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休假想度假放空,被爸爸責備自私、不孝!討來的愛,讓子女的心和父母越離越遠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20年10月08日 分類:家庭關係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悅敏看到剛剛爸爸傳的訊息,嘆了一口氣。

今年,悅敏在公司工作十分辛苦,悅敏沒有太多休假,甚至假日也時常加班。

在公司的大案子結束之後,主管跟悅敏說:「這陣子真是辛苦妳了! 妳今年還有十天的特休可以休假,看看要不要找個時間把這個特休用掉。」

聽到主管這麼說,悅敏很開心。悅敏一直很想要找個時間出國去玩。因此,悅敏規劃了一下行程,決定要出國玩一週,好好度假放空,犒賞一下自己疲倦的身心。

但是,某次悅敏打電話回家給父母的時候,說出了這件事,表達自己正在開心地計畫行程,悅敏的爸爸卻突然不講話。

結束電話後,悅敏的爸爸就傳訊息給悅敏:「以前人家說:父母在,不遠遊。難得的休假,妳都沒有想過,我們兩老在家裡等妳回來,妳卻自己一個人要出國逍遙。妳有沒有想過父母的心情,有沒有想到妳該對父母盡孝的責任?還是,妳只是很自私地想到妳自己的快樂,只想讓自己享受? 」

 

收到簡訊後,悅敏感覺到爸爸的怒氣,覺得很有罪惡感,卻又有些無奈。要盡孝的「責任」,以及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不孝」的罪惡感,沉甸甸地壓在悅敏的心裡。

 

悅敏看著這封訊息,突然有些後悔,自己跟爸爸說了這件事情……

 

「早知道就不說了,不說說不定比較好。」面對爸爸的怒氣,悅敏覺得壓力越來越大,而「回家」也變成了極大的壓力,成為一件不得不去完成的「應盡的責任」。

 

「憤怒」的父母,遠離的子女

 

有些父母,因為感覺到孩子的忽略、或是希望孩子能夠多點時間陪伴他們,因此,使用「憤怒」、「生氣」的情緒,藉此讓孩子產生壓力與罪惡感。

 

矛盾的是,孩子可能感覺到壓力與責任,因而決定陪伴父母,雖然父母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但內心的不安其實更多:「如果不是我這樣罵,你一定就不會陪我了吧? 」於是,有許多父母,重複著這樣的行為,而孩子,雖然看似有時「屈服」在這樣的憤怒情緒中,但是,心,卻和父母越離越遠。

 

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除了前面提到的:因為「討來的愛」,只會讓對方產生壓力與罪惡感,卻很難得到對方的真心以待;自己也很難相信「對方真的是因為愛自己、而不是因為『責任感』才回來」之外,還包含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憤怒的情緒,並不會讓關係更親近。

 

身為一個人,我們的情緒,其實都有其功能。而「憤怒」這個情緒,它的作用其實是:保護自己不受他人侵犯、劃定界限、威懾他人與準備衝突。因此,「憤怒」這種情緒,並不是一種邀請他人靠近的情緒,反而是會讓對方離你遠一點、「不要隨便靠近你、侵犯你」的情緒。

 

問題是,在前文提到,悅敏的爸爸,對於悅敏放假決定要出國遊玩,卻沒有打算要回家的這個決定,是覺得相當受傷而難過的。

 

對悅敏爸爸來說,他感覺到的,是自己對女兒而言「並不重要」,這讓他覺得自己不被女兒在乎、不被愛;這可能讓悅敏爸爸感到受傷、甚至有些害怕。

 

因此,悅敏爸爸在聽到這個消息時,首先感覺到的,其實是受傷而不安的情緒。這是悅敏爸爸對這件事真正的感受,我們將此稱之為「原級情緒」,也就是我們原本真實的感受。

 

但是,感受到受傷、因而覺得自尊受損、安全感被威脅的悅敏爸爸,為了增加自己的安全感、讓自己好過一點,他的受傷情緒轉為憤怒,使得他對著悅敏說出很多「應該」,也希望藉著這樣憤怒的情緒,讓悅敏按照爸爸的需求去做,以此來降低爸爸自己的焦慮。

 

這種情緒的轉變,被稱為是「安全感操作情緒」,是一種次級情緒的反應,也就是:當出現的原始情緒,令我們覺得焦慮、不安、脆弱或自尊受損時,我們藉由將受傷、害怕的原始情緒,轉為憤怒的次級情緒時,將使我們的焦慮降低、自尊上升,「憤怒的情緒」也會讓我們覺得:似乎可以讓事情或局面變得有控制感。

 

畢竟,受傷不安是一種脆弱、甚至會讓我們感覺到無能、無力的情緒;而憤怒,卻能讓我們威嚇別人、保護自己,甚至藉此給他人壓力,滿足我們的需求。

 

 

問題是:悅敏爸爸,原本想達到什麼目的呢?

 

當悅敏爸爸聽到悅敏的決定時,其實爸爸想跟悅敏說的真正感受是:「爸爸其實好久沒看到妳了,爸媽很想妳,有空的時候,是否也可以回家呢? 」爸爸其實是期待跟悅敏更靠近、更親密,有更多的相處時間,因此才希望悅敏放假時能夠回家。

 

但是,爸爸所表現的情緒,卻是跟真實狀況相反的:會讓人有距離、想逃的「憤怒」情緒。這不但沒辦法讓悅敏了解,爸爸其實「很想念悅敏」,反而會讓悅敏想要轉身離開、想要逃跑。

 

而當我們「否認真實感受」、使用這種增加安全感的「反應式情緒」成為習慣, 久了, 連我們都會忘掉自己真實的、溫柔的感受, 也忘記內心那個,希望得到溫柔的自己。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商周出版,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最大的孝順就是不孝!岸見一郎: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父母在「被孩子需要」時才能更快樂、健康

撰文 :王炘珏 日期:2019年09月25日 圖檔來源:攝影/唐紹航
  • A
  • A
  • A

「記得數年前,我曾經到高雄演講,當我說了『最大的孝順就是不孝』時,翻譯直接拒絕翻譯這句話。」《被討厭的勇氣》作者岸見一郎,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這麼說。

「被需要」是健康祕訣

放手長輩自理生活  照護不該自責

 

不只給了大家被討厭的勇氣,岸見一郎也曾以照顧父親的經驗出發,出版《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一書,對照護有一套不同的見解,認為亞洲人在面臨父母的照護時,特別容易被「孝順」二字綁架。

 

岸見一郎笑著解釋,這句話聽起來嚇人,但絕對沒有要大家拋下道德包袱的意思,而是他發現,父母往往在「被孩子需要」時,格外地有活力而健康。

 

「這是因為他們找到了存在的意義。」他回憶,照顧失智父親的那段日子,一天父親生氣地對他說:「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打算結婚啊!我死之前,一定要看到你結婚才行!」

 

然而,當時的岸見一郎早已結婚超過二十年,女兒都已經出生。這時他才驚覺,或許讓父母操心並不是壞事,因為擔心、因為被需要,他們反而能夠更健康。

 

「我們亞洲人的觀念,常常會覺得要盡孝,什麼都要幫父母打理好。」他反而試著放手讓父親自己來,不去阻止他想做的事。

 

想出門散步購物、或是摘樹上的柿子,他都靜靜在旁陪伴。岸見一郎解釋,他也擔心父親體力不支,或是可能因此受傷,但父母身體一天天退化,有些事可能今天能做,明天就做不到了。此外,照顧失能的長輩,跌倒、受傷在所難免,他說,千萬不要太過自責。

 

「你一定要接受,照護不可能做到完美。」岸見一郎表示,罪惡感是讓照護者感到痛苦的一大原因,覺得累沒有錯、想休息也沒關係,他強調,不要管世俗的眼光與批評,一切本來就應該以「你自己」為優先。

而且,「照顧父母不應是一件痛苦的事,若是你一直折磨自己,表現出很痛苦的樣子,自然沒有人會來幫你。」岸見一郎引人玩味地說。

 

事實上,岸見一郎與父親的關係並不好,他也坦言,照顧父親的日子非常辛苦,但卻因為那段相處,父子間的關係得以修復,現在回想起來,甚至是快樂多於辛苦。

 

原來,在岸見一郎五十三歲時,父親罹患阿茲海默症倒下,直到父親離世前的四年,由於他的母親早逝,妻子有工作又要照顧孩子,照護的重責都是由岸見一郎一個人扛下。

 

「放下」讓關係修復

釋放累積的情緒  摩擦得以和解

 

父子二人第一次長時間的獨處,一開始,氣氛尷尬得很。但幸也不幸,由於失智的父親開始遺忘許多過去的事情,每天都像新的一天般。

 

當父親不再是父親,也讓他明白了另一個道理。他說,每一段親子關係難免都有過摩擦,總有那麼「一件事」放在心裡過不去。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照護, 負面情緒只會不斷累積。

 

「不如就全部放下,重新開始。」岸見一郎表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就像是戴上了一張面具般,或許,我們可以摘下「親子」的面具,回歸人與人的相處,重新認識自己的父母。

 

原來父親這麼喜歡攝影,原來父親的冷漠只是因為不善表達自己的情緒,岸見一郎說,心裡有了餘裕之後,才有辦法享受當下,看到那些與父母相處的「幸福瞬間」。

 

那一幕令他印象深刻。

 

全家人圍在餐桌吃飯,當時已不太能說話的父親,看到窗外飛來一隻棕耳鵯,正在吸山茶花蜜,突然大聲笑了出來。看著父親的笑臉,所有人也跟著一起開懷大笑。

 

令人意外的是,最後留下的,會是快樂而不是辛苦。

 

「大部分的人認為,變老意味著衰退。」岸見一郎若有所思地說。「我倒覺得應該是進化。」就像是酒愈陳愈香的道理,理解力、感受力都會伴隨著年齡增長而成熟,也愈來愈懂得該如何做出對的選擇。回想照顧父親的那段日子,岸見一郎建議,何不在父母進入高齡、需要照顧的現在,拋去成見、摘下親子關係的面具,以一種全新的態度對待父母。過去困擾你的問題或許就能迎刃而解,又或許,這才是照護該有的姿態也說不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老人照護

 

岸見一郎

出生:1956年

現職: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諮詢師

學歷:日本京都大學文學研究科博士修畢

代表作:《被討厭的勇氣》、《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子女聽話,就是孝順嗎?親子關係幸福學:別讓兩人互動,只剩下一人聲音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家庭關係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要聽話,不要忤逆師長。」
「你為什麼就是要跟爸媽作對。真的是很不孝。」
「你要孝順,要尊師重道……」
這些話,對於你、我而言,是否耳熟能詳?

台灣社會,由於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很在乎「孝順」。「孝順」這兩個字,相信每個人都琅琅上口,但是「孝順」是什麼?那就見仁見智了。

 

雖然「孝順」似乎難以定義,但是「孝順」在台灣文化中,毫無疑問被認為是「美德」的一種,甚至社會還會選出「孝悌楷模」來加以嘉獎。

 

但既然「孝順」是如此難以定義。那麼,父母心中的孝順是什麼呢?在台灣許多五、六十歲以上的父母眼中,「孝」就是「順」,好像有「順」才有「孝」。

 

所謂的「順」,最簡單的定義,就是「順從爸媽的想法與意見」,就是「聽話貼心」,也就是說,「孝順」的標準與定義,是由父母決定的。

 

在這個文化架構下,對於某些父母而言,孩子「夠不夠聽自己的話」,就決定了孩子是否「有美德」,是否「孝順」。

 

對這些父母而言,或許,自己的爸媽以前也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因此,期待孩子「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尤其從小到大,長期跟孩子的互動,都是比較權威式的「上對下」的要求與命令:「我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做。」

 

只是,隨著孩子長大,有自己的想法、事業與專業知識。這樣的父母,其實缺乏跟長大的孩子互動的方法知識,於是,還是用過去與孩子互動的習慣方式:害怕孩子受傷,希望孩子照著自己希望的路或方法做。這樣,父母才會覺得安心,覺得有安全感,覺得「這樣比較好」。

 

但是,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樣子。當父母無法習慣,也無法接受時,「我養你這麼大,你居然這樣回報我」的這類情緒勒索的話就容易出現,而孩子也會礙於因為該「孝順」的罪惡感,使得自己與父母陷入情緒勒索的循環中。

 

有時候,這種社會對「孝順」的推崇,不只綁架了孩子的自主性,卻也扼殺了父母了解孩子的機會。

 

因為「孝順文化」,有些父母對於孩子應該如何順從,有太多「應該」的想像,使得父母有時無法拋下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尊嚴與面子,認為「我是父母,我為你好,所以你聽我的是應該的」,卻忽略了孩子也是一個「人」。

 

身為人,他當然有獨立的思考、獨立的想法,可以有需求、有感受,這些都是應該被尊重且在乎的。

 

這樣的互動,其實有時也可以在師生關係中觀察得到。與「孝順」文化類似的,包含「尊師重道」等文化思想影響。台灣的文化中,普遍對於「權威」是尊敬且信任的。

 

所謂的「權威」,不論是父母、老師、長官、上司……有時候,我們社會似乎默許權威、上位者,能夠對下位者(子女、學生、下屬……)有一些嚴厲的詞語或要求,甚至是威脅、是勾起你的罪惡感、是福利的剝奪。

 

有時我們甚至認為,權威者對於非權威者的要求或言語責備,就算過分,也是訓練,也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們都時常聽到「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愛之深,責之切」……

 

即使,這些要求或話語,可能損及一個人的尊嚴、自信,甚至剝奪其快樂與活下去的力量。

 

要怪罪這些權威者嗎?那倒不是,而是需要去理解、去檢視。了解在過去與現今的教育中,我們如何對於權威的推崇與過度信任、對於孝道文化的過於認同,甚至「淪為表面」的狀況。

 

我並非要全盤否定「孝道文化」、「尊師重道」等傳統文化概念;只是,需要去深究的是:這些文化概念所代表、傳達的意義,並非表面上的「老師說的話都要聽」、「爸媽都是為我好」、「要聽話才是好孩子」而已,它所代表的,是不忘本、是感恩、是追本溯源的核心概念。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這些文化架構下,有一個「關於人與人相處」的重要概念,是不能被忘記的,那就是:

 

彼此身為一個人,有需求,也有感受,應該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用「你應該」或教條壓抑,使得兩人互動,總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對於權威者與非權威者而言,兩者其實都算是這種「表面儒家文化」的受害者:非權威者被壓抑、被忽略、無法被尊重,甚至被勒索。

 

而許多權威者,也只學會用這樣的方法,去得到想滿足的需求,卻沒有好好學過另一種溝通的方法:理解對方,並且將自己的需求傳達,而後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方式。

 

我認為這個文化背景,更是使得「情緒勒索」在台灣社會如此常見的原因。

 

或許,讀到這裡,對於情緒勒索的樣貌,你已經有了基本的了解。但是,我們要如何擺脫情緒勒索呢?我認為在討論「方法與技巧」之前,有一個更基本的部分,是我們深陷情緒勒索其中的人,都需要知道的重要概念,那就是:

 

唯有自我價值感提升,才是讓你能夠不再深陷「情緒勒索」的護身符。

 

怎麼說呢?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關於情緒勒索「被勒索者」的特點,你會發現,不論是「想要當好人」、「習慣自我懷疑」、「過度在乎別人感受」、「希望獲得別人肯定」……擁有這些特質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他們多半是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很難自我肯定,也很難確認自我的價值。

 

你對自己可能會很沒自信,因此就更容易被情緒勒索者的言語所惑,掉入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中。

 

 

(本文摘自《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寶瓶文化出版,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孝順」讓你好疲憊?同時照顧婆婆和孩子,自己卻失眠、情緒暴怒怎麼辦?

撰文 :四塊玉文創 日期:2019年02月12日 分類:家庭關係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關雯的先生目前長期派駐在廈門工作,每三個月回來兩週。先生外派後,沒想到婆婆得了失智症,目前她已經辭去工作,全心照顧失智的婆婆一段時間了,現在的她看起來非常疲憊,她緩緩地從先生決定接受外派說起。

文/艾彼

 

記得結婚大概六年左右的時候吧,我大女兒才剛滿四歲,老公回來面色很凝重。

 

我看他狀況不對,也沒主動問他什麼,兩個人哄女兒上床睡覺,又陪婆婆看了一下電視,他一直沈默寡言。忍到終於剩下我們兩個人,準備熄掉客廳的燈休息時,他才抓著我的手吞吞吐吐地說他被外派的事情。

 

關雯的老公出自單親家庭,由媽媽單獨養大。社會歷練豐富、閱人眼光精準的她,結婚之前就覺察出這樣的家庭動力,也清楚知道自己只要嫁給他,就必須也當孝順的媳婦,和老公同盡孝道,照顧婆婆絕對是義務,也明白與婆婆同住一定是兩人結婚的必要條件,

 

 

那時我朋友都佩服我太勇敢,因為她們沒有人敢嫁這樣的老公!不過,住在一起誰能沒有摩擦?我就是學習和婆婆相處囉。老公外派前,我和婆婆算是相處起來蠻自在了,老公駐外的這幾年,我還真的挺感謝婆婆的。

 

原來關雯的婆婆尚未失智前,不只能夠自理,還能幫忙照顧兩個女兒,幫忙接送女兒上下課、準備餐點。老公派駐廈門以來,婆婆都樂意協助,她才因此能在秘書工作與家庭照顧之間找到一點喘息的機會。

 

可是現在婆婆失智了,老公既是獨子卻不在台灣,她理所當然成了照顧婆婆的不二人選。雖然說嘴上說著理所當然,不過她自己心裡知道,並不完全是這樣的。她的先生在得知母親出現失智前兆時,曾經飛回台灣一起去找養護中心

 

 

果然當晚和先生開車回家的路上,先生對她說:「老婆我薪資上還可以過得去養護中心不是不好,我只是不想讓媽媽在那樣的環境老去,太孤單了,我們可以讓媽媽在家裡嗎?」她形容當下,先生已經哽咽到不行,必須把車停在路邊直到心情平復。

 

關雯一言不發的陪著,直到老公心情平靜下來和他換手開車,路上才聊起一些應該讓誰來照顧媽媽的細節。

 

先生希望她把工作辭了,在家全天候看護婆婆。沒想到這次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決心一個人擔起照顧婆婆、照顧孩子的責任,長期照護失智婆婆的這條孝順之路,卻無比艱辛。

 

她一直以為自己都應付得很不錯,只是直到最近出現失眠、情緒失控暴怒暴哭……她才驚覺:事情不對了,必須尋求幫助,否則,可能不只是傷害了自己,也可能傷害了婆婆。

 

 

不要忘了,照顧者也會過勞

 

過勞,不只會出現在職場,在照顧者身上也經常發生。當發現肩負照顧責任的自己開始出現容易感到心情低落、煩躁、易怒、無助無望,身體也開始出現狀況,例如:容易感冒不適、容易疲憊,甚至休息也無法恢復等等身心失調的狀況,很有可能就是過勞了。

 

當我們認識到照顧者也會有過勞症狀時,你將會發現無法再用同樣的眼光看待虐老、弒親等新聞,你便不會輕易地說出不孝二字,而是嘗試去理解照顧關係中的糾結。

 

首先,照顧是一個不斷付出、燃燒自己為別人的行動。再怎麼有愛的人,當他的焦點一直往外,卻忘了自己也是個「人」時,也都會有耗盡的一天。人和機器最大的差別,就在我們是血肉之軀,會累、會想休息、會脆弱,會需要正向支持、會需要別人有好的回應。

 

 

但照顧年長者和照顧孩子比較起來吃力的多。就拿體重來說,年幼的孩子比較輕,你抱得動他;攙扶年長者、背、抱都會花上更大的力氣。孩子的意志或控制權還沒有發展完全,但年長者,有自己的脾氣,尤其在身心開始退化後,最無法放棄的最後一道防線,似乎就剩這樣的意志和控制權了。

 

每次照顧都像是一場意志的拔河,這已經不只孝不孝順的問題。何況在照顧現場,單純只有孝順根本無法確保照顧者可以完全掌控照顧狀況,愈是孝順的人在中間愈是為難,既想讓父母做決定,又想站在事實替父母考量。

 

其次是無助感,成年子女身為照顧者看著父母親逐漸變得虛弱。心裡明暸老化歷程是不可逆的,父母身心狀態不會變好,只會每況愈下。

 

 

這樣的感覺會造成照顧者在心理上認為自己付出的沒有意義,即使投注再多心力、精神與時間都無法讓父母親的狀態變好,自然也會無法從照顧父母的任務中獲得成就感、希望感。當沒有人理解你內在慌張的無助,反而要求你應該孝順時,執行照顧者的任務會變的更加困難。

 

各種標籤,是照顧者的緊箍咒

 

任意將照顧者貼上不孝這類標籤,更可能成為重軛勒住照顧者的脖子,不能表達自己的挫折、痛苦、憤怒、想休息,以及想被照顧的心理需求。這些人們平常就覺得難以開口的感受與想法,在長照家庭中,更容易使照顧者覺得有這些感受是不對的,反而加深了內心的愧疚感與罪惡感。

 

不論是經濟考量被迫做出自行居家照顧的決定,亦或是自願承擔照顧者的責任,未曾受過專業訓練的照顧者,都只能邊摸索邊學習,可能在照顧的過程中感受到挫折,或是引發過勞症狀。

 

也許這些隱忍的照顧者、失控出手的照顧者並非不孝,而是因為照顧者太過用力想要做到孝順,反而讓自己太快耗竭。如果你也是這樣的照顧者,害怕做不到世人眼中的孝順,覺得必須加倍努力?害怕被說不孝,默默忍耐積壓所有情緒?

 

請你對自己寬容,因為你是被照顧者最至親的人,你們中間一定曾發生過不足為外人道的事件,讓你在照顧的時刻無法客觀地抽離去看待,眼前這個曾經善待或惡待你的親人,又無法斷了照顧關係,你的挫折與負面情緒也是因此而來。

 

 

若不能安心地述說產生,直接對所照顧的對象傾瀉的狀況也是必然。他們是情緒的源頭,對他們發作看似找對人,卻會讓處境更無法收拾。

 

別忘了偶爾的失控,並非不孝,只是你忘記了照顧者必須先照顧自己,身心皆然。而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自我照顧、排解情緒,請你一定要記得求助於專業資源,不論是個別諮商或是支持團體,相信所有的專業都樂於在此時供給你所需。

 

請你也照顧好自己

 

照顧自己不單單只是要自己去泡個澡、吃好睡好、多休息這樣簡單的生理滿足。而是,原諒自己是一個凡人、是照顧者的親人,你能做得並不多;而是,接受自己的確會在照顧關係中,被挑起最脆弱的情感,會憤怒、會哀傷、會自責、會愧疚與罪惡。

 

而是,你知道過去發生的種種事件,讓你與受照顧者的關係只能停留在這,無法前進,可能也很難修復,然後為此哀悼這類心理上的追尋,是照顧者最漫長的修煉。

 

尤其媳婦在照顧者的角色上又和單純只是親子關係、血緣關係的兒女照顧者不太相同。媳婦是基於法律而成的身分角色,也是一個只要解除婚約關係,就能解除的身分角色。在這類角色上,心情多半不是無奈,而是容易升起覺得被虧待、覺得不公平的心情。

 

 

即使有負面情緒,也不能否定你的孝順

 

首先,請妳照顧自己的情緒。不要因為覺得被虧待、不公平,而感受到愧疚,或自我苛責。這是很正常的情緒,因為妳和受照顧的人並沒有血緣關係。

 

妳只是希望為他們多做一點,但是累著了自己,在這樣的狀態下,才出現這些負面的想法而已。

 

記住,即使有這些想法,也不能夠否定妳孝順的那一面!

 

讓最親密的人,明白你的疲憊

 

接著,請妳務必讓枕邊人意識到妳已經出現過勞、身心俱疲的狀態了。再這樣下去,對想盡孝道的照顧者,或對需要被照顧的公婆來說都不會是一件好事。跟枕邊人呼救,告訴他妳的難處。

 

在敘述的時候,盡可能避免情緒化的詞彙,處理好情緒再去溝通。必須在言詞間充分表達妳很願意照顧公婆,和先生一起分擔,過去妳已經做了哪些事。現在妳已經無法獨撐大局,需要更多的實際支援和情緒支持,甚至還需要多一點外在資源。

 

邀請枕邊人一起分擔照顧父母親的壓力,如果像關雯的例子一樣,考量經濟狀況和先生工作的現況,暫且先生不能投入太多時間和體力照顧父母。

 

可能就需要事先收集各個不同的安養中心能提供的服務、安養中心的特色,並且請先生重新評估納入專業照護資源、安養機構的可能性。

 

 

更好的照顧並非推卸責任或不孝

 

必要時,請照護機構的專業人士與另一半聊聊,讓另一半了解送往安養院是為了父母能得到更好的照顧、兩人婚姻品質更能維持而做的考量,並非不孝或是卸責。

 

這種情緒如果一直無法找到妥善的方式可以處理,很容易會被丟入婚姻關係,造成夫妻溝通的不順暢、情緒衝突,或是覺得挫折想乾脆放棄婚姻。當然,如果兩人一直無法溝通,找適合的家庭治療師或婚姻治療師一起談談都是好的做法。

 

如果真的試過了各種方法仍舊無法讓另一半一起加入照顧的行列,也許狠下心來提出離婚,讓先生意識到妳的付出與重要性,不是不能嘗試的方法。但這畢竟是險招,弄不好反而造成夫妻間更多失焦的衝突,建議還是以溝通為主,不要拿離婚當作威脅,會簡化很多可能衍生的問題。

 

給照顧者的話

 

你真的只是太累而已嗎?

 

這幾年台灣的新聞報導總是不乏照顧者不堪長期照顧帶來的身心壓力,出手傷害親人,乃至結束親人生命的憾事。這類虐老、弒親的問題追究到最後就是長照的問題,而虐老、弒親的起因之一就與照顧者過勞、身心俱疲有關。

 

照顧者過勞的狀態,容易以身心失調的症狀表現出來,在此提供一些常見的過勞症狀提供讀者們參考。假如你發現身旁認識的照顧者朋友開始出現這類症狀,請你告訴朋友,不要一個人獨撐,協同親友一起協助,或最重要的—尋求專業支持。

 

 

【過勞症狀檢核表】

□ 活動力明顯下降。

□ 容易感冒不適。

□ 持續地感到疲憊,即使休息也無法恢復。

□ 忽略自己的需求,覺得自己的事情不重要,例如:沒有胃口、忙到不想吃飯。

□ 會因為被照顧者的情況而心情起伏,經常失眠。

□ 你的生活都繞著照顧他人打轉,但照顧他人卻不能為你帶來滿足感。

□ 想要傷害自己或所照顧的人。

□ 容易感到心情低落、煩躁、易怒。

□ 感覺無助無望。

□ 覺得心情不會有人懂,寧可選擇不說。

 

過勞的症狀的描述, 勾選的個數越多,就代表過勞的狀況更加嚴重。 前五項屬於身體、生理上的過勞。後五項代表心理、情緒上的過勞。

 

勾選的數目在三個以下:

 

有一點症狀出現囉,需要評估一下最近的生活型態,是因為家人突然出現急性的病況加重導致過勞感突然上升,或是長久下來的累積?無論是哪一種,你都需找出對自己最有效的方法來舒壓,並且需要排入每週的行程中喔。

 

勾選數目在三至八個間:

 

表示目前的生活給你的壓力感蠻大的,可能代表之前沒有重視過舒壓這件事,要開始建立起規律而正確的舒壓方法,讓自己慢慢恢復元氣,從過勞的不舒服感中恢復。

 

如果找不到或不知道從何開始,務必一定要和有照顧經驗的朋友聊聊,或是尋求一至二次的專業諮詢,調整生活是你目前最迫切需要的。

 

 

勾選數目大於八個:

 

表示你身心的過勞感受已經超過你能負荷,也許之前一直沒有覺察,或是即使覺察了也一直壓抑著,說服自己靠意志力來支撐。

 

親愛的,此刻請你安靜下來,去感受自己的身體、感受心裡的聲音,承認自己真的累了。也謝謝自己一路上這麼努力地在為家人付出!但是,這也是你回過頭來照顧自己的時候了,別再苛責自己,要自己與家人一同受苦。

 

而是,要明確知道我過得好,家人才能和我一起好。盤點目前生活,最需要支援的事情有哪些?哪些事情可以請其他長照專業人士來分擔?你的情緒有沒有適當的出口?如果都沒有頭緒,建議你一定要先找專業人士聊聊,有一些方向才能夠不慌張地前進。

 

 

(本文摘自《不只是孝順,我想好好陪您變老》,四塊玉文創出版,艾彼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侯怡君:「謝謝媽媽還有力氣罵我,讓我有孝順她的機會。」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7月1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對於每一個長照家庭而言,面對的不只是「生病」這一件事,有時它似乎像是自我療癒的旅程,去認識我們心底最深層的需要,和看到家人之間的愛恨與牽絆,像是一起編織一張「記憶網」,當「生病」這一個看似不太好的「禮物」來臨時,我們或許才因此有時間與機會去層層剖析,家族裡交錯的身影之間,不會只有傷痕,還有體貼、諒解、包容,和帶領我們屹立不搖的愛。

文/小虎文
 

「媽媽是出生在重男輕女的舊時代家庭,有人會選擇用公平的態度教養子女,但她選擇承襲的是傳統思想,即使在她腦傷後仍會不斷說:『生女兒有什麼用呢?生兒子好......』我已經釋懷,至少媽媽還有力氣可以罵我,讓我有機會可以孝順她。」

 

近幾年來,藝人侯怡君以自身作為號召,奔走公益活動、參與鐵人競賽,希望能讓更多人關注到「RP視網膜色素病變」,遠因是她的父親患有夜盲症,使她認識到「RP」;近因是希望凝聚力量也傳播知識,讓病友們點燃心光、不再黑暗。

 

侯怡君用堅定的行動去證明「永不放棄」,卻也讓人驚訝,原來在她燦爛的演藝生涯的另一面,竟是漫長的照顧歷程。人生就像一場即興創作,只是同一本劇本,她卻需要在戲裡、戲外同時演出。接演《媽媽不見了》的照顧者-女兒的角色,她笑著說:「感同身受」,因為真實的人生,猶如一個平台舞台,而她需要照顧的不只是爸爸,還有媽媽。

 

為了讓媽媽復健,我們扮演起「雨衣怪客」

 

十年前,侯怡君的媽媽因為一場車禍,留下了腦傷的後遺症,從此藥物與復健,就像吃飯與睡覺一樣,變成每天的「日常」。

 

「媽媽會突然尖叫,在家裡也好,在公共場所也是,不知情的人會疑惑發生了什麼事?我有時候也很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這樣的日子,侯怡君已經過了十年。

 

侯怡君的媽媽每天要復健兩次,除了一次在外健走,另一次就是在家使用跑步機運動,在家裡的運動尤其困難,一家人可以說是「全副武裝」。有照顧經驗的人一定明白,被我們照顧的對象會累、會想逃避,可是為了不讓病情惡化,我們有時就是得要鐵石心腸,每一次都像是情感與理智的拔河, 看著家人受苦,心中會有多少捨不得?

 

「在家裡協助媽媽跑步至少要三個人,左右兩人和背後一個人照顧我媽媽,可是我們都要穿著雨衣,臉上還要蓋著毛巾,只露出一雙眼睛,你們猜是為什麼?」原來侯怡君的媽媽很抗拒運動復健,她唯一能表達不滿的方式就是-「吐口水」!爸爸、弟弟和一名看護,時常被媽媽呸得的滿身口水......

 

「你們可以想像那個畫面有多滑稽嗎?」侯怡君說,家人不忍心再束縛她,又希望她能持續復健、延緩退化。每一天家人都要配合地演出同樣的戲碼:穿上雨衣、摀上毛巾,看到媽媽對自己吐口水,聽到媽媽對自己的責罵......這一切的演出,推動他們的不是演藝計畫,也不是演出的酬勞;而是在穿越淚水與挫折後,家人間永遠無法割捨的愛。

 

越是疼惜父母 有時越是不知該怎麼辦

 

侯怡君演出《媽媽不見了》時,隨著劇情的發展,她不僅能了解劇中人物的矛盾與掙扎(因為她就是這樣一路過來),藉著每次思路與心境的百轉千折,她的困惑得到更多的解答,心情也得到更多的安慰......很多時候,即使堅強如她,心中仍是與千千萬萬照顧者說出同樣的話:「我有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記得有次與家人帶媽媽復健完,要去百貨公司的餐廳吃頓好料的,可是媽媽突然在一樓的化妝專櫃旁抓狂了!無不預警地放聲大叫,並對著我,把所有你想得到的髒話、難聽的話,往我身上丟......四周的人都在看我,他們是不是在想:這個女生是怎麼了?怎麼惹得她媽媽這麼生氣?我覺得我好丟臉,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即使已經照顧超過十年,總是有新的困惑、新的歷程在發生。

 

後來侯怡君躲進電梯裡,在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好渺小,走到餐廳後,媽媽又恢復正常了,甚至還和她說聲:「對不起......媽媽只是生病了。」這一些她都知道,可是當突發狀況又發生時,誰的心不會受到傷害?那是一種捨不得的傷,越是疼惜父母,越覺得處世難,這是照顧者的歲月。

 

「重男輕女」不再糾結 能孝順父母是一種幸福

 

其實侯怡君的媽媽,在一直無法拋棄重男輕女的想法,現在因腦傷而記性不好的她,仍是經常將「生女兒沒用」掛在嘴邊,但侯怡君現在卻一點怨懟也沒有,她說:

 

「媽媽車禍的昏迷指數是3,醫生只說:『我們已經盡力了。』所以當媽媽被搶救回來時,我真的非常感恩!就算被她罵我也沒關係,至少她有力氣可以罵我!讓我還有孝順她的機會。媽媽給我好手好腳,讓我獨立自主,她給我的已經太多了,而且我知道,她也愛我。」侯怡君談及媽媽,是一種珍惜與疼惜。

 

雖然侯怡君的媽媽依舊需要照顧,但他們在家裡的小天地,平安幸福,父母相親相愛、相互扶持。侯怡君說:「媽媽就像是爸爸的眼睛,而爸爸就像是媽媽的拐杖。」生病的確造成了許多不便,但那又如何?

 

對於每一個長照家庭而言,面對的不只是「生病」這一件事,有時它似乎像是自我療癒的旅程,去認識我們心底最深層的需要,和看到家人之間的愛恨與牽絆,像是一起編織一張「記憶網」,當「生病」這一個看似不太好的「禮物」來臨時,我們或許才因此有時間與機會去層層剖析,家族裡交錯的身影之間,不會只有傷痕,還有體貼、諒解、包容,和帶領我們屹立不搖的愛。
 

「我想要的,是媽媽要過得舒服又快樂。」給人運動健康形象的侯怡君,勇於挑戰生命的競賽,無論是體能上還是心境上,一直以為無所畏懼的她像是戰士一樣,勇氣十足。但當她談及家人時,眼眸深處的深刻情感,瞬間明白了,她的勇敢,是來自心底的無限溫柔。她是代表臺灣力量的女性,也是照顧十年以上的照顧者,她是侯怡君。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覺察負面念頭來源,才有機會轉念...你會發現最快樂的人是你!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7年11月03日
  • A
  • A
  • A

人會有負面的念頭或想法,首先與父母有關,因為我們從小就是透過父母的教養方式認識這個世界。請回想一下,自己小時候被父母叮嚀過多少次「不要跟陌生人講話」「不可以太得意,會樂極生悲」?這些告誡的意圖本來是良善的,是父母害怕我們受傷而提出來的,但背後呈現的是焦慮、害怕與不安全感。

然而,這個世界的真實狀況只有如此嗎?不安全,是唯一的狀態嗎?

 

也有些父母心中較有安全感,會給孩子一個安全的成長空間,也比較相信人。當孩子在充滿安全感、祝福與信任的環境長大,心中抱持的信念比較會是對自己與他人的信任與愛,他們跟心中習慣性地擔心、恐懼或否定的孩子表現出來的行為與未來際遇,自然大不相同。

 

除了父母的影響,我們負面信念的第二個來源是媒體。我很少看電視,偶爾在外用餐看到店家的電視播的新聞,常常很納悶:現在的新聞都是擷取自監視器與行車紀錄器,不然就是客人手機自拍上傳的投訴內容嗎?

 

這些內容的問題不在真假,而是不斷聚焦與放大衝突。明明絕大多數行車紀錄器的內容都是平安無事,明明絕大多數餐廳的顧客都愉快用餐,但這些在全體所占比例很小的內容卻不斷被放大報導,以致社會大眾逐漸以為處處都不安全、處處是奧客與奸商、開車容易發生車禍、醫病糾紛不斷

 

若經常將這些內容灌進意識裡,大家內心會愈來愈焦慮不安,我們反而變成這種集體潛意識的共犯。你因為怕遇上奸商,就會一直用挑剔嚴格的眼光去看別人,於是不知不覺變成奧客;怕遇上不好的醫生延誤病情,你變得更難搞,然後醫生怕你告他,也開始自保,醫病關係怎麼會好?

 

不知你有沒有聽過「視網膜效應」?也就是當我們產生某種特別需求或意念時,就會開始聚焦在與需求有關的人事物上,同時自動濾除那些與需求無關的訊息,所以進入眼前的,都是經過我們的「認知」這個視網膜選擇而來的。

 

有位朋友跟我說,某天早上她出門前特別叮嚀比她晚出門的丈夫:「吃完早餐,要收拾餐桌。」丈夫也答應了。猜猜看,她回家後首先會注意哪個地方?沒錯,就是餐桌。若丈夫沒有收拾好,她一定會非常火大。但是,她丈夫或許當天廁所掃得很乾淨、臥室收拾得很整齊,也或許他那天身體不適,可惜這些她統統不會去注意,因為她所有心思都放在餐桌上。

 

你愈關注什麼,什麼就會被你放大。你以為你已經知道的,未必是完整的事實。

 

若無法覺察自己的念頭,非但不易看到事實,還會讓生活十分忙亂。

 

想想看,我們會因為多少念頭分心:

 

想到瓦斯沒關,起身去關。

 

看到他對我愛理不理,覺得他對我不滿。

 

工作到一半,想起電話費還沒繳,被停話了,想要趕快處理。

 

打開電腦,本來想要查某件事,結果開了好多視窗,好像什麼訊息都很重要,一下子看大聯盟新聞,一下子看健康新聞,看到「情侶最常見的九件事,第五件是……」標題很吸引人,你又點進去了。結果,最重要的事情都沒查。

 

這些念頭冒出來,有的是真,有的是假。無論真假,唯一確定的是:如果一直跟著念頭轉,我們會忙得不得了!

 

學會覺察念頭,才有機會轉念

 

若擁有觀照內心的能力,就會發現每天心中都有成千上萬個念頭,其中有部分可能是事實,但也有很多不過是猜疑與擔心,或是沒有執行必要的胡思亂想。請記得,別把每一個念頭都當真。假如處在一個只是看到想法升起與消逝的清晰心理空間,我們就能看出它們只是暫時經過的浮現。

 

如同卡巴金所言:「當念頭或想法冒出來時,假設你能退一步,從旁清楚地看著它,你就能為事情排出優先順序,並做出明智決定,知道哪些事情確實該做,又該停止做哪些事。因此,這個認清想法只是想法、念頭只是念頭的簡單動作,可以將你從它們創造的扭曲現實中釋放出來,並讓你擁有更清晰的遠見,以及更大的生活管理智慧。」

 

我們是念頭的主人,無論浮現什麼念頭,都不必去消滅,保持一個高度與距離觀看念頭來來去去,不隨它們奔波。拉出一個舒緩空間後,哪個念頭要執行、哪個不執行,自有判斷,這絕對會比跟念頭攪在一起好,而轉念,也只有在這種高度與彈性中才有可能發生。

 

認清念頭,不再聚焦於外界如何回應我們、造成我們不安之後,更有力量的練習是去回想:自己做了什麼事讓別人開心?我們是不是可以從自己開始以身作則,讓環境變得更好?此刻,你會發現最快樂的人是你,因為你已經擺脫受害者意識,進一步將正能量散播出去。

 

你總是憤世嫉俗,或者常心懷感恩?這些都是念頭,透過覺察,你就會清楚知道自己的認知是什麼,而轉念的契機,就在其中。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 陳德中 

出版:方智出版

書名: 正念減壓的訓練:風行全球,哈佛醫學院、Google、麥肯錫、蘋果都在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