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教我的事:給世上最能教愛的人多點良善!少一點「添加物」,家人關係更親密

撰文 :許皓宜 日期:2020年04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2010年前後,亞洲陸續出現一連串的食品添加毒物事件,例如,奶粉裡加了三聚氰胺,點心被添加了塑化劑。

毒奶粉被踢爆真相之際,香港家庭治療研究院的家庭治療師李維榕正好到台灣做案例演示。當時我坐在台下,對某段治療談話印象特別深刻。

 

那是一對在現場不斷爭吵的夫妻,對彼此的指控中,滿滿都是過往的家庭宿怨。

 

李維榕觀察了一會兒夫妻倆的爭執模式,問他們說:「我知道最近台灣人都在討論毒奶粉事件,如果你們的婚姻也有毒,你們知不知道各自添加了什麼毒素在你們的婚姻裡呢?」

 

這對夫妻被李維榕天馬行空式的發問,干擾了原本習慣爭吵的思維路徑,兩人一時之間,還真的停下來認真地想:對喔,我們在婚姻關係中,放了什麼毒?

 

對彼此的主觀想法,就是關係的添加物,可能含有毒素

 

李維榕的這段問話,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確實,關係的組成如同食物一般,是你放一點添加物、我也添加一點,所混合出來的成品。

 

當我們添加的內容物中含有毒素,又自以為只有放這一點點無傷大雅,便很容易像食品風波一樣,滾呀滾的,滾出一場極具殺傷力的風暴。

 

長期以來,我在治療室中觀察伴侶互動已久,覺得親密關係中的添加物可以分成兩種:

 

其一是先天性的添加物,精準來說,更像是原物料起化學作用所混合成的物質,例如性格特質、內在不安與個人渴望。

 

其二則是偏屬後天的添加物,比如工作壓力,以及原生家庭和姻親關係的壓力。

 

我和先生結婚超過十五年,一開始最難適應的,就是他那副只要沒了笑容就顯得冷漠的臭臉,而他最不喜歡我的地方,則是在家就變得邋遢隨便的魚干女個性。

 

這兩項性格特質彷彿我們各自帶到婚姻中的原物料,攪拌啊攪拌,混合出獨特的親密關係中的產物。

 

我透過他臉上的表情看見了記憶中父親的權威,他在我身上感受到母親不夠溫柔的部分,原本毫不相干的天性特質擺進同一段關係中,激發了對方深層的感受,引發不安、煩躁,和未被滿足的渴望,形成對彼此的主觀想法。

 

他對我的主觀丟到我身上,我也拋出我對他的主觀——這些主觀就是關係的添加物,可能含有毒素,身在其中的我們卻毫無知覺。

 

「你幹嘛對我擺一個臭臉?」其實他沒有,他只是覺得沒什麼開心的事情,就不用特地擺個笑容而已。

 

「你幹嘛都要穿那件那麼寬大的睡袍,很像家裡突然來了一隻白熊。」這句話其實有點拐彎抹角,不如直接說:「老婆,你該減肥了。」來得乾脆。

 

這世界上有太多伴侶,因為對關係中的化學添加物渾然不覺,而逐漸用否定對方和人身攻擊,來賠掉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

 

學著看見自己在一段關係中所放進的添加物

 

當第一種添加物已經不知不覺地讓伴侶關係產生毒物反應,第二種添加物再加進去,關係風暴便是箭在弦上,一觸即發。

 

想想,如果今天我們在公司遇到不少開心的事情,回家後,即便一進門就聽到另一半對你說:「你今天穿這件衣服,看起來真的好胖喔!」

 

還有可能因為心情不錯,而不忙著生氣,觀察看看對方是怎麼了,為何平白無故說這種話?但倘若今天在外已經受了不少怨氣,回家又聽見這番話,想必檯面上的戰事或檯面下的冷戰,都難以避免。

 

然而,婚姻治療的經驗又讓我注意到,這些被伴侶怒稱為引爆戰爭的始作俑者,也常常沒有能力發現,自己正用這種令人不舒服的方式,在和對方說話。

 

所以關係大戰開打時,雙方都覺得委屈,都感到受傷,都覺得是對方先引起的,都認為是對方的錯——背後最大的原因在於,我們都對自己在關係中添加的毒物,渾然不覺。

 

渾然不覺所引發的爭吵往往非常耗能,雙方都認為自己「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就算不想繼續爭吵,也找不到可以下台階的地方,工作、家務都因而延遲。長久下來,關係想不走到盡頭,都難呀。

 

多年的婚姻生活,讓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要再那麼扁平化地,去看待發生在眼前的事物,而是學習看到每個人的行為、每段關係的形成背後,都有其獨特的脈絡。

 

學著看見自己在一段關係中所放進的添加物,讓我不再苦苦執著於:「為什麼他是這樣的人?」

 

 

資深媒體人陳文茜說:「人生不只需要聰明,還需要善良。聰明讓我們看穿別人,看懂人性;善良讓我們理解別人的難處,懂得放下。」

 

當然,我也非常認同,我們的善良必須要有底線。

 

但對於伴侶、對於家人,我們真的可以給他們更多一點善良,因為他們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能教我們學會「愛」的人。

 

添加物效應

 

在關係中做了些什麼,卻缺乏自覺,因而迴避了自己需要負擔的責任。

 

家庭治療當中有個「互補性」的概念,指的是一段關係之中,彼此的行為會互相影響,形成一種互動上的序列:你做了什麼,讓我這麼做;我做了什麼,又讓你那麼做。這裡談到的「添加物效應」,即是延續這個概念而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遠流出版,許皓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愛情需要承諾,但承諾不等於婚姻!40歲後幸福快樂,你需要的不是玻璃般的親密關係

撰文 :鄧惠文 日期:2020年03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所謂放棄「森林」、進入一對一的婚姻,對某些人很困難。因為很難找到一棵「完美的樹木」,單一棵樹無法滿足自己所有的需求,為了避免失望跟憤怒,有些人習慣這棵砍一點、那棵鋸一段,因此無法放棄森林。

最近我被問到,一定要一夫一妻制嗎?學生告訴我,臉書的關係選項有「交往中但保有交友空間」之類的,「不用為了一個人放棄世界啊!」我也曾在演講中討論過一本談「婚姻不需忠誠」的書。

 

我同意婚姻不該靠忠誠維繫,不過,這不是放棄或不放棄的問題。任何選擇都是放棄了其他的東西,一對一的伴侶放棄了其他可愛的人,但享受開放關係的伴侶,也有所放棄─ 他們放棄的是一對一的專屬感。

 

這是個人選擇,有得有失,如果自以為忠誠是一種犧牲,整天惱怒,或是對於擁有開放關係的人恨之入骨,那真需要好好檢視一下自己的人生觀,為什麼做了一個讓自己充滿怨懟的選擇呢?

 

選擇一對一的婚姻模式,許多人稱此為「為了一棵樹放棄森林」。有些人用這話來騙人,要對方忠心守著自己,但自己並沒打算停止四處打獵。

 

這些人造成一些問題,然而我認為問題更嚴重的是,許多人聲稱自己為了一棵樹放棄森林,事實上,他們根本沒有要放棄任何好東西的意思,而是抱緊這棵被選中的可憐的樹,猛烈的搖它、砍它、剜它,說著「我為你放棄了其他人」,要求這棵樹長成他要的高度,幫他遮蔭,結出各種他想要的果子。

 

誠心放棄森林,沒那麼容易。

 

有些夫妻相處還可以,兩個人彼此喜歡、也不想分開,但還是常常覺得不對勁,懷疑自己選錯了樹。其實,一旦進入婚姻,任何人都必須放棄「隨時隨地都在天堂」的期待,必須放棄「我永遠都很重要」的感覺。

 

在磨合期,兩人都要重整自己,放棄某部分的自己,某些東西得收起來不能再用,比如:你跟這個人相處,囂張跋扈是不管用的;跟那個人在一起,必須學習很多新事物才行得通。種種「放棄」,都需要被哀悼。

 

心理學家榮格曾經提出「永恆少年」與「永恆少女」的概念。不管幾歲都自認漂亮瀟灑,不受羈絆的永恆少年與不食人間煙火,純真可愛的永恆少女,他們永遠都只追求純粹的完美,是無法忍受世間汙穢的人。

 

然而,真實的婚姻關係有美麗之處,卻也少不了雜俗,做為伴侶,需要能夠不斷被挫傷再復原的實力,不可能永遠活在晶瑩剔透的自我印象中。

 

所謂放棄「森林」、進入一對一的婚姻,對某些人很困難。因為很難找到一棵「完美的樹木」,單一棵樹無法滿足自己所有的需求,為了避免失望跟憤怒,有些人習慣這棵砍一點、那棵鋸一段,因此無法放棄森林。

 

有時候,發生外遇事件的人,在婚外情的開始,對原來的伴侶並非無愛,但是,他們的婚姻缺乏了某種修正功能,無法處理自己的不滿,不知如何要求伴侶改變,於是在複雜的情緒下,容許自己到其他關係中尋求滿足。「我很驚訝!他一向很疼愛我,什麼都依我,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其實伴侶的關係如此,並不健康。

 

因妻子外遇而前來諮詢的一對夫妻,如此對話著:丈夫問妻子在外遇中追求什麼。婚外情的對象,既沒有丈夫體面、也沒有成就,脾氣還相當粗暴。

 

妻子想了半天說:「我只知道,跟他在一起很好玩,有些樂趣。」丈夫淒苦的說:「你從來沒有跟我說過我們的生活缺少樂趣。」妻子流著淚:「你那麼辛苦工作,我怎麼能要求你跟我去玩?你下班後那麼累,我要說,來玩躲貓貓嗎?」

 

無法放棄森林的人,不見得不珍惜他的那棵樹木,而是無法處理自己的需求與失落。

 

如果不能接受關係中的不完美,就很可能發展出多重關係,遊走其間,逃避每一個關係中必然的失望跟憤怒。要能接受不完美,必須有完整的自信。

 

例如,即使是一個正常良好的婚姻關係,太太也可能在某日發現先生比較冷淡,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因而感到寂寞。有自信的太太可以處理這樣的失落,不會立刻懷疑自己值不值得被愛,可以等等,看他忙完或休息之後,注意力是否會回來。

 

但是,自信受傷或不穩定的太太,可能有立即墜入地獄的感覺,難道是我不夠好嗎?為什麼不注意我?討厭那種自己不夠好的感覺,於是立即抗議,卻只得到「你無理取鬧」的回應,久而久之,關係更有距離感,為了維持被愛的感覺,而步入婚外戀愛。

 

既然要維持一對一婚姻,需要修通的是:親密關係中,兩個人的磨練、敲打會很強烈,把所有的期待跟需求都放在這個人身上,你承受得了嗎?

 

有次一位年紀滿大的男性聽眾 call-in 到我的廣播節目上,發表對當天主題「親密關係」的看法,因為他的開場白很長,需要控制時間的我有點焦慮,沒想到他說出了令人驚豔的婚姻哲學:

 

「鄧醫師,你們講得很複雜,我聽不懂。親密關係對我來說就是兩種,你聽聽看,一個是玻璃、一個是泥巴。玻璃就是要晶瑩剔透嘛,如果它被刮到,你一定會受不了,想換一片新的。如果我發現太太有個缺點或是兩個人吵架,發現瑕疵我就咒罵那片玻璃,不然就乾脆換人,因為玻璃應該要透明嘛!」

 

「泥巴就是我跟我老婆,我們在攪和的時候什麼都看不清楚,眼睛、嘴巴都沾了泥巴,講出來的話都是爛泥巴,很臭、很黏、瞎攪和。」我問他,這樣攪和可以覺得幸福嗎?

 

他說:「當然也曾經想要洗乾淨,看看會不會變玻璃,可是沒辦法,泥巴太多了。」最後他說:「現在我結婚三十年,泥巴變陶土了。雖然瞎攪和,可是你給它燒,有耐心的燒,它就變成陶土耶,啊我不會講啦……」電話掛上,我真是深深佩服。

 

有人說婚姻是墳墓,但我想,這位聽眾說的婚姻是一個窯。墳墓是死寂的,而窯裡面有熱度,婚姻放在窯裡慢慢燒,陶土的本質就是泥巴,再精緻一點還會燒出美麗的瓷。但我們能否耐得住婚姻這口窯的高溫?我們是否了解,婚姻的本質其實是泥巴,不去期待它是玻璃,有瑕疵就想換掉?我們是否懂得,該怎麼燒它,溫度要持續但不能燒爆破裂?

 

婚姻關係需要不斷添柴,自我成長、自我覺察,也要維持出口,各自有空間呼吸,這樣婚姻的窯才能不斷的燒,燒出幸福。

 

(本文摘自《有你,更能做自己(暢銷紀念版) (電子書)》,親子天下出版,鄧惠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享受快樂人生,你要擁有「這種」感覺,50歲後便能大聲說:我好幸福!壽命還增加7年

撰文 :久世浩司 日期:2020年01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人與人的緊密關係才是人生中知足感和幸福感的源泉。其實這也是古往今來人們口耳相傳的老智慧。曾有調查發現,和戀人、家人關係親密的學生,學習成績較好,學校生活也較充實。和他人有密切關係的人容易從疾病中恢復,甚至也比較長壽。

人與人的「親密感」是我們幸福的原動力,也是使人生更豐富的秘訣。正向心理學家彼得森博士在一次採訪中針對「簡而言之,正向心理學的精髓是什麼」的問題,說出了有名的回答。

 

「Other people matter.」

 

也就是「他人很重要」。這是很簡單的回答,但也是經過科學論證的「他人對自我幸福感極具重要性」的事實。

 

我經常對學生說,正向心理學的知識和「老奶奶的智慧」很相似。正向心理學中,經過科學論證而得出的判斷中,很多都並非什麼新奇道理。但這些再理所當然不過的道理,卻很少有人真正去實踐。

 

因此,當老奶奶講給孫子的生活智慧,化身為具有高度重現性的科學知識時,正向心理學就能給人們帶來信賴感,使人們形成新的習慣和動機。

 

人與人的緊密關係才是人生中知足感和幸福感的源泉。其實這也是古往今來人們口耳相傳的老智慧。

 

曾有調查發現,和戀人、家人關係親密的學生,學習成績較好,學校生活也較充實。

 

和他人有密切關係的人容易從疾病中恢復,甚至也比較長壽。另一個調查發現,和家人、鄰居保持良好關係,並得到他們守護的人,要比在孤獨環境中生活的人平均長壽七年。

 

結婚也是建立高度親密度關係的方法之一。現在包括日本在內的已開發國家的晚婚情況日益增多。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即使不結婚,一個人也能享受快樂人生」的「單身貴族」式思想。

 

但是,調查發現,已婚者比單身者擁有較高的人生滿意感,而且身心也較為健康,特別是結婚之後的男性比單身男性的平均壽命要高(不過還未發現女性在婚姻和壽命的關聯性。女性跟男性不同,她們如果有終生保持親密關係的同性朋友,壽命會增加)。

 

即使結婚了,夫妻間的親密度依然很關鍵。現在有很多夫婦分居,如果結婚但是親密度不高的話,幸福度也會降低。但有意思的是,在各國幸福度排行榜上常常排名前幾名的丹麥,離婚率卻很高。

 

這是由於丹麥的社會保險制度非常完善,即使是單親家庭,也不必擔心生活或子女養育問題,和日本人相比,丹麥人更重視個人主義,一旦夫婦分居,他們可能會優先選擇個人幸福而離婚。

 

現代日本存在著「獨居社會」的問題。獨自一人生活的老人不斷增加,特別是男性,很多都孤孤單單。

 

孤獨感和幸福感成反比,也就是說,人的孤獨感愈濃,幸福感就愈低。

 

在公司裡,親密度也非常重要。如先前講到的蓋洛普,該公司曾做過一項關於高效率團隊的調查,在訪問全球一萬多位商務人士的十二個問題中,其中一題就是「職場中有無稱得上好友的人」。是否有能夠商量解決難題的親密同事,也會左右工作動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抗壓韌性:世界菁英的成功秘密,人人都可鍛鍊的強勢復原力》,日出出版,久世浩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當你擁有舒服的關係,你就不會需要父母—40歲後想擁有幸福快樂,不為母親的眼淚負責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說來有趣,當那股原諒的感受出現後,她看伴侶的眼光也變得不同了。從原本總是批判、易怒,容易不滿足與不開心的狀態,慢慢地變得開放,讓她能看見對方更多的好、欣賞對方,也開始能感謝對方的付出。她自己也慢慢地褪下盔甲,接納心中的幸福與被愛的感受,好好享受愛與被愛的狀態。

那天好友June說她感覺胸口充滿淚水,我便陪她到我們最愛去的火鍋店,坐在角落剛好有隔板,在裊裊白煙中談傷心事能少去許多尷尬。

 

June向來是很有靈性的人,說什麼自己胸口有淚水我也見怪不怪;她也會說些像是聽同事吐了兩小時苦水後,她就覺得肩膀上都是對方的重量之類的話。

 

她說她那「糾纏」兩年多的關係,終於結束了。但結束後她感覺自己像被卡車輾過一樣,理智上沒有太多難過,身體卻感覺像是沉積了多年的死水,一瞬間被喚醒。

 

她知道這兩年的感情和相處,是一種「糾結」而不是「愛」。因為她知道當她愛上了,她並不會一直問自己:「我到底為什麼跟他在一起?」但如果是「糾結」,就會有一股吸引她的力量,讓她一邊痛苦,一邊又跟對方攪和很久。

 

她說,她試著回溯小時候與父親相處的經驗,因為她知道這個對象有太多跟父親相像的地方。

 

她自嘲著說,當對方被自己調教得跟父親不一樣時,那股爽快和幸福感簡直讓她快樂似神仙。例如,當她要求對方做家事或買東西給自己,對方照做的那一刻,她總覺得她改變了什麼;但總是一轉眼又掉入地獄,因為對方依舊會回復到本性。

 

她告訴我:她想好好療癒受傷後變得扭曲的自己,因為她自己也知道要改變有多困難,更何況是改變對方的本性。

 

她說的改變,就像是小時候一直想要改變父親的那股渴望——如果父親願意分擔家務、願意對母親好一點,不管是心裡掛念著她,或是買點東西讓母親開心都好——可惜他沒有。

 

所以當對方回應了幾次她的要求,她便覺得心裡的不安和空缺都被填滿了。

 

後來她試了好多方法來幫自己面對關係的結束:海鹽淨化泡澡、靈性療癒按摩……卻比不上前幾個晚上看的《與神同行》。她說她幾乎從頭哭到尾。哭完後,她感覺沉積在胸口的死水似乎一瞬間清空了,整個身體和思緒變得輕盈。

 

這其實就是承認失落、理解失落與釋放失落的過程。

 

她原本以為是對這段關係結束的失落,但也納悶:早就已經分分合合無數次,這次可以說是下定了決心,卻不懂哪來這麼多淚水。

 

到最後,她才發現這份傷心還夾雜著對母親的心疼和哀傷,也才真正接觸到內在那悲傷的小女孩——那個小時候看著母親委屈哭泣、寂寞悲傷,卻在一旁束手無策、又氣憤又無助的小女孩。

 

當她心裡開始對父親感到怨懟,時常產生敵意,原本疼愛她的父親也開始疏遠她,進而對她有許多指責。

 

「我太天真了。我跟這個人在一起,就是想證明我可以征服男人、改變男人;我也想證明我比媽媽厲害,男人再難搞我都能矯正他,但我一樣辦不到。我居然一直在重複我媽媽的痛苦,愛著相同性格的人,卻無法包容他們的性格,這不是真正的愛。

 

我從頭到尾都不夠愛他,只想著要改變他,自以為改變他我就可以幸福快樂,不會像媽媽一樣痛苦。唉,真是又傻又天真,到頭來我誰都改變不了,只能改變我自己……」

 

接著她說,她終於覺得自己有能力去跟小女孩對話,告訴她在感情裡每個人都有選擇,而她不用再為母親「為愛而流」的眼淚做任何事。她心中那焦慮不安、沉重悲傷的小女孩,也終於被安撫、釋放開來。

 

她重新在關係中釐清自己與父親的關係,釋放對父親的敵意,也巧妙地釋放了對男性的敵意,在關係中不需要總是上演權力爭奪戰。

 

接著,她哭著說:「我想,如果我媽還在,她可能會告訴我:好好感受愛、好好生活,接受其他想對妳好的人,別再愛得這麼痛苦了。」

 

我聽著,翻攪著鍋裡的青菜,眼淚也流了下來。

 

她的故事觸動了我,我為她的真誠與勇敢喝采。

 

親愛的,你知道嗎?關係其實是互補的,母親的柔弱,彰顯出女兒的強勢。總是安靜又忍氣吞聲的母親,在關係中、在生活的大小事裡處處跟人低頭,看在眼裡的女兒自然不願再低頭,去重複這種「痛苦」的形式。

 

一開始女兒其實也想要保護媽媽,但在不知道如何有建設性溝通的情況下,只能蠻橫地強硬地去索取她要的關注或公平。她不只在家中會與父親爭鬥,以削弱父親在家中的聲音和權勢,甚至會做出令父親覺得顏面無光的事情,讓父親難以擁有家族榮耀與光彩。

 

同時,她也會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延續與父親之間的隱微爭戰,面對伴侶時總是容易嗅到關係中的權力不對等,而不斷爭權奪利,或要求平衡、平等與公平。

 

與父親的張力也容易延續到與權威的關係裡。戰鬥型的孩子容易跟自己的上司、教授、老師起衝突,或是喜歡當帶頭搗亂的反叛者;有時也會有衝動控制的問題,所以可能經常違反校規。

 

除非在就學期間能夠被好好理解,否則就容易成為非行少年或少年虞犯;因為他們除了憤世嫉俗外,並不清楚為什麼自己需要強權,讓自己能夠非常強大。

 

他們的種種問題行為,往往會讓柔弱的母親更為苦惱,讓強勢又充滿控制慾的父親暴怒;但戰神般的孩子往往是打不怕的,愈是權威的教養愈不能收服他們,愈會激起激烈的反抗與對峙。

 

即使家中的角色分配總是父親扮黑臉、母親扮白臉,但孩子依舊只有表面妥協,私底下不妥協。因為他們所厭惡的,或者引發他們內在深層煩躁心情的,其實就是母親在關係中的低聲下氣。

 

在這種問題行為下,母親如果更溫和、更拜託要孩子聽話,只會強化與延宕孩子的戰鬥力發作期罷了。

 

June就是不斷違反校規長大的孩子,也曾經是他人眼中的小太妹。她每次都笑說還好她沒有長歪,因為她在學生時期遇到懂她的老師及時把她拉回正軌,同時也「教育」了June的父母,練習在家中平等開放地對話。

 

June中學時曾經交了校外的男友,卻因為在學校附近的商店買東西時,跟男友一言不合大吵起來,甚至動手推了彼此;這件事輾轉傳到老師耳裡,老師才決定要找來June的父母一起談談June的情感和行為。

 

這個曾獲得理解的機緣,讓她開啟了不斷自我探索的生命。

 

一直到成年後感情不順遂,她才開始看見,自己依舊還是小時候那個與父親爭權的小女孩。這件事呈現在她的情感狀態裡:遇到事情時她無法理性成熟地述說,會像小孩子一樣鬧和耍脾氣,她還是處在年少輕狂的暴躁裡。

 

她也才意識到:她一直陷入父母的三角關係中,情緒糾結且承接著母親的苦和怨,遲遲不願意與父親和解,同時將許多男性視為生命裡的假想敵。

 

當她願意尊重母親、退出母親苦與怨的強烈情緒後,才得以感受情緒上的清澄,認知到這麼深的怨,其實是深刻的愛與依賴,以及父母之間的夫妻相處之道。

 

正因為母親深諳以柔克剛的道理,父母親才能彼此和諧共處數十載;即使他們必須找孩子消化相處裡的苦與怨,這卻是他們在維繫彼此關係的前提下,所想出來最合適的方法了。

 

也是在這一刻,當她看見那深藏在背後的愛,在表層卻是如此隱微地親密,她突然願意理解與原諒父親這數十載的強勢與威權。

 

說來有趣,當那股原諒的感受出現後,她看伴侶的眼光也變得不同了。從原本總是批判、易怒,容易不滿足與不開心的狀態,慢慢地變得開放,讓她能看見對方更多的好、欣賞對方,也開始能感謝對方的付出。她自己也慢慢地褪下盔甲,接納心中的幸福與被愛的感受,好好享受愛與被愛的狀態。

 

當女兒能退出三角關係,進而療癒自己與父母的關係,就能療癒自己的親密關係。

 

親愛的,這就是如何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看懂自己是怎麼被上一代的關係模式影響。

 

這個女兒的「孝順」是有意識與無意識的結合運作:有意識地看見「我不要跟母親一樣」,要比母親幸福、贏過母親,要像制衡父親一樣征服男人,因此一直在關係中打仗,導致自己難以與伴侶真正地親近;在無意識中,則和父母同步並深刻連結,因而想在行為上對父母表示忠誠。

 

當父母不曾真正地幸福時,孩子總會做出某些事情來讓自己也不幸福,達到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孝順父母的一致性,讓自己不致於背棄父母。

 

當你在關係中處得不好,或是親密關係不斷破裂,你會自然而然地回到家裡繼續當孩子,這也是一種無意識的運作。當你擁有舒服的關係,你就不會需要父母;但當你有著糟糕的關係,你就會需要回家繼續當父母的孩子,繼續調節父母的婚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跟著他,快樂嗎?要讓伴侶幸福,先讓自己快樂...5個指標,給中年婚姻超快樂!

撰文 :吳娟瑜 日期:2019年07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真正考驗配偶之間的親密關係,是無論如何始終在身邊支持與陪伴的能力。

陽子辛苦工作養家,她克盡妻子的職責,下了班還要準備餐飯,丈夫要她盛飯,動作稍慢幾秒立刻碗筷齊飛。陽子深受耳鳴之苦,丈夫只會每天拿著相機四處尋找靈感,陽子有話都說不出口。

 

有一天,丈夫安排夫妻重返當年蜜月之地,也許想補償平日的不當相待,或者想重溫舊夢;睡前,從來捉摸不清老婆感受的丈夫,坐在日式榻榻米上問隔了五步遠的陽子,「妳跟著我,快樂嗎?」

 

丈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低頭整理衣物的陽子怔住了,她沒有抬頭看丈夫一眼,只淡淡拋出「不知道」,這三個字彷彿一息尚存蚊子般的嗡嗡聲,輕輕地迴盪在夫妻靜默又尷尬的呼吸間。

 

丈夫不放棄,又追問一次,「陽子,跟著我,妳快樂嗎?」,這回,丈夫遠遠地注視著陽子,專注等候回音。「不要這樣問啦,人家眼淚會跑出來,」陽子輕聲回答,手一樣「停格」,頭一樣「靜止」。

 

我的心和陽子的丈夫一樣,突然「揪」成一團;就這麼一句話,電影《東京日和》(とうきょうびより)淬出夫妻生活的深刻。

 

多數夫妻慣常各忙各的,很少有親密的對話時光;平日常聽到的個案困擾也以夫妻無法溝通為多,吵架,似乎也成為許多夫妻的日常。

 

偕老的五項指標

 

有一回,在演說會場見到一對相伴而來的中年夫妻,好奇他們在夫妻關係中是快樂?還是不快樂?我請男士當場問老婆,「跟著我,妳快樂嗎?」男士的妻子笑嘻嘻,迅速地點著頭說,「是呀!他對我很好。」會場其他幾對夫妻也都滿意彼此的關係,我忖測會相伴聽講座,基本上關係應該不錯。

 

陽子的答案為什麼讓我深有感觸,她沒有正面回答「是」還是「不是」,看似閃躲了丈夫的問句,其實是閃躲了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陽子的回應與我心有戚戚焉。

 

我問自己,如果有一天老公Show有此提問,會怎麼回答?我很可能兜個圈子以「酸甜苦辣點滴心頭」閃躲「是」或「不是」。

 

換位思考若是我問Show,「跟著我,你快樂嗎?」他又會如何回答呢?

 

老實說,我沒把握他會愉悅地說,「當然快樂,和妳在一起,我每天都很快樂!」我深知自己的親密關係還有調整成長的空間。

 

「對伴侶的一生而言,最終算得上真正天長地久的,是一切絢爛歸於平淡之後的考驗──追求之後,愛戀之後,痴迷之後。真正考驗配偶之間的親密關係,是無論如何始終在身邊支持與陪伴的能力。」史丹.塔特金博士(Stan Tatkin)在其著作《大腦依戀障礙》中給了「偕老」明確的方向。

 

「始終」、「在身邊」、「支持」、「陪伴」、「能力」等五項正是圓融婚姻的關鍵語彙。每項以20分為滿分,我先自問吧!

 

「始終」──難免有心生不滿的時刻急於離去,最終還是回頭;得10分。

 

「在身邊」──如影隨行豈不是壓力重重?以象徵意義來說,是在身邊呀!得15分。

 

「支持」──年輕時吵吵鬧鬧互爭第一,不懂支持的重要,走過這許多年才領悟其中底蘊,當然支持;得15 分。

 

「陪伴」──兩人還身手靈活,心靈陪伴大於形式,得10分。

 

「能力」──說恩愛夫妻是自欺欺人,繼續修身養性,多所學習未來會更好!得15分。

 

加總後是65分,勉強及格,繼續努力嘍!要讓老伴快樂,首先要有能力讓自己快樂,不是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藍天會在牆外等著你:吳娟瑜說 愛與不愛,你最後都是一個人》,天下雜誌出版,吳娟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