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一直重複,就能成功溝通!照護教我的事:傾聽,是讓對方知道「我聽到了」

撰文 :陳永儀 日期:2020年06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當我聽到病房中傳出一些騷動時,我正在走廊上,預備進行我例行的巡房訪視。我走到那間病房外,看到裡面有位老先生躺在床上。

他被插管──有一條管子從他的喉嚨插入氣管中,來幫他呼吸。這些管子有大有小。小到像在超市可以買到,家裡用的吸管那樣細,大到像在喝珍珠奶茶時所用的吸管那樣粗。

 

對大多數人而言,無論將多細的管子強迫插進喉嚨裡都是一件極度不舒服的事,而且會引發一些自主的反射動作。因此,醫師經常會對插管病人使用鎮靜劑,來避免作嘔反應,或是防止他們在意識不清的時候,自己將管子拔出。

 

我走進房間時,看到病人在床上躁動不安。他想要發出一些聲音,但喉嚨裡卻因插著管子,很難做到。因為這個騷動也來了一位護理師。貼在床頭的病人資料摘要表寫著:威爾遜先生。他看到我們的時候,顯得更加焦躁不安。

 

當威爾遜先生想坐起來時,插在喉嚨裡的管子引起他的作嘔反應。接下來,護理師叫來了好幾個人幫忙。他們的立即反應是抓住他,將他的手綁起來,免得他自己將管子拔出,造成傷害,或是更危險的後果。

 

對於護理師們試圖掌控情況的行動,威爾遜先生的反應幾乎是狂暴的。他的眼睛因為極度的恐懼而睜大,手在空中上下擺動,他的嘴巴張大,看起來像是在尖叫……但我聽不到任何聲音,除了他沉重急速的呼吸聲、不斷作嘔的聲音,以及他近乎拳打腳踢的大動作,造成床單與塑膠墊摩擦的聲音。他的眼淚、鼻涕、口水,在臉上混成一片。

 

就在這個時候,我走向威爾遜先生──哈維.威爾遜先生。

 

「哈囉!」我幾乎要大叫,才能讓他注意到我,但就算那樣,效果也不佳。無論如何,我還是繼續喊著。

 

「你現在在醫院。你不能說話,而且因為你喉嚨有插管,所以你一直乾嘔。這些管子是要幫助你呼吸的。」他轉頭望向我。

 

「我知道,你想要把管子拔掉,但是你不能自己拔。護理師們會在這裡幫你。」我用手勢請護理師不要強迫讓他躺下。

 

「你要盡量冷靜下來,因為你越急,就會抗拒得越厲害,結果你會感覺更糟。護理師們在這裡是要幫你。他們會盡快將管子拔掉,但是你得要冷靜下來。不要和他們對抗。」他的呼吸還是很急促、很沉重,還是在乾嘔,但是威爾遜先生不再抗拒。

 

不久之後,醫生順利地為威爾遜先生拔管。在拔管之前,他不需被綁起來,也沒有使用鎮靜劑。

 

傾聽,並且回應

 

試想,如果有一天,你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醒來,是多麼令人驚恐的事。你睜開眼睛,發現你四周是白色的牆壁,而在白色的天花板上,裝的是閃爍的日光燈。房間很冷,你穿著一件鬆垮垮、像紙一樣的袍子。

 

當你想坐起來的時候,不但發現自己被很多電線纏住並連到一些機器上,而且還一直乾嘔。你不記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是你為什麼在這裡,所以你要求救。但是你發不出聲音,因為有東西卡在你的喉嚨裡。你越用力想要講話,你就乾嘔得更厲害。

 

終於,有人來了。你試著求救,試著將喉嚨裡的東西拿出來,你覺得這東西會讓你窒息。但這人不只不幫你,還硬要把你按倒。然後,叫了更多人來,他們一起把你壓在床上,還要把你的手綁在床上。換成是你,不也會和這些護理師們搏鬥,為了要活下去而拚命?如果是我一定會。

 

我不太確定,最後是什麼原因讓威爾遜先生冷靜了下來。但是我想,當他覺得別人有聽到他的呼求時,他也可以開始聽到別人在說什麼了。

 

在如此驚慌的狀態下,他想要傳遞一個緊急的訊息──他覺得性命受到威脅,他需要幫助。但是這個訊息似乎沒有傳遞出去。要不然,護理師們為何會忽略他的情況,把他當瘋子一樣對待?

 

當時,如果有人對他說出了他本來想說出來的話:「我的喉嚨裡有管子,我不能講話,而且我一直在乾嘔!」或多或少會讓他覺得被理解了,讓他感覺有人聽到了他的呼求。

 

事後想想,好在我並沒有宣稱我了解他的感受,或表示知道他的經歷。我實在無法這麼說,因為我並沒有被插管的經驗。

 

事實上,沒有人能確切地了解另一個人真正的感受,即使他有過類似的經驗。因為每一個人都不同。就算有過相同的經歷,感受也會不太一樣。還好,大多數的時候,要關心一個人,並不一定需要真正地了解他所經歷過的事。

 

或許,威爾遜先生所需要的,也不過是希望有人聽到他要說的話,並非需要別人了解他的感受和想法。有時,把這些話,再說出來給他聽,表示「有聽到了!」也就足夠了。

 

所謂傾聽,其實是要向對方表達「聽到了」,才算完整。如果對方沒有從你這收到確認,你的傾聽任務就不算真正完成。這有點像郵寄雙掛號的回執聯,當對方送出訊息給你後,他要收到回執聯,確定你有收到時,這場溝通才算完整。

 

又如,當別人叫你的名字的時候,不妨試試看不要回應,對方很可能就會繼續一直叫你,直到你有反應為止。讓對方停止一直叫你最好的方法,就是向他表示你已經聽到了。傾聽,它是一條雙向道路。

 

後來當我在做婚姻諮商時,也常常碰到這樣的情況:其中一方非常不願傾聽對方所說的話。這幾乎無可避免地會使說話的人,不斷重複他所說的,有時候甚至到令人厭煩的地步。

 

其實,確認你有聽到對方的話,並不表示你同意他。因此,何不大方地給對方一些正向回饋,讓對方知道你有聽到他說的,即使你不同意他所說的內容。提供各位一個有用的回應:「我有聽到你說的…… 但是我的看法和感受跟你不同。」傾聽,當我們正確運用它的時候,確實是一種積極而非被動的關懷方

 

(本文摘自《生命這堂課:心理學家臥底醫療現場的26個思索》,三采出版,陳永儀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熟齡的好人緣在於「傾聽」,總在「炫耀」自己多幸福的人,反而令人害怕

撰文 :加藤惠美子 日期:2020年05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些人都和氣質完全無緣。面對這種人,不需要迎合,更不需要尊重,甚至根本沒必要和這種人說話。但是,千萬不能和對方競爭,否則,自己的品格也會遭到懷疑。

談話必須尊重對方

 

擅長傾聽比擅長說話更重要,擅長讓對方開口說話,又比擅長傾聽更重要,如果能夠提出一些讓人想要回答、回答後心情很暢快的問題,這種人就是善解人意,讓人感到舒服。

 

這才是談話有氣質的表現。

 

相反地,從頭到尾只顧著聊自己的事,只問一些自己有興趣的事,說話愈彬彬有禮,愈讓人懷疑品格有問題。

 

每個人都會試圖用各種方式讓對方知道自己比較優越。比方說,無視對方的要求,看似彬彬有禮,卻傲慢主張自己沒有疏失,試圖占上風的行為很常見。尤其是缺乏自信的人,愈容易有這種行為。

 

不可思議的是,有不少人擁有財富、名聲和美貌,卻不斷向周圍人強調自己的優越。

 

這些人都和氣質完全無緣。面對這種人,不需要迎合,更不需要尊重,甚至根本沒必要和這種人說話。但是,千萬不能和對方競爭,否則,自己的品格也會遭到懷疑。

 

面對無法尊敬的人,除了客套話以外,沒什麼好多談的。這是最佳選擇。

 

(本文摘自《練習有氣質:在人生關鍵時刻,展現優雅自信的魅力法則》,遠流出版,加藤惠美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再談「戀愛」可能嗎?不管是陪伴還是婚姻,與另一半關係要長久,幸福伴侶有這「9點」特質

撰文 :許瑞云 日期:2020年02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即使爭吵或意見不同,仍然打從心底知道兩人終究會和好,因為彼此的生命是緊密相連、分不開的。

我們曾經進行有關幸福和不幸福的伴侶各自有著什麼共同點的問卷,經由超過上千人的調查結果顯示,他們的共同特點可以歸納如下:

 

幸福伴侶的特點:

 

1.雙方有良好的互動,看得到對方為自己付出時所做的各種小細節,並且懂得感謝對方的付出,不會把對方當作空氣,視而不見。

 

2.在乎對方的感受、喜好、懂得讓步,願意調整自己。

 

3.經常表達對彼此的欣賞和愛意,在關係中持續的有連結,不會感到孤單或有被拒於門外的感覺。

 

4.傾聽對方、尊重對方的意願和需求,不會強求對方要符合自己的期待或跟自己意見相同。

 

5.尊重和愛對方的家人。

 

6.在對方脆弱或需要支持的重要時刻,願意包容並善解對方的情緒,彼此分享最隱微深刻的感受。

 

7.在乎對方,把對方當作自己生命的重心,而且讓對方可以感受到他/她在我們心中是排在第一位,尤其是男生更要努力做到。很多男生會把事業或朋友當作生命的重心,在這樣的情況下,女生容易感到極度不安全,無法全力去支持另一半,甚至會常常無理取鬧。

 

如果男生懂得把伴侶當作生命的重心,對方自然會有安全感,會去滋養和支持男人,如此一來男人的生活和事業就會更加穩定茁壯。

 

8.願意成就對方,幫助對方實現夢想。在我們的文化裡,女生大多會主動支持男性去實踐自己的夢想,但是男性卻很少主動幫助女性實現她的夢想。美國的一些研究指出,如果男性願意去支持另一半的夢想,兩人之間的情感就會更加親密。

 

9.即使爭吵或意見不同,仍然打從心底知道兩人終究會和好,因為彼此的生命是緊密相連、分不開的。

 

(本文摘自《是愛不是礙,是伴不是絆:圓滿自在的親密關係 哈佛醫師心能量》,皇冠出版,許瑞云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女人50後的智慧,在於懂得傾聽!每天10分鐘做「5個對話練習」,人生越走越輕盈

撰文 :史蒂夫‧史考特, 貝瑞‧達文波特 日期:2019年10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展現同理心的傾聽方式,稱為主動傾聽(empathic listening),這代表你願意擺脫不斷被干擾的心緒,以中立的態度來聆聽對方的話語。在聆聽時展現同理心,能令說話者感到安適,覺得自己受到認可和理解。

你是否發現,有些人在對話時很少仔細傾聽?

 

對很多人來說,要集中精神很難,因為腦中塞滿各種思維。別人在說話時, 我們想的卻是生活中的細節、煩惱,以及等一下該說什麼。

 

展現同理心的傾聽方式,稱為主動傾聽(empathic listening),這代表你願意擺脫不斷被干擾的心緒,以中立的態度來聆聽對方的話語。在聆聽時展現同理心,能令說話者感到安適,覺得自己受到認可和理解。

 

從傳統觀念來看,主動聆聽並非溝通談話的一環。主動聆聽無關施與受、對話交流或是爭取發言機會,重點在於專注在對方以及他說的話上,例如他說出口的語句、沒有說出來的弦外之音,還有說話時的情緒。

 

身為主動聆聽者,你必須願意:

 

讓對方主導整場對話以及對話主題。

 

1. 對方說話時,保持專注投入。

 

2. 就算你有重點要補充,也要避免插嘴。

 

3. 拋出開放式的問題,引導對方說更多。

 

4. 避免倉促下定論或提出解決辦法。

 

5. 告訴對方你剛才聽到他說了什麼。

 

乍看之下,主動傾聽只對說話的人有好處,但是,身為聽者的你會處於高度專注的狀態。秉持同理心來傾聽對方時,你就不會陷入思緒的迴路中,或是被憂慮與悔恨等感受所干擾。

 

你可以找伴侶、家人或摯友練習主動傾聽。

 

在下一次人際互動中,花十分鐘運用主動傾聽的技巧,聆聽對方談話,將注意力投注在對方與他所說的話上面。

 

這樣一來,你與心愛的人之間的關係就能更緊密,也能暫時擺脫繁雜的思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生減壓的思緒清理術》史蒂夫‧史考特,貝瑞‧達文波特著,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每個人都有他的心事...50歲後,你會是別人生命中「對的人」嗎?傾聽不急著回應,尤其不要說「你想太多」

撰文 :留佩萱 日期:2019年10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這些贏得你信任的「對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聽、不評價的人。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侶、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療師、老師、教會人員……等等,這些「對的人」才有資格傾聽你的故事,看見你的脆弱。

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有過與人分享心情的經驗,但有時候分享後卻發現心情更糟。如果你現在試著回想過去自己和他人分享的經驗,對方的哪些回應讓你覺得被支持、被理解?哪些回應反而讓你更難受?

 

當我想起過去那些讓我反而更難受的回應,當對方試圖要我的感受縮小或扭曲,像是告訴我:「哎呀,沒那麼嚴重啦,這沒什麼好難過的吧?」「沒關係啦,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上次也是發生類似的事情(然後開始講事情經過),我比你慘多了。」「你想太多了啦!」「不要再想這些負面的事情了,至少你還有……」

 

這些話語讓我感受到對方並沒有真正接納我的感覺,反倒像在糾正我:「你這樣感覺不對。」然後要求我照他覺得對的方式去感受。

 

我們在與人分享時,或多或少都聽過上述這些回應,甚至,有時候我們就是說出這些話的人。

 

就算身為一位諮商師,在和親友相處時,我也要常常覺察自我,不要脫口而出這些看似安慰人,卻讓人更難受的話語。

 

我想起前陣子一個寒冷的冬天早上,我在系館的辦公室準備半小時後要授課的內容。系上的辦公室有好幾位博士生共用,過不久,另一位博士生艾瑪進到辦公室,我們聊了聊近況,她分享了上禮拜去參加的一個聚會,聚會上許多人詢問她:「你念博士班,這樣你的孩子怎麼辦?」

 

艾瑪媽是一位新手媽,也是一位博士生,而這兩個角色常帶給她許多評價與指責。

 

許多人告誡提醒她:「你知道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嗎?」「你知道現在是陪小孩最重要的階段嗎?」許多人在得知孩子年紀這麼小就每天被送到托兒所後,還會眼睛瞪大,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彷彿在對她說:「天哪,你這個媽媽是怎麼當的?」(有趣的是,她先生也在聚會中,卻沒有人對他說這些話。)

 

念博士班的繁忙,讓艾瑪已經充滿內疚和自責,認為自己不是個好媽媽,沒有時間好好陪伴孩子,而周遭人對她的評價或是建議,更讓她加深這些自責感。

 

當我聽著艾瑪分享時,我感受到她的痛苦,這些情緒讓人不舒服,我意識到本能上很想逃離這些不舒服,所以腦中冒出的第一個回應是:「沒關係啦,事情會越來越好的,你之後就會漸漸適應博士班的生活。」

 

還好,當腦中出現這個回應後,我就覺察到這個回應只是在幫助我推開這些不舒服,並不是真正的傾聽。

 

想要逃離痛苦是人類的本能,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在面對別人顯露情緒時,會立刻拋出那些「安慰人的話語」,為的是想趕快結束自己的不舒服。

 

有很多人會問:「到底說什麼才是安慰人最好的方法?」事實上,面對一個處在痛苦中的人,往往不是你的「回應」讓他感覺好起來,能夠讓人覺得好受一點的,是人與人間的連結。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高興當時的我選擇了同理與連結。我把電腦螢幕關掉,靜靜傾聽艾瑪,試著和那些痛苦情緒待在一起,不需要多說什麼。

 

同理是一個選擇,而且是一個讓自己脆弱的選擇,因為當你同理另一個人,你也得跟著去感受那些情緒和痛楚,但就算如此,你還是願意選擇和別人的情緒待在一起。

 

這些人與人間的同理與連結,會累積成信任。信任並不是來自另一個人做出什麼偉大的事,而是來自日常生活中的微小互動。

 

每一次的互動中,你選擇同理與連結,就能慢慢累積兩個人之間的信任。

 

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這些贏得你信任的「對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聽、不評價的人。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侶、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療師、老師、教會人員……等等,這些「對的人」才有資格傾聽你的故事,看見你的脆弱。

 

除了需要找到「對的人」之外,我們也要讓自己成為別人生命中那個「對的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 留佩萱著,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買桌巾被罵臭頭教我的事:「傾聽」的溫柔實踐,可以化戾氣為祥和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多年前,我曾不小心誤買了張昂貴的印花桌巾,正自懊惱間,母親北上時還屢屢火上加油:「這就是那條貴參參的桌巾?恁北部人是安怎!搶人啊!」

為了化解尷尬,我百般設法找出桌巾的好處以掩飾。先說它曾做過防靜電處理,「防靜電有啥物路用?」我瞠目結舌;只好接著強調水滴在上頭不會散開。

 

「隔壁金水嬸厝內有一條塑膠的,才兩百元,也不會散去。」

 

我無計可施,做最後的掙扎,辯稱:

 

「你看鋪上桌巾不是漂亮多了嗎?」

 

「我看也差不多,普普。」

 

母親步步進逼,我節節敗退。幾個月後,我惱羞成怒:

 

「以後就請您別再提啦! 我買貴了東西已經夠懊惱了,您還每次來、每次說,到底要我怎樣!」

 

一向好強的母親,忽然放下碗,囁嚅回說:

 

「毋是啦! 我最近雙手定定(常常)咇咇掣(發抖),夾菜的時陣,驚無小心落下去,去滴著你這麼貴的桌巾就壞了!」

 

我永遠記得當時母親說話時窘迫的臉和我聞言後的情緒潰堤。好強的母親,不慣示弱,她不逕自說明可能弄髒昂貴桌巾的憂心,反用強悍的批評來譏嘲。

 

而身為女兒的我,竟沒能及時識透老人家的再三批評,其實是聲聲焦慮的「衰」之昭告,寧非大不孝! 人際溝通中,傾聽的重要是現代人都知道的。而問題常常不在於「聽了沒」,而在於「聽懂了沒」。

 

這個有關「傾聽」的親身經歷,讓我感慨良多且深自惕勵。這些年,我有許多機緣和聽眾切磋親子相互對待之道,發現聽講者多著意於爬梳跟兒女的互動,卻鮮少有人來切磋和老父母的相處,這其實是頗值得警惕的現象。

 

老人時代施施然不請自來,未來世代的主人翁在不婚和頂客族日多的少子化潮流下,未必得和兒女直面相照,卻大多必須有和多位老人家長相廝守的心理準備。但從眼下的家庭與社會氛圍看來,這恐怕將成為中壯年人口最為嚴峻的考驗。

 

基本上,台灣整個社會雖對老人生理處境多所同情,但對心理的理解卻還甚為表淺,更缺乏對這議題的學習動機與熱情;而當「整齊、清潔、簡單、樸素、迅速、確實」的新生活目標,逐漸成為老人無力追隨之痛時,沮喪會逐漸轉成巨大的失落。

 

當衰老病痛來勢洶洶,必須仰賴兒女扶持,而長期累積的尊嚴與權威,又無法隨勢自解。這時,我們將看到一位彆扭、不講理卻又無法自理的老人,像孩子般耍脾氣或生悶氣;而我們往往只將這種現象簡化為:

 

「人老了,就是這樣,越來越古怪,越來越不講理。」

 

然後,置之不理。老人不是頑固,是因為歷經滄桑,一時無能示弱;老人不是不講理,是因為思路日益糾纏、常有理說不清;老人不是躲懶不肯去運動健身,而是生理逐漸頹敗,已無力掌控屬於自己的臭皮囊。這時,我們多麼期待可塑性較強的年輕人能多用「心」傾聽,並以溫柔對待。

 

語言的弦外之音,是一門艱深的學問,更是溫柔體貼的具體實踐。得先聽出正確的語意,才能做出適當的回應。傾聽不僅需要耳目並用,還得用心琢磨。

 

年輕時越能幹的老人,越無法接受體衰、身弱的事實。曾經呼風喚雨、領著子女面對生活裡風雨侵襲的長輩,年歲大了,雖然手抖了、腳顫了,但要她在言語上主動向兒女繳械服輸可是萬般艱難的課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時報出版,廖玉蕙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