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不敢相信,和丈夫共度了41年婚姻 白嘉莉:隨著年歲漸長,何必再斤斤計較

完全不敢相信,和丈夫共度了41年婚姻 白嘉莉:隨著年歲漸長,何必再斤斤計較

真不敢相信,我和雙安攜手共度了四十一個寒暑。

就如同四十一年中,有不同的四季,我也在共同生活中,經歷過四季。只不過,現在是風歇雨停,只剩和煦的陽光,靜靜照在過往我們晨昏牽手散步的身子上。

 

很多人都不相信,我可以在印尼一待四十多年,雖然其間我常四處旅行,也有一段時間長住澳洲陪媽媽,但雙安寬闊的胸襟,給予我充分的空間,讓我對他心懷感激,也願意以同等胸懷容納他。

 

很多人問我:妳怎麼可能跟黃雙安共處一輩子?

 

我要回答的是:「他人好,而且粗中帶細。」

 

我是一個浪漫的人,迷情調、迷美麗,可是雙安是個務實派,生活中只有工作和吃飯。一上桌,我還沒吃進兩口飯,他已經吃完離座了。

 

我說:「我還沒吃完呢。」

 

「怎麼樣?」他一頭霧水。

 

「你應該坐下來陪我吃。」他人坐下了,可是不停的問:「吃完沒有?還沒吃完啊?」也不陪我說話,只是滿腦子在想事情。

 

但他也有體貼的一面,知道我喜歡吃西餐,偶爾會放棄自己偏好的家鄉菜,帶我去高級的西餐廳用餐。有一次在五星級的飯店,有著充滿情調的布置、水晶杯、銀餐具,而桌上點著蠟燭,有三名歌手走到在我們桌前,動情地彈著吉他唱著情歌。

 

牛排上來了,雙安催促我:「快吃、快吃!」

 

我說:「等一下,人家在我們面前唱歌,不專注凝視傾聽,很不禮貌。」

 

「那等一下冷了怎麼辦?」他說。

 

類似生活細節差異,層出不窮。起先我會不高興,問題是他根本不知道我為什麼生悶氣,到後來我也想通了,兩個人要互相給對方空間。我的一個女朋友,常以能掌握丈夫的行蹤洋洋自得。丈夫到大陸出差,剛下飛機她電話就到,剛進旅館,她也掌握得分秒不差,可是最後還是離婚了。

 

媽媽說得好,妳要看他的優點,他心胸寬大,對妳容忍,對我孝順,對員工照顧,這樣的人多麼難得。的確,他是我前所未見的好人,對誰都寬大為懷。其實他雖然看起來沒有情調,但還是粗中有細的,我想那份細,就是他常會設身處地的為別人著想。

 

比方說,他知道我喜歡酒,家裡酒櫃裡擺滿了好酒,都是他特別為我買的,而他自己卻很少飲酒。

 

剛結婚時,他每次出差,回來就送禮物給我,但我總嫌那些東西好土。有一次他去日本,買下在旅館精品店櫥窗裡展示的昂貴服裝,紫花外加土黃色,是我很不喜歡的配色,我收了下來,但一次都沒穿過。

 

隨著年歲漸長,我也學會了體貼他的心意,送我禮物是他表達愛意的方式,何必斤斤計較我個人的喜好呢?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審美觀、每個人也都有個人處理事情的方式,我不該強把自己的喜好或方法,加諸在別人的身上。

 

更因為長期觀察雙安的行事為人,也有一些潛移默化的體會;他的體貼,深得人心,與他共事過的許多人都感念他的善良與敦厚。

 

雙安是個提得起放得下的人,當年,他日理萬機,從早忙到晚,四處視察基地,考察各國的投資環境,即使年屆八十,他仍然沒有退休的念頭,不過,那時我們會花較多的時間在山上別墅,應酬極少,他生活調適得極好,打高爾夫、游泳、種菜自娛,享受田園生活。

 

我們家居生活簡單閒適,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兩人在二樓陽臺上飲茶,坐觀山上雲朵的瞬息萬變,看東方日出前,天上藍紫灰紅色彩由清幽逐漸轉為斑斕、終至一片燦爛!回想我倆這一生,也經歷過日出破曉前的色彩,只不過是由炫目而轉為柔和。

 

我們很珍惜這一日初始的時刻,談心、談過去的趣事,甚至他童年的艱辛,然後我們會踩著露濕的草地散步,開始一天的生活。

 

編按:白嘉莉丈夫黃雙安,於2018 年 10 月 1 日逝世。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白嘉莉 回眸》,時報出版,白嘉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