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人生,也可以活得高貴!老教授的智慧:重視3件事,人生才是最踏實、穩定

撰文 :王詩雨 日期:2020年08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哲學系的D教授,個子高高瘦瘦,是位非常有智慧、想法的老教授,課堂上總是學生滿滿。如果你有幸進到他的辦公室,就會發現內部擺設真的很簡單,卻不簡陋;東西雖少,卻讓人覺得踏實。辦公室裡面的桌子、椅子都是原木製作。書桌上堆滿很高的一疊書,書架上也滿滿的都是書。

在靠近這位老教授辦公桌的牆上,掛著一幅書法作品,寫的是劉禹錫的《陋室銘》:「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這更讓人覺得,這位老先生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

 

其實D教授年輕時候也曾是個叛逆少年。早年搖滾樂還沒開始流行,他就跟幾個同學組了樂團。那時候他覺得,理想的生活大概就是能天天玩搖滾。

 

後來隨著年歲的增長、閱歷的豐富,D教授越來越覺得,多讀書才會活得更踏實,於是重拾書本,開始潛心研究學問。他說,學問研究得越深,越覺得真正的人生當在於精神的盈滿。

 

現在有很多年輕人追求時尚,追求高品質的精緻生活,可是在D教授看來,理想生活應該是一種精神高貴的生活,身外之物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過一種「極簡」人生才是最踏實、最穩定的。

 

 

當然,D教授所說的極簡人生,並不是倡導打扮要衣衫襤褸,而是一種理念,相較把更多的精力和時間放在對外界事物的追求上,倒不如更多重視內在的修養,重視精神的成長,重視靈魂的豐富。

 

我們身邊總有些人,吃飯總要找名廚餐廳,買衣服總要選名牌,明明才工作沒幾年,薪水也沒有多高,每到月底總要捉襟見肘,完全是不折不扣的「月光族」。在這些人看來,年輕就是本錢,人生得意須盡歡。

 

試問:吃穿用都挑最好的,就算是過上流生活嗎?這種居安不思危,只顧當下,不做長遠打算的行為,我們實在不敢苟同。或許真正到了某一天,他們會後悔現在的所作所為,開始後悔沒有多讀一點書,多充實自己的精神糧食。

 

過分執迷於生活的浮華,而疏於充實自己的內心,或許是很多年輕人的一個通病。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當見慣了燈紅酒綠、聲色犬馬,為什麼還依然覺得空虛無聊、迷惘無助呢?

 

其實,真正的高貴並非財大氣粗,並非良田千頃、廣廈萬間;而在於精神,在於靈魂,那些有著豐富的精神世界的人,才是值得我們敬佩的人。也許在屬於他們的世界裡,只有再平凡不過的簡單,但他們卻因精神的豐滿,而成為夜空中最明亮的一顆星,讓世人為他們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當我們對外在的物質追求越多,表示內心部分的追求越少,這樣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何不給自己更多空間、時間,充實自己的內心世界,多讀一本書,多聽一場講座,多結交一個摯友,就算是「極簡」人生,也可以有更廣闊的翱翔空間。如此,同樣可以高貴的活著。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你這一生要努力的,就是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發光體出版,王詩雨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失去工作上的角色,你也產生焦慮了嗎?3個調整心態的方式,喜迎快樂新生活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20年08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句名言說:「如果你的手裡只有錘子,看什麼都是釘子!」

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你只有錘子這一種工具,很容易把每個問題都當成釘子來處理,錘下去就是了。

有一些退休生活調適不良的人,正是犯了死守緊抓錘子不放的問題,到處找問題訂正,搞的身邊的人苦不堪言。

 

日前我和大樓警衛聊天,他向我抱怨,大樓裡某退休老師嫌他站哨姿勢不正、襯衫釦子多開一顆,有一天還在櫃檯值行班,她居然因為警衛沒有起立問好而勃然大怒。他問說,「這種人有病嗎?」

 

退休生活調適不良症候群

 

有相當數目的人在身分、環境改變時,沒有意識到周邊條件已經不一樣,堅持要用原有的角度來和世界相應對。

 

譬如,高階主管退休後,沒有助理可以使喚,就把老婆當助理吆喝,這位要警衛起立問好的退休老師,也是這種這樣的狀況。

 

我們每個人都有多重角色,但工作身分占了極大的比重。退休之後失去職銜、失去工作上的角色,減損了自尊,少了原來的社會認同。

 

這種失去認同的感覺太讓人焦慮了,於是巴著過去的身分不忘,或轉向發展出各種問題想要控制身邊的人,刷一點存在感。

 

人在工作時,時間是稀缺的資源,也許你也大嘆過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退休之後,情勢逆轉,過了半年一年的退休蜜月期之後,沒有做好退休準備的人,開始陷入徬徨不安,惶惶於一天有二十四小時要填滿。

 

失去角色及無法駕馭時間,雙重的壓力讓看似應該無憂的退休者,成為旁人眼中的麻煩製造者。

 

他們沒有病,只是忘了自己是誰。因為退休生活適應不良,失去自我意識而產生的各種「症頭」。

 

別造成家人的麻煩

 

雪兒就是這種「退休生活調適不良症候群」家屬,與公婆相鄰而住,婆婆個性稍強但明快,各自上班相安無事。自從公婆陸續退休之後,雪兒與老公的小家庭,成為婆婆展現績效的舞台。

 

假日早上六點多,婆婆就來按門鈴說要帶孫子去走步道,無視一家人都還睡眼怔忪,開始數落媳婦不準備早餐是在慢性謀殺家人。

 

婆婆也常買一堆蔬果塞在兒媳家冰箱,三不五時登門查訪,像個小七店員一樣盤點,碎念「剩蘋果5顆,高麗菜半顆......都沒吃難怪小孩便秘。」雪兒說,難以置信她變這麼霸道。

 

用惹事來刷存在感

 

叛逆期的青少年會惹事來吸引大人的注意,這個現象也會出現在退休適應不良族群身上。

 

例如,雪兒婆婆用介入兒媳的家庭,證明自己有掌控權。

 

有的人則是成天喊這裡痛那哪不舒服,就是不去看醫師,有的人過度關注身體健康議題,咳嗽兩聲就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肺癌,有的人一天傳幾十封保健訊息給親友,也不管會不會造成別人困擾。

 

這些行為旁人看來不可理喻,但是當事人其實很辛苦。

 

如果你正好是「退休生活調適不良症候群」家屬,為難你了。但請對退休者的處境多一點同理,轉變本來就不容易適應,試想光只是季節交替,就有多少人過敏溼疹鼻涕不絕,何況是生命階段的大改變。

 

多花三分鐘與他們聊一聊,問他們生活過得如何?偶而主動邀請對方一起散步,一起吃頓飯,這些小事,對退休者來說都是珍貴的支持與陪伴。

 

調整心態迎接新生活

 

對退休當事人來說,心態調整是此後生活品質良窳的關鍵。理想上,退休前十年一定要做好離開第一職場後的規劃。

 

但如果你沒有規劃,可是已經退休了,沒關係先參考這些心法,喜迎新生活:

 

1.樂在當下,你再也不可能比今天更年輕

 

不要被社會對年齡該有的樣子給框架住,想做的事情就去做。一代武俠大師金庸在八十一歲時,還遠赴英國劍橋攻讀歷史學碩士、博士,既是苦讀也享受求學問的充實。

 

如果不知道要做什麼,就先從圓小時候的夢開始。例如,曾經憧憬芭蕾澎澎的舞裙,就去跳吧,我在成人芭蕾舞社遇到六十幾歲的女士,練習一年後打著筆挺的背,風姿真是迷人。

 

2.當時間的主人,主動規劃生活

 

台積電股價飆破四百元沒跟上、威力彩三十億元沒中獎,沒關係。

 

如果把時間當資產,現在你可以與比爾‧蓋茲同列,因為你完全擁有自己每一天的二十四小時,主動規劃你想要的生活,快樂當「時間的大戶」。

 

3.換個角色,重新與社會連結

 

擁有同溫層很棒,但踏出舒適圈往往有意外的收穫。在雲林縣土庫鎮有一間「串樓口讀力書屋」,是地方活絡的交流基地。

 

書屋主人黃淑玲原本住在台北,是臺大醫院護理師,因為投入公民記者,退休後為了融入地方她把退休金拿來買下三樓透天厝當書屋,以行動投入社會的關懷,人生第二曲線比在職場更活躍,是成功自我認同改變的好範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後面對空巢期,其實是幸福的開始!練習捨得、設好界線,就能擁有滿滿幸福感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8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心理師周慕姿這幾年與大眾聊的「關係界線」、「情緒勒索」等主題,一時間引起相當大的討論,許多人因此清楚了自己與他人之間是如何彼此相互影響,豁然開朗後,許多長年的糾結也能迎刃而解,50歲後若要享受熟齡人生,也要設立界線,且是設下一條幸福的界線。

 

放手讓孩子飛,就是你「享福」的開始

 

社會對母親期待很高,期待媽媽「應該」要把時間都花在小孩身上,扮演一個「完美」的母親。當孩子長大了,卻跟媽媽說,「我要有自己的人生」。

 

媽媽當然會失落,甚至會感到生氣,「因為一直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媽媽沒有自己的人生」。」

 

周慕姿請我們想想生活中常聽到的句子,像是「你爸媽是怎麼教你的」;或是戲劇、廣告在形塑母親形象時,總是要無微不至,任何事都以小孩為優先......,即使不可能,還是會想扮演大家眼中的完美媽媽、完美爸爸。

 

因此父母逐漸「遺忘自己」,親子間難分難捨的戲碼,總在她的診間或座談時重複上演,累積的溝通不良,演變成亟待解決的家庭問題。

 

周慕姿說,如果父母覺得要為孩子的人生負責,當孩子不願被影響時,衝突就會發生。只要父母願意「捨得」,捨得讓孩子辛苦,捨得讓孩子好壞成敗都自己負責,對空巢期後的父母,其實是幸福的開始。

 

放手讓孩子長大,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其實對父母是解脫。

 

「我還是比較偏向,不用把孩子全部當成自己的責任,這就是界線。孩子要去冒險,父母也能趁著機會,發展出新的人生。」

 

可是要如何逐漸放手、展開新人生呢?周慕姿說,不妨做孩子的「人生顧問」。

 

培養被拒絕的勇氣,做孩子的人生顧問就好

 

練習「捨得」的第一步,是轉換自己的角色,既然孩子長大了、有獨立的人生,我們可以減少主動提供協助。

 

當孩子需要建議、安慰或幫助時,再被動式地給予支持與意見,就像是一名「顧問」的角色,用彈性的作法,讓彼此之間有更多的餘裕。

 

除了練習捨得、放手,甚至還要練習適時地拒絕,懂得拒絕,才有尊重的界線。

 

很多父母對於不能滿足孩子的需求會有罪惡感,好像自己必須全能、隨時把小孩擺在第一位,所以空巢期是一個好好整理自己絕佳的機會。

 

父母也能表示自己的需求,設立界線拒絕子女過多的請求,彼此都培養「被拒絕」的勇氣。

 

只要願意開始設立界線,不只是親子間能變得輕鬆自在,其他的人際關係:伴侶、手足、婆媳、朋友......也會連動式的改變,畢竟你改變了,你的世界也會隨之改變。

 

寫下感謝日記,享受一個人的對話時光

 

找回自己的人生極為重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就會變得耀眼、更加有趣,身邊的人也會喜歡靠近,屆時小孩也會自己靠過來找我們。最後你也會喜歡自己,對生活的滿意度很高。

 

50歲後說要找自己,一點都不晚,現代人活得很長壽,50歲還很年輕呢!只要培養多方的興趣,創造各種新的選擇,態度改變了,人生也會變得不一樣。

 

現在起多給自己一些時間,享受獨處、享受泡澡,去散步也好。

 

或是寫「感謝日記」,記錄生命的美好,與自己相處、對話,將注意力從外界轉移到自己身上。

 

有時好友比家人還親,「老伴」愈多愈好

 

周慕姿認為,在親情上若能有良好健康的心理界限,對於朋友的人際關係,你也會更明快的判斷。人生到最後,身邊要留下愛你的朋友。

 

在人際關係裡,別太在乎別人說什麼,而是直接去看他在你心中佔多少位子,如果沒什麼份量,幹嘛在意?若有人說你自私,老實說,如果你是自私的人,你根本不會想這麼多。

 

一個國外研究指出,人的健康關係要有10幾個連結,支持你的就不會只有一個方向。

 

除了家人之外,在生活裡多認識不同的好朋友,共同點是他們要能在你狀況不好時,能夠支持著你。

 

只要愛與尊重的界線清楚,「老伴」從來不嫌多,可能比另一半還要好;中年後就成為自己也會愛上的人,每一種練習:捨得、放手、拒絕、設立界線,都是為了往自己更靠近。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罹癌後,戴新墨鏡、染亮紫色頭髮開刀!陳文茜:只要一口氣在,就該快樂走下去

撰文 :陳文茜 日期:2020年07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文茜臉書粉專
  • A
  • A
  • A

人的一生,不可能不生病。

疾病的世界裡,根本沒有你逃避的空間,只要一口氣在,找到正確的醫療,就該快樂地走下去。

 

生活中有一些事確實沉重,但你可以讓它變得輕一點。

 

我年輕過,未曾落魄過,對於生活,雖然談不上一往情深:但疾病是我一生最熟悉的朋友,它經常以不同的面貌探訪我。我不必舉杯與它痛飲,但從不大驚小怪。

 

關於死神,我已經和它拔河了好幾回:有一天,它必然會征服我,但我知道,不是現在。

 

醫院第一時間通知我得肺腺癌當天,我的車子剛剛駛出醫院大門口。由於腫瘤的形狀、大小、長大的速度,看片子的醫生當場即判斷99%是肺腺癌。

 

我在健康檢查中心時,他們面對我,不忍當面直說;直到他們找到了我熟識的院長以電話趕緊通知我就醫,記得電話那頭沉沉又遺憾的口吻:「文茜,妳和楊泮池熟吧?你的肺……唉!趕緊把圖片傳給他,麻煩他照顧妳。」

 

我回:「哦,謝了!」掛上電話,記得我是笑笑地立即撥打電話給楊前校長:「抱歉,校長,不好意思,這次是我自己有事要麻煩你了。」

 

之後,我想了一下,快開刀了,開刀是醫生的事,交給醫院。

 

但住病房要美美的,是我的事。

 

立即車行美容院去剪頭髮,告訴他們,我要住院開刀了!「什麼病?」「肺腺癌。」

 

她們認識我十多年了,當場說不出話,我催他們趕緊剪個好整理的頭髮,而且要用護髮染,染成紫色,這樣住在病房時臉色才會顯得紅潤可愛。

 

美容院熟悉我的老闆盯著我,以為我那一根神經接錯了。我也沒浪費時間,中間趕緊聯絡聘請特別護士,好讓家人放心。

 

剪染髮之後,先到晶華酒店地下室Anne Fontaine專櫃,宣告這次我要開刀,不只需要寬大白襯衫,還要墨鏡,愈cool愈好。

 

又轉到夏姿買了一件蘇繡披風,想到自己躺病床上,一定得搖曳生姿,下床時可不要穿藍白拖,再買了一雙鍛面黃色繡花鞋。這叫買保險,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我可不要穿著黑色壽鞋歸天。

 

之後才到電視台換約。工作同仁驚嚇地看著我,有的哭了,似乎百感交集,無法接受。

 

當時董事長蔡紹中對於我和他專注商量合約如何更換,完全不放心上,只以溫柔眼神看著我:「文茜姊,這些都不重要,我只有一個立場,什麼對妳最好就好,什麼都可以。」

 

接著說:「妳得肺癌,怎麼看起來不像?」我回他:「它長在我胸部底下,你要怎麼看?」「不過醫生說:我有0.1%的機率可能是良性。屆時我要辦桌流水席宴客哦。」他拍拍胸脯:「我付所有的錢!」

 

一天之內一切就緒。晚上還和醫師朋友聚餐,KTV大唱:思慕的人、I dreamed a Dream, Music of the Night, Dancing Queen……

 

進入開刀房準備動手術那一天。

 

我戴著新墨鏡、口罩,亮紫頭髮,推入候術室。

 

準備開刀的病人一長串,大概百來位,有些已病重到睜不開眼,有些看到我,高興地打招呼。依據規定,開刀前要核對身分,問幾個制式問題,包括了解你是否意識清楚。

 

那是一個開放大空間,護士問:「妳叫什麼名字?」「陳文茜。」居然有準備開刀的病患在旁鼓掌。「妳的性別是?」「目前是女的,想當男的,尚未成功。」護士開始笑。

 

「年齡?」「國家機密。」「身高體重?」「哇,宇宙機密。」笑聲傳遍候術房。

 

真的推入開刀房,躺在手術台上,眼前斗大的燈,有點工藝風,開刀團隊準備下針了。

 

想起台灣這麼壞的重症科醫療環境,健保給付那麼少,資源分配受各界利益左右,外科醫師簡直是不要命的行業。

 

卻仍有那麼多了不起的重症科醫師,一直努力,出國研習,一天開刀十二小時。

 

他們把人生及青春,全部奉獻病患。在他們無私的照顧下,我們用他們的生命,換來自己疾病可以改善,活得長一點。

 

於是打下麻醉劑及插管前,我趕緊先向他們致意,用我盡可能最感激的聲音告訴他們:「謝謝你們堅守崗位,謝謝你們奉獻一生。」然後才在麻醉劑下昏迷過去。

 

我接受了癌症,我樂觀地迎接未來每一個太陽、月亮,感恩所有關心我的人。

 

開刀第三天,醫生探房,那天早上仍吐血痰,但彎腰,已沒有那麼痛,我特別陪著主治醫師陳晉興主任及一起來探班的台大醫院陳石池院長,送他們到電梯口,深深地感念,九十度一鞠躬。

 

我的過程很順利嗎?

 

一點也不。由於我是罕見自體免疫系統疾病患者,所以我沒有術後引流管,開刀後立即縫合傷口,以免感染。

 

這使我比其他病患疼痛許多,我往前一公分咳血不止,往後半公分即疼痛萬分,簡直前無去路,後有追兵,病床上的我成了滑鐵盧戰士。

 

氣胸等後遺症,迫使我只能坐著,對人傻笑,完全無法躺下休息。

 

我告訴醫生,怎麼辦?他說:「妳只能打導致Michael Jackson上癮致死的牛奶針,但不到最後關頭,我不想輕易用這個針劑。」

 

「可是歷史上除了俄羅斯凱撒琳女王,沒有人是坐著睡覺的!」(這時有點歷史知識還是重要的!)最終我用盡手腕,半夜十二時逼著醫生交出牛奶針,終於側躺入睡,淺眠約三小時,然後再痛醒。

 

切除部分肺的第二天,我忍痛一整天,不使用嗎啡,只為了說服我的醫生,我不會上癮,晚上把牛奶針交出來,再偷按1mm的針劑嗎啡,睡了六小時。See,我是一個多麼駕輕就熟的病人。

 

往前傾不成,往後躺也不成,苦嗎?

 

 

凡事皆有其獨特美好的一面,我想到了蔣勳老師。打電話給他:「蔣老師,我現在是全天下最好的繪畫模特兒,動都不會動,你趕快來幫我畫素描。」

 

他本來一開始說話的口吻很擔心,問我何時出院,他要來看我。聽到我這項偉大的提議,他笑了出來:「文茜,對不起,我才剛剛動完白內障手術,出院後,我畫一幅油畫送給妳。」

 

人生病了,許多事都是過程,病人應該努力把專業醫療交給醫生,把良好的心態留給自己。

 

許多事,接受它才會輕鬆。不要老是背著沉重的心情前進人生,其實正是那些複雜的心情,增加了你的痛苦。

 

 

就算生大病,也要讓自己快快樂樂。

 

拆線後,表示我已經走完生病的第一階段,接著等內部肺、肋骨、神經系統及淋巴等組織慢慢修復,醫生告訴我至少還要兩星期:不過這段時間不能一直停留於臥床,才能康復加快。

 

事實上手術當天回到病房前,醫生特別叮嚀要解尿,如果忍不住疼痛,在床上也要使用尿盆。

 

我聽了,瞪大眼睛,告訴他:怎麼可能?回到病房,我果然不到十分鐘,就下床上廁所。像我這樣潔癖之人,宰殺了我,也無法床上小解……記憶所及,只有我的狗寶貝忽冷忽熱幹過這個事。

 

但人也不能一味逞強。

 

出院後,醫生建議慢慢減少嗎啡,第一天我忍痛,一顆不服,直到晚上睡覺前,才服用止痛藥物。結果半夜不到四點半,就痛醒了,再也不能入睡。

 

第二天豎白旗投降,吃下白天用的嗎啡,再睡一會兒;起床後進紅外線烤箱,烤了十分鐘左右就快昏了。第三天,嘿嘿嘿,一口氣烤了快二十五分鐘,汗流浹背,全身舒暢。

 

洗完澡後,當然還有點暈眩,告訴自己:「這是正常現象。」我很快坐下來,喝大口水,再吃下「情深似海」的施明德主席太太嘉君送來的愛心餐,體力大增。

 

傍晚決定閱讀一本好書,念了一篇關於法國大革命的反省。

 

那個年代,砍了那麼多人頭,時代那麼澎湃,它是一場人民的革命,卻帶來五年的國家混亂,人的價值愈來愈萎縮,頭砍得沒完沒了……

 

就這樣在近代影響世界最深刻的革命史閱讀中,我完全遺忘了自己的疾病。

 

於是爬上久違的四樓陽台。花依舊綻放,紫藤花已開了一半,我這個園丁失職已久,梔子花葉子黃了一半,平常負責打掃的阿姨,可能依賴我慣了,沒有摘除。有些盆花則長了一些雜草,我一枝枝拔下……。

 

這些花是我的知己,我不來看它們,它們也失落了。

 

特別護士在旁擔心我勞動過多,我告訴她養病也要養性情。心情愉悅,病就會好,花草樹木是最好的陪伴者。

 

走下樓梯前,看到雲中月亮已悄然出現了,天還沒有暗,它已登場……就像我病還沒有全好,已看到康復的遠景。

 

每個人的人生即使沒有重大疾病,但到了一定年紀,也等於已倒數。

 

我過了五十五歲,接近外公往生的年齡,開始學習倒數人生的智慧及意義。

 

從此以後,我出版的書籍,不論版稅收入百萬、兩百萬、三百萬、四百萬……,一律找一個公益團體捐出。

 

我認為我的生命是多出來的,能夠活著,就要多做點有意義的事。

 

所以當我真的面對重病時,反而覺得它是我等待已久的朋友,只是不知道何時將遇見它,它將以什麼方式出現。

 

一個人學會倒數生命,計較會變少,快樂會更多;真遇見了什麼大事,勇氣也比較足!

 

每一個人都會生病,生命也都會有不可預測的危機,及必然的終點。

 

不要花時間在恐懼上;生病了,好好照顧自己,注意醫生交代的細節;痛,忍著忍著,痛就會慢慢減少;喘,喘著喘著,也會慢慢適應。

 

 

健康是一個人的福分,它一定有用完的一天。

 

但這不代表你已經失去一切。

 

你仍有愛,仍有使命感,仍有大笑的能力,仍有快樂的權利,仍有天與地、花與草,它們都慷慨環繞著你。

 

打開雙手,感念所有的工作夥伴。

 

是的,雖然我的胸口依舊疼痛:但我的臉,仍燦爛笑容如昔。

 

編按:本文作者陳文茜,於2019年罹患肺腺癌,此文為她的人生體悟。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終於,還是愛了》,有鹿文化出版,陳文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歲的成熟生活,先從改變自己開始!每天做好1件事,擁抱好心情,愈活愈自在!

撰文 :陳德中 日期:2020年07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有次我到廣達電腦授課,一位高階主管後來因持續練習正念而與我成為好友。這位主管過去因為工作量大,又不懂得如何區分公私,經常加班不說,即使下班回家,在家人面前也常處於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狀態,對家人疏於關心,夫妻與親子關係,也因他日日夜夜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而漸行漸遠。

工作與家庭二擇一?

 

每每看到許多職場人士為了衝刺事業而犧牲家庭,我都覺得頗為可惜。「為了工作」看似有其正當性,卻也成了最難反駁的理由,難道我們真的只能在工作與家庭之間,二擇一嗎?

 

沒錯,我們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小時,但若能活用本書所分享的「活在當下」、「一次一事」及「人在哪裡、心在哪裡」的概念,還是有可能做到最大程度的兼顧。

 

有次我到廣達電腦授課,一位高階主管後來因持續練習正念而與我成為好友。

 

這位主管過去因為工作量大,又不懂得如何區分公私,經常加班不說,即使下班回家,在家人面前也常處於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狀態,對家人疏於關心,夫妻與親子關係,也因他日日夜夜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而漸行漸遠。

 

「有時難得一起吃晚餐,我人雖然坐在桌邊,但他們都覺得我腦子裡想的都是公事,根本不清楚、也不在意吃進去的是什麼,更不會搭理飯桌上的話題。」這位高階主管無奈地說。

 

透過專注,提升品質

 

經過一段時間的正念練習後,他開始身體力行地實踐,讓專注的態度貫徹在行住坐臥間。上班時,就專注在工作上,回到家,先跟老婆說謝謝,然後活在當下地與家人吃飯聊天,品嘗飯菜的滋味,傾聽家人的心聲。一段時間過去,事業依然忙碌,待在家的時間「量」也跟過去無異,但與家人相處的「質」卻明顯提升了。

 

不僅太太感受到他的轉變,而他個人也歸納出一個結論:「我明白一次一事,人在哪,心就在哪,不僅工作效率提升,也比過去更能兼顧家庭與工作。」

 

這便是正念領導力的展現。透過正念,可以讓你把日常每一刻的「質」增加,這也就是說,不一定要長時間加班,工作才能做好,也不見得在家待多久,才算證明你是好丈夫、好妻子、好爸爸或者好媽媽。

 

而是你能不能專注在當下,把眼前的事做好?包括專心開會、專心執行、專心陪伴、專心傾聽、專心相處、專心領受此刻在你身邊的人的情緒。我們每個人一天都擁有一樣的24小時,但只要運用正念力,就能讓你在時間量一樣的前提下,事半功倍,透過專注,讓品質提升。

 

當然,與家人相處還有另一個議題,那就是情緒管理,因此,也鼓勵你把這樣的精神多運用在家人身上喔!

 

領導,從不侷限於辦公室之內

 

麗嬰房創辦人林泰生總裁,事業成功不在話下,工作總是日理萬機,私底下的他,家庭生活又是如何呢?

 

第一次拜訪他在集團總部的個人辦公室時,最吸引我目光的不是氣派的陳設,而是牆上一系列的大家族合影。每年一張的大合照,除了能看到時光的刻痕,也看得出家族的好感情。

 

原來林創辦人十歲喪父,其母身兼父職,一路辛苦地將幾個孩子撫養長大,個個事業有成,手足彼此以及和母親之間的感情都極好。即使大家分散在全球各地,再怎麼忙碌都會抽出時間陪伴母親,也一定會舉辦家族大聚會。

 

他與夫人的感情更是堅定,到了今年已屆「金婚」,三月份時,我收到一張其女兒為林創辦人夫婦結婚五十週年所做的小卡片,上面一句話令我印象十分深刻:「爸爸媽媽兩人之間的感情一直都令人羨慕,哥哥和我能夠找到最合適自己的另一半,也是因為有他們做為榜樣。」

 

雖然也曾在網路報章上,看過不少企業豪門的家庭八卦或婚姻醜聞,但我身邊仍不乏這樣事業與家庭都圓滿的模範榜樣,代表兩者兼顧是可以達到的。

 

如果能「一次一事」讓自己的內在穩定下來,並時時牢記八字訣:「人在哪裡,心在哪裡」,就能增進工作效能,家人的相處品質也隨之提升,你在職場與家庭裡的影響力自然就能展現,內心擁有滿滿的踏實感。

 

領導,從來不侷限於辦公室之內。成熟之人的領導力,必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在他的言行擧止當中。

 

(本文摘自《正念領導力:以你為起點,打造高效、向心的卓越團隊》,悅知文化出版,陳德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兒子確診自閉症,20多年後畢業於名校 她體悟:痛苦是禮物,終有一天讓苦水變甜

撰文 :王詩雨 日期:2020年07月2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生活中,很多人都會反覆強調自己有多痛苦;而引發他們痛苦的根源,可能是親人的離世,也可能是戀人的離開……這些經歷讓他們感覺到痛苦,甚至無法面對現在的生活。

當痛苦來臨的時候,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往往是想盡各種辦法逃離,或是選擇喝酒、睡覺,找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向周圍的人發洩,甚至有人一味的沉浸在過去的美好回憶中無法自拔。

 

但是,逃避之後,這件事情就真的過去了嗎?發洩之後,我們的生活是不是就真的瞬間恢復到什麼都沒發生前的樣子呢?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短暫的逃避,只會讓我們在麻醉之後醒來的日子裡,感到更加空虛,更加無所適從。

 

有一位女士,老公在三年前的一場車禍中不幸去世,當時她剛剛懷上寶寶,青天霹靂下的她,因為有了寶寶,所以身邊的人無不相勸,別太悲傷,要為孩子想想。

 

可是,老公的過世對她的打擊實在太大,要不悲傷談何容易。不過,眾人勸說的話,她聽進去了,都是為了孩子好。

 

只是選擇逃避的她,每天做飯都會多準備一份給丈夫,到了吃飯時間,就會給他打電話、發訊息,晚上也會坐在沙發上自言自語。大家看著她安安靜靜的生活,也沒人去提醒她,丈夫已經去世的事實。

 

沒想到,等到孩子一出生,她卻像是大夢初醒一般,每天睡醒就嚎啕大哭,不僅不為孩子餵奶,連多看孩子一眼都不願意。家人實在沒辦法,只好帶著她向專業的心理諮商師求助。

 

當然,這個女士的情況比較特殊,並不是多數人都會有這種類似經歷。但是,如果當初她沒有為了孩子而壓抑自己的情緒,沒有選擇逃避,而是勇敢面對丈夫去世的事實,也許最後結局不會是這樣。

 

其實痛苦本身也是一個訊號,提醒著我們,發生問題了就應該有所改變。所以,如果我們是真的想要消除這些痛苦,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接受」,面對我們的痛苦,再想辦法去適應、去解決。

 

人生中,每個人都會經歷非常難熬的不同時期。

 

而最辛苦的日子,也會是你一生中最美妙的日子,因為它塑造了一個更好的你。

 

一個人若是能接受命運及其所附加的一切痛苦,即使處在最惡劣的環境中,也能深切明白自己人生苦難的意義,從苦難的烈火中重生,讓自己的人生變得熠熠生輝。那些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的人,最終有一天會讓「苦水變甜」。

 

有一位母親,她的兒子在四歲時被診斷出有自閉症。

 

歷經悲傷和絕望之後,她接受了真相,並選擇了更有意義的人生。

 

二十多年後,她的兒子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澳門大學,又考進香港大學讀研究所。

 

而她,則創辦了中國最大的自閉症兒童康復機構,為千萬個自閉症孩子及家庭帶來了福音。她就是方靜,她的兒子叫石頭,而她成立的機構叫「以琳」。以琳取之於《聖經》,意為苦水變甜。

 

很多時候,不管我們接受與否,痛苦都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們可以選擇忽視、掩蓋,但是它依舊真真切切的在那裡,無法逃避。如果只是一味的努力去降低或逃避痛苦,那就是在逃避問題,無助於我們的心靈成長

 

每個人都會遭遇痛苦,在痛苦的這條路上,你絕對不是孤單前行,也許在你看來,別人的痛苦根本不是問題,但每個人對於事物的承受力和理解力並不相同,所以你看起來的小事,對別人而言就已經是天塌地陷了。

 

因此,根本沒有誰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你更不必為此加深自己的痛苦。

 

 

只有經歷過痛苦的人才會知道,痛苦是一份禮物。

 

打開這份禮物的盒子,就像打開了一扇門。

 

通過這扇門,你通向的是未知的、更好的自己。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你這一生要努力的,就是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發光體出版,王詩雨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