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長大後,只有缺錢時才想回家...一個故事體悟:空巢期,來得比想像中更快

撰文 :馬克西姆.萊奧, 約亨.古奇 日期:2020年04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太太帶著同理心的語氣說,她很擔心我。身為父母又人到中年,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孩子長大了,夫妻因此被強迫重新在一起,而且突然之間,巢裡空了的感覺會突然湧現。

一個朋友無意中得到貓毛過敏的毛病,問我們,能不能收留他的小公貓。收留的意思差不多就是領養了。

 

我太太非常願意,我非常不願意。我的理由是,貓會掉毛、會把家具抓得一塌糊塗、貓飼料很臭、貓砂臭得更厲害、貓放的屁可能會致人於死地。

 

還有,貓很高傲、虛假。牠們只有在肚子餓的時候,才會圍著你呼嚕呼嚕撒嬌,其他時候根本不理你。而且當你剛剛才開始有點習慣牠們的存在了,牠們就跑去撞車,死給你看。

 

有一顆慷慨的心的太太建議,至少嘗試一下。她說:「就一周,如果你不喜歡那隻小公貓,我們就送牠回去。」我說:「好,一周。」

 

小公貓名叫布魯諾,名字和我爺爺一樣,這讓我很困擾。我們不會在爺爺面前擺放貓飼料,或者撫摸他的肚子,或者叫喚:小貓咪,來!來!

 

第一天晚上布魯諾就跳到我懷裡,肚子和四爪朝天,呼嚕呼嚕地叫。我心想:你這個小東西,我才沒有那麼容易受你操縱。卻發覺我的手已經在撫摸牠的毛。好吧,牠的毛也不會不舒服啦。

 

接下來幾天,布魯諾寸步不離地守在我身邊。我坐到書桌前,牠也過來坐下。我躺到沙發上,牠也來躺在我身邊。牠呼嚕呼嚕的聲音讓我很放鬆。

 

「你們已經變成一對了!」當我太太看到我們雙雙躺在沙發上的時候,她說。「我只是表達禮貌,」我說,「這隻動物到我們家來作客一個禮拜,幹嘛不對牠友善一點?」

 

布魯諾最喜歡的玩具是一個羊毛做的小小紅色草莓。當我太太早上出門去上班後,我們總是在一起玩一會兒。我把草莓拋到空中,布魯諾跟著躍起。跟牠玩的時候,時間過得像在坐飛機一樣快。我都不知道,原來貓可以這麼聰明,牠們可以觀察得這麼入微,可以學習得這麼快速。

 

雖然如此,我還是不能肯定,所有的貓都像布魯諾這麼聰明呢,還是有可能牠就是特別有天賦。

 

我每天清掃貓廁五次,我太太覺得我太誇張,沒有必要。但是如果有客人住在家裡,我們不是應該盡力讓客人感覺舒服嗎?這只是關係到禮儀,我覺得,完全沒有別的原因。

 

僅僅因為如此,我便甘願四足著地,拿著篩子跪在貓廁前面,用篩子篩出貓大便和結塊的貓小便。我太太說,我帶著高度犧牲奉獻的精神跪在貓廁前篩理排泄物,樣子好像淘金人在格蘭德河淘金,讓她非常感動。

 

「你最希望的是自己能坐進去清理吧。」哈哈哈哈,她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布魯諾常常肚子餓,當牠用肚子餓了的眼神看著我,我的心會像香蕉果凍一樣地軟化,然後馬上就給牠食物,大概一天十次。「一周之後牠會肥得像要做鵝肝醬的鵝。」我太太說。但是牠喵喵叫得這麼可憐,全世界的飢餓都在叫聲裡了。

 

我當然不會給牠吃超級市場買來的貓飼料,我煮飯給布魯諾吃。牠是我們的客人,我給客人製作簡單的、好吃的公貓料理,一點都不會過分。有的時候我做鮪魚燉飯,或者烤雞配馬賽魚湯,或者鱒魚特餐。

 

不是我要說,我太太在這段期間內行為有點反常,甚至冷淡。昨天她跟我的一個女性朋友講電話,她們偷偷在討論我。

 

我太太對著電話耳語:「對對對,他的行為非常詭異,早上他會穿著浴袍跑到花園大叫:『我的小喵咪呢?小喵咪來!』」我太太很小聲地說:「我祈禱鄰居不要看到這一幕,不然的話,他們會馬上打電話給警察:『警察先生,我們這裡有一個衣不蔽體的神經病在附近遊蕩,還一邊罵髒話大叫咪咪。』」

 

一周過去後,我太太問我,是不是要讓布魯諾離開。我大嚷:「布魯諾走,我也走!」我的確有一點點反應過度。但是如果按照我太太所描述,我和幾個月前在機場送別去美國交換一年的女兒瑪莎一樣,眼裡含著淚光,那就太過分了,根本不是真的。

 

夜裡,我們躺在床上,我太太帶著同理心的語氣說,她很擔心我。身為父母又人到中年,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孩子長大了,夫妻因此被強迫重新在一起,而且突然之間,巢裡空了的感覺會突然湧現。「很多父母會以寵物來替代、補償。」我太太看著我說。

 

我緊緊擁住在我被窩裡的布魯諾,布魯諾痛得喵喵一叫,我太太大驚。「貓怎麼在我們床上?」她大喊。「牠一個人怕黑呀,」我說。「別怕別怕,」我安慰布魯諾,試著安撫,「把拔在你身邊哦,把拔陪著喵咪哦!」

 

說真的,我們家現在有時候真的滿安靜的。我們的兒子提姆總是跟他的朋友在外面鬼混,只有肚子餓了,或者需要錢的時候,才會回家。他不太算是一個兒子,比較像是住飯店的客人。

 

至於女兒瑪莎,我現在只能在視訊的時候,在筆電螢幕上見到她,然後告別時心情沉重地朝視訊攝影機裡的她揮手。我們生活在一起十六年了,是一家人,而且我已經習慣了家裡亂七八糟、時時有噪音、歇斯底里的大笑以及青少年的無知話語。

 

我心裡當然很清楚,這一切終有一天會結束的。但是怎麼這麼快?這些年都到哪裡去了?

 

同時,而且也是鐵的事實,就是我怎麼會需要寵物來彌補我情感上的大洞呢!我太太應該馬上停止這種心理分析的行為,因為她很明顯就是嫉妒我和布魯諾的關係。

 

我和牠之間這種類似父子的故事,是因為偉大的愛以及互相的尊重。這些我都可以從布魯諾舔我的手時察覺,牠相對的一定也可以從我怎麼舔牠的爪子時明白。

 

幾周前我第一次帶著布魯諾出門上街,牠得學習如何在街上安全地行動。我拿繩子拴著牠,大城市就像原始叢林,小公貓在裡面很容易迷失的。布魯諾很喜歡室外,牠很興奮,馬上就開始跑起來。我只好跟在後面。

 

然後,布魯諾想爬上一棵樹,我說:「喵喵,不行,太危險!」但是布魯諾已經上了樹幹,繩子在拉扯,我只好跟著爬上去,我得說這真的很不容易,因為我四十八歲、近視,而且不管是公是私,我都沒有這麼樣掛在一棵橡樹的枝椏之間過。最後我們兩個都成功地坐在樹上:公貓和把拔。

 

樹下的行人仰頭看我們,大家都在拍照,我可能已經被臉書和 youtube瘋傳—貓傻。我大叫:「我們沒事,上面很好!我們就是……出來玩的。」另一方面,我滿足地想,不就是這種經歷讓父親和兒子的羈絆更深。

 

今天,回想起這一切,我必須說:可惜不是這樣的。常常我站在廚房裡烹煮鮪魚燉飯或者雞肉蘆筍白酒燴給布魯諾的時候,我可以從牠的眼睛裡看到感覺無聊的神情,知道牠早就在別的地方吃過了—在陌生的人家,隨便什麼罐頭。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在街坊鄰居裡十分吃得開。

 

目前牠很喜歡跟附近一隻年紀比較大的貓廝混,這隻貓不會給牠什麼好影響,而且就性行為來說,牠還太年輕、進展太快了,我覺得。

 

但是,我如果跟布魯諾說這些事,牠馬上轉身將毛茸茸的屁股朝向我,每個人都明白,這代表什麼。布魯諾現在只有要上廁所的時候,才會回家了。

 

就是在這樣的時刻,我會夢想,夢想再有人來敲門。來敲門的會是一個不知如何是好的朋友,帶著一隻小小的幼狗和對狗毛過敏的毛病而來。

 

(本文摘自《兔子啊,這不過是個過程:熟齡叛逆期的安慰書》,台灣商務出版,馬克西姆.萊奧, 約亨.古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重新愛自己、重新愛父母!做「這些」和解練習,與父母感情好、人不老

撰文 :洪培芸 日期:2020年04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面對父母也是一樣。照顧父母的需求確實辛苦及痛苦,卻也讓我們終於看見了父母親會老,而不是活在永恆的中年時空裡:那是父母留在我們心中的樣子。

一回到家,脫掉高跟鞋,衣服還沒換,直接就倒下。

 

她原本只打算在沙發上坐一下,卻累到在沙發上睡著,耳環還沒拿下來,臉上的妝還沒有卸。

 

這時候,突然有人來到她的身邊,輕輕搖醒她。原來是她就讀小學五年級的寶貝女兒,寫完功課的現在,想要跟媽媽聊聊天,說說話。

 

一回到家,脫掉鞋襪,領帶還沒鬆開。

 

他原本只打算在沙發上坐一下,誰知道媽媽一通電話打來,說老爸住院了。

 

電話裡慌張焦急的聲音,讓他立刻打起精神,一邊安慰著媽媽,一邊想著接下來要怎麼安排請假,主管會不會同意,手邊的專案進度,尤其是跨部門合作的部分,現在進展得怎麼樣了;若是請假,職務代理人會是哪位同事,可靠嗎?腦中飄過更多的待辦事項。接下來,他還要去醫院輪流接替,照顧爸爸。

 

微笑憂鬱的人,往往也是非常有責任感的人

 

工作壓力很大,養兒育女的責任及壓力更大。因為必須騰出原本屬於自己的時間,甚至是犧牲自己僅存的時間,從此沒有優質睡眠,要拚命工作賺錢,要為孩子把屎把尿,看前顧後。

 

原本可以跟朋友喝下午茶或逛街,去接睫毛、做臉或做個優雅華麗、bling bling的光療指甲;跟好兄弟相約打球、爬山,組隊玩線上遊戲。但現在,閒暇的日子、從容的生活節奏,恍如隔世。

 

從孩子呱呱墜地開始,你完全沒有了屬於自己的生活。不僅如此,你來到青壯年,爸爸媽媽的年紀也大了,身體開始出現退化,可能有慢性病或者突發狀況,需要你來照顧及幫忙。

 

即使成長過程中,你對於父母的教育方式及管教態度有許多怨言,心中也留下了不少陰影及傷痕,但是再怎麼說,當初也是他們克勤克儉、含辛茹苦才把你養到這麼大,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尤其現在的你,也身為人父人母,有些事你開始能夠體諒,將心比心;有些恩怨情仇、前塵往事,你也同時學著努力把它放下。所以,當父母需要你,你二話不說,當仁不讓。父母的事豈能耽擱?尤其攸關健康,當然必須一肩扛下。

 

但事情卻怎麼做也做不完,怎麼做也做不好,問題還一來再來:都這麼努力了,爸爸的病況怎麼會沒有穩定下來,甚至是愈來愈壞?怎麼孩子會在學校惹事闖禍,或者被同學霸凌,直到出了大事才被學校通知?為什麼一開始,孩子沒有對你說?……

 

於是,你忙上加忙,恨不得自己能有三頭六臂,巴不得自己能有好幾個分身,甚至忙到很想往生。於是,你所有的時間、心理餘裕及體力,都用來滿足其他人的需求,還有用來負責。

 

這些忙碌來自於責任,一個又一個「非你不可」的責任。

 

為責任賦予新的意義

 

面對責任之所以讓人感到痛苦,是因為我們多數時候感受到的,是責任帶來的壓力。

 

壓力來自於外界的要求,與你現有的資源、能力有著明顯的落差。

 

在這個落差裡,我們會感受到焦慮,但我們也會努力動用自己的資源,來提升自己的能力,處理這段差距,拉高到相同水平,甚至提升到更高的水平,進而解決掉壓力。

 

但如果差距持續存在呢?也許是可用資源不夠,也許是自己的能力提升太慢,或者問題一直一直來,解決完第一個,還有第二個,接著還有第三個……這樣的話,要如何讓持續到來的壓力及負擔停下來?

 

除了責任帶來的壓力感受之外,絕大多數受責任綑綁的人,幾乎找不到,也感受不到責任背後的「意義」。意思是說,養兒育女、照顧父母的責任背後,有什麼珍貴的心理意義?這需要我們看見及認識,並且刻在心底。

 

從責任中學習,與自己和解

 

想想看,責任就只是負擔而已嗎?

 

責任其實也讓我們擁有了跟爸媽相處,跟兒女交心的黃金時刻。

 

而在相處上,那些習以為常的態度及口氣,我們也獲得了修正及調整的機會。這些正是我們時常忘卻,卻是最珍貴的東西。

 

重新找到責任的意義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你會發現,在養育兒女的負擔及辛苦過程中,自己竟然學習到了很多,甚至在教養兒女、彼此嘔氣的過程中,你能夠探索、發現、認識、修復,並療癒了自己當年在原生家庭裡的成長傷痛。

 

你可能曾經因為調皮搗蛋,就被父母禁足;你可能曾經被父母誤解,遭受到莫名其妙的體罰;你可能曾經被父母苛求課業成績,讓你發下宏願,或者是立下毒誓,今生絕對不能成為這樣的父母,讓孩子在成長過程蒙受陰影而傷心。

 

或者是你曾經在國中時期,被父母反對談戀愛,甚至被父母偷看日記,讓你提醒自己,只差沒有在手背上刺字,要學會注重孩子的隱私,因為他們跟你我一樣,不是誰的財產,都是獨立的個體。

 

你會去調整標準,不去複製上一代的模式,成為高要求的父母。

 

原本都是少一分打一下,為什麼是八十五分,不是九十五分?為什麼練習過的習題,還會出錯?為什麼吃飯吃這麼慢,還一邊在玩,你這樣有時間寫功課嗎?上禮拜鋼琴老師教的曲子,你練好了沒有?以上這些提醒、嘮叨和逼迫,不會出現了。因為這時候的你,深刻明瞭你和孩子的關係,還有孩子的內心世界更重要。

 

這不就是責任背後的意義嗎?也是最珍貴的自我成長,它讓你再次回顧了成長過程中的點點滴滴。當你看見責任及壓力背後的意義,都是再一次跟自己和解,療癒當初那個痛苦、難過、委屈及傷心的自己的契機。並且,還能把這些讓你重新回顧,進而醒覺的提醒,運用在你和孩子的關係裡。

 

面對父母也是一樣。照顧父母的需求確實辛苦及痛苦,卻也讓我們終於看見了父母親會老,而不是活在永恆的中年時空裡:那是父母留在我們心中的樣子。以前總是一通電話,五分鐘內搞定,現在終於能好好地說說話,也能仔細地看看他們了。

 

我們會因為責任而焦慮及憂鬱,甚至是微笑憂鬱。

 

但我們也會因為責任背後的意義,真正地認識生命的意義;對你所愛的人,對你重視的人,表達關心及謝意。

 

(本文摘自《微笑憂鬱:社群時代,日益加劇的慢性心理中毒》,寶瓶文化出版,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起作詩作畫、牽手旅行大江南北!熟年夫妻退休感情超好:希望人生不再只為工作而活

撰文 :郭美懿 日期:2020年01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郭美懿攝影
  • A
  • A
  • A

「當志工,是退休最好的一條路,自己可以成長,也可以幫助別人!」戰後嬰兒潮世代的李順良與周絹夫婦,投身志工多年,最初只是被朋友拉去幫忙,卻因此拓展人際,更藉此進入書畫的世界,作品除多次在台展出,也曾先後登上日本大阪、東京美術館。他們退休後將旅行、作畫、寫詩、當志工融於生活中,開啟精彩豐富的第二人生。

說起當志工的源由,「機緣碰巧」是他們的答案,74歲的周絹笑說:「朋友找我參加福山植物園的參訪團,遊覽車上聽到台北市婦女會在招募人手,我想生活這麼平淡,要不然來當志工好了!」

 

20年前接觸婦女會時,周絹仍與丈夫李順良經營貿易公司,儘管工作忙碌,還是在週末抽出一天去婦女會服務,也因會裡設有書法班,讓國文系出身的她一頭栽進書畫世界裡,進而「推坑」另一半一起當志工、玩藝術。

 

熟年夫妻情趣!妻子舞文弄墨,丈夫畫畫刻印

 

周絹笑說,那時帶李順良去看書畫展,艷羨別人作品蓋有各種雅致閒章,「外頭刻章很貴,他說要不然來學刻印章好了。」想不到李順良愈刻愈認真,連到內蒙古旅遊,都特意到知名的「巴林石」產地赤峰市扛石頭回來,「買了一大堆,好重好重啊!」

 

75歲的李順良對此大笑:「都是被我太太陷害了!」他是成大電機系畢業,早年工作常需要畫機械圖,對製圖並不陌生,當時面對老婆大人要求,當然也是「使命必達」。

 

其實他的藝術天分早在少年時期展露,就讀南一中時,美術作品就常在學校展出。後來有機會到社教館當志工,順勢就在館內學畫,一學素描就上手,之後陸續涉獵工筆、彩墨、油畫,興致一來,「畫到高興才睡覺!」

 

他倆常共同創作,由李順良為妻子的水墨畫配背景、刻印,周絹則幫老公畫作題詞作詩。

 

▲周絹遊歷基隆「海門天險」後創作的水墨書畫,背景為李順良所配。(圖/郭美懿翻拍)

 

結束貿易公司樂退休,人生不再只為工作而活

 

藝術生活過得愜意,也因此10多年前碰到金融海嘯,他們與東南亞的生意往來大受影響,「那時畫畫、寫字玩到有點忙,乾脆就結束公司!」如此豁達,不是因為過往賺到金山銀山,而是希望人生不再只為工作而活。

 

「我覺得人應該退而不休!」周絹說,退休不該是全面從人際圈中撤守,反而更該接觸人群,尤其很多熟齡族擔心脫離職場後無聊寂寞、無法重新建立交友圈,其實「你參加一個社團,朋友邀你就去,朋友還有朋友,就能認識更多人。」

 

像他們後來被朋友拉去當社教館志工,附帶福利是可在館內免費上一門課,書法、畫畫愈學愈起勁,朋友圈也在無形中擴大。

 

李順良則認為,退休後不再為賺錢而工作,要做的應該都是從興趣出發。像他剛退休時參加登山會,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就爬了30幾座,有次攀登玉山,硬是把擔心有高山症的周絹推上去。

 

雖然攻頂過程艱辛,但周絹詩性大發,事後不但做了12首七言律詩,李順良也以油畫記錄當時美景,讓這趟玉山之行更充滿意義。

 

▲夫妻倆經常一起出遊,感情相當好。(圖/周絹提供)

 

每周爬山保持健康,嚮往山水風景四處旅遊!

 

現在年逾七十,他們轉向市區郊山,每周必爬一趟象山,笑稱大小路徑都摸得熟透。「不爬山,躲在家裡也沒有意思,出去走一走、曬曬太陽、流流汗,身體比較沒有毛病。」

 

一來藉踏青保持動力與開朗心情,二來也能維持健康,像周絹暈眩的老毛病,就是靠著爬山與上中醫課自行調理而痊癒。

 

「我們喜歡旅遊、喜歡玩,回來就作詩、作畫。」周絹笑說,朋友曾邀搭郵輪,但她對這種奢華享受的度假團沒fu,反而更嚮往在古典小說、詩詞中描述的山水風景。於是夫妻倆走了絲路,去看大漠、吐魯番的坎兒井;也曾造訪黃山、杭州,「對我有感覺的地方就去!」

 

也因兩人都出身農村,對於田野風光特別鍾愛,自嘲個性「雞婆」的周絹更常主動發起「戶外教學」團,邀約社大同學與親友一起旅遊,足跡遍及猴硐、鹿港、王公等地。

 

▲太麻里賞金針花,李順良將夫妻倆人的出遊照片轉繪為油畫。(圖/郭美懿翻拍)

 

當志工收穫豐富,退休生活充實「時間不夠用」

 

很多人擔心退休後沒事做,但他們將退休生活安排得緊密紮實,除了在台北社教館擔任文化志工,也因社大上課而成為基隆河錫口巡守隊員,周絹更另外參加書畫會、詩詞社,兩人忍不住說:「上課、巡守、聚餐….,活動太多,時間會有點不夠!」

 

他們說,擔任志工最大收穫,莫過於藉由接觸不同人群得到成長。「人生就像一場旅行,旅途上會遇到很多人,善者為我師,不善者為我知。」不論好壞都是啟發,一如他們退休之後從未限制自己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樂在嘗試,也讓人生之路走得寬廣而燦爛。

 

▲李順良出身農家,作品常描繪田園風光。(圖/郭美懿翻拍)

 

▲李順良出身農家,作品常描繪田園風光。(圖/郭美懿翻拍)

 

▲白河賞荷,李順良將夫妻倆人的出遊照片轉繪為油畫。(圖/郭美懿翻拍)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變老的是數字,不老的是生活!一起辦雜誌、揪團買菜,這些社區感情超好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0月2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對社區的歸屬感,向來是建立在「與鄰居的感情深淺」和「對地方的認識深淺」之上,當一個社區缺乏感情聯繫,必須得有人先主動開始跨出第一步,也許一開始會顯得很「奇怪」,但卻是必經的一小步。

文/陳怡君

 

你是否開始意識到自己......「怎麼又忘東忘西?」、「爬樓梯竟然喘成這樣?」、「總是跟不上最新的科技?」於是忍不住感嘆,自己終於是上了年紀了。

 

可是「變老的是數字,不老的是生活」!但是這份期待到底要如何做?兩代人要如何共創一個「不老社區」,送給長輩也送給未來的自己呢?

 

雖然臺灣的社區照顧關懷據點已經行之有年,有穩定的共餐、手工藝、唱歌、遊覽等活動。

 

但介於中老年之間的你,也許很難想像自己未來也會那樣參與,也許你也會期盼第二人生還有另一種可能?

 

本文將分享兩則社區實例,主角既不是年輕人、社工師或者創業家,而是冒出了一絲「改變」念頭的平凡人,活潑地帶動自己,進而帶動社區一起成長的故事。

 

 

親愛的,我用雜誌把大家串聯起來《東京媽媽町之夢》

 

三個東京的家庭主婦是好友,他們有各自的幼孩要照顧,在零碎的時間中,他們把心一橫,想開始做那個自己一直很想做的事-創辦雜誌。

 

她們揹著孩子在社區採訪,以客廳當作工作室,自費印刷少量的刊物,也拜訪店家詢問他們是否願意刊登廣告在雜誌上等,第一期雜誌出版後主動拜訪社區詢問他們是否願意訂閱......

 

其中雖然有無數個分身乏術和處處碰壁的時候,但一次又一次面對處理後,名為《谷根千》的雜誌,漸漸走上了軌道獲得眾多肯定,而且有好幾期的主題都超級有趣

 

例如「豆腐店專輯」、「童謠輯」、「關中大地震專輯」等,她們在奔走之中與店家、居民變得熟悉,雜誌出刊的壓力反而成為一種推動她們持續與大家保持聯絡的動力,採訪過程中也因此迸發出更多想做的主題和活動,包刮「二十間老豆腐店品嘗大會」等。

 

對社區的歸屬感,向來是建立在「與鄰居的感情深淺」和「對地方的認識深淺」之上,當一個社區缺乏感情聯繫,必須得有人先主動開始跨出第一步,也許一開始會顯得很「奇怪」,但卻是必經的一小步。

 

你未必要開辦雜誌,但可以著想一個活動,如果把社區居民串連起來。

 

 

種好菜,吃好菜,《巷子口的農藝復興》

 

前幾年食安問題鬧地滿城風雨,大家開始注意「有機」的食材和流通,問題是,「有機」也經常與昂貴的標價掛在一起。

 

但有解方,讓致力於種好菜的小農們與致力於吃好菜的消費者們直接連結,小農看見主婦們想要什麼樣的質量,主婦們看見農夫生產的成本,免去太遠的運輸和中間商人。

 

 

而這種稱為「社區協力農業」的產銷方式,其具體方法如下:

 

一、「揪團合購好菜」,找到願意一起吃好菜的夥伴,不一定要多,但需要討論出大家可以接受的價格,也許下禮拜找有點交情的鄰居一起去買菜!

 

二、「社區一籃菜」,當找到數個願意加入的消費者之後,進而發現身邊種不同蔬菜的人,協調好可以供給的量,願意接受多少價格,社區一籃菜的好處是每個禮拜都可以買到當季且多樣化的菜籃,例如豌豆、胡蘿蔔、甘藍菜、玉米等。

 

一方面照看到不那麼受歡迎的蔬菜的生產者,一方面用多方嘗試和攝取改善偏食的習慣。用菜與他人連結,也用菜讓自己與土地連結。

 

 

上述兩則振奮人心的案例,都有一項重要的共通點,那即是透過某個媒介(雜誌或蔬菜)找到支持者!不論最後的結果是否成功,你找到的人都是珍貴的資源,這些支持者,都是我們生活和情感中有力的後盾!他們現在也許隱身於一牆之隔的地方,但或許我們可以更勇敢的、聰明的去連絡他們吧!就像甘地曾說過的:「你必須成為改變者,為了你所期望的世界。」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都離家了,好寂寞…」迎接空巢期,你應該讓自己過得更好!

撰文 :國泰綜合醫院 日期:2018年06月0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自從小孩到外地唸大學之後,家裡變得好冷清,老公本來就常常加班到很晚才回到家,我一個人待在空盪盪的家就覺得心慌,就算整個晚上打開電視把聲音放得很大聲、上臉書、和朋友傳Line,還是覺得孤單寂寞……」張太太說。

文/精神科主治醫師 蘇渝評

 

張太太剛開始出現心悸、恐慌、煩躁的症狀時,她以為是更年期提早到了,看了幾個醫生之後才漸漸理解到原來自己的身心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受到「空巢期」的影響。

 

您有空巢症候群嗎?

 

我們常聽到的「空巢期」意思是當小孩都長大離開家庭,只留下父母待在家中的情況。

 

在國外還有一個名稱叫「空巢症候群」(Empty Nest Syndrome),指的就是在空巢期的父母可能會經歷到的強烈的寂寞與孤單。

 

空巢症候群既然是個外國的名稱,就表示不是只有重視家庭關係的華人才會出現的問題。國內外的研究都顯示,愈是和小孩親密的父母親,在面臨空巢期時所經歷的失落感就愈大。

 

而在隔代教養普遍的台灣家庭中,許多阿公阿嬤還會經歷人生兩次的空巢期:一次是孩子、一次是孫子。

 

雖然做父母的總是口口聲聲希望孩子快快長大獨立,然而一旦孩子開始學會獨立,往往還是有空巢的失落感。

 

在空巢期,有的父母只是感到些微的寂寞,但有的則可能會有強烈的空虛感與悲傷,每天想的都是擔心孩子的食衣住行,盼的似乎只剩下等待小孩回家探親。

 

如果說這樣的心情嚴重影響到日常生活,工作提不起勁、興趣也都沒了、睡眠食慾也變得不好,就建議尋求醫療的協助了。

 

空巢症候群就是父母的退休症候群

 

大自然中,鳥爸爸鳥媽媽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飛出鳥巢找吃的、飛回鳥巢餵哺幼鳥。當有天幼鳥翅膀硬了、有能力飛出鳥巢自己覓食時,鳥爸爸鳥媽媽的階段性任務也就沒了,就像從職場退休了一樣。

 

在大部份的家庭中,出現空巢期時影響最大的常是孩子的母親,因為母親懷胎、哺乳,曾與孩子有最親密的肌膚接觸;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從餵養到教養母親總是親力親為;而在孩子獨立以前的生活瑣事,舉凡煮飯洗衣等等,也常是母親一手包辦。

 

對於母親來說,付出的心力愈多,與孩子的關係愈緊密,意味著將來空巢期時「消失的工作」愈多,也代表空巢期所帶來的衝擊可能愈大。

 

空巢症候群是做父母的歷練之一

 

就像當個新手爸媽會有許多挑戰一樣,當個新手的空巢爸媽也一樣是個挑戰。

 

空巢症候群雖然不是一個正式的醫學名稱,但我們還是可以列舉出一些讓人傷腦筋的「症狀」,最常出現的就是「十分十分擔心孩子的安全與健康」,套句最近網路上流行的說法:「有一種冷叫做『媽媽覺得你冷』」、「有一種營養不良叫做『媽媽覺得你吃不好』」,簡單的說就是焦慮孩子不能自己照顧好自己。

 

很多父母會想:是不是晚一點再讓他獨立會比較放心?然而研究發現不管孩子多大才離開家庭,空巢對父母的影響是差不多的,因為父母的空巢症候群主要是卡在自己的難關,跟小孩離巢後過得好不好沒有多大關係

 

過去國外有些研究顯示,沒能調適好空巢期衝擊的父母,可能會出現憂鬱、酗酒、自我認同危機、婚姻關係緊繃等狀況。

 

然而近年來的研究卻也發現,空巢期對於父母也帶來不少的益處,因為孩子的獨立,父母可以多出許多的時間給自己,特別是雙薪家庭、職業婦女,在工作與家庭間的時間分配上更容易取得平衡,夫妻兩個人也有更多機會增加彼此的連結,可以把家庭的重心從孩子身上轉移回到自己與另一伴身上。

 

轉換心情迎接空巢期

 

當你發現自己有空巢症候群的情況時,試著用正向的態度來面對它吧:

 

坦然接受「是時候讓孩子獨立了!」

 

你不可能陪伴照顧孩子一輩子,總有放手讓他們獨立的一天。而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不要把自身的成長經驗硬加在孩子身上,或許你會希望自己曾經吃過的苦頭不要讓孩子經歷到,但過度保護的結果常常反而延遲孩子的成長。

 

著涼過才會知道天冷要加件外套,總不能出門穿什麼都要先問過媽媽,不是嗎?學習看著孩子已經學會獨立的那一面,不要總是看著他們還做得不夠好的那一面,讚賞孩子的成長,也讚賞自己敢於放手的勇氣!

 

保持聯絡超Easy!

 

因為科技的進步,守空巢的父母親與離巢的子女要聯絡已經到了萬般簡單的地步。試想過去交通不便、沒有手機的年代,住宿舍的子女要打電話回家還得排公共電話亭,車費也都貴到捨不得花,南北分隔兩地的家人要聯絡或見面談何容易?

 

但現在呢?別說是在台灣的南部與北部了,就算孩子住到國外,隨時要簡訊、通電話、或視訊也都可以,孩子是離家300公里還是10000公里其實也沒多大不同了!

 

提供孩子就近的支持系統

 

很多父母會擔心孩子一個人在外地遇到困難怎麼辦?與其無謂的擔心焦慮、或者另孩子困擾的緊迫盯人、三聲五令,不如幫孩子建立幾個緊急時可尋求的支援,例如住在附近的親戚朋友、社區團體等等,這麼一來你放心,孩子也放鬆。

 

千萬記住是提供孩子求助管道,而不是幫自己找個眼線來監視孩子的行蹤喔!

 

開啟全新的人生!

 

過去花在孩子身上的時間都省下來了,終於有空閒可以做點曾經想過卻擠不出時間做的事了!

 

例如當志工、培養新的興趣、開創事業第二春、四處旅行、重溫與另一伴的浪漫生活等等,要記得一件事:要孩子放心的離開家而獨立,最重要的是父母先把自己照顧好。努力讓自己過得好,樹立好的典範給孩子學習獨立生活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