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後抓著青春心態逆襲人生!陳文茜:願我離開時不是一片黑暗,是閃閃發亮的星斗

撰文 :陳文茜 日期:2020年07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文茜臉書粉專
  • A
  • A
  • A

疾病,是我一生的朋友。

死亡,是我熟悉的路人,我和它擦肩而過已太多次。

 

我不會奢望自己還有「十年」歲月,我的目送,是對自己生命旅程最後的目送。

 

我想的不是如何布展我的喪禮,那已經與我無關。

 

我明白歲月不斷加添我的疾病,過去我一次又一次從鬼門關前溜了。但總有一天,我會被它抓住,我不會一直那麼幸運。

 

所有童話的結尾處,都布設了謎語。有的殘酷,有的令人迷醉。我自二○一三年起,年年住院,年年動大刀,康復愈來愈慢。

 

我剩餘的人生,正如童話故事中的兩種結局。

 

一個知道自己老了,修鍊靈魂,靜心等待死亡。

 

另一個態度:我離插管、敗血、尿袋、昏迷的狀態還有很長的路,還很遠。

 

是的,我年長了,老了,大病了,但我仍可以抓著一定的青春心態,逆襲人生。

 

至少最後一夜前,我要活得如飛舞彩蝶,絕不哭倒在露濕台階。

 

我本不是石塊,何必隨著時光沉落。

 

小嫻,妳曾閱讀德裔美籍作家塞繆爾‧厄爾曼(Samuel Ullman)七十多年前寫了一篇只有四百多字的短文〈青春〉(Youth)嗎?

 

它首次發表立即引起轟動,讀者們把它抄下來當座右銘收藏,喊著「老兵不死」的麥克阿瑟將軍在指揮太平洋戰爭期間,辦公桌上也始終擺著〈青春〉影本的鏡框。其中一段:

 

青春,並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時光,也並非粉頰紅唇和體魄矯健。

 

它是心靈的一種狀態,是頭腦的一個意念,是理性思維的創造潛力,是情感的勃勃朝氣,是人生春色深處的一縷東風。

 

青春,意味著甘願放棄舒適去闖蕩生活,意味著超越羞澀、超越怯懦的膽識與氣質。

 

所以六十歲的男人可能比二十歲的小夥子,更擁有這種膽識與氣質。沒有人僅僅因為時光的流逝,而變得衰老

 

人只是隨著理想的毀滅,才出現了老人。

 

歲月可以在皮膚上留下皺紋,卻無法為靈魂刻上一絲痕跡。憂慮、恐懼、缺乏自信,才使人佝僂於時間的塵埃中。

 

無論是六十歲還是十六歲,每個人都可以被未來所吸引,都可以對人生路途中的歡樂,懷著孩子般無窮無盡的渴望,奔跑。

 

我喜歡這段話,因為它一語道破了組成「老」這個字的充分條件。它不是表面的年齡,它是對渴望勇敢地追求,對恐懼一腳踢開的魄力,它是回到孩子般的純真,並且具備膽識地與時光同行。

 

既然我已看見生命之波最後的幾片玫瑰花瓣,我想告訴過往飛逝的年華:去吧!不斷地去吧!抱歉,我從此不再理你。過往,只是記憶。不是滄桑,不是傷痕,更非衰老!

 

我在心頭種了一朵青春的鮮花,誰也別想摘掉!

 

我不會否認歲月有灰燼,但我的靈魂還有火焰!

 

我不會無視歲月殘痕,但我的心仍有等待!

 

當我病了,老了,人世間所有的聚散離合難免會有一點感傷。它帶著一點滄涼,帶著一絲柔情,也帶著年輕時候不能明白的急切。就這樣嗎?我將帶著這些遺憾,筆直、冷靜、無聊地走向死亡嗎?

 

親愛的小嫻,大病一年之後,領了什麼「重大傷病證明卡」,我更不願被感傷淹沒,不願向歲月折服。

 

我告訴自己去愛吧,像沒有明天的去愛。

 

去告白吧,丟掉渾身練就的武裝尊嚴,去告白吧。

 

因為我的明年、我的後年……可能再也沒有機會這樣做。

 

它當然可能毫無結局,但誰又要結局呢?

 

因為人生真正的結局是死亡,是告別。

 

在告別之前,塵世中,找一個人,或找幾個知心朋友相依相伴,終究是幸福的。

 

小嫻,這是你的一段話:夢,很遠沒關係,仰望夢想也是幸福。

 

我仰望滿天星斗,那裡有已經死亡的星球,它們是千年前捎來的問候,閃爍著,欲語還休。

 

那裡還有今夜剛剛升起的明月,柔情眷戀大地,也眷顧大地之上無以計數的我們。

 

只要抬頭仰望,月娘始終相伴。即使黑烏烏的雲朶遮住了她,我們也知道她永遠都在。李白的詩,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

 

當我病了,老了,我比四十、 五十歲的我更相信青春。把哀嘆憂愁,留給不知生命時時刻刻逝去的中年人吧。

 

當我病了,老了,我想在心裡保留一個地方,獨自呆在那兒,讓我可以在那裡愛,即便不知道愛什麼,不知道愛誰,也不知道怎麼愛,愛多久。

 

但我要學莒哈絲(Marguerite Duras),而且唱著I Am Every Woman,我是每一個不同年齡女人的組合。我的心中永遠保留一個等待的地方,別人知不知道,領不領情,無所謂。至少我不是未死之前,已成僵屍,筆直地走向死亡的女人。

 

我仍要等待愛,不是為了愛誰。因為我等的是它:愛,而不是一個特定的人。

 

我不會虛度最後的年華,我的生命已經褪色,生命很快地就會拋棄我。不需要我自己多添柴火,加速它的燃燒滅亡。

 

在我成為灰燼之前,我將擁抱一切,如擁抱滿天星斗。

 

 

願我走的時候,往事如星空,心也如星空。

 

最後我看到的光,不是一片黑暗,而是閃閃發亮的星斗。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終於,還是愛了》,有鹿文化出版,陳文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看盡生死離別,更懂得活在當下!加護病房醫師陳志金:生命要浪費在美好事情上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7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 A
  • A
  • A

「小時候家裡貧窮,突然面對母親的死亡,覺得是老天爺的不公平,可是當我做了加護病房的醫師,我覺得老天爺其實很公平,死亡也會去敲富人的門,前一刻還好好的,後一刻就遭逢噩耗。」

奇美醫院加護病房主治醫師的陳志金,在加護病房工作已有18年經歷,也曾是在第一線對抗SARS的醫師。這些經歷,讓他對人生有了不一樣的體悟,也從年輕時不畏人言的大砲、讓護士們紛紛走避的「重機」,到人人稱讚、建立正向影響力的「暖醫」。

 

陳志金是馬來西亞華僑,17歲就送走了心臟衰竭的母親。回憶當年媽媽為了一次瓣膜置換手術,足足等了兩年,卻在開刀前一天過世,讓他無限哀痛。

 

幼時的經歷與多年醫療工作的歷練,現在的他,更懂得珍惜。「人生無常,在加護病房經常都能看見,這一刻還好好跟你說話,下一刻就突然走了;我想,也會發生在我身上,這會讓人想去做些什麼,我真正活在當下的方式,就是把握每一刻,去愛我的家人。」

 

不願輕鬆地走,寧可得癌症,多陪伴心愛家人

 

「年輕時我對生死有恐懼,但面對過的無常太多了,現在隨時都可以面對生死,不管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死亡;最重要的是,人生不要遺憾。」

 

「我曾經有想過最好的離開方式,就是睡夢中毫無痛苦的離開,可是有了家庭、小孩出生以後,我改變想法了,我不想要在睡夢中或意外走。」

 

「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有更長的時間可以告別,讓家人慢慢接受我的離開,得久一點的癌症也好。沒有道謝、道愛、道歉、道別,這對家人太殘忍。」

 

一位丈夫與父親的愛:願獨自思念、留下回憶

 

「我希望太太比我先走,我來面對就好;而不是我先走,讓我太太獨自面對。江蕙的《家後》唱的,是我的心聲,『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我會讓你先走,因為我會嘸甘放你為我目屎流』.....。」

 

陳志金說,他不害怕死亡,因為知道死亡終將來臨,他更懂得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看似繁重的工作,他依然能「享受」其中,這一切都源自於對家人的愛。

 

「以前孩子還小時,我會想要錄音、錄影,萬一爸爸抗SARS或意外離開時,我可以留下這些給他看。」

 

「現在我的孩子比較大了,在媒體寫的文章、還有訪談、錄影、出書等等,都會是給孩子的回憶,哪一天我走了,留下了很多的照片影音,足夠讓他緬懷──他老爸是怎樣的人。」

 

家屬一句「沒醫德」,熱血醫師學會換位思考

 

「有許多人說我的體內住著一個細膩的女人。」他笑著說。

 

因為他總能看到別人行為背後的情緒,再予以同理與紓解,不只體貼家人,也能讓醫病之間「有愛無礙」。做到這樣的境界,他說,是學習來的。他覺得現在有三個形容詞代表自己:正義、溫暖,還有「幽默」!

 

「我以前很機車,覺得自己很好,說話很直接,我是有慘痛的經驗後,才開始改變。」

 

多年前曾有位在加護病房的阿姨,要轉進原本的普通病房,但家屬懷疑自己的媽媽是不是當初被隔壁床的病患影響,才這麼嚴重,所以不願轉回原本的病房。

 

「我一時氣盛去調資料,跟她說:『你媽媽還比較可能傳染給對方』。當下,她氣得說,『你沒有醫德!』卻也是這句話,讓我瞬間醒來。我也才意識到,過去的正義感,其實是超級機車,「有好的動機,更要有好的做法。」

 

「重點不是你說了什麼,而是對方聽進了什麼。」

 

陳志金聊到,我們容易照著我們想講的去說,卻不在乎對方想不想聽,這並不是溝通。許多糾紛來自於站在對立面,若要解決問題,就要站在對方的位置;當人的情感被接受了,才有餘裕繼續聽你說話。

 

現在的他,不僅四處倡導醫病溝通,分享設身處地的說話方法,更在網路上被粉絲大讚「暖醫」,與太太的感情也越來越好。

 

凡事替人著想:生命就要浪費在美好事情上

 

凡事設身處地為人著想,陳志金說,「也許是母親對我的影響吧!她總是替人想在前面,無形中也影響了我。」

 

「我臉上有個胎記,很多人都說怎麼不雷射掉。我說我不會改變它的,胎記是我媽媽給我的,這是我跟媽媽之間的連結。」

 

陳志金特別強調,「生命要浪費在美好的事情上,最開心的是跟人互動、寫文章,現在還多了運動啦!快50歲了,跟家人相處更重要,用各種方法幫助別人,也更有成就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走過抗癌之路,學會向女兒、太太道歉 教授韓柏檉:主動「認輸」,才是愛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7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說實在,我們做父母的雖然很愛孩子,但是我們傷害的,更多。」坦然說出這句話的,是以抗癌成功聞名的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暨營養學院教授韓柏檉。

罹癌前,他坦言自己的個性驕傲、不懂得體諒別人,與太太及女兒常發生摩擦。罹癌後,他一點一滴改變自己,尤其是太太後來也罹癌,卻提早一步離開之後,韓柏檉更深刻領悟了「愛」的真諦。

2008年4月,確診肝癌的韓柏檉接受手術,切除一個長達19公分、重達2公斤的巨大肝腫瘤,在腹部留下長長疤痕。幽默的他一邊比劃,一邊調皮地說,「這麼大一個L型的傷口,你看我是不是『身心受創』?」

 

術後,主治醫師為了維持他的生活品質,建議不必化療。「其實就是活不久了,不要折騰了。」

 

一年半後,癌症轉移,癌細胞布滿整個肺,成了「滿天星」;但他不放棄,開始口服標靶藥物、每周住院一次化療,前後共做了25次化療、12次放療,最後接受電腦刀治療,去除肺部殘存的幾顆小腫瘤。

 

「有一次打完化療我跑去日本玩耍,還這麼帥耶!」韓柏檉指著照片,自信地說,「治療期間,我的白血球沒掉過、體重也沒掉過。」2012年9月,肝癌復發,再次開刀切除2公分腫瘤後,他漸漸恢復正常生活,被稱作抗癌奇蹟。

 

深信負面情緒影響健康,他當心靈導師助癌友

 

他強調身心靈平衡的重要,除了推廣吃舒食、喝蔬果汁,也分享疏通經絡、靜坐冥想、溫水泡腳等養生秘訣,吸引大量癌友關注。

 

諮詢的訊息從英國、法國、中國等世界各地湧入,許多病人向他傾訴罹癌的焦慮、抗癌的無助,以及禁錮心靈多年的家庭問題,像是丈夫外遇、婆媳不睦、親子關係觸礁等。

 

「都是發生在家裡面的人際關係,你想想這些影響我們的情緒有多大?每個人心裡都有一些事。」韓柏檉就這樣從養生專家升級為心靈導師,開導網友的同時,彷彿看見以前的自己。

 

曾經,他也為了子女教養、夫妻相處等問題與太太爭執不下,與女兒鬧不愉快,「以前我也是滿負面的。」

 

他提醒,「一個人不高興,一家子都不快樂,如果家人每天冷戰、形同陌路,身體免疫力會好嗎?氣色會好嗎?」

 

他認為,負面情緒往往是疾病的催化劑。

 

放下父親尊嚴向女兒道歉,減輕孩子心理壓力  

 

「以前我也不懂,對女兒也是很嚴格啊!」

 

韓柏檉笑著說,他對孩子做人處事方面的要求較高,常常和大女兒不對盤,「可是每次罵完你也很愧疚,孩子的壓力也很大。怎麼會搞成這樣呢?」

 

「後來這幾年,我都有跟她們道歉。」

 

最終,他選擇放下父親的威嚴及面子,在孩子面前柔軟下來。

 

「父母說過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孩子都會放在心裡,表面上他沒說什麼,但心裡可能是痛苦的。他也知道爸爸媽媽是愛他的,可是這樣的方式,那個愛是彰顯不出來的。」

 

「這些都可能造成孩子心裡的陰影,對身心有什麼影響不一定,我們能做的就是道歉。」

 

「如果孩子接受了,下次他也會願意把他的想法跟你講,關係就會愈來愈融洽、愈來愈柔和、愈來愈軟、愈來愈軟……。」

 

學會給孩子自由空間,晚歸「只要報備就好」

 

三年前,一路陪伴韓柏檉抗癌、悉心照料他的太太張幼香因膽管癌過世,從確診到離開僅一年多。

 

現在,64歲的韓柏檉與兩個女兒同住,父女分擔著過去總是由媽媽操持的家務,三人輪流煮飯,有時女兒還會幫他帶便當。而他,也在道歉之後學會給孩子更多空間,不過度干涉。

 

兩個女兒年紀都來到三字頭,有自己的生活圈,韓柏檉不限制她們晚歸,十一、二點,甚至兩、三點都沒問題,只要事先報備、安全返家就好。「孩子你就是要給他自由空間,把那份愛、那份感覺找回來,家庭才會和諧。」

 

回想起太太還在時,兩人曾為了幾點該回家而意見相左、關係緊張。「現在孩子也有晚回來的情形,我就懂了,如果我唸她們,她們趕時間就會緊張、就容易出事,所以你就讓他很free(自由)就好了。」

 

 

感情世界不干涉、不追問,尊重女兒交友選擇

 

對於女兒們的感情狀態,他適時關心,但不會多問。

 

「我也不太想知道,因為你想知道就是給她壓力,她如果想講就會講,如果不想講表示她覺得不適合。如果你還要一直想孩子跟誰出去,那就沒完沒了!」

 

韓柏檉笑著說,他早就過了對子女事事操煩、胡思亂想的階段,「現在層次不一樣的!」

 

他知道許多父母對成年子女仍有無盡的擔心,但他反問,「你為他好,真的有比較好嗎?擔心都是自己弄出來的,如果女兒早回來我就開心,晚回來我就難過,期待別人來配合我,那不是很累嗎?」

 

不期待別人讓自己高興,是韓柏檉處理人際關係的最大原則─高興、不高興,都不能讓別人來給。

 

坦然面對傷感時刻,對妻子的愛已深藏心底

 

抗癌超過十年,一路走來都是修行。他學會坦然認錯、真心感恩,不只向女兒道歉,也向太太道歉。「認錯以後反而心裡舒坦,很多事情就過去了,也開始懂得反省。」

 

送走太太三年,韓柏檉有時會翻翻和她一起寫的養生書,想起妻子很會做菜,心中無限懷念。不過,現在的他,已經不會長時間沉溺在悲傷當中。

 

「人家問我為什麼能那麼快走出來,因為我知道不能一直沉下去,孩子看了也會難過。但是,沒有沉下去就是不愛了嗎?以前不懂什麼是愛,現在懂了,反而更愛了。」

 

他堅定地說,「如果你會主動認輸,那就是愛。」

 

「有時開車開到一半,也會突然想起來,啊!這個地方帶太太來過,眼淚就掉下來。那就讓它掉下來吧!眼淚擦乾後又去做別的事,情緒來就讓它來吧!走了又繼續過日子。」

 

「把她放在心裡,變成一個記憶。人生就是這樣啊!對不對?」儘管難免有些遺憾,但他對太太那份昇華過的愛,已深深放在心底。愈陳,愈香。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何她總是這麼好命?放寬心吧!4個愈老愈好命的關鍵,讓幸福自然來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20年07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會不會好奇,為什麼有的人就是特別好命?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想先談一談,為什麼有的人明明可以過得還不錯,卻把生活弄得水深火熱,這是怎麼了?

 

「認命」是不想改變的藉口,放寬心就對了

 

雲姐(化名)和先生分居,退休後和女兒住在一起,兒子則在國外工作。雲姐見人就說自己命苦,叨叨唸唸「婆婆薄情、先生無能」、「女兒不貼心」、「兒子孝順但又隔那麼遠」。

 

長串抱怨過後再幽幽補一句結語,「我就是命不好。人啊!就是要認命。」

 

常聽到雲姐這些話,女兒也很委屈。她說:「認命?叫她做什麼她都不要,什麼都不改,只會一直嫌棄。全家只有我理她,認命的人是我吧!」

 

雲姐身邊的親友一開始還會安慰她要放寬心,聽久了就對她退避三舍,這讓她更感到世態炎涼,覺得人退休就沒有利用價值,被大家遺棄。

 

「自我應驗預言」:好命歹命都是自己造成

 

人的生活一定有好好壞壞,雲姐經濟無虞、身體無大礙,但選擇性地只看不如意的部分,有如下定決心要當暗黑「福爾摩斯」般,時時努力找自己不幸的證據。

 

心理學者研究「自我應驗預言」社會心理現象,指出人會不自覺的依著自己所以為的方向來採取行動,最後期望果然應驗。雲姐不停地抱怨趕走身邊人,果然讓預言變成真實,真的把歹命認來了。

 

同樣地,如果我們相信自己是好命的,「自我應驗預言」也會來幫一把。

 

如果進一步觀察,認為自己是幸運的人,日子過得不會太差,尤其晚年過得不錯的,幾乎都懷有這樣的信念。

 

所謂「命好不怕運來磨」,當我們相信自己是好命的,當下的困難就只是一時的挑戰,用樂觀的態度回應,形成自助而後人助,人助而後天助的循環。

 

鋼鐵人馬斯克的媽媽,梅伊‧馬斯克(Maye Musk)以72歲芳齡活躍於模特兒界,被稱讚為活出閃耀的銀色下半場,她說,「別讓年齡拖累你、阻止你前進。」我也很喜歡她受訪時說,「越努力,越幸運」。

 

愈老愈好命的4大關鍵要素,幸福自然來

 

如何可以走老運,讓自己愈老愈好命呢?只要掌握好下列關鍵要素,幸福自然來:

 

一、培養易喜悅的情緒體質

 

1. 停止批評與抱怨

我在「內觀」時體驗到,原來刻意的禁語(不說話、不寫字、不接收訊息),讓人無比的輕鬆,且更能感受到發自內心的滿足。

 

日常也許不容易做到全禁語,但你可以每周選擇一天閉上嘴巴體驗看看,如果這樣還是不容易做到,那就從先從停止批評與抱怨開始,多試幾次你會發現生活開始不一樣。

 

2. 寫下感謝日記

找一個固定時間,寫下值得感謝、讚美、肯定的項目,人、事、時、地、物題材不居。

 

真不知道要寫什麼的時候,就學陳之藩的《謝天》─「無論什麼事,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因為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感謝天罷。」有些朋友會在FB上寫感恩日記,我很感謝他們的分享。

 

3. 多參與活動

人是社會動物,天生有與人連結的需要,參與活動能滋養枯燥的生活,穩定情緒。學習新的事物很棒,把自己已經會的事情幫助他人也很好。現在社群網路很方便,你會的項目例如洋裁、包粽子、寫毛筆字,都很容易找到夥伴一起切磋。

 

4. 讓專業來幫助

  如果憂鬱、憤怒、焦慮等情緒強度讓你感到異常(或是身邊人給你的反應),也許是情緒生病了。不要一個人面對這樣的痛苦,到精神科、身心科、諮商所等求助,讓專業人士來提供協助。

 

二、保養健康的身體

 

1. 不要將焦點放在病痛

年紀增加,身體功能退化是正常的現象,無須要把焦點放在消除病痛上,這樣會愈想愈焦慮,反而對身體健康有礙,尤其如果是慢性病,要學習的是如何與疾病共處。

 

2. 注意「三大好」

要維持健康的身體要注意「吃得好、睡得好、消化好」這三好。吃得好不是大魚大肉,而是要吃身體需要的養分,不重量而重質;用溫水泡澡、泡腳,簡易的放鬆操對循環有幫助,也有助於睡個好覺。

 

年紀變大代謝變差,有排便問題的人也變多,消化與排便反映身體狀況,如果持續便祕不要聽信各種秘方或是自己當鍵盤醫師,因為個別情況差異大,不要輕忽趕快就診,讓醫師診斷治療。

 

3. 多運動

運動對身心都有極大的好處,不用貪多,但不能沒有。單是散散步對於腦部與肢體的活化都有幫助,覺得沮喪,覺得煩躁,動一動就對了。

 

三、和樂的人際關係

 

1. 對伴侶多一點甜心

老夫老妻有時看對方真的很~討~厭,但更多時候是彼此沒有讀懂對方的需求,導致兩人都不開心。下次兩人如有不快,不要急著回應對方,多停留三秒鐘,想想你們到底要什麼,改變會從這三秒開始。

 

2. 對子女少一點操心

父母的操心是下意識對孩子能力的懷疑,父母要放棄「要做很多才能得到愛」的恐懼,尊重子女已經成年,如前面所提到的「自我應驗預言」效應,相信他們有能力自己做好決定,不要干預他們的生活。

 

3. 對親友多一點用心

偶而給對方一通電話,私訊一則問候訊息,讓他們知道你在乎他們。

 

沒有可以用心的對象,隨時經營都不嫌晚。我有一位年長的社區朋友,偶而她會訂購一些農特產也許是幾串葡萄、幾斤的醃梅子分贈送給熟識的鄰居,透過這樣的往來,她說,「最開心的是她自己」。

 

4. 對社會多一點關心

如果對社會有所不滿,那就不要再沉默了,有小孩被虐,有老人沒有飯吃,不要只是批評別人沒有作為。因為我們如果不試著改變這現象,自己也就是那個視而不見的「別人」。路見不平,把手機拿出來通報一下,對社會多一點關心。

 

四、夠用的經濟條件

 

1. 檢視財務狀況

清楚知道自己有多少資源可以動用,這是建立心理安全感的重要動作。拿出計算機算一下,在你希望的生活品質內夠用幾年,生存年齡要估樂觀一點,因為醫療愈來愈發達,長壽也是風險。

 

不要隨意冒險投資,年紀愈大承受風險的程度愈低,懷著夠用就好的心理準備,會讓自己睡不安穩的投資都不要碰。

 

2. 把錢花在自己的身上

栽培子女然後期望他們反哺自己,在現代這是妄想。財務的分配使用要以自己為最優先,行有餘力再給子女;對自己也對別人慷慨一點,你的大方最後受惠的會是自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結婚25年,愛情也不會消失!陳安儀:與另一半無話不談,就是難得的幸福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6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安儀提供
  • A
  • A
  • A

無論再怎麼爭執與摩擦,老公終究還是會求和、求好。「我倆的婚姻,是我先生的功勞。」陳安儀說,隨著年紀增長,兩人似乎磨合得差不多了,可是沒有過去的包容,就沒有今天甜美的果實。

之前有一段時間,「婚內失戀」是熱門的話題,不知輕敲著多少人敏銳的感受;那麼到底有多少人還能「婚內戀愛」呢?成家立業、結婚二、三十載,甚至邁入人生下半場,要怎麼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是傳說?結婚近25年的資深媒體人陳安儀說,「婚後的愛情,是需要『看見』的。」

 

老夫老妻的愛情是...我願意滿足你

 

「年輕的愛情比較激情浪漫,但是隨著家庭的責任加重,愛情在婚姻中,會以不同形式存在;它不是消失了,只是換個方式呈現。在長時間的生活瑣事裡,就算感受不到愛的存在,但靜下心觀察,愛常常會回來。」

 

「不可否認地,我先生對我而講,偶爾會變得毫無吸引力。可是我認為喜歡一個人,跟『自己』比較有關係,你覺得不愛一個人,可能跟自己當下的狀態有關。但當他換了新髮型,或是偶然做了一個小動作,也許我那時也覺得心情輕鬆,我就會又有種愛的感覺。」

 

陳安儀與老公的感情能夠長長久久、愈陳愈香,她笑稱是老公鍥而不捨、功不可沒,只是在經過數十年的磨合後,她自己也改變不少。漸漸步入熟年後,她可以向老公打開所有內心的抽屜,「我與他都改變得很多,能有無話不談的另一半,是很幸福的事。」

 

「我先生有個很棒的優點,我提出的願望,他會盡量滿足我。前些日子的星期五,在宜蘭家的曇花快開了,但假日我們通常會待在台北的家。我想著,如果真等到星期一才回去,曇花應該就謝了吧!我先生便說,『想看就回去看吧!』我們便從台北塞了一個半小時的車回到宜蘭的家中,只因為我想看曇花花開。」

 

「如果說什麼是愛情,這就是了吧!」

 

婚姻裡勇敢做自己,老公與家人更愛你

 

「許多人在婚姻裡遇到的各種問題,我並非從未遇過,而是人生經歷多,我會選擇很快地處理事件,不讓它變成問題。我非常知道我要做什麼,沒有要配合別人,我界線清楚、說到做到,也非常需要有自己的空間。」

 

陳安儀提到自己12歲就在外面獨立求學、生活,在與先生結婚前,曾有段慘烈的愛情經驗,於是她醒悟到,「在關係裡,對方不會因為你的放軟,而有所改變;我學到教訓,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不讓自己受委屈的陳安儀,反而使得老公願意退讓與改變,無論再怎麼爭執與摩擦,老公終究還是會求和、求好。「我倆的婚姻,是我先生的功勞。」陳安儀說,隨著年紀增長,兩人似乎磨合得差不多了,可是沒有過去的包容,就沒有今天甜美的果實。

 

「我先生是很孝順、很重視家庭的人。他與家人間很親密,他對我的父親也很好。我知道我婆婆很黏我老公,如果老公想盡孝道,我就讓他去陪母親。」

 

陳安儀與她的老公,是一人勇敢、一人保守的互補關係,又是追求心靈滿足、圓滿家庭責任的好夥伴,兩人是伴侶,也是好朋友,回首初相識到現在,兩人都變了,因為彼此,變得更好。

 

有一種夫妻的愛情,比好朋友還更交心

 

「結婚二十多年,他被我『同化』很多。像是他以前不看藝術電影,他看到節奏緩慢的電影,便和我說,『你自己看。』但現在連舞台劇也願意看;有時我轉過頭看他,他比我更感動,哭得淚流滿面的人反倒是他。」

 

「我們家裡現在有養一隻貓,起初我要帶回家,我先生一聽到就說不同意,但現在他每天都在玩貓。之前我們去非洲旅行,一開始他也是反對,但到最後,拍最多照片的是他,最喜歡跟朋友炫耀的,也是他。」

 

「我自己也有很大的改變。以前他對我好,我視為理所當然。有次和好朋友們去加州玩,在精品店裡逛了4、5個鐘頭,我先生則在旁邊顧小孩。我好友提醒我,『你老公真的對你很好,一句怨言也沒有。』我才發現,我老公真的很特殊,現在我不忘對他表示感謝,謝謝他對我的付出。」

 

「很多事他以前會說不要,現在會說好呀!我以前會生氣的事,現在也變得不生氣。我們都知道對方的個性,每天晚上,兩人就一起顧那隻貓。我們的愛情,好像是『擴展』了。」

 

陳安儀說,她和先生現在什麼都可以聊,就算立場、想法不同也不影響,根本就像是「閨中密友」,能分享所有秘密。

 

「有天我和我先生聊天,連自己也覺得有點可怕的是......『我現在最好的朋友是你耶!』」

 

陳安儀說,一對伴侶在一起,要能愈來愈好,成就彼此。如果愈來愈不開心、凡事都不如意,兩人就不見得適合了。

 

如果真有下輩子,要體驗不結婚的人生

 

「如果我下輩子可以選擇的話,我不會結婚。我並非不要我的伴侶,而是我想享受另一種人生!婚姻、家庭裡有太多的責任了,雖然這份責任,也會帶來甜美的回憶,但我可以去做不一樣的事。」

 

人家說結髮一輩子,陳安儀理性地說,珍惜一輩子就好,愛情並非要濃得化不開,體驗生命的各種樣貌,也許才是我們活著的目的。

 

「有機會的話,我想去蒙古那裡做志工,我要做跟現在不一樣的事,去享受另一種挑戰,也是改變現在既有的角度與生活。」

 

「我心中理想的老後,是作家齊邦媛在養生村寫下巨作《巨流河》的日子,因為她決定要有自己的生活,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做出自己的選擇。等到工作慢慢告一段落,我也要繼續中斷的寫作。」

 

兩個人在一起很快樂,一個人獨處也很開心,陳安儀的人生下半場,肯定更精彩。一個知道自己要去哪的人,無論走向哪條路,不僅心安理得,也顯得與眾不凡。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勇敢過自己的人生!她愛上重機自由馳騁,重新找回人生主導權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6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林育如提供
  • A
  • A
  • A

人過了40之後,差不多是人生的「中點」,我想每個人,包括我自己,也都還在學習。我能分享的是,當一個女人,能夠好好愛自己時,她才有能力面對世界,愛自己才會長出肌肉來。

別說是十多年前,即使在現在,騎重機的女性一直都是少數。但林育如卻愛上速度的感覺,騎重機環島是小菜一碟,如此地「不讓鬚眉」,是源自於為自己圓夢的巨大渴望,即使她一開始連腳踏車、「小綿羊機車」都不會騎!

 

「但我只要決心做了,一定要完成它。」女人到了中年,有能力、有經驗、有智慧,更加強壯,也更加有魅力。

 

林育如在會計師事務所上班,曾被宣判難以受孕的她,卻分別在39歲、41歲生下兩女,活出「不可能」的她,並不甘於只做上班族、家庭主婦。中年後開始「叛逆」做自己,生活變得更愜意,她也告訴所有想要圓夢的姊姊妹妹:年齡不是問題,無論你幾歲,你都能追求自己的夢想!

 

父母鋪陳的安全道路,卻不見得是適合自己的路

 

人要決心改變,有時不是靠彈指之間,有時是被逼迫到最後,一種豁出去的行動。例如林育如,騎重機、要環島,說完就出發!能活得灑脫,終究是為了做自己

 

「我十多歲時到加拿大讀書,在沒有心理準備,人不生、地不熟的的情形下,我只能天天哭......到了三十多歲後,父母希望我回臺灣嫁人,要我回臺灣。當時的我,一個朋友都沒有。我的人生一直有種『斷裂』的感覺。」

 

林育如生長在家教甚嚴的家庭,接受俗稱「傳統型」的教養方式。有一陣子,她不斷接受安排、進行各種相親,甚至還登徵婚啟示;那時每天的目標,就是跟單身男子約會,她笑稱,「我的相親經驗,寫成一本書都沒問題。」

 

「那時我有種很深刻的感覺,我的人生不是我的,我不知道活著的意義。迷茫的我,有時覺得自己被毀滅了;現在想想,如果沒有當初掉到低谷的感覺,我現在又怎麼能有創造的能量。」

 

「在我小時候,我沒有娃娃可以玩,反而都玩弟弟的玩具,無論我想要什麼,我媽媽都叫我要『忍』,反而讓我累積很多憤怒,為什麼女人就是要『忍』呢?」林育如身中年後,花了好長一段時間自我探索,想知道自己「真正的樣子」。過去的日子裡如果總是被定義,帶到我們成熟、獨立後,我們要定義自己真正的樣子。

 

「我喜歡重機,是因為小時候,我就覺得我一定要有一台『忍者』(日本重機品牌),我真的很想、很想要!我的媽媽的口頭禪是『母湯』,台語意思就是不要、不好;她總說我什麼都辦不到,連想都不要想,這些話曾讓我動彈不得。可是當我回臺灣時,反抗的心愈來愈強。那時我沒半個臺灣朋友,我連腳踏車都不會騎,但我覺得我不能再拖下去了。」

 

只要人生是自己的,慘摔也不怕、墓地也敢去

 

「一開始我先學騎普通機車,後來學騎重機後,兩腿都是瘀青、總是鼻青臉腫。記得有一次去我爸媽為我安排的相親,我受傷腳一拐一拐的,對方以為我是殘障人士。」回首過去,林育如雖然是笑笑地說,卻始終承受家庭的壓力,因此她一定要想辦法,釋放出來。

 

「當我握住重機的手把時,我覺得我人生是我自己的,我能決定我去的方向;當風吹向我時,我就能把所有煩惱都丟了。短短加速的幾秒裡,我是我自己的,沒有人可以打擾我。我與自己愈來愈接近,這是過去沒有的感覺。」

 

「騎重機讓我最興奮的事情,就是對未知的探險了。我喜歡騎往沒有柏油路的地方,有時,我的前方一片漆黑,我心裡有些害怕,但同時又感到狂放的喜悅,我的內心多渴望解放,整片墳墓我也不害怕。有次我騎往坪林 ,沿路下著寒冷冰雨,心中也是會有一絲恐懼;可是就這樣騎下去,恐懼的感覺消失了,我好像又克服了一些東西。」

 

藉著一首歌的長度,對父母說出心中壓抑的話

 

回臺灣後,她除了經常騎車上山下海,也不斷地去尋求內在的未竟之地,學習了各式各樣身體、心靈的成長課程。如今她自己也開了課程,與中年後的姐妹,一起享受啟發的旅程。

 

她的課程很簡單,就是唱歌、跳舞。她說,人最要信任的是自己,讓身體帶領自己自由地舞動,那本來僵硬的身軀,甚至心裡糾結的議題,終究有鬆綁的機會。

 

「我感受身體是很有智慧的,就像精密的儀器;而我們用聲音,則能震盪心內的水。回到我們的本能,想要好好愛自己、療癒自己,其實並不複雜。」

 

「有次上課時,我突然有個『和解』的靈感。我用播放一首音樂的時間,請大家善用這短短的幾分鐘,說出想對父母說的話,等到3分多鐘過去了,學員跟我說,『時間太短了,不夠!』我再延長一首歌,大家還是欲罷不能。」

 

「我想,我們成年子女,到底有多少話不敢跟爸爸媽媽說?可能是一句,『媽媽,你剛剛說的話很傷我的心』都不敢說。可是當願意傾吐對父母壓抑的話語,不管說的內容是好、是壞,都讓人身心舒暢。我想,很多不健康,就是無法坦誠。」

 

唱歌、跳舞,就這麼簡單?「還有經常曬太陽、接近大自然。」林育如說,要讓身心沐浴在快樂的氣氛中,其實就是這麼單純,興趣也不見得一定要花大錢培養,可是我們容易忽視,身體的本能,反而習慣用錢來衡量。

 

中年要活得燦爛,就是允許快樂、也允許悲傷

 

「我覺得中年可以培養的一種能力,便是『心安』。當人已經在平安裡時,就不需要去求平安,看似很抽象,卻是萬物萬事的核心。」

 

林育如說,當她開始做自己喜歡的事,她便感到快樂、和諧與滋養,她也鼓勵大家找到自己喜歡的事,並允許自己經歷各種體驗。

 

「人過了40之後,差不多是人生的『中點』,我想每個人,包括我自己,也都還在學習。我能分享的是,當一個女人,能夠好好愛自己時,她才有能力面對世界,愛自己才會長出肌肉來。過去,我好像只能為他人活,父母、身邊的人都希望我照他們的期待過活。愈是無法做自己,我的內心就愈渴望愛。」

 

「我渴望的愛,其實就是『允許』。自己哭了,就允許自己哭;在每一個狀態裡,允許自己可以生氣,可以悲傷......我花了好多時間改變,不要把別人的需求放在自己的需求上,除非自己,心甘情願......。」

 

在陽光下奔馳的她,不讓40歲後的青春來去匆匆,她像是一位帥氣的哲學家,語調裡卻滿是對女人的溫柔疼惜;尤其給長期被家庭貶低的姐妹們,一定要「允許」自己擁有各種經歷,疼惜自己、關懷自己,不管他人怎麼對我們,能始終對我們不離不棄的人,其實,也只有自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