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不自律,就是別人的新台幣!她靠遵守投資策略,金融海嘯後1.5年翻正,打造100歲穩健退休計畫

撰文 :粉圓妹 日期:2020年04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有來跟我要書單的朋友,都已收到我的回覆了。我不會讓你們看很複雜難懂的書,因為我知道不會理財的人,通常都害怕數字,及很多專有名詞,所以挑選的作者,口語表達比較平易近人,容易學習。

剛開始學習時,一定會有難度,就如之前我說「做中學」,看完書後,可以用小金額嘗試扣款,為什麼呢?因為親身參與才會有感受,很多時候書本理論與實際狀況會有很大差異,差異在哪?

 

就是心態不同了,你不再是旁觀者,而是參與者,上下起伏都會有心跳的感覺,有心跳感覺是好的,表示你還活著。

 

有網友要成立讀書會,好朋友一起讀書討論,會進步更快更多。如圖,是我7年前幫同事上課所準備的講義,如果當時在講座中有聽我的話,每月多擠出10,000元存下來,7年後沒有100萬,也有80~90萬,很可惜的是,沒有人回頭來感謝我,表示大家還是沒有學到「紀律」。

 

粉圓妹理財計畫

 

我喜歡講「觀念」,因為富或窮,很重要的根本就是在觀念,但很多人不願意接受新思維,改變自己的舊觀念。

 

例如,說到理財,多數年輕人會頂一句「青吃都不夠,哪有剩來曬乾!」,但錢就是用擠出來的呀,不是「開源」,就是「節源」,沒有第三種方法,天天罵政府、怪老天、怨老爸,會改變你的命運嗎?還不如多充實自己的能力,或多兼幾份差,節約開支10年累積一點本錢,後面日子就會好過了,你願意嗎?

 

但是,就是會有人喜歡問明牌、抄捷徑,如果告訴你,這波你賺到,下次還是會賠掉,因為沒練到功夫,終究是會被修理、吐回去的。

 

記得多年前,剛引進投資型保單時,當時同事都很陌生,尤其從事壽險業的人,在理財上都是保守型的,壽險保單加上了基金,完全不知道如何建議客戶挑選哪支基金。

 

那時我已經定期定額基金數年,而且我從來不靠理專,都自己學習挑選,所以我準備課程教案,幫同事上了一堂課,教大家共同基金的基本知識,及如何從上千支基金中挑選出績優生,結果上完課後,一位年齡資深的同事說:「說這麼多幹什麼呢?就直接告訴我要買哪一檔基金呀!」

 

我當場真想像電視上的投顧老師一樣甩筆,我花幾天準備教材,1~2小時解說,無償教導釣魚技術,不認真學習,心裡只想討魚吃,真是氣死我了。

 

不用我修理他們,在金融海嘯時,他們都被狠狠的修理了,當時金融保險業的從業人員,真的都很慘,不敢接客戶電話、不敢見客戶,甚至還要耽心公司被裁撤沒頭路了。

 

所以,不要來問我明牌,或某檔基金(股票)好不好,你看鴻海、台積電都是好公司,但一樣有人賺很多、有人賠很慘,重點不在它好不好,而是你會不會擬訂投資策略。

 

在景氣好時,大家都會犯一個毛病,以為漲到天花板之後,會繼續漲到天堂,所以有獲利100%的基金,還不懂得要停利入袋為安,當時我的投資組合就是如此,金融海嘯來時跌勢之快,以為跌到地板就會停,沒想到地板以下還有18層地獄的跌法,破除所有人的經驗與想法。

 

我立即擬訂了加碼計劃,但口袋再深的人都無法不斷的單筆加碼,於是我想出一個策略,用每月增加扣款的方式來加碼,子彈才不會一下就用窰,以時間換取空間,我預期3年景氣循環過後,又會是一條好漢。

 

結果我這個每月增加扣款的策略,只花1.5年就翻正,當別人還在苦哈哈時,我已經笑哈哈了,再來就是嚴格執行停利,不要再有貪念,停利後放到保證給付的投資工具裡,才不會一直在深淵裡輪迴,並能有「長線保護短線」的作用。

 

粉圓妹資產增長計畫成果表

 

金融海嘯多年後,我在演講時問大家「知道不能停扣嗎?知道要低檔加碼嗎?」,大家都說知道,但做到的比例就少之又少,理由不外乎:沒錢加碼、不敢加碼、沒有加碼策略,銀彈提早用光了…等,所以理財不僅考驗知識、能力、紀律,還有情緒呀,所以「成功者為寡、失敗者為眾」,完全符合20/80法則的道理。

 

「做中學」第一步就是學習知識,每個成功案例的成功方法都不同,也不見得適合每一個人,口袋深淺的不同,也影響著理財方式,大量閱讀可以幫助自己廣納知識,但記得一定要篩選出適合自己的個性、習慣,再逐漸培養FQ財商能力、紀律,以及面對波動的情緒控制能力,才能安穩的保有財富。

 

(本文獲「粉圓妹」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邁向快樂第二人生前,關於親友拜託借錢,你要先有「這些」原則,不傷感情又保住退休金!

撰文 :李雅雯(十方) 日期:2020年03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個時候,你的回應會是「內外一致的」、「沒有衝突的」、「平衡的」、「真心的」;你的內在,才會真正感到安全。

借錢出去時,先問自己為什麼

 

每個人的內在,都有一座小森林。很多東西被森林掩蓋了,自己都看不清楚。

 

我示範給你看,當你要把錢借出去的時候,怎麼連續問幾個「為什麼」,撥開森林遮蔽的枝椏,看清你的「動機」:

 

為什麼我想借這十萬元?

 

回答:我想幫助朋友。

 

你為什麼想幫助朋友?

 

回答:這朋友認識很久,我們交情很深。

 

你為什麼想幫助一個認識很久,交情很深的朋友?

 

回答:我覺得大家認識那麼久,交情那麼深,如果我不幫,那她會討厭我 ……

 

你為什麼怕她會討厭你?

 

回答:因為她討厭我,我就很難過……

 

為什麼他討厭你,你會難過?

 

回答:因為……我需要她,她是少數會停下來,聽我說話的朋友。

 

連續追問「為什麼」,能幫你澄清,你的內在,到底是什麼意圖。

 

你要完全接納、放鬆自己的想法,想到什麼,寫什麼、說什麼;如果你足夠放鬆,連續追問「為什麼」,就能浮現你隱藏著的「內在原因」:媽媽是為了怕被孤立、怕被議論;我也許是怕沒面子、別人會討厭我;你也許是真的關心他、真的在乎他 ……不管什麼原因,只有看清楚了,才能敏感地察覺、檢討、回應。

 

這個時候,你的回應會是「內外一致的」、「沒有衝突的」、「平衡的」、「真心的」;你的內在,才會真正感到安全。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富媽媽教你釐清家人的金援課題,妥善管理親情的金錢漏洞 (電子書)》,采實文化出版,李雅雯(十方)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勇敢說出自己不喜歡,是值得冒的險!退休後做對這「兩件事」,與家人關係才會幸福!

撰文 :李雅雯(十方) 日期:2020年03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媳婦跟婆婆吵架了;婆婆覺得自己很委屈,卻不直接與媳婦談清楚,反過來打電話給自己女兒,抱怨媳婦,甚至請女兒傳話,讓媳婦道歉。這種「三角傳話」,只會讓關係變得更糟。

我知道,實話很危險。但實話能讓人自由,而自由值得冒險。

 

回到當年,我想,現在的我會選擇告訴公公,我們沒有自己的房子、沒有存款、孩子要出生了,我需要為未來打算。

 

我會直接(不傳話),很堅定地,深吸一口氣,說出我的經濟狀況,坦承我的需要(我需要存錢),我會宣布我的做法(從今天開始,我不付你們的房貸了),但同時表達,我有彈性(你們需要什麼?還有什麼我能做的?也許,幫你重新整理債務清單?幫你找更低的貸款利率,也許擔任你的保證人),我關懷你們的需要。

 

回到當年,我該說「不」,帶著恐懼,帶著不安,帶著勇氣地,大聲說「不」。

 

我猜,公公應該還是會趕我出去,跟我斷絕關係,讓我難堪。我也許,會成為親友間的「逆媳」, 失去特權─ 不能回婆家、沒有年夜飯、剝奪繼承權─ 但我不想放棄。我不想放棄,讓自己變成我想要的那種人。

 

我不要唯唯諾諾、悽悽惶惶,我要勇敢,而且一致。我在想,我會去找更多支持我的人,跟他們待在一起,保持聯繫。

 

我想,我會更努力的賺錢,兼一份差,結交新的朋友,盡力彌補損失。我想說出真話,得到拓展;我想說出真話,得到連結;我想露出自己的傷口,得到信任。如果回到當年,我不會放棄。

 

我到現在才懂,勇敢說出自己不喜歡,是值得冒的險。

 

劃清金錢界線時要注意的兩件事

 

當你決定「露線」的時候,要注意二件事情:

 

1.不要陷入三角關係;

2.不要忘記問:「我能為你做點什麼」?

 

所謂「三角關係」,是指「間接傳話」。比如說,媳婦跟婆婆吵架了;婆婆覺得自己很委屈,卻不直接與媳婦談清楚,反過來打電話給自己女兒,抱怨媳婦,甚至請女兒傳話,讓媳婦道歉。這種「三角傳話」,只會讓關係變得更糟。

 

如果你要「露線」,請千萬記住,要深吸一口氣,直接與當事人談個清楚。如果是公公融資,要你還錢,你要當面跟公公表明你的「金錢界線」;如果是妹妹揮霍無度,要你還卡債,你要當面跟妹妹說清楚。

 

不論發生什麼後果,你都能做出行動,適應「反擊」:你的婆婆可能會拒絕幫你照顧小孩,你要找好資源,隨時準備把孩子送過去;你的爸爸可能會跟你斷絕來往,而你本來每個禮拜都要回家吃飯,現在你面臨這種爭執,可能要重新找到生活圈、朋友圈,建立新的生活模式......想好最壞的情況,做出準備,接受衝擊。

 

我們必須看清現實,負起責任,組織一個可靠的顧問團,規劃「腳本」,反覆練習,然後行動。

 

記得,只有在對方否認有問題時,或者發生你無法處理的情境,你才必須找別人商量;而這個「別人」,千萬不要是你的「閨蜜」、朋友、或有跟你一樣處境的人(同病相憐者)。

 

你要找的咨詢者,必須是「走在你前面」、有「好的溝通技巧」、「在這方面處理得很成熟」的人─ 也許是諮商師,或是其他專家,才能給你幫助。一個與你「同病相憐」的人,只會跟你一起「留在原地」,一起生氣。

 

其次,千萬不要忘記,「露線」的時候,要在最後加上一句:「我還能為你做點什麼」?

 

因為我們關心他們,我們愛他們,他們是我們的一部分─ 還記得草坪的比喻嗎?親朋好友,跟我們同一個社區,我們彼此有「籬笆」,但沒有樹起一道「牆」。

 

我們互相關照,看得到對方,關心對方;鄰居的草坪枯萎了,我們雖然不能踏進去,代他澆水,但能在他的門上,貼上一張提醒紙條?也許再加上一張名片,提供一名加裝自動灑水器的廠商電話?我的意思是,當你露出「金錢界線」時,我們仍關心別人,仍能做點什麼,讓他得到幫助。

 

重要的事情,再說一次:

 

當你決定「露線」,不要陷入「三角關係」;不要忘記提醒,你在乎他們、你關心他們的需要,你充滿了愛。這件事情一點也不容易,如果一時做不到,不要放棄。有時一個改變,需要時機。做能做的,然後放鬆。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富媽媽教你釐清家人的金援課題,妥善管理親情的金錢漏洞 (電子書)》,采實文化出版,李雅雯(十方)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就算是親生孩子,也未必要幫他還債......守住你的底線,「這樣」保有退休金

撰文 :李雅雯(十方) 日期:2020年03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果一個孩子,不懂得存錢,隨意透支,欠下了卡債,媽媽卻幫他還清,不讓他承受後果;時間長了,他無法控制自己,無法規劃未來,這種阻撓「因果原則」的行徑,最終剝奪了他的潛力。

十八年前,我在成大讀研究所,沒畢業前,我有研究經費,也兼任研究助理,一個月能賺兩萬五千元。

 

那年,我樂觀魯莽,揮霍無度:買衣服、租房子、買包包、化妝品、保養品......從不存錢,也存不住錢;畢業那天,我口袋空空、腦袋空空,開始實習。

 

當實習老師的第一個月,我的收入,從兩萬五千元,降到了零元。月中,我的錢包空了,手機停話、房租付不出來,我一副不知「窮之將至」的樣子,慢吞吞掏了掏口袋,找出幾個五十元銅板,買了一包蘋果麵包、一顆高麗菜,加上半斤白米,企圖以「麵包三十六式」,撐到月底。

 

我記得,第二個月,男友就搶過帳單,付清我的電話費;再下個月,他又搶過我的帳單,付清我的信用卡費;我種下亂花錢的「因」,卻不承受亂花錢的「果」 ─ 我不需要餓肚子、不會被房東趕出去、不會流浪街頭,還能買各式各樣的面膜─ 我一犯再犯,別人替我承受了後果。我透支、再透支......從不收斂自己的生活。

 

回想起來,男友付清我的帳單,就像伸手去接一顆要掉在地上的蘋果;他破壞了地心引力,中斷了「因果原則」,這種干擾,掐斷了我的學習之火。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誰種的因,誰得的果,「行動」與「結果」之間,是一套完美的「學習程序」。中斷學習程序,好比抽走別人的考卷,代他答題─ 這是「作弊」。

 

作弊,應付得了這次,應付不了下一次。

 

如果一個孩子,不懂得存錢,隨意透支,欠下了卡債,媽媽卻幫他還清,不讓他承受後果;時間長了,他無法控制自己,無法規劃未來,這種阻撓「因果原則」的行徑,最終剝奪了他的潛力。

 

我常想,如果當年,爸爸不代替叔叔,償還賭債;如果當年,他能抵抗威脅和霸凌,堅持不幫叔叔還錢,也許叔叔承受惡果(被追債、被毆打),會逐步修正,有所收斂。這種「不幫」,不也就是真正的「幫了」嗎?

 

但回想起來,我陷入沉吟。如果爸爸當年抵抗叔叔,他抵抗的了嗎?如果換成是我,我抵抗得了嗎?想到要面對搖頭耍賴、破口大罵的叔叔,我深吸一口氣,對爸爸當年的處境,感到同情。

 

設身處地,我不一定能承受得了叔叔的反擊。面對這麼情緒化的人,我一定也會想逃開,也會想息事寧人、花錢了事......但過了這麼多年、聽了這麼多故事,我總覺得,為了保護我們,爸爸必須反擊,爸爸必須為自己、為我們,做點努力。

 

我常覺得,面對同一個情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應。有的人,面對一個憤怒的人,會很害怕、很軟弱;有的人,卻能保持冷靜、穩定情緒,變得很「抽離」。

 

「抽離」是一種「距離」。距離就是退一步,在心理上,把他的情緒,留給他自己─ 他要生氣,讓他生氣,那只是他心理的感覺,不會衝過來「咬我」或「傷害我」。

 

我們能堅定地,像隔著螢幕,看連續劇一樣,不跟著情緒起伏,不受影響,不讓失控的人影響心情,試著把他的憤怒,留給他自己。

 

每個人的心底,都住著一位鬥士。勇猛強壯、思路清晰、目標明確、內心平靜。我們必須召喚他、相信他,凝聚足夠的力量,承擔反擊。

 

我在想,如果叔叔朝著我亂摔東西,破口大罵,我應該會深吸一口氣,盡力控制住情緒,牢記自己的底線,冷靜地說:「不準再對著我大吼大叫。除非你冷靜下來,不然我不會跟你說話。我現在要出門,你不要跟過來。」

 

我應該會離開現場,讓他一個人待在那裡。幾天之後,再打個電話給他,告訴他:「我知道我不幫你,你很生氣。我瞭解你現在很難過。但是我有我的原則,除了錢以外,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嗎?」

 

我應該會保持我的界線,讓生氣的叔叔,學著控制自己。這是他一輩子,也許都沒學會的東西。如果他跟我決裂,再也不跟我聯絡,我想,我會咬著牙,堅持住,不妥協─我會為自己努力,即使情況艱難,還是盡力。

 

這就好比牙醫在牙齒上鑽洞─ 鑽洞,讓我們一時痛苦,叔叔被傷(hurt)了,但不是被害(harm)了;吃糖果,讓我們一時開心,我們被害(harm)了,卻沒有被傷(hurt)了。我必須勇敢看著「鑽出來的洞」,勇敢看著自己造成的「傷」(hurt),俯瞰終點,為自己打氣。

 

我知道,不幫叔叔付賭債,會讓他愁眉苦臉,唉聲嘆氣;他會躲在家裡、不接電話,甚至揚言自殺,要同歸於盡。但我知道,我必須勇敢。

 

我不能再退讓、再容忍他的暴行,我不能拿自己的幸福冒險,拿孩子、太太的幸福冒險,在關鍵時刻,我們都必須把頭從沙堆裡舉起來,面對問題,不再逃避,勇敢地投入戰場,走出陰影。

 

我常想,如果當年,爸爸不幫叔叔還債,但他很有愛心、發自內心地說:「除了幫你還錢,我還能為你做點什麼?」他表達關心,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他不容易,他承受債務,一定辛苦了,並且送上幾包大米、沙拉油、食物(不是還賭債,而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支持他的家庭與生活)。

 

這不是符合「因果原則」,「傷」(hurt)而不「害」(harm)的做法?這難道不是愛?難道不是幫助?

 

我相信,「伸手去接掉下來的蘋果」,只會讓人軟弱。

 

任何人只要真的想改變,就可以改變。我們可以改變職業;可以改變觀念;可以改變行為。只要我們「決定」,我們「知道」要改變,我們就有巨大的能力,扭轉習慣。

 

人有改變的潛力,也有改變的能力,不要掐斷它,不要中斷它,讓因果原則,發酵發威,自行作用。

 

讓蘋果掉下來吧!讓惡果發生!

 

我該付自己的帳單,叔叔該付自己的賭債,我們都該自己付錢!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富媽媽教你釐清家人的金援課題,妥善管理親情的金錢漏洞 (電子書)》,采實文化出版,李雅雯(十方)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只跟女兒伸手要錢,到老都不知悔改!1個故事的啟示:錢都給出去,反而害了全家人

撰文 :李雅雯(十方) 日期:2020年03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凍齡老少年」年輕的時候,不需承擔責任;年長的時候,逃避承擔責任;他們從不負責任的孩子,成為不負責任的父母;再讓善良的孩子,為自己解圍─ 孩子們孜孜矻矻,為爸爸打工─他們的解脫,全然不見盡頭。

我媽媽說起黃總,總是唉聲嘆氣。

 

黃總家的鴨脖子,勁辣酸爽、遠近馳名。媽在菜市場裡,狂啃鴨脖,暢聊是非,和黃總的媽媽,聊著聊著,聊出了真心;她倆心有靈犀,情比金堅,成了彼此的好閨蜜。

 

幾十年來,媽媽看著黃總長大,滿是感慨─ 如果中華民國頒發「十大頹廢青年」,黃總保證勇奪第一─ 他高中讀了四年,勉強畢業。畢業之後,重考兩次,考上一所學費極高、地點極偏、學生極少的大學,再讀兩年,延畢兩年,沒有畢業。肄業的黃總,人生越走越偏。

 

二十五歲的他躲在家裡,讓媽媽煮飯給他吃、幫他繳健保費、電話費、買摩托車、換手機、領著媽媽的零用錢,繭居四年。

 

四年裡,黃總的公仔越集越多、寶物越換越貴,卻不停打零工、不停換零工,沒有儲蓄,沒有女朋友,成了「心智凍齡」、「楚楚可憐」的「老少年」,在餘下的人生裡,製造苦果......

 

黃總二十八歲,和賣魚的阿蓮同居,生下女兒小萍。小萍又乾又癟、又矮又瘦;七、八歲時,就在菜市場賣魚,幫媽媽刮魚鱗、批貨,成熟懂事、逆來順受。

 

小萍高中讀夜校,白天發傳單、端盤子,一個月一萬兩千元的收入,被黃總強迫上繳,提領一空;小萍敢怒不敢言,走路越來越低著頭。

 

黃總說,小萍年紀太小,存不住錢;他幫小萍 「投資」,「用錢滾錢」 ─ 這些鬼話,連鬼聽了都倒著走─ 大家都知道,黃總拿小萍的錢玩權證、玩當沖;偶被強平斷頭,他雙手一攤,臉色沉重,回家蜷在被窩裡,療傷止痛;家裡的伙食費、電費、網路費,全靠小萍張羅。

 

小萍的帳戶裡,總是只剩零頭。她自告奮勇、逆來順受,黃總卻像個黑洞─ 不繳電費、不繳健保費、不繳保險費,讓女兒 「看頭顧尾」、「把屎把尿」,焦慮地放不開手。小萍成了爸爸的跟班,扛起爸爸的責任,一臉枯萎、沒精打彩、踽踽負重。

 

「凍齡」的孩子成年之後,沒有變得成熟。他們隨性地結婚,隨意地懷孕;潦草地扶養孩子,再迫不及待地,把照顧自己的責任,從父母身上,騰挪到孩子身上,完成「抓交替」的人生戰略,貫徹始終。

 

在我們身邊,總有各式各樣的「黃總」。他們溫和、善良,有正當的工作,和爸媽住在一起(或住得很近),父慈子孝、和樂融融。

 

他們的人生,乍看一團和氣,但活得「渾然凍齡」:三十五歲了,從不規劃未來、從不儲蓄退休金,大大咧咧,得過且過。

 

「凍齡老少年」年輕的時候,不需承擔責任;年長的時候,逃避承擔責任;他們從不負責任的孩子,成為不負責任的父母;再讓善良的孩子,為自己解圍─ 孩子們孜孜矻矻,為爸爸打工─他們的解脫,全然不見盡頭。

 

小萍說,爸爸不斷地花她的錢,領她的錢,但總埋怨著、沮喪著,看什麼事都不順眼。她感覺自己乾涸了,感覺自己累了,感覺自己再也做不了更多,卻一點也不敢拒絕。小萍說,她從小到大,從不敢跟爸爸說:「不!」「我不要!」「我不給!」「那不對!」她不敢拒絕,因為她不曾拒絕。

 

事實上,她一直給錢,讓自己不快樂,是她的責任,不是她爸爸的責任。我跟她說,是你沒有設定界線,設定你「給予的邊界」,所以你的爸爸,才能不斷勒索你,讓你越陷越深。

 

我告訴小萍,要解開這個死結,必須要下定決心─下決心扛起壓力,行動起來。

我提醒她,沒有責任感的父母,是沒有界線感的人,這樣的父母,要靠孩子鍛鍊─ 孩子要設出界線,堅守界線,抵抗反擊,教育父母,扶持父母,讓他們學會尊重「別人的界線」 ─這樣一來,你們的關係,才能真正「柳暗花明」。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富媽媽教你釐清家人的金援課題,妥善管理親情的金錢漏洞 (電子書)》,采實文化出版,李雅雯(十方)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婚後要養婆婆和小姑兼背債,媳婦只能默默忍受?一個故事提醒你:不良關係更要劃清界線!

撰文 :李雅雯(十方) 日期:2020年03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小萱瞪大雙眼,驚駭莫名。一直以來,小萱就一直對小姑不滿。她離婚後住在家裡,不愁吃、不愁穿、不愁孩子沒人帶,卻不找份工作,讓自己獨立起來。現在投資失敗,爛攤子一丟,讓家人為自己解圍?

小萱來找我的時候,像抱著救生圈似的握著手提袋。她聳著肩、低著頭,看起來受了很大打擊,神情恍惚。

 

小萱的婆婆有兩個孩子,先生的妹妹今年三十五歲,離婚後帶著小孩跟婆婆住在一起,沒有工作,吃家裡、用家裡。

 

小萱的先生每個月給婆婆兩萬五千元,除了付家裡的水電費、手機費,還幫妹妹的孩子付學費、付書本費。有時婆婆心血來潮,和妹妹出國去玩,也是小萱先生買單。

 

小萱剛認識先生時,覺得他認真、負責、顧家,是個可靠的人。

 

可是結婚之後,小萱開始精打細算─ 她要存退休金、存教育金、存頭期款─ 養婆婆就算了,現在連小姑、小姑的孩子都要養?這種現況,讓她感到不滿。

 

小萱的公公很早就去世了。婆婆獨自拉拔孩子長大,非常辛苦。小萱說,她能體諒婆婆的心情,也懂「同舟共濟」的道理,但一個料想不到的衝突,擊潰了她的底線。

 

上週,小萱的婆婆,突然找他們聚餐。飯局進行一半,婆婆提到,小姑為了賺錢,抽紅單買了一間套房,轉手要賣,卻怎麼賣也賣不掉。

 

履約時間到了,建商要小姑支付頭期款。小姑根本沒有錢、也根本沒有辦法貸款,如果付違約金,又像把錢丟水裡,實在不划算;於是婆婆要小萱一家,主動承擔房貸

 

「錢放在銀行裡,只會越來越薄,以後房子也是你們的,就當是做投資。」婆婆自言自語道,「媽媽不會害你們的,都是為你們好。」

 

聽到這裡,小萱瞪大雙眼,驚駭莫名。一直以來,小萱就一直對小姑不滿。她離婚後住在家裡,不愁吃、不愁穿、不愁孩子沒人帶,卻不找份工作,讓自己獨立起來。現在投資失敗,爛攤子一丟,讓家人為自己解圍?這種戲碼,虧她演得出來。

 

她和先生對視了整整一分鐘,終於從喉嚨擠出一個細小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再說吧。我們考慮看看。」

 

婆婆站了起來。「考慮什麼?那是你妹妹耶!」她用雙手扣住桌緣,使勁搖晃桌面。「你不幫,難道要我幫?我都幾十歲的人,要我來幫?」婆婆的聲調突然高了起來。

 

小萱的壓力陡然升高。她漲紅了臉,扁著嘴,轉身走上台階。婆婆跟著跑了過來,尖聲叫道:「你不幫就沒有人可以幫了!」她嘶喊著,突然膝蓋一軟,朝著小萱,跪了下來。

 

小萱想伸手拽住她,但來不及。婆婆跌下台階,「咚!」的一聲重重砸在地板上,發出可怕的聲音。

 

「自己人都不幫,還算是一家人嗎?」婆婆嚎叫著,一面攥起了拳頭,一拳打在自己的大腿上,「是媽媽無能啊!」她哭喊著,「你如果不幫妹妹,她這輩子就完了啊......她已經這麼命苦了,你們哥哥嫂嫂......見死不救啊......」婆婆慟哭起來,儘管好幾個人拉著她,但她還是坐在地上,面容扭曲,淚水汩汩而下。

 

局勢急轉而下,小萱沁出一頭冷汗。她告訴我,在那個場面,她只能寒著臉,頹然把債務背起來。

 

一開始,小姑指天指地,誠心懺悔,發誓不推卸責任。然而才過半年,本來兼差的工作,突然不幹了,所有的爛攤子,又丟回給先生,讓小萱一家,獨自承擔。

 

說起這段經歷,小萱抿著幾乎消失的雙脣,表情呆滯,異常嚴肅。我們討論著將來的財務規劃,然後陷入沉默。

 

在婚姻裡,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生態圈」。「生態圈」裡,給錢的是「照顧者」,拿錢的是「依賴者」,彼此互生、互剋、互依、互存,層層疊疊,牢不可破。而小萱和先生的夫妻關係,是第一層、也是最核心的「照顧—依賴」網絡。

 

在這層網絡裡,太太和先生的功能,各自不同:先生不一定是給錢的人,太太不一定是拿錢的人,因此太太可能是「照顧者」,先生可能是「依賴者」;彼此同時,有的夫妻,會拿家人的錢、被家人照顧,一併成為「依賴者」;也可能拿錢給各自的家庭,一併成為「照顧者」。

 

每個類型統整起來,會有「依賴者+依賴者」、「依賴者+照顧者」、「照顧者+照顧者」三種模式。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富媽媽教你釐清家人的金援課題,妥善管理親情的金錢漏洞 (電子書)》,采實文化出版,李雅雯(十方)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