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也需要勇氣!為我們所愛的人,做最好的選擇,即使這代表他們將要離開

撰文 :陳永儀 日期:2020年06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一位八十歲病患的主治醫師,要求我參加一個「家庭會議」。這是主治醫師和病人家屬會面的場合,為了彼此要在某個特定的醫療問題上達到共識或做出決定。

凱斯伯太太已經使用人工呼吸器超過一個禮拜了,她不能自己呼吸。她已經簽署過預立醫療指示(Advance Directive,簡稱AD),有時也稱預立遺囑(Living Will)。係由病人預先擬定並且簽署的法律文件,目的是用於病人罹患嚴重的疾病或失能,無法為自己發聲時,這份文件可為他們表達,在醫療上想要如何地被對待。

 

預立醫療指示有多種形式,不過大部分都包含結束生命、人工灌食和給水,以及安寧照料方面的指示。

 

應用於結束生命方面,一個人可以決定使用現有醫療照顧來盡量延長自己的生命,或是在某些特定情況下,決定不再讓生命繼續下去──例如病人處於沒有意識的狀態,並且回復意識的機會渺茫,或是處於一種無法治癒也無法逆轉的情況,並且即將死亡之時。

 

應用於人工灌食和給水方面,病人可以選擇要不要用鼻胃管提供生命所必須的「養分」和「水分」。應用於安寧照顧方面,一個人可以選擇是否接受治療來減少疼痛,即使這種治療會導致死亡,或是縮短生命。

 

病人住院時,醫院的標準程序會要求病人提供一份預立醫療指示。醫院當然很鼓勵病人提供這些文件,即使是年輕的病人。關懷師在實習時,也被鼓勵擬定一份這樣的文件。

 

在她的預立醫療指示中,凱斯伯太太很清楚地表示,她不願意靠呼吸器來維生。同時,在這份預立醫療指示中,她也指定了兩個人,在無法清楚地表達自己的意願時,替她做決定。

 

她的第一順位代理人是最小的女兒瑪利安,如果她不在,會由二兒子傑生做決定。由於瑪利安和傑生在要不要停止使用呼吸器這件事上意見不同,因此,才需要開這個家庭會議。

 

房間裡擠滿了人,除了凱斯伯太太的家人,有主治醫師、一位護理師,當然還有我。醫師向大家做了凱斯伯太太的醫療簡報與目前狀況:她還是沒有意識,而且不能自主呼吸,並且她的情況不太可能改變。

 

接著,醫師一字一字地念了凱斯伯太太的預立遺囑:「如果我進入了植物人狀態,以下是我的囑咐──我不要接受維生醫療措施。」

 

房間裡一片死寂。醫師和我彼此對望,也看了看在場的每一位。每個人都低著頭,沒有人抬頭。主治醫師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我輕輕地搖搖頭表示:給他們一點時間吧。關掉凱斯伯太太的維生醫療機器,就是要讓她走了。

 

這些孩子正決定,應該要讓他們的媽媽生,還是死?醫院可以讓院方的法務部門介入,經由法院來執行凱斯伯太太的預立遺囑,但是醫護人員總是希望盡量由家人來解決問題。

 

「我已經準備好,要讓媽媽走了。」傑生低著頭說。

 

瑪利安淚流滿面,泣不成聲,用雙手摀著臉說:「媽媽生病的時候,只有我們可以依靠。才幾週前,她復原得很好,大有進步。她甚至坐起來,還試著跟我講話。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沒有看到,但我在,我看到的!」其他人都不作聲。

 

「瑪利安,我了解妳不想讓媽媽失望。妳是在想,萬一她還有機會好起來,對不對?」我試著讓她知道,她說的話有被聽到。

 

「正是!但我不是神,我不想扮神的角色!我該怎麼辦,關懷師?」

 

無論是否有正式地被賦予這樣的權力,神職人員的角色常常帶有某種權威。神職人員可以,有時也會,利用這樣的權威感,在有些狀況下,它是蠻好用的。

 

醫師急切地看向我這邊,希望我可以說些什麼,讓瑪利安做出一個符合她母親預立醫療指示的決定。畢竟,到目前為止她是唯一有著不同於其他人看法的人,但她也是法律上所指定的決定者。

 

我看著瑪利安的眼睛──她的痛苦是如此沉重、明顯,我甚至感覺可以觸碰到它的存在。這裡沒有什麼是「正確」的決定。無論她的決定是什麼,她都必須自己承擔。沒有任何邏輯推理,或是損益評估,可以幫她做出決定,或是保護她,讓她事後不會深感後悔。

 

「如果妳媽媽現在就和我們一起坐在這裡,妳覺得她會說什麼?」我輕聲地提出這個問題。

 

「嗯,我知道她不想靠呼吸器維生,但是妳怎麼知道她不會明天就醒過來?」瑪利安說。

 

醫生搖搖頭。

 

「妳說的沒錯,沒有人會知道;她有可能明天就醒過來。但是也可能不會。瑪利安,我們大家一起在這裡,是想要知道,想要確認,在這樣的情況下,妳媽媽會想要怎樣。

 

很不幸地,我們現在無法問她──她現在也無法告訴我們她要什麼。我想,她很可能覺得妳最懂她,這就是為什麼她會在預立遺囑中請妳為她做決定。」其他家屬都緩緩地點著頭。

 

「如果不知道何時才能醒過來,她很可能寧願離開,而不願靠著喉嚨裡的一根管子而活。但是我不想要她走!」瑪利安無法停止哭泣。

 

放手是很難的事。有時候,我們在「關懷」的偽裝下,以愛為名,用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不願放手。去做對我們所愛的人來說最好的事,需要極大的勇氣,即使這表示他們將要離開我們的生命。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心中都有「正確答案」──就是我們主觀知道「對的事」,實際上,在客觀的世界裡,這些屬於個人的決定,通常沒有什麼對或錯,很多困難的決定往往存在著某種程度的灰階,而不是黑白分明的。

 

這時我們所需要的,常常只是一些空間。當我們有空間來思考、反省、表達與接受現實時,往往不須費心搜尋,「答案」就自然浮現了。當你感受到一種鬆了一口氣的輕鬆感時,你就知道,你有答案了。

 

稍後,凱斯伯家達到了共識。凱斯伯太太喜歡看美式足球,那天正是超級盃比賽的週日。晚上,全家人聚在凱斯伯太太的病房裡,一起看完了整場超級盃,之後才拔管。當我們手牽手一起禱告為老太太送行的時候,稍早家庭會議中所感受到的緊張和掙扎已經不在了。病房裡,一種平靜祥和的感受,充滿並撫慰了每顆悲傷的心。

 

(本文摘自《生命這堂課:心理學家臥底醫療現場的26個思索》,三采出版,陳永儀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經歷人生起落,已看開生死 老夫妻:簽預立醫療決定書,自主善終,是留給孩子的愛

撰文 :魏怡嘉, 黃子明等 日期:2020年05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黃子明攝
  • A
  • A
  • A

《病人自主權利法》2019年1月6日上路,花蓮洪清海、林瓊雲夫妻檔,是花蓮慈濟醫院第一批「預立醫療決定書」簽署者。經歷人生起起落落,老夫妻倆已看開生死,開心且果斷地簽下同意書,希望為11名子女減輕壓力,更為自己爭取善終權利。

82歲洪清海與80歲林瓊雲結婚近一甲子,兩人育有10個女兒、1個兒子。為了養家,夫妻倆努力工作,種菜、養雞、養豬,在菜市場裡穿梭做生意,也曾有大片魚塭養殖黃金蜆。然而2001年桃芝颱風重創花蓮,土石流摧毀他們20甲的土地,損失2000多萬元,洪清海一度想不開、罹患憂鬱症,2年不願踏出家門。

 

第一時間簽下預立醫療決定書

 

「現在看開了!」夫妻倆20多年前加入慈濟,由於重視環境議題,時常到環保站做垃圾分類,過去是每周一到五報到,隨著年紀增長,兩人出現輕微失智症,現在每周挑2個早上到環保站報到,下午有空則巡視菜園和魚塭。

 

洪清海自豪消息靈通,一聽說慈濟醫院開始推動簽署預立醫療同意書,第一時間就前往諮詢。他認為,病人自主是「非常好的事情」,不用麻煩子女、身體免受罪,又能幫國家省下醫療資源,與其多活10年、20年卻拖著病體,不如好好地離去。

 

鼓勵朋友一起簽,女兒也跟進

 

洪清海感嘆,看過太多人晚年因為身體不好,生活非常痛苦,這也堅定他簽署同意書的想法。最近他與許多朋友聊到預立醫療決定書,有人贊同、有人不敢講,也有人委婉地說「慢一點再簽」,一旁的林瓊雲忍不住吐槽:「80歲了還慢一點?」

 

兩人簽署同意書之後,11個小孩都支持父母的決定,四女兒更是跟隨爸媽腳步,一起簽下去。

 

洪的子女們一致認為,

 

身在台灣應該感到幸福,不要浪費醫療資源,避免過度醫療而生不如死,

 

人應帶著尊嚴離開,善終是自己的責任,也是留給家人的愛。

 

花蓮慈濟醫院心蓮(安寧)病房設有不同宗教祈禱室,可讓安寧病患尋求心靈慰藉。(黃子明攝)▲花蓮慈濟醫院心蓮(安寧)病房設有不同宗教祈禱室,可讓安寧病患尋求心靈慰藉。(黃子明攝)

 

在花蓮慈濟醫院與回收站擔任志工的洪清海、林瓊雲夫婦已經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他們都不希望帶給孩子困擾,兩老每天仍然樂觀種菜或到醫院、環保回收站做志工。(黃子明攝)▲在花蓮慈濟醫院與回收站擔任志工的洪清海、林瓊雲夫婦已經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他們都不希望帶給孩子困擾,兩老每天仍然樂觀種菜或到醫院、環保回收站做志工。(黃子明攝)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樂活一生:有尊嚴又快樂的活一輩子》,時報出版出版,魏怡嘉, 黃子明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母親一過世,弟弟竟因遺產撂人毆打我、捆綁我丈夫;遺產分配糾紛,我們究竟該如何避免?

撰文 :賴佩霞律師 日期:2019年11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賴母於107年8月過世,但賴家姐弟卻多次因為遺產分配不均起爭執,新聞中指出,親弟弟撂人到姐姐家毆打姐姐並捆綁姐夫,並朝其右臀注射三針不明液體,且衝突過程中還用桌椅砸姐姐的頭部。

又是一則子女為了爭產而鬧的不可開交的新聞。看到報導同時,不免也覺得遺憾。但事實上這樣的例子,在律師的執業過程中屢見不鮮。而每當長輩詢問如何將自己身後財產分配給某位特定的晚輩時,大概也就埋下了日後子女爭執的導火線。

 

到底長輩該怎麼做,才能避免子女日後因分配遺產問題不斷爭執,甚至對簿公堂呢?以下三個法律上的觀點,可提供長輩們多加留意:

 

原則:「特留分」的緊箍咒

 

「律師,我可以在遺囑內記明遺產不分給某位繼承人嗎?」這大概也是很多長輩藏在心中卻不敢直接問出口的疑惑。

 

原則上,依照目前民法第1187條規定,雖然可以利用遺囑來自由決定死後財產要分給誰,但再怎麼樣都不能違反特留分的法律規定。所謂的特留分,指的是法律特別留給法定繼承人的遺產比例。

 

中翻中的意思就是,不論你再怎麼討厭哪個子女,法律會強制你必須保留一小部份給每一個法定繼承人,因此即便以遺囑分配遺產,還是存在一定限制的。

 

關於特留分比例,民法第1223條定有明文,其中直系血親卑親屬、父母及配偶的特留分為應繼分1/2,兄弟姊妹及祖父母的特留分則為應繼分的1/3。

 

舉例來說,如果阿發過世時,留下太太和3名子女和遺產1000萬,假設太太和子女都沒有喪失繼承權的事由,則太太和三名子女對於阿發遺產的應繼分則各為1/4(民法第1144條第1款規定參照),應可分得250萬元(計算式:1000萬÷4=250萬)。

 

假設阿發在生前留有遺囑,即便他再如何喜歡小兒子,對於太太、及其他兩名子女至少應可分得特留分即遺產125萬(計算式:250萬÷2=125萬),也不可任意剝奪。

 

而這個特留份的規定,除了律師知道,相信任何一個想要維護自己權益的繼承人也一定都知道。當他們原本期待至少可以拿到的特留分,卻遭被繼承人的遺囑硬生生剝奪時,則可依民法第1225條規定行使扣減權,向其他分得遺產之人請求返還不足特留分之數額。

 

因此,從法律規定的觀點來看,也就不難想像這些繼承人日後走上法院討公道了。

 

例外:去除緊箍咒的方法-表示失權

 

雖然依照民法第1187條規定,遺囑人以遺囑處分遺產時,不得違反特留分的規定。但法律最複雜的地方,就在於有原則,通常就會有例外。

 

因此,當繼承人若對於被繼承人(遺囑人)有重大虐待或侮辱情事,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就會產生喪失繼承權。

 

但要提醒大家的是,所謂的重大虐待或侮辱情事,是以一般人的標準認定,而非以被繼承人主觀為準。

 

再者,被繼承人一定要有表示失權的行為(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第1239號民事裁定意旨參照),倘若只是單純心中鬱結,並未對外表示,就不會發生繼承人喪失繼承權的效果。至於關於這個條文操作的詳細說明,可以參考:抱歉,你沒有權利繼承遺產!-以遺囑剝奪繼承權的注意事項。

 

最後一步:預立遺囑

 

「律師,我爸生前有說過,他百年後,遺產一毛都不要分給大哥。」客戶氣憤的表示。但偏偏大哥認為,父親生前最疼愛的就是他,絕對不可能什麼都不給他,這一定是弟弟虛捏父親遺願,所以雙方鬧的不可開交。

 

其實,究竟是哪個子女真心對自己好,長輩心中自有衡量。但長輩的口頭表示,往往無法留下證據,徒增之後子女間的矛盾。因此,律師建議不管是百年後希望某人多分、或某人喪失繼承權,最好都在遺囑中清楚交代。

 

而目前民法規定的遺囑方式,總共有五種,分別是自書遺囑、公證遺囑、密封遺囑、代筆遺囑、口授遺囑(民法第1189條、第1190-1197條),而且只要符合法律規定要件作成的遺囑,在法律上的效力皆相同,不會因為遺囑有無經過公證而有不同(詳細說明,可以再複習一下:遺囑一定要經公證才有效?-關於遺囑效力,你該知道的事情)。

 

即便百年後,子孫對於遺囑內容還是爭執,至少還有一個法律上認可的依據可以佐證。

 

反思:數字增加的意義?

 

回到新聞的本身,雖然從新聞報導看不出賴姓姊弟針對遺產分配發生爭執的真實原因為何,但若賴母於過世前留有遺囑交代應如何分配,並且也注意到各方的法律上權益,或許就可以避免身後的這場分產糾紛。

 

而從子女的觀點出發,長輩身後的爭產,雖然可以看見實際財產數字增加,但任憑再多金額,也換不回長輩在身旁的時光。既然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在維護自己法律上權益之前,何妨也再思考一下,長輩是否樂見目前子孫之間的劍拔弩張?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賴佩霞律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還沒過世,大哥大嫂竟把她的房子賣掉!1例子告訴我們:自己的東西,要簽署書面借名契約

撰文 :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 日期:2019年10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財產處理上,因為考量的重點不同,也會有多種法律規劃方式,在專業人士的協助下,規劃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才能在達成目的的同時,也保障自己與家人間的關係!畢竟「房子」能買新的,但「家」要重建,就沒那麼簡單了!

這是一位傷心又氣憤的媽媽,但我想她的心中,或許更多的是無奈。

 

這位媽媽年約70歲,但因為退休後仍在做一些志工服務,沒有和社會斷了鏈結,因此身體狀態看起來還不錯,說起話來也輕聲細語,人十分客氣!正當我在觀察這位母親時,陪同她來的女兒先說話了!

 

「吳律師您好,今天我媽媽主要是想來請教,要怎麼把她登記在大哥名下的房子給拿回來?」

 

您的意思是:媽媽買了房子之後,雖然登記在大哥名下,但實際上是媽媽的房子,媽媽自己也在居住和使用嗎?就是我們法律上俗稱的『借名登記』。」

 

「是的,我媽媽在40年前省吃儉用做了好幾份工作,才買下房子,我小時候也有幫忙做一些家庭代工。房子買了之後,媽媽就是給全家人一起住,幾年前爸爸走了,我就和媽媽還有大哥、大嫂一起住,本來也相安無事。

 

一直到去年7月,我大哥在大嫂的慫恿下,說他要賣掉這棟我們一起住的房子,但媽媽不同意,媽媽覺得這是她要養老的房子,如果大哥賣了,她就沒有家了。但後來大哥還是趁我們都出門不在家的時候,偷偷找房仲帶客人來看屋,接著就在11月的時候,大哥跟媽媽說:『房子已經賣出去了!』大哥要求我和媽媽現在就要搬家!」女兒一口氣說完,媽媽在旁邊連連點頭。

 

「那麼請問是什麼原因,導致媽媽買的房子,當年沒有登記在自己名下呢?」我向她們詢問,當年借名登記的動機。

 

「當初是因為丈夫不顧家,又在外面簽了很多六合彩,常常回家來就是跟我要錢,不給他錢還會對我動手動腳,到現在我身體都還有一些痠痛,就是以前舊傷的後遺症。」媽媽說完,還下意識的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腳,或許她一邊說著,身體的舊傷也被喚醒而隱隱作痛吧。

 

「可是當年我為了兩個小孩都忍下來!但我還是想,人至少要有一個房子可以住。所以大概40年前,我好不容易存的一筆錢,我就拿來買房子!但我又怕丈夫簽六合彩的債主如果找上門來,會因為夫妻財產共有(舊法稱聯合財產制),把登記在我名下的房子拿去抵債!

 

所以我才會在買房子後,跟兒子商量登記在他名下!但沒想到,現在兒子竟然會把房子賣了,導致我要和女兒在外面租房子住,女兒也都被我拖累……」媽媽一邊對我娓娓道來,但可能也被我的提問,勾起塵封的回憶,因此,邊說邊掉下淚來……

 

「阿姨,沒關係,我們現在就是來討論看看可以如何幫您的!」我一邊找面紙趕快遞給阿姨。

 

「媽~不值得為那種人掉眼淚啦!」女兒對母親說。


「吳律師,這幾年來的房屋稅單、地價稅單,都是我媽媽在繳的,請問這樣可以證明,實際上房屋是我媽媽的嗎?」女兒一邊轉過頭來詢問我。

 

「當然這些可以作為證據,但是實務上,法院通常不會只根據這些稅單就認為,房屋是您母親的!」事實上,借名登記的官司,要贏並不容易,尤其是家人之間,因為通常都不會訂定書面的「借名登記契約」。

 

「請問阿姨,您和兒子之前是否有寫契約,可以證明房子是您的嗎?」我問。

 

「沒有啦~我沒有什麼法律知識,又是自己的兒子,怎麼會跟他寫契約!」

 

果然不出我所料!

 

「阿姨,我瞭解。那麼我現在需要您和我一起共同回想,當初買房子的經過,一起找找,還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房子是您的?」

 

「那個時候我是跟租屋處的鄰居買房子……」媽媽在我的鼓勵下,開始努力回想,她印象所及的買屋過程!

 

「那麼我們跟這位鄰居還有聯絡嗎?」我嘗試著詢問她。

 

「有!我跟她還有聯絡!」

 

「太棒了!我們可以找她來當證人,證明買屋的過程,兒子沒付過錢,也從未出過面!今天即便房子已經被兒子賣出去,法律上會保障不知情的善意第三人買方,但我們還是可以跟兒子要求還賣房的價金回來!錢拿回來後,我們還是可以來做規劃,重新再買個房子!我們來討論進行這個訴訟,需要準備的資料!」

 

我想,相對而言,這位媽媽是幸運的,在這麼多年後,仍然能找到證據證明,房屋實際上是自己的!雖然房被賣了,但還能有機會討回賣房的價金!

 

臺灣許多父母親因為諸多原因,買房後把房屋登記在子女名下,但辛苦買下的房屋,其實都還是希望自己能在這裡安養天年。父母通常心裡想:「這個房子只是借孩子的名義登記,和他講好就好了,簽契約傷感情!孩子不會做出傷害我的事的!」

 

或許多年都相安無事,但若遇到像案例中,孩子需要資金,而把主意動到了名下房屋的時候呢?房屋在他名下,權狀即便由父母保管,他會不會去申請遺失補發呢?

 

或是父母在時,兄弟姊妹間相安無事,但父母上天堂後,親屬在討論遺產分配時,這個「借名登記」的房屋要怎麼算?是遺產嗎?大家一定有不同意見,而要為此上法院!

 

又或者,某些案例中,登記名義人(子女)身故,父母向繼承人(女婿或媳婦)要求討回房屋,而遭到拒絕,因此鬧上法院,也是有的!



因此想奉勸大家,如果真的要運用「借名登記」處理財產,都要簽署「書面借名登記契約」!而更好的是:「事先找律師討論,要達成規劃目的,法律上達成目的同時保障自己的方式。」

 

像本則案例,如果發生在今天(40年前我國無信託法的概念),透過「信託契約」的規劃,就能同時達到保障媽媽的居住使用房屋權利,且避免房屋被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債權人拍賣的目的(當然,如果是想藉信託惡意脫產,可是會被撤銷的,那就另當別論了)!

 

而財產處理上,因為考量的重點不同,也會有多種法律規劃方式,在專業人士的協助下,規劃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才能在達成目的的同時,也保障自己與家人間的關係!畢竟「房子」能買新的,但「家」要重建,就沒那麼簡單了!
 
 


參考法院見解:

所謂「借名登記」契約,係指當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以他方名義登記,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登記之契約,其成立側重於借名者與出名者間之信任關係,倘其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規定或公序良俗,依契約之內部關係仍認借名人為真正所有權人。

當事人之一方如主張與他方有借名登記關係存在,自應就借名登記契約確已成立之事實,負舉證責任。(參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634號判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想辭職回家照顧病父,卻被罵覬覦遺產!避免財產紛爭,50歲起開始「終點練習」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10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H考慮是否辭職返鄉專心照顧生病的爸爸,因為哥哥一家雖然和爸爸同住,但對老人家的事,多半不聞不問,她實在不忍。不料,H無意中得知大嫂對外說,她是覬覦家產而假裝有心,大嫂甚至當她的面說,「我娘家的姊妹都很自愛,父親過世後女兒都是自願拋棄繼承,不會拿家裡一分一毫」。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同時,讓H火大的還有,大嫂多次以H在外地工作為由,要她把自小住的房間清出來給姪子當書房。

 

H好感慨,面對這人還沒有走就忙著算財產、逐家門的算計,爸爸、哥哥居然一句話都不吭聲,這不是八點檔的劇情嗎?怎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遺產變成對子孫的詛咒

 

只要談到「遺產」兩個字,八點檔演的驚悚劇情都是真的,爭產跳樓、槍擊、互砍、喪禮找警察維安,大房二房爭產停棺逾40年沒有下葬,這些都是社會新聞反覆出現題材。

 

H感慨哥嫂的行徑時,也想到當年外公家每逢年節都是熱鬧滾滾,舅舅阿姨們攜家帶眷返鄉團聚,噓寒問暖好溫馨。

 

阿公當時考量到稅賦問題,提前分家產。之後,阿姨們認為老父偏心不與娘家往來,但舅舅們也不再理會老父,外公連除夕夜的團圓飯都是一個人吃。

 

這是人在世時的炎涼,當人沒有行為自主能力時,讓人唏噓故事就更多。

 

有一則新聞廣受討論,子女為領生病的父親退休校長月退俸,寧願無效醫療而不願意拔管,讓老父受折磨。

 

其實,這樣的案例在迄今在醫院並不罕見,病人有一口氣在,就有錢領,如果是你是家屬你怎麼做?這是很挑戰人性的事情。

 

金錢是魔鏡映照人性

 

金錢像一面魔鏡,映照出人心底暗黑與貪婪,有些時候,連當事人自已都沒意識到這一面。H的親戚們只是無意識的就這樣做了。

 

《魔戒》裡,眾人因想擁有魔戒而喪心病狂。魔戒就是人的慾望,慾望是無止盡的黑洞,財產就如魔戒,把人性的慾望的、惡的一面,全部勾動出來。

 

遺產本來應該是人在世時,最後留下的愛的禮物,但如果沒有處理好,反而會成為對子孫的詛咒。

 

這樣做如同埋地雷

 

說來,會形成這樣的悲劇,不能只怪子孫,父母也有一些責任。所以,什麼樣的情形常會造成紛爭:

 

忌諱談身後事

 

預立遺囑的觀念在台灣並不普及,健康的時候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不在,生病時談身後事又忌諱,覺得不吉利。兩手一攤時,後人只好各持己見,爭得頭破血流。

 

顧慮談錢傷感情

 

認為都是一家,彼此之間不用計較,對父母而言,這可能比較容易做到,因為都是自己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但是從子女的角度則不然,手足之間本來就有微妙的競爭關係,而且各自婚嫁,都有自己的家庭,經濟條件不一。

 

何且多半計較的人,都會認為自己是不計較的。父母沒有出面處理,注定傷到子女們之間的感情。

 

害怕造成衝突

 

害怕子女因為財產而壞了感情,用不處理的態度,迴避掉談論財產分配可能造成的衝突。結果因為拖延著不處理,讓子女不知道該如何辦理,想憑著各自的認知分配,反而因此出現衝突。

 

來不及處理

 

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撒手人間,平時沒有作準備,突然狀況來時措手不及。

 

父母這樣做,如同在子女之間埋地雷,踩到了,會炸得很慘烈。

 

50歲開始終點練習

 

要面對終有一天自己將不在人世的現實並不容易。我很喜歡香港作家馬家輝有一本遊記《死在這裡也不錯》,據說取這個書名是有些地方舒服得讓人捨得就此死去。

 

進一步想,人之所以害怕死亡,有一部分是還有遺憾或未完之事,如果活得沒有遺憾,死亡也就沒那麼恐怖。

 

另一方面,愈是沒有準備的事情,愈讓人不安,真正面對,反而可以減輕恐懼感。

 

建議在50歲開始,養成盤點的資產的習慣,記錄完成之後,想想如果有一天要離開,資產要如何分配?收藏物要轉贈誰?如果要留給在世的人一些話,你會想說些什麼?

 

50歲開頭這個年紀,對死亡的焦慮還沒有那麼強,正是可以慢慢練習的時候,透過書寫的過程,也是在整理自己,當有紀錄下來時,會發現個人擁有物超多,但是有價值的則不一定,這個過程的附加好處是,可以讓人更容易取捨。

 

談身後事不被情緒駕馭

 

要父母開口談財產,比起寫自己的遺書更困難。擔心忌諱、擔心給父母「我人都還沒死就想要我的財產」的誤解,建議可以趁著影劇、新聞等題材,與父母談談他們的看法,藉機觀察他們的反應。

 

如果父母不避諱談論,可以詢問父母對所擁有的資產的想法。

 

在這過程如果聽到父母的安排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切記不要情緒化反應,例如馬上回「你就是偏心」、「你就是重男輕女」等,或者是翻起舊帳。總之,先只是聽就好。

 

如果父母避諱談財產問題,先了解他們顧忌又是甚麼,例如H的父親在兒子不理他的情況下,也不出聲為照顧他的女兒說話,原來是擔心激怒兒子以後無人祭祀。H如要和父親溝通,可以先從消彌這恐懼開始。

 

討論財產處理過程,子女要自我覺知也要讓父母知道,他們過得開心是最優先的目標,盡可能讓父母將錢用在自己的身上。

 

至於處理的方式,畢竟財產是父母的,他們有權利怎麼處置。想通這一點,就會讓自己海闊天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3至親接連離世、自己沒了嗅覺 吳念真:學會和遺憾共處,失去後總能收穫智慧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6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蕭芃凱
  • A
  • A
  • A

原來,吳念真的生活跟平常人沒甚麼不一樣,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改劇本、拍廣告、公益演講,桌上一疊疊的書像堆小山,「每天我都在『爭取』獨處的時間!」眼前這位已經66歲的歐吉桑笑著說,他最近才學會了拒絕,慢慢把時間還給自己。

吳念真平常喜歡散散步、打高爾夫球,這幾年頂多覺得體力比以前差一點,但沒意識到「老」的存在。

 

他曾在浴室摔倒,最近下樓梯又踩空,醫生嚴肅提醒:「你有年紀了,動作能不能小一點?」他才發現,對欸,自己已經快70了!

 

有趣的是,日前舞台劇《人間條件2》重演,吳念真上去扮演西裝鼻挺的禮儀師,有一幕是家屬「搏杯」後,他蹲下幫家屬「撿杯」,因為那蹲下去站起來的速度實在很快,演完後觀眾忍不住問他:「你到底幾歲啊?怎麼膝蓋還這麼好?」

 

雖然膝蓋還很「勇健」,但吳念真失去了人生中一個很重要的療癒:美食。「什麼都聞不到真的是很大的遺憾!」

 

受到家族遺傳影響,吳念真現在已經聞不出美食香,也體會不到什麼是色、香、味俱全,不管怎麼吃,嘴裡永遠都少一味,即使嚐的是昂貴的松露,「再貴都沒用啦!像在吃軟木塞的碎屑。」他再度笑了起來。

 

中年除了失去,還有更深層的獲得

 

後來,他發現以前愛吃的什錦麵、米粉湯,雖然嚐起來依舊扁平,但有了回憶的支撐,滋味變得立體。

 

例如一碗什錦麵,就能帶他重回故鄉,後來吳念真將這些遺憾所牽引出來的回憶,寫成新書《念念時光真味》,裡面提到自己的故鄉「大粗坑」,那是個長年霧氣繚繞的礦村。

 

那時,只要礦坑內傳來事故鐘聲,就意味著好幾個家庭的破碎,在家屬淒絕的哭聲中,吳念真從小就知道什麼是無常

 

「到了一個年紀,你會很清楚生命有來去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害怕死亡,如果我現在走了好像也很理所當然。不然90幾歲還要麻煩別人把你搬來搬去,那很累!」

 

吳念真家中有3位親人,因過不了疾病、生活難關、憂鬱症,選擇親手結束自己生命。

 

說到已逝的家人,吳念真的音量變小了:「人生一定有遺憾,那已經不是難過,而是落寞。你會想說,這個年紀,應該有兄弟姊妹來聊聊天,但已經有兩個不在了。

 

人生很神奇,失去了某些東西,卻總能收獲智慧。於是他常鼓勵遭遇挫折的人:「就算你明天被解雇了,也不用怕!因為人生本來就是一部電影,當燈一亮的時候,你才會知道原來結局是怎樣。」

 

不論眼下的劇情很精彩,或很悲慘,但在還沒演完、燈還沒開之前,誰能妄下評論?

 

 

「我很害怕某些人不管經過幾個10年,通通過得一樣。不管是痛苦還是開心,至少是生命裡的一種符號,是一種生命印記。」

 

劇情有起伏、每個選擇都照著自己的心意,他不害怕死亡,關於不相干的人對「吳念真」這部電影的評價,他不想管。其實,這樣真的很灑脫!

 

中年後會留下的,都是重要的

 

辦公桌上那一疊疊書,像座小山,那是吳念真準備要替年輕作家寫推薦序,「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風景,我們這個世代的故事講完了,就靜靜離開舞台,在旁邊看著吧!」。

 

而吳念真不只是看著,其實他還義無反顧跳下去幫忙。

 

為了照顧偏鄉孩童,吳念真成立了課後輔導班,提供放學後的小點心,還能問功課,吳念真認真地舉例:「為了怕班級名稱太正式,例如這個班級是我管的,就會叫『念真伯伯的秘密基地』。我沒有覺得自己老不老,因為我常跟年輕人在一起工作啊!」

 

環顧吳念真的辦公室,室內擺放最多的就是書,書櫃上放著一張黑白老照片,上面有侯孝賢、小野等人,以及已故的楊德昌,照片中的吳念真看起來帥氣,有點酷,凝視著鏡頭。

 

隨口聊起中年人的友誼,吳念真的表情、動作都緩了下來:「許多好朋友因為時間一久,沒了連絡,見面也變得越來越有禮貌,有點可惜,但友情就是這樣,當你覺得不適合了,就離開吧!」

 

他以滿櫃的書舉例,「這本你不喜歡看、不對味,你就換一本吧!」時間是有限的。

 

生命是條流動的河,對人生的遺憾,對失去的情誼,吳念真不勉強,自己的感受最重要,而真正的成熟,就是接受遺憾,與它和平共處,這才是中年人該有的智慧。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