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妳真好命」!找回快樂之前請先相信:妳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20年06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雖然不能否認,我們的社會對於「男女平等」相較以往逐漸受到重視,許多觀念也在改變,但生活中仍然充斥著男尊女悲的氣息,只是不能浮出檯面而已。

作者/盧新之 諮商心理師

 

近日台勞老公帶我和孩子們到市場買菜,如往常一樣,購買一週的家庭食材。結帳時,老闆娘大嬸笑笑著對我說:「妳真好命!老公還會陪你買菜!」。聽到當下很想回應些什麼,但反應不夠快的我只能微笑帶過。

 

有時候在想,實在很懶得跟別人說太多自己家的事。對於賣菜大嬸,「難道我老公明天要出差一個禮拜,我要進入一打二備戰狀態,全家人買個菜也很正常吧!這也要跟你說嗎?」

 

腰酸到睡不著,等老公下班後趕快去按摩,美容師也會說:「妳真好命!老公還會幫你帶小孩,讓妳來按摩!」。唉~「難道小孩不是他的?什麼叫『幫』我顧小孩,我的腰因為生兩個小孩、帶兩個小孩,痛到睡覺睡不好,老公下班帶一下小孩也很正常吧!這也要跟你說嗎?」

 

上次全家人吃飯,巧遇久久沒見的親戚,我和老公禮貌性的過去打招呼。一見面就是:「妳真好命!帶小孩不用工作,真是嫁了一個好老公!」。

 

奇怪了!「難道帶小孩不是工作?帶小孩也是很累的好嗎?你以為我在家什麼事都不做,小孩還能活得這麼好?家事都沒人做,這個家還能住人嗎?你又知道他好不好了?你跟他結過婚?我如果都知道他不好了還要嫁給他,那你應該關心的是我的腦子!」

 

「妳真好命!」這句話似乎常常聽到,看字面用意是個正向稱讚一個女人的話,但為甚麼聽到會讓人這麼不舒服呢?仔細想想,「妳真好命!」後面時常連接著與妳個人以外的人事物,彷彿妳的存在價值仰賴著外在事物而建立,傳達一種隱晦的訊息:妳這個人本身是不重要的!

 

雖然不能否認,我們的社會對於「男女平等」相較以往逐漸受到重視,許多觀念也在改變,但生活中仍然充斥著男尊女悲的氣息,只是不能浮出檯面而已。

 

很少有人沒事就對著男人說:「你真好命!老婆還會陪你買菜!」、「你真好命!老婆還會幫你帶小孩,讓你來打球!」、「你真好命!老婆全心帶小孩/老婆白天還要上班,你真是娶了一個好老婆!」。老公做一點家事,就變成「新好男人」;老婆做牛做馬,還會被嫌哪裡做不好、哪裡做不夠。

 

生活中,我們遇見的辣媽貴婦或某個老公陪同的女人,在羨慕「她真是好命!」時,應該思考的是:

 

我們看到的是真實的嗎?我們背後隱藏著哪些價值觀?有時候連自己都沒察覺到自己也是貶低女性價值的一員。每個人生活都有辛苦的地方,那個女人也是某對父母的掌上明珠,她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女人又何必再為難女人?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重男輕女的母親待我如外人,弟弟敗家不理事,身為女兒,我應該孝敬父母嗎?

撰文 :黃越綏 日期:2019年12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口不出惡言是給彼此留後路,因為父母最傷心難過的莫過於子女不合、爭吵不休。也唯有如此,妳弟弟才能感受到姊妹們照顧父母的辛苦,而妳母親也才知道有孝順的女兒作後盾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

問:
黃老師您好,有一個問題想請教您。我媽媽是一位重男輕女的傳統婦女,我娘家的房子已經被我弟弟敗光,她老人家現在是自己租房子。

 

原本我們以為媽媽已經對弟弟徹底失望了,結果弟弟一開口邀約,媽媽就說要跟著弟弟去台中住。

 

我們知道弟弟是不會照顧老人家的,尤其我爸爸是失智症患者,弟弟從來沒有照顧過,都是我們女兒在照顧。

 

想請教您,我們該如何看待此事?應該讓爸媽跟著弟弟受苦嗎?媽媽對待我們女兒猶如外人,一直不信任我們,在我們心裡總是有一個檻過不去。謝謝您!

 

答:
妳好!對妳來說,妳的弟弟是個敗家子,可是對妳的父母親而言,他還是他們的寶貝兒子,尤其對重男輕女的父母而言更是。

 

因此不妨趁此機會讓父母跟著妳弟弟住,因為這是老人家自己的選擇,只有讓他們嘗試與體驗後果,才能分辨出好壞。

 

只要在臨走前交代妳母親,如果覺得跟弟弟住不習慣的話就回來,同時也要好好跟弟弟說:「爸媽就麻煩和拜託你了。」

 

口不出惡言是給彼此留後路,因為父母最傷心難過的莫過於子女不合、爭吵不休。也唯有如此,妳弟弟才能感受到姊妹們照顧父母的辛苦,而妳母親也才知道有孝順的女兒作後盾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黃越綏的解憂攻略:換角度看人生,轉個念心境開》,台灣商務出版,黃越綏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重男輕女的台灣家庭,女兒反而更孝順?女人40後,不要想去控制誰,包括自己的父母親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10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有人可以讓你愛著、付出著、珍惜著,是很珍貴的事情;可是當你不停付出,卻依舊對自己不滿意時,你就需要讓自己停下來,看看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夫妻之間需要有許多能力,包括最基本的:要能夠支持彼此,並且合作共同解決問題。你過往可能總是成功扮演問題解決與關係支持的角色,但也因為你過度承擔、涉入父母的夫妻界限,讓他們成功減少了對彼此的需求。

 

然而,就算你為他們做了這麼多事情,你通常不會真正感覺到快樂;父母也許會感謝你的孝順和貼心,但相信你其實更希望他們是用幸福快樂的表情來回應你的付出。

 

在此步驟中,你要開始限制自己拼命做且使命必達的習慣;因為你要用對力氣與方向,才能真正幫助到你的家人。

 

我就曾經聽過這樣拼命的故事: Vicky 總是盡責地在每個角色中努力地付出,看著他愛人的方式,我自己都深感不及。聽著她是如何陪伴自己的家人,以及如何去逗家人開心,我總是打從心底佩服他。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有人可以讓你愛著、付出著、珍惜著,是很珍貴的事情;可是當你不停付出,卻依舊對自己不滿意時,你就需要讓自己停下來,看看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曾經跟Vicky 對談:

 

「你做了這麼多事,為什麼還覺得自己做不好?」我困惑她為何總是充滿自我苛責的聲音。

 

「很簡單,我覺得她還是很不快樂。」她的母親是個犧牲奉獻的女人,但她的父親卻很大男人,總是挑惕自己的老婆,母親難過時就會找她傾吐。

 

她總是每天打電話給母親問候,週末回家陪伴。她會帶各種小禮物或好吃的東西想讓母親開心,拉母親出門踏青、為母親按摩,只為了讓母親可以稍微嘴角上揚—但她總是很難盼到。

 

「那媽媽不快樂是為什麼?是妳造成的嗎?」我問著。

 

「不是啊,是因為我爸一直沒有回應我媽的付出。」她說著。

 

「哇,所以好難,爸爸沒有回應媽媽,連帶著媽媽也沒辦法回應你了......」我說著。

 

我看著她陷入沈思。

 

「妳覺得真的有辦法讓媽媽『真正』快樂嗎?」我繼續問。

 

她抬起頭,開始搖頭。

 

「是的,但妳一直這樣付出,一定是有些東西讓妳一直願意這麼做吧?」我問著。

 

「對,至少週末我回家,媽媽不是一個人孤零零地在客廳一直看電視;至少有人說話,會讓她不這麼落寞......」她說著。

 

「是啊,妳做得很好。但做這麼好,還是沒能讓她開心,這樣可以嗎?」我問著。

 

她的表情裡充滿困惑。是的,很多人都會困惑:為什麼這樣會可以呢?

 

事實是,我們在兩代關係的痛苦之間,已經站錯位子了。我們涉入了夫妻本該創造彼此愛、滋養與陪伴的圈子裡,想要去給予父母像是情人般的陪伴;即使長久相處、已是老夫老妻的家人,當中依舊存在那份情愫與親密歸屬的渴望。

 

你永遠無法超越父親的位子,去讓母親感到愛情裡的快樂,只要母親還渴望著父親的愛,即使孩子做得再多,也難以讓母親感到內在充盈。

 

只有當母親決定調整自己在關係中的位置,例如:學會與父親平起平坐,去表達愛並爭取愛;例如:對關係死心,不再期望也不再失望,轉而專注在自身的幸福快樂上。如此一來,母親的快樂,才有可能真正發生。

 

還記得在某次界限工作坊中,我讓學員去練習如何退出父母的關係界限。

 

有位學員是家中很努力付出的女兒,而且單身。在過往的例子中,單身女兒涉入父母關係的狀態總是特別多。一來是父母容易因為她們是單身,而覺得叫得動她們;二來是他們重男輕女的家庭氛圍,讓女兒在愛的匱乏中,更努力付出去獲取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過40歲,告別重男輕女的成長傷害!女人們,重新把自己愛回來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忘了別人眼中的自己,就能活出真正的你

撰文 :高寶書版 日期:2019年02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有兩面性,「被看的自己」和「看著的自己」兩種。自己裡面還有另一個自己。前面一個自己是別人眼中的自己;後面一個自己是內在能自覺的自己。

文/何權峰

 

生活的煩惱、不快樂,是因為我們總是被別人看,「別人覺得我如何?他們如何評論我?他們的意見是什麼:他們是否接受我或拒絕我、喜愛我或討厭我。」

 

我們對自己的看法往往取決於別人的看法,在意別人的感覺更甚於自己真正的感受,這就是問題所在。

 

因為不知道自己存在的價值,才會一直活在別人眼中;沒有自信,於是希求別人的讚美和認同。但又常常在別人眼中找不到自己的價值而失望、受傷。

 

所以「自我覺知」很重要:要知道別人怎麼看你是他人的事,你如何看自己才是重點。

 

 

價值是在自己心裡,不是別人嘴裡

 

當我從外在看到我的身體時,我可以覺知到,但除此之外,我還能從內在覺知到我的身體。當我閉上眼睛時,我雖然看不到我的身體,但我還是能從內在感受我身體。外在的看法和內在的感受是非常不同的。

 

如果你只是從外面來看你,你無法真正了解自己,只能看到別人眼裡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你所看到的和別人看到的是一樣的。

 

只有當你能從內在了解自己,從內在感受自己,才能真正建立自信、自尊與自我價值,因為只有你自己才能夠知道這一點。

 

我聽說不少人費心整容後,對自己身材臉蛋還是不滿意。有位美麗明星因為亮麗的外表吸引數百萬名影迷,年老時她坦承,她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美,終身都活在面具底下。

 

 

也見過許多成功人士表現出極低的自尊心。他們的內充滿自我懷疑,無法享受成功的喜悅。

 

尤其是在成功的當下,「我不夠好」內心的懷疑又跑出來,我必須更努力、好還要再更好。彷彿被下了魔咒。他們承認他們焦慮的渴求成功,是為了要證明自己的價值。

 

受到喜愛固然很好,可是,除非你也喜愛自己;如果自我感覺不好,所有一切都是虛的。聽到別人讚美很好,可是,除非你相信自己,那麼這些話正好肯定你的感覺;若不信,即使再多讚美也沒用。

 

 

別人是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看待你

 

什麼是「自我價值」?就跟這四個字所代表的意義一樣:你存在本身就是有價值。無關乎個人成就高低、收入多寡、成敗優劣,也不是來自別人對你的評價,而是來自內在本質―你看見自己的存在和自己這個生命是很有價值的。

 

就像香花即使掉到地上,還是香的;一千元的鈔票即使弄髒,價值還是不變。

 

所謂「自信」,不是去追求表象,「變成有自信」那樣子的人,而是誠實的面對自己,接納自己,欣賞自己本來的樣子。

 

 

想擁有「自尊」,不是要求別人來尊敬你,或以更尊重的態度來對待你。他們不會,直到你很尊重自己。當你看重自己,重視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別人也會如此。

 

在各種看法之中,最重要的一項是你對自己的看法--當你看見自己的價值,就不需要依靠別人肯定;確定自己夠好,就不需要刻意討好;真心愛自己,就不怕沒人愛;對自己有信心,就不再受別人影響;忘了別人眼中的自己,就能活出真正的自己。

 

 

(本文摘自《把壞日子過成好日子:觀照五種內在本質,找回生活中的滿足感》,高寶書版,何權峰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了讓自己感到有價值而非常努力表現,直到住了院,才發現...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所謂的「存在費用」,是心屋提出的概念,指的是一個人沒有特別的益處,僅僅只是存在時,能拿到多少錢。


文/心屋仁之助

 

換句話說,就是當你僅僅只是存活在這世界上,沒有創造出任何價值,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認為」自己值多少。

 

例如一個嬰兒,雖然他沒有賺錢,可是從產科醫師到助產士,從紗布衣到尿布、嬰兒床、人手的照顧等,所需所求都有人提供。

 

試著把這些換算成金錢。

 

嬰兒的存在薪資,是出乎意料之外地高。

 

因病住院的人,也是一樣什麼事都不必自己動手,就能獲得許多人的協助。

 

從這些例子來看,你應該可以發現自己的存在薪資其實滿高的。

 

有一位不久之前才出院的女性,在我的部落格中這樣留言。

 

過去,她深信「薪水就是忍耐下的報酬」、「努力是會有回報的」「一定會有人看得見我的付出」,因此她在工作上盡心盡力。後來,她遇上一場嚴重的車禍,摔斷了脊椎骨。

 

躺著起身只能仰起三十度,輪椅也不能坐,要用尿管。住院的時候她過著這樣的日子。

 

工作上她什麼也做不了,完全使不上力,同事們卻接過了她的工作,全部幫她完成。

 

住院四十天,天天有人來看她,替她代墊住院費,簡直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

 

經此一事她才知道,「原來這麼多人愛我!」

 

「原來我的存在費用這麼高啊!」

 

她在住院期間只是「吃飽睡、睡飽吃」,保險給付讓她沒花上一毛錢。

 

她說,在這次的經歷之後,她對金錢的不安全感完全消失。

 

就算不努力,也絕對不會為錢煩惱。

 

她說,透過這次住院的經歷,她對此深信不疑

 

(本文節錄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