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甜蜜退休生活,50歲卻先送走丈夫...眼淚永遠不會乾,你一定要找人說出來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4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霈瑀提供
  • A
  • A
  • A

她後來幾年內,研讀不少心理探索課程,並讀心理研究所,她的心路歷程,變成了其他同學最好的範例,因為曾經在悲傷的漩渦裡不能自已的她,在不斷「剝洋蔥」後,能坦然地分享自己的故事,她找到了向上的力量,也幫助他人一起往前。

「從來沒有想過,我們不能白頭到老,退休後我們不是要去很多地方?16歲那年認識你,一直到你匆匆告別,生命像是去掉一半......許多人問我,為何還在哭?可是為何不能哭呢?牽手的溫度,還留在我的掌心......」

 

步入中年後,父母年老、兒女離巢,要適應身心變化已非易事,溫情相待的枕邊人驟然離世,又要令人如何面對?如果心靈是個容器,要有多大的心量,才能容納失去另一半的悲傷?

 

中年面對生離死別,八年送走三位摯愛

 

「我兒子結婚時,大家都預約我要做好命婆(在婚禮上牽新娘子的人),可是隔年三月,我卻在辦老公的喪事,那時說要邀請我的人,果然就沒再找我了。那幾年我覺得很孤單,我好像被貼上標籤,成為一個不幸的人。」

 

回想那幾年,霈瑀有自己的公司、事業有成,一兒一女都已經長大、家庭美滿,腦中想的是美好的退休生活,可是誰知道,就在一瞬間,就像是高塔被雷電擊中,她從塔頂跌了下來。

 

「那八年,先是我爸爸得到食道癌,知道的時候,我從門診哭到掛號處, 實在無法接受惡耗,爸爸過了九個月就走了;後來換到媽媽,因為大腦蜘蛛網膜破裂(中風), 當天就走了;最後是我先生,他得了胰臟癌,最後我們只有四個月的時間。」

 

他始終很依賴我,可是我們沒有時間好好告別

 

「一開始,我以為死亡是別人家的事。老公過世的那一年我五十歲,老公五十三歲。聽到醫師說確診,我愣住了,當下無法哭,接著忙碌於處理住院的事、公司的事、家裡的事,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我沒有辦法在當時接受這件事實,也沒有機會好好告別,太快了。」

 

霈瑀說,因為老公不斷發高燒,當時只有做一次化療,有六十多天都在住院,可是無論公司多忙,霈瑀還是會去醫院照顧老公,「他始終很依賴我」。

 

「我老公,一個星期打兩次高爾夫球,喜歡各種運動,以前他還會騎腳踏車去淡水,再買阿給給我吃。而且我們沒有做過壞事,還做了很多好事,他是一個很好的人!我們聊了很多退休後要做的事,可是都還沒有做。那段時間我真的非常憤怒,埋怨老天為什麼他會生病?」

 

回想這幾年,她走了一趟深沉的悲傷探索之旅,把所有對親人的愛,轉化成對自己的愛。如今年過中年的她,更懂得什麼是「自我覺察」、「自我價值」,還在前年完成了研究所學業。

 

沒有人想要承擔悲傷,可是悲傷最後會帶來珍貴的價值,因為脆弱裡的勇氣,就像殘垣裡冒出的花朵,堅韌地迎向生命冬日的暖陽。

 

當老公走的那一刻,你的世界已經被改變了

 

「老公過世後,我讓自己去學很多東西,學唱歌、學二胡、學畫畫。我問我自己,如果我只能活三、四個月,我想做什麼?幾年下來,我參與、學習各種課程,陸陸續續就認識幾百人,當我釋放自己的情緒、不斷地探索內心時,我的生命才有了轉變。」

 

「老公剛過世時,一想到他我就難過,可是在朋友面前,我反而變得壓抑,因為許多安慰的話,反而讓我更傷心。像是『你經濟條件已經很好了,還有什麼不滿足』、『都過了那麼久了,你還在哭呀』,我覺得找不到一個地方可以包容我,可以接住我的悲傷。許多人以為悲傷只是過渡期,之後可以恢復過往的生活。」

 

「可是事實是,當老公走的那一刻,你的世界已經被改變了。當我愈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時,我的眼淚就流不停,直到我接受我的命運,接受發生在我身上的悲歡離合;我不是個不幸的人,若有些人因此評價我,我想那是他們投射了自己的恐懼。」

 

接納命運的發生,重新掌握人生主導權

 

霈瑀後來幾年,研讀不少心理探索課程,就讀心理研究所,她的心路歷程,變成了其他同學最好的範例,因為曾經在悲傷的漩渦裡不能自已的她,在不斷「剝洋蔥」後,能坦然地分享自己的故事,她找到了向上的力量,也幫助他人一起往前。

 

「曾經我以為我是世界上最孤單的人,其實我和每個人一樣,之所以會感到孤單,只是想要被理解、被陪伴。參加團體後,我發現我不孤單,每個人都有他的生命故事,也會用他的方式,走出他人生的困局。」

 

現在固定在一葉蘭喪偶家庭成長協會做志工的霈瑀,重新掌握人生的主導權,即使中年接受那麼多命運的「禮物」,她因此更相信我們要做自己人生的導演,做自己生命的編劇,「不幸,只是一種錯覺。」

 

「很多人是害怕談論悲傷,是害怕觸及到深埋的情緒,甚至擔心自己會崩潰,因為我自己經歷過,我特別能感同身受,在其中的無力感與自我懷疑。」

 

難過時,要找到「對的人」說出來

 

「但是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身體受傷,我們會去擦藥;但心裡的傷,卻不願意講,傷口就在心裡慢慢地發炎。」

 

「參加喪偶團體,我們輪流說出自己的故事,每說一次,就像在清創傷口。訴說之後,心裡面的感覺也得到了釋放,我有訴說的對象了,他們是我人生的見證。」

 

霈瑀最後分享給50歲後的熟齡朋友們,難過時,找到「對的人」說出來,很重要!

 

「我算是比較活潑又外向的人,但憂鬱也會來找我。每個人面對生命意外的態度都不同,但我們仍能找到自己幸福的方式。我曾看過一位朋友,20、30年來都還在用著過世老公的便當盒,她用她的方式將愛情持續下來,進到她的日常中,她感到很幸福,我們也會尊重她,這是她的選擇。」

 

細數每個人的生命故事,必然會經歷生離死別,有愛便有傷,而也因為傷,讓愛更有痊癒的力量;聽聽別人的故事,也別忘了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語言很有力量,即使摯愛離去帶來深沉沈的悲傷,但我們也能「由死而生」,再次看到更為茁壯的自己。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死很難看破、人生很難無憾!成功戰勝乳癌,民歌之母陶曉清:讓生活慢下來,就很幸福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1月30日 圖檔來源:時報文化提供
  • A
  • A
  • A

陶曉清在中年之後,探索內在、了解自己,她認為「每個人生命的河流不同,自己選擇去承擔」、「自己能改變的就改變,改變不了的,就放下吧!」以至於即使歷經過乳癌化療,她仍勇敢面對。她的《生命的河流:七堂關於人生的成長課》,每一堂,都精彩!

聽她的嗓音從收音機傳出,介紹著西洋流行音樂、民歌......她以電台廣播人的身份,策劃與召開民歌演唱會;在1970年代中期後,民歌逐漸成為台灣流行音樂界的發展方向之一,伴隨著無數人度過珍貴的青春年少,而她也在2000年,獲頒金曲獎的特殊貢獻獎;2017年,獲頒廣播金鐘獎的特殊貢獻獎─她是「台灣民歌之母」陶曉清。

 

她的生命河流(註一)裡,始終熠熠生輝閃耀著:一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媽媽,還是知名廣播人!但到了中年後,她在好友介紹下,遠赴加拿大研讀心理課程,彷彿真正「回家」般自在,64歲正式領到加拿大海文學院(Haven Institute)的畢業證書與合格的心理諮商師。

 

中年後訓練「心靈肌耐力」,64歲成為心理諮商師

 

「我去加拿大上課,是我生命很大的轉折點。其實我不覺得自己有欠缺,而是一種深沉的『自我壓抑』。想想我的工作是自己喜歡的,從來也不缺錢、不缺食物;過去沒有黑歷史,完成很多重要的事,我要死的時候沒有不可以。」

 

「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我發現我一直都在做模範,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失誤過,沒有踩過爛泥巴 ,卻把自己搞得很累。我太驕傲了,不懂得求援、不容易相信別人,經常活得很孤獨。但我終於願意放自己一馬,也放別人一馬。」

 

「我爸、我兒子、我老公,甚至我的朋友們,每次我一生氣他們就拿我沒辦法。從小就發現這招有用,所以,好朋友一聽我說『隨便』,反而照著我的話做。我在加拿大上課後,他們教導我,人生不設限,同時自我負責的態度,這些讓我更加深刻知道『我是誰』,尊重了自己,更尊重別人。」

 

「老師常提醒我:『沒有人需要你的照顧,你是一面鏡子,把自己降到最低,完全地相信其他人有自己的力量。在課堂裡,我們完全可以犯錯,而體會在失敗裡,往往有最大的學習。」

 

十多年的心靈成長旅程,也讓她晚年獲知乳癌「中籤」後,不讓眼淚有太多表現的機會;該愛的愛、該放的放下,該做的治療一個沒有少,今年74歲的陶曉清,繼續用她擅長的廣播發聲,在「牽手之聲」網路電台擔任台長,穿越時空的限制,繼續傳遞音樂與關懷。

 

沒有怨天尤人!罹癌積極治療,珍惜眼前的每一天

 

「我的母親55歲因為乳癌過世,小妹20多年前就發現有乳癌,我一直是乳癌的高危險群,之前的乳房檢查沒有少過,乳房攝影、超音波都做,所以我一摸到、確診後就決定開刀。」

 

「我比較沒有經歷『否定』的過程,也沒有怨天尤人,只是覺得輪到我了罷了。但是那一刻被宣判,仍是逃不掉。」

 

「在我千百個浮上來的念頭中,第一直覺是我要死了!罹癌情緒很複雜,對死亡的恐懼會出現,其實那是對『未知』的恐懼;可是當下那一刻還是會驚恐。恐懼不會不見,只是會愈來愈少。」

 

「對於面對死亡,我想如果能好好告別,比較能放下對死亡的恐懼。這幾年我看到好多人,像是樹木希林 、大衛鮑伊的人生態度以及逝世,也給我許多新的體悟。回顧我的一生,已經很豐富了,其實人生很難了無遺憾,只能盡量把遺憾降到最低;也很難講看破生死,我們不是什麼聖者大師。」

 

第二人生穿越時空,繼續與聽眾「牽手之聲」

 

陶曉清說,可能是長期都在做「心理準備」,即使摸到乳房硬塊、被醫師確診時,心中雖仍有百般複雜的情緒,卻也少了「為什麼是我」的掙扎不願接受。67歲確認乳癌後,在10個月的療程裡,開刀、化療、放療,她與乳癌直球對決,而今身體健康,還能提攜後進,開啟晚年生活的另一片天。

 

「我記得罹癌後,我跟乳癌病友協會說,我現在拿到門票了,可以做你們的會員了!後來我又跟他們說,我現在好了,可以為你們做點事了。」

 

「他們(乳癌病友協會)好像一直在等我,因為他們一直想做網路電台,而廣播正好是我擅長的事;等到我病癒後,大家開始找免費軟體、伺服器......我來訓練癌症病友做廣播節目,每年都會訓練病友,將我的經驗傳承。」

 

50歲後不再心口不一,擇你所愛、愛你所擇

 

問陶曉清,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一天天過吧!讓自己慢下來,好好吃一頓飯。我覺得悠閒地洗個澡、大個便,就是幸福的事(笑)。我一急躁就出狀況,容易發生意外、跌倒,因為人一急就沒活在當下。」

 

「人要不煩惱是不可能的,但煩惱實際上對我們沒幫助,我們不需要保留它,有時我們可以想辦法轉移注意力, 像是我在社大做「日本和紙畫」創作,會帶來專注的快樂,我定期跟營養師『約會』,或是追劇、寫書、跟好朋友旅遊、訓練主持人等等,這些都讓我好開心,生活裡到處是快樂。如果生活品質不好,活著有什麼意思?」

 

陶曉清在中年之後,探索內在、了解自己,她認為「每個人生命的河流不同,自己選擇去承擔」、「自己能改變的就改變,改變不了的,就放下吧!」以至於即使歷經過乳癌化療,她仍勇敢面對。

 

「有時我們心口不一,那就讓我們心裡產生矛盾,便是一種『耗損』。像是想丟掉隔夜菜,又怕浪費;吃了怕對健康不好,丟了又有罪惡感......因此我覺得尊重自己當下的選擇吧!這樣才能活得輕鬆自在,也是『愛自己』的方式。在自覺的狀態下確認『這是我的選擇』,若要付出,必當是心甘情願。」

 

她中年時的「覺醒」,讓她不只是大家眼中的「陶曉清」,而是成為她自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為什麼愛、又為什麼笑,在人生各種角色與自己中獲得平衡;也讓我們清楚知道,幸福,始終是自己的選擇。



▲陶曉清在2017年獲頒廣播金鐘獎「特別貢獻獎」殊榮。左為兒子馬世芳(同年獲頒流行音樂節目獎),右為作家老公亮軒。



註:陶曉清在著作《生命的河流:七堂關於人生的成長課》中,道盡了心的掙扎與覺醒,以及一路上探索自我的努力。她說:「我無法決定未來,但我可以決定用什麼態度面對每一天 。」

 

更多精彩好文...

 

編輯精選:母親、妹妹都罹癌,確認乳癌的那一天...陶曉清:我一點都不怕死亡,我已經充分地活過了!

 

編輯精選:不依賴醫生和藥物!她中年後做對1件事,50多歲沒有慢性病、精神比年輕時更好!

 

編輯精選:50歲最棒的生日禮物:我一個人自助旅行!野島剛:享受孤獨、告別過去,精彩第二人生正要開始

 

編輯精選:老公意外過世,歷經苦難更堅強!黃越綏:我不減肥、不節食、不運動、不保養,自在達觀

 

編輯精選:20年前就在學習北歐經驗!劉毓秀:不臥床的幸福照護,父母善終、子女自在,而且還很省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我們還有多少年可以玩?不等了!她丟下老公去歐洲,分享經驗帶更多人出國玩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1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Lydia提供
  • A
  • A
  • A

年近六十歲的Lydia,不僅一個人玩,還帶著其他熟齡的「高年級生」學習做個背包客,所有令人擔心的語言、交通、住宿、資訊等旅遊常見QA,她都用三十多年的經驗,協助大家一一搞定。

又從歐洲自助旅行回國的Lydia老師,這次的「說走就走」特別有感,因為訂下機票後就開始收拾行李,連行程表都還沒排好,就迫不及待衝出國!問她原因,答案很簡單:「我的時間有限,不趁著有體力、還看得到時,去我喜歡的國家走一走,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等待呢?」

 

原來身為五年級生的Lydia老師,本來計畫去年底的歐洲行要跟老公一起去,可是在老公的時間一延再延的同時,她發現飽受飛蚊症困擾的雙眼逐漸退化中,「不等老公了!」她決定想出發就出發,享受一個人的自助旅行。

 

我們還有多少年可以玩?不等了,丟下老公去旅行

 

年近六十的Lydia,不僅一個人玩,還帶著其他熟齡的「高年級生」學習做個背包客,所有令人擔心的語言、交通、住宿、資訊等旅遊常見Q&A,她都用三十多年的經驗,協助大家一一搞定。

 

「我覺得年紀大了,跟團不一定適合我們。有機會跟老公、閨蜜一起自助旅遊,會讓我們感情更緊密;如果願意一個人出遊,像我一樣成為背包客,你會得到更多的驚喜喔!」

 

「我過去從事貿易的工作,為了要『陌生開發』客戶,踏上歐洲與亞洲其他國家;在一兼二顧之下,背起行囊到各國辦公兼自助旅遊;對我而言是駕輕就熟,沒想到退休後想貢獻所長,我的『背包客』經驗,會引起那麼多熱烈迴響。」

 

Lydia無意間看到104高年級平台誠徵「高年級老師」,她心想:「第二人生就來教英文吧!」沒想到同時開設的「自由行」課程,更受退休族群歡迎,也讓她思考旅行與生命的意義。

 

自助旅行很危險?旅遊不設限,放寬心玩得更盡興

 

「我去歐洲那麼多次,從第一次去玩就愛上了!可是很多人都跟我說:要怎麼注意安全?你有遇到什麼危險嗎?嘿嘿,其實我這次去希臘就遇到搶劫了......」

 

Lydia拿起手機顯示她唯一遇到的無良搶匪,她只能倒抽一口氣,不敢跟牠爭。

 

讓Lydia舉手投降的小搶匪──來自愛琴海的小貓咪,吃掉Lydia當天的早餐。

 

「哈哈,我沒有碰過壞人,可能我看起來還比較『有嫌疑』吧!」穿著簡樸的Lydia,旅歐這麼多次,沒有遇過任何的虎視眈眈,卻遇過不少溝通的誤會。

 

「每次我要找人問路,如果想多問一些,就被對方的夥伴催促他快走,好像我下一步可能有危害似的。可是這些『安全提醒』聽久後,我也開始對人有了戒心,但都出來玩了,真的要放寬心!顧慮這個、防衛那個,玩得不容易盡興!」

 

「像是這次旅途中,有位『聖誕老人』發了顆巧克力糖給我,我第一反應是:『我要付錢給你嗎?』『喔,不,我只是想祝福你,送你巧克力糖』。是呀!多感動啊!我老公兒子都沒那麼貼心呢,我的直覺反應竟是懷疑,懷疑靠近我的都是意有所圖,就算他是聖誕老人。」

 

人最怕自己嚇自己,Lydia說,不要太像個「觀光客」,像她就打扮成「讓人沒fu」的樣子,危險好像就自動遠離她。但她同時也提醒:「最好不要太依賴手機,行程資訊還是多用我們的腦筋記下來,真的要用Google Map,也低調點,降低自己被盯上的機會。」

 

適合熟齡的旅遊原則:要坐得舒服、走得安穩

 

旅遊過30多個國家的Lydia說,她最愛的是俄羅斯的聖彼得堡,她可以一去再去。因為那是她年輕時第一個「陌生開發」成功的國家,在她腦海中印記著無以倫比的青春過往;而失智的高齡母親過世時,她也正好在俄羅斯,旅遊牽動著她人生的回憶。

 

「我喜歡慢慢地遊歷、看山看海,每個國家、每個城鎮都待久一點;這讓我覺得身心靈都被洗滌了,好舒暢!旅行時白天玩得累、晚上睡得好,腦袋全然放空,真的很紓壓、很快樂!我常分享給周邊的親友,我們活到這個年紀了,不要再虧待自己,要旅遊就趁早。」

 

Lydia可以一年數次旅遊世界、上山下海,她的旅遊原則是:要坐得舒服、走得安穩。

 

「我是個背包客,但我很少住青年旅館,一來是因為我不年輕嘛,二來住宿對我而言很重要;能住在著名旅店,或看見絕美景色,就是絕對的享受!我也不會逼自己要長途跋涉,需要坐計程車時,我也不為難自己。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愛的旅行方式,找到它、實踐它。」

 

Lydia喜歡住宿不同特色旅店,並享受旅店窗外的無限美景,成為她隔天探險的靈感。圖為2019年旅遊的西班牙龍達。

 

▲俄羅斯的聖彼得堡,她可以一去再去,那裡充滿她最快樂與悲傷的回憶,也讓她愛上一次又一次的自助旅行。

 

想去哪就去哪!語言不是問題、身體也不會是障礙

 

「有人問我,我坐輪椅還能旅遊嗎?我認為絕對是可以的,路不轉人轉,像是『張家界』的景色絕美,在輪椅可以到的地方,就盡情倘佯,或是選一間位置良好的旅店,推窗出去就是天地的鬼斧神工,欣賞當下的美景,這就是旅遊最大的價值!」

 

「還有人問我,『我英文不好怎麼辦?』我回答,你以為歐洲人英文都很好嗎?其實語言是安全感,但絕對不會阻礙你旅遊的樂趣。」

 

「還有人問我,『自由行要很多錢嗎?』我也是納悶,人生結束就是結束了,存了那麼多錢,到底要給誰用呢?現在便宜的機票、航班很多,你計算機拿出來敲敲,不見得比國內旅遊貴喔,最怕是你想玩時,已經沒有體力了。」

 

享受一個人的旅行,學習享受獨處的滋味

 

在Lydia的指導和鼓勵之下,學生們紛紛開始「揪」她一起玩,她覺得老後有一群好友很好,但她堅持晚上一定要一個人睡。

 

「我睡覺時會打呼,我希望不要影響到別人;再來,我也需要有個人的時間與空間,做自己的事。畢竟,人到了最後,一定是一個人,旅行讓我學習,讓我成長,讓我真實面對自己。」

 

長途的背包客旅行,讓Lydia有更多時間與自己獨處,她很享受一個人的時光,因為在人生最後一刻的音符落下去之前,她想要瀟灑轉身,在旅行中更加獨立自主,這是她面對老後的心理準備。

 

我享受單獨的自由快樂,從來不覺得寂寞。我覺得無論家人再親密、夫妻再恩愛,生命到最後,都是一個人。我愛我的家人,所以特別了解『牽掛』所帶來的煩惱、憂愁;也因此,我享受每一刻,去記住所有幸福快樂的瞬間,我已經五十幾歲了,人生還能有多長?」

 

一個人旅行的美妙體驗,Lydia懂得最深,她鼓勵要展開「第二人生」的朋友們,大膽點!要說人生有多少遺憾,別忘了,大部分都是自己給的。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聽陌生人傾訴煩惱,她溫柔開導無數母親!專線志工梁瑞瑜:接受生命給你的,人生才會更開闊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1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人的自信,其實來自『自知之明』。有些事情,要自己體會後才能明白,像是年紀這件事,就是年輕人體會不來的。上了年紀後,我發現我身體機能各方面都在衰退,任何事情我更會量力而為。65歲後的我,要多加活動,用活動來養生。」

「如果這個男人不好,這段關係不值得你守護,媽媽不反對你離婚,不要委屈自己,娘家會支持你!離婚,就怕太晚。」梁瑞瑜對女兒說,每一段關係要盡心力維護,但千萬不要受委屈,娘家會是她永遠的靠山。

曾在家庭教育諮詢專線擔任​十多年來志工的梁瑞瑜,從「局外人」的角度看待自己的生命,她說,女人要為自己勇敢,她今年65歲了,她有資格說,「接受,我們人生才會開闊。」

 

進入志工之門,為自己與家人迎來幸福人生

 

「當初我會想擔任志工,坦白說是為了自己。因為孩子升上國中後是另一個階段,我感到很難教導,有挫敗感;自己想要進修,才報名「家庭教育諮詢專線」的志工,與幾百個人一起競爭少數的名額,非常幸運地我能擔任這份重要的志工工作,幫助別人也同時幫助自己,這份禮物綿延至今,滋養了我的心與人生。」

                       

梁瑞瑜訴說著那份難忘的志工歲月,電話那頭的陌生人,總是傾訴著苦惱與情緒,而她將研習的技巧化為溫柔堅定的話語,紓解來電的母親焦急的情緒。

「會打專線來的,其實情緒問題最多。我請對方同理讓他生氣的對象,也換個角度問,那個對象為何會有這些反應。」但每次掛斷電話後,她不禁一次次地省思,自己與老公說話的態度、自己與孩子溝通的語氣,還有自己發脾氣裡的情緒到底是什麼?

志工帶給她的收穫,像是打開一扇新的門,那是一扇不輕易被情緒控制的門。她改變了,家庭更幸福了,家人間相處也更融洽了。

 

「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從這些來電的母親身上,跳出來看自己的局。因此發現了我自己在教養孩子的盲點,我要求太多、控制太多了。」
 

「尤其有次我輔導身心障礙兒童,那些單純的孩子們,是在如此有限的狀態中努力成長,生命如此可貴,而我卻在細微的小事上,因為子女達不到要求而生氣。當我想通後,我便改變對待孩子們的態度。」

梁瑞瑜笑著說,當她放鬆後,孩子們的好日子就來了。幸福是什麼?幸福是來自對生命的接受與放鬆。

 

中年夫妻相處,更需要「被討厭的勇氣」

 

參與志工服務讓她提升了生命的視野,也結交了許許多多的好朋友,她不是傳統框架下的媽媽,「不要被社會規範給綁架了,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你一定要先知道,不要讓別人來規定你。」

在女兒赴美求學時,梁瑞瑜也一起前往,為的不只是照顧女兒,自己也唸起了書,報名了語言學校,也完成自己求學的目標。「老公、兒子在台灣會自己照顧自己,控制只會讓彼此不快活;信任才能讓彼此成長。」

 

梁瑞瑜的婚姻之道,也是磨合過來的,當夫妻吵架時,她會先容許自己生氣,然後再問自己:生氣的原因是什麼?有沒有自己可以改變的地方?(自己的責任);若自己沒有可以改變的地方(他人的責任),那麼就放下吧!離開現場,既然事情無法改變,生氣也毫無意義。

「婚姻爭執不休,來自彼此的期待與標準,但人過了中年後,愛情多轉變成親情,我們反而可以不被情感與情緒左右判斷力,好好地學習如何相處。」

 

「我的建議是,即使在婚姻裡,也要有『被討厭的勇氣』。不要想去依附別人,有耐性地表達自己的想法與立場,當你願意尊重自己時,老公、孩子,其他親人更會尊重你。」

 

女人一定要獨立,結束一段關係也不害怕



「在擔任志工的期間,我看到許多女性在婚姻裡痛苦卻走不開,其實關係是連動的;若是關係讓你悶得喘不過氣來,那麼就試著讓自己改變,關係才可能有變化,如果你不動,對方也不動,那麼關係就會持續僵化沉悶,直到你忍無可忍為止。但前提是,『有愛才願意改變』。」

因為看過太多受創的婦女,她提醒女人們要獨立,心智上的獨立、精神上的獨立,還有經濟上的獨立。

「若現在沒有謀生能力,還無法乘載自己(或是與孩子)的未來,那麼就要加快培養自己的生存能力。大家放心好了,社會上的資源很多,只要你願意為自己挺身而出,機緣一定會一線牽一線,社會本來就不孤單。」

 

她認為在婚姻裡不該受盡委屈, 只要真的已經盡力、努力過了,不要害怕結束一段關係。

 

不過她也提醒,自己的事情,不要見人就說,免得造成自己更大的困擾。貴人也是要挑選的,若對方的生命課題更加嚴峻,或是對方也很壓迫自己,很難給你實質的協助。

 

若找不到人可以聊聊,她服務過的家庭教育諮詢專線、生命線、張老師專線,都是由被系統性培訓的志工提供諮詢,能幫助你暫渡情緒的難關。

別人丟壞球過來,我們可以置之不理;厲害一點,我們可以打回去變成一記好球。但如果盡心盡力,打得傷痕累累、狼狽不堪,那就夠了。我和我女兒說,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已經退無可退,娘家永遠歡迎你!」

 

第二人生就是「心中有年紀,但不被年紀困住」

 

訪問的那一天,梁瑞瑜剛剛拿到一副新北市贈送的老花眼鏡,她笑著說:「我65歲了,我真幸福,有好多福利可以享用。」

 

人的自信,其實來自『自知之明』。有些事情,要自己體會後才能明白,像是年紀這件事,就是年輕人體會不來的。上了年紀後,我發現我身體機能各方面都在衰退,任何事情我更會量力而為。65歲後的我,要多加活動,用活動來養生。」

她說現在讓自己的步調變慢,行為舉止更加優雅,其實是要避免自己受傷,這是她「心中有年紀」,照顧自己的健康與安全,不成為子女的負擔;她仍喜歡出國旅遊、學習新知,這是她「不被年紀困住」,每一天都是感恩與新的一天。
 

梁瑞瑜最後分享志工歲月給她最大的人生啟發:生命為什麼感到痛苦?因為我們不能接受生命要給我們的東西。順從它,你才會發現你的「收穫」是什麼。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一瞬,後悔不能重來!楊玉欣:快樂是一種選擇,願美麗人生的最後一站,是善終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23日 圖檔來源:楊玉欣提供
  • A
  • A
  • A

「20年前我就訂定我的志向,讓沒有死去的人,能活得好一點。」說話的楊玉欣笑容甜美,氣質優雅地和餐廳每個人打招呼,一點都看不出已經年過40歲,而在她輕盈溫柔的言語下,是清晰的思路與堅定的信心。

人稱「罕病天使」的楊玉欣,年紀輕輕時就罹患「三好氏遠端肌肉無力症」,生命的脆弱、人生的無常,她看得比誰都透徹。

 

曾訪問過數百個罕病家庭的她,了解那無法與外人言喻的痛,因此她製作節目、邀請產官學合作,甚至曾擔任不分區立委,進入立法殿堂推動法案,為弱勢爭取權益、為公眾爭取福利。

 

同時,現任台灣生命教育學會病人自主研究中心執行長的她,也大力提倡病人自主的善終理念;今年初正式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背後就有她的數十年堅持不懈的力量。

 

可是驅使她一路為他人謀福利的有情動機,一切卻起始於「無情」......

 

19歲還愛做夢的年紀,一念之間便是天堂與地獄

 

「你不用再來了,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肌肉無力的楊玉欣,在19歲那年聽到這個訊息,徹底地改變了她的人生;殘酷的消息,蛻變出一個「新的楊玉欣」,也進而像漣漪一般,蝴蝶效應地改變了其他人的人生。

 

「你以後會癱瘓。」楊玉欣說,醫師以這句話作為給她19歲尋病的句號。她知道罕見疾病無藥可醫、且會持續惡化,但人生就只能這樣了嗎?她立即選擇了另一條路,毫無猶豫地「豁然開朗」。

 

「聽完醫師的宣判,一開始我的腦海浮現的是我父母,他們的3個孩子都發病了,我是最後一個被確診。我想,他們會有多難過?我要怎麼安慰他們?我一定要做個獨立自主的人,經濟獨立、情感獨立,不要讓他們為我煩惱。我接著想,父母、我,還有其他弱勢的人怎麼生存?」

 

楊玉欣說,他們家自小家境困苦,有了這一餐,不知道下一餐會在哪。好不容易長大成人,父母與自己的期待都希望光明遠大,可是成年的她,立刻要迎接生命這一份「意外的禮物」,她說,「我的現實感十足」。

 

「一般人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但我已經知道了,死亡靠得我非常近。我思考的是,如果我癱瘓了,在癱瘓之前我要做怎樣的人;而在癱瘓之後,我又該怎麼辦?」她立下了志向後,在罕病基金會籌備時就加入志工的行列,積極地理解與投入生命議題。

 

她提起推動《病人自主權利法》的初衷,「那是在我發病之初,就已經下的決心:我要幫助貧病交錯的人,那也是幫助我自己,幫助生育我的父母,幫助台灣所有弱勢。生病像是置身在茫茫然的汪洋大海中,但我們能找到方向,在人生的最後一刻,仍能尊嚴離開。」

 

病是我的,命也是我的!我有知情權與決定權

 

全新的楊玉欣,謀的不是少數人的福利,她的「現實感」驅動她的每一項法案推動,是以你我的權利為核心,謀的是每個人的福利。沒有人希望意外降臨,可是當命運又驟降大雨,《病人自主權利法》會為你撐起大傘。

 

「目前的醫療法、醫師法、刑法的規定,醫師遇到病人一定要急救,這是法律要求醫師要保障人民生命,沒有例外;而《病人自主權利法》這個法案,就是在這個前提下,仍能為我們生命末期做出最安心的選擇。」

 

「醫師不會成為殺人犯,家屬不會內疚一輩子,而病人更不會因無效醫療,延遲痛苦的生命。」

 

楊玉欣說,每個人隨時都在為自己做大小決定,那是因為我們有「自主權」,可是身份變成病人後,病人陷入最卑微的狀態,大小決定經常是家屬與醫師說的算,甚至會對病人隱瞞病情。

 

「我看到不少年過五十、六十的大哥大姐悔恨著,為何當初不讓父母知道病情?至少可以讓他們做他們想做的事、說想說的話。」人生一瞬,多少的後悔與來不及,我們不需一錯再錯。

 

《病人自主權利法》主張病人的自主權,而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之前,必須先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CP),拉近知識落差,詳盡地讓每個人了解《病人自主權利法》是什麼,在意識清楚時,就能為將來若發生不可逆轉昏迷、植物人等狀態時,為自己的生命最後一哩路做決定。

 

快樂是選擇,生命美麗自然閃動魅力

 

在楊玉欣立下志願的20年中,她訪談過無數在生死邊緣掙扎的人。「病人的悲傷是非常多層次的,而且很難說出口。」不只是末期或罕病病人,照顧的家屬經常也是飽受煎熬,「在延遲痛苦的世界裡,即使現在好過一些了,但明天還會再來,這些反覆地歷程,沒有經過的人很難明白。」

 

可以平安地死去,不就是眾人最想要的福氣?但其實這份權利,是眾人一起努力而來的。

 

她為弱勢謀福利,見過數以百計困苦的靈魂,再加上自己也有罕見疾病,她卻總是能保持著從容愉快的樣子。問她是怎麼做到的呢?

 

「快樂,其實是理性的選擇,我不斷地在調適,把自己放在快樂的頻率裡,現在已經練就可以很快地就迎向正向、陽光。」楊玉欣解釋,在一個生病的身體裡,就像是靈修般需要學會忍耐;身體受限了,卻能成就其他的無限。

 

「我經常思考,對我而言最好的選擇是什麼;不能靠外在給你什麼,因為誰也給不了你。我只能思考自己要怎麼安排人生,思考『我是誰?我為何而活?我又為何而戰?』我先生說過一句話:『苦難,不值得追求,但因為愛,我們必須承擔。』我覺得很有道理。」

 

「接下來的日子,我仍希望能做更多的事,協助社會每一個人都能身心安頓,推動更多法案修正與制定。當每個人都能盡量照顧自己,不需要依賴他人,青壯年能專心投入工作發展,勞動力投入市場,國家才有競爭力。」

 

曾聽人說過,女人最好的化妝品來自「內涵」,女人隨著年紀更加充滿魅力,靠的是這樣的化妝品:真誠是粉底,無私的愛像是腮紅。楊玉欣神采奕奕的美麗秘方,其實就是這麼單純,只是真的得來不易。

 

罕病天使楊玉欣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附註:



《病人自主權利法》是台灣、也是全亞洲第一部以病人為主體,完整保障病人自主權利的專法,保障病人享有知情、選擇、決定的權利,在特定條件下,可以選擇不施加維持生命治療(LST)與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ANH)。

 

《病人自主權利法》適用對象包含:末期病人、不可逆轉昏迷、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其他經主管機關公告的重症。

 

具完全行為能力者,可以透過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CP)的程序,與親友和醫護人員溝通自己的善終意願,並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選擇在以上五種臨床條件下,接受或拒絕何種治療。

 

此外,為了確保自己的意願,在意識不清時仍會被妥善執行,可選擇指定信任的人擔任醫療委任代理人,安心走過生命最後一哩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唯一房產過戶給兒子後,老父親竟流落街頭...律師:即使是親生子女,也不要挑戰人性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9月09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想計畫,你就是『被計畫』。人的一生在乎尊嚴,可是等到你無法選擇、也無法安排時,此時,還有尊嚴可言嗎?」吳挺絹律師經手許多家庭財產訴訟案件,而後更是積極倡導法律知識給熟齡族群,為的就是辛苦一生的你,不要再最後的重要關頭─「功虧一簣」。

「大約在十年前我實習時,89歲的老奶奶在女兒的攙扶下進來,她的訴訟對象是她的四個兒子。人生第一次進法院,卻是家人間對薄公堂,我心裡想,身為一位母親,她的心情一定很複雜與難過吧!一般人對於法律訴訟與流程已經感到很困擾,何況是高齡的奶奶,被自己四個親生兒子告上法院。」

 

吳挺絹投入高齡者的法律諮詢,是感同身受,以及「看不過去」。

 

「父母的錢,就是我的錢!」你的兒女是這個想法嗎?
 

為什麼家人間為了父母財產一事會鬧得不歡而散,甚至是互相控告再所不惜。吳挺絹再次說:「不要挑戰人性。」
 

「像是前面說的故事,兒子們是在91歲的爸爸進出加護病房、插管臥床後,了解到爸爸可能不久於世,為了避免遺產稅,而商討出一連串的爭產計畫,老奶奶只是其中的一個棋子,兒子們哄騙她簽下贈與房子的契約,當其他姐妹察覺有異、不讓過戶時,兒子就將自己的母親,告上法庭!我們可以進一步討論的是,為什麼兒子們會覺得父母的財產都是自己的?而且都沒有姐妹的份?或是沒有考量父母養老、治病需要的費用?」


「我們可以捫心自問,是不是也經常給予兒女觀念:『我們的財產未來都是你(孩子)的。』而讓子孫們把父母的財產,當成了自己未來會拿到的遺產。於是爭產,變成了要拿到『屬於自己的財產』。」

 

講來令人心寒,華人社會講究孝道,可是一提到利益財產,卻是一毛都不能少。更何況已經先認定:父母的財產是我的。


計劃趕不上變化,白紙黑字更勝口頭承諾
 

「討論遺產糾紛,大家身邊應該都有不少例子,過往親友家人間的恩怨糾葛,隨著利益衝突更加白熱化,許多人竟就在告別式上因為遺產吵成一團。但遺憾的是,如果你都還在世,子女們就急著想要你的財產,辛苦了一輩子,想來更情何以堪吧!」

 

吳挺絹律師在各地不斷推廣演講,請大家善用法律來保護自己,而不要過於重視「口頭承諾」,尤其是事關資產分配,一定要白紙黑字具名清楚。最重要的是,不要讓別人來幫你計畫,年過50之後,你的退休理財,就需要包括財產分配。

 

「我再舉個故事,有一位父親將自己唯一的房產過戶到兒子名下,父子間說好,父親可以一直住在這個房子,這是屬於兩人間的默契。」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這次是第三者來挑戰。

 

當這個兒子娶妻後,妻子想換小間一點的房子兩人一起住就好,且換屋後也有一筆現金「小賺一筆」,而原本以為可以安住到老的父親,此時就被下了「逐客令」。房子,道義上是父親購買;但法律上,房子掛的就是兒子的名字。

 

這個父親想請兒子遵守讓他住到老的承諾,你們猜,這個兒子會選擇父親還是妻子呢?

 

「不願遷出的父親,最後發現自己的衣物都被推放在大樓的門口,因為房子已經交屋給新屋主了。百般難過、百般不願意,他也只能老年之後『重新開始』,重新租屋、重新找工作。」

 

無奈嗎?不管訴訟的結果如何,過程中都已經是傷害。但殘酷的現實是這些高齡長輩,幾乎都是敗訴,財產要不回來,原因就在於「舉證不足」。

 

「你的情緒、情感、心結,都不會是法官衡量的標準,法律需要的是有效力的文件,而不是『一句交代』,關於法律問題一定要詢問專業的律師,千萬不要道聽塗說。」

 

「家人間情感的千千結,人性的複雜與世事的無常,都不是我們可以預料的,我們只能在更早年,在我們身體健康時、不受限制時,就為自己與晚輩做好安排,不要讓給晚輩的禮物變成了導火線,更不要因此落得老無所歸、老無所養。」

 

吳挺絹律師的溫馨提醒:


1. 「遺願」沒有法律上效力,不能強制要求其他繼承人配合履行,「遺囑」才是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建議立遺囑前,先找律師討論。


2. 「借名登記」處理財產,都要簽署「書面借名登記契約」!事先與律師討論,要達成規劃目的,法律上達成目的同時保障自己的方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