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成為被記得的人!吳若權:3條件讓自己被信任、託付,人生更意義非凡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20年06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若要在別人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就是讓對方記得你。想要有好的口碑,至少需要以下三個條件: 1.一致性;2.獨特性;3.利他性。而且缺一不可。

人生,在不同階段、或不同場域,總會有一些或深或淺的人際關係連結,有可能只見過這一次面,從此就各自江湖了。但,你有沒有想過,在擦身而過之後,對方會把你忘得一乾二淨、還是留下深刻的印象呢?

 

印象,可能有好有壞;比較重要的是你留在別人心中的印象,跟你對自己的認知, 是否接近?例如,你還記得小學或中學的同窗嗎?如果有一天,聽見他在別人面前提起你,描述內容跟你自己回想到的,會是同一個形象嗎?

 

之所以提出這個思考觀點,並不是要你利用最短的時間去取悅別人,在對方心中留下一個不得了的好印象,而是要跟你分享:人際關係裡,有所謂的「口碑」這件事。

 

問題是:我們留給別人的印象是「有口皆碑」,抑或是「有口皆『卑』」?若一面倒全是毫無印象、或幾乎負面的評論,表示自己身處在那個階段、或那個場域裡,沒有深刻地活出自己。

 

若想要在別人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就是讓對方記得你。

 

想要有好的口碑,至少需要以下三個條件:1一致性;2獨特性;3利他性。而且,缺一不可。

 

或許你會說:我要為自己而活,不需要在意別人的評價。但是,你知道嗎?當我們年紀漸長,來自別人很自我的、或意見很分歧的評價,真的不太重要;若別人對你的評價是很集體的、很共通的,這代表在那個階段、或那個場域裡,從別人眼中看到的,是一個很真實的、活生生的你。

 

如果這些意見,跟自己的觀察很接近,無論是好是壞,都是很棒的自我覺察。假使別人的看法,跟自己的認知天差地遠,表示認識自我的程度不夠,你可能活在自我想像的世界裡,那只是二分之一的你而已。

 

因為在真實的世界裡,還會有另一個你——也就是別人所看見的你。這就是剛剛提到的三個條件中的第一點:一致性。

 

在《深度洞察力》書中提到,真正的認識自己,應該含括兩個面向:「自己內在的觀點」,和「來自別人外在的觀點」。

 

它們可以不是很相近、也可能會有誤差,但應該不是完全相反的兩種印象。例如: 你覺得自己待人很慷慨,但別人卻都覺得你十分小器;又如,你覺得自己是一個兢兢業業、謹慎細心的人,但在別人眼底,你其實過於大而化之,不夠細膩。

 

這種過於兩極化的印象,不但會是內在的你與外部世界溝通的困擾,也會在人際相處時製造不必要的衝突。

 

接下來,看看第二點:獨特性。這可能是服飾裝扮或外顯行為的特質,讓別人留下深刻印象。

 

或許可以想像演藝界的偶像明星,僅管經紀公司都會為他們形塑出一個很特殊的造型,但最後能在市場決勝負的,還是他的表演能力。

 

一般人或許並不需要過於特殊的造型,但至少在穿著和言行上,有一個令人過目難忘的獨特風格。

 

此外,還要重視內在的氣質或想法,讓它可以自然散發出與眾不同、卻又不是過於離經叛道的神采。

 

最後來聊聊第三點:利他性。前面提到的兩點,自己內外的一致性、與眾不同的獨特性,確實能夠讓人被記得,但這印象是正面或負面,就取決於第三點。

 

如果你把自身的價值,發揮在別人可以利用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利他」,那麼別人對你的記憶點,就比較會是正向的。

 

反之,自己的特質或價值若沒有幫助到任何人,只是獨善其身,那麼,別人對你的印象也就停留在沒有特別意義的標籤。甚至,你還會獲得一個自私自利的形象,即使你可以不在意這些評價,但它就是你的一部分,必須學習接納它。

 

綜合前面三點的觀念分享,並不是要提醒你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個被記得的人。

 

 

殘酷的真相是:無論你願不願意、或努不努力,都會被別人用不同的方式記得。

 

但如果你可以保持這份覺知,謹言慎行,除了被記得之外,還有可能被信任、甚至被託付,這更具意義非凡啊。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再難過,也終會度過:總有那些迷惘、不知所措的時刻──給不知不覺成為大人的你》,悅知文化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必一直重複,就能成功溝通!照護教我的事:傾聽,是讓對方知道「我聽到了」

撰文 :陳永儀 日期:2020年06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當我聽到病房中傳出一些騷動時,我正在走廊上,預備進行我例行的巡房訪視。我走到那間病房外,看到裡面有位老先生躺在床上。

他被插管──有一條管子從他的喉嚨插入氣管中,來幫他呼吸。這些管子有大有小。小到像在超市可以買到,家裡用的吸管那樣細,大到像在喝珍珠奶茶時所用的吸管那樣粗。

 

對大多數人而言,無論將多細的管子強迫插進喉嚨裡都是一件極度不舒服的事,而且會引發一些自主的反射動作。因此,醫師經常會對插管病人使用鎮靜劑,來避免作嘔反應,或是防止他們在意識不清的時候,自己將管子拔出。

 

我走進房間時,看到病人在床上躁動不安。他想要發出一些聲音,但喉嚨裡卻因插著管子,很難做到。因為這個騷動也來了一位護理師。貼在床頭的病人資料摘要表寫著:威爾遜先生。他看到我們的時候,顯得更加焦躁不安。

 

當威爾遜先生想坐起來時,插在喉嚨裡的管子引起他的作嘔反應。接下來,護理師叫來了好幾個人幫忙。他們的立即反應是抓住他,將他的手綁起來,免得他自己將管子拔出,造成傷害,或是更危險的後果。

 

對於護理師們試圖掌控情況的行動,威爾遜先生的反應幾乎是狂暴的。他的眼睛因為極度的恐懼而睜大,手在空中上下擺動,他的嘴巴張大,看起來像是在尖叫……但我聽不到任何聲音,除了他沉重急速的呼吸聲、不斷作嘔的聲音,以及他近乎拳打腳踢的大動作,造成床單與塑膠墊摩擦的聲音。他的眼淚、鼻涕、口水,在臉上混成一片。

 

就在這個時候,我走向威爾遜先生──哈維.威爾遜先生。

 

「哈囉!」我幾乎要大叫,才能讓他注意到我,但就算那樣,效果也不佳。無論如何,我還是繼續喊著。

 

「你現在在醫院。你不能說話,而且因為你喉嚨有插管,所以你一直乾嘔。這些管子是要幫助你呼吸的。」他轉頭望向我。

 

「我知道,你想要把管子拔掉,但是你不能自己拔。護理師們會在這裡幫你。」我用手勢請護理師不要強迫讓他躺下。

 

「你要盡量冷靜下來,因為你越急,就會抗拒得越厲害,結果你會感覺更糟。護理師們在這裡是要幫你。他們會盡快將管子拔掉,但是你得要冷靜下來。不要和他們對抗。」他的呼吸還是很急促、很沉重,還是在乾嘔,但是威爾遜先生不再抗拒。

 

不久之後,醫生順利地為威爾遜先生拔管。在拔管之前,他不需被綁起來,也沒有使用鎮靜劑。

 

傾聽,並且回應

 

試想,如果有一天,你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醒來,是多麼令人驚恐的事。你睜開眼睛,發現你四周是白色的牆壁,而在白色的天花板上,裝的是閃爍的日光燈。房間很冷,你穿著一件鬆垮垮、像紙一樣的袍子。

 

當你想坐起來的時候,不但發現自己被很多電線纏住並連到一些機器上,而且還一直乾嘔。你不記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是你為什麼在這裡,所以你要求救。但是你發不出聲音,因為有東西卡在你的喉嚨裡。你越用力想要講話,你就乾嘔得更厲害。

 

終於,有人來了。你試著求救,試著將喉嚨裡的東西拿出來,你覺得這東西會讓你窒息。但這人不只不幫你,還硬要把你按倒。然後,叫了更多人來,他們一起把你壓在床上,還要把你的手綁在床上。換成是你,不也會和這些護理師們搏鬥,為了要活下去而拚命?如果是我一定會。

 

我不太確定,最後是什麼原因讓威爾遜先生冷靜了下來。但是我想,當他覺得別人有聽到他的呼求時,他也可以開始聽到別人在說什麼了。

 

在如此驚慌的狀態下,他想要傳遞一個緊急的訊息──他覺得性命受到威脅,他需要幫助。但是這個訊息似乎沒有傳遞出去。要不然,護理師們為何會忽略他的情況,把他當瘋子一樣對待?

 

當時,如果有人對他說出了他本來想說出來的話:「我的喉嚨裡有管子,我不能講話,而且我一直在乾嘔!」或多或少會讓他覺得被理解了,讓他感覺有人聽到了他的呼求。

 

事後想想,好在我並沒有宣稱我了解他的感受,或表示知道他的經歷。我實在無法這麼說,因為我並沒有被插管的經驗。

 

事實上,沒有人能確切地了解另一個人真正的感受,即使他有過類似的經驗。因為每一個人都不同。就算有過相同的經歷,感受也會不太一樣。還好,大多數的時候,要關心一個人,並不一定需要真正地了解他所經歷過的事。

 

或許,威爾遜先生所需要的,也不過是希望有人聽到他要說的話,並非需要別人了解他的感受和想法。有時,把這些話,再說出來給他聽,表示「有聽到了!」也就足夠了。

 

所謂傾聽,其實是要向對方表達「聽到了」,才算完整。如果對方沒有從你這收到確認,你的傾聽任務就不算真正完成。這有點像郵寄雙掛號的回執聯,當對方送出訊息給你後,他要收到回執聯,確定你有收到時,這場溝通才算完整。

 

又如,當別人叫你的名字的時候,不妨試試看不要回應,對方很可能就會繼續一直叫你,直到你有反應為止。讓對方停止一直叫你最好的方法,就是向他表示你已經聽到了。傾聽,它是一條雙向道路。

 

後來當我在做婚姻諮商時,也常常碰到這樣的情況:其中一方非常不願傾聽對方所說的話。這幾乎無可避免地會使說話的人,不斷重複他所說的,有時候甚至到令人厭煩的地步。

 

其實,確認你有聽到對方的話,並不表示你同意他。因此,何不大方地給對方一些正向回饋,讓對方知道你有聽到他說的,即使你不同意他所說的內容。提供各位一個有用的回應:「我有聽到你說的…… 但是我的看法和感受跟你不同。」傾聽,當我們正確運用它的時候,確實是一種積極而非被動的關懷方

 

(本文摘自《生命這堂課:心理學家臥底醫療現場的26個思索》,三采出版,陳永儀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活得美麗自信,朋友得好好挑選,那些不適合的人,絕交也不可惜

撰文 :威廉 日期:2020年06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時不是不要這個朋友,而是現在不需要了。請將為數不多的交際時間,留給此刻擁有共同語言跟價值觀的人。

每逢年底,我會趕在聖誕節前寄出手寫卡片,維持這習慣大概有四、五年了,直到二○一六年碰上歐洲行暫停一年,改由訊息祝福。年末是該回顧,當我打開一份存有親密好友收件方式的文件檔,發現有好幾個人名在這兩年間,離開我的核心生活圈。

 

二○一五年初,跟幾位老友相約到曼谷跨年,一回國就發了一封快兩、三百字的訊息,刻意收斂指責跟情緒字眼,最後不忘祝福。

 

之後,便毅然決然刪掉對方的聯絡方式,包括臉書跟通訊軟體,周遭的人急忙勸和,嚷嚷著相識多年吵完就沒事,既然知道對方個性就盡力包容,朋友還是要當,不解為何我的反應如此激烈,需要鬧這麼大,擺明絕交的態度如此堅決。

 

在人際關係裡老是被「包容綁架」,

彼此不合適卻一味忍受,

就因為一句「我們是朋友」。

 

當初形影不離,去到任何場合都說好同進退,緊急通話鍵設定成對方名字,是曾經的摯友跟室友,並非第一次出國的地獄旅伴,彼此有將近十年的感情基礎,同屋簷下的生活整整四年。後來因房東漲租金才搬離同住的房子,各自往理想生活走去,再聚首就是這趟跨年行。

 

我淡淡回說:「你說的沒錯,朋友也是床頭吵架床尾和,可是我不想要這個朋友了。」聽起來很冷血,但整趟旅途中有幾次激烈爭吵,六親不認的把我往死裡罵,翻舊帳不夠還跨越底線,猛戳痛處。當下選擇沉默並試著沉澱、理性以對,不想被情緒牽走而失去判斷能力,因瞭解換來傷害才是讓人真正難過的點。

 

回國後的幾個晚上,腦筋裡老轉著同個問題:「朋友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最後理出答案,現階段的我需要的是摧毀不了的安心感,如果感受不到, 表示這個人沒有走進心裡, 不想強留, 於是失和不再和好, 成為年過三十處理人際的灑脫態度。中間和事佬開始細數他的優點,例如幽默、直率跟善良,試著軟化僵局,可惜此刻我通通無感。

 

不是不要這個朋友,而是不需要了。

 

三十歲以前,我很迷信人脈存摺,可能是學藝不精就貿然亂衝,努力織了一張易破的網,禁不起風吹雨打,時常再花兩倍、三倍,甚至更多的心力在修補破洞。直到這兩年才發現,我真正需要的不是一張網,而是一條堅固的繩索,可以在需要的時候拉一把,而我能交出信任並用雙手緊緊抓著。

 

歲月硬生生把我們催熟,熟到不再害怕寂寞、害怕孤獨而強迫自己社交,人際減法的年紀已到,更明白交朋友是挑選,而不是搜集。一週七天扣掉白天工作,剩下週末跟五次晚餐,假日留給興趣跟學習,扣掉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剩餘兩次的飯局額度,只留給想好好維繫感情的朋友。

 

為數不多的交際時間,想要知道朋友最近在忙什麼、煩惱什麼,男友女友、老公老婆、爸爸媽媽、家裡小孩、外傭、小貓小狗好不好,聊天內容大可以沒營養,越無腦越好,而不是半生不熟的社交語言。

 

當對方高談闊論著讓人毫不在乎的話題,最近跟哪個藝人走很近,誰誰誰在追他,最近又要被招待去哪裡玩,週末的電音派對要怎麼弄到貴賓席的票……等種種玩樂。

 

基於禮貌我通常會順著毛摸,可能是年紀大了厭倦忍受,多看一秒都是折磨,更別說花力氣翻白眼,索性就放生不往來。即使從前很要好,但現在的我早已脫離原先的生活狀態,追求不同層面的滿足。哪怕曾經熱烈,此刻沒有共同語言跟價值觀的人,能淡就淡吧 !

 

我曾經念舊又善感,身邊朋友一個都不想少,但這兩年一有磨擦、爭執,便決心不強留、不求和,心裡反而輕鬆許多。大浪掏沙留下的才是珍貴,好好經營現有的人際,而不是像隻八爪章魚盲目地抓,需不需要的都想緊抓,應該讓自己的「好」變得有價值,留給值得的人。

 

人際不是網而是堅固的繩索

 

有時不是不要這個朋友,而是現在不需要了。請將為數不多的交際時間,留給此刻擁有共同語言跟價值觀的人。

 

(本文摘自《絕交不可惜,把良善留給對的人》,悅知文化出版,威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既然你討厭我,何必還要在乎你!雪兒:享受「被討厭的自由」,才有做自己的動力

撰文 :雪兒Cher 日期:2020年06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朋友A前幾天去書店,翻閱新銳作家的書,想起曾經這個作家因為某個人討厭過她,不過她還是給她很大的稱讚,書寫得很好看,能被這種人討厭或許也是一種榮幸,想想這些都過去了。

你也曾經被討厭嗎?

 

我跟他說,曾經我出書時也是被一堆不認識的人討厭,有人不認同裡面的文章,也有人不喜歡粉紅色的封面,甚至還說這種書怎麼會有人買。

 

說實在那時候在心裡氣個半死,不過隨著我自己去書店翻書,也嫌棄某些書寫得不好看,我懂了,有些人的討厭是一時的心理狀態,但對號入座的人卻會變成很長時間的憂鬱狀態。

 

自由,原本就是被討厭的,所以才會有規則

 

我也曾經分析為什麼「我會被討厭?」心想大概就是一堆人看不爽我過上太自由的生活,我常說自己是出軌的女人,不是在婚姻或感情出軌,就只是選擇工作上出軌,

 

不想在公司裡面當奴隸,就想靠自己的技能去爭得一碗飯吃,不過這點偏偏就踩了許多人的痛楚。

 

過去我也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以為循著規則原本以為可以為自己找回自由,等到清醒才發現,身上已經綁了無數個鎖,

 

以往我都是用錢去換自由,用努力工作去換取自由,用存款證明去換取自由,以為自由很昂貴,事實上我只是物化了自由,其實走出大門,簡單呼吸,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是自由

 

自由,其實根本不需要付出代價。不需要花多少錢,吃多豪華的食物,走多遠的旅途!重要的往往是心的選擇,跟你人處在哪裡沒有關係。

 

既然你討厭我,我幹嘛還要在乎你

 

過去我活在被討厭的陰影下,酸民的語言暴力真的讓人感到恐懼跟害怕,一言不合就退讚,不然就給你每篇文章寫負評,言語比任何綁住你的現實都還來得可怕。

 

因為是人,所以會在乎別人的觀感,希望得到別人的喜愛,甚至得到別人的讚賞,也害怕別人的議論,更恐懼他人的指點。

 

一旦走出規則的人就等於脫韁的野馬,被人討厭!但必須享受這樣的討厭,因為這樣才有做自己的動力。過了幾年才明白,不是無拘無束才是真正的自由,也不是四處流浪才是自由,而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是真自由。

 

被討厭只是剛好,畢竟他有不認同你的自由,但你也有不在乎他的自由。

 

自由,開始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以前我還會在文章底下跟網友筆戰,或是寫長篇的文章罵網友酸民沒品發洩情緒,後來真心覺得把時間耗在這些討厭你的人身上,才是白癡的行為。

 

每個人都想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只是財務自由,更多是身心的自在,不過往往因為羨慕忌妒恨,搞得自己身心靈困惑。

 

很多人都羨慕我當一個自由工作者,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寫字就可以有收入,不過我都會告訴想走這段的人,你在前往自雇者這條路之前,要先明白自律跟束縛,不然自由也只是假象而已。

 

有人討厭你,那就討厭回去,反正他也不能阻止別人喜歡你

 

想想這些年我也討厭很多網紅,部落客,雖然我沒指名道姓,但就不是很欣賞他們的作風,反過來想,別人討厭我也可能是相同到的道理。

 

粉絲這些年來來去去,我也看淡,今天喜歡你,明天就喜歡別人,這才是正常的行為,不過不要因為被討厭之後,也把自己變成一個討厭的人,還是很多人喜歡你,關心你,最少自己要愛自己。

 

被討厭的自由,被討厭的人生,都比不上喜歡的自己!相信在路上會遇見跟你一樣喜歡自由的人,當個異類,總是會遇到同類,前提學會要享受「被討厭的自由」。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雪兒 Ch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短短一場戲,拍了8小時!享受生活新體驗,我當了一天臨演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20年06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施昇輝提供
  • A
  • A
  • A

能在第三人生有全新的生活經驗,真的是再開心不過的事。日前,我的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的同學要拍他的畢業短片,找我去當其中一場餐廳戲裡的臨時演員。雖然沒有台詞,但仍讓我度過戰戰兢兢的一天。

這其實並不是我第一次當臨演,早在去年另一位同學拍短片時,我就曾經做過一次。不過,上一次是只拍我的背影,完全不需要任何動作,所以沒有什麼值得分享的故事。

 

這一次,我和導演的太太扮演一對夫婦,和男女主角在同一家法國餐廳用餐。當男女主角在對話時,攝影機也會拍到我們倆,所以要做出很自然的用餐和交談的動作,難度比上一次要高多了。

 

拍戲人多、細節多!資金籌措最讓導演傷腦筋

 

在正式拍的前一天,「臨演負責人」傳了個簡訊給我,希望我當天的穿著是「冬裝、約會感、不要全黑、不要太凸顯的顏色、大外套(不要羽絨,最好大衣形式)、不露趾的鞋、女生可以洋裝、男生可以西裝。」

 

交代真是鉅細靡遺,這樣也避免因為穿了不適當的衣服而造成劇組困擾。當天非常炎熱,若不先交代,萬一穿了短袖POLO衫過去,就不符合這個發生在冬天的故事。

 

當天下午兩點,到了拍片現場的法國餐廳,看見狹小的空間幾乎擠滿了工作人員,加上男女主角、臨演們,至少超過30個人。

 

光這些人一天的工資就很可觀,而這只不過是一部40分鐘長度的短片耶!怪不得所有的導演都說,如何籌到資金,才是他們最頭痛的事!

 

拍片過程耗時!短短一場戲,重複演出數十次

 

這是一場曾是一對初戀情人久別重逢後,在餐廳吃飯的戲。他們談到了各自的近況,雖然不過是十幾句台詞,但男女主角重複演了不下二、三十次。

 

這不是說他們NG了這麼多次,而是導演要用各種不同的角度來拍同一場戲,有時是男女主角個別的特寫,有時是畫面只看到他們兩人,有時是畫面也會拍到我們這三桌的臨演,有時從餐廳內側往窗邊拍,有時又從窗邊往內側拍。

 

每換一次攝影機擺放的位置,燈光就要重新打一次,所以拍片真的是非常耗時,不親臨現場,就很難體會過程的冗長、重複。

 

要男女主角一直重複演,他們恐怕也受不了,所以中間有一段時間讓他們休息,這時我們臨演卻有一件事要做,叫做「收環境音」。

 

因為除了男女主角的對話以外,還是應該要有其他用餐顧客的交談聲音,所以我們要真正交談,最後再把效果後製上去。

 

演對手戲找話題,還是聊「股票投資」最擅長

 

我和演對手戲的導演太太雖然認識,但不算很熟,不容易聊彼此生活中比較深入的話題,總不能說「今天天氣不錯啊!」這種廢話,所以我決定跟她分享我最熟悉的股票投資,這樣就可以很自然地一直講不停。

 

聊著聊著,我發現所有的工作人員,甚至在旁邊休息的男女主角都聚精會神地在聽。收完環境音之後,他們都說今天除了可以領到工資外,還免費上了一堂理財課,真是賺到了。

 

重複喝湯、不出聲交談,當「背景」也有學問!

 

在拍攝會看到我們其他桌顧客用餐的畫面時,劇組人員幫我們上了真正的南瓜濃湯,還有用果汁替代的紅酒、白酒,但導演要求我們喝湯時只能小小口喝,因為要重複拍很多次。

 

第一次正式開拍時,我舉起酒杯跟戲中的太太對飲,但導演立刻喊卡,過來跟我們說:「你們動作太大了,所以剛才拍的不能用,之後只能喝湯。」我這才發現是我自作聰明,因為我們只是背景,怎麼可以搶了主角的風采,讓觀眾注意到我們的動作呢?

 

▲拍戲時喝的南瓜湯。

 

這時,副導也過來交代,我們的交談不能出聲音,連氣音都不可以,只能做嘴型,但為了自然起見,要求我們再重複講剛才「收環境音」時的話題。

 

之後就不斷喝湯、不出聲音地交談,又拍了好幾次,把導演要求的各種角度的畫面都拍完,才得以收工。

 

這時已經接近晚上十點,整整拍了快八個鐘頭,也不過是拍一場短短的餐廳用餐戲。拍片真是辛苦啊!

 

結束後,劇組行政給了我當天的臨演費,還說桌上有些手搖杯飲料,可以拿去喝,加上傍晚分到的便當,我感覺自己也算是一個「專業」的臨演了。

 

在第三人生能有一次這種寶貴、有趣的經驗就夠了,以後還是單純做個觀眾,輕鬆看電影吧!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際關係只要「八分滿」!凡事都不要「太過頭」,朋友之間也是一樣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20年06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一名新聞記者,即使身在跟任何人都可以喝上一杯的飲酒場合,最後總會一個人到自己喜歡的酒吧,點一杯純麥威士忌獨飲。雖然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光很寶貴也很歡樂,但或許是任性吧? 最後的一小段時間,他總想一個人度過。

我很能了解他的心情。人真的是一種非常麻煩的生物,一個人時覺得寂寞,想跟他人互相接觸;一旦跟他人在一起了,又想一個人獨處。人總是在這兩種心情之間搖擺不定。

 

當然,有些人比較不會有這樣的情況,就舉一個常見的例子來做說明—有兩位女士一起吃過午餐後,稍微逛了一下特賣會,她們一邊逛街一邊聊天,一直聊到沒有話題為止。但不可思議的是,還是有種沒聊夠的感覺。

 

以己度人,這是人之常情。

 

「今天真的很開心,謝謝妳邀請我出來。」

 

在這句話之後,通常會接著說:「那今天就到此結束吧!」,然後開口道別。不過,一想到自己真的覺得非常愉快,就希望能再有多點時間相處,於是認定對方也這麼想。

 

自己是一個人,對方也是沒什麼牽掛的獨居者。

 

「已經快傍晚了,要不要提早吃晚餐,吃完之後再回家呢? 」接著,再補上這一句:「反正回家後不也是一個人嗎? 吃飯時有個人作伴,會覺得比較好吃!」凡事都不要太過頭!朋友之間也是一樣。與朋友的交往,維持在「八分滿」的狀態,才是讓人際關係更長久持續的祕訣。

 

當你想到「希望有多點時間相處」時,

 

就要利用「那麼, 今天就先這樣……」,將聚會告一個段落,

 

然後,不管哪一方說出「最近再找個時間一起出來吧!」,兩人之間的友誼,應該就可以長久持續下去。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愉快的老後》,好的文化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