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一場戲,拍了8小時!享受生活新體驗,我當了一天臨演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20年06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施昇輝提供
  • A
  • A
  • A

能在第三人生有全新的生活經驗,真的是再開心不過的事。日前,我的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的同學要拍他的畢業短片,找我去當其中一場餐廳戲裡的臨時演員。雖然沒有台詞,但仍讓我度過戰戰兢兢的一天。

這其實並不是我第一次當臨演,早在去年另一位同學拍短片時,我就曾經做過一次。不過,上一次是只拍我的背影,完全不需要任何動作,所以沒有什麼值得分享的故事。

 

這一次,我和導演的太太扮演一對夫婦,和男女主角在同一家法國餐廳用餐。當男女主角在對話時,攝影機也會拍到我們倆,所以要做出很自然的用餐和交談的動作,難度比上一次要高多了。

 

拍戲人多、細節多!資金籌措最讓導演傷腦筋

 

在正式拍的前一天,「臨演負責人」傳了個簡訊給我,希望我當天的穿著是「冬裝、約會感、不要全黑、不要太凸顯的顏色、大外套(不要羽絨,最好大衣形式)、不露趾的鞋、女生可以洋裝、男生可以西裝。」

 

交代真是鉅細靡遺,這樣也避免因為穿了不適當的衣服而造成劇組困擾。當天非常炎熱,若不先交代,萬一穿了短袖POLO衫過去,就不符合這個發生在冬天的故事。

 

當天下午兩點,到了拍片現場的法國餐廳,看見狹小的空間幾乎擠滿了工作人員,加上男女主角、臨演們,至少超過30個人。

 

光這些人一天的工資就很可觀,而這只不過是一部40分鐘長度的短片耶!怪不得所有的導演都說,如何籌到資金,才是他們最頭痛的事!

 

拍片過程耗時!短短一場戲,重複演出數十次

 

這是一場曾是一對初戀情人久別重逢後,在餐廳吃飯的戲。他們談到了各自的近況,雖然不過是十幾句台詞,但男女主角重複演了不下二、三十次。

 

這不是說他們NG了這麼多次,而是導演要用各種不同的角度來拍同一場戲,有時是男女主角個別的特寫,有時是畫面只看到他們兩人,有時是畫面也會拍到我們這三桌的臨演,有時從餐廳內側往窗邊拍,有時又從窗邊往內側拍。

 

每換一次攝影機擺放的位置,燈光就要重新打一次,所以拍片真的是非常耗時,不親臨現場,就很難體會過程的冗長、重複。

 

要男女主角一直重複演,他們恐怕也受不了,所以中間有一段時間讓他們休息,這時我們臨演卻有一件事要做,叫做「收環境音」。

 

因為除了男女主角的對話以外,還是應該要有其他用餐顧客的交談聲音,所以我們要真正交談,最後再把效果後製上去。

 

演對手戲找話題,還是聊「股票投資」最擅長

 

我和演對手戲的導演太太雖然認識,但不算很熟,不容易聊彼此生活中比較深入的話題,總不能說「今天天氣不錯啊!」這種廢話,所以我決定跟她分享我最熟悉的股票投資,這樣就可以很自然地一直講不停。

 

聊著聊著,我發現所有的工作人員,甚至在旁邊休息的男女主角都聚精會神地在聽。收完環境音之後,他們都說今天除了可以領到工資外,還免費上了一堂理財課,真是賺到了。

 

重複喝湯、不出聲交談,當「背景」也有學問!

 

在拍攝會看到我們其他桌顧客用餐的畫面時,劇組人員幫我們上了真正的南瓜濃湯,還有用果汁替代的紅酒、白酒,但導演要求我們喝湯時只能小小口喝,因為要重複拍很多次。

 

第一次正式開拍時,我舉起酒杯跟戲中的太太對飲,但導演立刻喊卡,過來跟我們說:「你們動作太大了,所以剛才拍的不能用,之後只能喝湯。」我這才發現是我自作聰明,因為我們只是背景,怎麼可以搶了主角的風采,讓觀眾注意到我們的動作呢?

 

▲拍戲時喝的南瓜湯。

 

這時,副導也過來交代,我們的交談不能出聲音,連氣音都不可以,只能做嘴型,但為了自然起見,要求我們再重複講剛才「收環境音」時的話題。

 

之後就不斷喝湯、不出聲音地交談,又拍了好幾次,把導演要求的各種角度的畫面都拍完,才得以收工。

 

這時已經接近晚上十點,整整拍了快八個鐘頭,也不過是拍一場短短的餐廳用餐戲。拍片真是辛苦啊!

 

結束後,劇組行政給了我當天的臨演費,還說桌上有些手搖杯飲料,可以拿去喝,加上傍晚分到的便當,我感覺自己也算是一個「專業」的臨演了。

 

在第三人生能有一次這種寶貴、有趣的經驗就夠了,以後還是單純做個觀眾,輕鬆看電影吧!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論是誰,最後都是一個人!李偉文:獨自吃飯、看電影,是生命中最棒的時光

撰文 :李偉文 日期:2020年05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李偉文臉書粉專
  • A
  • A
  • A

隨手翻閱一本過期雜誌,看到一位著名社會評論家在文章中說「台灣的離婚率是世界第二高」,嚇了一跳。感覺周遭雖然有離婚的朋友,但好像不太多,不知道該統計是哪一年的或以哪個年齡層為對象。

無論是誰,最後都是一個人

 

然而,不管是離婚還是沒結婚,正如日本社會學者上野千鶴子在《一個人的老後》中所寫:「結婚也好,不結婚也好,無論是誰,最後都是一個人。」

 

這本2007年出版的暢銷書賣破了百萬冊,也揭開了一個嶄新的社會現象:日本已經邁入一個有半數人口都處於沒有婚姻狀態的社會,「全員單身時代來臨」。

 

單身往往意味著獨自一人居住的可能性。在台灣,相關數字同樣年年攀升。依財政部納稅資料顯示,單身報稅人口早已過半數;依內政部住宅統計,二○一九年一人一戶的數目已接近全住宅戶數的一半。

 

事實上,全世界各大城市的單身獨居戶早在多年前就已高達六成以上。行政院國發會預估,十年後2030年),全台灣六十五歲以上人口將有八成是獨居老人

 

獨居當然不是老人的專利,放眼全世界,各年齡層一個人住的比例都迅速增加,完全吻合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的觀察:

 

「年輕人想要一個人生活,中年人愛上一個人生活,老年人無奈必須一個人生活。」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喜歡或適合一個人過生活,自在快樂地獨居卻是絕對有方法的,只不過需要預作準備與練習,不能等到發生各種措手不及的意外後,被迫獨居,變成宅男廢女或獨居老人,那就慘了。

 

依國民健康局新近調查,台灣有六成的六十五歲以上長者幾乎足不出戶,一旦少了運動,又欠缺人際互動,失智失能的比例將大幅增加,也可能形成日本人所說的「無緣社會」,每年「孤獨死」人數高達四萬多人,亦即死後四天以上才被發現。

 

對於上班族或身強力壯的中壯年人士來說,獨居是很快樂的。一個人住很舒服,家裡怎麼布置擺設都可以,東西用完收不收無所謂,生活起居作息也隨自己高興,不用遷就別人,不必聽人在旁邊嘮嘮叨叨。

 

再加上現代都會生活很適合獨居,想買什麼上網就行,食衣住行日常所需,在家中就能完全搞定,還有無數影音串流平台,付少少的訂閱費,精彩的高品質娛樂無限供應,怎麼追都追不完的各國電影與影集,只恨時間不夠窩在家中獨享。

 

然而,如此便利的數位消費時代,正是一個人住最大的陷阱!當你還在工作,勢必得出門面對許多人際關係時,或許還不會產生後遺症,一個人的時光反而是珍貴的獨處時間。

 

退休初期身強力壯、行動自如,也還會出門旅行、見見老朋友。一旦行動不便或身體衰弱下來,網路的方便與線上娛樂,不知不覺就會把我們變成了國民健康局統計中足不出戶的族群。

 

正因如此,除了透過網路與遠地的老同學、家人或老友隨時保持聯絡,還要練習參加街坊鄰居及社區舉辦的活動。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生活中若遇到緊急情況,熟識的街坊將提供莫大幫助,人的幸福感與生命意義往往也來自人與人之間的實際互動。

 

如果體力尚可,最好參加一些社團,不管是興趣才藝類、社會公益類,或是宗教信仰類,都很好。時時提醒自己在年齡或體力還行時,維持與不同的團體互動。

 

一個人居住的練習

 

可以從一個人的旅行,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上餐廳吃飯開始,試看看能否自在地獨處,練習不受別人的眼光干擾,不讓「為什麼找不到人願意陪我」、「為什麼沒人在乎我」、「為什麼沒人愛我」等負面情緒侵蝕我們的精神與活力。

 

 

為了日後勢必來到的一個人生活,一定要先練習一個人獨處時自我取悅的能力。

 

我向來是透過閱讀書本享受獨處的時光。閱讀和看電影或追劇不一樣,電影的先天設計就是吸引我們一直看下去,所謂「沉迷」,意思就是自我的喪失;閱讀則是主動的,能從書中觀照自己的內在心靈,並在停頓與思索中發現之前未見的自己。

 

練習一個人住,最重要的是無論如何都要維持正常的作息,這是身心靈健康非常重要的基礎。此外也要維持居住空間的清爽,除了基本的清潔衛生,物品應定期斷捨離,並透過整理,不斷檢視自己過去與現在的生活及人際關係。

 

舒服的居家空間會振奮我們的精神,有動力回應內心的渴望及參與社會,整潔的環境也讓我們敢邀請朋友來家裡玩,而這種親密感正是人的幸福來源,再多的金錢也做不到。相反的,紊亂的生活空間只會讓我們逃入螢幕裡的虛擬世界,沉迷後就懶得做其他任何事情了。

 

除了事先練習一個人的生活,也應主動留意已經獨居的親戚或朋友,適時提供建議和協助。比如說,各縣市社會局目前已開辦緊急救援服務,免費為獨居老人的住家安裝通報機器與隨身攜帶的按鈕,可以二十四小時和服務中心聯絡,一旦發生意外,就能提供緊急支援或救護車,通知緊急聯絡人。

 

一個人生活絕對不等於寂寞與孤獨,但是我們一定要主動練習,妥當安排生活節奏。

 

一方面保持社會連結,一方面不至於失去獨處的好處,如此一來,一個人的生活將成為你生命中一段最棒的時光。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2:50+的自在活,健康老》,時報出版,李偉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今天開始,經營你的退休生活!獨立到老、不依賴子女,50歲後一定要做的8件事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20年03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個月底,有幸受邀參加由科技部推動的一個研究計畫的焦點團體座談會,研究的主題是「50+的老年生活」,其中有一個討論題綱是「您覺得什麼時候應該開始安排老年生活呢?」我認為絕大多數的人可能都沒想過,更遑論提早去做規劃了。

文/施昇輝

 

這裡所指的「老年生活」,應該就等同於大家所認知的「退休生活」。該計畫所提到的要預做準備的面向,共有8項,在此提出讓已經進入50歲的讀者,能自我檢視,也讓尚未進入的讀者能預做規劃:

 

1. 身體健康

 

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這是此一時期「最重要」的事,因為沒有健康的身體,怎麼可能去從事任何的活動呢?大家都知道要有適當的運動、要有均衡的飲食,還要做定期的身體檢查,才能維持身體的健康,但你真的有做到嗎?

 

切勿再找任何逃避的藉口,現在開始,永不嫌遲,因此這是我認為應該要「立刻」安排的老年生活之一。

 

2. 財務規劃

 

這幾乎是所有人在此一時期「最焦慮」的事,因為大家永遠都認為自己準備不夠。會中有個學者提出他所做的調查,發現大多數人最依賴的老年生活財源是政府提供的退休保障,其次是寄望子女扶養,最後才是個人的積蓄。

 

這個順序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勞保破產看來是很難避免,而期望子女盡孝道在現實生活中也成奢求,因此我們真的得儘早靠安全、穩健的投資理財來保障未來的老年生活,而這也是我認為應該要「立刻」安排的老年生活之二。

 

3. 休閒安排

 

很多人在討論老年生活的議題時常常只聚焦在前兩項,但我個人認為這一項才是攸關老年生活品質「最關鍵」的事。就算你非常健康、非常有錢,但生活空洞,度日如年,那麼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讓老年生活過得充實,就是要有一些興趣去從事,並有學習新事物的熱情,這樣才能讓你樂在其中。

 

同樣根據前述學者的調查,國人在老年生活中最主要休閒安排就是「旅遊」,而我唯一的建議就是要在「金錢」、「時間」、「體力」三者間,取得符合實際的平衡。除了興趣的培養要盡早以外,這一項倒是在進入老年生活再來規劃也不遲。

 

4. 心理調適

 

這是很多人離開職場後,「最容易發生」的問題。不再工作後,很多人就很難再有自我的肯定和成就感,而這種自我價值的喪失,其實是老年生活最大的危機。與會學者有提到,許多老人被送到安養院,最常出現這種自我否定的情形。

 

提早規劃這一項並不切實際,我反倒認為如果能夠配合下一項,就比較容易做到心理的調適。

 

5. 社會關係

 

老年生活最怕足不出戶,而與外界斷了聯繫,這種情形特別容易發生在男人身上。老朋友的聚會固然重要,但能讓老年生活持續充滿活力,則要仰賴社交圈的擴大與新朋友的加入,甚至我更鼓勵大家要多結交年輕人。

 

千萬別自我設限,認為年輕人不會跟LKK交往,因為50歲以後可以很有自信地和年輕人分享我們所擁有的豐富人生經驗,而成就自我的肯定,且對心理的調適必然很有助益。

 

6. 家庭關係

 

子女此時多半已經離家,夫妻感情能夠平淡已屬萬幸,更常見的是相敬如「冰」、如「兵」,所以應該趁早學會所有生活技能,男性尤該如此,讓自己能獨立到老,不必依賴子女,也要做好配偶先你而走的心理準備。

 

唯有自己能夠獨立,才不會因為過度依賴而有所失落。

 

7. 工作就業

 

如果你的經濟能力無法支撐你50歲以後的生活,就勢必要去尋求事業第二春,避免自己成為「下流老人」。如果你尚未進入50歲,建議你一定要儘早建立第二,甚至第三專長,才能讓你有能力轉換工作,延緩退休的年紀,增加儲備退休金的時間。

 

8. 房屋居住

 

提供友善老人行動的居家環境,是政府的責任,或是自己要花很多錢改善,都不容易期待,所以建議大家即早加強自己的肌力和肌耐力,避免老年跌倒的風險。就算你已進入50歲,仍來得及,切勿自我放棄。

 

在這個離開職場越來越早,但壽命卻越來越長的時代,奉勸大家,就從「今天」開始來準備50歲以後的老後生活吧!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你給自己的人生打幾分?這個年紀終於學會:何必在乎別人評價,誠實面對自己更重要!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6月2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6月20日晚上,是我在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一年級的最後一堂課,老師帶了一瓶紅酒進教室,讓大家在輕鬆的氣氛下,分享彼此上課的心得。

文/施昇輝

 

一年級已經修業完畢,二年級就不再有必修課,或許跟同班的六個同學不會再一起上課,甚至有可能再也不會碰面了,當然也不一定能同時畢業。這種和同學分離的感傷,可以一直追溯到36年前的大學畢業典禮了。現在的年輕人比較難體會畢業的哀傷,因為現在有太多方法讓大家可以繼續保持聯絡,所以這種心情可能是我們這一代人獨享的特權吧?

 

藝術類研究所的課程,有些是強調實務操作,有些卻是非常感性的,這和我當年念大學商學系有很大的差異。當天的這門課就是很感性的,例如我們曾經就「傷痛」和「霸凌」的主題做過專題報告,甚至讓同學講到痛哭流涕,也讓所有人通過自我認識來達到療癒的效果,都是我生命中少有的經驗。上一篇曾建議大家在第三人生要多做一些「第一次」的事,這種心靈分享對我來說,又何嘗不是第一次?

 

給自己打個分數

直覺地面對自己

 

當天的最後一堂課,除了開心喝紅酒和吃點心之外,老師還要求所有同學,拿出一張紙和一支筆來,然後寫下自認為可以在這門課得到的分數。當然,最後評分的權利還是在老師身上。自我評分對我來說,真的也算是第一次了。

 

首先,我認為自己至少應該得70分,也就是及格分數,因為老師指定要交的三篇書面報告,以及兩次課堂口頭報告,我都準時繳交。

 

然後,我認為我當然不應該只是及格而已,至少應該加三個5分,理由如下:

 

第一、我是班上唯一具備「父親」、「已婚」、「長輩」、「失業」,和「退休」身分的同學,甚至連授課老師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我能夠提供大家不同世代的觀點,以及分享這些特殊的人生體驗。其實只要你在第三人生才去念書,都應該會有這些相同值得加分的條件。

 

第二、我是班上出席率最高的同學。這門課扣除一堂春假要放假的課,總共是17堂,我只缺了3堂,包括2堂是去摩洛哥旅行。其實我這學期修了三門課,扣除春假和老師請假,總共應該要上49堂課,我上了其中的43堂課,真的算很認真吧!

 

第三、首次敞開心胸,誠實地面對自己的生命,願意與大家分享內心深處的感受。這對一個在威權體制下成長的人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或許我曾在書中多少分享過人生不同階段的心聲,已經讓我不會懼怕去面對自己。

 

最後我給自己打了85分。老師看了一下成績,說我太謙虛了。

 

老師之所以要我們在課堂上當場寫,就是希望我們用很直覺的方式面對自己。這其實和第三人生的生命態度非常類似,因為我們應該不必太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了。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就已經是達成某種程度的「做自己」。

 

退休後自我評斷

比他人眼光重要

 

在學校念書的「第一人生」階段,總是希望考試成績要好,能夠贏過大部分的同學。然後進入就業階段的「第二人生」更殘酷,要在職場競爭中奮力向上爬,一來追求職位升遷,二來追求薪水增加,對自己的肯定都必須來自其他人的評斷。

 

而到了「第三人生」,真的不必再計較別人的看法,該做的只剩下自我評斷:日子過得是否開心?是否充實?是否還有想完成、或追求的事情?前兩項答「是」就及格了,最後一項答「是」,那麼人生就有希望一百分,若答「否」,也沒關係,因為大部分人都是如此,也別自怨自艾了。

 

二年級之後,最重要的功課就是寫論文或拍短片,完成後才能拿到碩士文憑。我選的是寫論文,畢竟是我一個人就可以獨力完成,而不必費神去找資金和團隊。然而,我開始遲疑拿文憑對我有何意義?花了一年去上課,或繼續去上二年級的課,對電影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一切都值得了,不是嗎?

 

拿文憑,也是要經過別人的評斷,但這其實不是第三人生該給自己的壓力。如果不拿文憑,念電影這件事,又成了一個未完成的夢想。人生真的很難放下,隨緣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睽違35年重回校園!退休後,我在電影碩專班「半工半讀」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11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9月12日下午5點,我在睽違35年後,重新回到了既陌生又孰悉的校園,再次當起了學生。

文/施昇輝

 

有朋友笑說,我要開始「半工半讀」了。我覺得這個說法很有趣,但一般的認知是用「打工」來完成「求學」這件事,而我的狀況卻是:這兩件事各占我的第三人生的一半,一邊繼續寫作、演講,一邊念碩士在職專班。

 

我在35年前,畢業於台大商學系,現在又是小有名氣的暢銷理財作家,大家或許想當然爾我一定是去念EMBA,但我卻選擇了去唸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

 

39年前考大學時,父母反對我去念電影,而我也沒有反抗,結過考上了未來工作比較好找的商學科系,後來也在證券業累積了一些財富。

 

回顧那個屈服現實的第二人生,我並沒有後悔,因為它給了我穩定的生活,而在進入第三人生的今天,已經沒有太多必須牽掛的責任,所以決定去圓年少未能完成的夢想。

 

 

今年3月16日寄出書審資料,4月14日參加入學面試。我本來沒有抱太大希望,因為我毫無電影實務經驗,頂多就是一個看了近4900部電影,以及寫了一本有關電影的書《一張全票,靠走道》的超級影癡罷了。

 

但最後,居然在26個考生中,以第4名錄取。

 

雖然4月26日上網就知道錄取結果了,但學校事後還是寄了錄取通知給我,並附上一封短信,信中有一段話是這樣寫的:「貴子弟資質優異,我們會盡心培育照顧」。

 

文字當然沒有問題,但對於一個習慣做「家長」的我來說,「貴子弟」三個字似乎指的是我的子女,但這一次居然指的是我自己,身分轉換上真的有些不習慣。

 

9月10日開學,我的第一堂課則是在9月12日才開始。開學前,要在網路上選課,對年輕人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但卻是我的人生初體驗,甚至還有點擔心,深怕操作不當、誤了上學。

 

所幸其中一個年輕同學曾在一個演講場合來與我相認,所以我就決定請她協助選課。

 

 

我根本沒看清楚她是如何操作,她只問了我要選哪幾門課,然後幫我設定了所有學生資料和密碼,就在彈指間完成了。看她列印出我的選課明細,我這個大叔終於卸下了心中的大石。下學期,我還是會請她幫忙,我看我就甭學了。

 

9月12日上課之前,我一直猶豫不定,到底該去買筆記本,還是直接帶筆記型電腦去上課。後來想想,我的中文打字又不快,還是用最傳統的原子筆和筆記本吧!

 

第一堂課是晚上6:30開始,我還特地在5:00就開車到學校了。第一件要辦的事是停車證,雖然之前曾打電話到學校問該怎麼辦,但聽到的答案和實際的現場狀況還是有落差,只好決定用問的比較快。

 

這時,突然有點落寞,以前子女開學,我都會協助他們辦理,現在老爸上學,居然沒有「家長」可以幫忙,一切都要自己來。

 

每個被我問到的年輕同學,看到我都露出詫異的表情,或許他們心中都在納悶:「你真的是學生?我還以為你是老師或家長呢!」

 

辦好停車證,居然要順便領學生證,因為要憑學生證才能進出停車場。後來才知道,我是全班第一個拿到學生證的人,其他人還要問我該去哪裡辦理呢!

 

 

第一堂課是選修課「電影風格研究」,授課老師是原來的系主任廖金鳳。以前對影史上常常探討的電影風格有些涉獵,所以講授內容對我來說並不太難。比較有趣的是同學自我介紹,而且都大有來頭,我真是裡面的超級大遜咖。

 

一個是中文流利的法國人,拍過一部上過院線的國片,目前在大學教書,他還得過台法文化交流獎。一個是非常有名的電影配樂,畢業自美國長春藤名校,也在大學教書。一個是演員,是演員訓練班教表演的老師。

 

聽到他們的自我介紹,我真是有點自慚形穢,但我應該也不要妄自菲薄,因為廖金鳳知道我想達成的夢想,絕對不只是拿文憑而已。

 

隔兩天的9月14日要上「通識英文課」,是必修但不算學分。因為是來自不同研究所的學生一起上,我才發現我居然不是最老的學生。

 

年紀最大的大叔是國樂系,已經66歲,還有兩個大嬸都超過60歲。原來現在老來圓夢的銀髮族真的不少,所以請讀者真的要有「他們能,我為什麼不能?」的雄心壯志。

 

 

我們的帥哥ABC老師一身黑衣,露出結實的肌肉,根本就是一個型男。他上課很有戲劇效果,一開始全程講英文,嚇壞大家,然後才不小心說了一兩句中文,大家這才放心,後來就中英夾雜,其實他的中文說得非常好,還用了很多艱深的成語。

 

我特別把另外兩堂課都集中在星期六,可以免去舟車勞頓之苦。9月15日上午是必修課「電影美學專題」,又是廖金鳳老師上課。這門課抽象多了,對我是個很大的挑戰。

 

下午是知名影評人,也是《臥虎藏龍》的編劇蔡國榮教的選修課「劇本寫作與分析」。他在點名看到我的名字時,說他記得我,真是非常榮幸,因為我在大學時期常常在報章雜誌發表影評,雖然不像他是影評界的A咖,但我至少也有B咖的地位。

 

上課前,心情多少有些忐忑,因為畢竟離開校園太久,深怕已經不知如何上課、考試、寫報告,還有如何和年輕同學互動。第一周四堂課上下來,緊張的心情篤定不少。

 

雖說目前是「半工半讀」,或許未來兩年會是「讀書優先,工作其次」。當作家的夢已圓,但念電影的夢仍在持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活到老學到老,其實還不夠─我的電影圓夢計畫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4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活到老,學到老」,但我認為只是「學習」還不夠,一定要督促自己能有一個「成果」。不加上成果的驗收,你一定不容易有持續的熱情,甚至還會找很多藉口半途而廢。

就像我上一篇所提的建議,第三人生必須有一個「能進步」的興趣,除此之外,還應該有一個「能有成果」的學習。有些人的興趣已經持續幾十年了,到了第三人生有更多時間,當然就要更加精益求精。有些人的興趣是在第三人生才開始學習的,那就要把學習的成績交出來。

 

從小愛電影成癡,長年寫影評做筆記

 

我從小非常喜歡看電影,這個興趣持續到現在,迄今狂熱依舊。到今年3月底為止,已經看了超過4800部電影。我自稱「影癡」,而不只是「影迷」,我認為前者是沒時間也要想辦法看電影,後者則是有時間就會看電影。

 

看電影是一個「很難進步」的興趣,除非你最後去拍電影,否則只能說你的鑑賞力或許會提高,但很難把這個進步的程度具體化。

 

當年考大學聯考時,有想過要念電影系,但父母強烈反對,只得作罷。進入大學之後,仍未忘情電影夢,所以在大一暑假期間拍了一部長約10分鐘的8釐米實驗電影《門神》,但完成後自覺手法粗糙拙劣,毫無天分,從此徹底放棄電影「創作」的夢想,只單純做個電影「欣賞」的愛好者。

 

該片因可看到40年前的台北地景,所以有幸成為國家電影中心的館藏,目前可在Youtube上看到。

 

大學時代,受邀在《世界電影》雜誌寫專欄,開啟了寫影評的人生,文章散見當時的各大平面媒體,有時用本名施昇輝,有時用筆名方日光發表,至1988年工作忙碌之後才完全中斷。

 

在公開發表影評之前,我從1976年國三下學期起,就開始在筆記本上寫下對每一部電影的觀後感,並給予評分,至今42年從未間斷,所以才能精確算出目前觀影的數量,這也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紀錄。

 

2014年,我將一生看電影時發生的相關故事,寫成一本給電影的情書《一張全票,靠走道》,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我的回憶錄。

 

第三人生不忘夢想,考在職碩士專班圓夢

 

今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大家說我這麼愛看電影,以前想念電影系又未能如願,何不在進入第三人生之際,去考電影系,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之夢?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深受鼓舞,決定要把這件事付諸實施。

 

本來想說電影系的學科成績應該要求不高,豈料目前最夯的台藝大電影系,居然大學指考成績要500分左右才能考上,完全超乎我的想像。

 

此外,有些朋友得知我有這個雄心壯志,雖然都非常支持我,但卻說我不該去考大學部,萬一我真的考上了,可能會讓一個有天份的年輕人落榜,甚至連研究所都不該佔人名額,因為我看來不會真的想拍電影。

 

最後,我接受大家的建議,決定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而且入學考試相對容易,只要備妥書面送審資料以及面試即可。

 

下一個問題是,如果我只是想拿一張電影系的碩士文憑,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念電影系究竟能產生什麼價值?

 

結合金融業背景,畢業協助電影界整合資源

 

雖然第三人生的學習,對自己有意義、有價值就夠了,但我去念書,一定會動用到國家和社會的資源,因此我必須能有貢獻,才對得起我用到的這些資源。

 

畢業之後,我自認絕不可能去拍電影,一來我承認自己沒有天分,二來要投入很多資金,一定會成為沉重的經濟壓力。

 

最後,我決定從我以往從事金融業的背景及經驗切入,並透過我未來對電影實務的學習,希望對現有籌措電影創作資金所面臨的問題提出探討,再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

 

在準備送審資料時,我參考了一些相關的論文,但多半都是企管商學研究所的學生所寫,立場偏向財務面,也就是都是從「資金方」的投資效益去考量,而很少從「創作方」的立場來思考。

 

念電影系,可以讓我多了解創作者的需求,然後為有創作天分但苦缺資金的年輕人,以及有資金但對拍片陌生的投資機構,提供整合雙方的機會,進而對台灣電影界貢獻棉薄之力。

 

活到老學到老還不夠!學到精才能交出成果

 

各位讀者,你當年念書真的就是你最感興趣的科系嗎?如果不是的話,何不像我一樣重回校園,完成自己的興趣呢?如果是的話,那又何妨多念另一個科系呢?畢業取得文憑,就是最具體的「成果」,不是嗎?

 

如果你的學習並不是在學校,所以沒有畢業證書,但或許有結業證明,也一定要努力取得,成為對自己的一種肯定。如果沒有結業證明,就一定要有成果的展示。

 

不要以為「活到老,學到老」就夠了,還要「學到精」。

 

(本文寫於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面試之前)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