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罹癌恐懼,讓生命再次發光!邰肇玫:做自己喜歡的事,才能體悟「活著的感覺」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7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邰肇玫提供
  • A
  • A
  • A

「我相信『傾聽就是給予』。若是我們願意說出來,給出心裡的痛,人生就能有所不一樣。我們在傾聽的時候,是重新又在理解一次人生,而願意說出自己故事的人,又是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建構與組織,心痛的感覺會慢慢不見,說到第十次,大部分的小痛就化掉了......」

神清氣爽的民歌手邰肇玫,臉上始終掛著如沐春風的微笑,完全看不出罹患過子宮內膜癌,62歲的她,今年還是佛光大學傳播碩士班的準畢業生。

 

回想2014年確診罹癌時,她也沒有太多的悲傷,而是致電給癌症希望基金會,希望能讓他們拍攝自己的紀錄片(註)。

 

「我跟他們說,來拍我吧!你們不要緊張,我一定會好好活著。」

 

▲民歌手邰肇玫罹患過子宮內膜癌,今年還是佛光大學傳播碩士班的準畢業生。

 

內心對生命的渴望,勝過罹癌的恐懼

 

邰肇玫50歲後的第二人生,是挑戰自己的起點,而「生病」是鼓勵面對自我的催化劑。60歲拿到碩士班入學資格的那刻起,曾經走過輝煌歌唱生涯的她,又再度拿起了榮耀。

 

「我在前幾年就跟好友王海玲說,我想要讀書、想學東西,我心裡一直在渴望,我想要改變自己,自己一定還能做什麼事。我的碩士題目,也是跟『癌友』有關,做質性分析、敘事研究,論文做完了,我也再重生了一次。」

 

我老公開玩笑跟我說,「你現在講話跟以前不一樣,你要記得回歸現實,實際一點喔!」哈,接下來我還想繼續讀應用心理學、癌症心理學,我是支持癌友的終身義工。

 

勇敢說出內心的恐懼,光才會照進來

 

在紀錄片的第一幕,邰肇玫的頭髮便順著理髮器的推進而掉落,她說隨著外貌改變,也代表著身份的改變,透過鏡頭的演繹,她要跟所有的癌友說,「你不孤單,活著就有希望。」

 

「罹癌前,我就在于台煙的邀請下做歲末關懷演唱會,在做病房關懷時,我們不能說『早日康復』,但我們能說什麼呢?

 

罹癌後我有心得了,我們要『傾聽』,當癌友願意說出來時,痛苦經驗就可以轉化,甚至可以轉化成理解別人痛苦的能力。」

 

邰肇玫說,癌友最不需要的就是「加油」這句話,不知道怎麼安慰他人時,我們就陪伴跟傾聽,而傾聽,其實對自己的幫助更大。

 

「有些朋友看到我,會抓著我的手說謝謝,謝謝我幫他們『說話』。在分享會時,他們會說,我幫他們演出他們的處境;可是我反而更感謝他們。」

 

「我不斷地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一次又一次地,內心的傷痛就越來越少,最終我接納了自己;所以願意聽我分享的人,都是我感謝的人 ,他們卸載了我的苦痛。」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往往比我們更脆弱

 

號稱抗癌模範的邰肇玫,說自己的個性就是不服輸,不躲、不逃,但內心仍深深牽掛家人,自己遇到生病這份「大禮」,有時家人更難接受。

 

「確診時我沒哭,我老公卻哭死哭活。他說『看到妳的受苦,我捨不得。』其實另一半、父母親、子女等家人,都是我們內心最重要的人,有這些支持非常重要。」

 

「去年我要進讀碩士前做健康檢查,對方打電話緊急叫我要複診,懷疑胸部有陰影, 雖然最後確認沒事,但前後一個月真的很煎熬,如果復發怕就沒救了。

 

那時我有一陣子很沈默,我心想,什麼是最重要?什麼是不重要?我思考的非常清楚,家人對我最重要。」

 

邰肇玫分享給其他病友,可以像她一樣拿紙筆練習:一邊列出喜歡做的事,一邊列出不喜歡的事;幾次練習後,會發現不喜歡的事情越來越少了。當對自己越覺察,越能展開新的人生。

 

「我覺得我們罹癌後的人,很像是『倖存者』,更能在有限的生命,珍惜時間的價值。所以大家(癌友)會更積極地參加很多活動,覺得自己是活著。」

 

「在我的論文訪問時,有癌友說不想匿名,他要證明──『我有活過』,我也把他的名字詳實地記錄下來。走過癌症這一關,我們更珍惜『活著的感覺』。」

 

50歲後追求「第二線幸福」,人生更快樂

 

走過人生無常的心路歷程,她鼓勵大家逐夢、圓夢,做個夢想家,也要是個行動家。

 

「癌後我一直有個想法,不要被時間的不確定感影響,就是去用行動去實現自己的幸福;過去那些美好的夢想可以修正一下,讓它變成可容易做到,我稱它為『第二線幸福』。」

 

「一般來說,在沒有生病以前,我們人人都有理想與夢想,可是這個夢想可能不容易達到,例如有人的夢想是環遊世界,有人是想蓋出比101大樓還高的建築物。

 

但生病後,要考慮對生命、時間的不安定感;我就覺得要稍稍修正過去的『第一線幸福』,變成容易實踐、有成就感的『『第一線幸福』。」

 

「沒辦法『蓋出』101大樓,那就『設計』出來102大樓,這也是種成就;沒辦法環遊世界,可以改成遊遍日本;人生需要幸福感、快樂感跟成就感,但有生之年,第一線幸福很難達成的話,那就退而求其次,第二線幸福,也很不錯!

 

不只是對癌友,第二線幸福,適用所有退休、50歲後的朋友。」

 

邰肇玫目前就在實現自己的「第二線幸福」,讀研究所精進自己、終身志工服務大眾,都是她用心珍惜、日日實踐的幸福生活。問她讀完碩士後,未來還有什麼計畫呢?

 

「計畫趕不上變化,看看今年的疫情就知道,不用急著做大計畫,我們可以隨順每個當下,去做自己喜歡的事,至於哪些是自己喜歡的事?我想,就看自己有沒有『活著』的感覺吧!」

 

註:可搜尋影片「藍色肩膀-邰肇玫病中日記」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讓善終不斷發生!李春杏:相愛更要準備別離,我告訴孩子,媽媽不會永遠都在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5月0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李春杏提供
  • A
  • A
  • A

李春杏說所謂的善終或是舒適照顧,都是「你要做,好事才會發生」,要接地氣、動手做;而當好事發生,就像是善的循環,病人用生命教她人生功課,她又轉而將愛繼續傳遞。

「現在的我,跟過去真的差別很多,現在的我內心充滿平安自在,深刻地了解到什麼叫做『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看起來再不堪的事物,也有美好的價值。當我真正愛自己,愛就會自然流出給別人。」

 

擁有超過20年以上的護理、照顧經驗,安寧護理師李春杏,笑容就像春暖花開的杏花;她協助末期病人能夠舒適且有尊嚴地走完最後一程,讓每個被她握過手的人明白,幸福從不在遙遠的彼此,幸福是倘佯在此刻當下。

 

若非走進人間深巷裡,怎能懂得他人的淚與苦

 

「我從小與父母親之間有很多衝突,家人間都用情緒在溝通,我像是多出來、不小心生出來的小孩。高中時我就做24小時的看護,任勞任怨拼命做,那時有位恩師和我說,我可以把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將來會成為我重要的資糧。因為這份資資糧,我看見自己一路來的變化。」

 

李春杏的每一篇照顧故事、在安寧病房照會的每個家庭,都像是一齣齣人間悲喜劇,但都在她巧手護理與暖心安慰下,除卻了遺憾,留下了圓滿。溫暖熱情又爽快的她,卻說自己曾經怕黑又怕死,能變成今天的溫柔堅定,一路以來的點點滴滴,都是在照顧病人時,被這些老師們教會的。

 

「護理工作愈做愈熟練,凡事都照著『SOP』走,就像是冷漠的機器人,看不見家屬的需要,也看不見自己的匱乏。直到病人與家屬一起教會我什麼是共感,什麼又是服務。」

 

李春杏回憶,有一年她去偏鄉服務時,照本宣科地寫了一張紙條,要家屬照著清單購買用品,以便展開之後的長期照顧。只見家屬促狹地說,「護士小姐,你沒有窮過吧?」李春杏才猛然驚醒,自己看不見別人的困境。

 

「我當下立刻跟家屬說對不起,也感到很難過,我都已經到他們家了,卻搬來醫院那一套。同感跟共感,不是說感人的話,而是為他人設想的服務。你先得覺察自己,學習該講再講,把舒適照顧帶進去。

 

所以她後來整合最簡單、有效率且便宜的照顧方法:一瓶橄欖油用到底。讓家屬好照顧、病人好舒適,皆大歡喜。

 

一瓶橄欖油用到底,舒適照顧很簡單

 

「我主打一瓶橄欖油用到底,因為便宜又容易購買,只要將5 ml橄欖油加上1、2滴檸檬精油,就可以滋潤長輩乾裂的嘴唇、清除身體的皮屑、按摩水腫的四肢......我會用用動作來教導外籍看護或是家庭照顧者,最重要的是要緩慢與輕柔,用觸覺跟病人打招呼,『我要來了』,照顧長輩的身體,要像對待小嬰兒一樣溫柔。」

 

「病人的狀況是不斷變化的,所以我們就不能再標準化,我們要願意改變。」

 

能這樣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李春杏說,她並不是無謂的付出,而是當她愈懂得照顧自己時,她就愈懂得照顧別人;當她愈懂得愛自己時,愛別人便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過去我很在乎以和為貴,沒有探索內在;只有外圍安頓好,內在卻不斷地消耗。我一直在想,人生難道不能量身訂作嗎?我不想要人生只是如此,我想要有所改變,我會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病房裡都是人生功課,「人性」的美就在這裡

 

李春杏說所謂的善終或是舒適照顧,都是「你要做,好事才會發生」,要接地氣、動手做;而當好事發生,就像是善的循環,病人用生命教她人生功課,她又轉而將愛繼續傳遞。

 

「我也是一般人,也跟大家一樣會經歷人生低潮、載浮載沉,我也曾找不到人生方向。可是當我很哀傷時,病人的故事會跳出來幫助我;像是在安寧病房內謙卑的阿嬤,自願做大體老師,她說『我沒有讀書,卻可以讓醫學院的人叫我老師,我覺得很光榮。』」

 

「或是在37、38度的鐵皮屋裡,我用蘆薈凝膠為阿伯冰敷,阿伯滿足和感動的表情,我永遠不會忘;還有因為電療而脖子結痂的阿公,我一樣用橄欖油護理,讓他終於『脖子可以動了』,他的老婆想辦法去買兩碗綠豆湯給我吃......這些故事,每一個都是人性的單純美好,永遠會烙印在我心裡。」

 

「我每一次護理,都當是最後一次,如此我們才不會有遺憾。我會摸摸病人、親親病人,即便再有感情,也不會忘記說謝謝,這些都是我的核心價值。或許有一天,我也需要別人照顧我,人不會一直都在高山,我在做我自己都會期待的服務。」
 

與孩子討論生死,不要以為媽媽永遠都在
 

「相愛若沒有做好死別的準備,無論何時發生,都會有遺憾。」

 

李春杏談起孩子滿是愛憐,但又同時理性堅強,總是「做好準備」的她,也讓孩子從小能獨立自主,「因為我認為,我們一家四口,無論是誰沒有回到家,其他人都要有活下來的本事。」她與青少年的孩子經常討論生死,帶領孩子懂得珍惜,活出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

了悟生死,讓李春杏活得更加樂觀與積極。

「我有時和別人說,不用再停留在遺憾裡,讓我們為遺憾做些什麼吧!當悲劇已成事實,我們就想想,接下來該怎麼做,才可以讓彼此都好過一些。人生出生就在邁向死亡,我們應該藉此了解自己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這些道理不是安寧領域要懂,而是每個人都要懂。」
 

「當你抱怨生活時,另一個角度來看自己,其實你很平安,我們要不要把這份力氣,用在更有意義的事物上。知道我們會死,就要知道我們想怎麼活。」

 

李春杏說,每個人都可能會老、會病,除非你提早從人生列車下車。老病時,只要好好配合治療計畫、補充身體營養、了解疾病知識,還有好好安頓我們的心,人生活著就會有希望。

但最後李春杏仍提醒,「希望不只是方向,不只是說出感動的話,而是要像握在手裡的踏實感,我們一定要為『希望』做些什麼。」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學會與孤獨和睦共處,最自在!謝哲青:中年後的成熟,是坦然與接納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3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
  • A
  • A
  • A

中年之後,將重心移到自己身上,讓自己慢下來,讓自己時間與空間都存有空隙,幸福是擁有餘裕,並接受自己的不完美。謝哲青引用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的一句名言:「每一個生命都有裂縫,如此才會有光射進來。」

年少背著行囊,前往未知的旅途,究竟是追尋還是放逐,是嚮往流浪還是想念回家?一切的答案,40歲後將漸漸明晰,世界上所有的旅行,最終像是從外頭的世界,走到內心的一畝田。

 

旅遊作家謝哲青的世界地圖,已不再是前往某個城市、某個景點駐留,而是啜飲鄉愁;壯年後的自在,是與孤獨和睦共處。他一次次地走進世界的沙漠,走進內在的荒蕪,成熟不是退讓與逃避,而是坦然與接納。

 

人生的長途旅行,終將回到內在的沙漠,接納所有悔恨悲傷

 

「在我過去的書寫裡,多次提到『沙漠』與『雨景』,可是當時我並不敢深入這個主題,我還沒準備好。我們經歷過成長、走過青春,與20歲、30歲告別後,我們以為我們在跟社會衝撞,其實是跟自己拼博;實際上我們大部分時候都是輸的,那些遺憾與失望沮喪,變成了一個夢,也變成了沙漠。」

 

謝哲青說,人生會經過非常多挫敗、生離死別,但我們不能隨身攜帶這些,只能想辦法放下它, 默默放在心裡某個地方深深埋著,可是這些埋藏悲傷記憶的所在,最終變成了心中的沙漠。

 

「當年我第一次踏入撒哈拉沙漠,彷彿我真正踏上內心的虛無。人會刻意閃躲自己生命的失落,讓日子一天天的過, 有一天我們才發現,我們真正失去的,將永遠找不回。」

 

討論悲傷與失落,似乎不是容易聊的話題,可是他卻說,許多的讀者看了他的書《穿越撒哈拉》後,反而「鬆了一口氣」。

 

「他們說,為了不想給周圍的人擔心,他們必須營造一個快樂的形象,可是進入書中的世界後,他們覺得自己的感覺也被披露了,才逐漸感受到自在。」

 

曾經踏遍世界五大洲,超過 170個國家,終究想的是回家

 

問謝哲青年少時的壯闊旅遊與現在的深度旅遊有何不同?他以南宋蔣捷的《虞美人·聽雨》作為回覆(註ㄧ),人生三境,旅行亦是。

 

旅行與寫作都像是一種追尋,只是謝哲青的態度變得更加堅定,也更加謙卑,「態度」才是他的旅遊觀點。

 

「我走聖雅各之路(註二),一個月將近一千里旅程 ,沿路上遇到的每位朝聖背包客,都帶著自己的議題徒步朝聖,我們才能重拾感覺──人是如此渺小。我到底是誰?拿掉所有關於『謝哲青』的身份、角色後,我想成為什麼樣子。」

 

「年輕時我們追求大山大水,期待壯麗的風景,似乎這足以跟人炫耀、得到誇讚與肯定。我離開家很久,為了就是去追尋我人生中的第一段旅程。40歲後的旅行,走得更深層,我為何要離開家?我一直無法原諒自己年輕的事,再次走上追尋之旅,是為了與自己和解。」

 

男人中年後要堅定不移,與自己和解、繼續追尋生命的答案

 

「如果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過度的旅行,其實是很浪費時間與金錢。因為別人去了,我們就一定要去的話,沿途打卡證明有來過,那麼旅遊就只是『複製』與『貼上』,所謂『十大必吃』、『 十大必買』...... 大家都做一樣的事,那只會讓我們的臉孔變得一模一樣。」

 

「人生進入第四個十年後,我對人生有了不同的追求,我認為要對自己所做的事『堅定不移』。當你堅定後,會逐漸了解自己的生命價值是什麼,如此才能『知天命』,在這世界上更加穩定踏實。」

 

「但我對我的人生仍有很多困惑,不可能突然變得清晰。有時我想,人怎麼會那麼傲慢?會立刻知道生命的答案?人生有迷惘,才是正常的人生,許多人想方設法要排除它, 好像一旦沒有迷惘,自己便是清晰了、成功了。我倒是認為,所有被貼上負面情緒的標籤,都是探索自己的機會。」

 

中年之後,無論仍是追求渴望,或是尋求一份療癒或和解,將重心移到自己身上,讓自己慢下來,讓自己時間與空間都存有空隙,幸福是擁有餘裕,並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謝哲青引用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的一句名言:「每一個生命都有裂縫,如此才會有光射進來(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年少激昂的心情,到了35、40歲會慢慢平復,變得相信平凡、欣賞平凡;年少時會去聖母峰、撒哈拉、航海。但現在我的心態已經不一樣了,我現在能同理為什麼有人喜歡逛菜市場,因為這就是日常的美。」

 

「大部分人的生命是汲汲營營,我覺得即使有一秒鐘,能為自己做些什麼,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我現在學習放慢、享受生活,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50歲後的藝術深度旅遊,走進日本與義大利的精神巡禮

 

若要給熟齡族群的旅遊建議,他說,可以先從日本與義大利開始。

 

「日本應該是我們『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們透過形式接觸日本,卻不夠了解。日本擁有豐富的藝術文化,這幾年展覽做得非常出色。如果要來一趟深度的『博物館之旅』,不需捨近求遠,日本東京、九州、大阪等等的許多博物館藏或展覽,就擁有舉世無雙的藝術真跡。去日本除了吃吃喝喝,也可以來趟藝術慢遊。」

 

「若要走遠一點,那就可以到義大利。義大利開創了早期的文藝復興時代,當一個社會有錢之後,他們想像他們的生活,擘劃他們的未來;所有的復古都是創新,能將美好帶到生命來,就是需要想像力。我有時想,臺灣也需要的『文藝復興』,現在我們的物質豐富,精神生活卻相對空虛,是很可惜的事。」

 

談到心之所愛的藝術,以及帶領他前半生追尋的旅行,謝哲青知無不言,他現在繼續主持、繼續書寫,也仍在路上。

 

註ㄧ

南宋 蔣捷《虞美人·聽雨》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註二:

聖雅各之路是前往天主教的聖地之一的西班牙北部城市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的朝聖之路。

 

主要指從法國各地經由庇里牛斯山通往西班牙北部之道路,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的世界遺產,也是全世界僅有的兩處「巡禮路」世界遺產,另一處是日本的「紀伊山地的靈場和參拜道」。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場「無常」的意外,貴婦竟踏上通靈之旅?50歲後像是中了兩次大樂透,終於學會「心想事成」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3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張鈞雁提供
  • A
  • A
  • A

「我問老天,你這是要考我嗎?可是我不會被打倒,我不想浪費時間在自怨自憐上面。」有模特兒高挑身材的張鈞雁,從女創業家搖身一變為「送行者」,從走時尚紅毯到講解佛經,45歲後經歷劇烈的人生變化,她意外地拿到「解開人生秘密」的鑰匙,而後50歲後的人生,像是中了不只一次的大樂透。

「這幾年關關難過關關過,而且過得更好。前幾年發現罹患乳癌,但對我而言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大,遇到了就是解決它,現在控制得很好。我跟醫師說,我會定期檢查,一有狀況該怎樣就怎樣,我不擔心它,它便不會困擾我。

 

「讓我發生這麼多變化、真正影響我人生的轉捩點,是我摯愛的弟弟過世。」

 

一場「無常」的意外,貴婦踏上通靈之旅

 

張鈞雁性格豪爽、熱情獨立,在年輕時便一手創立精品公司,美麗自信的她與老公恩愛甜蜜,天天交際應酬、旅遊享樂,看似人人稱羨的貴婦生活,卻在擔任義消的弟弟因公殉職後,放下珠光寶氣,走進生命為她打開的另一扇門。

 

「我當時無法接受事實。在我上次見到他時,不是都好好的?可是再次見到他時,卻是一具冰冷的遺體......我的心都碎了。就算我們再有錢、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換回他的生命。我第一次感到『無常』的作用是那麼震撼。昨天還笑鬧打屁的人,今天就可能不在世界上了,經歷過後,才知道什麼叫刻骨銘心的痛。」

 

張鈞雁在弟弟的法事期間,見到弟弟從驚懼的死狀,轉而柔和安詳、圓滿入殮,激起她探索生命的決心。

 

她說,「所有我懷疑的、困惑的,我不要聽別人說,我要親自去體驗。」秉持科學精神,而後十年,她走上「通靈之旅」,自己親身領會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假的。

 

親自驗證是否真有玄學?起乩、落駕通通學

 

「我過去是完全不相信這些事的,可是在我弟過世的那段期間,發生過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所以我認為我應該什麼地方都去、什麼事都嘗試,這幾年來,我自己去起乩、落駕,學習玄學......我什麼都碰,因為我要去驗證,我看到的『顯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問她一個女生不怕嗎?從貴婦跳到起乩,這個領域是否跨得太大了?

 

「我家人鼓勵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們都是大膽好奇的人,我也是這樣的人,我們都對自己有信心,行得正、坐得正,不怕發生什麼意外,更何況我的老公、表弟都在旁邊『護法』,若我出了什麼事,他們第一個會跳出來保護我。」

 

像是中了兩次大樂透: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陪伴在我旁邊這麼多年來的表弟說,他覺得我有一個很大的收穫是『中了好多次大樂透』。因為除了乳癌外,我還遇到許多辛苦的狀況,像是我上次意外跌倒,身體被嚴重傷燙,但都奇蹟似地快速順利復原,醫師也訝異我怎麼好得那麼快?好像有隻無形的手抓緊了我,不讓我掉下去;其實,也是我願意抓緊祂。」

 

張鈞雁說,自己過去是無神論者,卻有人說她的命是「幫人看墳」的、未來會幫人講經;當初她回應:「拜託,聽你在亂講,我是做奢華精品的人耶!」現在則覺得命運確實有巧妙的安排,一切的發生,都有它的意義。

 

近年她因緣際會進入大型禮儀公司擔任協助「送行者」的角色,利用自己多年來的經驗,幫「活著的人可以安心,死亡的人可以安靈」。宗教、儀式為什麼存在,其實就是「我們真的需要」。

 

每日聞思修的EMBA:日常生活中落實佛法智慧

 

「許多朋友都特別喜歡接近我,覺得我有很強的正能量,可是他們並不知道,我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還扮演了哪些角色,我在佛堂講經,也擔任送行者,每日聞思修(註),在生活裡落實佛法的智慧。朋友問我,究竟在忙些什麼?我笑稱,我在讀畢不了業的EMBA,其實就是佛學。」

 

即使有了這麼多年「實證」的通靈之旅,現在的張鈞雁甚少提那些「特別的經驗」,轉而修習佛法,並落實在生活裡,「這是最根本的快樂之道,每一次經驗裡我們都能學到一些東西,可是學到後,就要放下它。」

 

「我現在覺得,快樂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不是擁有什麼名牌包,也不是環遊世界去,過度追逐物質與外在,只會讓人焦慮。我的意思不是從此不享樂,而是能擁有享樂的不同層次。像我前幾天經過東區捷運站口,看見一位賣蘋果的女孩,我和她買完蘋果後,給她一個飛吻,她也很開心地不斷給我飛吻。看到她很開心,我更加的開心。現在的快樂,往往是生活中小小的一件事。」

 

張鈞雁在日常生活中,喜歡給人方便,「沒關係」這句話她常掛在嘴邊。她說,愛是即時的給予,你永遠不知道你小小的一個舉動,能對他人有多大影響,當一個隨喜付出的人,你的內心也會充滿愛。

 

50歲後找到生命密碼,與靈魂和一即可心想事成

 

「現在的我,生活落實『沒關係』法門,不再像過去愛恨強烈,反而活得非常踏實而自在。我知道讓我快樂的根源,是『利他』,幫助他人的喜悅是無價的,也為自己累積存糧,我很感謝我弟弟,因為他,才有現在的我自己。」

 

「過去我的人生風光,有起有落,現在則是平靜幸福。我的任務便是協助大家解開生命密碼,其實生命的那一把鑰匙在自己手上,責任也都在自己身上。」

 

「我認為所謂『成熟』,是懂得與自己的靈魂合而為一、和諧相處,那麼一切自然會心想事成、水到渠成,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秘密,只是大家不願意面對,所以我扮演引導的角色,穿針引線帶領大家看見自己的內心。」

 

張鈞雁最後說,其實自己平常很少聊這些,「因為許多人對『通靈』、『神通』有興趣,但那終究是次要的,大家要避免迷信,就是不需要去『崇拜』任何人。」

 

人生50歲後,還有多少歲月可以蹉跎?張鈞雁說,所有一切都是回到自己的內心,那麼過往經過多少悲歡離合,才能淬煉成你人生重要的部分,若真有輪迴轉世,就讓我們好好做人、好好過活,不枉此生,也將這世純潔美善的修養,帶到下輩子去。

註:聞,指聽聞教法;思,指思惟義理;修,指修行。而聞慧、思慧、修慧等三慧,即為經由聞、思、修而成之智慧。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圓夢不用等退休!名醫劉榮森騎重機玩遍美加,還會咖啡烘豆、樂當寶石鑑定師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2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榮森提供
  • A
  • A
  • A

若不知道劉榮森年紀,會覺得他就像少年一樣,奔馳在天地之間。兩趟公路之旅,是挑戰、是圓夢,也是心靈的寧靜,未來他說還會騎下去,直到騎不動的那天為止。

「我老婆在車庫發現我新買的重機後,氣到三天不跟我講話。大部分老婆都不願讓老公騎重機,其實只要注重安全、保持專注,騎重機是很有趣的休閒運動。」溫文儒雅的劉榮森,是國泰綜合醫院的胸腔外科主任,同時他也是臺灣治療肺癌與食道癌的專家。

 

現在履行「漸進式退休」的劉榮森,是一本閱歷豐富的活字典,享受生命、逐夢踏實,喜愛研究、具有學者風範的他,看似不疾不徐,卻更有投入勁風疾雨的冒險精神。

 

他在2017年騎重機暢遊加拿大8天3000公里,2019年又以12天的時間,長征美國六大州5000公里!去年與一群愛唱歌的好朋友舉辦了一場售票慈善演唱會,今年二月底又要第五度登上國家音樂廳與管弦樂團一起演出,他的精彩人生,仍像是蓄勢待發,隨時乘風而起。

 

 

▲劉榮森年輕時就愛好重機,這幾年超過8000公里的公路旅行,對他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脫下醫師袍享受咖啡,還成為一名寶石鑑定師

 

「我一旦有興趣,就會深入了解。喜歡咖啡,我就買生豆、自己烘培、參觀咖啡園......喜歡地質結晶,去各個地方旅遊,我就會細心觀察。後來有朋友約我去寶石鑑定班,我一聽就說好呀!因為我有興趣。對我而言就像收藏標本一般,收集了一百多種寶石,也成為寶石鑑定師。」

 

將醫療工作重心轉移到對醫學院學生及住院醫師的教學、並縮減門診量的劉榮森,生活卻不減忙碌,日子依然過得充實,他口中雖說隨遇而安,卻總把興趣發展到「高手」的境界。

 

「我原來就喜歡礦石結晶的東西,並且會研究它們的物理學的特性,每種石頭都有身分證,特別是當作首飾的桂寶石,像是鑽石、藍寶、電氣石、石榴石、祖母綠等,它們的硬度、比重、折射率都不一樣, 以上三種數據都對了,即可以確認寶石的種類。」

 

「在顯微鏡下觀察晶體的內含物又是另外一片世界了。我女兒小學時,我也曾帶他們班同學去台北觀音山『採礦』,收集火山岩標本,研究觀音山火山系的噴發歷史,揭開觀音山的神秘面紗。」

 

他累積涵養的知識容量,從不是一閃即逝,如同他所愛的結晶礦石,隨著時間越益發光成為寶藏。擁有高度專注力的他,也將這份謹慎應用在生命的追尋。

 

乘著美好重機夢,一不小心跨越美國六大州

 

「我年輕時就喜歡騎重機,但會開展橫跨美國、加拿大的重機之旅,起始於一個緣份。」

 

劉榮森笑說,有一天帶著住院醫師去查病房,原來是一位名建築師騎重機摔斷了肋骨,劉榮森和他說:「希望你很快復原,等你好了,我們一起騎重機。」

 

這一邀請,雖然令對方的太太一度生氣,覺得這醫師不但沒勸他不要騎,還鼓勵她先生繼續;可是卻促成了劉榮森加入了建築師公會的車隊,才有後來同遊加拿大、美國的壯舉。

 

「每種運動都有它的危險性,先了解它的風險,再謹慎小心去控制風險,而不是一味躲避風險。注意安全是首要,但最重要是,不要超過自己的極限。」

 

許多人直覺騎重機是很危險的活動,但他並不這樣認為;在60歲後,能與重機同好跨越北美,需要相當大的體力,可是他想要挑戰自己的能耐到底在哪裡。

 

「這麼多天的長途重機旅行,是全新的體驗。國外的景色跟台灣很不一樣,且沿途的景色不只是美不勝收,而是經常全然不同。大峽谷、草原、冰河、大都市......我們還去拉斯維加斯住一晚。在加拿大的感受又很不一樣,我們沿途全景都是大自然,地廣人稀裡,你能看到更多自然景色:湖泊、山陵、冰原......還能看到許多野生動物。」

 

若不知道劉榮森年紀,會覺得他就像少年一樣,奔馳在天地之間。兩趟公路之旅,是挑戰、是圓夢,也是心靈的寧靜,未來他說還會騎下去,直到騎不動的那天為止。


▲加拿大、美國沿路都是美麗的自然景色,重機之旅是挑戰自我實現,也留下無限壯闊的圓夢回憶。

 

登上國家音樂廳演出,唱歌是健康第一順位

 

劉榮森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合唱團的團長。就讀台中一中時,他便加入合唱團,得到全國合唱比賽優等,而後因為醫務繁忙而先放下對唱歌的愛好,直到八年前,他又加入了合唱團,而今將第五次(2020年2月27日)登上國家音樂廳的舞台。

 

「我看到許多報導都稱「唱歌」是促成長壽原因的第一位。因為唱歌能訓練肺活量、訓練智力,不會讓你衰老;再來出來唱歌,能跟大家互動、交新朋友,情緒與情感不會孤立。大部分的老化,是從『自我隔離』 開始。退休後,不能沒有朋友、沒有興趣、沒有嗜好。」

 

他提到唱歌有樂譜,能夠訓練腦力,又讓心情變好,退休後不知道做什麼好的人,就來唱歌吧!去年在國軍英雄館舉行的慈善演唱會,售票所得全數捐給弱勢團體,唱歌兼行善得到了數百位親朋好友的支持與鼓勵。

 

問他為何能不斷圓夢,他說自己並不會特別規劃,而是「順著生命的河流走」,無論做什麼事,可以給自己目標,但要減少給自己壓力。

 

研究帶來無限喜悅,找到人生的興趣享受它!

 

其實劉榮森小時候的夢想是做一位飛行員,後來雖因為近視而無法如願,但其他像是騎重機、到美國F1賽車道試乘、去日本賽道觀賞賽車,近距離感受風馳電擎的震撼,他一個個達成;日常更培養許多「靜態」的興趣,除了懂咖啡、鑽研寶石,他還收集手錶與鋼筆。

 

「我的個性興趣都跟小時候有關。我父親是開工廠生產引擎零件,在我小時候,他常拿著汽機車引擎對我解釋內燃機原理,寒暑假時我也會進工廠操作車床。現在收集手錶,我喜歡把機械錶拆解;清洗保養後再將手錶組合起來,很細微的組裝是在顯微鏡底下巧妙的操作特殊工具。」

 

在短短的一個小時訪談中,劉榮森信手捻來都是學問,將看似艱難的學理,像是地質學、基因學、樂理等,化繁為簡成簡單的科普知識。連談及日前在看的書籍《基因社會》,他的眼神仍舊充滿光芒,言談間仍是如沐春風。「我們都以為自己擁有基因,其實是基因擁有我們,我們只是基因的載體。」

 

劉榮森讓我們了解到一點:幸福就是投入喜歡做的事情裡。人生的成就,不在於達成目標,而是在於過程的每個片刻,你是否能「享受」其中,並盡其在我!這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喜悅,要如何活得輕鬆自在?流露在臉上的笑容,騙不了人!


▲喜歡研究地質結晶的劉榮森,每到一處旅行,會細心觀察大地的肌理紋路,享受旅行也享受生活。

 

▲圓夢不用等退休,在退休前就結識志同道合的朋友,想要迎接挑戰,要有「說走就走」的計畫與勇氣。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公意外過世,歷經苦難更堅強!黃越綏:我不減肥、不節食、不運動、不保養,自在達觀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2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永錚攝影
  • A
  • A
  • A

經歷政治世家由興到衰而扛起家計、婚後因老公被綁架撕票而成為單親媽媽─長年照顧弱勢、投身婦運的作家黃越綏看盡人生多少風雨,一樣微笑以對;這些人生苦難甚至轉化為她投身大愛的推進力量。她的有情有愛,讓烏雲消散;邁向熟齡之後,她的朗朗晴空,給予眾人溫暖陽光,只要轉念,希望總在不遠處。

「人生的苦難夠多,你的溫暖就會打開,所謂關關難過關關過,碰到關卡不要被它關住,我的最後一關,只是閻羅王!任何的關卡都不要建立牢房,因為原本你可以假釋的,何必判自己無期徒刑。」

 

妙語如珠、快人快語的黃越綏,出生政治世家、參與社會運動、長年扶持弱勢,意氣風發的她像是俠女,卻帶著包容萬物的悲天憫人,今年已經72歲的她,還四處奔走,為單親家庭募款,有情有義,對臺灣更有豐沛的愛。

 

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被騙我也心甘情願」

 

「早年我爸爸從政到做生意破產,我算看盡風華、人情冷暖,大我5歲的哥哥先出國後,因為我是長女,又是大姐,負責帶大下面6個弟弟妹妹。成年人的痛苦、未成年的需要,我都要一肩承擔,我這一生,最老的朋友都超過60年了,我可能因此懂得關照人,也比較寬容。但我的付出,都是基於我的意願,所以就算被騙,我也會心甘情願。」

 

「我能跟你們說這些,來自我的閱歷,更大的是我對我的價值觀盡一份心力,不求名利!過去民運時期,我在國外發現臺灣是一黨專制,對於民主有危害;所以關於政治,我告訴自己不要投入, 但身為臺灣人需要參與。投入婦運,是因為我認為婦女只有人格獨立,但感情、經濟沒有獨立,會永遠是弱勢;身為一個女人,我不該缺席。」

 

千萬別以為有氣魄的黃越綏很大女人,「我反對大女人主義,無論男大女小、女大男小,都不是好現象。」黃越綏是真女人,她是活出自己的真性情。

 

一個人能付出多少,要衡量他有多大的雅量,但看來黃越綏的雅量大概有太平洋那麼大。她覺得社會有需要她的時候,她一定發聲!

 

面對單親,「像我這麼幹練的女人都受苦,別人呢?」
 

「我會投入社運,是因為我一向扶持弱勢。但社會對於單親有著歧視(覺得我們歹命),離婚就是不好的女人,未婚生子就是不貞。我也是單親,像我這麼幹練,都覺得辛苦了,那其他躲在角落哭泣的女人有多少?」

 

「所以我在1995成立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到今年已經25年了,在7年前成立麻二甲之家,照顧200多位單親媽媽、100多位失親小孩。你知道嗎?最小的媽媽才13歲。」

 

黃越綏的語氣中透露著不捨,因為每個受傷的靈魂,也經常讓她心如刀割。

 

說她是國民媽媽嗎?其實她已經快晉升為「國民阿嬤」。人生在世,誰都期盼一雙溫暖有力的手,支持我們度過大大小小的難關。

 

人生不能卡關,要破關!歷經苦難後更達觀

 

當年,老公因故被綁票撕票後,一夕之間家破人亡。她放下3名年幼子女,艱辛地努力拼事業,回首往事,她只說:「我讓他們受委屈了…」人生的磨難,她不只懂得多,還懂得深,但就如她所說,人生不能卡關,要破關!

 

「我常覺得『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老天爺的一句話』,我用幽默來看待自己,我是達觀不是樂觀(太樂觀會白目、不負責任)。我不減肥、不節食、不運動、不保養,一塊水晶肥皂洗全身,別人送我什麼,我就用什麼,我沒有退休的時候。」

 

黃越綏隨性自在的態度,反而更受年輕人歡迎,經常在臉書粉絲團上替他們解答感情問題;連搭高鐵時,都曾經遇過坐在隔壁的年輕學子握住她的手,尋求黃越綏的安慰與人生解答。她也經常鼓勵年輕人,要走出人生困局。

 

地球是圓的,分手失婚也不要口出惡言

 

「有時候看到年輕人陷於『情關』我會很不忍心。我認為朋友就算要絕交,也不要口出惡言;感情如果走不下去,分手也沒關係。但要記住地球是圓的,不要醜話說盡,還是有再相逢的機會,做人,不要趕盡殺絕。」

 

「分手或失婚,往往是『被嚇到了』,因為不願意接受,反倒變成了壓力和障礙;可以有情緒 但不要失去理智,沈澱下來思考: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這不會是我人生最後一次感情啊!」

 

在未來的日子裡,黃越綏除了繼續投入公益,用她的人生智慧為大家解答:兩性、婚姻、教養等等難題,她還想做兩件事:舉辦「生前告別式」,和寫一本「女性小說」。

 

盡其在我、活出幸福感覺!最後,用我喜歡的方式告別

 

「我們的出生,通常是由不得自己來決定,但至少關於『死』,不妨給自己留一個可以自作主張的機會;至於以女性為主角的小說,一直有在構思,想把它寫出來。」

 

這兩件未來進行式,會怎麼發生呢?我們拭目以待,但既然計畫總趕不上變化,也許黃越綏會帶給我們更大的驚喜也不一定。

 

至於讓黃越綏最感幸福的事是什麼呢?

 

「給我五支寧夏夜市的雞屁股,我就覺得很滿足了,在滿足中感到自在,就是我的幸福!沒有人能告訴誰,什麼是幸福,因為幸福是當下的心態,隨時會改變的。」

 

「我記得有次在台北大橋頭請寒士吃尾牙,遇到一位被倒債、被關而妻離子散的街友,我偷偷在棉被裡包一罐酒和菸給他, 他流著淚說:『我好幸福喔!』是酒或菸讓他感到幸福?還是被在乎感到幸福?抓住那份感覺就對了!」

 

黃越綏一直以來的解憂攻略,都是協助大家如何轉念:「天下沒有真正解決不了的事,只有繞不過自己的那道鴻溝」;關於幸福,則是感受此時此刻當下的美好就足夠,畢竟人生,沒有第二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