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2年沒找工作、不談戀愛,恐當啃老族 吳若權:人生最大風險,就是你不冒險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20年04月13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成長過程中的許多遭遇,既然已經發生,若純粹把目前自己沒有勇氣的原因,歸咎於過去沒有被好好教養或對待,根本無濟於事,還是要願意面對現實,重新建立自信才行。

一位中年大叔跟我提起他的兒子,大學畢業後就窩在家裡,兩年來都沒有去找工作,也沒談戀愛,已經是一副準備要當「啃老族」的樣子。

 

宅男宅女愈來愈多,無論謀職就業或感情婚姻,都讓關心他們的銀髮長輩擔憂。

 

剛開始的時候,親戚朋友並不悲觀,還極力奉勸他要想開點,不要用個人的主觀意識去判斷,現在網路這麼發達,即使宅在家裡,還是有可能透過網路去找工作、談戀愛。

 

聽到親友的忠告,起初他真的也有稍感安慰。直到兩年過去,他才更進一步認清事實:兒子從小非常受寵,個性軟弱,吃不了一點苦,承擔不起任何挫折。即使他積極安排,介紹工作,連面談都不用就可以上工,兒子勉強到職兩天,就又自動返家,沒請假、也沒提辭呈。

 

他問兒子:「為什麼不做了?」

 

兒子很直率地回答:「工作很無聊。」

 

再深入一點去了解,其實關鍵並非真的只是「工作很無聊」而已,而是他沒有信心可以勝任。

 

這裡所謂的「勝任」,並不一定是工作本身具有多麼困難的挑戰性,還包括即使非常容易上手的事情,也要有能夠熬過日復一日重複的耐性。舉例來說,再厲害的麵包師傅,總也要揉麵團吧。若是在擔心自己做不好之前,就先擔心這樣重複的例行性工作可以撐多久,意志力不夠的人就會打退堂鼓了。

 

當一個人毫無耐性去面對工作的重複性,又沒有足夠的勇氣與能力,去接受工作的挑戰性,還能做什麼?

 

很多這類令家長擔心的孩子,不只在工作上嫌麻煩,即使談戀愛也未必起勁。他們在感情互動上,最明顯的特質就是:缺乏安全感

 

有關心理學的常識愈來愈普及,電視上也常有專家解析個案,動不動就把「缺乏安全感」的原因連結到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沒有得到足夠的愛。或許,這些都是事實。但是,成長過程中的許多遭遇,既然已經發生,若純粹把目前自己沒有勇氣的原因,都歸咎於過去沒有被好好教養或對待,根本無濟於事,還是要本人願意面對現實,重新建立自信才行。

 

 

電影「阿凡達」的導演卡麥隆(James Francis Cameron),曾經在公開場合引述一句經典名言說:「最大的風險,就是你不冒險。」

 

宅男宅女窩在家裡所獲得的安全感,只是一種假象;唯有踏出第一步,在不違法的前提下,試驗各種可能,承擔一些責任,感覺上是有點冒險,實際上卻是在降低人生的風險。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人生每件事,都是取捨的練習》,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妹妹忙工作,還沒退休就罹癌去世 江育誠:愛要及時,遺憾有什麼意義?只是永遠的痛

撰文 :江育誠 日期:2020年07月03日 圖檔來源:今周刊攝影組
  • A
  • A
  • A

分享「退休要提早準備」的觀念後,我陸續接到許多演講邀約。對於這些邀訪,我從不拒絕,盡量排出時間。對我而言,推廣退休要更精彩是一種福音,一場演講即使只有一個人能夠聽進去,並做出一點點改變,我都深感欣慰。因為我心中有個最大的遺憾,那就是我妹妹。

妹妹只小我三歲,因為年齡相仿,小時候常常玩在一起,家裡兄弟姊妹中,就屬我和她最親。

 

我為了規畫退休,在八里買了房子,打算當作畫室,妹妹也跟著在同棟的樓下買了一間房子,計畫著退休之後,彼此可以有更多時間相處,共同規畫退休後的生活

 

妹婿和妹妹是一對很出色的企業家,妹妹更是典型的工作狂、女強人,白手起家的她,自創家電品牌「愛美神」,業績亮眼。

 

她正好是我的反面教材,生命中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任何事情都要等到退休後,對於夢想的實現、興趣的培養,都一延再延。

 

對我而言,這個想法既可憐又可怕。

 

我雖然屢屢向她洗腦,退休要趁早規畫的觀念,但是繁忙的工作與事必躬親的個性,讓她遲遲無法下定決心斷捨離。

 

原來不是什麼都能等以後

 

有一天,她突然打電話給我:「哥,我去臺大看醫生,那個醫生好可惡,他明明沒檢查,也沒有證據,怎麼可以亂說我得了癌症!」

 

好強的她完全無法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用抗拒代替害怕。

 

當下我立刻聯絡熟識的醫生,安排更詳細的檢查,報告出來後,醫生把我拉到一旁說:「只剩半年時間。」妹妹罹患的是「無聲的殺手」胰臟癌第三期,那年,她才五十八歲,正是快可以功成身退、享受退休生活的時候。

 

妹妹罹癌,對全家打擊都很大,對我而言,更是青天霹靂。事後回想,許多事情都是早有徵兆的,只因為忙碌、大意而疏忽,母親與我同住,孝順的妹妹不時會來探望,帶著媽媽出去逛逛,晚上再回來。

 

那段期間,她有時候會跟我說:「哥,我常常肚子痛,都找不出原因。」當下,我竟然完全沒有任何警覺,以為只是一時的勞累、腸胃不適,沒有多想,更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如今,再多懊悔都無法表達我對她的愧疚與不捨。

 

匆匆完成的夢想,像是快餐

 

妹妹是個樂觀積極的人,即使得了最可怕的癌症,她並沒有怨天尤人,依舊選擇積極面對,要戰勝病魔。我鼓勵她卸下一切重擔,為自己而活,這次她聽進去了,暫停公司所有事務,並開始寫下自己的願望清單。

 

願望清單裡第一項就是妹妹生平最愛的旅遊,諷刺的是,她真正出國旅遊的次數寥寥可數。

 

平常因為工作繁忙,責任心重的她事必躬親,放不下也走不開,但是面對突然被畫下的休止符,妹妹終於感受到生命的無常,生怕再不踏出第一步就永遠沒機會了,因而慌亂地安排旅行計畫,匆忙地動身出發。

 

為了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時光,妹妹決定帶著全家老小一起出遊,習慣照顧人的她又得張羅一切細節,根本無法真正徹底的放鬆,更無法細細去體會各地的景致與歷史文化,旅遊的品質大打折扣。

 

每到一個景點,妹妹就會寫信給我,看著她趕進度般地完成自己的願望清單,好像在吃速食一樣,囫圇吞棗而食不知味。

 

她這一生的願望清單就這樣草草地結束,身為哥哥的我,心疼與不捨,難以言喻。

 

愛就要及時說出口

 

遺憾的不只是草草結束的願望清單,還有來不及表達的愛。

 

妹妹過世後,每次我去她的塔位上香悼念時,就會看到一束鮮花。

 

管理員問我說:「她老公每天來,夫妻感情這麼好,到底是怎樣培養的?」

 

我回答:「正好相反,是因為生前沒有好好培養。」

 

妹妹過世後,妹婿幾乎天天到她的靈前悼念,我猜想他是帶著愛與遺憾的心情,因為生前各自都忙於工作,對身邊的親人,難免偶有輕忽,未能好好珍惜,一旦失去,才知道一切都為時已晚。

 

我跟太太說:「愛要及時,遺憾有什麼意義?只是永遠的痛。」

 

失去至親的悲痛,讓人難以承受,連平常冷靜理性的妹婿都如此哀傷,更何況親生母親。

 

我母親最疼愛的孩子就是妹妹,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我實在不敢想像。因此,對母親,我選擇隱瞞妹妹過世這件事,我也叫所有兄弟姐妹、孫子輩們,都不能告訴她這個噩耗。

 

為此,我編了一個謊言:「妹妹去日本教唱歌了。」

 

母親說:「那給我買機票,我要去日本看她。」

 

我只好繼續安撫:「你身體不好,怎麼去日本。」

 

為了取信母親,讓她放心,所以三不五時,我還會準備一些日本的禮物,謊稱是妹妹從日本買來孝敬她的,讓她開心。

 

向母親隱瞞妹妹過世,這是一個很殘忍的謊言,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對或不對,面對至親骨肉的天人兩隔,我只知道連我自己都承受不住,更何況是母親。

 

花掉的是財產,沒花掉成了遺產

 

妹妹的驟逝,留下許多遺憾,她心中百般不捨的年邁老母親,還有她過世沒幾天,就呱呱墜地的小孫女。

 

妹妹是優秀又能幹的女中豪傑,處處替人著想,不但照顧全家老小,還一肩扛起經濟重擔,辛苦大半輩子,賺得不少財富,卻捨不得花,最後想花也花不到了,正好驗證了一句俗語:「花掉的才是財富,不然就是一堆冰冷的數字。」

 

 

妹妹留下許多來不及實現的願望與遺憾,深深震撼了我往後的人生態度。

 

為了妹妹,我告訴自己要活得更樂觀與充實。

 

人生無常或許是老生常談,但是,卻是血淋淋的事實。

 

前裕隆集團的董事長嚴凱泰,也是我的前老闆,曾開玩笑地跟我說:「如果你離開的時候,我一定會來上香,因為你年紀比我大很多,所以就不是詛咒。」

 

我怎麼都無法預料到,如此優秀傑出的企業家竟然會因為癌症而英年早逝。人生的無常與生命起落都是一門功課,越早修讀這門功課,遺憾或許就會少一點。

 

我不禁想起《徒然草》裡的一段話:「人皆有死,然尚未及待,已襲掩而至,宛如淺灘相隔千里,潮水瞬間已掩至腳邊砂石,是故,人當恨死愛生。存命之喜,焉能不日日況味之。」

 

我遇到不少人像妹妹一樣,專心投入工作、家庭,忙碌的生活,許多人雖然嚮往退休美好生活,但是永遠只停留在嚮往,而沒有進一步行動。

 

為了讓妹妹和嚴先生的遺憾不再重複發生,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四處去傳播福音,分享退休要提早規畫,生命要及時,愛更要及時。

 

 

(本文摘自《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今周刊出版,江育誠著)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兒下班後總窩在家,做什麼事都沒興趣 心理導師:你剪斷他的翅膀,卻抱怨他不會飛翔

撰文 :黃啟團 日期:2019年12月25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兒子大學畢業好幾年了,下班後總是窩在家裡,哪兒也不去,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連女朋友也不交一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在一次課堂上,有位家長問我。「你兒子小時候是不是一直都是你的驕傲?你對他管教很嚴,他從小就很聽話、很守規則,對嗎?」我反問他。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她很驚訝地問我,好像我會算命似的。我當然不會算命,我之所以能猜得到,是因為這樣的案例我見的實在太多了,就像網路上有張漫畫描繪的一樣:「你剪了我的翅膀,卻抱怨我不會飛......

循規蹈矩不犯錯,就是最好的人生?

 

「我兒子大學畢業好幾年了,下班後總是窩在家裡,哪兒也不去,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連女朋友也不交一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在一次課堂上,有位家長問我。

 

「你兒子小時候是不是一直都是你的驕傲?你對他管教很嚴,他從小就很聽話、很守規則,對嗎?」我反問他。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她很驚訝地問我,好像我會算命似的。

 

我當然不會算命,我之所以能猜得到,是因為這樣的案例我見的實在太多了,就像網路上有張漫畫描繪的一樣:「你剪了我的翅膀,卻抱怨我不會飛。」

 

做父母的,總希望自己的孩子聽話。只是他們忽略了一點:孩子在聽話的時候,某些珍貴的東西也許就被無形扼殺了。這種現象在家庭教育裡實在是令人心痛。

 

試想:如果每個孩子都循規蹈矩、乖巧聽話,按照既有的傳統和理念與這個世界相處,那這個世界談何改變,又談何發展、進步?

 

 

愛因斯坦也曾說過:

 

「沒有個人獨創性的社會,將是一個沒有發展的社會。」

 

可見,一個人是否具備獨創性,關係到一個社會的未來與發展。我們人類社會就是一部創新的歷史,一部創造性思維實踐、創造力發揮的歷史。沒有創新,社會將停滯不前,歷史也不會向前推進。

 

而對個人來說,沒有獨創性和個人獨立的思考,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就等於自取滅亡。

 

因為走別人走的路、說別人說的話、思考別人思考的問題,作為獨立個體的你存在的價值又在哪裡?沒有自己的思想、點子、路子,你最終只能被淹沒在人海中。

 

在以升學考試為主導的今天,大多數家長及教育工作者都把焦點放在知識的灌輸上。為了讓孩子不輸在起跑線上,他們無所不用其極,設定各種規則,從小把孩子定格在一個窄小的領域裡,催迫其拚命生長。

 

就像菜農種韭黃那樣,為了獲得更多的韭黃,他們讓韭菜在隔絕光線、完全黑暗的地方生長,因無陽光供給,不能進行光合作用合成葉綠素,那些原本青綠的韭菜,就變成了嫩黃的韭黃。

 

當然,作為一種菜肴,韭黃是美味可口的,但是作為植物,它無疑是病態的。我想,身為父母,沒有人願意培養一個病態的孩子。

 

父母要敢於培養「不聽話」的孩子

 

一個健康的孩子是有活力的,活力的重要元素就是敢於不斷嘗試,敢於不斷創新。

 

所謂創新,是「不受現成的常規思路約束,尋求對問題的全新、獨特性的解答和方法」的思維過程。通俗一點說,就是說別人沒說過的話,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想別人沒想過的東西。

 

每個人都有創新思維,只是由於被開發和培養的程度不同,一些人鮮活的思維被泯滅了,而一些人則被很好地開發了出來。

 

「小米」的創始人雷軍在採訪中講道:「小時候,我特別喜歡玩拆裝收音機、電視機,父親很鼓勵我。這種愛好,沒有家長的支持你是做不到的,因為買那些東西都很貴,特別是在那個年代。

 

但父親當時花了錢給我買那些東西。小時候培養的對無線電的興趣,使我在四十歲再創業的時候,選擇了智慧型手機這一領域。我在小時候萌發的興趣,到了中年才有機會實踐,我想這也是人生的一件樂事。」

 

雷軍的創新思維得到了父母的鼓勵與呵護,其他人也許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雖然我是一個農村出來的孩子,但從小也有不少異想天開的想法,遺憾的是,我母親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她總是告訴我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

 

在她的世界裡,循規蹈矩、不犯錯誤,就是最好的人生。因為家教很嚴,我從小就非常聽話,所以,長大後的我什麼事都按規矩做,不敢越雷池半步,什麼錯也不敢犯,更不敢說創新了,活生生像一個年輕的「老人」。

 

許多認識我很久的朋友都跟我說過,如今的我彷彿越活越年輕了。並不是我的身體真的變年輕了,而是我給他們的感覺越來越年輕。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有幸選擇了心理學,在過去這二十多年心理學的從業生涯中,我得到了很好的療癒,讓我有機會從母親當年為我設置的安全保護罩中一步步走出來,重獲陽光,當然就會讓人感覺越來越有活力了。

 

其實我的活力一直都在,只是被某些無形的東西給束縛、壓制住了。

 

就像那個耳熟能詳的故事那樣:馬戲團裡有一頭小象,牠的一隻腳被鐵鍊鎖在一根木樁上,小象想要掙脫,但是以牠現有的力氣根本無能為力。每次掙扎,鐵鍊就會磨牠的腿,越掙扎,磨痕就越重,甚至皮開肉綻。

 

小象漸漸長大,牠其實已經有足夠的力氣去掙脫固定鐵鍊的木樁了,但牠不會再去嘗試,因為牠腦海裡已經形成了一種觀念:「無論我再怎麼努力,也是無法掙脫的。」

 

人類和大象一樣,其實有足夠的能力去做很多事情,只是被某種想法給局限了,這種想法在心理學領域叫作「限制性信念」。

 

這些限制性的想法通常都是當年家庭教育或學校教育強加給我們的。基於某種原因,或者是為了保護孩子的安全,或者是父母、教育工作者自身認知的局限,又或者是父母希望孩子聚焦在某個領域,對於孩子表現出探索未知的好奇,父母總會用「不可以」、「不可能」、「不行」去加以限制。

 

因為孩子對父母天生的愛與忠誠,這些限制無形中就會在孩子的大腦裡形成一種束縛,這種束縛由一種病毒性的信念所導致,而這種信念在心理學領域叫作「無望」。

 

「無望」的最終結果就是絕望,是對我們最有殺傷力的一種信念,即:不對任何可能性抱有希望。懷有這種信念的孩子,無論遇到何種事情,他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判斷:我做不到,別人也做不到,任何嘗試都是沒用的。

 

於是面對任何事情,他們都不想做出努力,哪怕是極其簡單的事情。他們也不會去尋求幫助──既然沒人能做到,為什麼還要去尋求幫助呢?

 

一旦形成這樣的信念,他人生的某個領域就停止了,如果這樣的信念越積越深,會導致一個人陷入絕望的境地,最終甚至放棄生命。

 

暫時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以後也不可能。科技每天都在發展,以前做不到的事情,現在不是在逐一做到嗎?

 

人類沒有翅膀,不可能飛,但是萊特兄弟發明了飛機;人類不可能克服地心引力跳上月球,可是人類發明了太空船;人類沒有順風耳,如今卻發明了電話,可以和萬里之外的人聊天;沒有千里眼,人類發明了視訊,對方的一舉一動盡在眼前。

 

也許今天人類還有很多無能為力的不可能,但誰知道明天會不會就變得可能呢?

 

因此,一個十分聽話的孩子,其實就是一個被剝奪了絕大多數可能性的孩子,因為他只會按照父母的意願去做事,那些父母所不允許的,或者那些由於父母認知局限所限制的領域,於他而言無形中就被關閉了,這樣的孩子長大後,就會像富蘭克林說的那樣,有些人二十五歲那年已經死了,直到七十五歲那年才埋葬。

 

他們死的並不是肉體,而是心中的希望,以及對人生無限可能性的堅信。

 

沒了靈魂翅膀的孩子,要如何展翅翱翔?

 

 

一直引領科技創新潮流的蘋果創始人賈伯斯。

 

曾強調過「初學者的心態」。

 

初學者的心態是行動派的禪宗,指不要迷惑於表象,而要洞察事物的本質,不要無端猜測、不要期望、不要武斷也不要偏見。初學者的心態正如一個新生兒面對這個世界一樣,永遠充滿好奇、求知欲、讚嘆。

 

而孩子的翅膀,就是他對世界的好奇與求知欲。身為家長,如果我們處處對孩子設限,事事要求孩子聽話,這無疑從小剪斷了孩子的翅膀,扼殺了他的這種天性。一個沒了靈魂翅膀的孩子,你又怎能指望他長大之後展翅翱翔呢?

 

那怎樣才能呵護好孩子靈魂的翅膀呢?允許孩子在安全的範疇大膽嘗試,同時喚醒孩子內心對萬事萬物的好奇。教練技術(Coaching Technology)中有一套問話模式非常好,在這裡與各位讀者分享。

 

當孩子問你問題時,千萬不要急於給答案,因為,就算你的答案是對的,如果你回答了他,他也只得到一個答案。何況,每個人懂得的知識十分有限,你又怎麼能確定自己的答案就是對的呢?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讓孩子自己去尋找答案。

 

當孩子問你問題時,他一定自己事先思考過,只是對自己的答案不是很確定。這個時候,你可以反問他:「你說呢?」

 

當他有了一個答案之後,你再問他:「還有呢?」

 

當他有了兩個答案之後,你再問他:「除了你剛才所說的,還有呢?」

 

直到他說「沒有了」,你還可以問他:「假如有的話,是什麼呢?」

 

當你能夠與孩子這樣對話,孩子就會潛移默化地養成一種開放式思維習慣,他的內在會形成這樣一種信念:「凡事都有三個以上的解決方案。」「一切皆有可能。」「方法總是有的,只是我暫時還沒有想到罷了。」……

 

這個方法不光對孩子有效,對成人一樣有效。公司的主管如果能用這樣的方式管理員工,無形中就能激發員工的創新能力,而且,在這種氛圍下工作的員工,會有滿滿的成就感,因為他的價值得到了有效的發揮。

 

 

我們往往會用有限的認知去解讀無限的世界,將自己的一生局限在一個無形的囚籠中而全然不知。

 

只是,自己限制自己也就罷了,何苦再去傷害孩子?

 

身為父母,有時候連自己怎麼抵達彼岸都不自知,又怎麼能去操控、安排孩子的人生呢?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別人怎麼對你,都是你教的》,寶瓶出版,黃啟團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辭職照顧母親3年,累到想找看護卻被哥哥責備 妹妹:我也想只出錢不出力

撰文 :張曼娟 日期:2020年04月21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為什麼在我做了這麼多事之後,得到的不是感激,而是責怪?」

「為什麼其他的手足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只有我孤軍奮戰?」

「為什麼成為照顧者之後,忽然變成家中等級最低下的那個人了?」

到底是什麼情況,讓不能休息的捕手成為如此孤獨、等級低下的人呢?

當然是坐在高台上的「觀眾」。

他們可以衣著整潔、纖塵不染的旁觀激烈球賽,還可以指手畫腳、任意批評,忘記了自己原本也應該是場上的打者或捕手。那位暴投不斷的投手,其實也是他們的家人或父母。

 

急診室的醫師朋友對我說:「被送進來的老人身邊會有一位形容憔悴、意志消沉的人,一看就是主要照顧者,他的臉上甚至沒什麼表情,只有疲憊。接著來的是其他家人,精神飽滿、情感豐沛,一聲聲的問:『怎麼會這樣?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怎麼搞的?』」

 

朋友說,他真的很同情那個照顧者,很想對其他人說:「你們如果天天在照顧,就會知道怎麼搞的了。」

 

演講時遇見一個四十幾歲的單身女子思瑜,因為她的工作不穩定,其他兄姐經濟狀況好得多,便請她先辭職,由兄姐們支付生活費,讓她專職照顧臥床插管的母親。

 

思瑜搬回家與母親同住,原本以為不過是一年半載的權宜之計,沒想到已過了三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沒有一天可以鬆懈休息,更不要說是出外旅行了。

 

照顧者症候群一一來報到,醫生說她的內分泌失常,必須調整生活型態。她和兄姐們商量,是否可以請專業看護?

 

姐姐問她:「那你的生活怎麼辦?要出去找工作嗎?你已經快五十歲了。」

 

她告訴姐姐,她不是為了不想工作才照顧母親的。

 

只是她現在已經達到極限了,想要休息一個月。

 

過兩天,大哥打電話來了,義正辭嚴的對她說:「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你有你該做的,我們也有我們自己的事情要做,每個人都把事情做好,就沒有問題了。你現在這樣擺個爛攤子,是想要誰幫你收拾呢?」

 

思瑜說,過去三年,那些難熬的夜晚,都是她獨自在撐。

 

等到母親狀況平穩時,兄姐回來探望,似笑非笑的說:「情況還好嘛,哪有你說的那麼糟?你自己要放輕鬆。待在家比上班好太多了,沒有那些明爭暗鬥,想休息隨時可以休息,多輕鬆。」

 

他們是談笑用兵型的觀眾,看不見場上的塵土飛揚。

 

兄姐們一、兩個月才回來探望一次。

 

他們不知道照顧到底是怎麼回事。

 

思瑜講述這件事時,還是忍不住掩面痛哭。她哭的是家人如此冷酷,無處可以求援,彷彿成為獨力照顧者,是他們給她的恩賜。

 

「我當初就不該辭職;不該成為媽媽的照顧者;不該拿他們的錢;我也很想成為只出錢不出力的孝順女兒啊。」她哭著說。

 

* * *

 

若蔓和先生經營連鎖店的生意,為了拓點,經常國內外到處奔波。

 

母親急症過世,她沒來得及盡照顧之責;父親生病時,她便扛下照顧的責任。

 

父親是重男輕女的老派人,一直希望兒子能隨侍在側,但是弟弟總是有千百種不出現的理由。

 

「我要照顧孩子啊,你知道單親爸爸是很辛苦的。」其實,他最小的兒子都已經上大學了。

 

「距離那麼遠,我又沒有車,很麻煩。」從苗栗到台中應該不算太遠,有火車和巴士可搭。

 

若蔓為父親請了外籍看護,可是,父親沒有安全感,一定要有自己人陪在身邊才放心。先生和她約好一起去法蘭克福參展,她拜託弟弟回家陪父親幾天,弟弟又是各種推託藉口。

 

若蔓忍不住說:「照顧是很累的事,你就不能分擔一點嗎?爸爸不是我一個人的,他當年還賣掉房子供你出國念書呢。」

 

「你累什麼?你不是有錢又有名,很有成就、很有辦法嗎?」

 

若蔓瞬間說不出話來,她明白,弟弟對她的人生非常不滿。從小優秀的弟弟一直覺得有錢、有名又有成就的人應該是他。

 

「你現在知道人生的真實面了吧?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若蔓沒有再跟弟弟求援,她懂得了一種幽微的心態,這個觀眾是來看她心力交瘁、看她出紕漏了,才能求取優越感,覺得自己終於凌駕於上了。

 

 

很多時候,照顧者的等級是低下的,不管曾經是弱勢或強勢的那一個。

 

在照顧現場,照顧者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曲折,也看清了高台上觀眾的樣貌。

 

那些願意走進場中、為照顧者遞一杯水或是送上一個擁抱的人,都是品格高尚的貴人。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以我之名:寫給獨一無二的自己》,天下文化出版,張曼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丈夫去世後,不依賴子女選擇山居生活!老太太體悟:失去,就是獨立的開始

撰文 :上野千鶴子 日期:2020年06月18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君江在丈夫退休後,為了一圓丈夫長年的夢想,夫婦倆決定從都市搬到鄉間,過著與大自然為伍的悠閒生活。沒想到正當他們準備享受新生活時,丈夫卻突然身體不適,罹患了癌症。

丈夫先走一步

 

在鄉下地方尋求最妥善的醫療支援,困難度可想而知。於是君江總是陪著丈夫,長途跋涉,往返住家和東京的醫院。為了提高病人的免疫力,主治醫師建議讓病人過自己想過的生活,當然君江的丈夫也捨不得離開那座不論早晚都有鳥兒造訪的山莊。

 

夫婦倆合力對抗病魔,彼此間的羈絆也比以往更深。她不眠不休地照顧丈夫,最後丈夫也滿心感激地離開人世。對於自己盡心盡力的付出,君江覺得很安慰也很值得。

 

他們居住的山莊位於海拔一千六百公尺的山間,寒冬時期連道路都會被冰封。送走丈夫後,七十幾歲的她更無法離開那裡,因為那是丈夫深愛的住所,處處充滿與丈夫的點滴回憶。蓋在別墅區的山莊,一到冬天室內必須開暖氣,她將自己的臥室,從除了客人來訪外完全沒有機會使用的二樓搬到一樓,經過一番整理的住所,空間不大,但住起來十分舒適。

 

住在都會區的兒子曾向她提議:「媽,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吧。」

 

但對她而言,這裡才是最棒的安身之處。

 

就連寒冬時分,小鳥仍會飛到覆滿白雪的陽台上,而每日早晨,餵鳥就成了君江的一大樂趣。

 

君江深愛丈夫,也尊敬丈夫。看到另一半堅毅地對抗病魔,還不忘展現幽默的一面,讓她打從心底佩服。正因為選擇在此處迎向「兩人」生活的終章,才能獲得比過去更緊密的夫妻關係

 

還有一位高齡長者佐代子,在另一半去世後也選擇了山居生活。

 

佐代子五十多歲時,丈夫先走一步。當時她便婉拒了離家獨立子女們的同住邀約,年過六十仍然選擇獨居生活。她生平第一次作主蓋了棟屬於自己的房子,搬離了長年居住的都會區公寓大樓。一問之下,才發現十分擅長栽種香料和蘭花的她,其實一直夢想著住在有庭院的房子。

 

雖然丈夫過世令人感傷,但若工作忙碌的丈夫還在世,應該沒有機會過這種親近自然的生活,所以她也沒想到自己竟能一圓多年來的夢想。

 

不論是君江還是佐代子,兩人都選擇一個人過生活,而不是與子女同住或是住在子女家附近。雖然兩位女性都展現了堅強的韌性,但佐代子也表示:「老伴還在世時,我都是依著他的意思生活呢!」而現在的她,神采奕奕,簡直判若兩人。

 

 

失去的確是種痛苦的經驗。

 

但失去的同時,也是告訴自己必須獨立的時候。

 

而遲遲無法從失去另一半的哀痛中重新站起的人,似乎以男性居多。

 

君江無法離開充滿與丈夫共同回憶的家,佐代子則是賣掉了曾與丈夫同住的房子,展開全新的生活。

 

就算繼續住在同一處住所,失去另一半的獨居生活也截然不同。她們都與丈夫有著深厚的感情,也竭盡心力支持丈夫抵抗病魔,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

 

我想順利度過兩人生活的人,想必也能欣然接受一個人的獨居生活吧。

 

離開婚姻的束縛

 

若打算一個人住,就要確保擁有專屬的生活空間。我想,有個專屬自己的家,應該是單身一族的夢想吧,而要一償宿願,其實也並非難事。

 

與丈夫離婚後的浩子,待子女長大成人便搬到郊區,獨自住在自己一手打造的房子裡,投入大自然的懷抱一直是她的夢想。

 

浩子獨自生活在自己打造的樂園裡,實現自己的夢想,迎接二度單身的老年生活。

 

這間房子不是為了與家人同住才蓋的,而是為了自己,所以無須顧慮任何人,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建造即可。

 

對男人而言,買房子是件極為慎重的大事,也是一種自我價值與能力的肯定,但對女人而言,也許算是一種無與倫比的生活樂趣。

 

年長女性的住所,不求彰顯社會地位與身分,只求能住得舒適快活。若選在地價便宜的郊區,以實惠的價格自建一棟房子,其實不會花多少錢,要比在都會區買一戶公寓住宅來得划算。

 

今日,不管是隔熱、保暖或隱密性等各方面,房屋的機能可說是越來越先進。

 

我輾轉住過多次公寓住宅,每一處都是早就蓋好的成屋,也有幾次借住別人家中的經驗。雖然我的個性十分隨遇而安,但走完人生旅程前,我也想蓋一棟夢想中的城堡。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一個人的老後:獨身晚年是女人的第二人生,請大方快樂地享用!》,時報出版,上野千鶴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