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在轉念之間!做自己情緒的主人,一點點「改變」,就能帶來很大快樂

撰文 :洪蘭 日期:2020年06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一位有潔癖的單身朋友,退休後,常出國去旅遊,她特別喜歡住五星級旅館,因為房間每天都有人打掃得乾乾淨淨,使她走進來心情愉快。現在她的退休金被砍了,她無法再像以前那樣出國,她來告訴我,憋得快得憂鬱症了,問我怎麼辦?

我聽了啞然失笑,這個憂鬱症好治,美國哲學家詹姆斯(WilliamJames)說,改變心態就改變生命。如果每天晚上睡覺前,把屋子收拾一下,那麼第二天起來,屋子就是乾淨整齊的,心情自然也就容易清爽起來。

 

我自己就有過這種經驗,若是前一天太累,回家沒有收拾廚房就直接上床睡覺,那麼早上起來要泡茶時,看到亂七八糟的盤碗,眉頭就會皺起來,同時會生自己的氣,因為要浪費早上珍貴的時光來洗碗。

 

早上是用腦最好的時候,經過一夜的睡眠,補充了跟記憶有關的神經傳導物質如多巴胺、血清張素等,不拿來看書而拿來做家事,豈不太可惜了?這時就會羨慕達爾文,他每天吃過飯,不必洗碗就可以去散步,想他的物競天擇,而我的碗若不洗,一輩子都還在水槽裡。

 

人的情緒的確很容易受到小事情的影響。有一個實驗是請大學生去影印室複製一份他們待會要填的情緒量表,實驗者在影印機旁放了一角美金,一角錢在當時只能在販賣機中買一杯咖啡(現在至少七毛五了),因此不會有人拾金不昧,撿去報警。

 

但是這一點點的意外之財,就會使這個學生的心情變好,相較於另一組沒有撿到錢的學生,撿到小錢的人會覺得運氣很不錯,對自己比較有信心。我們很驚訝,一點點好運竟能帶來很大的快樂,所以改變心情很簡單,動念之間而已。

 

又有另一個同事,原先計畫在孩子出國去念書後,把小孩臥室改成自己的畫室。多年來,她為了這個目的,每個月存一千元。想不到當孩子出國了,她開始著手改建時,才發現她存的錢根本不夠,而且不是少一點,是少了一個零。失望之餘,她改變心念,請室內設計師來把房子重新布置一下。

 

完工後,她請我們去參觀成果,一進門,大家都眼睛一亮,空間變大了,牆上的鏡子把對面大安森林公園的綠意請進來了,客廳變得舒適了。她說設計師告訴她,房子是給人住的,不是物品展示場,在扔掉八○%的東西後,客廳果然寬敞起來,不一樣了。

 

我聽了很有感慨,我們常把不需要的東西塞在心裡,讓自己過得不愉快,其實很多可以扔掉。馬雲有個比喻:鄉下人吃飯,碗裡塞滿了食物,堆得高高的;法國人吃飯,大大的盤子裡只有中間一點點食物,他說這叫品味。

 

空間是個很主觀的東西,〈陋室銘〉就是一例。所以心態很重要,星雲大師說:「杯子滿了裝不下水,房間滿了住不了人。」人只要轉念一想,天地自大,人生就快樂了。

 

(本文摘自《什麼才是人生最值得的事》,天下文化出版,洪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勇敢離開不值得的人!50歲釋放不快樂的回憶,未來才能看見愛、感受幸福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20年06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旦你體驗幸福快樂,接下來的人生,就能以此體驗感為指標,你進而可以決定是否用相同的思維生活,是否要花大量的時間環繞在讓你受傷的人際關係中,是否要調整你與人互動的方式,來因應愛的指標感。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老師,什麼是幸福快樂?

 

小美在談話中,突然陷入沈思,看著我想知道什麼是「幸福快樂」。我看著她,在她的眼神裡,我讀到迷惘與渴望,但更多的,是悲傷。

 

坦白說,幸福快樂在一百個人眼中,有一百種樣子,最終歸結其實就是一份主觀的、感知到自己被愛、心像是開了一朵朵花兒、讓你每天醒來會覺得神清氣爽、讓你想起某件事就咯咯地笑,那些可能就是他人眼中幸褔快樂的模樣。

 

可惜,當小美眼中滿是悲傷與痛苦,是嗅聞不著幸福的感受,或者視而不見。

 

我帶著她一起經歷童年中沉痛的記憶,她告訴我兒時每次放學那一刻,是她最難受的時間,因為總是看著其他同學一個個被接走,她總是要等到警衛準備關門,甚至讓她到警衛室打電話,心中的無助與孤單,總是要每週上演兩三次,她總是納悶,父母真的愛她嗎?還是在乎事業比較多?

 

小美的童年裡,有許多被忽略的故事,卻在每一次談完,一陣療癒與釋放後,他感覺身上的沈重似乎輕盈不少。這樣為期兩個多月的談話,有一天他分享了不同的故事。

 

她說,她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小三前,姑姑都會盡量來陪她,有時候還有爺爺奶奶,她還想起她的小手被大人牽著的感覺,那股安心與開心,她不曉得為什麼在這一刻她才感受到,這其實在她生命中佔了一兩年的篇幅,這麼多年來都不曾被想起。

 

親愛的,當悲傷與失望被釋放與安撫,你就能看得見愛。

 

在我的實務工作中,「愛」一直都是最有力的療癒,但它偏偏是強迫不來的感受,當它出現那一刻,你會感受到強烈的滿足,感覺內心的空洞感被填補,也感覺到內心的惶恐被安撫,對人的怨恨被釋放,而「愛」的出現,會讓你體驗「幸福快樂」。

 

一旦你體驗幸福快樂,接下來的人生,就能以此體驗感為指標,你進而可以決定是否用相同的思維生活,是否要花大量的時間環繞在讓你受傷的人際關係中,是否要調整你與人互動的方式,來因應愛的指標感。

 

一旦你回憶起那份愛的感受,幸福快樂就能成為你的日常了。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妳真好命」!找回快樂之前請先相信:妳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20年06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雖然不能否認,我們的社會對於「男女平等」相較以往逐漸受到重視,許多觀念也在改變,但生活中仍然充斥著男尊女悲的氣息,只是不能浮出檯面而已。

作者/盧新之 諮商心理師

 

近日台勞老公帶我和孩子們到市場買菜,如往常一樣,購買一週的家庭食材。結帳時,老闆娘大嬸笑笑著對我說:「妳真好命!老公還會陪你買菜!」。聽到當下很想回應些什麼,但反應不夠快的我只能微笑帶過。

 

有時候在想,實在很懶得跟別人說太多自己家的事。對於賣菜大嬸,「難道我老公明天要出差一個禮拜,我要進入一打二備戰狀態,全家人買個菜也很正常吧!這也要跟你說嗎?」

 

腰酸到睡不著,等老公下班後趕快去按摩,美容師也會說:「妳真好命!老公還會幫你帶小孩,讓妳來按摩!」。唉~「難道小孩不是他的?什麼叫『幫』我顧小孩,我的腰因為生兩個小孩、帶兩個小孩,痛到睡覺睡不好,老公下班帶一下小孩也很正常吧!這也要跟你說嗎?」

 

上次全家人吃飯,巧遇久久沒見的親戚,我和老公禮貌性的過去打招呼。一見面就是:「妳真好命!帶小孩不用工作,真是嫁了一個好老公!」。

 

奇怪了!「難道帶小孩不是工作?帶小孩也是很累的好嗎?你以為我在家什麼事都不做,小孩還能活得這麼好?家事都沒人做,這個家還能住人嗎?你又知道他好不好了?你跟他結過婚?我如果都知道他不好了還要嫁給他,那你應該關心的是我的腦子!」

 

「妳真好命!」這句話似乎常常聽到,看字面用意是個正向稱讚一個女人的話,但為甚麼聽到會讓人這麼不舒服呢?仔細想想,「妳真好命!」後面時常連接著與妳個人以外的人事物,彷彿妳的存在價值仰賴著外在事物而建立,傳達一種隱晦的訊息:妳這個人本身是不重要的!

 

雖然不能否認,我們的社會對於「男女平等」相較以往逐漸受到重視,許多觀念也在改變,但生活中仍然充斥著男尊女悲的氣息,只是不能浮出檯面而已。

 

很少有人沒事就對著男人說:「你真好命!老婆還會陪你買菜!」、「你真好命!老婆還會幫你帶小孩,讓你來打球!」、「你真好命!老婆全心帶小孩/老婆白天還要上班,你真是娶了一個好老婆!」。老公做一點家事,就變成「新好男人」;老婆做牛做馬,還會被嫌哪裡做不好、哪裡做不夠。

 

生活中,我們遇見的辣媽貴婦或某個老公陪同的女人,在羨慕「她真是好命!」時,應該思考的是:

 

我們看到的是真實的嗎?我們背後隱藏著哪些價值觀?有時候連自己都沒察覺到自己也是貶低女性價值的一員。每個人生活都有辛苦的地方,那個女人也是某對父母的掌上明珠,她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女人又何必再為難女人?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什麼法國女人,總是如此優雅、不費力?忠於自己,無論幾歲都能美麗自信

撰文 :蘇宇鈴 日期:2020年05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法國女人真的是世界上最神奇的生物。我常常坐在咖啡館,像個中情局派來研究敵人的祕探,盯著她們,就這樣坐一個下午,恨不得把她們的一舉一動刻進硬碟裡,再利用頂尖的生物科技,打入自己的DNA。

旅行中我常遇見各式各樣、各種年紀的法國女人。她們是足以威脅到周邊女人生存的外星生物,讓人又愛又恨,又驚又嘆。從此我立誓研究法國女人的一切,她們穿什麼,她們吃什麼,她們用什麼,她們叼菸的手勢,她們握酒杯的方式。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總覺得有一天我如果能說一口流利的法語,穿著所謂「不費力」(Effortlessly)的裝扮,我也能和法國女人一較高下。

 

然而我實在太天真了。那個下午,我拖著三十多公斤重的大行李箱匆忙笨拙地往前衝刺,腳下踩著被泥土髒透了的球鞋,髮絲因為跑得滿頭大汗而凌亂地黏在臉上,一邊還拉著因為吃太多把下半身卡太緊而行動不便的牛仔褲。

 

當時的我,就能感到身後整個月台眾多法國女人投射過來的眼光:「看!有一個外星生物正在我們的花園裡橫衝直撞!」我根本無法顧及形象,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確保我和我那三十公斤重的行李箱,能順利趕上火車,前往巴黎的下個目的地。

 

我像極了一個深怕搶不到特價品的失心瘋東方女,在撥開了一堆金髮高挑的法國女人時,胃裡還殘留著過多的可頌、起司和葡萄酒。我一路成功殺向了九號月台,喘著氣、流著汗站穩後,得意地、驕傲地彷彿覺得自己贏得了一場民族戰爭。

 

然而這時,她就這麼不急不徐地抬著頭、挺著胸,慢慢地,走過我面前。

 

黑色的短髮優雅整齊的貼在臉上,氣定神閒的步伐,彷彿就算遲到了,火車也會停下來等她。細白的手指不費力地拉著輕巧的行李箱。

 

那個小小的行李箱裡,裝著她一生的美麗祕密。約莫四十多歲的年紀,仍有穠纖合度的身軀。優雅的針織衫底下藏不住她彈性光滑的肌膚;鉛筆裙下,是胖瘦得宜的小腿。

 

而且,她還牽著一隻狗!是的,就算趕火車也能優雅地像在杜勒麗花園溜狗。而她的狗,和她一樣纖細!

 

她就這麼毫不費力的擊潰了我。

 

她優雅輕鬆的走著,腳步停在我身前。月台仍是一樣亂哄哄,火車還是飛快地停靠又啟動。她用手指輕巧帥氣地從包裡掏出一支菸,修得整齊的指甲,在灰色的月台上形成一抹漂亮的紅。她點燃那支細長的香菸,深吸一口氣,嘴角輕揚,看著遠方;那一刻,我感到世界因她而停止了。

 

忙亂的火車月台,吵雜的報時廣播,來來往往的人們,都因她而靜止了。好像大家都說好了,停!再怎麼急,也要等她抽完菸再走。

 

我就這樣著迷地看著她。她的狗,抬頭看了我一眼。

 

法國女人就是這樣,不管身在何處、做什麼事、以什麼樣的打扮,總是輕鬆毫不費力。

 

我對「不費力」的這種生活和時尚哲學充滿了好奇,究竟是什麼樣強大的內心以及自信,可以總是不在意她人眼光而任性妄為。

 

在出門旅行時,法國女人不論走到哪裡都能用一只輕巧的小包Travel light,一副「不管怎樣,這卡就是我了」的氣勢。我呢?走到哪裡老覺得自己會在某些時候因為沒有某樣東西而活不下去,總是大包小包的出門。

 

當我汗流浹背地拉著二十公斤重的大行李箱走著,輪子卡在石板路上「卡卡卡」的聲音迴蕩在廣場中令人尷尬。而法國女人拖著輕巧的行李優雅地從我身邊穿過,「卡卡卡」的迴聲響起,是她的高跟鞋。

 

當我坐在咖啡館裡,把頭埋進偌大的包裡,翻過口香糖、充電器、眼藥水、護手霜、面紙,最後終於找到了手機準備拍照,法國女人早就坐定位,從她的迷你包裡掏出了她僅有的香菸、口紅和一本書,坐在那裡優雅的讀著。

 

當我旅行時想把全身家當帶在身上,好讓自己能安然地不錯過一花一物的風景,法國女人走到哪裡,卻是讓自己成為那一道風景。太令人生氣了!

 

而且她們還很瘦。

 

「我從不節食,因為我不會胖!」在一個派對的晚上,有個法國女人對我這麼說,當場我嘴上微笑著卻很想立刻把盤子上香氣撲鼻的諾曼地蘋果派丟進垃圾桶裡。

 

在法國旅行時,我常常不明白,這樣的食物究竟如何能養出這麼多美麗的女人。

 

大量的起司、大量的甜食、高膽固醇的海鮮和各種醬汁燉煮的肉類,是每餐必備基本款,更不用說餐餐都必須搭配各種紅酒、白酒、粉紅葡萄酒。除此之外,法國晚餐近晚上九點才開始,一路吃到十一點。

 

這樣吃,怎麼可能不成為有高血壓、痛風、高體脂肪的胖子呢!可是真的沒有。我身邊的法國人,尤其是法國女人,依然纖細優雅的大啖高脂肪、高熱量的各種食物,這件事真的太神奇了。

 

當我在算計著熱量不敢碰眼前的馬卡龍時,法國女人用著她纖細(並且塗著漂亮指甲油)的手指拿著那個該死的粉紅色小圓餅,張大眼睛問我:「你怎麼可能不吃這可愛的小東西?」

 

當我在家辦趴,做上十道菜,像個黃臉婆在廚房流著汗廝殺奮戰時,法國女人在家裡辦的趴,是穿著洋裝和蹬著高跟鞋、展露著迷人微笑問:「親愛的,你今晚開心嗎?」當我克制自己第四杯紅酒快要醉倒在廁所嘔吐時,法國女人拿著她的第七杯紅酒開懷的噗哧一笑倒在男人的懷裡。

 

太可惡了,那些美麗性感、不會發胖又喝不醉的法國女人!

 

後來我才明白, 法國女人能這麼恣意妄為, 是因為她們沒有「罪惡感」。她們甚至不知道什麼叫「罪惡感」。而我們?我們常因為各種事感到罪惡。因為太早下班感到罪惡,因為沒時間陪家人感到罪惡,因為沒存錢感到罪惡,因為白天多吃了一盤炸雞而感到罪惡。

 

我們克制自己的慾望,抨擊自己的放縱;而在當慾望的壓力鍋決堤時,我們用大吃大喝來發洩自己。然後壓力和走形的身材又讓我們鄙視自己,罪惡感接著降臨,我們又開始節食。法國女人卻不同,她們對自己沒有抨擊,不需要對誰說抱歉。

 

她們不需要因為沒有做到別人心中的理想樣貌而努力克制自己的慾望,也沒有因為慾望潰堤而失控發洩。她們時時刻刻都在享受食物,她們時時刻刻都在愛自己的身體,她們活得坦然,不需要為誰負責任。

 

沒有罪惡感的活著,為法國女人的美麗贏得了勝利。

 

而我認為這場戰爭的決勝關鍵,不是在年輕時,卻是在老年。

 

在年輕時維持貌美和姣好的身材,感覺是理所當然;然而當歲月無情的來臨,當皮膚不再充滿光澤,當看盡了人生百態以及嚐遍了各種滋味。

 

如何能繼續優雅美麗地變老?如何能抬頭挺胸堅信自己依然很美?才是致勝關鍵的贏家。

 

那天下午,坐在窗邊一位七十多歲的法國銀髮美女,她的樣貌至今仍強烈地刻在我的記憶裡。「啊!我也要那樣變老!」一頭短髮隨意又好看的散在前額,剪裁得宜的寶藍色洋裝在身上完美的貼合,臉上沒有整型拉皮的痕跡,卻有著恰到好處的皺紋。

 

她獨自一人優雅地坐在窗邊,像是一幅畫。她就是那樣坐著,一個人,沒有看書,沒有滑手機。包包整齊的放在地上,愉快輕鬆的,坐著。我不知道上次能自己一人在餐館輕鬆愉快的坐著而不是用猛滑手機或看書來化解一人用餐的尷尬感是什麼時候了;而她就這麼獨自一人享受自己地坐著。

 

許久之後,她轉頭向一位年輕美麗的服務生微笑地說了些話,點了些什麼。沒多久,服務生為她送來了一份冰淇淋!

 

哇噢!她為自己點了一份冰淇淋!

 

我想了一下身邊像我媽媽一樣年紀的女人,吃東西總是顧慮太多,年輕時怕胖,中年時怕血脂肪,老年時又怕消化不良,擔心身材、擔心健康、擔心太貴、擔心太便宜。我們這些女人們,上一次為自己在餐廳好好地點一份冰淇淋,獨自一人愉快而沒有罪惡感地享受,究竟是什麼時候?

 

她大概意識到了我正在看著她,對著我眨了個眼,做了個鬼臉,好像淘氣地跟我說:「嘿!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要享受冰淇淋喔!」我們相視而笑。我清楚記得她臉上的笑,不是一個老奶奶對年輕女人滿懷慈愛的笑,而是一種女人對女人,心有靈犀、狡猾調皮的笑。

 

 

我瞬間明白了。身為一個女人,不管人生每分鐘、每日、每年經歷過多少傷心、快樂、挫敗的事,即使活到了七十歲,都該相信自己值得為自己點份冰淇淋。

 

然後毫無罪惡感地大口吃掉。女人的身體,卻仍有女孩的心。

 

她是世界宇宙的中心,對任何事都能重重提起,輕輕放下,如此毫不費力卻又忠於自己的活著。

 

這些都是法國女人教我的。

 

離開法國時,我在心中的硬碟刻下這些印象,告訴自己必須牢牢記住,接下來的人生旅程,我也要毫不費力的輕裝上陣,毫不費力的轉身,然後優雅的變老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當冰箱只剩下烏魚子:從世界走回自己,從外在轉向內心,來一場人生優雅的斷捨離》,時報出版出版,蘇宇鈴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把大火,燒掉堆積十年的家用品後才體悟:人生,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不可取代

撰文 :蘇宇鈴 日期:2020年05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人的一生究竟需要多少物品?這是一個非常哲學性的問題。

因為工作的需求,我搬過許多次家。每一次搬家,望著滿屋子過多的物品,那些早就不再穿的衣服,雙十一因為貪便宜而買(根本沒用過)的廚具,覺得總有一天會看的書,珍藏多年但早就發黃的卡片。

 

諸如此類的東西愈堆愈多,一心想要清理,卻想著:「哪天要用到它們時,它們就會在那裡。」這樣莫名的偽安全感。「這些都是我需要的。」我常信誓旦旦地這麼說,其實心裡有些小小的心虛。

 

兩年前的夏天,我和公司請了一個五個月的無薪假,拎了一只行李箱,帥氣地流浪去

 

因為抱著「誰知道接下來會怎樣」的心情,硬是把上海的公寓退租,將家裡全部的家當和過去十年來從台北搬到北京,再從北京搬到上海累積的所有家具、書、衣服、包和電器等等,全部打包,裝了七十多箱,放進短租倉庫而率性離開了上海。

 

用一只行李箱環遊世界五個月,我得意地覺得這是種非常浪漫的行為。行李箱裡有一雙夾腳拖鞋,一雙球鞋,兩件小洋裝,三件T恤,一件棉質運動外套,一件輕薄羊毛衫,一把旅行用的吹風機,一小罐洗衣精和基本的盥洗用具,這些就是接下來五個月我將擁有的一生。

 

臨行前我只帶著那只和我相依為命的行李箱,抱著陽台上唯一還活著的杜鵑花,將它拖孤給鄰居,就這樣率性地去環遊世界。

 

終於,旅行也有到盡頭的一天,那只伴我雲遊四海的行李箱也有彈盡援絕的時刻。五個月後我認命地回到上海,準備再為大中國經濟和我自己的銀行存款做出一點點貢獻。

 

就這樣我用最快的速度租了一個新公寓。搬新家的那天,面對陌生的環境,一心想快點把那七十幾箱的家當送回,將它們回歸到我的日常,好讓生活重新步入軌道。

 

我打了電話給倉庫管理人,請對方把東西送回。對方接起電話支支吾吾了幾次,無法告訴我一個明確的時間。

 

終於在我失去耐心再三催促的那一天,我接到了電話:「蘇小姐,唔……那個,是這樣,我們倉庫失火了,所以,大部分東西的沒有了。」我愣了五秒,不太確定自己究竟聽到了什麼。

 

「你說沒有是什麼意思?」「就是,東西都燒毀了;唉!您這還算是幸運的,七十箱我們有找到十六箱;但像那些大使館寄放的名畫以及古董紅木傢俱什麼的,全部都沒有了呢……也不知道怎麼賠償,所以您這個家用品真的算是小損失了。」

 

「…………」

 

當下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個人在異鄉生活十幾年的所有物品,那些物品的回憶以及背後的感情,與大使館名畫和古董紅木傢俱比起來究竟誰比較珍貴,誰損失比較大,我不知道。

 

開什麼玩笑!!!那些家人朋友寫給我的卡片,去世界旅行時搜集的餐具,有那些所費不貲陪我一起征戰沙場的包,鞋,衣服,那些陪了我多年充滿了家的味道的鍋碗瓢盆,哪有說沒有就沒有的!

 

我掛了電話,坐在全新的公寓裡。空無一物的客廳裡,那只跟了我五個月的行李箱,現在變成我一生的全部家當。情緒從驚訝慌張漸漸轉到憤怒。然而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感到後腦勺像是被誰用力擊了一下,頭頂發熱。

 

「咦!?我這不是被強迫斷捨離了嗎?」

 

看著空盪的客廳,一種如得到神啟般幽默的哲學意涵在我心中升起,愈想愈得意,愈想愈有趣,我甚至因此在客廳裡一個人哈哈大笑了出來。我想起身邊的人終其一生都在為究竟要清掉多少物品,斷捨離掉多少愛恨情愁,以及控制自己不要再買東西這件事搞得精疲力竭。

 

然而老天爺就是選中了我,二話不說的「咻~」把它們全都變不見了。「不要再想扔什麼留什麼了,反正,全部扔掉就沒事了喔!」我感覺上帝或神或菩薩,在我發熱的頭頂上,意喻深遠地這麼對我說。「對對對!沒錯!」我連連點頭著稱是。

 

我把這個神啟興奮地告訴了我的朋友們。他們搖著頭嘆著氣無法相信為什麼到這種時候我不是忙著計算損失找律師提出告訴,卻還信誓旦旦地覺得自己得到了神啟。我卻對這種突來而發的人生事故,感到像是中樂透一樣令人興奮。

 

神啟接著又進入了第二篇章。我像是去廟裡抽籤後等待廟祝解籤的心情,期待又怕傷害地想知道失去的七十箱物品中,老天爺究竟選中哪十六箱,究竟裡面是什麼樣的物品,決定讓我的人生繼續擁用它?我在空盪的全新公寓裡,等待著第一個神喻向我按鈴。

 

門鈴一響,打開門迎面而來的是好友妮可為了慶祝我搬來上海,親手為我縫製的古布沙發。「哈!這才是真正不可取代的東西。」我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著古布沙發上女孩的笑臉進駐了我的新公寓,家裡立刻恢復了熟悉感,頓時心裡感到踏實安心。

 

我想,老天爺要告訴我的就是這個,不管發生什麼事,真誠的友情能夠以某種無以取代的方式,帶給你臨危不亂的信心。

 

接下來打開的,是幾箱這幾年陪我搬了好多公寓,陪我一起燒了好幾餐飯的鐵鑄鍋。那些大小不一顏色不一的鐵鑄鍋,鍋底集結了因為燒了某餐飯不小心烙印上的焦痕,象徵了那些屬於自己歲月裡,從一道道菜上找回的勇氣和信心,並沒有因為火災而讓它們離開我。「好棒啊!謝謝你老天爺,我明白了。」

 

但是接下來幾箱我就十分不明白了。好幾個大大小小、過多、過於重覆也沒必要存在的……洗菜濾水盆,總共有十個吧!為什麼一個家需要十個瀘水盆?我也不知道。

 

那些早已發黃並在大賣場撿便宜買回來的濾水盆,那些每次搬家都想要丢掉卻又覺得丟了太可惜的濾水盆,你為什麼又陰魂不散地回來了?別開玩笑了!七十箱分之十六箱,這是多麼珍惜的比例,而現在你就占掉我二個份額,究竟是為什麼?我又氣又好笑,懊悔著當初在打包時為什麼不就把它們扔了?

 

冥冥中老天爺好像也在說:「你看吧!一直想處理卻又不處理掉的東西,它就是一輩子又會回來找你……」(嗯!我知道了。)

 

後來朋友問究竟我掉了什麼,那七十箱裡究竟有什麼?心疼著沒有了什麼東西?老實說,我還真想不起來。

 

一直以來總覺得自己擁有很多東西,把自己的心和生活依賴在很多物品的堆疊上,但實際上它們通通不見時,才發現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不可取代,也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非得取代不可。

 

心愛的名牌包包,如果過去五個月以來我完全沒有任何一刻覺得自己需要或想念它們,那麼真的是失去了也無所謂。衣服,鞋,全都沒有了,不是一個好時機去思考自己究竟喜歡什麼?適合什麼?那些打折買的好多件廉價毛衣,還不如珍藏多年的一件輕薄羊毛衫來得珍貴(否則我也不會堅持把它帶著去流浪,不是嗎?)。

 

那些旅行中搜集來的明信片和紀念品呢?那些充滿著回憶的物品真的是不可取代嗎?事後想起來,其實真正的回憶已經烙在心裡,在惱海裡,根本不需要透過物品這樣的介質來證實:「嘿!我去過那些地方喔!」就像現在,為自己寫下這些故事的我,根本不需要過去的什麼物品來證實自己真正生活過,真正經歷過。

 

所以到頭來,你根本不需要依賴過多的物質,來證明自己些什麼。

 

後來從那把火開始,如遇到神喻般的啟示,不但讓我在物質上,也讓整個心都斷捨離了。現在的我喜歡家裡清清爽爽的,只留下自己真正喜愛的物品。衣櫥裡沒有「說不定哪一天可以捐出去」的東西,朋友圈只存在真正想說話的人,旅行時只帶上最基本的物品,心底只放下真正想記住的事。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我想起金剛經裡的一段話。然後告訴自己,要用這樣清爽乾淨的心,在每一天的日子裡,繼續率性優雅地走下去。

 

(本文摘自《當冰箱只剩下烏魚子:從世界走回自己,從外在轉向內心,來一場人生優雅的斷捨離》,時報出版出版,蘇宇鈴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最勵志的中年女人,是把自己做好!靠2大觀念不被生活拖垮,玩出人生新巔峰

撰文 :格十三 日期:2020年05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別看中年婦女體重穩定持續走高,但卻愈來愈容易「飄」。

前些天孩子學校的科技節,一個全職媽媽為了參與親子主題,一天時間內把「世界算法演變史和5G的發展」撰寫成中英文雙語展示報告而被大家競相誇獎,這位媽媽眉目間露出的「飄」的神情,藏也藏不住。

能讓自己「飄」起來的最好方法,就是把自己變成更好的自己。

努力不需要你來宣布,只需要別人對你由衷感到敬佩

 

我和身邊很多媽媽都有過這樣的想法:如果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讓自己春開二度、永不凋謝、備受關注、存在感節節提升的,那這件事一定是件不容易且高級的事,小到隨手能做出高中物理競賽題,大到取得驚人的成績,重新走上人生巔峰。

 

關於這一點,我其實很有體會。

 

今年中秋節,我收到了大大小小的禮物,粗略數了數有三十多件,除了月餅還有一些小紀念品和周邊禮品,送我禮物的人來自跨界的好多個領域,其中不乏在若干年前令我仰視,不敢想像有一天會認識的大咖。

 

幾年前,當我還沒有開始寫粉絲頁時,很多大咖是我眼中高山仰止的存在,是我的偶像,是我認為這輩子只能仰視而不可能平行的人物。

 

經過兩年多沒日沒夜一個人的死拚,我從無人問津、沒人關心的小網路寫手,成長到了可以和那些曾經仰望著的大咖交朋友的高度。

 

當從一個以前不敢和他說話的人口中聽到他對我說「我很喜歡看你的文章」時,我覺得一切的辛酸付出都很值得了。

 

現在,他們把我當朋友,也經常分享他們認為好的東西給我。我從一個在他們面前感到自卑和怯懦的普通中年婦女,變成了充滿自信地與他們探討各自的內心世界的不普通的中年婦女,其中的跨度,是我認為最勵志的一種攀爬。

 

過去的一兩年中,我把自己的事業做了起來,成為大眾口中的網紅(KOL,Key Opinion Leader)。在某個領域,成了引領風向和獨樹一幟的招牌,有讚美有詆毀,也碰到了以前碰不到的煩心事和煩心人,但這一切都無法改變一個事實:年齡不會扯我的後腿。

 

我從三十五歲開始進入自媒體的圈子,在這個關注者的平均年齡二十多的平台裡,我是一個看起來不太和諧,也不太可能出頭的人。

 

但所有曾經告訴我「不會出頭」的人,每年我都會給他們一次集體打臉的機會,我沒有驕傲,我是在證明,也給其他一些瞻前顧後、因為年齡問題而不敢起步、覺得專業不在此不敢嘗試、擔心能力不夠而不肯學的中年女性一個很好的示範。

 

最近,我從一個默默的網路寫作者,逐漸被關注者和喜愛者托出水面,走向了更多的圈子。雖然感覺非常莫名(領域不一樣),但我很感激也很欣喜我會被邀請參與到時尚界、旅遊界、娛樂界的一些活動中。我問自己:為什麼作為一個不是圈中的中年婦女,我會被他們關注和喜愛呢?

 

也許我的作品是原因,但比起「作品」帶來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我作為一個「人」的精神力量吧。我做粉絲頁後認識了很多朋友,我們彼此認定對方的方式是「你是否努力和有開創精神」,而不是看「你很會賺錢」或「你擁有很多粉絲」。

 

在很多時候,「努力」是不需要你來宣布的,別人會透過你的故事、你的經歷、你的成果去感受,甚至換位思考去體驗,然後對你由衷感到敬佩。

 

其實若三年前我沒有註冊帳號成為一個自媒體人,我的人生軌跡會在另一個方向上,完全不同。找對路非常重要,但努力做好在這條路上的自己,才是最最重要和核心的。

 

最近有朋友問我,說想開抖音帳號,但有點怕做得不好被人笑話。我跟她說了兩點:

 

第一,愈有功利心,愈做不好。

 

第二,想好就做,愈拖愈完蛋。

 

以前如果我這樣勸她,可能會被認為抱著一種「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但如今我說這話帶著近乎權威的自信,她相信我給的建議,因為我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勵志的中年女人,不是靠嘴巴說,也不是靠講別人的故事,最勵志的事就是用自己的經歷舉證;最勵志的事,就是把自己做好。

 

十三說

 

大多數女人在結婚生子之後,不是沒有動力進步,而是被時間和瑣事拖垮,這是一個很大的現實障礙。我也認識不少原本很出色的職場女性,在當媽之後不再追求事業上的進步,甚至辭職了。

 

這是每個人的不同選擇,無可厚非。但我總覺得,你可以在形式上對生活進行任何改變,比如從職場回歸家庭,比如把繁忙從事工作變成重心傾向家庭,但無論怎樣變化,內核的「追求」是不能變的,那就是一種精神上的持續嚮往。

 

有很多媽媽覺得照顧孩子和應付生活已經讓人心力交瘁,怎麼還有工夫去追求自己的精神嚮往呢?她們錯誤地以為追求精神富足是一件麻煩和拖累的事情,其實恰恰相反,用精神的不斷升級來充盈自己之後,當你面對那些糟粕和雞毛的事情時,會更遊刃有餘。

 

生活給我們的每一次苦頭,都是甜品上來之前的小伏筆。就像我每一次在嬉笑怒罵中演繹著的女性百態,何嘗不是由曾經親身經歷過的各種小失望、創痛、灰心和沮喪堆砌而成,而我在追求新的事業和成就的過程中,卻能把那些過去的灰色幻化成彩色,一笑而過,帶著豁達和期待,也可以引領很多有著共同內心經歷的姊妹一起追尋不一樣的人生體驗。

 

這是一種莫大的快樂,來自生活,來自好的、不好的經歷,來自自己的選擇。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了不起的中年婦女》,寶瓶文化出版,格十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