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跟女兒伸手要錢,到老都不知悔改!1個故事的啟示:錢都給出去,反而害了全家人

撰文 :李雅雯(十方) 日期:2020年03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凍齡老少年」年輕的時候,不需承擔責任;年長的時候,逃避承擔責任;他們從不負責任的孩子,成為不負責任的父母;再讓善良的孩子,為自己解圍─ 孩子們孜孜矻矻,為爸爸打工─他們的解脫,全然不見盡頭。

我媽媽說起黃總,總是唉聲嘆氣。

 

黃總家的鴨脖子,勁辣酸爽、遠近馳名。媽在菜市場裡,狂啃鴨脖,暢聊是非,和黃總的媽媽,聊著聊著,聊出了真心;她倆心有靈犀,情比金堅,成了彼此的好閨蜜。

 

幾十年來,媽媽看著黃總長大,滿是感慨─ 如果中華民國頒發「十大頹廢青年」,黃總保證勇奪第一─ 他高中讀了四年,勉強畢業。畢業之後,重考兩次,考上一所學費極高、地點極偏、學生極少的大學,再讀兩年,延畢兩年,沒有畢業。肄業的黃總,人生越走越偏。

 

二十五歲的他躲在家裡,讓媽媽煮飯給他吃、幫他繳健保費、電話費、買摩托車、換手機、領著媽媽的零用錢,繭居四年。

 

四年裡,黃總的公仔越集越多、寶物越換越貴,卻不停打零工、不停換零工,沒有儲蓄,沒有女朋友,成了「心智凍齡」、「楚楚可憐」的「老少年」,在餘下的人生裡,製造苦果......

 

黃總二十八歲,和賣魚的阿蓮同居,生下女兒小萍。小萍又乾又癟、又矮又瘦;七、八歲時,就在菜市場賣魚,幫媽媽刮魚鱗、批貨,成熟懂事、逆來順受。

 

小萍高中讀夜校,白天發傳單、端盤子,一個月一萬兩千元的收入,被黃總強迫上繳,提領一空;小萍敢怒不敢言,走路越來越低著頭。

 

黃總說,小萍年紀太小,存不住錢;他幫小萍 「投資」,「用錢滾錢」 ─ 這些鬼話,連鬼聽了都倒著走─ 大家都知道,黃總拿小萍的錢玩權證、玩當沖;偶被強平斷頭,他雙手一攤,臉色沉重,回家蜷在被窩裡,療傷止痛;家裡的伙食費、電費、網路費,全靠小萍張羅。

 

小萍的帳戶裡,總是只剩零頭。她自告奮勇、逆來順受,黃總卻像個黑洞─ 不繳電費、不繳健保費、不繳保險費,讓女兒 「看頭顧尾」、「把屎把尿」,焦慮地放不開手。小萍成了爸爸的跟班,扛起爸爸的責任,一臉枯萎、沒精打彩、踽踽負重。

 

「凍齡」的孩子成年之後,沒有變得成熟。他們隨性地結婚,隨意地懷孕;潦草地扶養孩子,再迫不及待地,把照顧自己的責任,從父母身上,騰挪到孩子身上,完成「抓交替」的人生戰略,貫徹始終。

 

在我們身邊,總有各式各樣的「黃總」。他們溫和、善良,有正當的工作,和爸媽住在一起(或住得很近),父慈子孝、和樂融融。

 

他們的人生,乍看一團和氣,但活得「渾然凍齡」:三十五歲了,從不規劃未來、從不儲蓄退休金,大大咧咧,得過且過。

 

「凍齡老少年」年輕的時候,不需承擔責任;年長的時候,逃避承擔責任;他們從不負責任的孩子,成為不負責任的父母;再讓善良的孩子,為自己解圍─ 孩子們孜孜矻矻,為爸爸打工─他們的解脫,全然不見盡頭。

 

小萍說,爸爸不斷地花她的錢,領她的錢,但總埋怨著、沮喪著,看什麼事都不順眼。她感覺自己乾涸了,感覺自己累了,感覺自己再也做不了更多,卻一點也不敢拒絕。小萍說,她從小到大,從不敢跟爸爸說:「不!」「我不要!」「我不給!」「那不對!」她不敢拒絕,因為她不曾拒絕。

 

事實上,她一直給錢,讓自己不快樂,是她的責任,不是她爸爸的責任。我跟她說,是你沒有設定界線,設定你「給予的邊界」,所以你的爸爸,才能不斷勒索你,讓你越陷越深。

 

我告訴小萍,要解開這個死結,必須要下定決心─下決心扛起壓力,行動起來。

我提醒她,沒有責任感的父母,是沒有界線感的人,這樣的父母,要靠孩子鍛鍊─ 孩子要設出界線,堅守界線,抵抗反擊,教育父母,扶持父母,讓他們學會尊重「別人的界線」 ─這樣一來,你們的關係,才能真正「柳暗花明」。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富媽媽教你釐清家人的金援課題,妥善管理親情的金錢漏洞 (電子書)》,采實文化出版,李雅雯(十方)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32歲遭逢股市斷頭投資失敗!她3年還完債務存百萬,提早財富自由、享受第二人生

撰文 :粉圓妹 日期:2020年03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很高興透過講座認識一些新朋友,發現一場退休講座,大家關心的焦點不同,有人想知道我如何從負債翻身,有人對如何存錢有興趣,有人想累積財富,有人想提早退休,也有人想知道如何減重。

我的人生不敢說是大起大落,但也不是一帆風順,也沒有富爸爸可以靠,23歲為了入股公司,月薪1.4萬硬跟1萬的會,靠吃泡飯過日。

 

好不容易籌措到20多萬開公司,25歲把公司賣了賺到第一桶金,但那時好高騖遠的我總想一夜致富,胡亂投資的結果是32歲股市斷頭變卡奴,還債的日子終於頓悟,再從負債開始慢慢累積財富,這時想的不再是迅速致富,而是想控制風險

 

其實我的減重、還債、存錢、投資都是用同一種方法,就是記帳!

 

一般人可能會覺得不可思議,記帳怎麼能達到這些目的呢?因為它並不如表面只是記錄每天的花費而已,其內含我的紀律、執行力及堅持。

 

很多朋友注重當下的享樂,欠幾十萬卡債不覺得有什麼,但不知不覺洞就會愈挖愈大,我們年輕有能力賺錢時,不把錢存起來,等到有一天失去工作能力,或者是已不再是工作市場上的主流年齡時,想再回頭,為時已晚了。

 

自己的憂患意識是支撐下去的重要因素,還債是不可能靠別人的,想要有不一樣的未來,一定是要靠加倍的努力,才可能突破困境。

 

但有些人寧可欠債不積極處理,這類人多半存著負面心態、怨天尤人,或對未來已經沒有期待了,並且不太腳踏實地,整天想著一夜致富。

 

這是心裡問題所引發的行為,身為朋友或家人可以鼓勵他們、幫他們介紹工作,指引明燈,但建議不要在金錢上面直接幫助他們,因為當他們習慣接受金錢的幫助,漸漸就會覺得別人幫助他是理所當然,不幫他反而是罪大惡極。

 

不能讓他們在這方面有不正確的期待,幫了他等於是害了他,他們再也不會積極去找工作,之所謂:「給他魚,不如給他釣竿。」想要擺脫負債,真的只能靠自己。

 

我的改變是從「想法」開始,不想要被債務拖垮,不要想著一夜致富,財富累積是靠聚沙成塔。作法:

 

 

1.理債:

 

尋找低利率轉貸,想辦法降低利息,每月不能只還最低繳款金額。

 

記得轉貸費用也要把它當成利息,坊間很多話術說是0利率,但會收手續費、開辦費,它會在第一次繳足,這些費用也要把它算成年化,看看利率+費用率合計多少%,真的比原來的划算再轉,別愈轉利率愈高。

 

也不要找貸款公司轉貸,他們會收取高額費用。

 

有些人異想天開,以為「信用」不值幾分錢,想說擺爛、不還錢、讓它破產也沒關係,殊不知「信用」臨到用時方恨少,找工作會耽心雇主不用、會自卑、會設限、彎不下腰、沒朋友,連想買個基金都不能開戶,領個保險金都要躲躲藏藏。

 

所以債務還是必須積極面對它、處理它,人生才會是彩色的。

 

2.開源:

 

如果可以兼差,一定要盡量多增加工作收入,愈早還完債務愈快翻身。

 

樂觀、積極、正面磁場的人,一定會吸引貴人來相助,肯打拼,機會更多,多花時間工作,就少時間花錢啦~

 

3.節流:

 

記帳可以控制自己的花費,有提醒的作用,記帳可以幫助我們知道錢花到哪裡去,方便檢討,按食衣住行育樂等來分類,記一段時間後,就知道哪個部份可以再省一點,並可以事先編列預算,以便掌控下一個年度的收支狀況,對於還債或儲蓄都有很大的幫助。

 

買東西一定要撿便宜,節儉是美德,別不好意思,買之前一定要確認是「需要」還是「想要」,但省錢,也不是要生活沒品質,也是可以維持有品味的嗜好,只要勤勞一點換個方法。

 

例如:我每天都要喝咖啡,星巴克120元*30天=3,600元,7-11咖啡35元*30天=1,050,買咖啡豆一磅800元/三個月,每天只要8元(一磅800元是中高檔,也有一磅500元)。

 

千萬不要小看一元,小小改變習慣,就可以存下錢。

 

我重玩樂,所以我會省吃,每個月我的伙食費是3,200元,你會說每天100元怎麼夠?常有人問我這個問題,其實截長補短,早餐桂格燕麥片一包10元,午餐便當60元,晚餐麵食50元,今天超支沒關係,但假日在家自己煮,就可以省回來了。

 

用點心思,其實可以吃得很好,看我的部落格的低卡餐,有標示卡路里及花費,稍微精打細算一下,都可以買到很便宜的菜。

 

4.理債完再開始理財:

 

學習正確的投資方法,利用定時定額投資基金,開始累積第一桶金,不要好高鶩遠,慢慢聚沙成塔,前5年一定會累積得很慢,根據統計第一個100萬需要4.1年,我也是花了4.3年才累積到100萬。

 

在累積的過程中,多吸收正確的理財知識,培養自己的腦袋,畢竟理財是一輩子都用得到的知識,愈早摔跤恢復力愈好,別到老了才被騙光、賠光、借光、花光,那就無法回頭了。

 

人家說退休需要老本、老友、老伴、老屋,所以我一直希望身邊的朋友也能一起存退休金,這樣才能一起退休、一起玩樂。

 

因為自己是一路跌跌撞撞付出了昂貴的學費,才體悟到一些道理,希望朋友可以跳過一些冤枉路,多建立一些正確理財觀念,古諺:『大富由天,小富由儉』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好的習慣養成,一輩子受用,穩健踏實才是真幸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粉圓妹」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成熟大人才懂得的幸福之道:你的善良,要給真正愛你的人;濫用的善良,就是愚善!

撰文 :謝可慧 日期:2020年02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希望你的善良不是因為愚蠢,而你也要保護自己不因為善良而受傷。聰明是一種能力,善良是一種選擇。我們總要為了自己,慢慢成長,讓所有的善良都讓自己豐滿,而非血肉模糊。

我在西班牙旅行的時候,同行的旅伴是個40多歲的中年女人,兩個女人在一起,時不時會探討育兒問題,關於孩子的成長和性格養成,有說不完的話。

 

有一次,我們談到一個問題,關於善良是不是一件好事,她和我說了一句話:善良是好事,但不要為愚蠢買單。

 

她給我講了一個故事,關於她的兒子。

 

她兒子在大城市長大,高中之後去了縣城。縣城裡的孩子樸實,許多人家境也很一般。她們家境好,她很早就開始辦企業,現在每年的收入也穩定,所以她的兒子在班上,幾乎成了最有錢的孩子之一。 

 

她兒子有一個特點,喜歡借錢給別人,這個同學錢不夠了,借兩三百,那個朋友家裡出了事,就省下零花錢給別人。她說,她覺得這樣的善良是好事,但要懂得兩件事:一、把錢借給真正需要的人;二、如果不是對方家裡非常困難,麻煩一定要把錢還回來。

 

“借錢給別人,真正的原因是救急。不要因為把錢耗在那些高高在上不想放棄現在的富足,一不小心又維持不了他的開銷,而轉身希望你支撐他一把的人。那不是善良,而是愚蠢”。

 

一個人最大的能力,是不讓自己的善良為愚蠢買單。

 

我從小根深蒂固的思想裡,有一種先人後己的意識。所以一直到我上大學之前,我都會悄悄把自己放在最後的位置,總覺得那是一種最大的善良。如果沒有朋友那件事,我大概一輩子不知道“愚善”是多麼可笑。

 

有一年,我的一個朋友千里迢迢給我打來電話,她那時在外省的一所大學,她說,她只是覺得不知道該和誰講了。他們班上有一個同學家裡很窮,拿著學校的助學金,每次在她面前講述自己家庭的不幸。確實,一直到後來他們翻臉,他們家也還是很窮。

 

我朋友聽過他們家的經歷,她說,可能是她聽說過的最窮的家庭。但她還是決定每個月從父母給她的生活費中省下300元給那個同學。其實,我這個朋友家境也一般,工薪階層,父母比較寵她,幾乎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但她慢慢發現,自己省吃儉用,那個同學的開銷卻遠遠在她之上,一拿到助學金就開始買化妝品,衣服雖然比較廉價,但也沒過多久就買各種新衣服。食堂裡也很少見她吃飯,她常常和別的學院的人一起下館子,用錢很快。

 

“她日子過得瀟灑,我倒是緊巴巴的,實話實說,我每個月給她生活費,是因為她貧困,而現在我卻發現,她是因為不夠富裕,才需要我的錢。可她家真的很窮。”我聽到她在那邊委屈得想落淚。

 

我那時才理直氣壯地說:“我覺得你是時候斷了她的念想。”我說,“如果真的很窮,她可以日子過得節約一點,也可以去勤工儉學,而不是拿著你的錢,四處逍遙。”

 

一個人最大的問題,是不能“愚善”,你力所能及,但也看他是否十萬火急。人最大的問題,是本來想成為救人於危難的救護車,最後變成了別人搭乘的免費公車,讓他們過上他們想過的日子。

 

朋友不好意思開口拒絕,只能婉轉地說父母縮減了自己的開支,希望那個同學能夠去打工,因為自己怕是不能給她生活費了。

 

那個同學自然是不高興,一直到畢業那天,都沒有正眼看過我的朋友。

 

你的善良,要給真正愛你的人;濫用的善良,就是愚善。

 

如果他窮困是因為不能降低自己的生活標準,麻煩不要用自己的生活標準去補貼別人。

 

如果他不高興是因為得到的不夠,麻煩先看看你自己有沒有富足再給予他人。

 

如果他需要幫助不是那麼焦急,麻煩先問問需不需要讓自己犧牲太大的代價去先人後己。

 

先富帶後富。最關鍵的是先富,而不是用自己的貧窮去換別人的富裕,用自己的拮据換別人的瀟灑。

 

這些年,我私底下,也借出過一些錢,但大多不是因為貧窮,而是因為實在十萬火急。

 

一次是我一個朋友的父母生病,借了一萬塊,半年後歸還的。

 

一次是我朋友辦結婚酒席,省吃儉用四五年,硬生生差了8000元,然後我借給了他。

 

但我也拒絕過許多所謂的借錢,翻了好幾次臉。最強的一次翻臉,是我一個朋友想賣掉開了五六年的車子,去買一輛60多萬的越野車,而他的經濟能力並不足以支撐他購買。

 

他說,能不能借他10萬,因為他想買車。

 

我說,不好意思,可能我也並不寬裕。

 

他想了想說,他寫借條給我。

 

我說,其實,你也可以選擇貸款。

 

他看了看我,冷笑了一下,貸款?那要你這個朋友做什麼?

 

我為什麼沒有借他:一、我並不覺得自己已經有錢到了借出10萬元也能隨隨便便的時候;二、我並不認為,買這輛車是他的剛需。

 

是,我們至今也沒有再來往。也好,如果錢是友情的綁架,我寧願一無所有。

 

希望你的善良不是因為愚蠢,而你也要保護自己不因為善良而受傷。

 

聰明是一種能力,善良是一種選擇。

 

我們總要為了自己,慢慢成長,讓所有的善良都讓自己豐滿,而非血肉模糊。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別讓你的善良為愚蠢買單》,平安文化出版,謝可慧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富家千金到負債5千萬,黑媽成功翻身!「我不當公主,給孩子要留愛不留債」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1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黑媽提供
  • A
  • A
  • A

黑媽的人生際遇太過「精彩」,也許在某些人眼裡會覺得「坎坷」吧!但她也因此具備強烈的現實感與毅力,甚至早就規劃退休生活,教導大家理財前要先「理債」,且不要把理財與「賺錢」劃上等號,建立健康完整的心態,人生即使跌到谷底,都能谷底重生。

雖說人生恍若各種酸甜苦辣,但如果真的能選擇,你真願意遍嚐各種滋味?它可能打破你對現實的理解,更超過你的承受負載;可是也在一次又一次地穿越後,發現自己的勇敢與韌性!40歲後的理財部落客黑媽(註),在甜美的笑容後,曾歷經常人無法想像的悲歡離合。面對十多年後未知的退休生活,她反而更早做好準備。

 

父母沒做好財務規劃,不是累了自己,而是拖垮了子女

 

「有些人經常問我怎麼保持樂觀的,我只是很『現實』,遇到了我選擇去面對。負債是我身不由己,但失敗了,我還是要走出來」。

 

黑媽從小成長環境優渥,家住淡水百坪花園別墅,有游泳池、籃球場、撞球間和超大庭院,還有傭人伺候、司機接送,卻在母親過世後,從含著金湯匙的命運墮下,第一次感受到「貧窮」與「說不出的口」。

 

因為家中沒有足夠的現金繳龐大的遺產稅,母親打拼一輩子的資產從此歸零,她還繼承了母親的債務;而在25歲那年,父親也過世後,雖然黑媽有辦理拋棄繼承,卻在「過了幾年不擔心害怕」的美好生活後,又在30歲時,獲知還有父母留下的五千萬債務。

 

父母希望傳承給子女的會是什麼呢?是財富、智慧?還是債務、艱苦?遭逢意外時,我們會大喊:「為什麼是我?」,其實沒有做好財務規劃、退休準備時,也許上天會說:「為什麼不是你?」有些人看似光鮮亮麗,卻只是提早把財務額度給用完。

 

丈夫告別式隔天就上班,繼續做一個「會哭也會笑」的人

 

人都說「戲如人生」,但往往真實的人生比戲劇還要波濤洶湧,即使是得獎的金獎編劇,可能也無法撰寫黑媽的人生劇場。

 

在她一層層地從迷霧中掙脫,藉由法律訴訟,成功從可怕的債務惡夢醒來時,一路陪著她的樂觀幽默老公,卻在一場海釣意外中過世,她沒有哀傷太久,告別式隔天就開始上班。

 

「我看到我一些客戶,因為一家之主過世後,全家過了2、3年都走不出來。我想我跟兩個孩子不能這樣,我們要繼續活下去。每天睡前我們會一起哭,然後再回到日常生活去,我們的日子還是要繼續。」

 

「我人生的志願很簡單,就是做一位母親,所以當初與老公一起做理財保險,為了就是能下午三點半就下班,好好照顧他們,給他們溫暖與愛。」

 

「長期承擔父母的債務壓力,過去我很壓抑,我老公則是『天塌下來還是要吃飯的人』的天性樂觀。他發生意外後,我就處理事情,特別注意我們孩子的情緒,我不會故作堅強,但我也不用很悲情。」

 

黑媽的人生際遇太過「精彩」,也許在某些人眼裡會覺得「坎坷」吧!但她也因此具備強烈的現實感與毅力,甚至早就規劃退休生活,教導大家理財前要先「理債」,且不要把理財與「賺錢」劃上等號,建立健康完整的心態,人生即使跌到谷底,都能谷底重生。

 

你最近一次覺得快樂是什麼時候?壓力大,就哭出來吧!

 

「記得20多歲時長期失眠,我有位同學的媽媽鼓勵我去做心理治療,外表看起來很堅強的我,卻在醫師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我就哭了。他只是問我:『你最近一次覺得快樂是什麼時候? 』」

 

「沒有人知道你房租繳不出來,沒有人知道你在煩惱下一餐在哪,我們遇到困難會去找銀行 ,但不見得會跟身邊的人說......因為說不出口!其他沒有經歷過的人,也不會了解。」

 

「財務會讓人跌倒,但只要願意開始,人生就變得不一樣。我認為哭是一個能力,無論如何,情緒要宣洩出來。很多人壓力大到沒有情緒在過日子,用忙碌的生活麻痺自己,我則是會給自己『哭泣』的權利,不躲避,也不逃避。」

 

黑媽說,在人生難關時,我們需要有人指引,關心自己的情緒也很重要,長期的壓抑與逃避,會造成其他心理疾病。而現在的她成立理財部落格,也要成為其他人的「重要他人」,指引他人度過人生難關。

 

做好退休規劃不只是「錢」的問題,這四件事都很重要

 

黑媽除了分享理債與理財觀念,她也分享了她對退休的規劃,多早意識到有「退休」這件事,便愈早替自己做好充足準備。

 

1. 退休金不是重點,因為錢永遠不夠用

 

退休需要多少錢?最困難永遠是人性。有多少人退休時房貸還沒繳完?理財不是單向度的賺與存,現在有許多理財工具,能協助個別狀況聰明理財。建議用「專款專用」的方式儲存退休金,把它當成每個月要支付的帳單之一。

 

投資理財不要幻想一夕致富,要想贏那麼多,你也要輸得起那麼多。

 

2. 35歲開始思考,十年內要累積十項興趣

 

要有一個人也能享受的興趣,提早為未來做好準備,像是黑媽也學插花、繪畫、料理,甚至還上「斜槓青年」課程,學習網路行銷、架設網站、製作影片。在上課、學習的過程中,也能認識志同道合的人。

 

不要讓自己被生活磨掉。

 

3. 交「言淺意深」的朋友,一年就算只見幾次面,聊的內容卻有意義

 

中年後把自己放得很重要,你一定要意識到「最值錢的是自己」。但不代表是自私或是不關懷別人,而是不把時間放在無謂的交際應酬上。

 

人過了中年,多交些良師益友。

 

4. 你現在永遠是最年輕的時候,想做什麼就去做

 

不要想「老了再來做」。因為你現在想要的,跟未來需要的,其實很不一樣。

 

爸爸媽媽留給孩子的愛與典範,透過「遺書」讓他們知道

 

黑媽最後說,她還想寫一本遺書給子女,不是一封信,而是一本繪本。

 

「我看國外繪本看到的,作者每天寫一封信給子女,最終集結成一本書。我也想製作影音、語音給我的孩子。

 

「爸媽很容易知道小孩喜歡什麼,愛吃什麼、興趣是什麼,小孩卻不知道爸媽喜歡什麼......我想到我媽媽時,她的香水味我還記得,可是她的聲音,我已經不太記得了......我想到價值觀很難傳承,或許我可以透過影像、文字留給孩子,媽媽有多愛你們,媽媽是怎麼樣的人。」

 

你想留給下一代什麼呢?數不盡的財富與資產?黑媽說,最重要的,是要給孩子留下「愛」。

 

註:部落格請搜尋「黑媽家庭經濟研究所」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到了50歲,還是像長不大的「成年小孩」?勇敢拒絕父母,才能擁有快樂自由的未來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09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只是在情緒勒索的痛苦,以及跳脫後的未知和恐懼之間,更多的人往往會選擇站在熟悉的位置上,持續關係模式。困難之處在於:你待在這個位置愈久,就會愈來愈覺得安全;畢竟在酬賞機制中,最重要的就是被需要的關係認可感與歸屬感。

情緒被勒索,卻在糾結中感覺安全

 

成年小孩與家人間最大的困擾,就是想分開卻分不清,當中有太多情緒糾結。

 

幾年前我辦了一場講座,談的是「你也被情緒勒索了嗎?」這個當時很夯的議題。有的學員攜家帶眷來參加,能夠請動父母一起來聽,著實難得。

 

講到情緒勒索的議題,其實要從關係共構與自我結構去理解。因為勒索者與被勒索者間存在一種對應的糾結關係,表面上看似只有勒索者的「開心」與被勒索者的「痛苦」,事實上卻隱含著酬賞機制,使得關係難以理清。

 

若要擺脫這樣共構關係,就必須要了解整個系統,同時也要看懂自我是如何被系統影響,進而影響到自我的狀態和組成,削弱自我的力量。

 

會受到情緒勒索,往往是因為我們的自我組成中有太多他人的聲音,也有太多對自己的否定跟陰影,會帶來羞愧感和罪惡感。

 

正是因為無法忍受身上的罪惡感,以及對他人要求非執行不可的被迫感,你才會感覺情緒被勒索。當我們可以看懂自我,你會發現:

 

無法拒絕媽媽的要求,可能是因為你內在就有一個媽媽人格。媽媽經年累月的想法形塑出你內在的一部分,那你當然就無法拒絕你「自己」了。

 

你可能有完美主義,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只要別人嫌棄一下你,你就逼自己一定要證明自己,從覺得自己不夠好的「羞恥感」,轉變為被他人操弄的被迫感。

 

也許,你可以再深入去思考:除了母親是照顧者這點外,還有什麼強化了母親對你的影響力?如果你拒絕不了母親,那拒絕得了父親嗎?你說你有完美主義,又覺得自己不夠好,這是怎麼來的?是什麼讓你養成這樣的性格特質?

 

透過這段提問,你也許會發現:你不只拒絕得了父親,有時可能還會將父親排拒在外。如果你下意識地有這些反應,就代表你捲入了父母的夫妻不協調中,總是想為母親分勞解憂,偶爾視父親為母親的敵人,因此跟母親愈來愈親密,讓母親一有不滿就往你身上倒。

 

久而久之,你可能知道自己有很多責任,卻不覺得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因為你想要分勞解憂的最終目的,其實是要母親開心,但你從來沒真正感覺自己做到。不過你也很清楚:只要你無法達到母親的要求,母親肯定不開心,這逐漸形塑出你的完美主義。

 

從根本來看,你一直以來都難以肯定自己真的盡到了「孩子」的職責,也因此總是容易感到羞愧或罪惡。

 

還記得在講座現場,有學員問我:「我經常覺得朋友A找我訴苦,我應該要站在朋友A那邊;可是他跟我訴苦的對象B也是我朋友,那我該怎麼辦?」

 

如果你把這個問題放回家庭脈絡中,你會發現:那個朋友A其實就像母親一樣,朋友B就是那個一直惹人生氣的父親。當我們長期糾結於這個困擾中,往往會被情緒張力較大者影響,也容易有所共感。但我們其實沒意識到:如果父親也願意向孩子求助,勢必會產生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窘境。

 

不過大多數時候,父親並不會向孩子求助,因為男性長期以來學到的因應關係與情緒的方式,就是將其轉移到自己能掌控的人事物上,而不一定會透過訴說來引起關注。

 

如果讓問題回到發問的人身上,我們必須去思考一件事:為什麼一定要選邊站?覺得自己被對方的痛苦勒索了嗎?還是自己選邊站會有什麼好處?這就回到關係共構的酬賞機制了,是不是你在選邊站的那刻會覺得安全,或是會感覺和母親融為一體呢?

 

「中立」其實也是一種立場和態度,也是一種選擇。但當你變得一定要選邊站,就代表你需要讓自己跟其中一方保有連結。甚至是因為受苦的那方認同你、需要你,讓你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所以你才會選擇站在受苦的那一方。

 

所以在你的認知中,「中立」是危險的,這代表你沒有獲得任何一方的認同與連結感,讓你無法確定:自己真的是「好」的嗎?

 

只要看懂自己勾動的部分,你就會知道自己陷在哪裡、處於家中的哪個位置,就有機會讓自己跳脫關係共構的酬賞機制。

 

只是在情緒勒索的痛苦,以及跳脫後的未知和恐懼之間,更多的人往往會選擇站在熟悉的位置上,持續關係模式。困難之處在於:你待在這個位置愈久,就會愈來愈覺得安全;畢竟在酬賞機制中,最重要的就是被需要的關係認可感與歸屬感。

 

久而久之,你會開始與母親的情感共生,一方面覺得糾結痛苦、一方面覺得安心,卻又無力去拓展生活的其他可能,只能永遠當母親心中的「好孩子」。

 

跟母親之間的糾結、跟父親之間的敵對,這種情形所造就的矛盾孩子,也會在關係裡有許多矛盾。接下來,我要與你分享兩個故事,看看我們是不是也在親密關係中,不自覺地「孝順」父母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過40歲,告別重男輕女的成長傷害!女人們,重新把自己愛回來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