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失智症!平均60歲發病、眼睛看到卻摸不到,原來是「後大腦皮質退化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3月3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失智症有多種類型,阿茲海默症是最常見的一種,常發生在65歲以後。不過,推估全台約有1.2萬名早發型失智症患者,不到65歲就失智。其中,又有一種罕見的失智症類型叫做「後大腦皮質退化症」,發病年齡集中在55~65歲之間,提醒民眾提高警覺。

59歲邱先生原為市場菜販,妻子發現,他常常無法找到並拿取客人購買的物品,且生活自主性日漸下降;輾轉前往成大醫院失智症特別門診就醫後,確診為少見的「後大腦皮質退化症」。

 

看得到卻摸不到,罕見失智症找上門

 

這種罕見的失智症,發病年紀集中在55-65歲之間,屬於早發型失智症,主要症狀是視覺空間的知覺障礙,簡單來說就是「看得見、摸不到」。

 

例如,病人看得到眼前的東西,卻沒辦法摸到,導致不能自己穿衣服,而且眼神總是空洞、閱讀時文字會跳行。通常是在好幾年後,陸續出現記憶、語言、執行功能等障礙時才被確診。

 

假如病人的職業需大量仰賴視空間感知能力,例如擔任水電工、護理師或是需要大量閱讀者,即使只有出現很輕微的症狀,也會影響日常生活

 

這些病人往往會先前往眼科就醫,視力檢查結果卻都正常,很久之後才會輾轉到神經科門診,透過病史詢問、生物標記及影像檢查,才終於確診。

 

「後大腦皮質退化症」經常是由阿茲海默症、路易體失智症、皮質基底核退化症、庫賈症所引起。

 

平均60歲就發病,罕見失智症要注意

 

去年底,亞洲區後大腦皮質退化症研究主持人會議於成大醫院舉行,研究小組分析63例個案後發現,平均發病年齡為59.7歲,將近80%在65歲前發病。

 

其中,有許多臨床特徵與西方國家病患不同,例如,亞洲病人有較多的記憶障礙、較多高齡病人患有路易體失智症等,值得注意。

 

藥物、職能治療雙管齊下,治療罕見失智症

 

「後大腦皮質退化症」的藥物治療與其對應的退化性失智症準則相同,但有部分的病人會出現較多的副作用,因此非藥物的職能治療介入,可以提供病人與家屬另外一種選擇。

 

以前述案例中的邱先生為例,成大醫院復健部職能治療師徐秀雲表示,針對邱先生的症狀,院方安排了認知治療,包含:教導個案使用視覺掃描與視覺識別策略,增加視覺空間感知能力,或進行各種二度與三度空間的組裝活動,例如擺放火柴棒與積木等,來改善視覺空間操作能力。

 

經職能治療介入後,除了維持邱先生的視覺感受、視覺空間操作能力外,基本日常活動也可獨立完成。同時,透過對家屬的衛教,幫助邱先生回到市場協助販售蔬菜,以維持社會參與能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健忘、常弄丟東西,64歲確診阿茲海默症!別輕忽年輕型失智症,這些症狀你有嗎?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3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64歲的張先生發現自己的手機、錢包常常弄丟,幾度懷疑是被人偷竊,但是後來發現自己很容易忘記近期事物,甚至忘記吃過什麼東西,煮開水時走到客廳拿東西,走出去之後就忘記要拿什麼,也忘記剛剛還在煮開水,甚至變得不會算數。

就醫檢查後發現,原來他罹患了阿茲海默症。

根據國際失智症協會統計,推估2018年全球新增1千萬名失智症患者,平均每3秒就有一人罹患失智症。

 

在臺灣,65歲以上人口中罹患失智症的近27萬人,等於65歲以上的長者每12人就有一位失智症患者,80歲以上的長者則是每5人就有一位失智症患者。

 

花蓮慈濟醫院高齡精神科主任蔡欣記表示,除了失智症人口上升之外,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那就是失智症年輕化。

 

年老才會失智?別輕忽年輕型失智症

 

像張先生這樣,65歲以前就診斷為阿茲海默症的年輕型患者,全臺灣約有一萬五千人。因為相對年輕,病人及其家屬容易忽略症狀,導致退化速度加快,對家庭影響很大。

 

事實上,失智症的症狀不單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還會影響到其他認知功能,包括:語言能力、空間感、計算力、判斷力、抽象思考能力、注意力等,同時可能出現干擾行為、個性改變、妄想或幻覺等症狀,嚴重程度足以影響其人際關係與工作能力。

 

其中,最常見的失智症類型就是阿茲海默症。

 

蔡欣記醫師解釋,阿茲海默症是一種腦神經退化疾病,因為注意力不容易維持,導致短期記憶不佳,新的記不住、舊的一直講,常見的症狀包含:重複性的問話、忘東忘西(例如瓦斯忘了關)、情緒易怒暴躁、規劃能力下降、記憶力不好、容易迷路,有可能上個廁所就回不來。

 

身體變化提高警覺,積極就醫治療

 

值得注意的是,臨床上有許多阿茲海默症的患者,覺得自己年紀大了就不願意積極治療,反而因此造成自己生活上與家人照顧上的困擾。

 

尤其,年輕型失智症患者因身體狀況通常都還不錯,容易發生無自覺性地跑出門等行動,後續往往也造成更大的問題。

 

蔡欣記醫師呼籲,不要輕忽生活中突然改變的生活習慣,尤其是不明原因的改變,此時有可能就是身體出了問題,建議尋求專業醫師的協助,了解狀況進而解決問題。

 

藥物治療有侷限,多管齊下延緩退化

 

關於失智症的現行治療方式,以藥物合併職能治療為主,目的是減緩退化速度。不過,患者服藥兩三年後,效益有可能開始減少,建議搭配適度的運動、人際互動幫助延緩退化。

 

近年醫界也在研究其他有助治療失智症的方式,例如:經顱磁刺激治療、深腦刺激術(Deep Brain Stimulation,簡稱DBS)等。

 

蔡欣記醫師表示,花蓮慈濟醫院神經醫學科學中心團隊目前正在研究利用深腦刺激術治療阿茲海默症,已進入第二期的臨床試驗,期盼未來對於阿茲海默症的治療有更多幫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健忘、鬱悶、翻舊帳...原來是老年憂鬱症!找回好心情的3個建議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9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主要照顧者通常會把長輩接到家中同住,進而明顯感覺長輩在飲食、睡眠上的改變。被老化掩蓋的憂鬱症,通常不容易被患者本人察覺。反而容易對照顧者生活造成衝擊,認為自己需在生活安排、心理狀態上做出相應的調整。尋求諮商後才意外發現長輩其實患了憂鬱症,進而帶長輩進行治療。

文/ 艾彼

 

在會談室內,經常聽起案主這樣描述家中的長輩。

 

「我爸退休半年,這幾個月他出門的次數變少好多!很奇怪,明明沒受傷,卻說這裡痛那裡痛,帶他去檢查,也檢查不出病因來。」

 

「我媽媽最近好健忘,連要採購些甚麼都記不住,她怕自己是不是得了失智症,變得愈來愈不想出門,我覺得她好像愈來愈不開朗了。」

 

「我婆婆最近的事情記不住,但過去的事情記得可清楚了。老愛翻舊帳,看什麼都不順眼,搞得我每次回家都壓力好大。」

 

他們提及的活動強度下降、頻率減低、容易疲倦、主訴疼痛、健忘、翻舊帳等狀況,其實,經常容易被解讀為長輩們老化的正常現象,卻輕忽了背後可能隱藏著更重要的訊息──老年憂鬱症。

 

 

長輩們不為人知的困擾,容易導致憂鬱

 

長輩們已屆一般認為可以享福的年紀,許多人總認為退休後的他們一定是無事一身輕吧!沒注意到長輩的生活中,其實也有一些隨著年齡漸長而出現的煩惱……

 

在長輩相近年齡的朋友圈裡,因老化導致的失能與死亡名單,將隨著年紀漸長而越來越長。雖然他們不把生老病死這類事情掛嘴邊,或是有時講得很豁達;實際上,看著身邊的親友們一個個過世,他們也知道,總有一天需要面對的是自己的死亡。

 

如果這時候長輩的身體還有病痛在身,更容易產生憂鬱症狀。

 

長輩這樣的煩惱,通常難以跟青壯年期的兒孫輩提及。一來因為面臨的人生階段不相同,兒孫可能難以理解;二來也不希望讓兒孫輩擔心。

 

老人家要不就是將這些苦往心裡吞、悶在心裡,成天疲倦、無活力,也不快樂。要不就是將擔心轉化為憤怒暴躁的情緒,形成兒孫輩對老人家產生凡事看不順眼、愛翻舊帳、脾氣不好的印象。

 

若兒孫輩、伴侶對於這些轉變不夠敏銳,可能使老人家的憂鬱更加嚴重。

 

 

被老化掩蓋的老年憂鬱症,求助者通常並非長輩本人

 

台北市衛生局於今年5月23號公布,台北市自殺防治中心104年度自殺高風險通報資料,經分析後發現65歲以上老人有10.8%至26%曾出現憂鬱傾向,25.5%的長者係因憂鬱情緒無法及時紓解,而導致自殺行為的出現。

 

在我的經驗裡,主要照顧者要感覺長輩在生活上、心理上對自己的依賴日益增加,才求助心理諮商的協助後,經過了解,才知道是老年憂鬱症在作祟。

 

老年憂鬱症的患者,會在短時間內出現大量病因不明的身體抱怨。長輩的主要照顧者經常需要陪同長輩至醫院進行檢查,卻一再經驗到檢驗報告上顯示沒有問題,長輩卻仍舊不適的現象。

 

其次,老年憂鬱症的患者會在短時間內,突然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來,也記不住。過去,長輩可以料理自己的生活,而今卻常對主要照顧者訴說自己感覺疲倦、無力,無法如過去一般自行滿足生活基本需求。

 

此時,主要照顧者通常會把長輩接到家中同住,進而明顯感覺長輩在飲食、睡眠上的改變。被老化掩蓋的憂鬱症,通常不容易被患者本人察覺。反而容易對照顧者生活造成衝擊,認為自己需在生活安排、心理狀態上做出相應的調整。尋求諮商後才意外發現長輩其實患了憂鬱症,進而帶長輩進行治療。

 

許多人有共同的疑問,「如果長輩真的診斷有憂鬱症,除了配合身心科的藥物治療外,身為晚輩的我們,還能替長輩做些甚麼?」

 


建議一、如果困擾的是家屬,建議家屬先求援

 

許多時候家屬會因長輩經常需要就醫,而在生活上感覺到老人家依賴漸增;心理上則須承受長輩起伏不定的情緒、無望感、抱怨等,而備感壓力。

 

這時,如果長輩也願意配合就診、進行治療,會是皆大歡喜的情景。

 

若因為長輩不願就醫、情況也未轉好而衍生衝突,且無法立刻改善時,建議照顧者自己先尋求心理諮商,找到方法與長輩相處、自我調適後,才能有效協助憂鬱症的長輩。

 

建議二、協助長輩建立社會人際支持 

 

長輩的困擾通常不會與兒孫提起,如果有同年齡的生活圈、專業支持團體,可以協助紓解長輩們內心的擔憂,學習如何面對老化、生病、失能與死亡這類議題,將對老年憂鬱很有幫助。

 

可留意老人家是否有可以固定聚會的場所或群體,這個聚會能否對老人家自己的因應有正面幫助。若老人家平日就有類似的社會支持團體,建議你可以撥空陪他們參加。

 

如果老人家沒有類似的團體能支持,也可以從社區活動中心附近的宗教團體開始,建立社會人際支持。

 


建議三、轉換長輩看待人生的眼光 

 

當長輩們陷入憂鬱情緒時,除了聆聽長輩們的訴說以外,建議可以帶長輩回到當下,去細數目前擁有的有形、無形資產。

 

對許多長輩而言最大的資產,是兒孫輩付出的時間、陪伴。讓長輩發現自己在兒孫身上造成的正面影響,能夠幫助他們重新找回人生意義。

 

日常生活中需要時常留意老人家的飲食、睡眠、心情狀態,才能及早發現轉變,提供即時協助。身為家屬的我們,需要準備好自己,才能陪伴長輩們一起面對憂鬱症帶來的人生課題。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35歲么兒照護早發性失智母:那段失去夢想的辭職人生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35歲的黃先生是家中老么,曾擔任餐飲業店長,薪水不錯,也有交往多年的女友,生活自由又快樂。沒想到,原本身體健康,還是馬拉松常勝軍的黃媽媽,64歲就被診斷罹患失智症,而且是退化速度極快的早發性失智。

現年66歲的黃媽媽,60歲時迷上馬拉松,非常喜歡運動,練就一身好體力。不過,大約3年前,她開始會記錯跑馬拉松的時間,出門前常找不到鑰匙,翻箱倒櫃找了2小時,才發現鑰匙就在自己身上。

 

當時,沒有人想到可能是失智症,畢竟黃媽媽還十分年輕。

 

後來,黃先生的姊姊即將臨盆,黃媽媽反覆詢問女兒「在哪裡生?」「在哪裡坐月子?」明明已經提筆記下,還是不斷重複相同問題,加上脾氣沒來由的焦躁易怒,姊姊發覺不對勁,趕緊請黃先生帶媽媽就醫。

 

檢查結果,醫師宣判是失智症,但當時以為是常見的阿茲海默症,直到隔年發現黃媽媽退化速度太快,才驚覺是「額顳葉型失智症」,屬於早發性失智。

 

退化速度之快,使得黃媽媽在短短2年內,就從活動力旺盛、拼命想出門,到現在已經無法回應家人問話,呈現「放空」狀態。

 

失智初期,黃媽媽情緒暴躁、行為脫序,常常突然走失,有時是騎機車上高速公路被開罰單,有時是半夜拿著大袋子從中和走到土城撿資源回收,還有一次穿著拖鞋一路走到三峽,回家時雙腳都起了水泡。

 

當時,黃先生是餐廳店長,每天工作12小時,假日更是忙得不可開交,但因為媽媽「動不動就走失,突然哪個分局又打電話給你,只好請假。」

 

有時,下班回家也找不到媽媽,只好沿著黃媽媽可能會去的地點,一個一個尋找,常常等到天亮都不見人影。「媽媽走失的時候,真的會很焦慮。」即使折騰了整個晚上,黃先生隔天還得照常上班,身心壓力可想而知。

 

「後來只好換鎖,但她還是想出門,把門都快拆了!」黃媽媽的情緒非常不穩定,看到小朋友和小動物會有攻擊性的行為,隨後也出現大小便失禁的情況,卻不願意包尿布。

 

後來,黃媽媽跌倒、摔斷腿,短暫住進安養院,黃先生決定跟公司申請留職停薪,當了2個月的全職照顧者。

 

那段時間,黃先生24小時都處於緊繃狀態,因為黃媽媽一下子在陽台摔東西,一下子拿打火機要燒化妝台,「眼睛一閉上,又聽到開瓦斯的聲音,好怕失火喔!」

 

豪雨來襲,黃媽媽堅持要出門,黃先生只好穿著短褲、雨衣,陪媽媽在滂沱大雨中走啊走,走到媽媽想回家為止。

 

回憶那段日子,「你說累嗎?真的快崩潰了!你說不好嗎?那時候她還可以溝通,但現在不能了,內心是滿難過的。」

 

後來,家裡請了外籍看護,黃先生得以回到工作崗位,但考量家庭狀況,他轉任內勤,與歐巴桑一起在冷凍庫整理貨品、包裝水果,薪水硬生生少了一萬五千元。

 

「就沒有夢想了。」黃先生說:「薪資突然減少,家裡負擔又增加,我要一直工作,那我要怎麼結婚?我也沒辦法存錢。」所幸,現在黃先生與朋友合資創業,開了一間火鍋店,工時仍然很長,但至少能在經濟與圓夢之間試圖取得平衡。

 

長期關注照顧者議題的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呼籲政府,仿效日本研擬93天照顧安排假,幫助在職照顧者有時間選擇及熟悉長照資源,達到「照顧不離職」的目標。

 

家總秘書長陳景寧分析,上班族為照顧失能家人,需花時間申請政府補助、拜訪服務機構、帶長輩熟悉服務人員等,但向公司請假時難免有所顧慮。若有93天顧老假,可減輕在職照顧者的負擔。

 

台灣進入高齡社會已是不爭的事實,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照顧者,相關議題急需社會關注。

 

另一方面,民眾對失智症的了解普遍不足,比如許多人嘲諷騎車上高速公路的長者是「馬路三寶」,殊不知可能是失智引起的行為,我們應該用更多同理心看待,才能創造友善失智的社會環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才60歲也會失智?出現這些症狀,恐是年輕型失智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日前媒體報導,罹患失智症的60歲劉姓台商流落街頭,2016年時遇到前公司員工王女士,因感念他過去的知遇之恩,主動協助打理生活。經過兩年的悉心照料,劉姓台商今年終於返回台灣。

許多民眾讚美王女士的義行之外,心中也冒出疑問:才60歲也會失智嗎?

 

台灣失智症協會指出,65歲以下罹患失智症屬於「年輕型失智症」,推估全台約有1.2萬名患者,由於不容易發現,及時就醫有難度。民眾平時應多關心身邊親友,及早發現早期失智徵兆。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長賴德仁表示,年輕型失智症的症狀相當多樣化,有些是明顯記憶力不好,有些是個性改變與行為脫序,部分出現語言障礙,造成溝通上的困難。

 

這些症狀造成照顧者與失智者身心俱疲,加上年輕型失智症的病程進展比老年型失智症更快,出現的精神症狀更讓家人措手不及。雖然年輕型失智症人口數較少,但他們所面對的問題非常棘手。

 

賴德仁理事長表示,失智症早期徵兆包括:記憶力減退影響到生活、計劃事情或解決問題有困難、無法勝任原本熟悉的事務、對時間地點感到混淆、理解視覺影像和空間的關係有困難。

 

另外,還有言語表達或書寫出現困難、東西擺放錯亂且失去回頭尋找的能力、判斷力變差或減弱、從職場或社交活動中退出、情緒和個性的改變等。

 

若有出現疑似徵兆,應尋求神經內科或精神科醫師診治,或與衛福部各地失智症共照中心聯絡。一旦確診,建議撥打失智症關懷專線0800-474-580(失智時 我幫您),尋求專業協助及相關資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快來「失智咖啡廳」喝咖啡! 年輕型失智症病友快樂服務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台灣失智症協會設立的「young咖啡坊」是全台首家由年輕型失智病友服務的咖啡館,由年輕型失智症者接待客人,並進行介紹、備餐、出餐、結帳等工作,透過人際互動延緩退化、增加自信。

日前媒體報導,咖啡館生意冷清,許多民眾趕緊到場支持,讓失智者與家屬都非常感動。台灣失智症協會感謝大眾相挺,今(28)日特別提供交通與菜單資訊方便民眾參考,也期待社會對失智者多一點理解與體諒。

(2019/08/28更新)

失智症不單是老年人的疾病,全台約有一萬多人65歲之前就罹患年輕型失智症,許多病友確診時只有五十多歲,是家庭經濟支柱也可能是公司主管,對患者與家屬是一大打擊。

 

62歲的林先生年輕時在大陸從事電子業,四年前遇到公司無預警資遣,於是回到台灣。原本個性溫和的他,脾氣漸漸變得暴躁易怒,曾任護理人員的太太發覺不對勁,去年帶先生就醫之後,才知道罹患年輕型失智症。

 

林先生回憶,當時他的兩個孩子一個正在創業,一個還在國外唸書,突如其來的疾病讓他承受很大壓力。所幸,除了固定服藥回診之外,他也參加台灣失智症協會的課程,包含戲劇、舞蹈、手工藝等,同時替自己安排運動、閱讀、擔任圖書館志工等活動,幫助促進大腦健康、延緩病程,連醫師聽了都讚賞。

 

為協助年輕型失智症病友增加社會互動,台灣失智症協會在台北市設立「young咖啡坊」,由病友製作咖啡、餅乾、三明治等餐點並提供服務,2018年4月正式開幕對外營運。

 

失智症病友已花一個月的時間學習料理餐點,林先生在現場熟練地泡咖啡,也有病友在協會人員的協助下,親手做鮪魚玉米熱壓吐司,再由另一位病友負責送餐。咖啡坊氣氛溫馨、熱鬧,每位穿著圍裙的病友都樂在其中,認真而快樂地提供服務。

 

▲在吐司上塗抹玉米沙拉、小心翼翼放上番茄片,一名開朗的病友正在現場製作鮪魚玉米熱壓吐司。(攝影/林芷揚)

 

▲服務員快樂地穿梭在咖啡坊內,為客人送上美味餐點。(攝影/林芷揚)

 

有位病友分享,以前在家從來不用煮飯,來到咖啡坊之後才學習如何做飲料和點心,笑說每種工作他都喜歡,也會與同伴互相支援。從病友的笑容中,看得出來,這裡確實提供病友一個促進身心健康的快樂園地。

 

林先生指出,他罹病之後主動上網、借書查閱相關資料,才漸漸了解失智症是怎麼回事。他知道自己現在會有片段式的記憶,比如記得身上有錢,但忘記後來錢花去哪裡,或是記得太太買粽子回家,卻忘記曾經吃過。全家人也還在學習如何與失智症病友相處。

 

目前社會對失智症的認識還不足,林先生表示,尤其缺乏對年輕型失智症的了解,一般人看到五、六十歲的病友,都不會想到失智症的可能性,因此難免遇到對病友態度不友善的情況。

 

「young咖啡坊」每周六營運,因座位有限,需事先上網預約,希望民眾看見失智者更多的可能性,並給予多一點耐心與理解,共同打造失智症友善社會。

 

營業資訊

 

1.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泰順街2巷4號

 

2. 電話:(02)2598-8580

 

3. 營業時間:每周六上午10:00至下午4:00,用餐時間90分鐘,低消80元。週日到週五為年輕型失智者團體課程時間,故未開放。

 

4. 現場約有30個座位,採線上預約制,預約網址為:https://www.surveycake.com/s/KpwPR ,填畢後會有工作人員於週一到週五9:00-18:00間,與您確認訂位是否成功,請等候通知。

 

 

 

 

▲台灣失智症協會設立的「young咖啡坊」每周六10點至16點對外開放,採事先上網預約訂位。(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