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後面對空巢期,其實是幸福的開始!練習捨得、設好界線,就能擁有滿滿幸福感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8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心理師周慕姿這幾年與大眾聊的「關係界線」、「情緒勒索」等主題,一時間引起相當大的討論,許多人因此清楚了自己與他人之間是如何彼此相互影響,豁然開朗後,許多長年的糾結也能迎刃而解,50歲後若要享受熟齡人生,也要設立界線,且是設下一條幸福的界線。

 

放手讓孩子飛,就是你「享福」的開始

 

社會對母親期待很高,期待媽媽「應該」要把時間都花在小孩身上,扮演一個「完美」的母親。當孩子長大了,卻跟媽媽說,「我要有自己的人生」。

 

媽媽當然會失落,甚至會感到生氣,「因為一直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媽媽沒有自己的人生」。」

 

周慕姿請我們想想生活中常聽到的句子,像是「你爸媽是怎麼教你的」;或是戲劇、廣告在形塑母親形象時,總是要無微不至,任何事都以小孩為優先......,即使不可能,還是會想扮演大家眼中的完美媽媽、完美爸爸。

 

因此父母逐漸「遺忘自己」,親子間難分難捨的戲碼,總在她的診間或座談時重複上演,累積的溝通不良,演變成亟待解決的家庭問題。

 

周慕姿說,如果父母覺得要為孩子的人生負責,當孩子不願被影響時,衝突就會發生。只要父母願意「捨得」,捨得讓孩子辛苦,捨得讓孩子好壞成敗都自己負責,對空巢期後的父母,其實是幸福的開始。

 

放手讓孩子長大,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其實對父母是解脫。

 

「我還是比較偏向,不用把孩子全部當成自己的責任,這就是界線。孩子要去冒險,父母也能趁著機會,發展出新的人生。」

 

可是要如何逐漸放手、展開新人生呢?周慕姿說,不妨做孩子的「人生顧問」。

 

培養被拒絕的勇氣,做孩子的人生顧問就好

 

練習「捨得」的第一步,是轉換自己的角色,既然孩子長大了、有獨立的人生,我們可以減少主動提供協助。

 

當孩子需要建議、安慰或幫助時,再被動式地給予支持與意見,就像是一名「顧問」的角色,用彈性的作法,讓彼此之間有更多的餘裕。

 

除了練習捨得、放手,甚至還要練習適時地拒絕,懂得拒絕,才有尊重的界線。

 

很多父母對於不能滿足孩子的需求會有罪惡感,好像自己必須全能、隨時把小孩擺在第一位,所以空巢期是一個好好整理自己絕佳的機會。

 

父母也能表示自己的需求,設立界線拒絕子女過多的請求,彼此都培養「被拒絕」的勇氣。

 

只要願意開始設立界線,不只是親子間能變得輕鬆自在,其他的人際關係:伴侶、手足、婆媳、朋友......也會連動式的改變,畢竟你改變了,你的世界也會隨之改變。

 

寫下感謝日記,享受一個人的對話時光

 

找回自己的人生極為重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就會變得耀眼、更加有趣,身邊的人也會喜歡靠近,屆時小孩也會自己靠過來找我們。最後你也會喜歡自己,對生活的滿意度很高。

 

50歲後說要找自己,一點都不晚,現代人活得很長壽,50歲還很年輕呢!只要培養多方的興趣,創造各種新的選擇,態度改變了,人生也會變得不一樣。

 

現在起多給自己一些時間,享受獨處、享受泡澡,去散步也好。

 

或是寫「感謝日記」,記錄生命的美好,與自己相處、對話,將注意力從外界轉移到自己身上。

 

有時好友比家人還親,「老伴」愈多愈好

 

周慕姿認為,在親情上若能有良好健康的心理界限,對於朋友的人際關係,你也會更明快的判斷。人生到最後,身邊要留下愛你的朋友。

 

在人際關係裡,別太在乎別人說什麼,而是直接去看他在你心中佔多少位子,如果沒什麼份量,幹嘛在意?若有人說你自私,老實說,如果你是自私的人,你根本不會想這麼多。

 

一個國外研究指出,人的健康關係要有10幾個連結,支持你的就不會只有一個方向。

 

除了家人之外,在生活裡多認識不同的好朋友,共同點是他們要能在你狀況不好時,能夠支持著你。

 

只要愛與尊重的界線清楚,「老伴」從來不嫌多,可能比另一半還要好;中年後就成為自己也會愛上的人,每一種練習:捨得、放手、拒絕、設立界線,都是為了往自己更靠近。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空巢期來臨、送走年邁父親 顏博文:別把自己鎖起來,以祝福的心,面對人生無常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10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我的父親今年二月往生了,如果沒有修行,我一定很難過,一定會哭得很厲害,可是我相當平靜。我覺得『往生』就是『往』下一個『生』。」說話的顏博文沉穩內斂,言語中透露著科學人的理性。

64歲的他3年前卸下聯華電子執行長一職,不是退休,而是接任慈濟慈善基金會執行長,震撼各界。事實上,顏博文學佛已久,早在25年前尚未接觸慈濟時就已茹素;令人驚訝的是,他自幼信仰的其實是基督教。

年過耳順的現在,他仍在修行路上,但對人世間不斷流轉的無常與執著,已有超越常人的深刻體悟。

顏博文的老家在高雄,幼時跟隨在台電工作的父親,舉家搬遷至宜蘭,住進了宜電新村。半世紀前的台灣,物資缺乏,顏家同樣不富裕;排行老大的顏博文還記得,年紀各差3歲的三兄弟,穿的是同一套中學制服。

 

幼年信奉基督教,成年後改持開放態度

 

他回憶,當時放學後常遇到傳教的修女,為孩子們提供點心、講聖經故事,「從小就對基督教印象很好。」有一次,他罹患皮膚疾病,難受得不得了,父親帶他去羅東聖母醫院看診,講得一口流利台語的醫師也是位神父,「很親切,而且真的把我的病治好了。」(註)

 

學生時代,他虔誠信仰基督教,晚上參加詩歌班、週日上教會做禮拜。高中畢業後,顏博文就讀清大化工系,對物理、天文、太空很有興趣。大一暑假,他找了相關書籍來看,「是不是真的有上帝創造了宇宙,我不是那麼確定。」

 

根據聖經說法,上帝是創造世界的造物主,這對一個「科學人」來說,有點難以理解。他對宗教信仰的看法變得開放,接近無神的思維。

 

學習打坐有心得,接觸佛教經典改信佛

 

「我對基督教還是非常尊敬,很多教義我認為跟佛教的精神是一樣的。基督教講博愛,佛教講大愛,都是宣揚善的理念。真要說有差別,就是基督教有個造物主,佛教是強調因緣果報。」

 

顏博文解釋,「佛教認為經過修行,人人可以成佛,基督教是透過上帝才可以得永生。」「佛,就是渡己渡人以後達到完全開悟的境界,這對學科學的人來講是可以接受的,因為你自己可以決定。」

 

進入聯電後,顏博文從工程師做起,繁重的工作壓得人喘不過氣。於是,他20多歲就開始打坐,曾跟隨一位師父學習。「他教你concentrate(專心)到某個焦點上,比較不會去想有的沒的。」

 

每天打坐30分鐘,讓壓力有了出口,多年下來,顏博文對打坐愈來愈有心得,「你會感覺到有『氣』從脊椎一節一節上來。」氣通了,疲勞、肩頸痠痛隨之舒緩,讓他獲益良多。

 

打坐與宗教有些連結,他開始接觸佛教相關書籍與經典,像是《心經》、《金剛經》等,慢慢發現「宗教有它的道理,裡面講的話是可以驗證的。」他逐漸轉為佛教信仰,40歲不到就與太太一起吃素。

 

接任基金會執行長,導入企業管理思維

 

2005年,顏博文被聯電外派至新加坡,妻子同行。想當義工的太太加入當地慈濟,顏博文從她口中聽聞不少助人故事,深受感動。返台後,他2010年成為授證的慈濟人,並於2016年擔任慈濟慈善基金會董事、2017年接任執行長,以企業管理的角度重整組織。

 

從企業跨入宗教性慈善團體,「重視獲利」的價值觀急轉彎成「追求個人成長」,「法理情」的嚴謹首次撞上「情理法」的柔軟,大企業行之有年的權責分工、績效考核在這裡也得重新建立與溝通。3年來,顏博文的每一天都是挑戰。

 

時代快速變遷,法律制度、資訊傳播、社會文化等大環境變化劇烈,成立逾半世紀的慈善團體如何在社會變遷下調整經營管理模式、與社會大眾有效對話,甚至做好危機處理,都是大學問。

 

「尤其法令上面,政府有一定的要求,不管是資訊透明、財務報表,甚至對董事會的規定等等,都是這幾年才有的,你就要來宣導,內部要做稽核,還有外稽等等。」顏博文說,他現在每天4點起床、7點開會,整日行程滿檔,沒有假日。

 

 

中年通透人生無常,坦然面對父親逝世

 

工作繁忙,回高雄老家探視雙親的時間也不多。高齡90多歲父親今年初離開,顏博文不諱言心裡有些遺憾,但沒有撕心裂肺的傷悲,因他早已通透人生無常

 

猶如四季輪轉、花開花落,日復一日,世間所有事物都是變動的,沒有恆久的存在;生命如此,幸福與快樂也是一樣。

 

「有一天我們都要走,你擁有的東西都是短暫的。」顏博文認為,世俗的快樂來自於感官,本不會長久,「即使我在一家公司當到執行長,但我把這個快樂程度調低。」「你如果愈執著於當下,等到過去之後你愈捨不得,帶來的痛苦是相對的。」

 

正如佛法所言,諸行無常、諸法無我,「真正的快樂幸福來自於,你體會到這個道理的時候,所得到的法喜,這會讓你成長。」

 

明白生命的本質即是無常,透過日常生活不斷實踐,當親人逝去、啟程往下一個階段時,「你能夠用平淡的、開放的心胸面對,痛苦跟難過的程度不會那麼大、時間不會那麼長。」生死輪迴,無死無生,顏博文很坦然。

 

迎接空巢不焦慮,用祝福的心取代擔憂

 

人生,時時刻刻都是修行。送走父母是一道必須跨過的檻,放手子女何嘗不是另一項功課。「小孩子長大離開了、父母親往生了,真的是一個空巢。」

 

顏博文的獨生女兒高中遠赴英國求學,直到研究所畢業才回到台灣,長達10年不在家。談起寶貝女兒,顏博文笑得開懷,又特別靦腆。2012年珊迪颶風(Hurricane Sandy)重創紐約,想起女兒當時正在紐約大學唸書,隻身一人,他仍心疼不已。「也曾經生病,你也沒辦法照顧她。」

 

不過,他想告訴同樣身在空巢期的父母:

 

「一直擔心小孩,你不如祝福他。你替他們擔心,其實是傳遞你憂慮的波給他們。我相信、科學上也有驗證,你如果一直想這個人很糟,那真的會不好。」

 

「所以,你不如用祝福的角度,相信他們可以克服困難,正向替他們思考。你自己要把心打開,不要把自己鎖起來。」

 

研讀佛學多年,他特別喜歡《金剛經》說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不執著在「我」。他坦率地說,自己也常常做不到,但盡量朝這個方向努力。

 

採訪當天,午後窗外的鳥語婉轉,傍晚旋即成了雨聲淅瀝。大自然無時無刻變幻莫測,眾生皆然。無常,其實就是日常。若能為心留下一方寧靜,映照天光雲影、觀照娑婆世界,修行路上,即是幸福。

 

註:天主教為基督宗教教派之一,又稱「舊教」,與稱作「新教」的基督教素有淵源。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放手之後,感情更好!空巢期前先明白,孩子最親密的人不見得是你

撰文 :郭葉珍 日期:2020年05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既然我媽媽不會認可或評論我,我做任何事就不是因為她認不認可了,也就是 「外面沒有人,只有我自己」。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對自己負責,不是要討好媽媽。

週六固定在媽媽家有家族聚會,一週才見面三小時,每個人都搶話講,一屋子的人聲鼎沸。

 

聚會結束開車回家,女兒在車上和我談到一些很深層的哲學議題,一直談到半夜兩點多。

 

女兒說:「誒,這樣的談話好滿足。」

 

我說:「我們天天住在一個屋簷下,隨時都可以講,不一定要到週六才跟大家搶話講啊。」

 

女兒說:「我得學會不跟你講。」

 

女兒跟我講過很多次她得學會不跟我講,這一點我完全不理解。

 

別人得花錢跟我談話,妳不用花錢,等於是在家裡自備一個心理諮商師,何不隨時利用呢?

 

女兒繼續說:「如果我碰到什麼事情,總是得找妳傾聽與釐清,那我和我自己之間永遠都無法形成一個自己支持自己,自己陪伴自己釐清事情的關係了。」

 

有趣的是,因為下午接受的一場訪問,這次我真的聽懂了。

 

我跟女兒說:「下午我接受了一個訪問,訪問者問我說,我媽媽對我的意義是什麼,我媽媽說了什麼話影響我。」

 

我說,在我的印象中,我媽媽從來不對我說什麼。

 

五專的時候,同學騎車載我,我沒戴安全帽,摔車後腦著地,昏迷沒有意識了一陣子,我不記得我媽媽有唸過我什麼。

 

我夜歸兩三點才回家,他也只是等我回到家,告訴我,我沒有回家他睡不著就進房間睡覺了。

 

我後來會帶安全帽、不超過11點回家,是為了不要再讓媽媽擔心,而不是因為她唸了我什麼。

 

拿到博士,我也不記得我媽媽有說過我好棒。

 

無論發生任何的事情,不管好壞,我媽媽都不會認可或評論,除非我問她。

 

既然我媽媽不會認可或評論我,我做任何事就不是因為她認不認可了,也就是 「外面沒有人,只有我自己」。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對自己負責,不是要討好媽媽。

 

除此之外,即使碰到事情,她也不會給我意見,練就我一身問題解決能力,習慣面對自己,和自己釐清,和自己形成一個自己和自己和好,自己支持自己的關係

 

你看剛剛,我們全家人搶話講,但是我媽媽就是靜靜的坐著看大家講。

 

對我而言,我媽媽的存在就像空氣,單純的用她的存在來支持我,然而要活成什麼樣子,那就得靠我自己透過體驗、遇到問題和自己商量、解決問題來定義自己。

 

啊,我終於懂得妳說妳要約束自己,不讓自己隨時找我談的原因了。

 

如果你一直和我的關係很好,你就沒有辦法和自己的關係很緊密。

 

好。我願意退出我、你、你和你自己之間的三角關係,如空氣般的存在,讓你和你自己在一起了。」

 

所有的事情,包括支持,都如刀之兩刃。

 

少了,活不下去,多了,剝奪了對方長力量的權利。

 

為人家長,永遠都需要靜心的衡量孩子當下的狀況。

 

該給的時候,放下自己,無條件的支持。

 

譬如,孩子玩電動的時候,放下自己對於孩子未來的夢想與期待,透過探問來引導與支持孩子思考我:對自己未來的期待是什麼?我要繼續這樣打電動下去嗎?除此之外,也可以在孩子表達克制的困難時詢問他:我可以用什麼方法幫助你克制自己的慾望呢?

 

該收手的時候,別任性的跟著慣性走,支持太多會害了他。

 

這樣,孩子才能夠真正達到「外面沒有人,只有你自己」,對自己負責,發展解決問題的能力,與自己有親密的關係。

 

(本文獲「郭葉珍」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只更年期,子女離家後更要面對「空巢期」 50歲後這樣護巢,心不再空虛

撰文 :華人健康網 日期:2020年04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隨著孩子成人,相信做父母的多半是既欣慰又感慨。欣慰的是,這麼辛苦拉拔孩子終於長大了;感慨的是,歲月不饒人,過去黏人的孩子已不再需要自己的時刻關心。更重要的是,隨著孩子的獨立、離巢,自己似乎也失去了生活重心。面對這樣的情況,到底該如何是好呢?且聽精神科醫師怎麼說!

不只更年期 兒女離家後,爸媽更要面對家庭「空巢期」

 

台中美德醫院精神科醫療部主任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精神科兼任醫師劉又銘表示,其實上述的現象就是典型的「空巢期」。

 

什麼是「空巢期」呢?劉又銘醫師解釋,其實人的一生,除了從出生、嬰兒、學齡期、青春期,到成年、中年、老年,有不同的階段與分期外,一個家庭也同樣有其生命分期。

 

而「空巢期」這個階段,其就如字面上的意思般,指的是雛鳥在成長為成鳥後,飛離原先巢穴、獨立生活的情形。換言之,也就是家庭中年輕的兒女成員,已社會化即將邁向成熟個體的階段。

 

譬如,長久在外求學、工作,或是即將結婚再組新家庭,都會某程度地脫離原生家庭,使家中只剩下父母輩的成員。

 

以台灣現狀來說,一般多發生於家庭父母成員45~55歲,也就是一個家庭成長20年左右時,而此時,又碰巧是人體步入更年期的階段,在身心靈的雙重影響下,自然容易因短時間內不適應,而產生負面、焦慮情緒。

 

「空巢期」階段爸媽易憂鬱?4大生活變化是關鍵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在一個家庭正式邁入「空巢期」前,多數家長在孩子的長大過程中,便會逐漸體認到孩子的成長,進而改變自己的身心狀態、調整生活重心。

 

但如果家長自身沒有這樣的體會、認知,在面對空巢期的到來時,便容易出現適應上的障礙。尤其是,下列4大變化,更容易讓爸媽感到難以承受。若未有效排解、轉換心態,便有可使之出現焦慮、失眠、憂鬱等不適症狀:

 

變化1/自我實現的醒悟:

 

有不少父母會把孩子當作自己的延伸,而將過去未完成期望寄託在孩子身上。(例如,爸爸沒有念大學,孩子你要爭氣。或是孩子我這一生的榮耀就只有你,我這輩子都靠你了)

 

 

事實上,孩子也是獨立於自己的個體。於是,當孩子開始展現自我意志,或是礙於現實因素必須離家。此時,抱持這類想法的家長,所產生的失落感與衝擊感往往相當可怕,就好比自己的身體一部分不見了,進而感到憂鬱、情緒低落,並產生不安感。

 

變化2/現實距離的增加:

 

聚少離多,遠距離要維繫感情並不是容易的事。

 

尤其,孩子正要面臨成熟、轉大人的任務,有許多社會化、個體化過程會佔據孩子的注意力,使孩子此時的重心轉移可能到了朋友、工作、情感上面。於是在原先家庭成員間的凝聚力與聯繫的重要性排位,便可能因此下降,而此情況往往也會讓父母感到孤單和寂寞。

 

變化3/互動方式的調整:

 

從父母對子女的互動關係,逐漸轉為成人對成人的互動關係。如果,家長過去的教養方式,習慣總是為孩子操心,要念,要管,或者是要求孩子一定要聽自己的話。

 

一旦孩子開始頂嘴、反駁,這時候不管是心理上距離,或是現實上距離的拉大,往往也會讓父母親感到無力、焦慮。

 

變化4/人生中老年的轉變:

 

所謂中年危機,人生的認同感與價值觀,在此時容易受到挑戰,若是沒有之前不斷地更新或是再確認,容易突然感到錯誤、後悔,或是空虛。

 

再加上,身體機能開始有走下坡的訊號,舉凡,皮膚變皺、體力變弱、視力變差等,自然容易加深焦慮感的浮現。

 

女兒在外住宿、和妻子缺少互動 6旬男飽受憂鬱情緒糾纏

 

劉又銘醫師提到,近來臨床門診就碰到1名60多歲,擔任貿易公司業務經理的男性。

 

近期,頻出現睡不著、易怒、吃飯沒胃口等症狀,且家人更發現,其甚至有不自覺喃喃自語、痛哭的情形,但每當人關心時,又選擇低落不語,於是在家人建議下,前來就醫。

 

其實,綜觀上述症狀可發現,這位爸爸已明顯有憂鬱的問題。在經過詳細看診、詢問後,才明白導致其近來情緒劇烈變化的原因,來自於家庭生活形式的轉變。

 

由於女兒唸書在外住宿,平常可以多說話的對象不見了;而太太平時忙著自己的興趣,較少跟先生談心,也沒有太多一起活動的機會。

 

再加上,先生自己長期忙於工作,平時沒有時間發掘自身興趣,突然覺得自己每天生活庸庸碌碌、十分空虛。

 

且長期工作累積下的疲勞不適與更年期帶來的身體退化症狀,也在近期接連湧現,使他自覺體能走下坡,腰背、頸部每天痠疼不已,於是思想越來越負面。由此可知,當更年期碰上空巢期,對不少人來說,確實相當不易調適。

 

改善空巢期問題怎麼做?精神科分析給你聽

 

改善空巢期問題,又該怎麼做才對呢?劉又銘醫師指出,站在精神科醫師角度來看,其實空巢期帶來的衝擊、心靈空虛感,主要多來自於:認同感的失落;現實生活改變的適應不良;感情連繫的缺乏,以及身體改變所帶來的焦慮感。

 

而每個人、每個家庭,也都會有各自不同的故事,因此想要有效治療、改善,仍應先了解每個人的生命脈絡,以從中重新調適。

 

如果是認同感失落,需要為自己的生活價值重新設定;為家庭忙碌的人,可以適時增加對自己人生的規畫。

 

譬如,年輕時想完成卻一直放著的夢想(旅遊、嗜好、想學的東西等等);而過去忙著自己生活或工作,現在才發現孩子居然大了的父母,則可以好好轉變一下,試著撥出一些時間,讓自己有和家人相處的時光。

 

事實上,隨著社會結構的改變,以及3C產品的盛行,現代人家庭成員聚少離多的比例也大幅增加,因此更容易有感情聯繫缺乏的問題。

 

所以親子間如何維持彼此生活的聯繫非常重要!而這一定要有一方先做,建議父母親是比較能夠有高度去調整,來讓孩子明白,這個家永遠為他們存在著,而這個家也永遠需要孩子的關心。

 

但如果不是缺少聯繫、共處機會,而是過去已習慣過於關心、管理孩子的父母,這時候可能要想一想,孩子已經不是孩子而已,同時也是個成人了。應該適度學習把孩子當作和自己一樣的大人來對待,並思考情感連繫的需要方式為何,而非一昧的上對下發號施令。

 

擔心空巢期適應不良?提前「護巢」,有助適應、做好心理準備

 

除了上面提到的各方面改變的準備外,在空巢期的開始前(如果能夠有警覺到的父母),還可以做的調適便是「護巢」!劉又銘醫師解釋,護巢就是要守護家園,可以抵抗一些空巢期帶來的不安感及動盪感。而守護家園,除了房子外,也包括住在裡面的人。

 

人的部分:

 

對於即將要離巢的孩子,離巢前父母就可以開始和孩子溝通離巢的準備。包括聯繫方式、生活作息、孩子何時返巢(家)等;而留在巢裡的爸媽,則更要增加彼此的溝通與合作、學習互相支持,互相同理,自然有助於減少孩子離家後,被留下來的孤獨感覺。

 

房子的部分:

 

除了空間擺設,也還有生活作息的意涵,留在巢裡的父母,不妨正面迎接空巢到來的改變。適時的調整家中環境,依照留在巢中的自己的需要,加以布置、調整、更改擺設,為自己家中帶來新的改變氣象,也可以減少一種「人去樓空」的印象感。

 

醫師小叮嚀

 

最後,劉又銘醫師也提醒,雖然面對空巢期,首要關鍵就在於適應改變。但接受改變卻是一個看似簡單卻又難以捉摸的過程。因此,建議民眾不妨可試著學習上述方法來主動改變,這會比起被動接受改變來得容易。

 

尤其是,有另一半者,不妨可找個新活動一起做,重新再一起建構一套新的生活方式吧!如果,真的只有自己一個人,那除了找出自身喜歡的事物以外,更建議走出家門多和其他人互動。

 

最重要的是,面對並接受空巢期的存在。就如同生命的起承轉合,人從出生到壯年,老年到遲暮,各自有各自的美麗與哀愁,家庭的生命周期也是如此。若能學會接受、珍惜當下,更有助看到事物的美好;事實上家庭正是因為有了別離,所以相聚才會更讓人喜悅。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上班才是解脫!在育兒與工作間蠟燭兩頭燒,想保有自我,學會「專心」很重要

心很悶不開心?專家:游泳具備冥想和療癒特質,能克服哀傷、感受更多寧靜感

你是真餓,還是情緒性飢餓?別搞不清楚被這2種感覺欺騙了!

 

(本文獲「華人健康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沒了媽媽、太太的角色之後,我是誰?空巢期2招找回自我,快樂享受第二人生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20年01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去年,當時尚在高中就讀的女兒拿《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書推薦我看。一口氣讀完之後,忍不住對她說:「這簡直就是我以前的日記本啊!被寫走了。」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82年生的金智英》書寫韓國社會重男輕女,女人在被要求以家庭、以他人為重下的環境下成長過程的點滴。據說,在韓國這本書引起熱烈爭議,女藝人公開表示讀過此書,即成為網路公審與攻擊對象。

 

此書情節描述平淡樸實,並未刻意煽動煽情,引發韓國性別歧視議題的後座力,以及網路所展現露骨的仇女言論,著實令人驚訝。

 

日前到東京旅遊時,看到《82年生的金智英》在書店陳列的宣傳上,強調此書在台灣受到歡迎。對照韓國年輕人的反應,深感台灣這麼多年性別平權的努力,是有一些成效。

 

結婚後,妳只是某某媽媽、某太太嗎?

 

讓我更進一步關心的是,1980年出生的嬰兒迄今已是年過40的中年人了,這些在父權威權下成長的女人們,現在過得如何?

 

在父權體制下,要求絕對的服膺權威,女人被要求以奉獻為美,以溫良為傲,被期許要當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媳婦、好媽媽。而所謂的「好」強調的是付出,是配合,有時是犧牲。

 

所以,步入婚姻之後,許多女人都是為了子女、老公、家庭而活,習慣的身分是XX媽媽、X太太。

 

付出、犧牲、奉獻是些社會對女人稱許的評價,也強化了女人的被需要感。

 

沒有孩子、老公之後,我到底是誰?

 

但是,當子女長大離家,當母親、太太的角色降低甚至消失之後,一開始可能有鬆一口氣的解脫感,但隨之而來的是沒有照顧對象、沒有被依賴的人,突然不知道要做什麼,還要面對「角色」被剝奪之後的失落感。

 

在一次空巢小聚的私人活動裡,幾位女士坦露自己失去角色的感受。說時,或是語露委屈或是神情微怒,更多是無奈。這種複雜的心情,是同路人才能懂的幽微苦楚。

 

簡單摘要幾句:

 

「覺得自己愈來愈沒用。」

 

「根本沒有人在乎我。」

 

「女兒要我愛自己,不要管別人。但什麼是愛自己?」

 

「媳婦要我兒子勸我這老媽,人要培養自己興趣、要懂得為自己而活。顧家就是我的生活,有錯嗎?說得好像我賴著他們一樣。」

 

「如果沒有我做得半死,一家子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總結來說,大家意識到:

 

過去,被要求要犧牲自己的需求,以成就家庭社稷。

 

現在,「無法做自己」被當成無能與累贅。

 

所幸,大家也意識到應該要思考的是人生過半,接下來呢?

 

女人空巢期後,2個方法把自己找回來!

 

女人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如何把自己找回來?怎麼做,才能找回發自內心、真正的快樂?

 

就像找東西一樣,我們會先把遮蔽物拿掉才找得到東西,「找自己」和找東西的原理一樣,先把障礙物拿掉,就會容易許多。

 

我觀察阻擋女人感受自在的兩大障礙物,一是討好,二是批評與抱怨。

 

當我們忙著討好,忙著抱怨,就無法有餘裕看到自己。新的一年開始,建議可以將這兩個動作當成為自己生命花園除雜草。

 

1. 停止討好

 

家族治療薩提爾模式中有一個方法,是將人的溝通類型姿態,用肢體的動作表達出來,其中「討好」的姿態是單膝高跪,雙手前伸向上,仰頭望向對方,身體姿態有如在向對方乞憐。

 

總是想要討周邊的人歡心,總是要求自己要當好人,但多半時候別人不一定領情。

 

花5分鐘的時間練習,感受身體維持在討好的姿態裡有多不舒服。當人在討好時,心理上的不舒服就是如此難受,只是常被忽略。

 

一昧討好,委屈了自己,被對待的人其實也無法悅納。

 

不要壓抑自己真實的想法,直接表達出來,一開始自己會不太習慣,身邊的人甚至會錯愕,覺得妳變了。但這就是讓自己不再委屈討好的第一步,以心理姿態來說,就是不再跪著求回應,而是站起身來,和對方平等相待。

 

試試看,妳會發現不刻意討好別人,反而讓彼此都舒服。

 

2. 停止抱怨

 

抱怨是有毒物質,先毒到的是自己。研究顯示,人在抱怨時會激發壓力賀爾蒙,造成身體的負面反應,影響到免疫系統,危害身體健康。

 

但麻煩的是,抱怨時我們會認為自己只是在說事實,並不會認為自己在抱怨。所以,要如何停止抱怨呢?

 

我自己運用的方法是,開口前先自問「這樣說對誰有好處?」說話或處事,最高之處是利己利人,如果不利己又不利人,還執意要說那就是蠢,如果利己但不利人,則要衡量後果,不利己但利人,則要評估代價。

 

當能做到不討好,不抱怨時,「我就是我」的輪廓會更清晰,不用等人來愛,給自己的關心夠用,足矣。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進入空巢期,「老同學」很重要!懂得生命無常之後,是相聚的最好時刻

撰文 :李偉文的幸福存摺 日期:2018年02月13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十多年來,一直都有機會在通過國家考試,即將正式擔任公務員之前的受訓期班裡講課。我總會在上完課後提醒這些眼睛猶會發亮的學員,要珍惜一起受訓、一起準備考試的同學。

因為在人生裡,我們會認識許多朋友,工作上也會不斷有新同事,但是同學只會愈來愈少,人數只會逐漸凋零,所以「同學」這種關係是很難得的。

的確,這些年來,幾乎被所有已屆兒女離家的空巢期父母,或者即將退休、已經退休的樂齡族,共同列為重要待辦事項的,就是參加同學會。

 

這股風潮,也儼然形成一門獨特的全民懷舊幸福學,同時也造就了新的商機,新的產業。

 

代辦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起,只要交出畢業紀念冊或同學名單就可以,代辦公司將尋人、訂餐廳、活動主持、製作紀念影片以及紀念品,全部一手包辦。

 

童年玩伴最純真,找老友取暖無壓力

 

有人分析這股風潮,一方面是戰後嬰兒潮世代漸漸淡出職場後,發現友伴的重要。

 

雖然這群歷經滄桑的中、老年人,在工作中已經認識了許多人,但是那些人難免摻雜了許多利害關係。但是童年玩伴、學校同學都是在最純真時相識,一起成長,擁有許多共同的回憶

 

更重要的是,在老師同學面前,彼此可以放下在職場上戴著的面具,相聚時像是被年少的靈魂附身,集體催眠般,進入時光隧道,重回青春歲月。

 

在同學會的場合,一個道貌岸然的大老闆也許被老同學拍著肚子說:「瘦皮猴你怎麼變胖了?」或者一個威嚴的大學教授被拍打著頭說:「大頭,最近還好嗎?」

 

是的,小學中學畢業典禮一別也許三、四十年,甚至五、六十年,大伙像是那各自下山打天下的同門師兄弟,即使有人已經練成各門各派的掌門人,但是在老同學眼中,看到的還是彼此的原形。

 

有人說,這些年舉辦同學會之所以能這麼興盛,必須歸功於臉書等社群網站強大的尋人功能,再加上近年世界局勢紛擾,在變動不安中也容易激起懷舊之情,難免想找沒有利害關係的老同學互相取暖,也宣洩一下職場上的壓力。

 

拼湊往事記憶,架構自我識別

 

如果以更積極的角度來看,與老同學相聚回憶往事,或許可以在人生拼圖中補回失去的一塊。

 

很多過往的記憶是自己想不起來的,只有透過在老同學你一言我一語的笑鬧聲中,觸動我們原以為想不起來或不願意去想的往事。

 

因此,心理學家曾經形容同學會是:「自傳模式」的場合,跟家庭聚會或寫自傳一樣,提供一個平台,讓我們得以架構自我識別。

 

換句話說,這些老同學一方面見證了彼此的過去,但是也彷彿是一面鏡子,迫使我們凝視當下,而我們在邁向未來時,其實也是在奔回過去,只有重新梳理過去,才能清清朗朗的往前走。

 

懷念師長教誨,展現努力成果

 

另外,遇到過去照顧過我們的師長,也是生命中的一種安慰。誠如台大外文系教授,寫了自傳巨著《巨流河》的齊邦媛老師,她曾經說過:「故鄉可以是一片土地,但應該是那一群人,那些在你年少時愛過你,對你有所期待的人。」

 

就像成語「錦衣夜行」完成版,錦衣歸故鄉,錦衣是穿給這些人看的,這並不是炫耀,而是真誠的展示。

 

還鄉是為了重新面對他們,向他們證明,你已經努力去達成他們為你所設的目標,實現他們在你年少時就為你描繪出的美夢,能夠重遇這些年少時愛過你、對你有所期待的人,是被上天賜福的,是擁有青春原鄉的幸運者。

 

齊老師說得真好,但是,若我們年少時的成長經驗不是那麼美好呢?或者勇於面對,也是生命另外一種完成與圓滿。

 

是的,浮雲悠悠,人生不見得是公平的,對此,也只有釋懷。

 

退休人生觀豁達,是同學會最佳時機

 

不過,雖然我知道開同學會有這麼多好處,但是老實說,至今我還沒有參加過同學會,雖然我從中學到大學,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當班長或班代表。

 

其實也沒什麼原因,大概就是太忙,也少用網路。

 

而且,我認為畢業十年、二十年的同學會,大伙還在職場,或許會互相比較。

 

只有畢業四十年以上,大家都從職場上退休,孩子也成家立業,一方面沒什麼好比較,另一方面也歷經人世滄桑,體會生命無常,人生觀會比較豁達,也更能珍惜彼此的緣分時,或許才是相聚最好的時刻吧!

 

是的,從明年起,我就會開始參加同學會,主辦同學會,並且提醒自己,老同學、老朋友,見一次是一次,次次都要珍惜,都要感恩!

 

讓我們空下時間,與老同學訂下約會,然後以一種美麗的心情赴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