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後,更要留下親子間的快樂回憶!一位失智母親的故事:這樣做,抓住幸福時光

撰文 :麥克‧威肯 日期:2020年07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溫蒂.蜜雪兒(Wendy Mitchell)來自約克夏。她在英國國家健保局做了好幾十年的專案組長。她很有活力,經常跑步,爬山,並獨自養大兩個女兒莎拉和潔瑪。

但是,二○一二年九月的某個早晨,蜜雪兒到約克的烏茲河邊慢跑時跌倒了。摔得不輕,鮮血直流。她被送到急診室,在那裡接受照顧、治療。

 

後來她又回到了河邊跌倒的地方,想要找到絆倒她的石頭或窟窿。她看到血跡時才想起那個地點,但是看不出到底是什麼絆倒了她。

 

再一次慢跑,又再一次跌倒,這樣反反覆覆,讓她有點不安,覺得自己變得有點遲鈍,沒以前機靈了。她知道不太對勁。二○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距離她第一次跌倒將近兩年後,蜜雪兒被診斷出罹患了早期阿茲海默症

 

現在寫字對她來說比說話輕鬆,在代筆的協助之下,她寫下了《即使忘了全世界,還是愛著你》(Somebody I Used to Know)。

 

這是個令人心碎的揪心故事,也讓我們深入了解會隨著記憶消失的一切;讓我們看見了與失智症共處的挑戰;讓我們看見從最愛的咖啡館找到回家的路竟如此困難;在廚房裡找到放茶的地方也成了問題。

 

但這也是個發人深省的溫馨故事。我們看見蜜雪兒如何掌控自己的人生。頑強又機靈的蜜雪兒懂得在尚有能力時,自己想辦法對抗這個疾病

 

她在身邊貼滿了便利貼,設鬧鐘提醒自己吃藥,在碗櫥貼上茶包位置的圖片。她買了台粉紅色的腳踏車,不是因為她喜歡粉紅色,而是粉紅色比較顯眼、比較不容易忘記。

 

讀小說變得困難,所以她現在喜歡閱讀詩作和短篇故事。

 

但是最大的挑戰是,失智症似乎會從我們身上偷走我們最寶貴的記憶。每一夜,小偷都會擄走一點比財產更珍貴的東西。

 

蜜雪兒當然也努力抵抗著回憶小偷。她盯著一張一九八七年的照片瞧。照片上有沙灘;藍天;當時分別六歲和三歲的兩個女兒對著鏡頭笑著。蜜雪兒試著想要記住所有細節,但是一想到有一天她將會忘記兩個女兒微笑的臉龐,她的心就碎了。

 

蜜雪兒打造了一間「回憶房」,在房內牆上貼滿一排排的照片。她會替照片寫下註腳,標上地點、人物、原因等。其中一排是她兩個女兒的照片,另一排是她住過的地方,還有一排是她最愛的景緻—湖區和黑潭沙灘。

 

「我坐在床邊看著眼前的照片,感覺到相同的寧靜和幸福。當心裡的記憶被掏空時,這些外在的記憶是不會改變的,會一直都在,成為我的提醒,是我對幸福時光的感受。」她這樣寫道。

 

蜜雪兒用書架來比喻不同的記憶系統。有放置事實的書架和放置情感的書架。事實書架很高、比較不穩,最近期的記憶在最上層;情感書架則比較矮、比較穩固。

 

「我們不會忘記情感,因為情感存在不同的腦區中。」蜜雪兒在《衛報》書評線上廣播的訪問中提到。

 

「我們每天都會忘記細節和事實。好比我明天就會忘記今天我們在這裡說了些什麼,但是我會記得來到這裡的感受。我們必須記得情感書架上的東西,因為我們雖然會忘記自己愛過誰,但我們會記得對這個人產生的感情。」

 

或套美國詩人、歌手、民權鬥士瑪雅.安吉羅(Maya Angelou)的話來說:「我發現人會忘記你說過的話,會忘記你做的事,但是不會忘記你帶給他們的感受。」

 

蜜雪兒現在是阿茲海默症協會的大使。她不遺餘力地協助健康醫療從業員、照護員以及失智症患者,也努力想要洗刷失智症被染上的汙名。

 

(本文摘自《快樂記憶,讓現在更幸福:丹麥幸福研究專家教你打造美好時刻,讓幸福時光永保新鮮》,時報出版出版,麥克‧威肯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擔心媽媽失智,卻無能為力!張德明醫師:如果您不認得我,也請相信我愛您、會永遠記得您

撰文 :張德明 日期:2020年07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張德明臉書粉專
  • A
  • A
  • A

打不到十個字,淚已盈眶,鼻頭喉頭一陣濕熱,字字千鈞,回憶如浪潮般一波波湧現。媽媽怎麼會不認得我?媽媽怎麼會不記得我?但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不記得不認得我了呢?

從小在她充滿愛的懷抱中長大,見面時她就笑笑的盯著我看,看了千百遍也不厭倦;不見面時我知道她也仍盯著我看,我一直在媽媽有形無形的凝視下長大,無畏無懼,因為我知道她一直以巨大的母愛監督著我、保護著我,她一直在看我。

 

小時候腸胃不好,媽媽總背著我要不就抱著,我就環著媽媽的前後背長大。她總教我敦品勵學、忠厚善良,做一個有用有為的人。專業上她無法教我,但她就這樣堅定慈愛的看著我,讓我不偏不倚、毫無懈怠。

 

晚年媽媽眼睛不好,左眼因感染近乎失明,但她總能抓住所有和我有關的新聞,反覆小時候一再叮囑的東西:要誠實、要勇敢、要正直、要努力。

 

我仍然仔細的聽著,不再聽句意,而是聽那溫暖熟悉的聲音。就是那聲音、那眼神,在現實中、在記憶裡,陪著我成長,無憂無懼。

 

每週再忙,我一定會利用假日和琦抽空去陪陪爸媽。

 

近日以來,媽媽仍一如往常,顫巍巍的由臥房走出,和藹慈祥的笑著低聲說,「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就會回,「媽,不早了,快十點了。」媽媽就會說,「噢!」

 

過一會兒,可能才五分鐘,媽媽又瞇看著我,「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就會再回,「媽,不早了,快十點了!」媽媽就會再說,「噢!」

 

反覆好多次以後,我會忍不住說:「媽,妳已經問三遍了。」媽媽就像做錯事的小孩,不好意思的說,「唉呀!老了,記不住了、糊塗了。」但不過十來分鐘,媽媽就又慈愛的看著我,「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擔心著媽媽,卻無能為力。

 

啊!我親愛的媽媽,您不能不記得我,不能不認得我呀!

 

 

若有一天您真的忘了我,不再絮絮叨叨,我會非常非常的悲傷。

 

但就算真有那一天,您真的不記得不認得我了,也請您要相信,我是那樣的愛您,會永遠記得您,和您浩瀚的恩情。

 

也會清楚的知道,不論何方,您仍然一直一直的在看著我。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醫中有情:臺北榮民總醫院院長張德明的行醫筆記》,天下文化出版,張德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什麼丈夫56歲就失智?別輕忽早發性失智症,出現「這些症狀」要留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十年前,當時56歲的陳先生情緒狀態改變,易怒且暴躁,伴隨記憶下降,也開始懷疑妻子外遇、對自己不忠,甚至懷疑她盜領自己的積蓄,導致妻子照顧壓力沉重。最後,家人帶陳先生就醫,確診為早發性阿茲海默症,初期子女皆無法接受爸爸失智的事實,畢竟當時陳先生還不到60歲。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神經內科醫師甄瑞興表示,失智症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但大部分好發於65歲以上的老人,且女性多於男性,年齡愈大,失智比例也愈高。

 

65歲以上老人發病率約5%,而80歲長者則提高為20%。

 

約有2至3成的失智症患者易併發妄想、幻覺,及情緒激躁不安等精神行為症狀,使得家屬在照顧過程中承受極大壓力,影響範圍也可能擴及身邊親友。

 

失智症分為多種類型,阿茲海默症是最常見的一種。甄瑞興強調,阿茲海默症不是正常的老化過程,而是一種不可逆的退化性疾病。

 

50歲就失智?別輕忽早發性失智症

 

雖然失智症主要發生在老年人身上,值得注意的是,也有極少數患者是在30歲、40歲或50歲左右即罹患失智症,俗稱「早發性失智症」,與遺傳、基因有部分相關性。

 

一般來說,早發性失智症患者的退化速度比較快,病患容易出現幻覺、妄想和視覺空間失調等症狀。

 

由於早發性失智症患者發病時,正值中壯年,往往處於社交活躍的階段,因此在醫療及照護需求上與老年失智症患者有所不同。

 

而且,早發性失智症患者大多需負責支撐家庭經濟,發病後隨著認知功能的退化,工作能力降低,人格行為也發生變化,最終可能因無法工作影響家庭收入,進而延伸出家庭照顧與子女教養等方面的問題,這些都比老年失智症患者的照顧來得更加複雜及困難。

 

提醒民眾,早發性失智症往往為家庭帶來巨大衝擊,若發現家人原本拿手的技能變得生疏,或者應變能力出現異常,應多加注意及關心。

 

多動腦防失智!確診後可延緩退化

 

平時,應積極做好失智症的預防措施,包含:多動腦、多運動、多社會互動,以及採用地中海飲食等多元預防策略。

 

即便確診失智症,也要持續參與活動,以免退化速度過快。在適當治療下,失智病患的心理及精神行為症狀是可以控制的。針對認知功能及精神症狀,除了藥物治療之外,記憶認知功能訓練、適當的家屬照顧技巧都有幫助。

 

目前許多醫院及民間團體都有提供適合失智患者參與的課程及活動,可延緩失智退化。

 

上述陳先生接受專業團隊提供的認知、音樂、感官、懷舊、肢體、藝術等相關訓練課程後,情況皆有改善,不但增進生活品質,也減輕家屬的照護壓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情緒憂鬱、個性改變要注意!醫師8招遠離失智,健康慢老才有幸福人生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6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隨著年紀漸長,當長輩出現個性、情緒上的明顯變化時,不少民眾都認為是「老頑固」,誤以為年老後都是如此。事實上,許多變化可能是失智的警訊,而非正常老化現象,提醒民眾提高警覺,並調整生活習慣、降低失智風險,才能享有健康、精彩的老年生活。

失智症不僅造成記憶力及其它神經功能減退,而是全面性的心智能力逐漸喪失,包括:思考能力、記憶能力、判斷力、知覺、時空感、理智、學習能力、及解決能力等都會受到影響。

 

不過,失智症病人本身可能還保有良好的身體功能、意識清楚,甚至仍具警覺性。

 

臺北榮民總醫院玉里分院精神部醫師吳家樑表示,失智症較常見的類型為阿茲海默症血管型失智症,前者病因為腦部神經細胞受到破壞,屬於神經退化性疾病,後者為腦中風或慢性腦血管病變,造成腦部血液循環不良所致。

 

提高警覺,認識失智症10大症狀

 

以下為失智症的10大早期症狀,若出現這些異常現象,應提高警覺、就醫檢查,若確診則能及早治療、延緩病程,以提升生活品質。

 

1. 忘東忘西,且經過他人提醒後也想不起來

 

2. 無法勝任原本熟悉的事務

 

3. 語言表達出現問題

 

4. 喪失對時間、地點的概念

 

5. 判斷力變差,警覺性降低

 

6. 抽象思考出現困難

 

7. 東西位置擺放錯亂

 

8. 行為與情緒出現改變,甚至有妄想、幻覺、憂鬱

 

9. 個性改變

 

10. 計畫事情、解決問題出現困難

 

退化不可逆,失智症病程分3階段

 

失智症的病程大致分為輕度、中度、重度,但疾病退化的進程沒有固定時間,每個人不太一樣。以下為不同程度的失智症主要症狀:

 

1. 輕度失智症:經常遺忘最近事物,且事後想不起來,影響日常生活。

 

2. 中度失智症:嚴重記憶力喪失,且部分日常生活功能需人協助。

 

3. 重度失智症:只剩下片段記憶,且需專人照顧日常生活。

 

預防勝於治療,遠離失智症有8秘訣

 

目前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癒失智症,因此,如何預防失智症就是非常重要的課題。吳家樑建議,可透過以下8個方法降低失智症風險:

 

1. 多運動

 

2. 採地中海飲食模式

 

3. 多參與社交活動,增加人際互動

 

4. 妥善控制血壓、血糖、膽固醇

 

5. 避免肥胖或過重

 

6. 避免頭部外傷

 

7. 戒菸

 

8. 適度釋放壓力、減少憂鬱

 

及早就醫治療,失智症不是正常老化

 

吳家樑提醒,失智症是一種疾病現象,而不是正常的老化,許多病人家屬在家人出現異常時,都認為他們是「老頑固」,誤以為人老了都是這樣,因而忽略了就醫的重要性。

 

針對確診失智症的病人,醫師會評估使用藥物或非藥物治療方式,使得患者的症狀改善或延緩病程進行,增進患者的生活品質及減輕照顧者負擔。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帕金森氏症」和「阿茲海默症」有何不同?醫師:有這些症狀快到神經科就診

撰文 :照護線上 日期:2020年06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帕金森氏症是腦部變化帶來的問題,患者可能動作比較慢,比較不協調,看起來很僵硬,還常常跌倒,甚至拿杯子、寫字時手抖個不停。由於多數患者介於50歲到70歲之間,剛開始發病時大家都會說:「啊,沒什麼,應該就是變老了,不中用了。」而疏於早期檢查、早期診斷,沒能及時面對帕金森氏症,之後生活品質可是會大打折扣。

要證實罹患了帕金森氏症?

 

帕金森氏症是個從過去病史與身體檢查來診斷的疾病。如果家屬觀察到身邊的人或長輩最近在動作、活動上好像怪怪的,可以先用以下的表格自我檢測。這裡有十個問題,其中若有三個回答「是」,請趕緊到神經科就診。

 

帕金森氏症自我檢測表

 

看門診的過程中,醫師會仔細詢問患者的狀況變化,並了解患者動作不協調的程度。假使需要影像學檢查,會選用腦部核磁共振,看看是否有發炎或腦瘤等其他狀況。假使連核磁共振都無法支持診斷,或當不確定究竟是原發性震顫或帕金森氏症的話,還是可以輔以單光子電腦斷層造影,藉著多巴胺轉運體活性及影像活性分佈來做診斷。

 

確診之後,有藥可以醫嗎?

 

帕金森氏症的治療選項不少,例如左旋多巴(Levodopa),單胺氧化酶抑制劑(MAO-B Inhibitor),和多巴胺受體增強劑(Dopamine receptor Agonist)等。

 

每個人症狀不同,做的工作不同,像有些患者受到動作僵硬的困擾,有些則是面臨震顫抖動的折磨,這時所需要的藥物就不一樣。假使患者工作很常需要打字,卻又受帕金森氏症所苦,通常依經驗來說,使用上左旋多巴會帶來最大的好處,醫師就會選擇左旋多巴作為起始用藥。

 

復健對帕金森氏症患者有用嗎?

 

帕金森氏症是一種神經退化的疾病,患者最常受動作僵硬、緩慢、或顫抖之苦,也就是說,患者沒辦法好好做日常生活中的動作,過去拿個杯子,寫個字,或穿衣服都不是難事,但當帕金森氏症變嚴重的時候,這些都會變成大事,喝個水就掉杯子灑水,要填個病歷資料寫很久,甚至衣服都套不上、扣不上,讓生活品質大打折扣。

 

另外,帕金森氏症患者走路時手臂不會自然跟著擺動,平衡變差,容易跌倒。一跌倒,可能就還會造成骨折、頭部出血等更麻煩的狀況。因此,早期介入動作的訓練,是非常重要的。

 

運動復健訓練重點

 

被診斷為帕金森氏症之後,就要開始介入運動治療。運動可以幫忙控制體重,同時在學習正確的運動方式及學習肌肉運用後,協調性會比較好,減少走路跌倒的機會,職能治療師則能幫助患者熟悉如何處理日常生活遇上的困難。因此物理治療和職能治療在整個過程中都非常重要。

 

帕金森氏症會進展的很快嗎?

 

疾病的進程總是因人而異,有的患者患病後狀況會急轉直下,有的則是還算穩定。而且這跟在疾病的哪個時期診斷發覺也有關係,如果在帕金森氏症早期就注意到狀況不對勁,及早帶患者去就醫,早一點用上適合的藥物,就可能改善症狀,減緩個人變差的速度。

 

若太晚才注意到,就醫時疾病已經比較嚴重,當然後來就比較難治療比較難改善。不過整體而言,帕金森氏症的神經退化是相對緩慢的,患者常是經過幾年到十幾年的時間,才會進展到生活失能。(若像「漸凍人」這樣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發病到死亡平均是三到六年,僅有極少數的患者會活超過十年。)

 

另外,大家應該也常聽到另一個與神經退化有關的疾病:阿茲海默症。雖然這兩個都是神經退化的疾病,但退化的方向不一樣。阿茲海默症主要是從認知功能退化,所以患者會先表現記憶力很差、情緒控管不佳等變化。而帕金森氏症則是以動作功能開始退化,先表現出僵硬、緩慢、和顫抖的動作為主。

 

帕金森氏症狀

 

值得注意的是,假使患者被診斷為帕金森氏症,但後來很快就表現出記憶力變差的認知功能障礙,代表預後不佳!患者可能會比較快速的惡化。還有一個預後差的指標則是使用左多巴胺但成效不彰。

 

帕金森氏症會致死嗎?

 

帕金森氏症的好發年齡介在50到70歲之間,在這階段的人有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的比例較高,慢性病較多,就比較容易感染,或有心血管疾病、中風、癌症等問題,所以一般帕金森氏症的患者並不是死於帕金森氏症,而是心臟病發、癌症等這年齡層的常見死因。

 

然而,若患者已經罹患帕金森氏症多年,動作很不協調、容易跌倒,那就可能因為吃東西咀嚼、吞嚥不順,嗆到變成吸入性肺炎,或是跌倒導致骨折、顱內出血。這些狀況就可能致命。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照護線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當父母老去,我們也在經歷「失去」,放下對完美的期待,父母也能盡情做自己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20年06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果能體認到這點,把關注拉回自己身上,好好照顧自己,在父母面前做自己,也接受父母有他們自己的課題和選擇,那麼與父母相處起來,挫折感會少很多。

文 / 黃惠萱 臨床心理師
 

當父母老去,讓他們做自己

 

「心理師,醫生說我媽失智了,這怎麼可能呢?她到現在還每天唸我之前去美國沒讓她跟的事情,時間一到就吵著要吃飯,失智的人怎麼可能這麼精明!」

 

年前母親突然變得精神恍惚,嚇得她趕緊帶媽媽去看醫生,後來媽媽的狀況逐漸穩定,她一時半刻接受不了醫師的診斷,難以面對高齡70歲的老媽媽大腦已經退化的事實,與母親鬥嘴多年,她心目中母親是如此「精明」,怎麼可能跟失智扯上關係!

 

只記得過去重要的記憶,很難記得新的事情,逐漸失去判斷時間的能力,只記得該吃飯睡覺,身體愈來愈多毛病,難以忍受生理上的飢餓與疼痛,壓抑與忍耐力下降,常出口抱怨東抱怨西,這些都是老化的現象,如果身心老化的程度遠大於實際年齡,就會懷疑有失智的可能。

 

仔細想想,老化的現象其實就是認知功能退化到像孩子,但我們能包容小孩子記不得事情、不會判斷時間、只在乎吃東西、時間到就需要睡覺、有需求就提出來、難過就抱怨,可是當自己父母慢慢變成「老小孩」,卻讓我們難以接受,造成許多照顧與相處上的困難。

 

對小孩子來說,父母就像是山或海般的存在,他們堅強、似乎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父母的強大對有些人來說慈愛關懷的正向經驗,對另一些人來說可能是恐怖壓倒性的存在。當父母退化成老小孩,我們大概會有三種心理歷程:

 

1.全能父母的幻滅與失落

 

儘管我們已經步入中年,早已獨立,過往強大的父母還是存在心裡的角落成為我們的支持,而當精明的老媽媽變得迷糊,堅強的老父親變得虛弱,第一時間我們往往無法覺察父母形象幻滅帶給自己的失落。

 

表現出來的行為可能是高估父母的健康狀況,持續對父母有過高的要求和期待,難以同理父母的困難與疼痛,我們不想失去心中強大的父母,但是忽略了眼前的父母也是一個有血有肉需要關懷的「人」。

 

2.長大的責任與壓力

 

溫柔體貼的幼教老師在母親罹癌之後,一直抽不出時間陪媽媽去醫院,深入討論之後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不想看到母親脆弱的樣子,對於即將到來的孤獨與責任感到恐懼。

 

很多時候我們腦海裡的想像比現實還恐怖,如果我們被嚇得選擇逃避,幻想反而無法消退,經過晤談裡的心理準備和演練,當她真正陪伴母親之後,才發現一切並沒有那麼絕望。

 

3.放不下的議題

 

對某些有著童年創傷的人來說,比別人多了一種難以消化的心理歷程,父母的老化等於宣告他們「等不到道歉」,親子間「已無望和解」,有時候這是一種災難化的想像,需要靠實際接觸來紓解。

 

更多時候,這可能是事實,影集「良醫墨菲」(the good doctor)裡的主角肖恩是一個高功能自閉患者,儘管憑著實力當上外科醫師,得到許多人的理解與肯定,卻無法得到自己父母的接納,臨終的老父親仍用「幼稚、任性」來形容他,人生的遺憾莫過於至親的人卻不如陌生人。

 

有創傷經驗或心理困擾的父母,他們的症狀與議題會隨著老化而加重,《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這本書裡描述了有依賴、潑冷水、自戀、控制、自毀、恐懼等特質或議題的父母,列舉許多子女照顧上的困境,建議一些好的做法,包括「增加同理」、「適當的界線」、「適切的協助」,是一本很好的心理書籍。

 

這三項建議聽起來簡單,在我的晤談經驗裡,許多成人子女,包括我自己,要做到都不容易。我們需要走過前面說到的三種心理歷程,接受全能父母的幻滅、承擔自己長大的責任、放下親子間的遺憾。

 

經過歷練與調整,那些適應得比較好的人,都有某些觀念上的改變,像是:

 

1.重新真實地認識父母,體認到父母也是人,有自己的缺點和侷限

 

精明的母親也會生病,脆弱時也會想尋求安全感,人性許多特質可以共存而不相斥。如此一來,才能同理父母的感受,不會過份高估或低估父母的健康與能力,給予適切的幫助。

 

2.接納父母的「選擇」,讓父母做自己

 

很多時候最大的痛苦來自於企圖「改善」父母,單親的兒子希望母親走出被丈夫外遇拋棄的陰影,姊代母職的長女希望母親有智慧不要盲目付出,把別人的成長議題背在自己身上,注定無法實現。

 

如果能體認到這點,把關注拉回自己身上,好好照顧自己,在父母面前做自己,也接受父母有他們自己的課題和選擇,那麼與父母相處起來,挫折感會少很多。

 

「老化」代表不斷地「失去」,要消化失去的感受是不容易的,我們都在老化這條路上,父母只是走在我們前面而已。我們常說小孩子可以帶給父母許多學習,其實陪伴年老父母的經驗也會帶給成年子女許多體悟。願你我能在歲月的流逝中,學會成全對方,完滿自己。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