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公分腫瘤教我的事:人生無常,安排真正重要的「優先順序」,這一生才不會後悔

撰文 :郭瑞祥, 陳建豪 日期:2020年07月13日 分類:自我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學者過勞猝逝的新聞,愈來愈常出現。但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會成為可能的「死亡候選人」。四十歲那年,我被確診為肝癌患者。過去,工作占據我絕大多數的時間心力,但在死神逼近那一刻,我最放不下的,卻不是工作,而是最親愛的家人。

雖然十多年過去了,那幕情景永遠銘刻在我腦海。

 

當時,我因肝癌準備開刀,同時在台大醫院內接受癌症治療的台大教授翁景民來探視我。那時他正在接受化療,整個人相當虛弱,卻在我進行手術的前一天下午,他坐著輪椅、硬撐著身體、來陪我做禱告。他牽著我的手,兩人一起祈禱手術成功,為我注入了信心與力量。

 

然而,一向以熱情教學著稱的翁教授,最後還是不敵癌症,享年僅僅四十三歲。就在發現罹癌前兩個月,我到醫院探視他,翁教授苦笑著對我說:「過去這幾十年,自己太不懂事,常常餓了就是泡麵、汽水亂吃一通,最終身體哪能不出事?」

 

翁教授短短一生,為學生付出滿滿的關愛。他長期幫助困苦學生支付學費、生活費,對學生在精神與物質上都大方付出,對自己的照顧卻遠遠不足,婚前常常半夜三更都還在研究室工作,一宵燈火通明。

 

壯年學者猝然離開人間的遺憾,絕對不只於此。手術期間前後那兩年,另兩位我認識的台大傑出教授,因為平日過勞與對健康的疏忽,英年早逝。

 

而交大甚至有三位教授,二○○二年相繼意外猝死,其中一位還是我在美國MIT念書時的學長,不過四十餘歲! 這些學者,正處於學術專業最成熟、人生歷練最豐富,對學術、對教學最能貢獻的黃金歲月,他們的壯年凋零,無疑是對台灣社會的重大損失。

 

究竟,折損學者生命的根本原因何在? 這些遺憾是可以避免的嗎?

 

我們每一個人,人生的資源皆有限,該如何在事業與健康之間,妥善規劃,安排優先順序,讓這一生不會後悔?

 

且讓我以自己為個案,來面對這個大哉問。

 

週六一定加班,週日不一定休假。這是我一九九五年、三十四歲回到台灣任教後的工作寫照。

 

賣力工作,總是有回報的。從一九九七年到二○○一年、連續五年,我都得到國科會認定的甲種研究獎勵;而同步在教學上,自一九九九年起,我也蟬聯三年獲得台大「教學優良獎」肯定,每年只有五%的老師能得此殊榮,對我而言,無疑是高度肯定。

 

家庭生活方面,一九九六年、一九九九年,兩個小男孩陸續加入我們夫妻的生活,讓我的人生更充實更忙碌。有意義的工作、心靈相通的伴侶,可愛的兒子。我很感謝上帝,賜予我如此的幸福,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但,賣力工作,固然有回報,太「賣命」的超時工作,卻也有「報應」。當我的工作領域、家庭生活,交織繁忙到不可開交時,我完全沒有想到,死亡居然悄悄找上門。

 

死亡逼近,才知道自己「活」錯了

 

死亡,有時是狡猾的。一九九九年、我三十八歲,在妻子的鼓勵下,去做了趟全身健康檢查,結果讓人滿意,除了原本就有的B肝之外,一切尚稱正常。沒人預料得到,兩年後,我在美國的弟弟,卻傳出罹患肝癌。由於肝真是沉默的器官,弟弟的病情一發現,已經是肝癌末期,唯一的治療方式,只能等待換肝手術。

 

一得知,我馬上飛往美國探視,往返美國的航程中,不禁想,弟弟比我年輕,竟然已是末期,那我是否應該再去做一次體檢?

 

這一次,死亡露出了他猙獰的面孔。原本預期是輕鬆的體檢、忙裡偷閒的一天,但當天上午照完超音波後,醫生卻趕忙跑來告知,他在肝臟部位發現了不正常的腫瘤,強烈建議我即刻辦理住院,好接受更詳盡的檢查。

 

不正常的腫瘤,難道我跟弟弟一樣是肝癌? 在那一刻,我整個人都呆住了,最最老套的台詞不斷迴盪在腦海:

 

「怎麼可能會是我? 我還這麼年輕,身體也沒有感覺到任何不舒服啊! 難道是醫生弄錯了,那不是我的超音波?」

 

經過再三跟醫生確認資料無誤、稍微回過神後,下個念頭就想到我的妻子與一雙稚子;倘若我有三長兩短,他們該怎麼辦? 誰來賺錢,讓他們好好成長? 而我年邁的父母,他們又如何能承受兄弟兩人同時罹患肝癌的噩耗? 難道真要辛勞一輩子的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

 

當時我才驚覺,雖然每天至少將八、 九成的心力投入於工作,彷彿工作是我這一輩子最有價值、最重要的投資,但當真的處於生死關頭,大概只有十%的時間,會在腦海裡閃過工作該如何安排,九○%的時刻,我都是緊緊心繫、掛念擔心著我最親愛的家人。

 

但弔詭的是,我生病時真心掛念、放心不下的家人,我在平日卻並沒有花足夠的時間去關心與陪伴啊!回頭看這些年的努力,我竟是本末倒置了。

 

面對「生死未卜、請敬候佳音」的住院檢查期間,其實是我人生最徬徨無措的時刻。我完全不知道,醫生最後會拍拍我的背,告訴我你還有救,還是搖搖頭,請我跟我的家人節哀? 短短一晚的等待,心力交瘁,百感交集。

 

最後,說是弟弟救了我一命,並不為過。

 

癌症末期的弟弟,腫瘤已經十幾公分,不適合動手術,然而醫生告知我,我的肝癌腫瘤發現得勉強算早,約四公分左右,尚未擴散,可以用外科手術切除,也無須化療。

 

倘若不是因為弟弟的病情,提醒我應該針對肝部再做一次健檢,我的腫瘤非常可能在無聲無息中日益擴大,那就真的是生死難料了。

 

在手術前一晚,特別思念我的妻小。由於一雙稚子,那時分別才五歲、兩歲,並不適合長時間待在醫院,手術前幾天,能夠見到他們的時間其實並不多、格外想念。

 

我在心中暗暗許下承諾,若能安然出院,將來一定要多花時間陪伴他們成長。

 

在心有掛念下,我進了手術房;在心有掛念下,我重新醒來。手術算是相當成功,但即便順利,也是大傷元氣。

 

開刀後三天,仍必須靠嗎啡等藥物止痛,因此雖有不少人來探病,我的狀態幾乎無法見親友,短短一個月內,我竟瘦了十多公斤。

 

每一日的無知與疏忽,都是癌症的主因手術後、在醫院療養的兩週裡,我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

 

我三十八歲的時候,健康檢查沒有發現腫瘤,但才過兩年、四十歲的時候,卻多了一顆四公分的癌症腫瘤,所以是不是我這一、兩年吃錯什麼東西、或哪裡的一時疏忽,導致肝癌的發生?

 

我也問了醫生這個問題。孰料,醫生只是冷冷的回答:

 

「這癌症要長成這樣,絕對跟你過去十年、十五年以上的生活型態有關,是長期不當的生活型態累積而成的,怎麼可能只是最近一、兩年的事?」

 

醫生短短幾句話,卻讓我不得不徹底檢視自己過去十年、十五年的生活,最終也得到一個「三長兩短」的結論:工作時間變長、食量不斷增長、心中瑣事壓力增長,而運動量、休息時間,卻都在無形中悄悄縮短。

 

但我仔細想想,幾乎所有的職場工作者,從三十歲或三十五歲起的十年、十五年,過的不都是這樣的日子嗎? 我們在職場上發光發熱的黃金歲月,卻也最容易讓我們燒盡身體健康,甚至賠上寶貴性命!

 

我們每位在職場上的專業人士,在多年工作後都變得很有效率,做事快,做事多,做事認真。但在管理學上除了效率之外,其實更重視的是效能,也就是「Do the right things right」。可惜我們都很少想到在「人生管理」的議題上,何者才是對的事情。

 

管理學上講策略執行時,很重要的是資源分配應該依據策略的意圖,也就是「重要的事要先做」。可惜了我們這些專業工作者在商業執行上常能判斷何者是重要的事要先做,可是在「人生管理」的時間分配上,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我們常常是「緊急的事先做」,而「重要的事以後再做」,所以花了大量的時間在工作,卻忽略了健康、家庭、休閒⋯⋯ 等等,這不就是我這次生病的最大原因嗎?

 

我們也許都有高學歷、博士學位,但對健康的瞭解,恐怕連小學程度都沒有。在手術後、復原的一個多月中,我看了大量相關書籍,才知道我原先是如何蹧蹋自己的身體。

 

工作太忙? 是死亡最愛的藉口

 

手術後,我感謝上帝給我的這個禮物,讓我徹底改變自己的飲食與作息。

 

盡量少外食,少鹽、少糖、少油脂,也改變自己的作息,早睡早起,並定時運動。

 

更重要的是,我戒掉週六去上班的習慣。我把時間留給我最重視的人,我開始陪著兩位小朋友踏青運動、伴著他們成長,並也與我的妻子,一起討論如何教育他們。

 

我們都是失去了健康,才知道健康的重要性。我們都是在面臨生死存亡之際,才知道我們最珍惜的是什麼。

 

談到健康與家人,職場工作者通常都以「工作太忙」的說法,來原諒自己。但可惜的是,這是死亡最愛的藉口。你沒時間照顧自己,就注定會有時間生病。

 

我感謝上帝,在我四十歲時給我小小警告。甚至我會說,這四公分的腫瘤,其實是一件禮物。我學會要懂得煞車,不要衝過頭,不要忽略最重要的家人,不要不重視自己的健康。

 

我的親弟弟,提醒我自己應該再去做健康檢查的弟弟,在美國完成換肝手術後,最後仍因為肝臟問題,英年早逝。他同樣在美國拿到博士、在矽谷科技公司上班,人人稱羨,但這些絲毫換不回他的健康。

 

我們可以賣力工作,但千萬別因疏忽與無知,最終演變成「賣命」工作。在「人生管理」的時間分配上,要有願景來引導我們的心靈,做重要的事。

 

 

馬太福音十六 26 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失自己的生命,又有何益處呢?

 

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勇敢做唯一的自己:台大教授郭瑞祥的人生管理學》,天下文化出版,郭瑞祥, 陳建豪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結婚25年,愛情也不會消失!陳安儀:與另一半無話不談,就是難得的幸福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6月22日 圖檔來源:陳安儀提供
  • A
  • A
  • A

無論再怎麼爭執與摩擦,老公終究還是會求和、求好。「我倆的婚姻,是我先生的功勞。」陳安儀說,隨著年紀增長,兩人似乎磨合得差不多了,可是沒有過去的包容,就沒有今天甜美的果實。

之前有一段時間,「婚內失戀」是熱門的話題,不知輕敲著多少人敏銳的感受;那麼到底有多少人還能「婚內戀愛」呢?成家立業、結婚二、三十載,甚至邁入人生下半場,要怎麼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是傳說?結婚近25年的資深媒體人陳安儀說,「婚後的愛情,是需要『看見』的。」

 

老夫老妻的愛情是...我願意滿足你

 

「年輕的愛情比較激情浪漫,但是隨著家庭的責任加重,愛情在婚姻中,會以不同形式存在;它不是消失了,只是換個方式呈現。在長時間的生活瑣事裡,就算感受不到愛的存在,但靜下心觀察,愛常常會回來。」

 

「不可否認地,我先生對我而講,偶爾會變得毫無吸引力。可是我認為喜歡一個人,跟『自己』比較有關係,你覺得不愛一個人,可能跟自己當下的狀態有關。但當他換了新髮型,或是偶然做了一個小動作,也許我那時也覺得心情輕鬆,我就會又有種愛的感覺。」

 

陳安儀與老公的感情能夠長長久久、愈陳愈香,她笑稱是老公鍥而不捨、功不可沒,只是在經過數十年的磨合後,她自己也改變不少。漸漸步入熟年後,她可以向老公打開所有內心的抽屜,「我與他都改變得很多,能有無話不談的另一半,是很幸福的事。」

 

「我先生有個很棒的優點,我提出的願望,他會盡量滿足我。前些日子的星期五,在宜蘭家的曇花快開了,但假日我們通常會待在台北的家。我想著,如果真等到星期一才回去,曇花應該就謝了吧!我先生便說,『想看就回去看吧!』我們便從台北塞了一個半小時的車回到宜蘭的家中,只因為我想看曇花花開。」

 

「如果說什麼是愛情,這就是了吧!」

 

婚姻裡勇敢做自己,老公與家人更愛你

 

「許多人在婚姻裡遇到的各種問題,我並非從未遇過,而是人生經歷多,我會選擇很快地處理事件,不讓它變成問題。我非常知道我要做什麼,沒有要配合別人,我界線清楚、說到做到,也非常需要有自己的空間。」

 

陳安儀提到自己12歲就在外面獨立求學、生活,在與先生結婚前,曾有段慘烈的愛情經驗,於是她醒悟到,「在關係裡,對方不會因為你的放軟,而有所改變;我學到教訓,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不讓自己受委屈的陳安儀,反而使得老公願意退讓與改變,無論再怎麼爭執與摩擦,老公終究還是會求和、求好。「我倆的婚姻,是我先生的功勞。」陳安儀說,隨著年紀增長,兩人似乎磨合得差不多了,可是沒有過去的包容,就沒有今天甜美的果實。

 

「我先生是很孝順、很重視家庭的人。他與家人間很親密,他對我的父親也很好。我知道我婆婆很黏我老公,如果老公想盡孝道,我就讓他去陪母親。」

 

陳安儀與她的老公,是一人勇敢、一人保守的互補關係,又是追求心靈滿足、圓滿家庭責任的好夥伴,兩人是伴侶,也是好朋友,回首初相識到現在,兩人都變了,因為彼此,變得更好。

 

有一種夫妻的愛情,比好朋友還更交心

 

「結婚二十多年,他被我『同化』很多。像是他以前不看藝術電影,他看到節奏緩慢的電影,便和我說,『你自己看。』但現在連舞台劇也願意看;有時我轉過頭看他,他比我更感動,哭得淚流滿面的人反倒是他。」

 

「我們家裡現在有養一隻貓,起初我要帶回家,我先生一聽到就說不同意,但現在他每天都在玩貓。之前我們去非洲旅行,一開始他也是反對,但到最後,拍最多照片的是他,最喜歡跟朋友炫耀的,也是他。」

 

「我自己也有很大的改變。以前他對我好,我視為理所當然。有次和好朋友們去加州玩,在精品店裡逛了4、5個鐘頭,我先生則在旁邊顧小孩。我好友提醒我,『你老公真的對你很好,一句怨言也沒有。』我才發現,我老公真的很特殊,現在我不忘對他表示感謝,謝謝他對我的付出。」

 

「很多事他以前會說不要,現在會說好呀!我以前會生氣的事,現在也變得不生氣。我們都知道對方的個性,每天晚上,兩人就一起顧那隻貓。我們的愛情,好像是『擴展』了。」

 

陳安儀說,她和先生現在什麼都可以聊,就算立場、想法不同也不影響,根本就像是「閨中密友」,能分享所有秘密。

 

「有天我和我先生聊天,連自己也覺得有點可怕的是......『我現在最好的朋友是你耶!』」

 

陳安儀說,一對伴侶在一起,要能愈來愈好,成就彼此。如果愈來愈不開心、凡事都不如意,兩人就不見得適合了。

 

如果真有下輩子,要體驗不結婚的人生

 

「如果我下輩子可以選擇的話,我不會結婚。我並非不要我的伴侶,而是我想享受另一種人生!婚姻、家庭裡有太多的責任了,雖然這份責任,也會帶來甜美的回憶,但我可以去做不一樣的事。」

 

人家說結髮一輩子,陳安儀理性地說,珍惜一輩子就好,愛情並非要濃得化不開,體驗生命的各種樣貌,也許才是我們活著的目的。

 

「有機會的話,我想去蒙古那裡做志工,我要做跟現在不一樣的事,去享受另一種挑戰,也是改變現在既有的角度與生活。」

 

「我心中理想的老後,是作家齊邦媛在養生村寫下巨作《巨流河》的日子,因為她決定要有自己的生活,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做出自己的選擇。等到工作慢慢告一段落,我也要繼續中斷的寫作。」

 

兩個人在一起很快樂,一個人獨處也很開心,陳安儀的人生下半場,肯定更精彩。一個知道自己要去哪的人,無論走向哪條路,不僅心安理得,也顯得與眾不凡。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勇敢過自己的人生!她愛上重機自由馳騁,重新找回人生主導權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6月20日 圖檔來源:林育如提供
  • A
  • A
  • A

人過了40之後,差不多是人生的「中點」,我想每個人,包括我自己,也都還在學習。我能分享的是,當一個女人,能夠好好愛自己時,她才有能力面對世界,愛自己才會長出肌肉來。

別說是十多年前,即使在現在,騎重機的女性一直都是少數。但林育如卻愛上速度的感覺,騎重機環島是小菜一碟,如此地「不讓鬚眉」,是源自於為自己圓夢的巨大渴望,即使她一開始連腳踏車、「小綿羊機車」都不會騎!

 

「但我只要決心做了,一定要完成它。」女人到了中年,有能力、有經驗、有智慧,更加強壯,也更加有魅力。

 

林育如在會計師事務所上班,曾被宣判難以受孕的她,卻分別在39歲、41歲生下兩女,活出「不可能」的她,並不甘於只做上班族、家庭主婦。中年後開始「叛逆」做自己,生活變得更愜意,她也告訴所有想要圓夢的姊姊妹妹:年齡不是問題,無論你幾歲,你都能追求自己的夢想!

 

父母鋪陳的安全道路,卻不見得是適合自己的路

 

人要決心改變,有時不是靠彈指之間,有時是被逼迫到最後,一種豁出去的行動。例如林育如,騎重機、要環島,說完就出發!能活得灑脫,終究是為了做自己

 

「我十多歲時到加拿大讀書,在沒有心理準備,人不生、地不熟的的情形下,我只能天天哭......到了三十多歲後,父母希望我回臺灣嫁人,要我回臺灣。當時的我,一個朋友都沒有。我的人生一直有種『斷裂』的感覺。」

 

林育如生長在家教甚嚴的家庭,接受俗稱「傳統型」的教養方式。有一陣子,她不斷接受安排、進行各種相親,甚至還登徵婚啟示;那時每天的目標,就是跟單身男子約會,她笑稱,「我的相親經驗,寫成一本書都沒問題。」

 

「那時我有種很深刻的感覺,我的人生不是我的,我不知道活著的意義。迷茫的我,有時覺得自己被毀滅了;現在想想,如果沒有當初掉到低谷的感覺,我現在又怎麼能有創造的能量。」

 

「在我小時候,我沒有娃娃可以玩,反而都玩弟弟的玩具,無論我想要什麼,我媽媽都叫我要『忍』,反而讓我累積很多憤怒,為什麼女人就是要『忍』呢?」林育如身中年後,花了好長一段時間自我探索,想知道自己「真正的樣子」。過去的日子裡如果總是被定義,帶到我們成熟、獨立後,我們要定義自己真正的樣子。

 

「我喜歡重機,是因為小時候,我就覺得我一定要有一台『忍者』(日本重機品牌),我真的很想、很想要!我的媽媽的口頭禪是『母湯』,台語意思就是不要、不好;她總說我什麼都辦不到,連想都不要想,這些話曾讓我動彈不得。可是當我回臺灣時,反抗的心愈來愈強。那時我沒半個臺灣朋友,我連腳踏車都不會騎,但我覺得我不能再拖下去了。」

 

只要人生是自己的,慘摔也不怕、墓地也敢去

 

「一開始我先學騎普通機車,後來學騎重機後,兩腿都是瘀青、總是鼻青臉腫。記得有一次去我爸媽為我安排的相親,我受傷腳一拐一拐的,對方以為我是殘障人士。」回首過去,林育如雖然是笑笑地說,卻始終承受家庭的壓力,因此她一定要想辦法,釋放出來。

 

「當我握住重機的手把時,我覺得我人生是我自己的,我能決定我去的方向;當風吹向我時,我就能把所有煩惱都丟了。短短加速的幾秒裡,我是我自己的,沒有人可以打擾我。我與自己愈來愈接近,這是過去沒有的感覺。」

 

「騎重機讓我最興奮的事情,就是對未知的探險了。我喜歡騎往沒有柏油路的地方,有時,我的前方一片漆黑,我心裡有些害怕,但同時又感到狂放的喜悅,我的內心多渴望解放,整片墳墓我也不害怕。有次我騎往坪林 ,沿路下著寒冷冰雨,心中也是會有一絲恐懼;可是就這樣騎下去,恐懼的感覺消失了,我好像又克服了一些東西。」

 

藉著一首歌的長度,對父母說出心中壓抑的話

 

回臺灣後,她除了經常騎車上山下海,也不斷地去尋求內在的未竟之地,學習了各式各樣身體、心靈的成長課程。如今她自己也開了課程,與中年後的姐妹,一起享受啟發的旅程。

 

她的課程很簡單,就是唱歌、跳舞。她說,人最要信任的是自己,讓身體帶領自己自由地舞動,那本來僵硬的身軀,甚至心裡糾結的議題,終究有鬆綁的機會。

 

「我感受身體是很有智慧的,就像精密的儀器;而我們用聲音,則能震盪心內的水。回到我們的本能,想要好好愛自己、療癒自己,其實並不複雜。」

 

「有次上課時,我突然有個『和解』的靈感。我用播放一首音樂的時間,請大家善用這短短的幾分鐘,說出想對父母說的話,等到3分多鐘過去了,學員跟我說,『時間太短了,不夠!』我再延長一首歌,大家還是欲罷不能。」

 

「我想,我們成年子女,到底有多少話不敢跟爸爸媽媽說?可能是一句,『媽媽,你剛剛說的話很傷我的心』都不敢說。可是當願意傾吐對父母壓抑的話語,不管說的內容是好、是壞,都讓人身心舒暢。我想,很多不健康,就是無法坦誠。」

 

唱歌、跳舞,就這麼簡單?「還有經常曬太陽、接近大自然。」林育如說,要讓身心沐浴在快樂的氣氛中,其實就是這麼單純,興趣也不見得一定要花大錢培養,可是我們容易忽視,身體的本能,反而習慣用錢來衡量。

 

中年要活得燦爛,就是允許快樂、也允許悲傷

 

「我覺得中年可以培養的一種能力,便是『心安』。當人已經在平安裡時,就不需要去求平安,看似很抽象,卻是萬物萬事的核心。」

 

林育如說,當她開始做自己喜歡的事,她便感到快樂、和諧與滋養,她也鼓勵大家找到自己喜歡的事,並允許自己經歷各種體驗。

 

「人過了40之後,差不多是人生的『中點』,我想每個人,包括我自己,也都還在學習。我能分享的是,當一個女人,能夠好好愛自己時,她才有能力面對世界,愛自己才會長出肌肉來。過去,我好像只能為他人活,父母、身邊的人都希望我照他們的期待過活。愈是無法做自己,我的內心就愈渴望愛。」

 

「我渴望的愛,其實就是『允許』。自己哭了,就允許自己哭;在每一個狀態裡,允許自己可以生氣,可以悲傷......我花了好多時間改變,不要把別人的需求放在自己的需求上,除非自己,心甘情願......。」

 

在陽光下奔馳的她,不讓40歲後的青春來去匆匆,她像是一位帥氣的哲學家,語調裡卻滿是對女人的溫柔疼惜;尤其給長期被家庭貶低的姐妹們,一定要「允許」自己擁有各種經歷,疼惜自己、關懷自己,不管他人怎麼對我們,能始終對我們不離不棄的人,其實,也只有自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敢跟媽媽說!郭葉珍:別讓自己的焦慮,變成孩子的壓力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6月12日 圖檔來源:三采文化提供
  • A
  • A
  • A

當郭葉珍的女兒憂鬱到覺得活不下去、兒子決定休學時,他們都願意跟媽媽說,自己的狀況與自己的決定。現在, 25歲準備公職考試的女兒已經學會如何不被憂鬱困擾,27歲的兒子朝向自己喜愛的創作領域發展,郭葉珍都在一旁陪伴。

「我在大學教授的是家人關係相關課程,很多人會因為我離婚,質疑我的專業能力,但我要用自己的經驗告訴大家,正是因為我有離婚的經驗,我知道婚姻何以走不下去,要如何成功的共親職(夫妻能共同分擔照顧、教養孩子的責任),也知道繼親家庭(指二個原親家庭的重組)該如何運作才會順利。離婚沒什麼好丟臉的,不用擔心別人怎麼看你,你是正常的。」

 

擔任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副教授的郭葉珍,任教於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與兩個成年子女相處融洽,她開玩笑地說,「我都叫他們搬出去,他們就是不願搬出去。」同時,學生們談心也總愛找她,能夠如此,她說,「要閉上自己的嘴巴、打開自己的耳朵。」

 

什麼都敢跟媽媽說,因為媽媽允許一切發生

 

郭葉珍的一兒一女,總是能坦率地跟她分享內心的話、近來發生的事,郭葉珍本來以為親子間緊密又獨立的關係,是件再正常也不過的事,因為她的父母親,也是充分地信任她、給她空間成長

 

「父母為子女擔心與煩惱,是自然的天性,我們可以把生活重心放在其他地方。例如像我,有自己的事業;或是有的全職媽媽,空閒時就發展自己的興趣,不要讓自己的焦慮,最後變成孩子的壓力。」

 

於是,當郭葉珍的女兒憂鬱到覺得活不下去、兒子決定休學時,他們都願意跟媽媽說,自己的狀況與自己的決定。現在, 25歲準備公職考試的女兒已經學會如何不被憂鬱困擾,27歲的兒子朝向自己喜愛的創作領域發展,郭葉珍都在一旁陪伴。

 

陪伴孩子度過失落,支持他長出「復原力」

 

許多父母親怕小孩吃苦,不希望子女走上辛苦的路,「但我認為不要把自己失落的情緒放在小孩身上,小孩的發展不見得跟你想的一樣,況且苦的本質,就是樂的根源。表面上我不管小孩,事實上我是信任他會長出自己的力量來,因而陪伴與等待。我是他們的媽媽,但我無法替他們過他們的人生。」

 

郭葉珍不斷提到,「外面的世界沒有別人,只有自己。」我們害怕受苦的原因是什麼呢?

 

「我記得有一個故事。有一個有錢人,看到一群小朋友在打籃球,他覺得大家搶一顆球太辛苦了!就1人發1個籃球,那你想,籃球還會好玩嗎?」

 

「父母要忍得下心、捨得孩子吃苦,讓孩子為自己做選擇,若真的受挫、吃苦了,我們做家長的,就支持孩子復原。做為一個媽媽,我的責任不只有教育他們,要支持他們擁有『復原力』。」

 

「人會痛苦,是因為有很多的『應該』,想要控制他人,是為了想讓自己舒服;可是控制不能控制的,便造成了痛苦。」

 

「人的一輩子有太多變數,又有太多標準,要每個都達標,才會感到很辛苦。我自己的做法是,回到我自己,我沒有去預期結果,讓所有力量回到當下,不用一直期待要看到預期的結果。當你感到身心安定時,你就成功了 。」
 

郭葉珍建議父母親,可以把許多心裡的不滿、困惑都「寫下來」,不要讓情緒變成「一團」。清楚地整理後,就是覺察自己的開始,親子間的壓力也能鬆綁。

 

退休當「教練」,繼續做青年的「重要他人」

 

「等我退休後,我若一直能安身安心,也想協助他人安身安心,繼續為青年做職涯諮詢。除了談話、諮商之外,我會想用『教練』的形式,從生活裡開始改變。因為人都有慣性,我所闡述的概念,你也許會認同,但一回到原本的生活裡,又打回老樣子。慣性就跟戒糖一樣,大家都知道糖不好,但就是戒不了。」

 

「在我的臉書上,有的時候會收到這樣的訊息,『我覺得生命有空洞感,不知道人生要往哪裡去?』人生有疑惑,其實是很正常的;我問他,你要怎樣才能快樂?最後釐清,他以為達到目標就會快樂,但這個目標,不是他的目標。」

 

「有時我們以為拿到學位就會幸福,結婚就可以美滿;可是這個目標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我們習慣將功成名就與幸福快樂劃上等號,即使我們已經覺得空洞了、錯誤了,還是往那條路去走。其實是認知錯誤,此路不通,我們就換別條路走。」

 

「人要演出自己的劇本,而不是『社會劇本』,我們擔心的事,很多都是想像出來的。」

 

郭葉珍經常跟年輕學子說,崩潰了沒關係,失敗了沒關係,像是給了一種安心與溫暖的保證;就算命運無常,有一天失足墜下,我們會感覺自己被安全地牢牢接住,因為有個人告訴過我們:我們變成什麼樣子都可以。

 

一個人很快樂,去哪都帶著自己

 

她的外表,完全看不出已經超過50歲,依舊神采飛揚、談吐輕而有力,她分享給大家一個保養妙招,同時她也認為,職業婦女的她能保持情緒穩定,過往所學教會她要「往內探究」。

 

問到充滿溫暖光輝的她,現在還會期待愛情降臨嗎?她也給了耐人尋味的答案。

 

「現在的我,一個人很快樂!我圓滿我自己,我嫁給我自己了。去餐廳吃飯,我會問我的內心,你喜歡這家餐廳嗎?無論何時,去哪,我都帶著『自己』同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5歲學投資,每年靠股息賺進200萬!謝士英:別把簡單的事情變複雜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6月12日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謝士英一點都感覺不出來已經超過60歲,他也不覺得自己與年輕時有哪些不同。他的退休心法與存股概念相呼應,就是「心態決定一切」。而他的家人跟他一樣有理財觀念,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也為自己而活。

「我退休後的生活沒有太大改變,每星期的一三五去打球,昨天我打籃球還打全場!我喜歡悠閒地過日子, 我不喜歡購物,沒有想要環遊世界,我對『找好朋友』敘舊、聊天比較有興趣!」

 

謝士英今年65歲,身體硬朗、聲音爽朗,擅長理財的他是高師退休副教授,在他身上你會發現有一種凍齡叫做「自信」。擅長理財的他是退休教師,十多年前還不流行存股時,他就把「巴菲特」視為圭臬寶典,唯一相信他的只有外甥;連太太前幾年都還在質疑:「你靠股票賺錢,錢在哪裡?」

 

他不懈怠自己的正職工作─教書,也靠股利這份「兼職」收入年領200萬,生活平衡、心情愉快。他說自己從年輕就具備「被討厭的勇氣」,勇於做自己,確定目標後,就勇往直前,不被其他人影響。

 

坐夜車赴台北上課,濕冷冬天依舊充滿熱情

 

「十多年前看雜誌寫到『傻瓜投資法』,才認識到巴菲特,我馬上知道這是我要的;我的個性喜歡能簡單就簡單,不要讓簡單的事變複雜。那時候巴菲特還沒像現在這麼流行,我一接觸到就被深深吸引,買的第二本投資書就是洪瑞泰的著作《巴菲特選股魔法書》。」

 

「我喜歡就會付諸行動,如果早上聽廣播介紹一本書不錯,下午我就衝去書店買!所以當年11月買《巴菲特選股魔法書》,12月就報名參加洪瑞泰的課程。在還沒有高鐵的年代,我坐國光號的夜車上台北(謝士英定居高雄),台北冬天的凌晨又濕又冷,可是我充滿熱情和動力。」

 

人生到處都充滿機會與轉機,謝士英會看見它、實現它、拓展它。他的選股方式以挑選好公司為主,不賺差價、賺利息,太貴的股票不湊熱鬧,更把「賺股息」當成長期事業在經營。

 

投資多年,能夠一直保持情緒穩定,不隨股市高低而影響心情,他坦言,是自己的神經太大條,發生再壞的事,也輕易地能往好處想。

 

神經大條如電纜,股市震盪照吃照睡照開心

 

「我不看盤。我的建議是這樣,你有錢放定存,不如買銀行的股票;你也可以很精彩,殺進殺出,但要看這是不是符合你的個性。我的獲利來源不是賺差價,是賺利息;隨著時間拉長,獲利會更長。」

 

「我會看好公司,追蹤它過去十年的配股、配息是否穩定,我選的都是上市公司,追蹤它目前財報、受影響狀況、明後年後續發展這些。我的投資方法很簡單,很快就講完,但願意做、持續做的人,這幾年才開始變多。」

 

「股市有高有低,我盡量不去看它,我的神經也比較大條,不會怕得那麼厲害。像是金融風暴來的時候,我媽媽跟我說,『你還笑得出來?』我想說,又死不了人,幹嘛這麼擔心?有些人遇到危機就雞飛狗跳,我則是冷靜在旁邊思考,那現在我可以做些什麼。」

 

「我想,最壞的狀況會如何?頂多就財產歸零,我下個月還是有薪水進來,我買的是基本股, 他們會到零嗎?損失一定會損失,心態保持穩定和冷靜,最壞的狀況,就是重新來過,也沒什麼大不了。」

 

不在乎別人的評價,從年輕到退休都做自己

 

精神奕奕的謝士英,一點都感覺不出來已經超過60歲,他也不覺得自己與年輕時有哪些不同。他的退休心法與存股概念相呼應,就是「心態決定一切」。而他的家人跟他一樣有理財觀念,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也為自己而活。

 

「回想過去在學校上課的老教授,都還沒有我們現在的年紀大,可是看起來都比我們現在老。所以自己不要覺得自己老,讓自己保持在平時的狀態,去運動、交朋友、學習新知,有年輕的心,怎樣也不顯老。」

 

「我很幸運,我的父母跟小孩都不需要我擔心,也不用我去照顧。我的爸爸快100歲時,還是每天去『號子』(證券公司營業廳)看股市,身體很健康。」

 

「我的孩子則是他還小時,我就把自己的理財觀念教給孩子。所以我相信,就算我不管他,他的財務也不會有問題。任何事我始終以身作則,教養上不縱容,我跟孩子之間的關係,才能一直很親密。」

 

「在股市上有獲利,我的生活也不會有太大改變。我的生活一樣樸實,不會炫耀,也算耐得住性子。可以這樣,都是我天生的個性,我本來就不喜歡從眾,一向都是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為了別人而活、為別人而做,自己就會容易感到痛苦。」

 

「舉個例,有些人平常不太孝順父母,等父母過世,喪禮一定要搞到人盡皆知,我認為沒必要,生前好好對待父母,就不會有那麼多糾結、矛盾或是遺憾。」

 

維持每星期都看一本書:思考、成長、理財

 

謝士英酷愛閱讀,他有一個書櫃的藏書類別是創意思考,一個是心靈成長,一個是投資理財,每星期至少讀一本書。他相信開卷有益,從他人的經驗中學習成長,而且不只是與「錢」有關,人生要過得充實快樂,心靈與心智的成長都相當重要。

 

「讀書讓我邏輯推理變得更好,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很聰明,絕不可能是傻瓜,但究竟你是聰明人還是傻瓜呢?在我的著作的最後,有把自己歷年看過覺得精彩、有收穫的書推薦出來,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最後我分享給大家,退休要講兩件事:圓夢或懷舊。我有同學退休之後開始學畫,現在畫國畫、開畫展;也有原來教木工的朋友,退休後也持續教人做木工。退休後如果想要轉變,就從過去的生活經驗裡找靈感。」

 

如果你有天在高雄的籃球場遇到他,別太訝異,比他年輕的人可能還追不上他。要判斷一個人是否老了,千萬別從年紀來論定。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愛情過好,生活才會好!路嘉怡:用心經營婚姻,才有愛的家庭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6月06日 圖檔來源:路嘉怡粉絲團
  • A
  • A
  • A

把愛情過好,生活才會好;要有很踏實的愛情,工作才會穩定。我和老公在一起後,他的事業也愈來愈好,我想,那是因為我們一直以來都支持著彼此,心安了,就能心無旁騖完成人生其他目標。

「我喜歡研究愛情,把愛情當成事業在經營。」藝人路嘉怡從年輕時是流行教主,年過40後的她心智更佳穩定、成熟後,又在這幾年裡,像是女人們的「線上」知心友一般,在臉書上分享自己的生活點滴,許多人便期待她能分享對愛情與婚姻的態度與處理方法,因為看似想法「夢幻」的她,經營十多年的愛情、婚姻,其實非常的務實。

 

「許多人在工作上很有方法、目標,也很有成就,可是感情上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關係是我們一輩子都要經營的事,對我而言,也是一輩子不斷學習的功課,至今我還像『走在鋼索上』,認真、專心地去看待。」

 

路嘉怡結婚時,她說不需要婚紗與婚禮,她更重視的是「蜜月旅行」,尤其是重回感情至深的英國。兩個人難得且珍貴的回憶,對她而言更加重要。她從失戀、戀愛、結婚、婚後......的心路歷程,一再撰寫成書,不是因為一路順遂,而是她能在每次挫折中,看見新的幸福。

 

只有把婚姻當墳墓,才會活得不快樂

 

「談戀愛,只要願意走下去,就能克服所有的挑戰。可是當你有一絲絲不想要在一起的念頭,你就會去放大任何不滿意的地方,任何小事、任何爭執,都可能變成『最後一根稻草』。」

 

路嘉怡將戀愛的甜蜜延伸到婚姻去,靠的也不是多少深明大義,而是她對愛的信心,和對自己與另一半的信心,不斷去看兩人之間的「共識」現在是什麼。因為我們有時候以為,「分手」是最近發生的事,孰不知,真正的「因」,早就在好久好久之前就發生,隨著時間累積太多,又漠視太久。

 

「我相信每件事必然會發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但我不是消極的人,關係要有意識的經營 ,而非是用直覺去對應,情侶、夫妻、伴侶要願意說出心裡話,也要去提醒對方,自己現在需要什麼。」

 

「我不會說,我的人生不要痛苦,而是經歷各種挫折後,我們都不會再像小孩般大吵大鬧,這就是『成熟』帶來的好處。」

 

愛情是不滅的基礎,日子則是要用心經營

 

「我可以在婚姻裡常保愛情的新鮮,我想也是我和老公始終愛著對方。在剛與他交往時,我不知道他收入多少,我只知道他對我好,總想給我美好回憶。彼此有愛的另一半陪伴很重要,感情不能條件論 。」

 

「我也不覺得結婚後變成家人後,愛情就變成親情。因為愛情是愛情,親情是親情,情侶、伴侶、夫妻之間的愛情很重要,無法用親情取代愛情。」

 

在路嘉怡眼裡,婚姻絕對不是愛情的墳墓,而且為了自己更好的人生,應該要花更多心思來經營感情。感情順了,人生就順了一半。

 

「把愛情過好,生活才會好;要有很踏實的愛情,工作才會穩定。我和老公在一起後,他的事業也愈來愈好,我想,那是因為我們一直以來都支持著彼此,心安了,就能心無旁騖完成人生其他目標。」

 

婆媳不用變成親密家人,記得溫柔與尊重

 

路嘉怡提到,他們不會等到「問題發生了」才來討論,真正的彼此了解與溝通,全都在日常的聊天裡,這也是她務實的婚姻經營方法。

 

「我跟老公會一起看影集當作『個案』來研究,但我們不會看太灰暗的劇情;我們會去聊,如果是我會怎麼做?如果是你,又會怎麼反應?夫妻是一面鏡子,不要害怕改變。」

 

現在我們兩人都喜歡戶外活動、露營,會一起看野外求生的節目,假日在往山上去,這也是我們的情趣。他知道我在大自然時,是最隨心所欲,笑得最開心的時候,所以他會帶著我出遊,漸漸地,他也喜歡接近大自然。」

 

華人社會中容易被提出的婆媳問題,路嘉怡也沒有遇到,因為他們一開始就信守一個原則:「你的家庭,你處理;我的家庭,我處理。」

 

「因為無論感情再好,他的爸媽不會變成我的爸媽,想要親密不如尊重。我婆婆是一個充滿愛的人,我反而會鼓勵老公,記得要多跟媽媽撒嬌、跟家人講話要溫柔。我們會彼此提醒,一個有愛的家,要有愛的經營,這些都在日常的小細節累積。」

 

路嘉怡在著作裡,有一篇寫著給50歲自己的信,陪伴所有姐妹們,一起走向第二人生,現在的我們,可以好好享受成熟所帶來的穩定與平靜,而青春,向來是自己定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