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失眠、胸悶,退休後才知是憂鬱症 醫師:女性風險較高,注意6個症狀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4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王媽媽(化名)長期失眠,有時還會胸悶,看了內科、心臟科都查不出原因,只靠醫師開立鎮定劑來放鬆助眠。她退休後轉至北市聯醫松德院區看診,才知得了憂鬱症。服用抗憂鬱劑約一年後,症狀明顯改善,已經慢慢回復正常生活。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一般精神科醫師林彥鋒表示,臨床上像王媽媽這樣的病人並不少見。許多人以為憂鬱症是心情不好,其實成因複雜,必須從心理、生理、社會三個面向探討。

 

憂鬱症原因複雜,三面向皆有影響

 

生理方面,很多研究顯示,大腦內分泌、生理活動或結構變化,都與憂鬱症有關,目前普遍被接受的是「單胺假說」。

 

病人的情緒內分泌失調,主要是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多巴胺出問題,因此新一代抗憂鬱劑,大多針對三者去調節。

 

另外,憂鬱症也可能與遺傳有關;有些慢性病也會誘發憂鬱症,常見的有甲狀腺功能低下、中風、帕金森氏症、失智症等。

      

心理方面,人格特質有關鍵影響,包括成長經驗、兒時曾遭虐待或忽視、對負面情緒的察覺較敏感、處理壓力的方式等,都可能導致憂鬱症。女性又比男性風險高,可能與女性荷爾蒙有關。

 

社會層面,涵蓋家庭狀況、人際關係、職業功能等,以及社福系統能否給予支持。當巨大壓力來襲時,若沒有足夠的社會支持系統,就可能得到憂鬱症或加重病情。

 

憂鬱症有哪些症狀?兩張表格說分明

 

林彥鋒醫師指出,診斷憂鬱症並不容易,必須符合足夠多的症狀(見下表1、表2),且持續時間夠久,同時嚴重影響到生活,例如:無法上班或上學。

 

事實上,食慾變差、失眠、嗜睡、疲勞、無精打采等都是憂鬱症的常見症狀,還有一些與自主神經系統有關的生理變化,像是頭痛、肚子痛、拉肚子,若合併焦慮症狀,會出現胸悶、心跳變快、喘不過氣的現象。

 

通常又以老年病患較常有身體症狀,部分原因是本身有疾病,心情差,讓症狀放大;也可能是老人家不善於表達情緒,轉換成以身體狀況來表現。

 

表1.「重鬱症」診斷標準

 

說明:持續2星期,每天大部分時間內出現至少5項憂鬱相關症狀,且須包括①或②,在社交、職業或其他重要領域的功能顯著下降。

 

重鬱相關特徵性症狀

 

①幾乎每天大多數時間都呈現憂鬱情緒。

 

②幾乎每天大多數時間,對於全部(或幾乎全部)的活動都喪失興趣或無法從中感到愉悅。

 

③顯著的體重減少或增加,或幾乎每天都有食欲減低或增加現象。

 

④幾乎每天都有失眠或嗜睡的現象。

 

⑤幾乎每天都呈現精神運動性激動或遲滯。

 

⑥幾乎每天都感到疲倦或沒有力氣。

 

⑦幾乎每天覺得自己沒價值,或有過度或不合理的罪惡感。

 

⑧幾乎每天都感到思考或專注力下降,或變得猶豫不決。

 

⑨反覆出現輕生念頭,或已出現自殺企圖或已有特定的自殺計畫。

 

表2.「持續性憂鬱症」診斷標準

 

說明:呈現長期憂鬱症狀至少2年,其中超過一半天數,幾乎一整天都感到憂鬱,從未連續2個月完全沒症狀。

 

出現至少2項憂鬱相關症狀,在社交、職業或其他重要領域的功能顯著下降。

 

持續性憂鬱症相關特徵性症狀

 

①吃不下或吃得太多。

 

②失眠或嗜睡。

 

③疲倦或沒有力氣。

 

④感到自卑。

 

⑤注意力不集中或難以做決定。

 

⑥覺得未來沒有希望。

 

抗憂鬱劑無成癮性,正確服藥能改善

 

藥物治療方面,最常使用血清素回收抑制劑,約對半數病人有效,使用4至6周後若效果不佳再換藥;試過2種藥物後,約8成病患有療效。

 

林彥鋒醫師強調,抗憂鬱劑並沒有成癮性,服藥後持續2個月未出現症狀,就算「完全緩解」,之後再觀察半年,無異狀便可停藥。

 

改變壓力處理方式,避免憂鬱症復發

 

要避免憂鬱症復發,病患須遠離壓力源。

 

林彥鋒醫師提醒,憂鬱症病人容易「自動化思考」,常見的有:

 

1. 災難式結論:把結果想到最糟

 

2. 全有全無的思考:沒有達到100分就是零分

 

3. 把自己想得太過重要:覺得別人生氣都是因為自己

 

4. 以偏概全:只看到壞的,沒看到好的一面

 

林彥鋒醫師建議,病人要試著改變想法及處理壓力的方式,一旦又陷入情緒低谷,務必隨時回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憂鬱症」的病人說出想死的話語時,千萬要當真!請理解關於它的6個迷思,不讓遺憾發生

撰文 :照護線上 日期:2020年04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每個人都有情緒起伏,有心情愉悅的時候,自然也有莫名低落,或是遇到壞事情時的難過。於是,每當討論到「憂鬱症」的話題時,就常有人拿自己的「情緒經驗」來想像憂鬱症,直觀地發表評論,然而這些自以為是的想法其。實。錯。很。大!

「誰都會心情不好,不用理他。反正,沒多久他就會自己好起來。」

 

憂鬱症真的沒甚麼,只是當事人太誇大自己的苦難,或是醫師太愛賺錢,應把正常的情緒起伏「疾病化」了嗎?這樣的話,實在是太小看憂鬱症了。

 

誰都會心情不好,但您有過一整天都不好,連續很多天,長達半個月以上持續都情緒都很差嗎?而且,不只心情沉重,就連過往能讓您興致勃勃的事情都索然無味,喜歡逛街的,不想出門,超愛打牌的,牌友叫了也不想去…,人就是癱在家裡,動彈不得。

 

渾身上下的精力都被抽乾的感覺,但想睡卻睡不著,偏偏又沒力氣爬起來。會餓但是吃不下,甚麼東西看了都沒胃口,感覺不到香味與美味,勉強吃了也味同嚼蠟。

 

記性差到什麼都看不下去,即使看過也想不起來。雖然醒著,但注意力無法集中,無法思考,做不了決定。腦子怎麼想都是負面的,覺得沒有希望,自己很糟糕是個廢人,這樣活著很累很痛苦,乾脆去死求個解脫,也免得拖累家人…

 

像上面這種狀況,才是病人真正面對的,憂鬱症是如此持續而漫長的折磨,身心各方面的巨大災難,絕非常人所能想像。

 

但是,不理會、不治療,憂鬱症難道不會自己好? 說實話,憂鬱症大多是陣發型的,即使不治療,時間久了很多也會自行緩解。

 

聽到醫師這樣說的時候,很多家屬就會覺得沒關係,忍一下就好,幹嘛大費周章?那是因為重點還沒聽到,憂鬱症發作大概持續「半年到兩年」不等,請問感冒一週您都快抓狂了,看病拿藥都跑兩次了,有誰能靜養個半年到兩年,不唸書、不工作、與世隔絕、癱瘓在家生活全得靠人照顧?!

 

更不用提在這麼漫長的病程裡,久病厭世而尋死的機率有多高啊!

 

即使罹患憂鬱症,即早接受治療的話,將可大幅縮短憂鬱症病程,儘速回到原本的生活,為何要放棄治療,平白受苦呢?!

 

「憂鬱症只是不想認真做事,用來逃避的藉口。」

 

想像一下,當人重感冒的時候,渾身不舒服,沒有力氣,腦袋像醬糊的狀態,能夠做事嗎?如果您能理解重感冒的人無法工作,那麼得了憂鬱症大概也像這樣。憂鬱症雖然是歸精神科治療,但不是全然的心理問題,目前更傾向是腦部疾病,導致身心全面當機狀態。

 

電腦當機,敲破鍵盤也無法讓程式跑得動。大腦當機呢?也是無法思考,甚至身體也不聽使喚,手軟腳軟的,根本無法做事。所以,指責憂鬱症只是病人逃避工作的藉口,就像罵中毒的電腦是故意罷工一樣無知的。

 

「輕鬆沒壓力的人不可能得憂鬱症。」

 

憂鬱症是一種疾病,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生活壓力的確是個加重因子,如果得到憂鬱症的話,要儘量減少壓力,才能有利於康復。但反過來說,卻不代表沒有壓力,就不會得憂鬱症喔。千萬別因為當事人應該沒有生活壓力,就立即排除憂鬱症的可能性。

 

「樂觀的人不會得憂鬱症,自己想太多的才會得。」

 

在診間裡,很多憂鬱症的病人抱怨: 「我的個性很樂觀,不應該得病的啊!」可惜,憂鬱症就是種疾病,生病跟樂觀悲觀,恐怕沒有絕對的關係。

 

悲觀的人或許會成天給自己找煩惱,但除了心情略悶,該做的事情還是能做得好好的,遇到快樂的事情還是會高興,不會轉變成憂鬱症。

 

樂觀的人也不見得能夠對憂鬱症免疫,但最大的好處或許是得到憂鬱症的話,轉變比較明顯,較容易發現到吧! 

 

「憂鬱症是心理問題,那就做心理治療吧!不必吃藥。」

 

外在因素(例如: 情傷、家庭問題)造成的情緒低落,心理治療或許有效。但,憂鬱症到了中重度時,腦部已經生病,單獨用心理治療,效果不彰。

 

而且,很多時候憂鬱症患者並沒有心事,且腦中一片空白,硬要做心理治療,簡直是折磨。其實處理的順序,應該先找精神科醫師評估,必要時先用藥物治療;狀況好轉之後,如果需要的話,再配合心理治療。

 

「說想死的人不會真的去死啦!」

 

我們的週遭常充斥著「情緒勒索」,某些人嘴裡嚷嚷著想死,但只是以此要脅他人,並非真心覺得生無可戀。聽太多「狼來了」之後,人們常會歸納出上述的迷思,認為想死的人不會講,會講的就不會尋死。可惜,這種想法對憂鬱症是完全錯誤。

 

憂鬱症會把病人折磨到光呼吸都覺得累,身體疼痛不適又不堪用,無望又自責,對家人充滿愧疚…,多半會萌生負面想法。當人被憂鬱症逼到絕境時,如果轉身躍下就能得到解脫的話,這是多大的誘惑?!

 

所以,當憂鬱症的病人說出想死的話語時,請千萬要當真,加強看顧以防遺憾發生。必要時,得考慮送醫住院,隔離保護,等到病況好轉才算危機解除。

 

總結,憂鬱症是會癱瘓病人的生活,導致失能(例如: 學生不能上學,員工無法工作)的嚴重疾病,自殺的可能性更不容小覷,必須謹慎對待。如果無法確定是否為憂鬱症,務必趕緊請專家評估,正確診斷與治療,最能節省時間,減少受苦。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照護線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有重度憂鬱症的她,除了要經濟支援弟妹,還要照顧癌父病母...媽媽離世前告白:妳是我最棒的女兒!

撰文 :葉惠君 護理師 日期:2020年04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那是一個悶熱的夏日午後,我和住院醫師一如往常地拉著行李箱,前往一個新個案家裡進行拜訪,正對著門牌核對地址,就聽到一陣咆哮。「X!我到底是不是妳的女兒?妳一定要這麼折磨我嗎?」讓初次訪視的我們愣在門外。

就是想要妳在我身邊

 

「呃,我們現在進去好嗎?」我小聲地和醫師商量,是不是該靜待一個好的時機,再進行拜訪。

 

毫無預警地,鐵門卻突然被打開了,衝出來的是一位打扮中性面無表情的女子,俐落的短髮染著時尚的灰藍色,手裡緊握著一包香菸與打火機,銳利的眼神說明她是剛剛的主角之一。

 

突然發現杵在門外的我們,她挑著眉用餘怒未消的眼神,詢問我們是何方神聖?這個見面太過突然,令我一時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醫師率先回神打破沉默:「妳好,我們是臺大醫院的居家團隊,來看淑芬阿姨!」

 

眼前的女子冷冷地丟下一句:「噢,她在裡面!」然後就穿過我們,怒氣沖沖地離開了。

 

我戰戰兢兢地進門,只見淑芬阿姨戴著氧氣鼻導管,泰然自若地坐在客廳沙發上,外籍看護坐在一旁的矮凳正小心地陪著,茶几上有一碗吃了一半泡麵,此時的淑芬阿姨散發的強大氣場像極了威儀的皇太后,不難想像剛剛劍拔弩張的場景。

 

我和醫師快速地從錯愕中回神,恢復專業形象,完成了症狀評估、調藥,順道問起了剛剛的衝突:「阿姨,我感覺妳女兒心情看起來不太好……。」

 

淑芬阿姨表情傲嬌、語氣略帶委屈地說:「我不舒服,所以叫她回來陪我,她回來看到我還可以吃泡麵,她就說我狼來了!可是我給她打電話的時候,是真的覺得很不舒服啊!」

 

「有她在,讓妳很安心厚!」我回應阿姨覺得孤單的感受,看著她提起女兒時嬌嗔的模樣,不禁想要多了解這對母女的相處方式。

 

淑芬阿姨嘆了一口氣:「我現在只能靠她了!她在的時候,我很安心啊。」她望向電視櫃上的照片回憶著:「我們以前一起住在上海,因為她工作比較常在那裡,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她去韓國出差也會帶我去……,現在我不能跟著她一起飛了。」

 

「以前妳們總是形影不離,可是現在妳哪裡都去不了,她卻總是要飛來飛去,身邊沒有依靠的感覺會慌,對嗎?」

 

阿姨點點頭,瞇起眼睛說:「當我想她的時候,我都會打電話給她,然後說『妳現在給我回來!』」說起這句話時,阿姨的聲音氣勢滿滿,但是說完後表情立刻又垮了下來。

 

「我前幾天和她說我不舒服,要她趕快回來陪我……,她應該是滿擔心的……,放下手邊所有工作,就搭飛機回來,然後一回來看到我好好的,就生氣了,她可能覺得我在騙她!」

 

「比起母女,妳們看起來更像朋友呢!很bodybody 的那種,很關心對方,嘴又很硬,是這樣嗎?」我似乎有點理解她們的相處方式了。

 

「對啊,我們就是這樣!」

 

淑芬阿姨開始跟我聊了很多她跟Jessy 過去的故事,可是直到結束訪視,Jessy 還沒回來。

 

回到辦公室,我始終惦念著怒氣沖沖的Jessy,我撥了電話,想讓她了解今天我們對淑芬阿姨的評估及藥物建議,當然更想關心一下她的情緒。

 

電話一接通,一改先前的冷漠,她很認真地聽我說明今天的訪視結果,直到最後我問她:「妳呢?妳好嗎?」這句話,讓壓抑已久的火山噴發了。

 

「我就是出來做牛做馬的嗎?什麼事都推給我!」、「我做這麼多,他們都沒有看到嗎?都沒有感激,好像是我欠他們的,是不是?」、「我很閒嗎?開會開到一半,她一通電話,我就得從上海飛回來?她以為從上海到台北坐捷運就可以到嗎?」

 

Jessy 一口氣說完這幾年來所有的不平,還不時夾雜著豐富的語助詞,深刻感受到她承受多麼巨大的壓力跟委屈,在驚嘆她超強的執行力之餘,我想這都源自於她對家人深深的愛。

 

最後,她跟我說:「護理師,不好意思讓妳聽我講這麼多,我有重度憂鬱症,我現在也都要吃很多藥,很謝謝妳願意聽我說。」

 

現在才知道,病歷裡家族樹上被標註在上海的大女兒Jessy,其實常常在台灣和上海兩地奔波,是最常出現在媽媽身邊的人,不僅淑芬阿姨依賴她,一雙弟妹因為工作不穩定,也經常需要仰賴Jessy 的經濟支援,雪上加霜的是,此時爸爸竟然被診斷出肝癌,一時間蠟燭多頭燒,饒是Jessy 有三頭六臂,也被種種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

 

如果,我的陪伴可以讓Jessy 在沉重壓力中重拾力量,讓她能繼續面對生活中諸多嚴峻的挑戰,我很願意當這個情緒垃圾桶!

 

可不可以,陪我飛一趟日本

 

「有空嗎?我現在非常需要妳這個垃圾桶!」電話一接通,就傳來Jessy 氣呼呼地抱怨。

 

「我媽媽剛又在奪命連環call 了!明知道我正在上節目沒辦法接電話,還一直唸我,怎麼可以不接她的電話……,結果她要講的都是弟弟妹妹的事,我覺得我好像是來還債的!」

 

「我是專門賺錢、照顧別人的機器人嗎?」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在電話這頭的我,靜靜地聽著她連珠炮般的宣洩,不時「嗯」、「嗯」回應著,讓她知道我在這。與其說是垃圾桶,我覺得更像心靈上的休憩站,她雖然總是強悍,卻有著不易察覺的委屈與迷惘,讓她稍微「靠」一下,然後更有力量去戰鬥。

 

「惠君,我媽說她想去日本,我剛打給旅行社,他們說有一些文件需要醫院開……,妳覺得醫師會願意開『同意她坐飛機』的證明嗎?」一陣發洩過後,Jessy 說出她真正的需求,原來淑芬阿姨想去日本看小女兒,即使Jessy 在遠方,也總是使命必達、想盡辦法想要完成媽媽的願望。

 

幾天後的家訪,我與醫師正評估著她的身體狀況是否適合飛行,坐在淑芬阿姨家的客廳裡,阿姨說了好多她對日本的想念。

 

「妳看這張,這是我二女兒,她嫁去日本,我有段時間住在那兒,我們在那裡有個房子,如果有機會真想再去那邊看看……。」淑芬阿姨翻著相簿和我說了許多家裡的事,還有她的小心願。

 

我指著一張她幾乎笑彎了腰的照片:「哇,阿姨妳笑得好開心喔!」

 

淑芬阿姨端詳著照片,然後霸氣地笑了起來:「哈哈哈,我在玩Pa-chin-ko 啦,唉唷,這樣賭博的照片怎麼被妳看到了!哈哈哈哈!」

 

除了Pa-chin-ko 之外,淑芬阿姨講起清酒、味噌、溫泉、秋楓、瑞雪,還有那時和孩子們一起住在日本的種種回憶。

 

「阿君哪,妳覺得我有沒有機會再去看看?」淑芬阿姨的眼裡滿是懷念。

 

「我來跟醫師討論看看好嗎?我也要跟Jessy 研究看看怎麼去會最順利,我們非常在意妳的安全啊!」

 

「當然、當然,妳們快研究,如果我Pa-chin-ko 小贏的話……,我回來就請妳吃飯。」淑芬阿姨搓搓指尖,看起來已經迫不及待要坐上吧檯了。

 

回到辦公室後,惴著不安的心,撥了電話給Jessy 討論行前準備:「雖然我們這幾次去看淑芬阿姨,覺得症狀是『相對穩定』,甚至能有一段時間不用戴氧氣、可以拄著拐杖走

 

一小段路,但也擔心起飛之後,會不會隨著氣壓不同造成身體的不舒服,那不舒服該怎麼辦呢?如果這趟旅程真的出了什麼事……。」

 

Jessy 語氣堅定地打斷我:「放心!我們都知道最不好的狀況,這一路來,我們都是有心理準備的,如果這是她的願望……,她真的很想再回去日本一趟,我希望可以幫她完成!我不想有遺憾!」

 

這番話是我與醫師的定心丸,醫師開立了「適航證明」,同時遠方的Jessy 相當有效率地將一切打點好,她一從上海回來,便立刻帶著父母飛往日本的家。

 

那個禮拜,我懷著不安又興奮的心情,每天遠端看著Jessy 用通訊軟體傳來他們在日本的一切,看淑芬阿姨被裹得像顆粽子,坐在雪中的室外湯屋泡腳,還有母女搶食一碗美味的味噌拉麵,最精彩的是夫妻倆接力打著Pa-chin-ko,每一張照片,他們都笑瞇了眼,絲毫不見病態。

 

那年是近年最冷的寒冬,淑芬阿姨和先生還有孩子們戴著毛帽、圍巾,臉紅通通的,心一定也很暖和。

 

直到淑芬阿姨回到台灣,我去家裡看到她心滿意足的樣子,才真正的放下一顆心。

 

妳當然是我最棒的女兒

 

從日本回來後,隨著疾病與器官功能的惡化,淑芬阿姨精神越來越不好,Jessy 時常早上在上海、下午在台北,簡直把飛機當成高鐵坐,最後她乾脆暫停手上所有工作,回來陪媽媽。

 

只是母女倆的爭吵沒有停止的時候,感覺她們的相處好像情侶,彼此依賴也很愛拌嘴,嘴裡說不再理會,卻總是及時出現在身邊。

 

有一次淑芬阿姨和我說:「我只有Jessy 可以靠,她在,我就安心!」

 

在一個靠近淑芬阿姨生日的日子,淑芬阿姨跟Jessy 又因為一些事鬧得不愉快了,我靜靜地聽Jessy 訴苦。

 

「我現在不想要和她說話……,下個禮拜就是她七十大壽,本來想說帶她吃頓好的,算了,取消了啦!」Jessy 像個鬧彆扭的孩子。

 

我告訴Jessy,淑芬阿姨曾經跟我說過對Jessy的肯定,Jessy 雖然嘴裡說不相信,但是我從她軟化的眼神裡知道,她相信媽媽是愛她的。

 

一週後,Jessy 還是帶著淑芬阿姨去她喜歡的餐廳,並且找了許多人一起慶祝,大家向淑芬阿姨祝壽,她就像巨星一樣被簇擁著。

 

還有人說:「阿姨,妳真的生了一個很好的女兒,這麼有成就又這麼孝順。」

 

淑芬阿姨笑得合不攏嘴,頻頻跟大家說:「對,我女兒最棒。」

 

其實,淑芬阿姨太知道Jessy 的好了,只是沒有掛在嘴上罷了。

 

謝謝,這一路來妳的陪伴

 

「Jessy,妳最近什麼時候可以回來……,媽媽現在血壓不太穩定……,這次……應該是真的了!」

 

禁不住公司老闆的請託,Jessy 去上海處理公司的緊急事件,可是Jessy 離開沒多久,淑芬阿姨的病情就出現了重大改變,我先安排她住進安寧病房,同時趕緊聯繫在上海的Jessy。

 

「阿君!我下飛機了,我在臺大醫院,可是我現在沒有辦法踏進病房,我好難過,這是真的嗎?」Jessy 慌亂地打電話給我。

 

走出辦公室,我就看到Jessy 在走廊上焦慮來回踱步的身影,這是我不曾見過的樣子,不管是商討解決之道或是向我抱怨,她總是生氣勃勃。

 

我快步上前給Jessy 一個擁抱,陪她一起走進病房。Jessy 深吸一口氣走到床邊,看見已進入彌留階段的母親,跪立在床旁說:「媽媽!謝謝您,喘著每口呼吸等著我回來……,我真的很愛您……,我來晚了,讓您受苦了……對不起……。」

 

她親吻著母親冰冷又發紫雙手,用力緊緊抱著淑芬阿姨,說著感謝與抱歉,但始終不敢跟淑芬阿姨道別。

 

於是,我拍拍她的肩膀,給了她勇氣,她忍住悲傷說:「媽媽再見――」冥冥之中,淑芬阿姨似乎有聽見,漸漸慢下呼吸、停止呼吸。Jessy 再也忍不住,眼淚潰堤而下,我靜靜陪伴著她的哀傷。

 

媽媽,我很想妳

 

「我以前老是說她又在奪命連環call,那個時候真的想把手機關掉,妳就會跟我說要珍惜這樣的她,也許哪一天她真的不在了,也沒有人會再call 妳了。」

 

「我現在會看著手機,查以前媽媽的手機記錄,很難相信這支電話號碼真的不會再打給我了,我還回撥回去真的沒有人接了!」

 

「我媽,真的走了――」

 

「我心裡和我媽說,我把妳接到一個淨土了,也都照著妳的想法,用樹葬的方式……,妳不痛不喘、好好過日子,不要擔心我,而且妳知道嗎?我把她的照片帶回上海的家。那一天回到家,我還很鄭重地跟她說:『媽媽,我帶妳回來了!』我還有一張小張的照片,我和爸爸吃飯的時候,都把那張小照片放在旁邊的位置,我們又一起去打了一次Pa-chinko……。」

 

「這次滿一百天回來做祭祀的時候,我哭了,我感覺到她真的已經不在了,真的不在了。」

 

淑芬阿姨往生後的第一百天,Jessy 回來醫院找我,我一樣靜靜地聽她說、陪著她一起流下眼淚。

 

我也好想她,想念她女王般的笑聲,還有她們一家人在日本團圓的時光,我的心好暖、鼻子好酸。

 

我擁抱Jessy,告訴她妳有多麼棒,在最後一段日子盡心盡力孝順著,讓淑芬阿姨沒有遺憾,安心地離開,她會一直活在妳心裡、給妳力量,幻化成天上一顆星星守護著妳,不曾離開。

 

「對!媽媽一直守護著我,就像沒有離開過。」

 

安聆心語

 

每一個人都有無限的潛能與靈性力量,需要的是有人願意傾聽、願意相信、願意等待,適時地讓他依靠,讓他們在最終能夠邁過這最重要的一步。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伴,安寧緩和護理札記》,博思智庫出版,汪慧玲, 周思婷, 姚佩妏, 許佩裕, 許維方, 陳怡安, 陳姍婷, 陳新諭, 葉惠君, 蘇靖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成功告別憂鬱症、60歲找到愛情第二春!高愛倫:無論幾歲,女人都可以很有自信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3月20日 圖檔來源:三采文化提供
  • A
  • A
  • A

第二人生有伴好?還是一個人最好?若真愛二次來敲門,你敢不敢像高愛倫一樣勇敢回應。年過60歲後,她寫下《此刻最美好》一書,把對人的情、對自己的愛寫出來,珍惜每個當下,人生依然充滿不設限的想像。

一頭雪白短髮,造型圓框眼鏡,以及明媚的亮麗紅唇,站在街上的高愛倫,總被問:「你是國外回來的嗎?」她可是在臺灣深造長大,是林青霞、張艾嘉等影星所信任的資深媒體人,看盡千山萬水、悲歡離合,人間還能有多少滋味,熟齡的她最了解。

 

「其實我是天生少年白,年輕時就是白髮蒼蒼,我幾個姊姊也跟我一樣;過去為了掩飾白髮,我平均三星期就要染一次頭髮,我的頭皮負擔真大。終於決心不再染了,是受了朋友的影響,我花了好一段時間,自己也才慢慢適應,為的,就是要『健康』。」

 

女人魅力無限,令人驚艷的熟齡風格!

 

遠遠一看就令人目不轉睛的高愛倫,她的時尚態度其實很「接地氣」,坦然接受自己的特質、維護自己無價的健康,美學顯得更佳渾然天成。

 

「不過剪短髮,倒是聽了好朋友的建議。」她提到幾年前到深圳時,好友龍君兒要幫她剪髮,她想想胡因夢短髮也挺好看的,掙扎了一陣子,自己約了設計師剪了三分頭,一切「從頭開始」。

 

「人年紀到了,無法像過去年輕時,穿什麼都好看。以前喜歡黑白灰、喜歡素色,現在我則喜歡大膽的顏色搭配,帶來視覺與心靈很大的想像力!說也奇妙,當開始喜歡鮮豔的顏色,也在生活裡大量地使用後,人也變得樂觀快活!」

 

高愛倫的造型打扮,並非經過精心細琢,而是:短髮、大紅色口紅、撞色搭配,自然而然有好氣色,許多朋友都稱讚她說:「愈來愈漂亮了。」

 

「可是有次和李烈上節目,李烈跟我說,你頭上頂個反光板,氣色當然好啊。」

 

她特別喜歡聖誕節,大紅大綠能帶來振奮、歡樂的心情,熟齡更令人驚豔的她,還有一個保持青春魅力的秘訣,就是「大笑」!

 

「我是一個很愛笑的人!生活裡任何小事都能讓我開心。可是我也不是人生沒有低潮期,40幾歲時,我經歷過憂鬱症,知道躺在床上什麼都不想做的感覺。」

 

遇到憂鬱的事,泡裸湯去!

 

「在我40多歲時,我最愛的爸爸生病了,那時我又失婚......你想想十多年前,那時根本不懂得什麼叫做憂鬱症,可是就很『厭世』。可是同時我也很有意志力,我做了許多事情要讓自己好起來,但最大的助力與功臣,其實是我的家人。」

 

高愛倫說,當感到又有憂鬱情緒湧現時,她會逼自己「到人多的地方」,像是出門到忠孝東路走走,去感受多一些人氣;也畫畫、抄經、書寫等等學習,將渙散的思緒重新聚焦,「訓練專注力,是我抵抗憂鬱的最好方法。」

 

「最要感謝的是我的家人,我可以從憂鬱症恢復,家人對我的幫助很大。那時姐姐請我住在她家,每當我下班,她就到巷口接我。她會觀察我是不是想聊天?她看我願意講話時,會說『我們來聊聊吧!』她看我不想講話時,就說『洗完澡,可以好好休息睡覺』。」

 

沒有人是孤島,遇到不順遂的大小事,甚至陷入病情中時,除了自己的決心,家人親友的耐心陪伴,更是一帖救命解方。

 

「另外一個對我有效的方法,就是『泡湯』了,從湯屋到裸湯的過程,身心愈來愈舒暢,全身放鬆的情況下,接受自然的裸體,過往的許多負擔,也慢慢卸下。」

 

她還提到,在社群媒體(例如LINE、FB、IG)當道的現代,大家愈來愈愛競爭和比較,再加上網路資訊紛雜,你一言、我一語,可能被哪些負面情緒影響,自己都不曉得。

 

「我覺得這個世代,許多人太在意別人的看法而有了『偶像包袱』。如果想要抒懷、表現自我,不如就來唱歌吧!我覺得唱歌是最古老、最簡單的方式,就算是走音天后又如何,大家笑一笑,人生更開心。」

 

幸福的關係存在嗎?60歲邀請真愛入家門

 

「其實我覺得好男人很多,好女人很多,可是光是要遇到就很難。」高愛倫的第二段婚姻,並非是曲折離奇,而是細火慢熬,若有真心相待,年紀不會是阻礙。

 

「從前一段的婚姻中走出來後,我有再經歷過一次體貼的追求。他非常積極的約我出來,每次約會都會帶花。我那時候覺得整個人都被改變了,連身邊的朋友們,也對我說『你最近好漂亮』。但是那一次的相遇,我和他並沒有走下去,後來才又遇到現在的先生(吳定南)。這次的發展也很迅速,連姊姊都訝異,個性保守的我,怎麼那麼快(三個月)就答應跟他在一起。」

 

56歲相識、60歲宴客,熱情活潑的高愛倫與忠厚老實的吳定南,打破了許多人對於「美好愛情」的限制與想像。一個代友問候的迂迴下,吳定南來到高愛倫的客廳拜訪,從此離不開她。

 

第二人生有伴好?還是一個人最好?若真愛二次來敲門,你敢不敢像高愛倫一樣勇敢回應。

 

第二人生要留住好朋友,還要多交「新朋友」

 

高愛倫的演藝圈好友,列出來的名單令人瞠目結舌。能夠隨時呼朋引伴,就來自她的真心真意,對交朋友永遠保持探索與開放,她說,老朋友是溫暖知心,新朋友則能再一次啟發你。

 

「我這一生活得很簡單,開心的秘訣,就是喜歡交新朋友。我覺得年紀大之後,應該要認識結交各個年齡層的朋友,而且還要有『新朋友』。參加不同的聚會,大家再帶其他新朋友來,我覺得很好!我和陌生人相處不會有問題。」

 

「就算是同一個話題,新朋友給你的答案卻不一樣,我能從裡面獲得很大的成長。好朋友是玩在一起很開心,但卻代表著『固定模式』;新朋友帶來新的刺激,每天都有新的發現。」

 

雙子座的高愛倫,身上就像是有挖不完的寶物,反應靈敏迅速、生活樂觀充實。「(已故作家)曹又方有ㄧ次問我,『你幹嘛這麼急?』我回答她,『這樣我就活了兩輩子。』」

 

60歲後是迎向第二人生嗎?也許對於聰慧的她而言,現在的美好生活,已經是第三人生,或是第四人生!每一天都值得好好的活、加倍的活!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憂鬱症治療只能吃藥?「經顱磁刺激」有效改善心情低落5大症狀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2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位年近七十的女性罹患重度憂鬱症,卻因擔心副作用,而不願服用藥物治療。所幸,在醫師的建議之下,她接受了20次「經顱磁刺激治療」,憂鬱症狀逐漸改善。此種治療方式不只有助於治療憂鬱症,還能應用在恐慌症、失智症的領域。

精神醫學近年快速發展,隨著醫界對大腦的理解日益精進,非侵入性腦刺激術逐漸受到重視,與心理治療、藥物治療同為精神醫學在治療上的三大支柱。

 

而在非侵入性腦刺激術中,「經顱磁刺激」的相關研究最多、應用也最為廣泛,目前已獲得衛福部核可,作為難治型憂鬱症的第一線治療。

 

活化腦細胞!經顱磁刺激有助改善憂鬱症

 

什麼是「經顱磁刺激」呢?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精神科醫師鄭勝允解釋,可以把「經顱磁刺激」想像成是無針的針灸,利用磁波來刺激特定的大腦皮質穴位、傳遞能量,以達到活化腦細胞的功效。

 

從憂鬱症患者的腦部正子攝影中可以發現,左邊的背外側前額葉細胞活性不佳,這與記性變差、無法專心、反應遲鈍、心情低落、負面思考等認知與情緒症狀有關。

 

此時,精神科醫師就可以針對該區域施以「經顱磁刺激」治療,每次約40分鐘,一週進行5天,二至四週之後,約有七成的患者可以改善上述症狀。

 

鄭勝允醫師表示,目前比較建議對藥物治療反應不理想,或是不希望服藥的患者接受「經顱磁刺激」治療。

 

副作用少、無恢復期!經顱磁刺激安全性高

 

「經顱磁刺激」安全嗎?鄭勝允醫師解釋,「經顱磁刺激」的一大特點就是副作用極少,絕大多數接受治療的患者,僅有輕微頭皮發麻的感覺,而且隨著治療的進展,這種感覺會愈來愈不明顯。

 

治療過程也不需麻醉,每次治療結束後沒有恢復期,不需等待,可立即恢復原本的日常生活。

 

不過,由於磁場會與金屬製品產生交互作用,因此不建議有腦內金屬植入物、電子耳、心臟節律器等金屬產品的患者,接受「經顱磁刺激」治療。

 

除了憂鬱症之外,「經顱磁刺激」還可以應用在失智症、強迫症、恐慌症、飲食疾患、成癮疾患等精神醫學領域,目前都已進入研究階段,且初步的研究結果都以正向居多,有望造福更多傳統治療效果不理想的患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容易失眠、疲倦、沒精神,記性也變差?退休出現7大症狀,可能是老年憂鬱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2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位八十多歲阿嬤不斷抱怨「唉呦!我這裡也不舒服、那裡也不對勁、全身沒力、又會頭痛。唉!真痛苦!去醫院抽血檢查都說我沒問題,我到底怎麼了?」精神科醫師表示,若出現類似上述問題,有可能是「老年憂鬱症」。

台北榮民總醫院玉里分院精神科醫師吳家樑表示,老年憂鬱症和成年憂鬱症最大不同點在於,前者具有較多身體抱怨,例如:疼痛、疲倦、失眠等,也容易焦慮、恐慌、認知障礙,且抱怨記憶力變差,有時容易被當成失智症。

 

老年憂鬱不是失智,醫師教這樣分辨

 

臨床上較容易辨識的方式為,老年憂鬱症患者是「有能力卻不想做」,時常抱怨自己記不住、做不到;而失智症患者為「能力減退卻沒查覺」,時常堅持要去做。

 

流行病學研究發現,老年憂鬱症盛行率約為7%-15%左右,女性高於男性,鰥寡及離婚者的發生率高於已婚者。

 

老年憂鬱症原因多,退休也是導火線

 

老年憂鬱症的原因包含:神經內分泌系統改變、腦部結構改變及神經傳導物質代謝失調(血清素、多巴胺及正腎上腺素)等,且許多個案具有明顯的誘發因素,如:重大生活事件(罹患疾病、家人發生意外或死亡、退休及財務危機等)。

 

然而,預防勝於治療,建議長者退休後仍應保持固定運動習慣,多學習新事物,多外出走走,多參與活動,多保持愉悅心情,並且維持良好的支持系統,才能真正健康老化,充實人生。

 

老年憂鬱症易復發,家屬同理心很重要

 

治療老年憂鬱症包含藥物治療、心理治療及照光治療等。

 

一般而言,老年人服用抗憂鬱劑需要至少6-8周才能發揮藥效,80%以上患者在治療後都能進步;然而,老年憂鬱症復發機率很高,因此康復後仍須持續治療半年以上,避免短期再度復發。

 

若長輩不肯就診精神科怎麼辦?家屬可用檢查身體或治療失眠方式,將患者帶至診間讓醫生評估並與患者解釋,大部分都可增進患者就醫意願。

 

家屬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同理心,多傾聽與支持,避免評論患者或是相互爭辯,讓患者能在一個良好的支持環境中持續接受治療,協助患者的復原。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