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困難都不同,心事只想被接納!不再說「至少你有...」找回溫暖同理心

撰文 :蘿拉.李普斯基, 康妮.柏克 日期:2020年06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既不是將問題分門別類,也不是安排事情的輕重緩急,而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最糟糕的結果就是,因為已見證過太多悲劇,只要問題不屬於極端苦難,就認為不重要。

簡化問題的嚴重性

 

我認為自己一點也不重要。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我會想:「至少我沒被槍打中,還有什麼好抱怨的?」—社群組織者

 

卡崔娜風災過去十個月後,我在紐奧良的奧杜邦自然研究所工作。旗下計畫包含全紐奧良的動物園、水族館和無數學習中心與公園。

 

在颶風來臨期間與風災過後皆致力於照顧動物的一位紳士,好不容易有機會到東岸探望他的姊妹。他們走在城市街道時,不幸碰見一位從高聳鷹架上墜落,且在救護人員到場前身亡的男性屍體。

 

繼續在街上漫步的姊妹坦承自己有些擔心,因為她的兄弟對剛才所見景象沒什麼反應:「你怎能絲毫不受影響?不出現任何情緒?」

 

這位紳士告訴我:「我一方面覺得自己應該跟姊妹解釋,另一方面又覺得挫敗。我對自己說:『她不可能了解,她不會明白。』我過去十個月內看過太多悲慘的事情,以至於現在已經無法再深受痛苦的事件影響。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才能讓她理解。」

 

他說完全無法想像自己再對任何事物產生強烈感受。

 

見證大量的他人經歷,可能會漸漸對於他人的痛苦免疫。也許我們一開始會深受每個人的故事所感動,但漸漸地,我們必須聽見更加激烈或恐怖的描述,才能感到震撼。我們可能會認為較不極端的創傷經驗不夠「真實」,因此不值得花費時間和精力幫忙。

 

若我們將眼前的狀況,與其他自認更嚴峻的危機相比後,認為現在的狀況較不重要時,就會簡化眼前問題的嚴重性。

 

這既不是將問題分門別類,也不是安排事情的輕重緩急,而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最糟糕的結果就是,因為已見證過太多悲劇,只要問題不屬於極端苦難,就認為不重要。

 

儘管仍可能積極聆聽、他人訴苦時點點頭並假裝真的能夠同理,心裡卻在想:「天啊!沒想到要浪費二十分鐘談論這件事。根本連武器威脅也沒有,算什麼難關。」

 

我們只要遇過一次極端狀況,之後就會開始簡化其他一切問題的嚴重性。

 

再重申一次,簡化問題的嚴重性,與安排工作的優先處理次序不同,這是一種喪失同情心與同理能力的過程,使我們開始比較他人的痛苦,或是為這些痛苦區分高下。

 

當我們覺得自己已經接收太多資訊,無法再聽到更多消息後,也可能開始簡化問題的嚴重性、淡化對所見所聞的感受。而我們之所以拚命這麼做,是為了避免自己崩潰,否則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

 

這種現象通常會導致負面的機構文化。因為如果只有最極端的案例值得關注或尊重,那我們理應用最極端的方式去體會和傳遞資訊,不是嗎?

 

同時,若以激烈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怒、疑慮甚至合理的批判,人們很難給予較複雜、面面俱到的回應。於是很快地,人人都會開始選邊站。

 

舉例來說,如果有名社工說:「我覺得老闆對我太苛求了。」

 

別人很難跟他討論衝突的具體經過;相反地,如果他說:「我覺得老闆沒有慎重考慮我的反對意見,而且我覺得他強迫我同意接受這項工作。」我們就能深入討論。

 

比較只會導致競爭。如果只有極端事物能吸引眾人焦點,那好吧,我們接受挑戰!於是我們可能會以戲劇化的方式表達;尋找最極端的狀況,不僅讓自己的工作量或要處理的問題看起來比較合理,也讓我們可以沽名釣譽,認為自己真的幹了「大事」,且相信自身服務的單位夠「入流」。

 

習慣簡化問題的嚴重性,也傷及個人生活。

 

舉例來說,你的伴侶下班回家,開始抱怨自己的一天過得多辛苦,結果你咬牙切齒地回答:「親愛的,別開玩笑了。成天上網的工作有什麼難?你坐好,讓我告訴你什麼才叫真正過苦日子。」

 

或者,當孩子傾訴在學校操場上遇到一件讓他垂頭喪氣的事情,結果你回答:「你還能去上學,還有操場可以玩耍,應該要懂得感恩了。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小孩沒有操場可以玩嗎?」

 

有位家庭個案工作者曾告訴我一個故事,主角是她的五歲女兒。

 

這孩子跑來找媽媽,因為她對爸爸有點不滿,結果媽媽只憤怒地回答:「妳還有爸爸已經很不錯了,我每天都要照顧其他沒有爸爸的孩子,他們這輩子都沒見過自己的爸爸,有些人甚至不知道『爸爸』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這位個案工作者也被自己突如其來的不耐煩給嚇到,於是嘗試彌補她對女兒造成的傷害,但在接下來的幾週,她發現孩子對這件事情印象深刻。她的女兒變得經常問:「媽媽,妳覺得那邊那個小男生有爸爸嗎?另外那個小女生呢?」

 

有天你也可能會突然覺得,世界上再也沒有其他事情能激起你的同理心。

 

有位老師曾告訴我,有幾次她的孩子們在抱怨時,她嗤之以鼻地說:「比起集中營好多了吧。」

 

結果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本文摘自《創傷照管:照顧別人的你,更要留意自己的傷》,究竟出版,蘿拉.李普斯基, 康妮.柏克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放下」是人生的必修課!敞開心扉,做自在快樂的自己

撰文 :黃冠誠 日期:2020年06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處世中待人接物的原則,就是看破、放下。放下是最重要的,放下自己的成見,放下自己的妄想和執著,這是從根本放下。

為人處世,放下是一種智慧

 

很久以前,有一個擁有萬貫家財卻極其吝嗇的老財主,他雖然很有錢,卻每天都很煩惱鬱悶。於是,他決定外出去尋找快樂。

 

途中,他看到一堆馬糞,如獲至寶,本想把它們鏟到自己的田地裡做肥料,可是一看路邊的地不是自己的田,便用衣裳下襟兜著馬糞往前走。時值盛夏,老財主兜著沉重的馬糞並伴著其散發出的強烈臭氣,幾乎把他熏倒,但他仍然踉踉蹌蹌兜著馬糞往前走。

 

走了沒多遠看到一個路人迎面而來,老財主便虔誠地向其討教快樂的祕訣。那人被馬糞熏得直想吐,一邊捂著鼻子一邊打著手勢說:「放下!放下!」然後匆匆地離開了。

 

放下?放下什麼呢?老財主不解。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還兜著馬糞,便將馬糞倒在路邊的田裡,頓時感到如釋重負,心中湧出一股快意。同時也讓他有所悟:這不就是快樂嗎?

 

還到哪裡去找?他開始回想自己大半生省吃儉用,積累財產,如牛負軛,罪沒少受,還活得十分沉重,沒有一點意思。由於對佃戶特別苛刻,使得眾人對他怨聲載道,這何苦呢?

 

自此之後,老財主便開始仗義疏財,將田分給窮苦人家種,災荒年月還開倉濟貧。由於廣結善緣,做善事,滋潤了他的心靈,他變得快樂起來。

 

人們身處滾滾紅塵中,經歷得多,也會想得多,久而久之在與人相處之時考慮得也多。

 

太多的障礙、名韁利鎖的羈絆,把物質利益、名譽地位看得太重,心懷不開,常被這些自尋的煩惱壓得喘不過氣來,不懂得將那些惱人的名利放下,只會像那個守財奴兜著馬糞一樣,臭味熏得自己都受不了卻依然把它當寶,這樣怎麼開心、怎麼愜意、怎麼輕鬆、怎麼瀟灑?

 

人生在世,每一個人都可能有像那個老財主一樣愚昧的時候。

 

要想在社會上成功地為人處世,放下就是最好的選擇。

 

放下被繃緊的戒心、放下諸多的猜忌、放下由於社會的不公而形成的自私心理,放下生活中羈絆自己前進的阻力。

 

你才能敞開心扉,做自在的自己,處事時才不會束手束腳,這就是放下的處世之道,要成功,要做處世的智者,放下,讓你的人生不再打折。

 

人在紅塵,身不由己,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擁有而不願放下,甚至還渴求更多。經商的人,得到了千萬,夢想著億萬;從政的人,當上了市長,還想當總統;賭博的人,贏了這一次,還想贏下一次,結果是越來越放不下。

 

為人處世中最要不得的就是放不下,放不下彼此間的摩擦,放不下心中的恩怨情仇,要想在為人處世中有個正確的取捨就只能是空談。

 

要達到高遠的目標,必須放下負擔,輕裝前行,在記得某些東西時,心甘情願放下某些東西。工作上,放下成績,記得自己的缺點和不足;生活上,放下金錢和欲望,記得勤儉和樸素;情感上,放下怨恨和忌妒,記得與人為善,豁達寬容;忘記你對別人的恩惠,記得別人對你的幫助……

 

在為人處世中,放不下那些負擔、缺憾、怨恨……,只會讓自己站在人生的低谷中,呼吸不到高峰上的清新空氣。

 

學會放下,是積極的人生態度。有些人能夠成功,有些人卻屢屢失敗,關鍵就在於能否放下。只有放下那些影響自己廣結人緣、向前直行的煩惱,你才能在人生的路上越走越遠。

 

人生在世最常見的就是被一些微不足道、本可迅速忘掉卻一直耿耿於懷的小事所擾,因而失去理智,讓自己被無聊的瑣事糾纏,白白消耗了許多寶貴的光陰。時過境遷,還有誰會對這些事感興趣呢?

 

 

「放下,是人生的必修課。」——

 

是人生各個階段必須面對的挑戰,更是人們在社會生活中應該掌握的生存藝術。

 

智慧品人生

 

快樂與否其實就在於放下與不放下之間的平衡。做人,至少不該放下正直;處世,至少不該放下寬廣的胸懷;做事,至少不該放下厚道。責任不該放下,良知不能放下,情義不能放下。不該放下的無論如何不要放下,否則你就會播下不幸的種子。

 

該放下的自當平靜從容地放下,比如,過分的欲望、炫耀張揚、胡亂猜忌別人和陰暗的嫉妒等。放不下這些,就是在無端地折磨自己,自尋煩惱,傷己的同時還在傷人,並使自己成為最可憐和可恨的人。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有一種心態叫放下》,大都會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黃冠誠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勇敢離開不值得的人!50歲釋放不快樂的回憶,未來才能看見愛、感受幸福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20年06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旦你體驗幸福快樂,接下來的人生,就能以此體驗感為指標,你進而可以決定是否用相同的思維生活,是否要花大量的時間環繞在讓你受傷的人際關係中,是否要調整你與人互動的方式,來因應愛的指標感。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老師,什麼是幸福快樂?

 

小美在談話中,突然陷入沈思,看著我想知道什麼是「幸福快樂」。我看著她,在她的眼神裡,我讀到迷惘與渴望,但更多的,是悲傷。

 

坦白說,幸福快樂在一百個人眼中,有一百種樣子,最終歸結其實就是一份主觀的、感知到自己被愛、心像是開了一朵朵花兒、讓你每天醒來會覺得神清氣爽、讓你想起某件事就咯咯地笑,那些可能就是他人眼中幸褔快樂的模樣。

 

可惜,當小美眼中滿是悲傷與痛苦,是嗅聞不著幸福的感受,或者視而不見。

 

我帶著她一起經歷童年中沉痛的記憶,她告訴我兒時每次放學那一刻,是她最難受的時間,因為總是看著其他同學一個個被接走,她總是要等到警衛準備關門,甚至讓她到警衛室打電話,心中的無助與孤單,總是要每週上演兩三次,她總是納悶,父母真的愛她嗎?還是在乎事業比較多?

 

小美的童年裡,有許多被忽略的故事,卻在每一次談完,一陣療癒與釋放後,他感覺身上的沈重似乎輕盈不少。這樣為期兩個多月的談話,有一天他分享了不同的故事。

 

她說,她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小三前,姑姑都會盡量來陪她,有時候還有爺爺奶奶,她還想起她的小手被大人牽著的感覺,那股安心與開心,她不曉得為什麼在這一刻她才感受到,這其實在她生命中佔了一兩年的篇幅,這麼多年來都不曾被想起。

 

親愛的,當悲傷與失望被釋放與安撫,你就能看得見愛。

 

在我的實務工作中,「愛」一直都是最有力的療癒,但它偏偏是強迫不來的感受,當它出現那一刻,你會感受到強烈的滿足,感覺內心的空洞感被填補,也感覺到內心的惶恐被安撫,對人的怨恨被釋放,而「愛」的出現,會讓你體驗「幸福快樂」。

 

一旦你體驗幸福快樂,接下來的人生,就能以此體驗感為指標,你進而可以決定是否用相同的思維生活,是否要花大量的時間環繞在讓你受傷的人際關係中,是否要調整你與人互動的方式,來因應愛的指標感。

 

一旦你回憶起那份愛的感受,幸福快樂就能成為你的日常了。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妳真好命」!找回快樂之前請先相信:妳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20年06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雖然不能否認,我們的社會對於「男女平等」相較以往逐漸受到重視,許多觀念也在改變,但生活中仍然充斥著男尊女悲的氣息,只是不能浮出檯面而已。

作者/盧新之 諮商心理師

 

近日台勞老公帶我和孩子們到市場買菜,如往常一樣,購買一週的家庭食材。結帳時,老闆娘大嬸笑笑著對我說:「妳真好命!老公還會陪你買菜!」。聽到當下很想回應些什麼,但反應不夠快的我只能微笑帶過。

 

有時候在想,實在很懶得跟別人說太多自己家的事。對於賣菜大嬸,「難道我老公明天要出差一個禮拜,我要進入一打二備戰狀態,全家人買個菜也很正常吧!這也要跟你說嗎?」

 

腰酸到睡不著,等老公下班後趕快去按摩,美容師也會說:「妳真好命!老公還會幫你帶小孩,讓妳來按摩!」。唉~「難道小孩不是他的?什麼叫『幫』我顧小孩,我的腰因為生兩個小孩、帶兩個小孩,痛到睡覺睡不好,老公下班帶一下小孩也很正常吧!這也要跟你說嗎?」

 

上次全家人吃飯,巧遇久久沒見的親戚,我和老公禮貌性的過去打招呼。一見面就是:「妳真好命!帶小孩不用工作,真是嫁了一個好老公!」。

 

奇怪了!「難道帶小孩不是工作?帶小孩也是很累的好嗎?你以為我在家什麼事都不做,小孩還能活得這麼好?家事都沒人做,這個家還能住人嗎?你又知道他好不好了?你跟他結過婚?我如果都知道他不好了還要嫁給他,那你應該關心的是我的腦子!」

 

「妳真好命!」這句話似乎常常聽到,看字面用意是個正向稱讚一個女人的話,但為甚麼聽到會讓人這麼不舒服呢?仔細想想,「妳真好命!」後面時常連接著與妳個人以外的人事物,彷彿妳的存在價值仰賴著外在事物而建立,傳達一種隱晦的訊息:妳這個人本身是不重要的!

 

雖然不能否認,我們的社會對於「男女平等」相較以往逐漸受到重視,許多觀念也在改變,但生活中仍然充斥著男尊女悲的氣息,只是不能浮出檯面而已。

 

很少有人沒事就對著男人說:「你真好命!老婆還會陪你買菜!」、「你真好命!老婆還會幫你帶小孩,讓你來打球!」、「你真好命!老婆全心帶小孩/老婆白天還要上班,你真是娶了一個好老婆!」。老公做一點家事,就變成「新好男人」;老婆做牛做馬,還會被嫌哪裡做不好、哪裡做不夠。

 

生活中,我們遇見的辣媽貴婦或某個老公陪同的女人,在羨慕「她真是好命!」時,應該思考的是:

 

我們看到的是真實的嗎?我們背後隱藏著哪些價值觀?有時候連自己都沒察覺到自己也是貶低女性價值的一員。每個人生活都有辛苦的地方,那個女人也是某對父母的掌上明珠,她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女人又何必再為難女人?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什麼法國女人,總是如此優雅、不費力?忠於自己,無論幾歲都能美麗自信

撰文 :蘇宇鈴 日期:2020年05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法國女人真的是世界上最神奇的生物。我常常坐在咖啡館,像個中情局派來研究敵人的祕探,盯著她們,就這樣坐一個下午,恨不得把她們的一舉一動刻進硬碟裡,再利用頂尖的生物科技,打入自己的DNA。

旅行中我常遇見各式各樣、各種年紀的法國女人。她們是足以威脅到周邊女人生存的外星生物,讓人又愛又恨,又驚又嘆。從此我立誓研究法國女人的一切,她們穿什麼,她們吃什麼,她們用什麼,她們叼菸的手勢,她們握酒杯的方式。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總覺得有一天我如果能說一口流利的法語,穿著所謂「不費力」(Effortlessly)的裝扮,我也能和法國女人一較高下。

 

然而我實在太天真了。那個下午,我拖著三十多公斤重的大行李箱匆忙笨拙地往前衝刺,腳下踩著被泥土髒透了的球鞋,髮絲因為跑得滿頭大汗而凌亂地黏在臉上,一邊還拉著因為吃太多把下半身卡太緊而行動不便的牛仔褲。

 

當時的我,就能感到身後整個月台眾多法國女人投射過來的眼光:「看!有一個外星生物正在我們的花園裡橫衝直撞!」我根本無法顧及形象,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確保我和我那三十公斤重的行李箱,能順利趕上火車,前往巴黎的下個目的地。

 

我像極了一個深怕搶不到特價品的失心瘋東方女,在撥開了一堆金髮高挑的法國女人時,胃裡還殘留著過多的可頌、起司和葡萄酒。我一路成功殺向了九號月台,喘著氣、流著汗站穩後,得意地、驕傲地彷彿覺得自己贏得了一場民族戰爭。

 

然而這時,她就這麼不急不徐地抬著頭、挺著胸,慢慢地,走過我面前。

 

黑色的短髮優雅整齊的貼在臉上,氣定神閒的步伐,彷彿就算遲到了,火車也會停下來等她。細白的手指不費力地拉著輕巧的行李箱。

 

那個小小的行李箱裡,裝著她一生的美麗祕密。約莫四十多歲的年紀,仍有穠纖合度的身軀。優雅的針織衫底下藏不住她彈性光滑的肌膚;鉛筆裙下,是胖瘦得宜的小腿。

 

而且,她還牽著一隻狗!是的,就算趕火車也能優雅地像在杜勒麗花園溜狗。而她的狗,和她一樣纖細!

 

她就這麼毫不費力的擊潰了我。

 

她優雅輕鬆的走著,腳步停在我身前。月台仍是一樣亂哄哄,火車還是飛快地停靠又啟動。她用手指輕巧帥氣地從包裡掏出一支菸,修得整齊的指甲,在灰色的月台上形成一抹漂亮的紅。她點燃那支細長的香菸,深吸一口氣,嘴角輕揚,看著遠方;那一刻,我感到世界因她而停止了。

 

忙亂的火車月台,吵雜的報時廣播,來來往往的人們,都因她而靜止了。好像大家都說好了,停!再怎麼急,也要等她抽完菸再走。

 

我就這樣著迷地看著她。她的狗,抬頭看了我一眼。

 

法國女人就是這樣,不管身在何處、做什麼事、以什麼樣的打扮,總是輕鬆毫不費力。

 

我對「不費力」的這種生活和時尚哲學充滿了好奇,究竟是什麼樣強大的內心以及自信,可以總是不在意她人眼光而任性妄為。

 

在出門旅行時,法國女人不論走到哪裡都能用一只輕巧的小包Travel light,一副「不管怎樣,這卡就是我了」的氣勢。我呢?走到哪裡老覺得自己會在某些時候因為沒有某樣東西而活不下去,總是大包小包的出門。

 

當我汗流浹背地拉著二十公斤重的大行李箱走著,輪子卡在石板路上「卡卡卡」的聲音迴蕩在廣場中令人尷尬。而法國女人拖著輕巧的行李優雅地從我身邊穿過,「卡卡卡」的迴聲響起,是她的高跟鞋。

 

當我坐在咖啡館裡,把頭埋進偌大的包裡,翻過口香糖、充電器、眼藥水、護手霜、面紙,最後終於找到了手機準備拍照,法國女人早就坐定位,從她的迷你包裡掏出了她僅有的香菸、口紅和一本書,坐在那裡優雅的讀著。

 

當我旅行時想把全身家當帶在身上,好讓自己能安然地不錯過一花一物的風景,法國女人走到哪裡,卻是讓自己成為那一道風景。太令人生氣了!

 

而且她們還很瘦。

 

「我從不節食,因為我不會胖!」在一個派對的晚上,有個法國女人對我這麼說,當場我嘴上微笑著卻很想立刻把盤子上香氣撲鼻的諾曼地蘋果派丟進垃圾桶裡。

 

在法國旅行時,我常常不明白,這樣的食物究竟如何能養出這麼多美麗的女人。

 

大量的起司、大量的甜食、高膽固醇的海鮮和各種醬汁燉煮的肉類,是每餐必備基本款,更不用說餐餐都必須搭配各種紅酒、白酒、粉紅葡萄酒。除此之外,法國晚餐近晚上九點才開始,一路吃到十一點。

 

這樣吃,怎麼可能不成為有高血壓、痛風、高體脂肪的胖子呢!可是真的沒有。我身邊的法國人,尤其是法國女人,依然纖細優雅的大啖高脂肪、高熱量的各種食物,這件事真的太神奇了。

 

當我在算計著熱量不敢碰眼前的馬卡龍時,法國女人用著她纖細(並且塗著漂亮指甲油)的手指拿著那個該死的粉紅色小圓餅,張大眼睛問我:「你怎麼可能不吃這可愛的小東西?」

 

當我在家辦趴,做上十道菜,像個黃臉婆在廚房流著汗廝殺奮戰時,法國女人在家裡辦的趴,是穿著洋裝和蹬著高跟鞋、展露著迷人微笑問:「親愛的,你今晚開心嗎?」當我克制自己第四杯紅酒快要醉倒在廁所嘔吐時,法國女人拿著她的第七杯紅酒開懷的噗哧一笑倒在男人的懷裡。

 

太可惡了,那些美麗性感、不會發胖又喝不醉的法國女人!

 

後來我才明白, 法國女人能這麼恣意妄為, 是因為她們沒有「罪惡感」。她們甚至不知道什麼叫「罪惡感」。而我們?我們常因為各種事感到罪惡。因為太早下班感到罪惡,因為沒時間陪家人感到罪惡,因為沒存錢感到罪惡,因為白天多吃了一盤炸雞而感到罪惡。

 

我們克制自己的慾望,抨擊自己的放縱;而在當慾望的壓力鍋決堤時,我們用大吃大喝來發洩自己。然後壓力和走形的身材又讓我們鄙視自己,罪惡感接著降臨,我們又開始節食。法國女人卻不同,她們對自己沒有抨擊,不需要對誰說抱歉。

 

她們不需要因為沒有做到別人心中的理想樣貌而努力克制自己的慾望,也沒有因為慾望潰堤而失控發洩。她們時時刻刻都在享受食物,她們時時刻刻都在愛自己的身體,她們活得坦然,不需要為誰負責任。

 

沒有罪惡感的活著,為法國女人的美麗贏得了勝利。

 

而我認為這場戰爭的決勝關鍵,不是在年輕時,卻是在老年。

 

在年輕時維持貌美和姣好的身材,感覺是理所當然;然而當歲月無情的來臨,當皮膚不再充滿光澤,當看盡了人生百態以及嚐遍了各種滋味。

 

如何能繼續優雅美麗地變老?如何能抬頭挺胸堅信自己依然很美?才是致勝關鍵的贏家。

 

那天下午,坐在窗邊一位七十多歲的法國銀髮美女,她的樣貌至今仍強烈地刻在我的記憶裡。「啊!我也要那樣變老!」一頭短髮隨意又好看的散在前額,剪裁得宜的寶藍色洋裝在身上完美的貼合,臉上沒有整型拉皮的痕跡,卻有著恰到好處的皺紋。

 

她獨自一人優雅地坐在窗邊,像是一幅畫。她就是那樣坐著,一個人,沒有看書,沒有滑手機。包包整齊的放在地上,愉快輕鬆的,坐著。我不知道上次能自己一人在餐館輕鬆愉快的坐著而不是用猛滑手機或看書來化解一人用餐的尷尬感是什麼時候了;而她就這麼獨自一人享受自己地坐著。

 

許久之後,她轉頭向一位年輕美麗的服務生微笑地說了些話,點了些什麼。沒多久,服務生為她送來了一份冰淇淋!

 

哇噢!她為自己點了一份冰淇淋!

 

我想了一下身邊像我媽媽一樣年紀的女人,吃東西總是顧慮太多,年輕時怕胖,中年時怕血脂肪,老年時又怕消化不良,擔心身材、擔心健康、擔心太貴、擔心太便宜。我們這些女人們,上一次為自己在餐廳好好地點一份冰淇淋,獨自一人愉快而沒有罪惡感地享受,究竟是什麼時候?

 

她大概意識到了我正在看著她,對著我眨了個眼,做了個鬼臉,好像淘氣地跟我說:「嘿!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要享受冰淇淋喔!」我們相視而笑。我清楚記得她臉上的笑,不是一個老奶奶對年輕女人滿懷慈愛的笑,而是一種女人對女人,心有靈犀、狡猾調皮的笑。

 

 

我瞬間明白了。身為一個女人,不管人生每分鐘、每日、每年經歷過多少傷心、快樂、挫敗的事,即使活到了七十歲,都該相信自己值得為自己點份冰淇淋。

 

然後毫無罪惡感地大口吃掉。女人的身體,卻仍有女孩的心。

 

她是世界宇宙的中心,對任何事都能重重提起,輕輕放下,如此毫不費力卻又忠於自己的活著。

 

這些都是法國女人教我的。

 

離開法國時,我在心中的硬碟刻下這些印象,告訴自己必須牢牢記住,接下來的人生旅程,我也要毫不費力的輕裝上陣,毫不費力的轉身,然後優雅的變老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當冰箱只剩下烏魚子:從世界走回自己,從外在轉向內心,來一場人生優雅的斷捨離》,時報出版出版,蘇宇鈴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把大火,燒掉堆積十年的家用品後才體悟:人生,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不可取代

撰文 :蘇宇鈴 日期:2020年05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人的一生究竟需要多少物品?這是一個非常哲學性的問題。

因為工作的需求,我搬過許多次家。每一次搬家,望著滿屋子過多的物品,那些早就不再穿的衣服,雙十一因為貪便宜而買(根本沒用過)的廚具,覺得總有一天會看的書,珍藏多年但早就發黃的卡片。

 

諸如此類的東西愈堆愈多,一心想要清理,卻想著:「哪天要用到它們時,它們就會在那裡。」這樣莫名的偽安全感。「這些都是我需要的。」我常信誓旦旦地這麼說,其實心裡有些小小的心虛。

 

兩年前的夏天,我和公司請了一個五個月的無薪假,拎了一只行李箱,帥氣地流浪去

 

因為抱著「誰知道接下來會怎樣」的心情,硬是把上海的公寓退租,將家裡全部的家當和過去十年來從台北搬到北京,再從北京搬到上海累積的所有家具、書、衣服、包和電器等等,全部打包,裝了七十多箱,放進短租倉庫而率性離開了上海。

 

用一只行李箱環遊世界五個月,我得意地覺得這是種非常浪漫的行為。行李箱裡有一雙夾腳拖鞋,一雙球鞋,兩件小洋裝,三件T恤,一件棉質運動外套,一件輕薄羊毛衫,一把旅行用的吹風機,一小罐洗衣精和基本的盥洗用具,這些就是接下來五個月我將擁有的一生。

 

臨行前我只帶著那只和我相依為命的行李箱,抱著陽台上唯一還活著的杜鵑花,將它拖孤給鄰居,就這樣率性地去環遊世界。

 

終於,旅行也有到盡頭的一天,那只伴我雲遊四海的行李箱也有彈盡援絕的時刻。五個月後我認命地回到上海,準備再為大中國經濟和我自己的銀行存款做出一點點貢獻。

 

就這樣我用最快的速度租了一個新公寓。搬新家的那天,面對陌生的環境,一心想快點把那七十幾箱的家當送回,將它們回歸到我的日常,好讓生活重新步入軌道。

 

我打了電話給倉庫管理人,請對方把東西送回。對方接起電話支支吾吾了幾次,無法告訴我一個明確的時間。

 

終於在我失去耐心再三催促的那一天,我接到了電話:「蘇小姐,唔……那個,是這樣,我們倉庫失火了,所以,大部分東西的沒有了。」我愣了五秒,不太確定自己究竟聽到了什麼。

 

「你說沒有是什麼意思?」「就是,東西都燒毀了;唉!您這還算是幸運的,七十箱我們有找到十六箱;但像那些大使館寄放的名畫以及古董紅木傢俱什麼的,全部都沒有了呢……也不知道怎麼賠償,所以您這個家用品真的算是小損失了。」

 

「…………」

 

當下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個人在異鄉生活十幾年的所有物品,那些物品的回憶以及背後的感情,與大使館名畫和古董紅木傢俱比起來究竟誰比較珍貴,誰損失比較大,我不知道。

 

開什麼玩笑!!!那些家人朋友寫給我的卡片,去世界旅行時搜集的餐具,有那些所費不貲陪我一起征戰沙場的包,鞋,衣服,那些陪了我多年充滿了家的味道的鍋碗瓢盆,哪有說沒有就沒有的!

 

我掛了電話,坐在全新的公寓裡。空無一物的客廳裡,那只跟了我五個月的行李箱,現在變成我一生的全部家當。情緒從驚訝慌張漸漸轉到憤怒。然而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感到後腦勺像是被誰用力擊了一下,頭頂發熱。

 

「咦!?我這不是被強迫斷捨離了嗎?」

 

看著空盪的客廳,一種如得到神啟般幽默的哲學意涵在我心中升起,愈想愈得意,愈想愈有趣,我甚至因此在客廳裡一個人哈哈大笑了出來。我想起身邊的人終其一生都在為究竟要清掉多少物品,斷捨離掉多少愛恨情愁,以及控制自己不要再買東西這件事搞得精疲力竭。

 

然而老天爺就是選中了我,二話不說的「咻~」把它們全都變不見了。「不要再想扔什麼留什麼了,反正,全部扔掉就沒事了喔!」我感覺上帝或神或菩薩,在我發熱的頭頂上,意喻深遠地這麼對我說。「對對對!沒錯!」我連連點頭著稱是。

 

我把這個神啟興奮地告訴了我的朋友們。他們搖著頭嘆著氣無法相信為什麼到這種時候我不是忙著計算損失找律師提出告訴,卻還信誓旦旦地覺得自己得到了神啟。我卻對這種突來而發的人生事故,感到像是中樂透一樣令人興奮。

 

神啟接著又進入了第二篇章。我像是去廟裡抽籤後等待廟祝解籤的心情,期待又怕傷害地想知道失去的七十箱物品中,老天爺究竟選中哪十六箱,究竟裡面是什麼樣的物品,決定讓我的人生繼續擁用它?我在空盪的全新公寓裡,等待著第一個神喻向我按鈴。

 

門鈴一響,打開門迎面而來的是好友妮可為了慶祝我搬來上海,親手為我縫製的古布沙發。「哈!這才是真正不可取代的東西。」我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著古布沙發上女孩的笑臉進駐了我的新公寓,家裡立刻恢復了熟悉感,頓時心裡感到踏實安心。

 

我想,老天爺要告訴我的就是這個,不管發生什麼事,真誠的友情能夠以某種無以取代的方式,帶給你臨危不亂的信心。

 

接下來打開的,是幾箱這幾年陪我搬了好多公寓,陪我一起燒了好幾餐飯的鐵鑄鍋。那些大小不一顏色不一的鐵鑄鍋,鍋底集結了因為燒了某餐飯不小心烙印上的焦痕,象徵了那些屬於自己歲月裡,從一道道菜上找回的勇氣和信心,並沒有因為火災而讓它們離開我。「好棒啊!謝謝你老天爺,我明白了。」

 

但是接下來幾箱我就十分不明白了。好幾個大大小小、過多、過於重覆也沒必要存在的……洗菜濾水盆,總共有十個吧!為什麼一個家需要十個瀘水盆?我也不知道。

 

那些早已發黃並在大賣場撿便宜買回來的濾水盆,那些每次搬家都想要丢掉卻又覺得丟了太可惜的濾水盆,你為什麼又陰魂不散地回來了?別開玩笑了!七十箱分之十六箱,這是多麼珍惜的比例,而現在你就占掉我二個份額,究竟是為什麼?我又氣又好笑,懊悔著當初在打包時為什麼不就把它們扔了?

 

冥冥中老天爺好像也在說:「你看吧!一直想處理卻又不處理掉的東西,它就是一輩子又會回來找你……」(嗯!我知道了。)

 

後來朋友問究竟我掉了什麼,那七十箱裡究竟有什麼?心疼著沒有了什麼東西?老實說,我還真想不起來。

 

一直以來總覺得自己擁有很多東西,把自己的心和生活依賴在很多物品的堆疊上,但實際上它們通通不見時,才發現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不可取代,也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非得取代不可。

 

心愛的名牌包包,如果過去五個月以來我完全沒有任何一刻覺得自己需要或想念它們,那麼真的是失去了也無所謂。衣服,鞋,全都沒有了,不是一個好時機去思考自己究竟喜歡什麼?適合什麼?那些打折買的好多件廉價毛衣,還不如珍藏多年的一件輕薄羊毛衫來得珍貴(否則我也不會堅持把它帶著去流浪,不是嗎?)。

 

那些旅行中搜集來的明信片和紀念品呢?那些充滿著回憶的物品真的是不可取代嗎?事後想起來,其實真正的回憶已經烙在心裡,在惱海裡,根本不需要透過物品這樣的介質來證實:「嘿!我去過那些地方喔!」就像現在,為自己寫下這些故事的我,根本不需要過去的什麼物品來證實自己真正生活過,真正經歷過。

 

所以到頭來,你根本不需要依賴過多的物質,來證明自己些什麼。

 

後來從那把火開始,如遇到神喻般的啟示,不但讓我在物質上,也讓整個心都斷捨離了。現在的我喜歡家裡清清爽爽的,只留下自己真正喜愛的物品。衣櫥裡沒有「說不定哪一天可以捐出去」的東西,朋友圈只存在真正想說話的人,旅行時只帶上最基本的物品,心底只放下真正想記住的事。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我想起金剛經裡的一段話。然後告訴自己,要用這樣清爽乾淨的心,在每一天的日子裡,繼續率性優雅地走下去。

 

(本文摘自《當冰箱只剩下烏魚子:從世界走回自己,從外在轉向內心,來一場人生優雅的斷捨離》,時報出版出版,蘇宇鈴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