥物,會針對具有特定標記的細胞發揮作用,促使癌細胞壞死。 

 

第一線標靶藥物對於腫瘤縮小的成效有限,但是因為沒有嚴重副作用,所以患者可以使用較長的時間,有助於增加存活率。當第一線標靶藥物失去作用,或者無法忍受副作用時,患者可考慮使用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

 

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作用在與一線不同的靶點,藥物機轉不同。根據大型雙盲臨床試驗,可有效延長存活期,整體生存期的中位數達10.2個月,有助降低疾病惡化風險。

 

因為是一天僅需服用一顆的口服藥物,使用上較便利,患者的順從性也較好。常見的副作用如高血壓、疲倦、腹瀉、食慾不振等,只要與醫師好好討論、處理,亦可以提升晚期肝癌患者的生活品質。 

 

林錫銘教授舉例,曾有位50多歲的男性患者,15年前發現罹患肝癌,立刻接受治療後暫無大礙。直到3年前,抽血追蹤發現胎兒蛋白指數上升,卻找不到肝癌腫瘤。

 

「接受第一線標靶治療後,他的胎兒蛋白指數仍持續上升,我們便改為免疫治療,結果胎兒蛋白指數依然維持高達2萬多。」

 

林錫銘教授接著分享「服用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後,該患者的胎兒蛋白指數才開始下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胎兒蛋白指數就下降了近一半。

 

直到最近,他的胎兒蛋白指數已經順利降到200多。」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服用非常成功,且陸續搭配多種肝癌的治療工具,讓頗為複雜的病情得到控制。

 

貼心小提醒

 

林錫銘教授提醒,肝癌高危險群一定要定期追蹤,才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至於晚期肝癌,請不要氣餒,現在肝癌治療工具愈來愈多樣,第一線、第二線標靶藥物或免疫治療也有好幾種,好好跟醫師討論、密切配合,就有機會讓病情緩解,同時改善生活品質!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照護線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大腸癌風險高,「預防」很重要!醫師:注意5個危險因子、1招降低死亡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8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大腸直腸癌已蟬聯多年十大癌症發生人數第一位,50歲以上罹患大腸癌的比率也有逐年上升的趨勢 ,究竟該如何有效「預防」大腸癌?

成大醫院大腸直腸外科主治醫師陳柏全表示,大腸癌的危險因子包含:低纖飲食、抽菸、肥胖、家族基因遺傳、長期自體發炎性腸炎病史等。

 

從醫師的角度來看,年紀、家族基因遺傳和自體發炎性腸炎病史等因子,是無法改變的;但低纖飲食、抽菸、少運動等因子,則是可以選擇避免、有機會改變的,也就是可以用積極態度來預防大腸癌的因子。

 

早期篩檢揪出大腸癌,早期治療降低死亡率

 

不過,陳柏全提醒,民眾很難只靠避免上述危險因子就能完全避免大腸癌的發生,且即使罹癌,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也能降低死亡風險。換句話說,除了做到健康生活習慣,早期篩檢的觀念也非常重要。

 

國健署提供50至未滿75歲民眾,每2年1次糞便潛血檢查,就是「早期篩檢、早期治療」的概念。若大腸癌能在第1-2期時就被診斷出來,及時接受治療,就能降低死亡率。

 

研究:大腸癌第一期積極治療,存活年與常人無異

 

陳柏全與成大醫院職業及環境醫學部教授王榮德合作,透過台灣的醫療資料庫進行研究,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指出以台灣目前的醫療水準,如果病人的大腸癌是在第一期被診斷及治療,之後的存活年和同年齡、同性別的一般台灣民眾是沒有差異的。

 

但若在第二期被診斷及治療,之後的存活年和同年齡、同性別的一般台灣民眾相比,平均會減少1.28年;如果拖到第三期或第四期才被診斷及治療,則平均減少的存活年分別拉大到5.93年及16.42年。

 

因此,陳柏全認為,如果可以積極篩檢找出第一期和第二期的大腸癌,再積極治療,「賺到」的存活年是相當可觀的。提醒民眾,平時保持良好生活習慣,並配合定期健康檢查,降低大腸癌死亡風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