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失去記憶...醫師卻無法診斷是不是失智症!女兒:分離,是隨時會發生的一種存在

撰文 :許皓宜 日期:2020年04月1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西元2010年,一個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

年初,我肚子裡懷了第二個寶寶,然而同一個學期,我預計要寫完博士論文,加上一邊全職上班,一邊帶著大女兒。當時還沒退休的母親怕我辛苦,便時常在假日從台南老家北上,協助我照顧小孩,使我能多空出一點時間,順利完成繁雜的研究工作。

 

那天,是週末的晚上,我剛下班。回到家時,看見母親拿著吸塵器在我家客廳來來回回,我跟她打招呼,讓她不要忙了坐下來休息,她對我「喔」了一聲,幾秒後又開啟那嘶嘶聲響,來來回回地在客廳裡穿梭。

 

這樣的狀況持續幾分鐘後,我開始覺察到母親的異樣,她注意到我看著她,停下忙錄的舉動,一雙困惑的眼神問我:「今天是幾月幾日?」

 

我感覺自己的心臟開始高頻率地跳了起來,母親又問:「我為什麼在這裡(而不是在老家)?」

 

「媽,你不要嚇我耶。我懷孕了,你來幫忙。」

 

「蛤?你懷孕了喔?恭喜!」母親彷彿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臉上的困惑瞬間被驚喜的表情給壓了過去。

 

不安卻在我心裡逐漸擴大。果然,恐怖的事情接著發生了,每隔幾分鐘,母親就重複問我同樣的問題:「我為什麼在這裡?」「你懷孕了喔?恭喜!」

 

沒有太多遲疑,我帶著母親前往台大醫院掛急診。等待診斷的過程中,我感受自己彷彿正面臨生命中最黑暗的時刻:現在發生什麼事了?母親是失憶(失智)了嗎?

 

為什麼這麼突然?怎麼辦,我前兩天還對媽媽那麼大聲說話?

 

你到底會不會忘記我? 會不會一直都在?

 

我在一片茫然中溺水,原本總在我危難時被我當成浮板的母親,此刻正如同做錯事的小孩,在陌生的環境中攥著手,等待上帝宣判結果。看她這副模樣,我覺得自己更像坐在審判台上等待的那個人,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大聲喝斥著我:「你說?你有沒有好好對待你的母親?」

 

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好好對待她。像個小孩一樣,我在心裡向上帝默禱:請不要那麼早帶她回家,不要那麼早帶走她和我之間的回憶。

 

請讓她趕快好起來,我以後會好好對待她。

 

「我們都做過檢查了,找不到任何原因。」幾番折騰後,醫生宣布:「這就像突然腦袋短路一樣。她現在突然失去短期記憶,所以近期發生的事都想不起來,但長期記憶是沒有問題的。」

 

「這是……失智嗎?」我問。

 

「也不能這麼說。」醫生搖搖頭,給了一個最模稜兩可的答案。

 

「什麼時候會好呢?」

 

「每個人的狀況不一樣,也許等下就好了,也許幾天,也許幾個禮拜,也許……」

 

帶母親回家的路途上,我依舊徬徨。成年之後,我從來不曾像那天一樣,連睡覺時也緊緊守在她身邊。那個晚上我和她同睡一張床,而她每隔幾分鐘就會轉過身來問我:「我怎麼會在這裡?」「蛤,你懷孕了?恭喜!」

 

我整夜不敢闔眼,膽戰心驚地,連哭的時間都沒有。

 

隔天,就好像短路的電路板突然接通了電源,母親回復原本正常的模樣,之後,她腦袋裡幾乎完全忘了這一天一夜的失憶過程

 

母親恢復後,我們拿著檢查報告的結果,又跑了好幾間大醫院,但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不能保證會不會再發生,有可能會,也可能不會。

 

我的擔憂卻不曾消失,不再敢讓母親單獨帶著我的稚女外出。可能失去一個重要的人的感覺,擴大成可能同時失去兩個重要的人的感覺,兒子出生後,又多了第三份牽掛。

 

我原本答應上帝,如果把母親的回憶還給我,我會好好對她。然而,隨著時間流逝、兒子出生,繁雜瑣事的層遞堆疊,我又失去了那天晚上對待母親的柔軟。

 

當分離是可能隨時發生的存在,才明白對彼此的真正期待

 

是不是總要感覺到,有一天她真的可能會離開我時,我才會記得心甘情願地對她好呢?

 

我終於明白自己為何總是工作過於忙碌?原來我還停留在父母年輕、我年幼,我們不會分離的那個時空,以為自己總要摘下天上的榮耀,才能為他們的心靈增添光芒。

 

曾幾何時,母親已邁入老年,我也不再年輕,我們分離的可能性一下子衝上宙斯的殿堂。她的眼神已從天上落下,看見身在凡間的我,但我卻從那個為父母摘下榮耀的我,長成為自己追求榮耀的我了呀?

 

父母花了前半輩子的心力,將我們送到離他們最遠的地方,我們又怎麼從那麼遙遠的地方,跑回到近在眼前的父母身邊呢?

 

「工作如果不開心,就不要做了。」那天,母親這麼告訴我。

 

「為什麼我小時候,你不這麼說呢?」我問。

 

她沒有回答。但我知道這是個沒有對錯、也沒有答案的問題。

 

小時候,我們努力追求榮耀,用這種方式來討父母歡喜,來滿足他們的需要,以淡化自己心裡可能被他們離棄的焦慮。長大以後,我們關注在自己的渴望與目標上,換父母親使盡辦法,來淡化可能被孩子離棄的焦慮:有些父母是噓寒問暖,有些則是酸言酸語。

 

直到有一天,我們覺察到,分離不只是一種令人恐慌的感受而已,它是可能隨時、真實發生的一種存在,我們才明白對彼此的真正期待是什麼?

 

不是榮耀,也不是傷害。是可以緊牽著你,陪伴相守。

 

雖然,這常常也只是一瞬間的感受而已。

 

 

分離效應

 

感受到失去的可能性,才突然想要開始珍惜,一旦失而復得,卻又故態復萌。反反覆覆中,人感受到自我矛盾的罪惡感。

 

心理學研究發現,當孩子長到大約六、七個月左右,會開始害怕陌生人,對於與照顧者分離時,表現出明確的負向感受,這種現象被心理學家稱為「分離焦慮」。

 

對年幼的孩子來說,分離焦慮的展現是直接的,因照顧者離去感到不高興時,就哭鬧、發脾氣。然而,當照顧者的行為反應無法讓孩子感受到自己的焦慮被接納、被理解,孩子便可能用反向方式來抑制心裡的分離焦慮。

 

抑制反應發生以後,孩子的自我將發出訊號,讓內在心智誤以為自己並不在意那些引發分離焦慮的人,並且逐漸長成偽裝獨立的成年人。這裡所談的「分離效應」,即在探討這種現象。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遠流出版,許皓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保住記憶力、遠離失智症!每天雙手拍「這裡」40下,延緩腦血管退化

撰文 :華人健康網 日期:2020年02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從菜市場回來,才發現忘了買蘿蔔;打開家門,才想起沒有順路買鮮奶;昨天剛講過的事情,今天又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複述一遍……諸如此類的情節,在你身上常常上演嗎?這些是失智症症狀嗎?年紀大了,該怎麼減緩記憶力衰退?常常忘東忘西,到底是不是失智症症狀,以後會不會得老人失智症?

記憶力減退正常嗎? 關鍵在能否想起來

 

記憶力減退是自然的老化過程,但若衰退的情況很不尋常,就要注意是否為失智症的症狀。

 

正常的腦力退化和失智症有時不容易分辨,但有一個明顯差異在於:一般腦力退化的人,忘記的事情經過一段時間後還會想起,而失智症患者一旦遺忘某件事情,就再也想不起來!

 

中醫師周宗翰舉例,若忘記某人的名字,別人提醒之後卻還是想不起來且不認得對方;或是某天找不到某樣東西,找到之後卻想不起那個物品的用途和來源。

 

這些類型的記憶力衰退,已經嚴重到被提醒也沒用,那就不是單純的「老糊塗」、「腦筋不好」,恐怕是失智症了。

 

失智症症狀不只健忘,個性情緒都改變

 

從中醫角度來說,老人失智症稱為「文癡、善忘、呆病」等,不但會忘東忘西,出門後還常常找不到自己的家。

 

有些人甚至兼有幻覺、急躁易怒、焦慮、憂鬱、多疑、行為不理性、大小便失禁等狀況。

 

如果出現以下比較明確的症狀,最好就醫檢查是不是失智症前期的症狀;至於一般的輕熟男、輕熟女,則可以透過以下5招增強腦力、延緩老化!

 

這5個症狀要小心,恐是失智症找上門

 

1.記憶力衰退快速,早上做的事情下午就忘記

 

2.對時間、地點、人物感到混淆,無法做些簡單的工作

 

3.判斷力減退,常把東西放錯位置

 

4.心情時好時壞,個性、行為逐漸改變、難以溝通,做事不再主動、積極

 

5.穿著不乾淨或不合宜的衣著,不怎麼在意外表。

 

睡眠對腦部影響大,中醫延緩腦血管退化

 

周宗翰中醫師指出,睡眠品質對於腦部退化與失智症的影響,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中醫對於早期失智與記憶力衰退的治療,主要是舒緩腦力疲勞、促進腦部血管、改善睡眠狀況等,藉此延緩腦血管的退化。

 

常用藥物包含遠志、柏子仁、川芎、鉤藤、管花肉從蓉、天麻、紅景天等(皆需由中醫師對症下藥,民眾切勿自行購買),針灸方面則以耳針和頭皮針為主。

 

調整氣機循環,打坐腹式呼吸有幫助

 

想要預防、改善失智症,適度的氣功、打坐、腹式呼吸也有幫助。

 

自律神經系統的臨床觀察發現,心臟跳動的頻率受大腦皮質影響,而大腦皮質的活動受呼吸頻率影響,因此,從事上述活動以調整氣機循環,大腦比較不會過勞,心臟的負擔也會比較小。

 

針對日常保養,周宗翰中醫師建議,不妨參考以下5個小秘訣,對於促進腦部循環、強化記憶力都有加分效果!

 

1.按摩百會穴、拉拉耳朵

 

百會穴位於頭頂,是許多經絡的交會之處,可以經常揉壓,醒腦開竅。另外,有事沒事拉一拉耳朵,適度揉捏,也有補養元氣的作用。

 

2. 雙手梳頭、輕輕拍頭

 

早晨起床後,先喝杯溫,再簡單做一些全身的舒展運動,活絡筋骨;接著,用雙手手掌從額頭開始往後慢慢往後「梳」100次。

 

再來,雙手用空心掌輕拍頭部,一次拍打40~50下,一天拍打2~3次,藉由空心掌產生氣流,可加強腦部循環。

 

3. 多吃黃色蔬果、核桃、黑豆

 

平日飲食應清淡,避免高糖、高鹽、反式脂肪。在均衡飲食的前提下,多攝取黃綠色的蔬菜和水果,這些蔬果富含維生素A和β-胡蘿蔔素,有助於防止血管硬化、脂肪囤積,借此延緩機能老化。

 

另外,也可補充滋腎食物,像是核桃、黑芝麻、黑豆、山藥等。

 

4.常常運動、活動手腳

 

多做有氧運動可以提供腦部氧氣量,建議每週至少運動3.次,每次維持30分鐘以上。如果無法做到有氧運動的程度,常常走路也很好!平常多活動手腳,可以促進腦部循環、刺激大腦再生,也可以放鬆心情。

 

5.作息正常、心情愉快

 

每天作息要正常,還要避免心情鬱悶、適度抒解壓力,否則容易使腦細胞未老先衰!

 

多動腦才不會老,小工具輔助記憶

 

正所謂「多動腦,不會老」,除了注意運動和飲食,平常最好保持吸收新知、學習新事物的習慣;若擔心自己健忘,可以把重要的事情大聲複述或寫下來,多利用記事本、便利貼等工具輔助,就能減少忘東忘西的機會!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壓力大,腰痛發生頻率高!3分鐘自我測驗,看出你的壓力指數

想保護心血管健康、更長壽?抗老化逆齡食物這樣吃

午睡姿勢學問大!專家教你這樣睡,成功補眠、痠痛不上身

 

(本文獲「華人健康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運動可以預防失智!有氧運動、肌力訓練效果好,日本專家再推「認知運動」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2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平均壽命延長,失智症罹患人數也跟著增加。國際失智症協會(ADI)的推估,2018年全球失智症人口約有5千萬人,平均3秒就有1人罹患。台灣失智症協會調查則發現,2018年台灣65歲以上失智症發生率為7.86%,12人即有1人有失智症。該怎麼做,才能遠離失智症威脅?

失智症並不是正常老化現象,患者不僅出現記憶力、語言能力、執行功能、注意力、定向感等認知功能退化,也會影響患者生活功能及人際關係。

 

衛福部南投醫院職能治療師李雅萍建議,面對失智症的首要之務是平日做好預防工作,若出現疑似症狀,應早期診斷、早期發現,盡早擬定治療方向,以延緩惡化。

 

運動可防失智,有氧、肌力訓練效果好

 

值得注意的是,運動已經被證實,可有效預防及延緩失智症惡化的方式,以有氧運動(如快走、跳舞、游泳、騎腳踏車等)、肌力訓練(如重訓等)效果較佳。

 

李雅萍解釋,運動之所以有預防失智的效果,可能與刺激腦部分泌的神經營養因子(BDNF)有關,可預防腦部海馬迴萎縮,維持認知功能。

 

日本國立長壽醫療研究中心開發了一種失智預防運動法,稱為「認知運動」。認知運動是融合認知訓練與有氧運動的雙重任務訓練,並沒有限定運動種類或認知作業類型,但必須符合以下的條件:

 

1.  選擇中強度的身體負荷運動,也就是運動完呼吸會輕微加速,身體感到有一點吃力,脈搏達最大心跳的50-70%。

 

2. 認知活動的選擇,應挑選稍微有挑戰性、可以增進腦部負荷的活動,如果對某個認知活動已駕輕就熟,就會失去活化大腦的效用。

 

根據上述條件,日本設計出一種認知運動如下:

 

【簡易版】

 

先以右腳、再左腳的順序,向前走三步然後抬起左腳,然後以左腳、再右腳的順序,向後走三步回到原地後抬起右腳,重複向前向後走並抬腳的動作,每天練習一次,每次持續10-15分鐘即可。

 

【進階版】

 

重複簡易版的向前向後走動作,並在抬腳的同時,進行以下進階的認知訓練。

 

1. 數數,如從1到100,或從100數到1。

 

2. 數3的倍數,如: 3、6、9、12…。

 

3. 從1開始數數,數到3的倍數,如: 3、6、9、12… ,再加上雙手拍手動作。

 

以上認知運動除了要適時調整活動,增加對大腦刺激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持之以恆,就能幫助維持認知功能,預防失智症。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健忘是正常老化還是失智?醫師:忘記事情到「這種程度」,失智症風險高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隨著人口老化,疾病照護問題也日益擴大;其中,失智症對於病人和家屬來說都是極沉重的負擔,有效預防、早期診斷都是延緩失智症的好方法!

台灣已邁入高齡社會,年長者經常面對的就是失智的困擾。依據內政部107年12月底人口統計資料估算,全台失智症人口接近270萬人,65歲以上的民眾,約每12人即有1位失智者;80歲以上的老人,則是每5人即有1位失智者。

 

安南醫院神經內科主任蔡銘駿表示,「失智症」是一群疾病症狀的統稱,與記憶、思維能力減退相關。

 

不過,隨著年紀增加,身體難免會有一些老化的現象,當記憶力和思考能力下降時,該怎麼知道是正常老化,還是失智症的前兆?

 

失智或正常老化?程度頻率有差異
 

蔡銘駿強調,正常老化和真正的失智症,在記憶力的衰退上,有程度和頻率的差異。

 

失智症在日常生活中,忘記事物的頻率較高,就算旁人提醒也會想不起來,甚至毫無印象,並且有明顯的「逐漸惡化」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失智症的症狀不是只有記憶力衰退,患者的語言、執行力、空間辨識能力等認知功能,也會有所減退,並影響到日常生活或工作。

 

在家就能做!一張表揪出失智風險
 

擔心自己或家人有失智徵兆的民眾,可先利用「AD-8 極早期失智症篩檢量表」自我檢測;若以下問題有2題以上回答「是」,建議就醫諮詢神經內科或精神科,進一步檢查確認。

 

1.判斷力上的困難:例如落入圈套或騙局、財務上不好的決定、買了對受禮者不合宜的禮物。

 

2.對活動和嗜好的興趣降低。

 

3.重複相同問題、故事和陳述。

 

4.在學習如何使用工具、設備和小器具上有困難。例如:電視、音響、冷氣機、洗衣機、熱水爐(器)、微波爐、遙控器。

 

5.忘記正確的月份和年份。

 

6.處理複雜的財物上有困難。例如:個人或家庭的收支平衡、所得稅、繳費單。

 

7.記住約會的時間有困難。

 

8.有持續的思考和記憶方面的問題

 

失智非一夕發生,15年前就有變化
 

安南醫院神經外科主任莊皓宇說明,失智症中,以「阿茲海默症」最常見,約佔所有失智症的60~80%。

 

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患者,腦中會出現兩種生物標記(Biomarker):類澱粉蛋白堆積、神經纖維纏結;而且,早在病患出現失智症狀的15年前,類澱粉蛋白就已經開始在腦中堆積。

 

過往,沒有檢查可以立即偵測到這個生物標記,須等病患過世後,將大腦解剖才可確診。

 

不過,目前醫學上已有可以呈現類澱粉蛋白的儀器,像是德國研發的「類澱粉蛋白正子造影」(Amyloid PET),就可以正子斷層造影掃描,呈現β類澱粉蛋白腦中分布,幫助醫師釐清認知障礙的病因,有助於早期診斷、精準用藥。

 

由於每個人的情況不同,建議有需求的民眾先諮詢專業醫師意見,再決定是否接受上述輔助性檢查。另外,失智症是可以預防的,提醒民眾改善生活習慣,降低失智風險。

 

6招遠離失智症

 

1.學習新事物,增加腦部活動

2.規律運動,增加身體的活動

3.保持人際互動

4.控制三高、預防心血管疾病

5.遠離憂鬱症

6.採取地中海飲食、不偏食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護失智父母不嫌累!唐從聖:他們把你拉拔到大,現在折騰一下算什麼?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0月31日 分類:人生體悟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我沒有神經病,看醫生幹什麼!」唐從聖(從從)的父親81歲確診失智時,全家都不敢相信。沒幾年,失禁、記憶衰退的症狀也找上母親;這次,從從及時帶媽媽就醫,在掙扎的心情中,接受母親也失智的事實。

 

雙親接連失智,爸爸3年前離世,唐從聖挫折過、傷心過、崩潰過,但樂觀的他總能在辛苦中發現「樂趣」,更擅長用機智化解與病人之間的溝通困境。

 

唐從聖回憶,十多年前,父親常常半夜一兩點不睡覺,堅持出門運動,還會在不適當的場合說出不合宜的話。面對異樣,「一開始是有一點逃避,有一點不願意面對,那當然病人本身也是很抗拒。」

 

一年多後,爸爸開始尿失禁,但面子掛不住的他,怎麼說都不肯包尿布,更遑論看醫生,「尿布包了還是會拿掉,還會跟你翻臉。」好不容易,終於把父親帶到神經內科,醫師宣布,已經是輕度接近中度的失智症。

 

「我覺得我們白走了一年半的時間,就是因為我們抗拒跟逃避。如果早一點去看的話,也許爸爸不會那麼快進入到這個階段。」

 

唐從聖

▲初聞父親失智時,從從難以置信。

 

一夕之間變成照護新手,從從買了穿脫式的紙尿褲,半哄半騙告訴爸爸:「這不是尿布喔!這叫『復健褲』,讓你做復健。那它偶爾還有個功能,你如果來不及的話,就尿在裡面,它也可以幫你解決。」

 

拉鋸了三個月,父親終於肯穿上紙尿褲,但不是任何時刻都願意。

 

晚上睡覺時,唐爸爸常起身如廁,「他一定要坐馬桶,不給你包尿布、不給你插尿管或在床上用尿盆,他就要坐馬桶!一坐又半個小時,你也不能睡,怕他跌倒。」

 

「他11點睡,早上7點起床,他最高紀錄,在這8個鐘頭裡頭起來13次,你受得了嗎?」每當爸爸起身,睡在旁邊的從從立刻跟著起床,父親直說「我要大便、我要大便」,坐上馬桶卻沒有任何動靜。

 

從從像哄孩子一樣把父親哄回床上睡覺,棉被才剛蓋好2分鐘,父親又起來說:「我要大便。」

 

儘管一個晚上總得折騰好幾次,白天還要處理各種照護問題,唐從聖卻突然眼睛一亮,笑著說:「但我爸得了失智症以後,變成一個很可愛的老頭子!」

 

唐爸爸是軍人出身,年輕時對孩子非常嚴厲,不苟言笑,失智以後卻開始會說笑。別人問起他的姓名,他會故意回答「我叫唐明皇」,簽名時還作勢這麼寫。「他平常講的冷笑話也很多,還會虧妹、撩妹。」

 

就醫時看見護理師,唐爸爸馬上開玩笑:「好漂亮啊!可不可以帶回去作紀念品?要不我們結婚吧!」護理師也很配合演出,「不行啦!爺爺,上禮拜你在病房才娶了另外一個。」「沒關係嘛!不差你這個。」

 

唐從聖

▲從從手中拿的是與媽媽一起動手做的陶杯。

 

為了避免久坐的父親肌肉痠痛,唐從聖常常故意拍打爸爸的屁股,唐爸爸便會故作生氣的說:「你好大的膽子啊!你敢打你老子。」

 

從從回答:「怎麼樣,小時候你打我,我現在讓你知道我是會還手的,該是我報仇的時候了!」「你這個...通通給你抓起來!」

 

父子之間血濃於水的真摯情感,在一陣笑鬧聲中展露無遺。

 

父親失智後不只可以開玩笑,「也可以捏他的臉、親他了,也讓他親我,可是這些事情我想一想,是在沒有得病的爸爸身上我得不到的。」唐從聖認真地說。

 

上帝給他得失智症之後,我少了一個健康的爸爸,但是得到一個會逗我們開心的爸爸。他變我們家的開心果,他的搞笑功力當時是超過我的!」

 

當然,身為十多年經驗的資深照顧者,從從很清楚,陪伴失智患者並不是每天都這麼有趣。

 

「辛苦的時候,想一想他白天逗你開心,那如果不像我爸這麼好玩的話,你想想跟他小時候的回憶。」「你不是三更半夜一整晚也是在那邊哭鬧,他幫你換尿布、幫你餵奶,想一想這樣也就過了。」

 

唐從聖

▲從從拿著媽媽的畫作,展現母親腦海中的台南安平海邊,想起兒時全家出遊的回憶。

 

唐爸爸的失智病程走了11年,92歲時人生謝幕。父親生病後過了幾年,唐從聖注意到母親開始會把東西藏起來,也有尿失禁的情況,有時會突然把自己鎖在浴室裡清洗內褲,就怕被人發現。

 

有了父親的經驗,機警的唐從聖趕緊帶母親就醫,唐媽媽起初也十分抗拒,「不要啦!我不是神經病啦!」最後,檢查結果出爐,幸好只是輕度失智。

 

不過,媽媽的失智表現與爸爸不同,有較多的猜忌、懷疑、憂鬱,有一段時間還常喊「我要回台南!」每天上演的衝突一點兒不比唐爸爸少。

 

為了讓家人全天候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顧,家中請了好幾名台籍、外籍看護輪班,同一時間曾經有多達6位看護在場,協助父母飲食與料理家務。

 

特別疼愛從從的唐媽媽一看,不得了,家裡竟然有這麼多口人吃飯,花的都是兒子的辛苦錢,筷子往桌上一放,「不吃了!」氣呼呼地離開飯廳。

 

唐從聖的腦筋動得快,先將看護人數減少,再使出渾身解數,想了一個法子請看護配合。「拜託你跟我媽說,你是社會局派的志工,你來這邊要湊時數,來服侍媽媽,之後可以拿到獎狀,啊我們這邊就是得到一個照顧陪伴。」

 

沒想到,「我媽還真信了!你知道嗎?」

 

唐從聖

▲唐媽媽與她的插花作品合照。(圖/唐從聖提供)

 

半哄半騙之外,從從和姊姊也開始尋找外部資源,善用台灣失智症協會、地區性日照中心、基督教會、救國團等單位的活動,帶著母親參加插花課、畫畫課、體育課、寵物治療等課程,只要是車程30分鐘內能到的地方,「有好玩的課我們都去!」

 

唐從聖

▲參加寵物治療,唐媽媽與狗兒互動好開心。(圖/唐從聖提供)

 

▲在專業人員帶領下活動身體,是延緩失智退化的方法。(圖/唐從聖提供)

 

此後,唐媽媽的生活變得多采多姿,家裡好幾本畫冊、燈籠、陶杯都是她的作品。除了每週上課三天,週六固定上美容院洗頭,週日還有教會活動。由於有大量人際互動的機會,唐媽媽延緩失智病程的效果很好,目前仍停留在輕度失智階段。

 

▲從從帶母親參加捏陶活動,一起製作陶杯,共享天倫之樂。(圖/唐從聖提供)

 

唐從聖

▲上美容院整理頭髮,也是與外界互動的一種方式。(圖/唐從聖提供)

 

不過,唐媽媽也有不願意配合上課的時候,每每考驗唐從聖的機智反應。從從善用母親疼愛孩子的心理,媽媽不想插花時,他就說:「我好喜歡花喔!可是我又不會插,你去幫我插一盆花回來好不好?」

 

如果唐媽媽捨不得兒子花錢,「不要啦!那個要花錢,你賺錢那麼辛苦。」唐從聖就回:「那不要錢啊!你不去白不去,那一次價值1000塊耶!」母親一聽,換好衣服立刻出發。

 

週日早上賴床,不想上教會時,從從則是說:「妳答應要跟耶穌約會的喔!啊妳不去,這樣耶穌會生氣喔!祂對妳這麼好,給妳這個家,生四個小孩子,妳不去這樣沒道理吧?」語畢,果然奏效。

 

近年,失智症逐漸成為社會焦點,人人都害怕罹病,卻對疾病本身的了解仍然不足。唐從聖曾親眼見過失智患者指責他人偷錢,對方破口大罵,家屬只能低著頭不斷道歉。

 

唐從聖

▲從從呼籲民眾友善對待失智患者。

 

「我們社會要多去理解這個東西。你我都會老,不知道誰會失智症,將來你爸可能也會失智症啊!現在你對人家尊重一點、客氣一點、包容一點、友善一點,把這個環境建立好,我們大家以後老了也都好。」身為台灣失智症協會今年度的失智友善大使,從從特別強調打造友善環境的重要性。

 

父母都是失智病友,會不會擔心自己未來也失智?「會啊!想說是不是高危險群。」詢問醫師,得到的答案是,機率可能比一般人稍高,但並沒有絕對關係。

 

「我想還是跟個人的生活作息、體質還有工作狀態有關。我最近一直在創作,有點操過頭,就會開始注重睡眠這件事情。」於是,從從試著放慢腳步,照顧自己的身體,也用滿滿的愛,繼續陪伴母親漫步在失智的道路上。時光流逝中,同時懷念在天堂的父親。

 

「小時候他們把你拉拔到大,那現在他折騰你一下算什麼,對不對?」走過徬徨,堅定守護年老的父母,從從相信,失智是充滿考驗的人生課題,也是上帝給的禮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