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盡生死離別,更懂得活在當下!加護病房醫師陳志金:生命要浪費在美好事情上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7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 A
  • A
  • A

「小時候家裡貧窮,突然面對母親的死亡,覺得是老天爺的不公平,可是當我做了加護病房的醫師,我覺得老天爺其實很公平,死亡也會去敲富人的門,前一刻還好好的,後一刻就遭逢噩耗。」

奇美醫院加護病房主治醫師的陳志金,在加護病房工作已有18年經歷,也曾是在第一線對抗SARS的醫師。這些經歷,讓他對人生有了不一樣的體悟,也從年輕時不畏人言的大砲、讓護士們紛紛走避的「重機」,到人人稱讚、建立正向影響力的「暖醫」。

 

陳志金是馬來西亞華僑,17歲就送走了心臟衰竭的母親。回憶當年媽媽為了一次瓣膜置換手術,足足等了兩年,卻在開刀前一天過世,讓他無限哀痛。

 

幼時的經歷與多年醫療工作的歷練,現在的他,更懂得珍惜。「人生無常,在加護病房經常都能看見,這一刻還好好跟你說話,下一刻就突然走了;我想,也會發生在我身上,這會讓人想去做些什麼,我真正活在當下的方式,就是把握每一刻,去愛我的家人。」

 

不願輕鬆地走,寧可得癌症,多陪伴心愛家人

 

「年輕時我對生死有恐懼,但面對過的無常太多了,現在隨時都可以面對生死,不管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死亡;最重要的是,人生不要遺憾。」

 

「我曾經有想過最好的離開方式,就是睡夢中毫無痛苦的離開,可是有了家庭、小孩出生以後,我改變想法了,我不想要在睡夢中或意外走。」

 

「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有更長的時間可以告別,讓家人慢慢接受我的離開,得久一點的癌症也好。沒有道謝、道愛、道歉、道別,這對家人太殘忍。」

 

一位丈夫與父親的愛:願獨自思念、留下回憶

 

「我希望太太比我先走,我來面對就好;而不是我先走,讓我太太獨自面對。江蕙的《家後》唱的,是我的心聲,『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我會讓你先走,因為我會嘸甘放你為我目屎流』.....。」

 

陳志金說,他不害怕死亡,因為知道死亡終將來臨,他更懂得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看似繁重的工作,他依然能「享受」其中,這一切都源自於對家人的愛。

 

「以前孩子還小時,我會想要錄音、錄影,萬一爸爸抗SARS或意外離開時,我可以留下這些給他看。」

 

「現在我的孩子比較大了,在媒體寫的文章、還有訪談、錄影、出書等等,都會是給孩子的回憶,哪一天我走了,留下了很多的照片影音,足夠讓他緬懷──他老爸是怎樣的人。」

 

家屬一句「沒醫德」,熱血醫師學會換位思考

 

「有許多人說我的體內住著一個細膩的女人。」他笑著說。

 

因為他總能看到別人行為背後的情緒,再予以同理與紓解,不只體貼家人,也能讓醫病之間「有愛無礙」。做到這樣的境界,他說,是學習來的。他覺得現在有三個形容詞代表自己:正義、溫暖,還有「幽默」!

 

「我以前很機車,覺得自己很好,說話很直接,我是有慘痛的經驗後,才開始改變。」

 

多年前曾有位在加護病房的阿姨,要轉進原本的普通病房,但家屬懷疑自己的媽媽是不是當初被隔壁床的病患影響,才這麼嚴重,所以不願轉回原本的病房。

 

「我一時氣盛去調資料,跟她說:『你媽媽還比較可能傳染給對方』。當下,她氣得說,『你沒有醫德!』卻也是這句話,讓我瞬間醒來。我也才意識到,過去的正義感,其實是超級機車,「有好的動機,更要有好的做法。」

 

「重點不是你說了什麼,而是對方聽進了什麼。」

 

陳志金聊到,我們容易照著我們想講的去說,卻不在乎對方想不想聽,這並不是溝通。許多糾紛來自於站在對立面,若要解決問題,就要站在對方的位置;當人的情感被接受了,才有餘裕繼續聽你說話。

 

現在的他,不僅四處倡導醫病溝通,分享設身處地的說話方法,更在網路上被粉絲大讚「暖醫」,與太太的感情也越來越好。

 

凡事替人著想:生命就要浪費在美好事情上

 

凡事設身處地為人著想,陳志金說,「也許是母親對我的影響吧!她總是替人想在前面,無形中也影響了我。」

 

「我臉上有個胎記,很多人都說怎麼不雷射掉。我說我不會改變它的,胎記是我媽媽給我的,這是我跟媽媽之間的連結。」

 

陳志金特別強調,「生命要浪費在美好的事情上,最開心的是跟人互動、寫文章,現在還多了運動啦!快50歲了,跟家人相處更重要,用各種方法幫助別人,也更有成就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走過抗癌之路,學會向女兒、太太道歉 教授韓柏檉:主動「認輸」,才是愛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7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說實在,我們做父母的雖然很愛孩子,但是我們傷害的,更多。」坦然說出這句話的,是以抗癌成功聞名的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暨營養學院教授韓柏檉。

罹癌前,他坦言自己的個性驕傲、不懂得體諒別人,與太太及女兒常發生摩擦。罹癌後,他一點一滴改變自己,尤其是太太後來也罹癌,卻提早一步離開之後,韓柏檉更深刻領悟了「愛」的真諦。

2008年4月,確診肝癌的韓柏檉接受手術,切除一個長達19公分、重達2公斤的巨大肝腫瘤,在腹部留下長長疤痕。幽默的他一邊比劃,一邊調皮地說,「這麼大一個L型的傷口,你看我是不是『身心受創』?」

 

術後,主治醫師為了維持他的生活品質,建議不必化療。「其實就是活不久了,不要折騰了。」

 

一年半後,癌症轉移,癌細胞布滿整個肺,成了「滿天星」;但他不放棄,開始口服標靶藥物、每周住院一次化療,前後共做了25次化療、12次放療,最後接受電腦刀治療,去除肺部殘存的幾顆小腫瘤。

 

「有一次打完化療我跑去日本玩耍,還這麼帥耶!」韓柏檉指著照片,自信地說,「治療期間,我的白血球沒掉過、體重也沒掉過。」2012年9月,肝癌復發,再次開刀切除2公分腫瘤後,他漸漸恢復正常生活,被稱作抗癌奇蹟。

 

深信負面情緒影響健康,他當心靈導師助癌友

 

他強調身心靈平衡的重要,除了推廣吃舒食、喝蔬果汁,也分享疏通經絡、靜坐冥想、溫水泡腳等養生秘訣,吸引大量癌友關注。

 

諮詢的訊息從英國、法國、中國等世界各地湧入,許多病人向他傾訴罹癌的焦慮、抗癌的無助,以及禁錮心靈多年的家庭問題,像是丈夫外遇、婆媳不睦、親子關係觸礁等。

 

「都是發生在家裡面的人際關係,你想想這些影響我們的情緒有多大?每個人心裡都有一些事。」韓柏檉就這樣從養生專家升級為心靈導師,開導網友的同時,彷彿看見以前的自己。

 

曾經,他也為了子女教養、夫妻相處等問題與太太爭執不下,與女兒鬧不愉快,「以前我也是滿負面的。」

 

他提醒,「一個人不高興,一家子都不快樂,如果家人每天冷戰、形同陌路,身體免疫力會好嗎?氣色會好嗎?」

 

他認為,負面情緒往往是疾病的催化劑。

 

放下父親尊嚴向女兒道歉,減輕孩子心理壓力  

 

「以前我也不懂,對女兒也是很嚴格啊!」

 

韓柏檉笑著說,他對孩子做人處事方面的要求較高,常常和大女兒不對盤,「可是每次罵完你也很愧疚,孩子的壓力也很大。怎麼會搞成這樣呢?」

 

「後來這幾年,我都有跟她們道歉。」

 

最終,他選擇放下父親的威嚴及面子,在孩子面前柔軟下來。

 

「父母說過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孩子都會放在心裡,表面上他沒說什麼,但心裡可能是痛苦的。他也知道爸爸媽媽是愛他的,可是這樣的方式,那個愛是彰顯不出來的。」

 

「這些都可能造成孩子心裡的陰影,對身心有什麼影響不一定,我們能做的就是道歉。」

 

「如果孩子接受了,下次他也會願意把他的想法跟你講,關係就會愈來愈融洽、愈來愈柔和、愈來愈軟、愈來愈軟……。」

 

學會給孩子自由空間,晚歸「只要報備就好」

 

三年前,一路陪伴韓柏檉抗癌、悉心照料他的太太張幼香因膽管癌過世,從確診到離開僅一年多。

 

現在,64歲的韓柏檉與兩個女兒同住,父女分擔著過去總是由媽媽操持的家務,三人輪流煮飯,有時女兒還會幫他帶便當。而他,也在道歉之後學會給孩子更多空間,不過度干涉。

 

兩個女兒年紀都來到三字頭,有自己的生活圈,韓柏檉不限制她們晚歸,十一、二點,甚至兩、三點都沒問題,只要事先報備、安全返家就好。「孩子你就是要給他自由空間,把那份愛、那份感覺找回來,家庭才會和諧。」

 

回想起太太還在時,兩人曾為了幾點該回家而意見相左、關係緊張。「現在孩子也有晚回來的情形,我就懂了,如果我唸她們,她們趕時間就會緊張、就容易出事,所以你就讓他很free(自由)就好了。」

 

 

感情世界不干涉、不追問,尊重女兒交友選擇

 

對於女兒們的感情狀態,他適時關心,但不會多問。

 

「我也不太想知道,因為你想知道就是給她壓力,她如果想講就會講,如果不想講表示她覺得不適合。如果你還要一直想孩子跟誰出去,那就沒完沒了!」

 

韓柏檉笑著說,他早就過了對子女事事操煩、胡思亂想的階段,「現在層次不一樣的!」

 

他知道許多父母對成年子女仍有無盡的擔心,但他反問,「你為他好,真的有比較好嗎?擔心都是自己弄出來的,如果女兒早回來我就開心,晚回來我就難過,期待別人來配合我,那不是很累嗎?」

 

不期待別人讓自己高興,是韓柏檉處理人際關係的最大原則─高興、不高興,都不能讓別人來給。

 

坦然面對傷感時刻,對妻子的愛已深藏心底

 

抗癌超過十年,一路走來都是修行。他學會坦然認錯、真心感恩,不只向女兒道歉,也向太太道歉。「認錯以後反而心裡舒坦,很多事情就過去了,也開始懂得反省。」

 

送走太太三年,韓柏檉有時會翻翻和她一起寫的養生書,想起妻子很會做菜,心中無限懷念。不過,現在的他,已經不會長時間沉溺在悲傷當中。

 

「人家問我為什麼能那麼快走出來,因為我知道不能一直沉下去,孩子看了也會難過。但是,沒有沉下去就是不愛了嗎?以前不懂什麼是愛,現在懂了,反而更愛了。」

 

他堅定地說,「如果你會主動認輸,那就是愛。」

 

「有時開車開到一半,也會突然想起來,啊!這個地方帶太太來過,眼淚就掉下來。那就讓它掉下來吧!眼淚擦乾後又去做別的事,情緒來就讓它來吧!走了又繼續過日子。」

 

「把她放在心裡,變成一個記憶。人生就是這樣啊!對不對?」儘管難免有些遺憾,但他對太太那份昇華過的愛,已深深放在心底。愈陳,愈香。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戰勝罹癌恐懼,讓生命再次發光!邰肇玫:做自己喜歡的事,才能體悟「活著的感覺」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7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邰肇玫提供
  • A
  • A
  • A

「我相信『傾聽就是給予』。若是我們願意說出來,給出心裡的痛,人生就能有所不一樣。我們在傾聽的時候,是重新又在理解一次人生,而願意說出自己故事的人,又是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建構與組織,心痛的感覺會慢慢不見,說到第十次,大部分的小痛就化掉了......」

神清氣爽的民歌手邰肇玫,臉上始終掛著如沐春風的微笑,完全看不出罹患過子宮內膜癌,62歲的她,今年還是佛光大學傳播碩士班的準畢業生。

 

回想2014年確診罹癌時,她也沒有太多的悲傷,而是致電給癌症希望基金會,希望能讓他們拍攝自己的紀錄片(註)。

 

「我跟他們說,來拍我吧!你們不要緊張,我一定會好好活著。」

 

▲民歌手邰肇玫罹患過子宮內膜癌,今年還是佛光大學傳播碩士班的準畢業生。

 

內心對生命的渴望,勝過罹癌的恐懼

 

邰肇玫50歲後的第二人生,是挑戰自己的起點,而「生病」是鼓勵面對自我的催化劑。60歲拿到碩士班入學資格的那刻起,曾經走過輝煌歌唱生涯的她,又再度拿起了榮耀。

 

「我在前幾年就跟好友王海玲說,我想要讀書、想學東西,我心裡一直在渴望,我想要改變自己,自己一定還能做什麼事。我的碩士題目,也是跟『癌友』有關,做質性分析、敘事研究,論文做完了,我也再重生了一次。」

 

我老公開玩笑跟我說,「你現在講話跟以前不一樣,你要記得回歸現實,實際一點喔!」哈,接下來我還想繼續讀應用心理學、癌症心理學,我是支持癌友的終身義工。

 

勇敢說出內心的恐懼,光才會照進來

 

在紀錄片的第一幕,邰肇玫的頭髮便順著理髮器的推進而掉落,她說隨著外貌改變,也代表著身份的改變,透過鏡頭的演繹,她要跟所有的癌友說,「你不孤單,活著就有希望。」

 

「罹癌前,我就在于台煙的邀請下做歲末關懷演唱會,在做病房關懷時,我們不能說『早日康復』,但我們能說什麼呢?

 

罹癌後我有心得了,我們要『傾聽』,當癌友願意說出來時,痛苦經驗就可以轉化,甚至可以轉化成理解別人痛苦的能力。」

 

邰肇玫說,癌友最不需要的就是「加油」這句話,不知道怎麼安慰他人時,我們就陪伴跟傾聽,而傾聽,其實對自己的幫助更大。

 

「有些朋友看到我,會抓著我的手說謝謝,謝謝我幫他們『說話』。在分享會時,他們會說,我幫他們演出他們的處境;可是我反而更感謝他們。」

 

「我不斷地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一次又一次地,內心的傷痛就越來越少,最終我接納了自己;所以願意聽我分享的人,都是我感謝的人 ,他們卸載了我的苦痛。」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往往比我們更脆弱

 

號稱抗癌模範的邰肇玫,說自己的個性就是不服輸,不躲、不逃,但內心仍深深牽掛家人,自己遇到生病這份「大禮」,有時家人更難接受。

 

「確診時我沒哭,我老公卻哭死哭活。他說『看到妳的受苦,我捨不得。』其實另一半、父母親、子女等家人,都是我們內心最重要的人,有這些支持非常重要。」

 

「去年我要進讀碩士前做健康檢查,對方打電話緊急叫我要複診,懷疑胸部有陰影, 雖然最後確認沒事,但前後一個月真的很煎熬,如果復發怕就沒救了。

 

那時我有一陣子很沈默,我心想,什麼是最重要?什麼是不重要?我思考的非常清楚,家人對我最重要。」

 

邰肇玫分享給其他病友,可以像她一樣拿紙筆練習:一邊列出喜歡做的事,一邊列出不喜歡的事;幾次練習後,會發現不喜歡的事情越來越少了。當對自己越覺察,越能展開新的人生。

 

「我覺得我們罹癌後的人,很像是『倖存者』,更能在有限的生命,珍惜時間的價值。所以大家(癌友)會更積極地參加很多活動,覺得自己是活著。」

 

「在我的論文訪問時,有癌友說不想匿名,他要證明──『我有活過』,我也把他的名字詳實地記錄下來。走過癌症這一關,我們更珍惜『活著的感覺』。」

 

50歲後追求「第二線幸福」,人生更快樂

 

走過人生無常的心路歷程,她鼓勵大家逐夢、圓夢,做個夢想家,也要是個行動家。

 

「癌後我一直有個想法,不要被時間的不確定感影響,就是去用行動去實現自己的幸福;過去那些美好的夢想可以修正一下,讓它變成可容易做到,我稱它為『第二線幸福』。」

 

「一般來說,在沒有生病以前,我們人人都有理想與夢想,可是這個夢想可能不容易達到,例如有人的夢想是環遊世界,有人是想蓋出比101大樓還高的建築物。

 

但生病後,要考慮對生命、時間的不安定感;我就覺得要稍稍修正過去的『第一線幸福』,變成容易實踐、有成就感的『『第一線幸福』。」

 

「沒辦法『蓋出』101大樓,那就『設計』出來102大樓,這也是種成就;沒辦法環遊世界,可以改成遊遍日本;人生需要幸福感、快樂感跟成就感,但有生之年,第一線幸福很難達成的話,那就退而求其次,第二線幸福,也很不錯!

 

不只是對癌友,第二線幸福,適用所有退休、50歲後的朋友。」

 

邰肇玫目前就在實現自己的「第二線幸福」,讀研究所精進自己、終身志工服務大眾,都是她用心珍惜、日日實踐的幸福生活。問她讀完碩士後,未來還有什麼計畫呢?

 

「計畫趕不上變化,看看今年的疫情就知道,不用急著做大計畫,我們可以隨順每個當下,去做自己喜歡的事,至於哪些是自己喜歡的事?我想,就看自己有沒有『活著』的感覺吧!」

 

註:可搜尋影片「藍色肩膀-邰肇玫病中日記」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結婚25年,愛情也不會消失!陳安儀:與另一半無話不談,就是難得的幸福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6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安儀提供
  • A
  • A
  • A

無論再怎麼爭執與摩擦,老公終究還是會求和、求好。「我倆的婚姻,是我先生的功勞。」陳安儀說,隨著年紀增長,兩人似乎磨合得差不多了,可是沒有過去的包容,就沒有今天甜美的果實。

之前有一段時間,「婚內失戀」是熱門的話題,不知輕敲著多少人敏銳的感受;那麼到底有多少人還能「婚內戀愛」呢?成家立業、結婚二、三十載,甚至邁入人生下半場,要怎麼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是傳說?結婚近25年的資深媒體人陳安儀說,「婚後的愛情,是需要『看見』的。」

 

老夫老妻的愛情是...我願意滿足你

 

「年輕的愛情比較激情浪漫,但是隨著家庭的責任加重,愛情在婚姻中,會以不同形式存在;它不是消失了,只是換個方式呈現。在長時間的生活瑣事裡,就算感受不到愛的存在,但靜下心觀察,愛常常會回來。」

 

「不可否認地,我先生對我而講,偶爾會變得毫無吸引力。可是我認為喜歡一個人,跟『自己』比較有關係,你覺得不愛一個人,可能跟自己當下的狀態有關。但當他換了新髮型,或是偶然做了一個小動作,也許我那時也覺得心情輕鬆,我就會又有種愛的感覺。」

 

陳安儀與老公的感情能夠長長久久、愈陳愈香,她笑稱是老公鍥而不捨、功不可沒,只是在經過數十年的磨合後,她自己也改變不少。漸漸步入熟年後,她可以向老公打開所有內心的抽屜,「我與他都改變得很多,能有無話不談的另一半,是很幸福的事。」

 

「我先生有個很棒的優點,我提出的願望,他會盡量滿足我。前些日子的星期五,在宜蘭家的曇花快開了,但假日我們通常會待在台北的家。我想著,如果真等到星期一才回去,曇花應該就謝了吧!我先生便說,『想看就回去看吧!』我們便從台北塞了一個半小時的車回到宜蘭的家中,只因為我想看曇花花開。」

 

「如果說什麼是愛情,這就是了吧!」

 

婚姻裡勇敢做自己,老公與家人更愛你

 

「許多人在婚姻裡遇到的各種問題,我並非從未遇過,而是人生經歷多,我會選擇很快地處理事件,不讓它變成問題。我非常知道我要做什麼,沒有要配合別人,我界線清楚、說到做到,也非常需要有自己的空間。」

 

陳安儀提到自己12歲就在外面獨立求學、生活,在與先生結婚前,曾有段慘烈的愛情經驗,於是她醒悟到,「在關係裡,對方不會因為你的放軟,而有所改變;我學到教訓,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不讓自己受委屈的陳安儀,反而使得老公願意退讓與改變,無論再怎麼爭執與摩擦,老公終究還是會求和、求好。「我倆的婚姻,是我先生的功勞。」陳安儀說,隨著年紀增長,兩人似乎磨合得差不多了,可是沒有過去的包容,就沒有今天甜美的果實。

 

「我先生是很孝順、很重視家庭的人。他與家人間很親密,他對我的父親也很好。我知道我婆婆很黏我老公,如果老公想盡孝道,我就讓他去陪母親。」

 

陳安儀與她的老公,是一人勇敢、一人保守的互補關係,又是追求心靈滿足、圓滿家庭責任的好夥伴,兩人是伴侶,也是好朋友,回首初相識到現在,兩人都變了,因為彼此,變得更好。

 

有一種夫妻的愛情,比好朋友還更交心

 

「結婚二十多年,他被我『同化』很多。像是他以前不看藝術電影,他看到節奏緩慢的電影,便和我說,『你自己看。』但現在連舞台劇也願意看;有時我轉過頭看他,他比我更感動,哭得淚流滿面的人反倒是他。」

 

「我們家裡現在有養一隻貓,起初我要帶回家,我先生一聽到就說不同意,但現在他每天都在玩貓。之前我們去非洲旅行,一開始他也是反對,但到最後,拍最多照片的是他,最喜歡跟朋友炫耀的,也是他。」

 

「我自己也有很大的改變。以前他對我好,我視為理所當然。有次和好朋友們去加州玩,在精品店裡逛了4、5個鐘頭,我先生則在旁邊顧小孩。我好友提醒我,『你老公真的對你很好,一句怨言也沒有。』我才發現,我老公真的很特殊,現在我不忘對他表示感謝,謝謝他對我的付出。」

 

「很多事他以前會說不要,現在會說好呀!我以前會生氣的事,現在也變得不生氣。我們都知道對方的個性,每天晚上,兩人就一起顧那隻貓。我們的愛情,好像是『擴展』了。」

 

陳安儀說,她和先生現在什麼都可以聊,就算立場、想法不同也不影響,根本就像是「閨中密友」,能分享所有秘密。

 

「有天我和我先生聊天,連自己也覺得有點可怕的是......『我現在最好的朋友是你耶!』」

 

陳安儀說,一對伴侶在一起,要能愈來愈好,成就彼此。如果愈來愈不開心、凡事都不如意,兩人就不見得適合了。

 

如果真有下輩子,要體驗不結婚的人生

 

「如果我下輩子可以選擇的話,我不會結婚。我並非不要我的伴侶,而是我想享受另一種人生!婚姻、家庭裡有太多的責任了,雖然這份責任,也會帶來甜美的回憶,但我可以去做不一樣的事。」

 

人家說結髮一輩子,陳安儀理性地說,珍惜一輩子就好,愛情並非要濃得化不開,體驗生命的各種樣貌,也許才是我們活著的目的。

 

「有機會的話,我想去蒙古那裡做志工,我要做跟現在不一樣的事,去享受另一種挑戰,也是改變現在既有的角度與生活。」

 

「我心中理想的老後,是作家齊邦媛在養生村寫下巨作《巨流河》的日子,因為她決定要有自己的生活,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做出自己的選擇。等到工作慢慢告一段落,我也要繼續中斷的寫作。」

 

兩個人在一起很快樂,一個人獨處也很開心,陳安儀的人生下半場,肯定更精彩。一個知道自己要去哪的人,無論走向哪條路,不僅心安理得,也顯得與眾不凡。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勇敢為自己活一次 !乖乖牌中年叛逆,40歲後遇到幸福真愛,人生從此沒有遺憾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5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Jasmine提供
  • A
  • A
  • A

她在世界各地流浪、冒險,最後在以色列的旅途中,遇見了一生摯愛。不做乖乖牌,人生可能因闖蕩而增加了痛苦的經驗,可是也因此增加人生的刻度,有愛過、傷過、愛過,也活過。最後發現,「叛逆」是為了勇敢逆轉自己的生命。

「我媽媽是腳踏實地的老師,我爸爸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營建商,我的家庭可說是嚴格又保守。但我歷經多年的憂鬱症後,我開始變得『叛逆』,做以前沒做過的事,起初我的家人們無法接受,他們很錯愕。」

 

Jasmine生長於俗稱的「傳統家庭」,但憂鬱到谷底後「反彈」變成叛逆。叛逆期不限於青少年,只是當成年之後,才更加勇敢決定追尋自我時,挑戰的不止自己,還有周圍的家人。

 

「其實我只是回到我『本來的樣子』,日子久了,當我不再壓抑,我跟家人的感情反而更好了。」

 

過去被決定的人生,讓乖乖牌活得很壓抑

 

「我以前也是很在乎別人的眼光與看法。可是無論我再努力,我總是達不到爸媽對我的期待,我自己很痛苦,我爸媽也很失望。」

 

「國中考高中時,父母要我一定考到前三志願不可,逼不得已只好上『國四班』,那是我的人間地獄。整整一年的時間,醒來只能讀書,我沒有一天不被打的,結果還是沒考上前三志願。」

 

「他們要我唸台北商專(今國立臺北商業大學),我乖乖唸了,孰不知數字對我而言很困難,但我沒有選擇的權利。畢業後,爸爸讓我去加拿大讀語言學校一年,我第一次感覺自己是自由的;我又央求爸爸讓我讀服裝設計,他答應了,我至今仍深深感激。」

 

人到中年要自問:我要如何活出我的人生

 

「因為在加拿大,老師對我設計的作品打了100分,我真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我還不斷問老師,『這是真的嗎?』做自己喜歡的事被大力的肯定與讚美,這是我過去在臺灣沒有的體驗。」

 

在自由的環境下學習,不再被扣分,反而被加到滿分!可是回臺灣後,她仍聽從爸媽建議到貿易公司工作,做一個穩定平凡的上班族。十多年後,她得了憂鬱症,那種「什麼都做不好」的感覺又來襲,因為她真正喜歡的是創作,但人已過中年,又能怎麼辦?

 

她不顧一切的把工作辭掉,「我們為了避免未來的痛苦,選擇看似最安全的位子,卻讓過去跟現在同時痛苦,我都活到40歲了,我的這一生到底活著是為了什麼?」

 

在40歲之後的人生十字路口,所有過去的懷疑不斷地翻湧、攪動,這時候的叛逆不只迷惑,還有對自己的覺醒。人生沒有想像得長,而我們已經不再年輕,我們沒有資格繼續揮霍,無論要走哪一條路,最終都要對得起自己。

 

Jasmine的中年叛逃,像是蓄積很久的能量爆發,她把貿易公司的工作辭掉後,帶著些微存款四處旅遊、追尋自我,漸漸變得不一樣。

 

學會表達親密的愛,陪伴癌父每一天

 

本來從小有些敬畏父親的她,卻在父親癌末時,日日夜夜陪伴在他身邊,在病房內輕聲地唱歌,父女感情之好,羨煞周邊親友。

 

「我爸爸喜歡把歌詞抄寫在小小的筆記本,我們就一起小聲唱著老歌,像是《一朵小花》、《初戀女》......那是我們最親密也是最後的時光。」

 

父親過世後,她繼續在世界各地流浪、冒險,最後在以色列的旅途中,遇見了一生摯愛。不做乖乖牌,人生可能因闖蕩而增加了痛苦的經驗,可是也因此,這些經歷增加人生的刻度,有愛過、傷過、愛過,也活過。最後發現,「叛逆」是為了勇敢逆轉自己的生命。

 

20歲年齡差距的異國戀,原來是真愛

 

「我去以色列探索內在、參加一系列課程,他也剛完成『聖地旅行』,我們好像是心靈旅行的中點交錯,一見鐘情在我倆身上發生,但我們差異太大,也讓我遲疑......」

 

「我問他,我來自臺灣,又大你20歲,你為什麼確定你愛我?他回答我,『人的身體只能容納一種感情:愛或害怕。我感受不到害怕,我很確定我愛妳。』我認真看他眼睛,只看到勇敢與真誠。」

 

臺灣與以色列的差異、46歲與26歲的差異、佛教與猶太教的差異......Jasmine遲疑了幾秒後,就決定勇敢跳下去,在課程結束不久,Jasmine便在一片驚呼聲中,把他「打包」回臺灣。

 

「一開始我的家人親友也會擔心我,但當他們看到他時,就都被他征服了。他就像在年輕軀體裡的老靈魂,他的誠懇與真誠,也打動了我媽,我媽經常問,『妳何時要帶他回家呀?』。」

 

在以色列擔任廚師的男友,每天三餐料理美食給Jasmine,經常表達對她的愛意,還特地去台大學中文,愛是言語,也是行動。兩人經常牽手漫步在大稻埕,若有吵架口角,絕對不用情緒來表達;Jasmine說,第一次感受如此「高品質」的愛,就算明天就要離開,也沒有遺憾。

 

「他讓我變得勇敢、變得更有自信,也再度相信愛情。這段愛情的刻骨銘心,是來自彼此的平等付出,我覺得我長期內在的黑洞瓦解了,心中熱烘烘的是滿溢的愛。我不怕未來沒有男人,因為我知道蛻變後的我,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他讓我明白,只要擁有過如此深刻、高品質的愛,有時『再痛也值得』。

 

真愛能昇華一個人的靈魂,再痛也值得!

 

一年後,男友在台灣還是找不到適合的廚師工作,Jasmine便主動請他回以色列,因為他在以色列有大好前程,若只因貪愛而不顧現實,對他的人生是種殘忍。

 

「我決定投入感情時,心裡已經很知道,我們很可能不是happy ending(美滿結局);當他在機場承諾,他一定會再回來臺灣,我其實心裡知道,他沒有辦法輕易回來。愛情從來不需要天長地久,把握曾經短暫的相會,帶給我們的意義才會更深。」

 

分手三個月,她每天夢到男友,也天天落淚,她仍說「非常值得」。每分每秒的思念裡都是愛,每滴眼淚裡都是感動的回憶。

 

「人說一輩子可能遇不到一次真愛,但我就遇到了兩次。一次是我爸爸,他讓我感受到什麼是無條件的愛;另一次就是他了。相處一年,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好快樂,台北充滿著我們的回憶,他的真誠、善良與純愛,我從來沒有遇過。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愛能昇華一個人的靈魂。我不是不顧現實,而是在現實的前提下,珍惜我的所愛。」

 

「我還會有第三次真愛嗎?我不知道,若我察覺到心中悸動的愛,那麼就值得我再放手一搏。我希望把我的故事分享出來,無論你在哪個年紀,人人都有機會可以體會到深切的幸福感,就看你敢不敢去嘗試。」

 

年少時沒有做夢的勇氣,中年後卻敢於奮不顧身,周圍的朋友既羨慕她能遇到愛情,又欽佩她能不畏他人眼光、百分百投入,你呢?若一個真心愛你的人在你面前,敢不敢在熟齡之際,也勇敢愛一次?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預備做「上流老人」,快樂很重要!周詠詩:該放下就放下,人生愈活愈輕盈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5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周詠詩提供
  • A
  • A
  • A

「『我現在死了也沒什麼遺憾』。當一個人能夠享受每個當下,他會把焦點從外界放回自己身上來,他就有力量,去面對未來任何的變化。」不妨來思考要如何成為「上流老人」,創造多采多姿的老後生活,除了要有錢、有閒,也要每天過得充實、自在!

笑容可掬的周詠詩在明亮清新的工作室,緩緩道來人生過去的艱辛困難,以及現在的雲淡風輕。關注老後生活的她曾擔任社工師,後接受日本和諧粉彩與心靈牌卡培訓,從心理健康的角度協助他人建構理想生活。她說,人要老得好,現在就要過得好;誰的生活沒有委屈,但要把它說出來,「時間愈早開始愈好」。

 

老後的財務計畫、旅遊樂活、健康養生......這些具體的事項比較容易被滿足,但在這些美好生活展開之前,有個重要的前提,問問自己:快不快樂。

 

在還沒有變老之前,要遠離三高,就要改掉不健康的習慣;不想為錢煩惱,就預備好被動收入、退休金規劃;想要充實快樂,就找到讓自己快樂的方法,該面對就面對,該放下就放下。

 

優老計畫不能偏廢,心理健康也很重要!

 

很多熟齡族最重視的就是身體健康,因為感受到身體逐漸在退化了,可是即使拼命養生,注重營養、補充營養品,身體不見得會給善意的回應;原來身體也需要心理來合作,身心平衡的情況下,情緒能紓解,健康才不卡關。

 

喜愛文字與圖像的她,日前為《希望老後的我,看起來還不錯》一書繪製插圖,「目的是為了讓每個人都有『優老準備』。」

 

從退休生活開始,我們迎向第二人生,新的課題包括:壞習慣的戒斷或節制、外貌穿著的打理、朋友家人的相處到自我情緒的調適、自我照護的技巧、財務規劃、遺產分配以及生命最後一哩路的臨終安排,這些若做好,一切就穩當了,而貫穿這本著作的核心,就是「心理健康」。

 

人都是這樣的,碰到時才會思考更多;沒遇到時,不會以為與自己有關。所以才會對意外的發生難以承擔,難以紓解苦悶的情緒,身心是一體的,只是心理層面看不到,以至於會忽視心的影響力。可是只要輕輕一句:『跟家人關係好嗎?跟伴侶關係好嗎?』大家便會有太多的話、太多的情緒,需要被表達出來。」

 

「例如,如果有人傾訴婆媳關係有問題,我反而會放在先生身上,因為先生的態度跟立場很重要,婆媳其實是三角議題,如果牽扯到孩子會更複雜。每當我這樣一說,許多人會慢慢釐清自己煩惱的緣由在哪,以及接下來可以怎麼做。」

 

中年後要愈活愈輕盈,情緒垃圾要先丟出來

 

坦言自己「很有故事」的周詠詩,父親長期躁鬱症,被祖父送到療養院後猝死;母親則在她國中時與父親離異,她就像是需要被社福單位關懷的青少年,最後選擇就讀社工系,開始探索內在後,才慢慢了解,每個人被家庭、父母的影響有多大。

 

「在社工系的學習、出社會後接觸的人事物,讓我更有機會『趁早』探索內在,過去青少年時期的傷痛可以撫平、 看待原生家庭可以有不同觀點,我更加了解為何爸爸會這樣、夫妻關係又是什麼。」

 

「從年輕到現在,我經驗了許多,看到很多受苦的人,我始終相信每個人都是有機會的,我的人生歷程曾經受過不少傷,也真的被療癒了,我覺得會發生在我身上,也會發生在別人身上,療癒會發生,改變隨時可以開始。」

 

「身體不舒服我們會去看醫師,那心裡不舒服呢?有的時候,是我們不願意面對自己與生命的責任。」

 

45歲的周詠詩,沒有糾結的母女關係、沒有戲劇化的婆媳問題、沒有牽掛一生的遺憾,一身輕盈的她說,「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懂這些太可惜,所以我創作了『療心』的牌卡、桌遊,希望每個人都能用簡單的方式,給自己的心理『秀秀』,就像是心理的『面速力達母』。」

 

透過引導與對話,也許許多陰影面會出現,但把這些囤積在心裡面的情緒垃圾丟出來,你猜想自己可能會有哪些變化呢?

 

臺灣退休族還是很健康,初老照顧老老很樂活

 

周詠詩希望心理健康可以更平易近人,她廣開班級、教授學生,意外地受到退休族群的歡迎。

 

「我觀察臺灣的長照正在發展中,各種活動愈來愈多,如果能增加『自我照顧』、『心靈探索』就更好了。」

 

「去年我針對熟齡族群開班之後,有不少退休老師們加入,可想而知,大家未來的第二人生有多精彩豐富!可能擔任志工,可能又擔任其他老師的位置,生活有目標、有意義、有成就感。因為還很健康,由『初老』來照顧『老老』,我覺得也是以後的趨勢。

 

「上流老人」活在當下,幾歲離世都沒有遺憾

 

「所謂『老人』,其實不是年紀問題,你不能說幾歲就是老了,這是功能與認知的問題。當然,也跟心態有關。」

 

周詠詩說自己現在過得很富足,對未來也不擔心,她的優老計畫就是「活在當下」,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每天感到身心愉快。

 

「關於我們的生涯規劃、生命教育,有一個不變的道理是─誰都要面對死亡。而且,你我都可能隨時面對死亡。」

 

「我把自己調整到最好的狀態是,『我現在死了也沒什麼遺憾』。當一個人能夠享受每個當下,他會把焦點從外界放回自己身上來,他就有力量,去面對未來任何的變化。」

 

這幾年,「下流老人」一詞受到高度關注,但當我們在討論「下流老人」時,不妨來思考要如何成為「上流老人」。要創造多采多姿的老後生活,除了要有錢、有閒,也要每天過得充實、自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