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擺脫包袱,站在屋頂上跳舞!特斯拉CEO的母親:別讓年齡侷限,才能活出快樂人生

撰文 :梅伊・馬斯克 日期:2020年06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大塊文化提供
  • A
  • A
  • A

人生中常會遇到被要求去做讓自己感到不安的事情,例如,公開演講。許多人都對此感到恐懼,這是人之常情。你也許必須在會議上站起來做介紹、向客戶簡報,或說服一群投資人你的事業很值得。

跳脫我的舒適圈

 

我演講時一向能自信地侃侃而談;這不是問題。在營養學界,我對於自己的專業知識感到安心自如,因為我持續進修,每五年就得考七十五種各自為期一小時的考試來維持我的專業資格,每天也會研讀最新研究報告。

 

在模特兒界,我是商業模特兒—我的模特兒工作包括型錄、航空公司、旅館、牙齒、頭髮和化妝品廣告—我也感到安心自如。

 

來講講讓我不安的事情吧:

 

我初來乍到一個城市,滿屋子的陌生人總讓我不安。這個問題我已經克服了。

 

然後,我六十歲時,在模特兒事業遇到了讓我很不自在的情況:兩度全裸拍攝!當有人要我全裸為《時代》雜誌拍照時,我說:「不行,我不拍裸照。」

 

他們持續說服我答應。我打電話給金巴爾和托絲卡,告訴他們我有這個機會。

 

托絲卡說:「你不能拍裸照。」

 

金巴爾說:「媽,這可是《時代》雜誌吔,不會有問題的。」

 

他說對了。結果一切順利。

 

被要求跳脫舒適圈時,你大可拒絕。五十年來我一直拒絕拍裸照,但我心想,在《時代》嘗試一下應該很安全吧!攝影師在業界很有名,作品都很美麗,因此值得去做。

 

我不確定準備拍攝時是否會感到彆扭,但他們帶我到一個房間裡,請兩位女工作人員幫我打理出自然風的指甲、髮型和化妝。沒有任何問題。

 

他們讓我坐在地上,前面放了一面鏡子,讓我能看到我在照片中的樣子。

 

接著,攝影師走進來,是男性攝影師,他照完相後就離開了。沒有任何問題。

 

整個過程很高尚優雅,成品也很美。最後,他們把照片從原本說好的《時代》雜誌封面移到健康專欄首頁,我的經紀人對此不悅,她說攝影師也不高興,因為那不是事先談妥的條件。

 

我倒不怎麼失望,因為我的裸照不會直接出現在各報攤。我完全沒有問題。

 

《紐約》雜誌致電給我紐澤西的經紀公司,他們也想找我全裸拍攝。這一次,他們想要我擺出黛咪.摩爾(Demi Moore)的姿勢。這一次,我得裝出懷孕的體態。

 

托絲卡就在我旁邊,我說:「你一定不相信—他們要我擺出黛咪.摩爾的姿勢。」

 

這一次,她說:「去做!」

 

我說:「為什麼我要去做?」

 

她說:「這很經典!」

 

我原本不想答應,但她改變了我的心意。

 

他們想走自然風,再打上刺眼的燈光,因為他們想讓我看起來像七十歲。當時我只有六十二歲,而他們希望我能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老很多,我不在意,我常常做這種事。

 

我穿著肉色內褲、貼上胸貼,但還是覺得自己全裸。

 

他們找來一位孕婦;她的預產期就在當週。她忘了她肚子上有刺青,所以他們得用photoshop修掉。我們兩人都拍了照片,然後他們用修圖軟體把她的肚子換到我身上,製造出我懷孕的視覺。

 

這張照片出現在全國各大電視節目和報紙,上頭的標題是「她懷孕嫌老嗎?五十歲以上的新手父母—生孩子的最後年限」。

 

有趣的是,幾個月後我又進棚拍攝,大家都很高興我已經「卸貨」了。我告訴他們我沒有懷孕,而且我已經六十二歲了!

 

之後,每個人都說:「全裸拍攝會讓你有解放的感覺嗎?」

 

沒有!非常不自在,我覺得很彆扭。如果我沒有表現出來,那是因為我是個專業的模特兒。我接下這類工作,是因為我信任這兩家雜誌。現在我知道拍裸照是什麼感覺,沒有必要再嘗試了。

 

有許多次我因為跳脫我的舒適圈而得到很棒的機會。有一次我拍照需要跳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的舞步,這根本不是我能力所及。我並非偉大的舞者,只好看錄影帶,模仿她的動作。

 

有些拍攝場景需要和某芭蕾舞團的台柱共舞,他說我應該要倒在他懷裡,我照辦,感覺好極了。他非常強壯,照片無懈可擊,我看起來就像個專業舞者。問題是,從此以後,每個人都要我在拍照時跳舞。

 

別讓年齡這類因素侷限了你

 

 

我為「封面女郎」拍照時,他們要我站在屋頂上跳舞,還要穿高跟鞋。我告訴他們我不會跳舞,但他們完全不相信,因為我在瑪莎.葛蘭姆的故事中可不是這樣的。我得努力說服他們幫我找個編舞師,他們答應了。

 

她在鏡頭後面跳,我只要模仿她就可以了。自此我常常有許多跳舞的鏡頭。誰會知道呢?

 

我幫《Hypebeast》雜誌拍攝時,穿了一身嘻哈街頭風來吸引另一個世代—千禧世代,我讓他們看到祖母也可以用街頭服飾品牌穿出時尚。

 

拍攝當下,我還真的認真回想電視影集《嘻哈帝國》(Empire)裡的演員是怎麼跳舞的。我真希望我之前多加留意;不過,人們很喜歡這次的拍攝成果。

 

這是很好玩的工作經驗,還為我開啟了一個全新的時尚領域。我們透過這次的拍攝讓大眾知道時尚沒有年齡限制。

 

 

我從這些經驗中學到,你有時會對某些風格感到不自在。

 

但還是去嘗試看看,別讓年齡這類因素侷限了你。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女人的計畫:經歷過家暴、挫折、貧窮後,她仍保有美麗、冒險、家庭、成功、健康。她是鋼鐵人伊隆.馬斯克的媽媽》,大塊文化出版,梅伊・馬斯克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依賴子女,獨立自主地活下去!50歲的縱情自在是活得「任性」、不對自己心意說謊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20年06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我超過55歲之後,向服務的大學附設醫院提出辭呈。那家醫院給了我「教授」的頭銜,以受雇的醫師而言,是讓我順利升遷;若要抱怨的話,也可說是站在一個被懲罰般的立場,但我仍十分感謝院方的照顧。

不過,似乎有什麼不對勁。醫科大學的教授,除了治療還必須負責教育菜鳥醫師以及所轄科別的營運,也因此令我覺得和醫療現場有些距離感。我內心開始產生異樣的感受,而且逐漸擴大。

 

我很清楚自己,「並不是想成為教師,我希望站在因疾病而受苦的患者身邊,儘可能為他們治療,若是做不到時,能夠找到他們最佳的生存方式嗎?我想儘量和患者站在同一陣線,和患者一起尋求更好的生存方式,我希望處於這樣的立場。」

 

一般說來,成為教授後,很難做出向大學附設醫院辭職的決定。不過,幸好有妻子體諒我。辭職時還完全看不到未來的方向,就算受到「沒看過這麼『任性』的丈夫」指責,也是我罪有應得。

 

辭職後暫時過了一段遊手好閒的生活,正好現在的這家醫院剛成立新的科別,問我要不要幫他們。最初我只是一星期到醫院幾次,後來才成為正式聘用的醫生。不過,這都是辭職前我沒預料到的結果。

 

在之前的醫院辭職時,我已做好心理準備,可能必須靠打工賺取生活費,心想或許必須持續一段失業生涯。即使如此,我仍然不改想要辭職的心意。就如我一再重複的,這時我已超過五十五歲,孩子也都獨立自主了,今後想要「任性地」活下去─是的,因為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一般人認為「任性」的想法必須克制,從小就常被責罵:「不可以這麼任性!」不過,「任性」真的是那麼不可原諒的事嗎?我一直都抱著這樣的疑問,最後終於在古文中找到「肯定任性的生存方式」。

 

日文中的「任性」,漢字寫成「我儘」,表面字義就是盡情做自己。

 

忠於自己的想法直接付諸行動,貫徹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

 

原本人類就應該像這樣生存下去才對。

 

那麼,為什麼「任性」不被允許,會被視作必須克制的事情呢?

 

可能是因為人們誤以為一旦覺得「任性活著就好」,就會開始認為別人怎麼樣都跟自己沒關係,人們將變得自我中心吧?

 

不造成他人的困擾,能夠獨立自主地活下去,能夠「任性」活著,也能接納他人的「任性」,同時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為自己負責──這是必要的最低條件,沒有這樣的自覺,就沒有「任性」活下去的資格。

 

只要符合這個條件,孩子獨立自主後,當自己步入50歲時,就不需要再顧慮其他人,更加「任性」活著也沒關係。

 

至少能夠更接近自己渴望的生存方式吧?

 

辭去之前那家醫院的工作時,我的腦海中浮現的是良寬禪師的生活方式。

 

良寬是江戶時代後期,出生於越後出雲崎一個面對佐渡的海濱名門子弟。他年輕時為了繼承家業在私塾學習,以便未來成為名主。然而,等他成為名主以後,才發現那既不是自己想做的事,也缺乏能力勝任。於是他逃到寺廟出家,成為僧侶後他也沒完全遵從寺廟的規定,過著縱情自在的生活,中年後他回到出雲崎,住在破舊的茅草房,清貧度日。

 

以旁人的觀點來看,或許很難理解出生在名門貴族的子弟,為什麼要選擇過著窮困潦倒的生活。不過,對良寬而言,這就是「任性」的生活方式。

 

 

他沉浸於和歌、漢詩,和孩子們拍線球嬉戲,成為僧侶修行......。

 

他絲毫不會令人覺得悲慘,正是因為良寬選擇不對自己心意說謊的生存方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50歲開始,優雅過好日子【暢銷新版】:一生受用的80個老前幸福整理術,人際關係、金錢觀重整,活出完美人生》,麥浩斯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每一天都是無可取代的日子!誰也不知道明天是否還活著,也許今天就是人生最後一天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20年06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就算50歲了,人生還有30∼ 40 年......」你是否這麼覺得?

人生80年,或人生90年,都是根據平均壽命而來,要是身體健康,再活30年、40年的機率很高。但實際上,誰也不知道明天是否還活著。

醫師的工作有時很殘酷,我曾看過剛出生不久就結束的生命,也曾經看過極高齡的人壽終正寢。

 

另外,即使不是生病,災害、意外,都可能突然結束一個人的生命。也許那一天就是明天,也許今天就是人生的最後一天,任何人都有這個可能。怎麼一想,你一定會覺得,今天這一天具有多麼珍貴的價值。

 

這麼貴重的一天,在一整天火冒三丈下結束、為了無聊的事煩惱一整天、無所事事地過了一整天......你不覺得很浪費嗎?

 

當然,不管50歲、70歲,還是80歲,人只要活著,就不可能完全沒有煩惱或沒有任何問題。也許今後,你必須承擔更重大的責任。

 

不過,正因為如此,你更應該抱著人生是由無可取代的每一天組成的心態活下去。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50歲開始,優雅過好日子【暢銷新版】:一生受用的80個老前幸福整理術,人際關係、金錢觀重整,活出完美人生》,麥浩斯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擁有自由的時間,不等於要過散漫的生活!退休後這樣做,找回健康自信每一天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20年06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H先生在退休後,生活方式發生大幅度的改變。

還在上班時,他不但是最早上班的人,加班、招待、假日加班他也都視為理所當然,所以他決定「退休後要徹底過鬆散的生活」。

 

不設定鬧鐘睡到中午起床後,就吃太太出去打工前先準備好的午餐。之後,躺在沙發上看看報紙、電視。看著看著就睡著了,等清醒時已經天黑了,然後開始享用打工回來的太太準備的小菜和酒……。他每天就重複過著這樣的生活。

 

剛開始太太也很體諒他,心想「沒辦法,他之前每天上班真的很辛苦」,但是後來開始會對他抱怨說「你至少換一下睡衣吧。你這樣很丟臉、很難看欸。」

 

這也無可厚非,因為他會在鬍子也沒刮、穿著睡衣的情況下開門收宅配的東西或是收下傳閱板,鄰居也開始擔心問說:「您家的先生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呢?」

 

聽太太這樣說,H先生也稍微想說要改變生活的態度,但是卻總是說著「我明天開始就改……」拖拖拉拉的。因為已經養成了懶散的習慣,沒有那麼容易可以改正生活的方式。

 

於是,H先生心中開始發生變化了。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每天都感覺很空虛。

 

過去還在上班時,只是稍微離開座位一下,部下就會到處找他、出差時電話和信件也不曾斷過。當時覺得「公司不能沒有我」,但是現在卻覺得,好像不管有沒有自己都沒差。

 

他被這種無力感壓得快喘不過氣,轉而將這份焦躁感宣洩在太太身上。

 

「妳電話講太久了」、「妳太常跟朋友出去了」、「考慮一下老年後的生活,減少一些開銷吧」、「去什麼美容院,去了也沒差」……。

 

從太太的角度來看,自己一肩擔起所有家事,也出去打工,卻被在家裡打混的先生說這些雞蛋裡挑骨頭的話,心裡很不是滋味。因為這種心情表現於態度上,H先生的焦躁又更加累積,夫妻的關係也因此變得非常惡劣。

 

事實上,像H先生的這種案例絕非少數。

 

退休後,擁有自由的時間,不等於過著散漫的生活。上班時的生活模式,是以工作為中心建立起來的,但是退休後失去了原本生活的重心,若是自己不懂掌握分寸的話,只會無止盡的墮落。

 

用自由的生活消除壓力,只能維持幾天而已。之後只會陷入無止盡的散漫,還會產生不知道自己會墮落到什麼地步的不安心理。為了要掩飾這份不安,白天就開始喝酒,很輕易就陷入酒精成癮。一旦走上這條路,就是直達短命了。

 

重要的是,為自己建立起一天的行程,並且按照行程去執行。像是早上幾點起床、幾點要吃飯,只要訂下這些時間,生活就會有清楚的劃分。

 

另外,為了保持體力出去散散步,或是上健身房。身為社區的一份子,積極參與鄰里的活動也能帶來很好的效果。

 

鬆散的生活是產生壓力的起因。不只是為了身心的健康,同時也是為了家庭美滿,退休後更需要安排活動。

 

(本文摘自《愉快的老後》,好的文化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用再為誰犧牲!她們全都「二度單身」有錢有閒,日子精彩又充實

撰文 :上野千鶴子 日期:2020年06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結婚也好,不結婚也罷,無論是誰,最後都是一個人。

事實上,在日本,年過六十五歲的女性銀髮族,沒有配偶的比例為五十五%,其中喪偶者占四十六.一%,離婚者占三.五%,未婚者則占三.三%。反觀男性,則維持十七%的極低比例。女性年過八十,有八十三%處於單身狀態。

若照酒井順子在其暢銷著作《敗犬的遠吠》中的說法,我就是所謂「敗犬」一族的前輩。

 

只是,比起已過世的日本女性政治家市川房枝女士和年過八十的土井貴子女士,我可就差得遠了。她們那個世代的未婚比例不到二%,是個連阿貓阿狗都能結婚的時代,所以當時的「敗犬」算是稀有族群。

 

雖然日後未婚女性仍然持續增加,但在我這一代仍屬少數,到了步入四十大關的酒井小姐那一代,「未婚女性」可就不算少了。

 

只是,無論結婚與否,都只是女人人生中的一種選擇。在現今晚婚化的時代,雖然常有人開玩笑地表示:「就算過了適婚年齡再結婚也無所謂。」然而,始終結不了婚的「敗犬」一族與日俱增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二十一世紀是歐巴桑世紀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TO)《世界衛生統計》二○一二的日本男女平均壽命達八十四歲。日本女性的平均壽命達八十七歲,日本男性的平均壽命則是八十歲。

 

所謂「平均壽命」,是指該年度初生零歲嬰兒到死亡年齡的平均餘命。

 

因為很多人都過不了五十歲大關,只要活過五十歲,通常還可以再活更長一段時間。雖然不見得每個人都有「活到五十五歲,未來還有三十年可活」的機會,但這就是所謂平均壽命的涵義。

 

隨著年齡的增加,女性人口所占的比例越高。

 

先進國家的零歲人口出生性別比,女男比例約為一○○比一○五。而二○一二年日本六十五至七十四歲的高齡女男人口比為一○○比八十九.七;七十五歲則為一○○比六十一.八,女性所占比例有增加的趨勢。

 

而絕大部分的高齡者設施中,居住者都以女性占壓倒性多數,甚至可以說「二十一世紀是歐巴桑世紀」。

 

歡迎恢復單身生活

 

一般來說,因離婚或喪偶,再度恢復單身生活,稱為「二度單身」,但這個結果和「始終單身」的人其實沒什麼不同。

 

越來越多年過四十五歲的人,因離婚或喪偶,而再度恢復單身生活。

 

由於已婚者和未婚者的生活方式並不相同,對始終保持單身的人來說,面對已婚者,總有種「完全不知道和滿口丈夫、孩子的女人聊什麼」的感覺,所以對於「二度單身」者,才會有歡迎遠行好友回家的感觸。

 

我自己也會有這種始終等待遠行好友回家的感覺,有時甚至會感嘆:

 

「大家的人生到頭來,其實都走向同一條路嘛!」

 

其實,這些二度單身女性「與家人共處」的時間並不長。在現今大多只生養一、兩個孩子的情況下,孩子們因升學、就業等因素,終究會離家獨立,有的孩子甚至成了單身寄生族,和父母間的關係宛如房東與房客。

 

這些女性恢復單身生活後,就不用再當個為了準備飯菜而匆忙趕回家的「灰姑娘」。

 

長久以來,一直扮演著每到傍晚時分就得回家準備晚餐的母親或妻子角色,現在就算毫無顧忌地通宵夜遊,也沒有人會說閒話。

 

過去,人們稱這些女性為「快樂寡婦」。只要送走囉唆的丈夫,當個快樂寡婦,人生就有如再度染上春天的色彩,加上兒子對自己百依百順,簡直就像個掌握一家大權的皇太后(就是所謂的「垂簾聽政」)。

 

今天泡溫泉,明天逛街、看舞台劇,日本女人在家中的地位著實「提升」不少。

 

然而,在現今高齡化社會中的女性,只要丈夫不比自己早走一步,也就沒辦法趁身體狀況尚佳時,當個「快樂寡婦」。

 

在我看來,老年離婚的比例之所以逐年增加,也許就是因為這些「忍無可忍」的女性,對自己的丈夫所使出的殺手鐧吧?當然,我相信也有人老早就把丈夫調教得服服貼貼,讓自己可以恣意地旅行或夜遊

 

事實上,只要邀約年過四十歲、已婚的女性好友出遊或外宿旅行,大抵都能成行,而且彼此也不會提起「老公的晚餐怎麼解決?」等煞風景的問題。

 

快樂寡婦的條件

 

單身者都很自在獨立,因為時間(當然金錢最好也是)都由自己掌控。

 

 

而當個「快樂寡婦」的條件就是:

 

身強體壯、有錢有閒,並且能擁有自己專屬的空間。

 

金錢方面,就算女性本身沒有收入,也還有丈夫的遺族年金可領。日本從二○○七年開始,夫妻離婚採取年金分割制度,可能因此而造成熟年離婚的比例在短時間內急速增加。

 

有人說:「家庭主婦彷彿隨時處於待機狀態。」雖然三房兩廳大小的房子,也許無須花太多時間整理。

 

但女兒放學回家,準備上補習班前必須先吃飽再出門,還得替結束社團活動返家的兒子準備飯菜,或為加班晚歸的丈夫備妥熱騰騰的晚餐。要是突然下雨,甚至得開車去車站接沒帶傘的丈夫。

 

像這樣為了家人必須騰出時間、隨時待命的婆婆媽媽們,究竟有多少屬於自己的時間?

 

大概也只有趁丈夫偶爾在假日出差,兒子出遠門參加足球比賽,女兒不用模擬考才能感受到:「太好了!今天一整天都是我自己的時間!」對這不可多得的空閒,產生久違、徹底解放的輕鬆感。只要恢復單身生活,這種時間就不再是奢求。

 

女人五十才開始

 

好友惠利子(以下沒有姓氏的人名皆為假名)與丈夫是公認的鶼鰈情深,沒想到她年過五十歲時,丈夫卻先走一步。當時周遭朋友都很擔心惠利子會就此一蹶不振,沒想到她的生活反而過得非常充實。

 

「多虧了他,我現在才能過這樣的日子。」她感觸良多地說道。

 

其實,五十歲的女人還是活力十足,仍然對許多事情興味盎然。

 

惠利子的丈夫還在世時,熱愛旅行的夫妻倆總會利用長假一起出國散心,所以當時她少有機會和女性朋友往來。現在的惠利子則時常和朋友相約出遊,享受愉快的海外旅遊或溫泉假期,也常常出借自宅,舉辦各種活動。

 

有一次她幫一位女性候選人輔選時,甚至提供自宅當作競選總部。從我的角度來看,她自從恢復單身生活後,便能盡情四處遊山玩水,要是另一半還在世,多少有些顧慮,也許就沒辦法這麼自由自在過日子了。

 

夫妻感情好,一起外出旅行自然愉快;若感情不好,那兩人的旅行就像是「酷刑」般難熬,而且旅行時費心的多半只有妻子一人。根據美國的一項統計,長假後離婚的比例特別高,所以夫妻倆單獨相處好壞參半。

 

也許正是明白這個道理,我有一個名叫佳枝的朋友,她們夫妻出國總是選擇團體旅遊。因為她先生老是喜歡向同團的年輕女孩搭訕,佳枝覺得丈夫獨自跟團出遊也可以玩得盡興,自己也犯不著出門「侍候老爺」。

 

單身女性無須看他人臉色過活,也無須為了誰隨時待命,擁有完全專屬自己的時間。至於這種時間究竟是地獄還是天堂,端看個人如何應用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一個人的老後:獨身晚年是女人的第二人生,請大方快樂地享用!》,時報出版,上野千鶴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是生命最精華樂章!江育誠:只要做對2件事,黃金人生會更加豐富、精彩

撰文 :江育誠 日期:2020年06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退休可以是人生最精彩的一段樂章──只要你願意提早準備。但是,能提早預想退休生活的人少之又少,許多人還停留在過時的觀念,以為退休就是享福、含飴弄孫,更無需規畫練習。因此,許多人的退休生活毫無意外地變成一片蒼白,徒然浪費了最精華的人生黃金十年。

在職場上,我並不是最出色的一位,裕隆集團光是高階主管就有約二、三十位,人才濟濟,個個都是出類拔萃的優秀經理人。

 

大家還不忘時時精進自己,參加EMBA課程等,大部分在職場上虎虎生風的成功人士,往往到了退休前一天,依舊將所有的時間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卻忽略了下一階段的黃金人生。

 

如果沒有提早為退休生活預想與規畫,結果可想而知,最後退休生活就是無所事事的安享天年,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想要一個什麼樣的退休生活

 

爬玉山前,你得先從陽明山等小山開始練爬,上臺演講前,你也會提早準備講稿,反覆誦讀。為什麼唯獨退休不必預先規畫與練習?

 

我很驚訝的發現,環視周遭,我是唯一一個認真在準備退休生活的人。

 

忠於自己,勇於追求卓越如果要回溯根源,大概是因為我從來就不是那種輕易接受安逸生活的人。

 

我總是選擇追求挑戰與考驗,大膽跳出舒適圈,這個特質來自於大學時期受到卡繆存在主義的影響,我深深相信人要忠於自己的靈魂,勇於追求卓越,自己的靈魂自己作主,不容他人來評斷。

 

在人生重要的轉折關卡,我認為每一次的選擇都要忠於自己,無論是退休後的第二人生,或是退休前的職場生涯,「忠於自己」這個信念,可說是貫穿我一生的主旋律。

 

畢業後,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大同擔任機械工程師,因為工作認真,入職才兩年很快就被升為副理,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很滿意這樣的成績,但是我卻毅然決然放棄優渥舒適的職位,選擇一切歸零,從頭開始。

 

我辭掉副理一職,跑到裕隆集團剛成立的汽車工程中心,從最基層的助理工程師開始做起,很多人無法理解我的選擇,當時家裡還有年邁雙親與妻小嗷嗷待哺,壓力不可謂不大。

 

一切從頭開始,但是我相信憑著努力與實力,不怕沒有展現自我的機會。

 

1)不當配角,我的價值自己創造

 

我的專長是機械,當時的大同電子研究處,剛從電視開始轉入電腦,以生產電子零件為主,我只能夠參與周邊的結構、外觀設計、負責包裝而已,無法真正參與產品的核心設計,永遠只能當配角。

 

此時剛好裕隆成立汽車工程中心,號召海內外機械工程精英加入,目的是要打造出第一臺由臺灣設計跟製造的國產車,也就是後來大家耳熟能詳的「裕隆飛羚」,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錯過。

 

當時裕隆的工程中心共有三百多位工程師,人才濟濟,清一色都是來自臺清交最優秀的碩博士高材生,只有我一個人是以專科生的身分被錄取,並且去沒多久,就拿到年度最優秀工程師的殊榮。

 

我很幸運地被委以重任,主要負責設計汽車最複雜的部件儀表板,我還記得完成後總經理扛著儀表板向吳前董事長說:「儀表板最複雜的零件都已經做出來,飛羚已經成功了一半。」

 

治軍嚴謹、人稱「鐵娘子」的吳前董事長當下十分開心,我也是少數沒有被她摔過公文的經理人。

 

2)挑戰舒適圈,開拓新視野

 

進入工程中心,順當的工程師生活,應該無可挑剔,然而我又再度選擇脫離舒適圈。

 

當時裕隆遇到一個重大危機,裕隆和國產正式分家,裕隆突然沒有了業務,得自己負責銷售,我的人生也遭遇大轉彎,從工程師變成賣車經理,也讓我有機會進一步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

 

裕隆後來推動「廠辦合一」這個組織改造的大工程,將總部從臺北移往苗栗三義,當時身為總經理辦公室主任的我,責無旁貸。廠辦集中是個艱難任務,身段與手段都必須非常靈活,才能安撫反彈聲浪。

 

我記得有一次老闆娘莉蓮看到我在嚼檳榔,露出驚訝表情。

 

我說:「沒什麼,待會要去工會開會。」

 

工會工人都習慣吃檳榔,為了跟他們博感情、獲取認同,我願意做任何嘗試。唯有做到勞資雙贏,才能成功凝聚向心力,因此推出「每個員工宿舍都有單獨電話」「臺北交通車永久服務到無人使用為止」等配套措施,讓廠辦集中得以順利推行。

 

一次又一次地跳出舒適圈,接受新的挑戰,成為我生命中唯一的主旋律。

 

「忠於自己」本身就可以拓展生命的寬度與深度,我常常鼓勵年輕人勇於追求卓越,年輕時候的我,還沒有買房子前,就花了半棟房子的錢買了一套最好的音響,理由很簡單,因為那會讓自己的生命更豐富。

 

經營興趣也是如此,原本我的退休規畫是成為一名高爾夫球教練,最初我也是一竅不通、從零開始,但是因為熱愛,就會讓自己越打越好。

 

退休後的第二人生可以更精彩,只要勇於大膽追求。

 

本文摘自《退休練習曲》,江育誠著,今周刊出版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