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養育我長大,現在我陪你變老,與父母相伴的最後時光:爸,慢慢來,不要急,我會等你

撰文 :yoyo 日期:2020年04月1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出生的那一天,抱著我的那個男人不再是個普通人,而是有了「父親」這個稱謂,這個責任。

想到小時候呆呆的自己,踏著可愛的腳步慢慢往前,我想當時老爸的心情應該很開心吧。從在地上爬到開始走路,最後活潑地跑跳,我們每天都在長大,而老爸每天都在變老。以前跟不上爸爸的步伐,總是在後面追趕,這時爸爸就會轉頭跟我說這句話,現在想起來也是很暖和的一句話:

 

「慢慢走,不要急,爸爸會等你。」

 

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階段,慢慢變老也是這世界不可違逆的定律,我們總是忽然才意識到爸爸的變老,頭髮又白了一點,皺紋好像多了幾條,以前那個抱得動我的老爸現在也沒那麼有力氣了。

 

「幸好,我現在有力氣抱起他。」

 

在我們家,老爸是一個嚴格的人,對於事情絕對不馬虎全力以赴,沒有嘗試過怎麼知道會失敗。從他的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最基本的負責任,要有擔當,像個男人一樣有肩膀,到最重要的愛老婆。你像是一棵大樹屹立不倒,告訴我跌倒了沒關係,誰沒失敗過,像個男子漢一樣重新站起來。對我來說,他是世界上最酷、最帥的男人。

 

現在長大了事情變多了,有多久沒有跟老爸好好聊聊天了,而當我們回過神時都會覺得老爸又老了一點,但我又沒辦法阻止,好希望時間可以慢一點

 

你養育我長大,現在我陪你變老。

 

有天所有的爸爸們都會老,都會走不動,但沒關係,你慢慢來,我等你,就像我小時候你溫柔的背影一樣,我一輩子都在追趕的那個帥氣背影。等我有天我追上了你,甚至超越了你,換我用溫柔的聲音對你說:   

 

「爸,慢慢來,不要急,我會等你。」

 

(本文摘自《我長成了你喜歡的樣子》,今周刊出版,yoyo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我沒時間」!迎向第二人生,你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學會放棄,才有「自由」

撰文 :瑞秋‧霍利斯 日期:2019年12月2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有的只是時間,還有更重要的—我願意用時間換取自己想追求的目標。

讓我先假設「沒時間」這個藉口,是每一個閱讀此書的人都深有同感的問題。或許妳是位單親媽媽;或是最近才剛從學校畢業,因此得做兩份工作來養活自己的社會新鮮人;或許是個正歷經空巢期,但行事曆卻滿檔的家長。

 

說真的,無論妳現在正處於生命中的哪一個階段,一定都會有時間不夠用的問題,好像常常抽不出時間多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像是和朋友小聚、和伴侶共度兩人世界,好好享受身體按摩,或是自己一個人在賣場裡單獨逛一整個小時,回味手上不必提著大包小包、沒孩子在身邊吵、可以慢慢閒逛的往日時光。

 

所以想要找出時間追求自己的目標也很難,該從什麼時候開始?如何從目前的工作、生活或帶小孩的忙碌行程裡擠出時間?更何況現在妳已經覺得事情太多,每天都被壓得喘不過氣?

 

姊妹們,就讓我打開天窗說亮話,如果我說的不是什麼大道理或名言金句,妳們應該也不意外,因為事實就是這樣。

 

那就是,妳肯定找不出時間來追求自己的目標,但是妳得想辦法挪出時間來。首先,妳必須認清自己是時間的主宰。

 

沒錯,就是妳,高階主管。還有妳,四個小孩的媽。和妳,這個星期有二十七個活動的大學生。當然還有妳,有個苛刻老闆的菜鳥助理。

 

時間就掌握在妳們的手上!事實上,妳的生活大小事和所有的安排,沒有一項不是妳自己允許的。

 

讓我們仔細檢視一下,行程太多?妳安排的。忙到沒時間吃飯?妳決定這麼做的。晚上花兩個小時看電視或滑手機來當作放鬆的方式,同樣也是妳的選擇。

 

女孩們,問題永遠都不會是「妳有沒有時間?」,真正的問題是「妳如何運用時間?」忙碌的全職家庭主婦可以一邊上大學、一邊把家裡整理得井井有條,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也可以受訓跑半馬,所有的女性都這麼做。有的女性甚至可以白天在一家公司上班,晚上繼續開創自己的事業,我就做到了。

 

我還在娛樂圈擔任企劃統籌一職時,就開始幻想擁有自己的公司會是什麼模樣,我早也想、晚也想,也早在社群媒體「釘圖」(Pinterest)流行前,就習慣撕下雜誌上的圖片夾在活頁簿裡,想著以後的某一天或許用得上。

 

那時我白天每星期工作五十五個小時以上,又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完成了終身大事,所以週末也忙得很。

 

窩在沙發裡連續看茱兒.芭莉摩(Drew Barrymore)主演的電影很放鬆,為了改造家裡的化妝間,到專門販售家用建材的零售賣場逛逛也很有趣。還有平常省吃儉用攢了一點錢,到牛排館約會吃大餐更是浪漫無窮。

 

畢竟辛苦工作了一整個星期,沒有什麼比得上和大衛一起窩在家裡相伴還要甜蜜。

 

但是當創立活動策劃公司的夢想在我的心裡越滾越大時,我知道自己必須放棄某些東西。馬上辭掉工作去創立一間新公司並不實際,因為那時我們還得付房貸,這筆錢需要兩個人的薪資才付得起,我沒有其他可以運用的資金,也缺乏這一行的人脈關係,沒有領我入行的恩師或潛在客戶,也沒有不虞匱乏的儲蓄帳戶。

 

我有的只是時間,還有更重要的—我願意用時間換取自己想追求的目標。

 

人生就是這樣!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女孩,別再道歉了!》,高寶出版,瑞秋‧霍利斯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離開的那天,你捨不得......他終於解脫了,你也必須振作起來!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1月14日
  • A
  • A
  • A

家總秘書長陳景寧呼籲「畢業照顧者三重建」,很適合提供給「畢業照顧者」做為重建藍圖:一是「重建身心健康」;二是「重建經濟穩定」;三則是「重建社交網絡」。真的不要讓自己一個人封閉太久,越久會越不容易踏出去。

 

文/諮商心理師 陳乃綾

 

「養兒方知父母恩、當父母老去需要人照顧時,我怎麼能顧著自己的工作,而讓父母給外人照顧呢?」這是許多人在面臨照顧時的內心掙扎與衝突。所以有些人,他們會辭去工作開始漫長的照顧生活,告訴自己,能多和父母相處一天是一天。

 

「你離開的那天,心情是很複雜的,複雜到無法用言語描述,複雜到連自己的情緒都搞不清楚。」小美回憶起母親離開的那一天,情緒依舊有些混亂;這種「暫時性的混亂」是正常的。喪親的悲傷失落事件,可能讓我們把自己的感覺與情緒都「暫時關掉」,才不會因為太痛苦而難以承受。

 

失親的悲傷失落 可能會持續幾個月好幾年

 

喪親的悲傷失落通常有五個心理轉折階段,從一開始的否定→憤怒→討價還價 →沮喪,最後才是「接受」。

 

「是的,媽媽真的離開了」、「她不會再回來了」……

 

這五階段的心理轉折可能會持續2、3個月,或是到好幾年也都有可能。接受親人離開是難受的,但也必須要接受,才能夠繼續重建生活-「畢竟媽媽也希望我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不用再拖累我了,相信她會保佑我祝福我的。」

 

這些家庭照顧者,在幾個月、甚至好多年的時間,日復一日地照顧某位家人,長時間的只有面對被照顧者,少有機會與他人接觸互動,各方面的反應與人際應對可能會不如從前。

 

此時面對親人離開了,一方面處在悲傷失落的狀態;一方面生活重心突然被抽空而可能感到不知所措。若是還要重新回到不熟悉的工作職場,更會對未知的外在世界與環境產生焦慮與不安;萬一找工作不順利,更會感到更挫折、退縮,對外來失去希望。

 

與親友連絡 重新找回自己的生活

 

家總秘書長陳景寧呼籲「畢業照顧者三重建」,我個人覺得,很適合提供給「畢業照顧者」做為重建藍圖:一是「重建身心健康」;二是「重建經濟穩定」;三則是「重建社交網絡」。

 

建議「畢業照顧者」,可以逐步地接觸人群,先從比較熟悉的朋友開始聯絡。我相信一開始要拿起電話、踏出安全區是不容易的,改變是困難的;可是,真的不要讓自己一個人封閉太久,越久會越不容易踏出去。

 

先找自己覺得安心與安全的朋友小聚,聊聊最近的近況,與自己可能需要幫忙的地方,例如幫忙看履歷表、找工作、去旅行、身體不適、想做義工等等。

 

藉由與親友們開始接觸與交流,重新思考人生接下來的方向與想想做而沒有做的事情,慢慢地探索與重建,走出原本固定的生活圈,用漸進式的方式拓展新的社交網絡,重新找到生活的重心與價值。

 

最後,在此提供一個協助「畢業照顧者」重返職場的管道,可洽家總照顧者專線:0800-507272,此電話專為辛苦的照顧者而設立,有專門的輔導員或心理師來協助你,在你需要的時候,給自己一個和人聊聊的機會吧!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請見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當你擁有舒服的關係,你就不會需要父母—40歲後想擁有幸福快樂,不為母親的眼淚負責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說來有趣,當那股原諒的感受出現後,她看伴侶的眼光也變得不同了。從原本總是批判、易怒,容易不滿足與不開心的狀態,慢慢地變得開放,讓她能看見對方更多的好、欣賞對方,也開始能感謝對方的付出。她自己也慢慢地褪下盔甲,接納心中的幸福與被愛的感受,好好享受愛與被愛的狀態。

那天好友June說她感覺胸口充滿淚水,我便陪她到我們最愛去的火鍋店,坐在角落剛好有隔板,在裊裊白煙中談傷心事能少去許多尷尬。

 

June向來是很有靈性的人,說什麼自己胸口有淚水我也見怪不怪;她也會說些像是聽同事吐了兩小時苦水後,她就覺得肩膀上都是對方的重量之類的話。

 

她說她那「糾纏」兩年多的關係,終於結束了。但結束後她感覺自己像被卡車輾過一樣,理智上沒有太多難過,身體卻感覺像是沉積了多年的死水,一瞬間被喚醒。

 

她知道這兩年的感情和相處,是一種「糾結」而不是「愛」。因為她知道當她愛上了,她並不會一直問自己:「我到底為什麼跟他在一起?」但如果是「糾結」,就會有一股吸引她的力量,讓她一邊痛苦,一邊又跟對方攪和很久。

 

她說,她試著回溯小時候與父親相處的經驗,因為她知道這個對象有太多跟父親相像的地方。

 

她自嘲著說,當對方被自己調教得跟父親不一樣時,那股爽快和幸福感簡直讓她快樂似神仙。例如,當她要求對方做家事或買東西給自己,對方照做的那一刻,她總覺得她改變了什麼;但總是一轉眼又掉入地獄,因為對方依舊會回復到本性。

 

她告訴我:她想好好療癒受傷後變得扭曲的自己,因為她自己也知道要改變有多困難,更何況是改變對方的本性。

 

她說的改變,就像是小時候一直想要改變父親的那股渴望——如果父親願意分擔家務、願意對母親好一點,不管是心裡掛念著她,或是買點東西讓母親開心都好——可惜他沒有。

 

所以當對方回應了幾次她的要求,她便覺得心裡的不安和空缺都被填滿了。

 

後來她試了好多方法來幫自己面對關係的結束:海鹽淨化泡澡、靈性療癒按摩……卻比不上前幾個晚上看的《與神同行》。她說她幾乎從頭哭到尾。哭完後,她感覺沉積在胸口的死水似乎一瞬間清空了,整個身體和思緒變得輕盈。

 

這其實就是承認失落、理解失落與釋放失落的過程。

 

她原本以為是對這段關係結束的失落,但也納悶:早就已經分分合合無數次,這次可以說是下定了決心,卻不懂哪來這麼多淚水。

 

到最後,她才發現這份傷心還夾雜著對母親的心疼和哀傷,也才真正接觸到內在那悲傷的小女孩——那個小時候看著母親委屈哭泣、寂寞悲傷,卻在一旁束手無策、又氣憤又無助的小女孩。

 

當她心裡開始對父親感到怨懟,時常產生敵意,原本疼愛她的父親也開始疏遠她,進而對她有許多指責。

 

「我太天真了。我跟這個人在一起,就是想證明我可以征服男人、改變男人;我也想證明我比媽媽厲害,男人再難搞我都能矯正他,但我一樣辦不到。我居然一直在重複我媽媽的痛苦,愛著相同性格的人,卻無法包容他們的性格,這不是真正的愛。

 

我從頭到尾都不夠愛他,只想著要改變他,自以為改變他我就可以幸福快樂,不會像媽媽一樣痛苦。唉,真是又傻又天真,到頭來我誰都改變不了,只能改變我自己……」

 

接著她說,她終於覺得自己有能力去跟小女孩對話,告訴她在感情裡每個人都有選擇,而她不用再為母親「為愛而流」的眼淚做任何事。她心中那焦慮不安、沉重悲傷的小女孩,也終於被安撫、釋放開來。

 

她重新在關係中釐清自己與父親的關係,釋放對父親的敵意,也巧妙地釋放了對男性的敵意,在關係中不需要總是上演權力爭奪戰。

 

接著,她哭著說:「我想,如果我媽還在,她可能會告訴我:好好感受愛、好好生活,接受其他想對妳好的人,別再愛得這麼痛苦了。」

 

我聽著,翻攪著鍋裡的青菜,眼淚也流了下來。

 

她的故事觸動了我,我為她的真誠與勇敢喝采。

 

親愛的,你知道嗎?關係其實是互補的,母親的柔弱,彰顯出女兒的強勢。總是安靜又忍氣吞聲的母親,在關係中、在生活的大小事裡處處跟人低頭,看在眼裡的女兒自然不願再低頭,去重複這種「痛苦」的形式。

 

一開始女兒其實也想要保護媽媽,但在不知道如何有建設性溝通的情況下,只能蠻橫地強硬地去索取她要的關注或公平。她不只在家中會與父親爭鬥,以削弱父親在家中的聲音和權勢,甚至會做出令父親覺得顏面無光的事情,讓父親難以擁有家族榮耀與光彩。

 

同時,她也會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延續與父親之間的隱微爭戰,面對伴侶時總是容易嗅到關係中的權力不對等,而不斷爭權奪利,或要求平衡、平等與公平。

 

與父親的張力也容易延續到與權威的關係裡。戰鬥型的孩子容易跟自己的上司、教授、老師起衝突,或是喜歡當帶頭搗亂的反叛者;有時也會有衝動控制的問題,所以可能經常違反校規。

 

除非在就學期間能夠被好好理解,否則就容易成為非行少年或少年虞犯;因為他們除了憤世嫉俗外,並不清楚為什麼自己需要強權,讓自己能夠非常強大。

 

他們的種種問題行為,往往會讓柔弱的母親更為苦惱,讓強勢又充滿控制慾的父親暴怒;但戰神般的孩子往往是打不怕的,愈是權威的教養愈不能收服他們,愈會激起激烈的反抗與對峙。

 

即使家中的角色分配總是父親扮黑臉、母親扮白臉,但孩子依舊只有表面妥協,私底下不妥協。因為他們所厭惡的,或者引發他們內在深層煩躁心情的,其實就是母親在關係中的低聲下氣。

 

在這種問題行為下,母親如果更溫和、更拜託要孩子聽話,只會強化與延宕孩子的戰鬥力發作期罷了。

 

June就是不斷違反校規長大的孩子,也曾經是他人眼中的小太妹。她每次都笑說還好她沒有長歪,因為她在學生時期遇到懂她的老師及時把她拉回正軌,同時也「教育」了June的父母,練習在家中平等開放地對話。

 

June中學時曾經交了校外的男友,卻因為在學校附近的商店買東西時,跟男友一言不合大吵起來,甚至動手推了彼此;這件事輾轉傳到老師耳裡,老師才決定要找來June的父母一起談談June的情感和行為。

 

這個曾獲得理解的機緣,讓她開啟了不斷自我探索的生命。

 

一直到成年後感情不順遂,她才開始看見,自己依舊還是小時候那個與父親爭權的小女孩。這件事呈現在她的情感狀態裡:遇到事情時她無法理性成熟地述說,會像小孩子一樣鬧和耍脾氣,她還是處在年少輕狂的暴躁裡。

 

她也才意識到:她一直陷入父母的三角關係中,情緒糾結且承接著母親的苦和怨,遲遲不願意與父親和解,同時將許多男性視為生命裡的假想敵。

 

當她願意尊重母親、退出母親苦與怨的強烈情緒後,才得以感受情緒上的清澄,認知到這麼深的怨,其實是深刻的愛與依賴,以及父母之間的夫妻相處之道。

 

正因為母親深諳以柔克剛的道理,父母親才能彼此和諧共處數十載;即使他們必須找孩子消化相處裡的苦與怨,這卻是他們在維繫彼此關係的前提下,所想出來最合適的方法了。

 

也是在這一刻,當她看見那深藏在背後的愛,在表層卻是如此隱微地親密,她突然願意理解與原諒父親這數十載的強勢與威權。

 

說來有趣,當那股原諒的感受出現後,她看伴侶的眼光也變得不同了。從原本總是批判、易怒,容易不滿足與不開心的狀態,慢慢地變得開放,讓她能看見對方更多的好、欣賞對方,也開始能感謝對方的付出。她自己也慢慢地褪下盔甲,接納心中的幸福與被愛的感受,好好享受愛與被愛的狀態。

 

當女兒能退出三角關係,進而療癒自己與父母的關係,就能療癒自己的親密關係。

 

親愛的,這就是如何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看懂自己是怎麼被上一代的關係模式影響。

 

這個女兒的「孝順」是有意識與無意識的結合運作:有意識地看見「我不要跟母親一樣」,要比母親幸福、贏過母親,要像制衡父親一樣征服男人,因此一直在關係中打仗,導致自己難以與伴侶真正地親近;在無意識中,則和父母同步並深刻連結,因而想在行為上對父母表示忠誠。

 

當父母不曾真正地幸福時,孩子總會做出某些事情來讓自己也不幸福,達到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孝順父母的一致性,讓自己不致於背棄父母。

 

當你在關係中處得不好,或是親密關係不斷破裂,你會自然而然地回到家裡繼續當孩子,這也是一種無意識的運作。當你擁有舒服的關係,你就不會需要父母;但當你有著糟糕的關係,你就會需要回家繼續當父母的孩子,繼續調節父母的婚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最大的孝順就是不孝!岸見一郎: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父母在「被孩子需要」時才能更快樂、健康

撰文 :王炘珏 日期:2019年09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攝影/唐紹航
  • A
  • A
  • A

「記得數年前,我曾經到高雄演講,當我說了『最大的孝順就是不孝』時,翻譯直接拒絕翻譯這句話。」《被討厭的勇氣》作者岸見一郎,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這麼說。

「被需要」是健康祕訣

放手長輩自理生活  照護不該自責

 

不只給了大家被討厭的勇氣,岸見一郎也曾以照顧父親的經驗出發,出版《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一書,對照護有一套不同的見解,認為亞洲人在面臨父母的照護時,特別容易被「孝順」二字綁架。

 

岸見一郎笑著解釋,這句話聽起來嚇人,但絕對沒有要大家拋下道德包袱的意思,而是他發現,父母往往在「被孩子需要」時,格外地有活力而健康。

 

「這是因為他們找到了存在的意義。」他回憶,照顧失智父親的那段日子,一天父親生氣地對他說:「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打算結婚啊!我死之前,一定要看到你結婚才行!」

 

然而,當時的岸見一郎早已結婚超過二十年,女兒都已經出生。這時他才驚覺,或許讓父母操心並不是壞事,因為擔心、因為被需要,他們反而能夠更健康。

 

「我們亞洲人的觀念,常常會覺得要盡孝,什麼都要幫父母打理好。」他反而試著放手讓父親自己來,不去阻止他想做的事。

 

想出門散步購物、或是摘樹上的柿子,他都靜靜在旁陪伴。岸見一郎解釋,他也擔心父親體力不支,或是可能因此受傷,但父母身體一天天退化,有些事可能今天能做,明天就做不到了。此外,照顧失能的長輩,跌倒、受傷在所難免,他說,千萬不要太過自責。

 

「你一定要接受,照護不可能做到完美。」岸見一郎表示,罪惡感是讓照護者感到痛苦的一大原因,覺得累沒有錯、想休息也沒關係,他強調,不要管世俗的眼光與批評,一切本來就應該以「你自己」為優先。

而且,「照顧父母不應是一件痛苦的事,若是你一直折磨自己,表現出很痛苦的樣子,自然沒有人會來幫你。」岸見一郎引人玩味地說。

 

事實上,岸見一郎與父親的關係並不好,他也坦言,照顧父親的日子非常辛苦,但卻因為那段相處,父子間的關係得以修復,現在回想起來,甚至是快樂多於辛苦。

 

原來,在岸見一郎五十三歲時,父親罹患阿茲海默症倒下,直到父親離世前的四年,由於他的母親早逝,妻子有工作又要照顧孩子,照護的重責都是由岸見一郎一個人扛下。

 

「放下」讓關係修復

釋放累積的情緒  摩擦得以和解

 

父子二人第一次長時間的獨處,一開始,氣氛尷尬得很。但幸也不幸,由於失智的父親開始遺忘許多過去的事情,每天都像新的一天般。

 

當父親不再是父親,也讓他明白了另一個道理。他說,每一段親子關係難免都有過摩擦,總有那麼「一件事」放在心裡過不去。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照護, 負面情緒只會不斷累積。

 

「不如就全部放下,重新開始。」岸見一郎表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就像是戴上了一張面具般,或許,我們可以摘下「親子」的面具,回歸人與人的相處,重新認識自己的父母。

 

原來父親這麼喜歡攝影,原來父親的冷漠只是因為不善表達自己的情緒,岸見一郎說,心裡有了餘裕之後,才有辦法享受當下,看到那些與父母相處的「幸福瞬間」。

 

那一幕令他印象深刻。

 

全家人圍在餐桌吃飯,當時已不太能說話的父親,看到窗外飛來一隻棕耳鵯,正在吸山茶花蜜,突然大聲笑了出來。看著父親的笑臉,所有人也跟著一起開懷大笑。

 

令人意外的是,最後留下的,會是快樂而不是辛苦。

 

「大部分的人認為,變老意味著衰退。」岸見一郎若有所思地說。「我倒覺得應該是進化。」就像是酒愈陳愈香的道理,理解力、感受力都會伴隨著年齡增長而成熟,也愈來愈懂得該如何做出對的選擇。回想照顧父親的那段日子,岸見一郎建議,何不在父母進入高齡、需要照顧的現在,拋去成見、摘下親子關係的面具,以一種全新的態度對待父母。過去困擾你的問題或許就能迎刃而解,又或許,這才是照護該有的姿態也說不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老人照護

 

岸見一郎

出生:1956年

現職: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諮詢師

學歷:日本京都大學文學研究科博士修畢

代表作:《被討厭的勇氣》、《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從小被父母拋棄...到40歲後才一家圓滿,甚至還結婚了!1例子告訴我:好的關係,才有好的人生體驗

撰文 :黃啟團 日期:2019年12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讓我們像馬克‧吐溫曾告誡世人的那樣生活吧──時光荏苒,生命短暫,別將時間浪費在爭吵、道歉、傷心和責備上。用時間去愛吧,哪怕只有一瞬間,也不要辜負。

一個人與他人的關係,直接影響他的幸福程度。

 

通常,我們在談論戀情時,說的都是與愛人交往的愉快與心碎;談論職場時,說的是同事間的競爭,以及和老闆的關係維持;談論家庭時,說的是與父母、與伴侶相處的點點滴滴……無論描述生活的哪一部分,似乎都離不開「關係」這個主題。那麼,關係是如何影響我們人生的?

 

哈佛大學的羅伯‧威丁格(Robert Waldinger)教授在TED上曾分享過一個持續進行了七十五年的實驗。實驗的結論是:生活最幸福的人是那些把心力投入關係中,尤其是家人、朋友和周圍人群的人。也就是說,一個人與他人的關係,直接影響他的人生幸福程度。

 

實際上,哈佛大學的這項研究成果,正印證了大部分心理學流派的關係理論。大部分心理學流派都在強調「關係」的重要性,甚至有不少流派認為,與父母的關係決定了一個人的幸福指數。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同意這種觀點。豆瓣網曾經有過一個很熱的論壇小組,叫「父母皆禍害」,一群年輕人訴說著被父母禍害的成長經歷,面對不堪回首的童年,他們無法做到與父母和解,他們甚至認為,不需要與父母和解,照樣可以成功。

 

我不是專家,我不知道與父母的關係狀況是否真會影響一個人的幸福程度,但我確實見證了不少因為改善與父母的關係,人生也隨之改變的故事。

 

我公司曾經有一個高層管理人員,快四十歲了,但一直沒能發展一段成功的親密關係。她也談過幾段戀愛,但每每在結婚前夕戛然而止。

 

她幾乎從不談論家人,每年春節闔家團圓的日子,她會選擇旅行;她的朋友圈從來沒有家人的消息,我們都以為她是一位相當享受單身的女性。

 

有一天,她突然找到我,說:「團長,我要回家一趟。」她用的是一個陳述句,顯然不希望我拒絕她。

 

我很愕然。當時我母親的健康出現一些狀況,我正想盡各種辦法擠時間照顧母親。她是公司一位重要的主管,我希望她能夠幫我分擔一些工作。

 

「能不能稍微往後挪一點時間?你知道最近我經常不在公司。」我跟她商量。

 

她躊躇良久,低聲說道:「我擔心下一刻就沒有勇氣了。」

 

原來,她從小就被父母過繼給沒有兒女的叔叔。因此,她一直認為是親生父母拋棄了她,對他們有很多的怨氣。工作後,她幾乎跟家裡完全切斷了聯繫。

 

「這段時間,您對您母親的照顧給了我很多觸動,我想嘗試一下,努力一下。」她的聲音裡明顯能聽出偽裝的堅強。這股勇氣並不堅定,我趕緊在她的請假條上簽名。

 

一週後,她回來了,雖然滿臉疲態,但眼睛裡的神采非常明顯。

 

「我問了父母,為什麼選擇送走我。父母告訴我,當時家裡有三個孩子,叔叔沒有孩子,很希望能有一個孩子。而我是老大,懂事,不會給叔叔添麻煩。我找到了想要的答案。」她說得很快、很輕鬆。

 

這次回家之後,她的運氣似乎一下好了起來,不久後便結婚了,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

 

沒有好的關係,就很難有好的人生體驗

 

沒有親密關係的人的確也可以成功。我曾經跟一位美國心理學導師合作過,她是一位六十多歲的單身女性,是某個心理學領域的權威專家。

 

從專業的角度看,她很棒,講課的風格、對個案的處理能力,都深受學生喜愛。在大多數人的眼裡,她絕對算是一位成功者。

 

我跟這位導師合作過一年,之後卻遺憾地不再合作了。因為她認定的事情基本上是不可以改變的,於是,每當我們需要她根據市場回饋調整課程的時候,哪怕是很小的事情,比如教室布置的調整,都很難協調。一些事務上的協商經常演變成衝突,讓雙方在合作過程中相當不愉快。

 

但她畢竟是一位很有專業素養的心理學家,所以她一直很坦誠,每次衝突後,都會對我說類似的話:「團長,我從來沒有進入過婚姻,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我喜歡一個人生活,不習慣別人改變我的東西。」我聽到了她的潛台詞:你們只能按我說的去做。這種無法商量的合作關係,我只好選擇放棄。

 

從外在條件來看,她是成功的,也許她也很享受一個人獨處的時光。但人總需要與人相處,如果每次與人相處都不愉快,這算得上成功嗎?

 

什麼是成功?財富、權力、名聲這些社會認同的標準嗎?

 

一個人如果獲得了平常人無法擁有的財富、權力、名聲、地位,親密關係不幸福,跟身邊的人也沒辦法做到和諧相處,那財富、權力還能帶給他幸福感嗎?這種社會意義上的成功真的有意義嗎?

 

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在我看來,關係並不是人生的某一個部分,我們甚至可以說關係就是人生本身,因為我們就是在關係中體驗生命的。一個人如果沒有好的關係,就很難有好的人生體驗。正如布芮尼‧布朗說的那樣:「關係賦予我們生命的意義。」

 

每一段關係都會經歷十個階段,你身處哪個階段?

 

既然關係對一個人如此重要,那該如何擁有一段美好的關係呢?

 

從婚姻關係中,我們可以看到關係發展、演變的一些規律。兩個人從吸引到分開,通常會經歷十個階段。當然,一些自我價值高的人未必會走到最後幾個階段。

 

一、吸引期:

 

異性間的自然吸引力。

 

二、欣賞期:

 

荷爾蒙的影響,產生「光環效應」,只看得到對方的好,也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

 

三、習慣期:

 

開始磨合,愛情變成親情,兩個人的好或不好都彼此習慣。

 

四、期望期:

 

對於無法習慣的部分,希望對方改變,希望對方變得更好。這個階段的關係還是有希望的。

 

五、失望期:

 

當期望得不到滿足時,就會變成失望。這時,關係從正面、積極開始向負面、消極轉變。如果失望加深,關係進入下一個階段。

 

六、幻覺期:

 

隨著失望的累積,很容易會給對方貼上一個負面的標籤,然後蒐集證據證明你的判斷是對的,事實上這種證據是幻覺。

 

七、臨界線:

 

臨界線是一個猶疑的階段,離還是不離,分還是不分,左右搖擺,是不確定的階段。一旦跨越臨界線,就是下一個階段了。

 

八、確認期:

 

下定決心離婚或分開的話,就不抱任何幻想了。兩個人分別蒐集證據,來證實當時產生的負面幻覺都是真的。這就是確認期。

 

九、破裂期:

 

當蒐集的證據足夠到可以確認時,就進入這個階段。大部分關係到這個階段就結束,如果一個人的自我價值比較低的話,就會進入下一個階段。

 

十、憎恨和報復期:

 

「我得不到的,你也別想得到。」「你讓我沒好日子過,我也不讓你有好日子過。」於是有意無意地去破壞對方當下的生活。

 

這十個階段的關係演變,也可以從兩個人的談話內容中辨識出來。美國家庭治療心理學家薩提爾女士發現,一段關係中,兩個人從結合到分開,一般會經歷下面幾個階段:

 

談天氣,談事實,談觀點,談感受,談觀點,談事實,談天氣。

 

兩個初識的人從談天氣到談感受,到敢於在對方面前表達自己的脆弱,兩個人之間的連結就發生了,這是關係最美好的階段。

 

如果無法維持,一段美好的關係就開始朝相反的方向走。當兩個人之間不再分享感受時,關係開始走向疏遠。如果連自己的觀點也不願意表達,只談論一些不可爭辯的事實,甚至只談天氣,那這段關係就開始走向破裂了。

 

與父母的關係,是所有關係的源頭

 

瞭解了以上規律後,我們就知道該如何修復一段關係了。兩個人相處有希望就會有失望。在失望期,大多數人都不敢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期待和真實感受,任由失望不斷累積,從而讓關係進入幻覺期,一步步走向惡化,最終導致破裂。

 

因此,修復關係可以試試下面的方法:

 

一、敢於表達自己的感受

 

出現分歧,人們總喜歡講道理、找對錯。其實講道理是沒有用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理,都想證明自己是對的。在關係中講道理,只有永遠吵不完的架。你可能會贏了爭吵,但會輸掉關係。

 

相反地,如果我們能做到穿越觀點,允許並接受分歧的存在,在感受層面才能與對方建立連結。婚姻是一種情感關係,我們要講的是「情」,而不是「理」。只有動之以情,才能曉之以理。

 

二、把抱怨變成請求

 

我們太習慣抱怨了,而抱怨帶有指責的味道。所以,我們要把抱怨變成請求。每個人對關係的另一方都會有所期望,假如雙方(尤其是女性)都不願意把內心真實的期望表達出來,告訴對方,而對方摸不清、猜不透你的期望時,期望就變成了失望,失望就會滋生出抱怨。

 

要知道,你不說,別人也許永遠都不會知道你心中所想。如果能把抱怨變成請求,在失望期進行良好、有效的溝通,坦誠地表達自己內心真實的期待,通常另一方會想盡辦法去滿足對方的要求,關係就會朝好的方向發展。

 

三、勇敢地敞開自己

 

所謂親密,就是你在另一個人面前沒有恐懼。當我們能夠敞開自己,毫無保留地坦誠自己,就能與對方連結。有了連結,才是真正的親密。

 

兩個陌生人都能創造一段關係,何況是處在關係中的兩個人?只要你能拿出當初戀愛時的勇氣,我想,沒有突破不了的關係的。當然,如果你不願意去嘗試、去行動,關係就不會有改變。誰也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在所有的關係中,最關鍵的是與父母的關係,這是所有關係的源頭,我們從這裡學會如何與人相處,並把這種模式複製到其他任何關係中。所以,與父母的關係會直接影響我們的兩性關係、朋友關係,甚至是合作關係。要改善關係,最好從改善與父母的關係入手。

 

我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一個人的成功、幸福是否與接納父母有關。我只知道,與父母的關係是眾多關係的一種,大多數人際關係問題都可以從我們與父母的關係中找到原因。

 

如果一個人能勇敢地去突破他跟父母的關係,那其他關係也會跟著改善,因為和父母的關係是一切關係的源頭,改善與父母的關係就是改變了基本的關係模型。

 

當然,我不強求所有人接納自己的父母。但是,如果某一天你能鼓起勇氣去穿越關係的屏障,去修復跟父母的關係,你的人生肯定會發生改變。因為,每一層關係的突破,都會讓你感受到無窮的喜悅。

 

讓我們像馬克‧吐溫曾告誡世人的那樣生活吧──時光荏苒,生命短暫,別將時間浪費在爭吵、道歉、傷心和責備上。用時間去愛吧,哪怕只有一瞬間,也不要辜負。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別人怎麼對你,都是你教的》,寶瓶出版,黃啟團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