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很難看破、人生很難無憾!成功戰勝乳癌,民歌之母陶曉清:讓生活慢下來,就很幸福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1月30日 圖檔來源:時報文化提供
  • A
  • A
  • A

陶曉清在中年之後,探索內在、了解自己,她認為「每個人生命的河流不同,自己選擇去承擔」、「自己能改變的就改變,改變不了的,就放下吧!」以至於即使歷經過乳癌化療,她仍勇敢面對。她的《生命的河流:七堂關於人生的成長課》,每一堂,都精彩!

聽她的嗓音從收音機傳出,介紹著西洋流行音樂、民歌......她以電台廣播人的身份,策劃與召開民歌演唱會;在1970年代中期後,民歌逐漸成為台灣流行音樂界的發展方向之一,伴隨著無數人度過珍貴的青春年少,而她也在2000年,獲頒金曲獎的特殊貢獻獎;2017年,獲頒廣播金鐘獎的特殊貢獻獎─她是「台灣民歌之母」陶曉清。

 

她的生命河流(註一)裡,始終熠熠生輝閃耀著:一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媽媽,還是知名廣播人!但到了中年後,她在好友介紹下,遠赴加拿大研讀心理課程,彷彿真正「回家」般自在,64歲正式領到加拿大海文學院(Haven Institute)的畢業證書與合格的心理諮商師。

 

中年後訓練「心靈肌耐力」,64歲成為心理諮商師

 

「我去加拿大上課,是我生命很大的轉折點。其實我不覺得自己有欠缺,而是一種深沉的『自我壓抑』。想想我的工作是自己喜歡的,從來也不缺錢、不缺食物;過去沒有黑歷史,完成很多重要的事,我要死的時候沒有不可以。」

 

「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我發現我一直都在做模範,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失誤過,沒有踩過爛泥巴 ,卻把自己搞得很累。我太驕傲了,不懂得求援、不容易相信別人,經常活得很孤獨。但我終於願意放自己一馬,也放別人一馬。」

 

「我爸、我兒子、我老公,甚至我的朋友們,每次我一生氣他們就拿我沒辦法。從小就發現這招有用,所以,好朋友一聽我說『隨便』,反而照著我的話做。我在加拿大上課後,他們教導我,人生不設限,同時自我負責的態度,這些讓我更加深刻知道『我是誰』,尊重了自己,更尊重別人。」

 

「老師常提醒我:『沒有人需要你的照顧,你是一面鏡子,把自己降到最低,完全地相信其他人有自己的力量。在課堂裡,我們完全可以犯錯,而體會在失敗裡,往往有最大的學習。」

 

十多年的心靈成長旅程,也讓她晚年獲知乳癌「中籤」後,不讓眼淚有太多表現的機會;該愛的愛、該放的放下,該做的治療一個沒有少,今年74歲的陶曉清,繼續用她擅長的廣播發聲,在「牽手之聲」網路電台擔任台長,穿越時空的限制,繼續傳遞音樂與關懷。

 

沒有怨天尤人!罹癌積極治療,珍惜眼前的每一天

 

「我的母親55歲因為乳癌過世,小妹20多年前就發現有乳癌,我一直是乳癌的高危險群,之前的乳房檢查沒有少過,乳房攝影、超音波都做,所以我一摸到、確診後就決定開刀。」

 

「我比較沒有經歷『否定』的過程,也沒有怨天尤人,只是覺得輪到我了罷了。但是那一刻被宣判,仍是逃不掉。」

 

「在我千百個浮上來的念頭中,第一直覺是我要死了!罹癌情緒很複雜,對死亡的恐懼會出現,其實那是對『未知』的恐懼;可是當下那一刻還是會驚恐。恐懼不會不見,只是會愈來愈少。」

 

「對於面對死亡,我想如果能好好告別,比較能放下對死亡的恐懼。這幾年我看到好多人,像是樹木希林 、大衛鮑伊的人生態度以及逝世,也給我許多新的體悟。回顧我的一生,已經很豐富了,其實人生很難了無遺憾,只能盡量把遺憾降到最低;也很難講看破生死,我們不是什麼聖者大師。」

 

第二人生穿越時空,繼續與聽眾「牽手之聲」

 

陶曉清說,可能是長期都在做「心理準備」,即使摸到乳房硬塊、被醫師確診時,心中雖仍有百般複雜的情緒,卻也少了「為什麼是我」的掙扎不願接受。67歲確認乳癌後,在10個月的療程裡,開刀、化療、放療,她與乳癌直球對決,而今身體健康,還能提攜後進,開啟晚年生活的另一片天。

 

「我記得罹癌後,我跟乳癌病友協會說,我現在拿到門票了,可以做你們的會員了!後來我又跟他們說,我現在好了,可以為你們做點事了。」

 

「他們(乳癌病友協會)好像一直在等我,因為他們一直想做網路電台,而廣播正好是我擅長的事;等到我病癒後,大家開始找免費軟體、伺服器......我來訓練癌症病友做廣播節目,每年都會訓練病友,將我的經驗傳承。」

 

50歲後不再心口不一,擇你所愛、愛你所擇

 

問陶曉清,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一天天過吧!讓自己慢下來,好好吃一頓飯。我覺得悠閒地洗個澡、大個便,就是幸福的事(笑)。我一急躁就出狀況,容易發生意外、跌倒,因為人一急就沒活在當下。」

 

「人要不煩惱是不可能的,但煩惱實際上對我們沒幫助,我們不需要保留它,有時我們可以想辦法轉移注意力, 像是我在社大做「日本和紙畫」創作,會帶來專注的快樂,我定期跟營養師『約會』,或是追劇、寫書、跟好朋友旅遊、訓練主持人等等,這些都讓我好開心,生活裡到處是快樂。如果生活品質不好,活著有什麼意思?」

 

陶曉清在中年之後,探索內在、了解自己,她認為「每個人生命的河流不同,自己選擇去承擔」、「自己能改變的就改變,改變不了的,就放下吧!」以至於即使歷經過乳癌化療,她仍勇敢面對。

 

「有時我們心口不一,那就讓我們心裡產生矛盾,便是一種『耗損』。像是想丟掉隔夜菜,又怕浪費;吃了怕對健康不好,丟了又有罪惡感......因此我覺得尊重自己當下的選擇吧!這樣才能活得輕鬆自在,也是『愛自己』的方式。在自覺的狀態下確認『這是我的選擇』,若要付出,必當是心甘情願。」

 

她中年時的「覺醒」,讓她不只是大家眼中的「陶曉清」,而是成為她自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為什麼愛、又為什麼笑,在人生各種角色與自己中獲得平衡;也讓我們清楚知道,幸福,始終是自己的選擇。



▲陶曉清在2017年獲頒廣播金鐘獎「特別貢獻獎」殊榮。左為兒子馬世芳(同年獲頒流行音樂節目獎),右為作家老公亮軒。



註:陶曉清在著作《生命的河流:七堂關於人生的成長課》中,道盡了心的掙扎與覺醒,以及一路上探索自我的努力。她說:「我無法決定未來,但我可以決定用什麼態度面對每一天 。」

 

更多精彩好文...

 

編輯精選:母親、妹妹都罹癌,確認乳癌的那一天...陶曉清:我一點都不怕死亡,我已經充分地活過了!

 

編輯精選:不依賴醫生和藥物!她中年後做對1件事,50多歲沒有慢性病、精神比年輕時更好!

 

編輯精選:50歲最棒的生日禮物:我一個人自助旅行!野島剛:享受孤獨、告別過去,精彩第二人生正要開始

 

編輯精選:老公意外過世,歷經苦難更堅強!黃越綏:我不減肥、不節食、不運動、不保養,自在達觀

 

編輯精選:20年前就在學習北歐經驗!劉毓秀:不臥床的幸福照護,父母善終、子女自在,而且還很省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出了喜歡的書、旅行夢幻國度...更創辦服飾店!路嘉怡:40歲後的我比20歲更自在,比30歲更快樂

撰文 :路嘉怡 日期:2020年01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路嘉怡臉書粉專
  • A
  • A
  • A

從來沒想過,我會遇上這個數字,一個不注意,一覺睜眼醒來,我竟然已經四十?!

 

 

揉揉惺忪的睡眼,我迷迷糊糊的走進浴室,把臉湊近從不騙人的鏡子,仔細檢查毛孔細緻度、皮膚緊實度,還有這陣子冒出來的那顆青春痘,還做了幾個誇張的臉部表情,查看那些所謂的表情動態紋路。準備沖澡前,再認真看看自己的身體曲線,肩膀、手臂、胸部、腰部、臀部到腿,這樣子的自己,雖不到滿意,但也算過得去了,而我竟然已經四十?!

 

也許是生日才剛剛過去,或者是數字本身就是個空洞的存在,我還是感受不到四十歲這件事情,在實質上所帶來的任何不同或不妥。

 

當然必須承認,為了這一天的即將到來,我已經恐慌了好幾個月。

 

那種恐慌非常奇妙,像是為了一件你明知道不會怎麼樣的事而莫名害怕。你說不上來究竟在怕些什麼,但心裡好像長了一隻蟲,咬啊咬的,輕輕啃噬著,癢癢的、刺刺的,不太礙事,卻也無法忽略。

 

於是我問了身邊一些姐姐朋友,當她們四十歲的那一天來到時,會害怕嗎?普遍得到的答案就是,怕當然也是會怕,但是跟二十幾歲變三十歲那時候的害怕比起來,算輕微多了。因為你從三十歲的經驗中,已經學會了一個簡單無比的道理──過了四十歲生日,你的人生同樣也不會因此而面臨毀滅。

 

姐姐們說,四十歲,更豁達更美好,更加值得期待。

 

但身旁的男人很實在的說了一句話,「邁入四十,就代表著,妳的『未來』已經開始比妳的『過去』短了。」

 

姐姐們說得正面積極,男人說得現實殘酷,你該相信誰的呢?當然都很有道理,只是看你要從那一個面向來面對這件事情。我早已不再羨慕青春無敵,也學習不再哀怨時光荏苒,「是人都會老」這句話,已經成為我面對年齡這問題,最灑脫的回答。

 

於是就在既期待又害怕的心態中,走向四十這個全新的紀元。三十到四十,是我目前覺得人生最豐富也精彩的十年。

 

經歷了一場轟轟烈烈慘絕人寰的失戀、談了一場甜甜蜜蜜如偶像劇般浪漫的戀愛、從不婚主義者變成了結婚萬歲的擁護者、嫁了個把我捧在手心的好老公、出了幾本自己很喜歡的書、做了幾個有趣的節目、飛去了好多夢幻的國度、開了家服裝店,好多好多小時候的夢想,都在這十年中,未曾縝密計劃卻順水推舟地一一實現。我開始相信我真的是個好命人。

 

那麼接下來呢,接下來的十年呢?

 

我的恐懼漸漸被期待吞噬了,像是在翻開一本很喜歡的小說的第一頁那樣,我翻開了自己人生新的扉頁,像一名忠實讀者那樣,滿心歡喜的要看看接下來的故事會怎麼繼續發展。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這本人生之書的作者,那太辛苦太用力了,我還是維持一貫隨性的態度,當個認真的讀者,懷抱著開放的心情,準備閱讀這接下來十年的精彩美好。

 

四十歲,其實沒那麼可怕。

 

少在那邊

 

少在那邊恐嚇我,什麼女人過了二十五歲就開始衰老、過了三十就沒人要、過了四十連覺都睡不好。

 

少在那邊嚇唬我,從小被嚇到大,直到四十歲這才開始清楚知覺,我們是如何被別人的生命經驗、一大堆的道聽塗說操弄著,皺紋根本不是自己長出來的,是被嚇出來的吧!

 

小的時候,父母師長總殷殷盼望著,我們能夠出類拔萃、出人頭地,長大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但是,為什麼當我們真正長大了,卻又期望著,我們可以「跟別人一樣」呢?

 

於是一個個天生不同的孩子,沒有選擇的、被送上喚為「社會大眾價值觀」的工廠輸送帶上,年齡與時間轉動著不停歇的引擎,我們被動的往前推進著,二十出頭踏入社會,三十歲結婚,四十歲前生小孩,生完一個最好馬上再生一個、因為兩個孩子恰恰好,最好買棟房子揹上幾十年的房貸,找份踏實穩當的好工作,別忘了要為了家庭孩子犧牲奉獻你的人生,直到__(以上開放填空)為止。

 

我相信叛逆的人大部分都是來自天生個性,打從有記憶以來,我就不停的質疑著所有的威權與規範,其實當然不是單純想作對,只是渴望從中找出個什麼可以說服自己的道理,讓自己可以老老實實的、甘願成為一個少數服從多數的人。當然大部分時候不是那麼成功,所以我的人生長成了這個樣子,可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的,反而,這樣還挺不賴的。

 

但是,即便你已經用自身的經驗當作對這社會單一價值觀的無言抗議,卻也無法阻止那四面八方襲來、無孔不入的恐嚇與威脅──專家說、根據醫學報導指出、我朋友說啊、隔壁陳媽媽說啊……等等唱不盡也說不完的假性威權言論。「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絕對是門需要練習的修養,由內在逐漸建立而趨強大的自信更是抵禦的最佳利器。

 

別人再怎麼樣,那都是別人的人生,而我該怎麼堅定的選擇,屬於我的人生,這才是一切的重點。

 

四十歲的我比二十歲的我活得更自在、更健康了,也比三十歲的我過得更安穩、更快樂了。可能是嬰兒肥消得比較晚的關係吧(最不要臉),我臉上還沒出現什麼討人厭的皺紋,睡得不好的時候淚溝會跑出來,不過用專業手法按摩一下眼周也可以改善,還沒有老花眼和白頭髮(叩叩叩敲木頭三下),精神體力沒什麼衰退現象,睡得也還不錯,身材更是比二三十歲時來得緊實好看,體脂肪維持在二十以下,還要繼續努力。

 

喔,對了,那可能是因為現在的我睡得早了、吃得健康了、開始固定運動健身了、有看中醫調理了、保養得更勤了,那些自然而然因感受不同而去做的改變,讓我的四十歲感覺美好。改變必須誠實的來自於自身,而非人云亦云的被牽著鼻子走啊。

 

但是,如果你還是硬要說這就是叫做中年危機的話,那我也只好認了,隨便你了,反正我們從來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慢走不送了。

 

老娘的自白

 

年過四十有個好事,那就是,你再也沒有任何耐性做表面工夫了!

 

不論是對人、對事,你再也沒有耐性浪費時間去假笑、假聊天、假裝當朋友、假裝有興趣、假裝享受、假裝所有那些你壓根不想假裝的事,那些四十歲以前覺得很理所當然的、為人處世的社交禮儀,會漸漸地被益發清醒且壯大的自我感受取代,這一切的轉變,再想出更好的代名詞前,姑且就稱之為「老娘化」。

 

對,我正身處於「老娘化」的過程之中,雖然有時候還是會反省是否太過於直白自我,但大部分時間是更加快樂輕鬆的。有種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在從小到大為了符合不論是社會、大眾、學校、家人期待的長時間努力過後(有嗎?),終於到了可以比較接近「做自己」的階段。

 

而那些心裡的實話,竟然也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小心就脫口而出了,完全不需要依賴酒精什麼酒後吐真言,是根本,連謊也懶得撒了。

 

感覺自己好像正邁向人生的一個新的旅程,開始發現內在自我的聲音,強烈到無人能夠抵擋,有些掙扎也很多驚喜。像是金蟬脫殼,也像綠巨人浩克的變身。

 

就像是──

 

我很怕生,我不喜歡交朋友

 

從小到大累積的朋友很多很多了,老是覺得這輩子就這些朋友就夠了。但你總會遇上新的人,總是會有些無法避免的關係而必須成為朋友,那每每讓我有些困擾,雖然我看來也是欣然愉快的接受。

 

事實上,我覺得交朋友是需要時間和時機的,朋友也不是一交上就一輩子不離不棄的,這得要感謝我那些從小就經常漂泊無蹤的好友們,讓我逐漸對於朋友的來來去去感到釋懷。身邊真的被我視為朋友的人,一般都是認識至少將近十年以上,最長的有二十幾年了。

 

一開始也許不是那麼熟稔,總是在某種彼此不勉強的機緣裡,大家越走越近,變得親密。我有可以一起吃飯的朋友、一起喝酒的朋友、一起看電影去演唱會的朋友、一起踏青出遊的朋友、一起工作的朋友、一起運動的朋友、一起聊身心靈的朋友,有些可以橫跨大部份的領域,有的就只能一起做其中一件事,那把衡量歸類的丈量尺就在我的心裡,嚴肅而不能打破藩籬。

 

還有些朋友,只能在大型聚會中互相點點頭、真的喝醉的時候聊個幾句,屬於真正的點頭之交。我最怕那種,剛認識就拿出赤誠真心與你交換、買一堆小禮物送你(說著我看到這個就想到你啊)、三天兩頭訊息問候的「窒息式新朋友」,面對那樣窒息式的友情,雖然知道人家只是熱情而充滿善意,但我一定會逃的啊,逃到天涯海角最後避不見面的那種逃。

 

但總歸來說,我真的不喜歡交朋友,朋友不是用交的,朋友是自然而然走在一塊兒的,在茫茫人海中不費力的最後會走在你身邊、給你一個輕鬆而懂你的微笑的。

 

其實我怕吵

 

我很愛玩,但我怕吵,吵的定義在於所有不悅耳的聲音,不悅耳的定義是從耳朵聽進去就不開心或煩躁的事物。我尤其怕吵的人,不論是聲音太大,或大半是嘴裡吐出來的聲音話語總帶有弦外之音的人,像是希望引人注意啦、自以為幽默啦、愛發號施令啦、講話沒意義啦、故作姿態啦,我都很無法忍受,一秒都嫌多。

 

我其實挺能享受沒有對話的空白感,就算兩個人在一起,沒有話說就不要硬說,也不會感到絲毫尷尬,有一句沒一句的也是一種悠閒。最怕那種沒話找話講,竟然還是一個開放性疑問句的狀況,我還得思考並回答無意義問題的窘態,浪費彼此的精神力氣。

 

我是個極度懶散的人

 

從小到大,所有的寓言故事都告訴我們,懶散的人沒有好下場,讓我根本沒察覺到自己根本就是一個很懶散的人。

 

我從小就很懶,懶得早起,懶得念書,懶得上體育課,懶得做家政手工藝,懶得寫作業。懶歸懶,好像也就懶懶的、並且順利地完成了身為一個孩子該達成的任務。長大以後還是繼續懶啊,繼續懶得早起,懶得做飯,懶得打掃,懶得化妝,懶得工作,日子好像也沒過得比較差。

 

我才發現自己真的是一個很懶的人,但當一個很懶的人也沒特別不好。就像現在,我還是很懶得寫稿啊,即便編輯心急如焚,我還是依照自己懶散的節奏慢慢敲打著電腦鍵盤,總會寫完的嘛我老是這樣想,工作啊事情啊總會做完的嘛,懶一點比較輕鬆快樂。這樣講好像真的很不要臉,但我真的是一個極度懶散的人啊。

 

我喜歡喝酒

 

小時候,家裡的餐桌永遠放著一個很漂亮的水晶大酒壺,肚子大大的、口小小的、有個錐狀圓頭的塞子塞著,上頭還有著精緻美麗的雕花,裝著黃黃的酒,旁邊搭配著兩個水晶(也有雕花)的矮口杯。

 

我一直對於那瓶子裡的酒很好奇,每當瓶塞拔起總有一股濃濃嗆鼻的酒味,大人說,小孩子長大了以後才能喝。後來長大了,我們一家四口的聚餐時,媽媽總是會幫我們一人準備一瓶紅白酒,對,一人一瓶,邊吃飯邊慢慢喝,喝到四人臉紅紅的才會離開餐廳。

 

我一直認為對於喝酒這件事好與壞的概念來自於原生家庭,有些人可能從小家裡有人喝醉會家暴或鬧事而痛恨極了酒精,有些人可能從小家裡沒人喝酒而滴酒不沾,可在我們家,酒精一直是好朋友,餐桌上的酒代表了愉快和放鬆,甚至說是一種完全的互相信賴,這讓我喜歡喝酒。

 

我喜歡跟朋友溫馨的喝著酒,在特殊日子裡瘋狂一點也沒關係,喝醉了幹出一些白痴蠢事,一輩子被朋友拿來說嘴當笑柄,也是種青春的記憶,當然大部份時間還是回家倒頭就睡了香甜的一覺。我喜歡喝點酒,在憂傷或是快樂的時候,讓靈魂得到一點釋放的空隙。

 

我很愛吃澱粉,各種澱粉

 

對於一個一輩子在跟自己體重和身材奮鬥的人來說,要承認這件事情其實很殘忍。曾經我已經自我催眠到一點兒都不喜歡吃澱粉了,但自我催眠這道魔法在老娘化的過程已經完全崩毀了,畢竟老娘化就是不想騙人更騙不了自己呀。

 

那天,跟我的健身教練討論著該如何透過選擇食物來繼續降低體脂肪,聊著聊著,我才發現,我一直不愛吃青菜水果,甚至各種肉類海鮮我也可以放棄,唯一只有澱粉,各類的澱粉,都可以讓我感到滿足與喜樂。

 

我愛吃米飯、麵食、饅頭包子、麵包、芋頭、菱角、糖炒栗子,所有我愛的食物都是大量的澱粉,這聽來實在不應該是一個愛漂亮的女子口中所說出來的話啊,但這卻是實話。我很愛吃澱粉,但為了身材我努力克制,我覺得這樣的犧牲非常值得自豪。

 

當然還有好多好多,我不喜歡跟別人一起逛街,我討厭不熟的人碰到我的身體,滿身銅臭味的人讓我很厭煩,我有一點臉盲……那些以前不敢說出口,或是不願意面對的性格弱點(或是優點?)。

 

在我所可以預見的未來當中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改變了,在老娘化之後,全部都毫不猶豫的彰顯出來了,像是紙包不住火那樣,不需要做任何無謂的抵抗,大方接受這些既定的事實,好像也不錯。

 

呼,只能說,說出來的感覺真好,老娘很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啟動文化出版,路嘉怡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子女中年後還跟家人住,這樣好嗎?雪兒:有父母陪伴的日子很幸福,40歲還能這樣撒嬌很了不起

撰文 :雪兒Cher 日期:2020年01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有個旅人問我有沒有買房的想法,我完全沒有考慮就告訴他「沒有」。他回答「四海為家嗎?」我直接回答「我住家。」

是的,現在的我還住在以前的房子,除了大學四年搬出去外,幾乎都住在家裡,曾經夢想過要去台北打拼租房子,擁有自己人生的小天地,但不敵薪資很低租金很高的現實,最後結束了台北的工作回到桃園找不上不下的工作。

 

曾經我埋怨過家人,為什麼當初堅持要我回家住,我是念企業管理學系,大部分工作機會都在台北,心想,是不是因為在桃園發展,導致現在工作才不上不下。

 

年輕時的失意,彷彿都是別人的錯

 

省去了房租跟伙食上的壓力,的確薪水能存下來的比別人多,受限在四面圍困的環境,也想問自己這樣下去好嗎?如果想要更好的成就就必須離開,只是要離開家的我能活下去嗎?

 

30歲那年決定辭職去紐西蘭跟澳洲打工度假,嚇死旁邊的一票親朋好友跟同學,他們覺得都沒有離開家的你,而且英文發音不標準的你,煮飯也不會的你,絕對無法勝任在國外生活一個禮拜,你就是一個溫室裏面的花朵!

 

我在溫室裡,過得很好,醒來就去上班,下班媽媽會煮飯給我吃,偶爾跟同事聚餐看電影,看似沒有任何經濟壓力,畢竟薪水不用拿去付房租跟伙食費,只是這樣下去好嗎?

 

離開一年多的時光,我才明白家的溫暖

 

終於踏上了旅程,爸媽不捨得女兒這麼大還要去遠方流浪,到了紐西蘭第一通電話是,問你還有沒有錢?問你習慣那邊生活嗎?事實上,我像是出了牢籠的小鳥,自由的很,真的一點都不想回家,也不甘心回家。

 

流浪的日子從紐西蘭一路到了澳洲、馬來西亞、泰國、日本等地,也想念媽媽的廚房,床的味道,那種醒來就不需要煩惱下一餐要吃什麼,下一站要去哪裡,只需要好好工作,薪水就會進到帳戶,不需要擔心荷包的錢還剩下多少。

 

回家之後,我真的享受了一陣子溫暖賴在家裡的時光,賴在熟悉的公司無腦工作的美好,不過也清楚溫暖太過長久,就會變成泥沼,你出不去,也走不下去。

 

走出去,走回來,家永遠都在

 

過了幾年我已經不是走不出去的溫室花朵,變成了一個背包就可以浪跡天涯的帥氣大姊,最終還把工作辭了變成一個自在旅人,許多人都會問「你旅費從哪裡來?」心想「又不會從你口袋來。」

 

每次出去我爸都會載我去機場,每次回來我爸就會去機場接我,沒有出門的時候我就在家裡寫稿,幫我媽弄個網路,幫我爸弄手機,跟隔壁大嬸聊天,日子一點都不無聊。

 

有人會問,這樣時常出走家人會擔心你嗎?答案是我媽從以前每天都要跟我視訊到現在不想理我,我想她應該習慣了。

 

38歲,我跟家人一起住,沒有想買房子

 

以前會幻想有一棟自己的房子,裡面充滿設計感的裝潢,擺滿自己喜歡的植物,最好有一間衣櫥,浴室一定要恆溫的裝置,然後有一個咖啡機,在清晨時可以泡一杯香醇叫醒自己。

 

現在,只想待在萬年不變的老窩,還沒醒就會被我媽的腳步聲吵醒,走進廚房偷吃我媽剛煮的菜,然後跟老爸看著電視,一起罵著政治人物。然後問老爸老媽想去哪裡?然後安排下一趟的旅程,或許曾經覺得這樣的女生也太沒出息,不是應該要找到更好的薪水或是買個房子證明自己很厲害。

 

誰說女兒一定要嫁出去?女生一定要很厲害?還要搬出去住?

 

曾經我想過離開,現在,沒有這個想法,畢竟有父母陪在旁邊的日子,真的很幸福,40歲還能窩在老媽旁邊撒嬌也真心了不起。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雪兒 Ch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會撒嬌的女人最好命?50歲我相信:「幸福」靠自己創造,過了大半生,再也不活在別人的定義裡

撰文 :瑞秋‧霍利斯 日期:2019年12月2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這些女性,以及其他像她們一樣的女性們,善用與生俱來的力量與才能,無視當時社會對女性的看法,有時候甚至冒著生命的危險。妳是一個有強大野心的人嗎?我也是。

妳可以為自己的生活想要更多。如果和我相處得夠久,妳會發現這其實是我最重視的特質之一。動力、拚勁、為了追求目標努力工作,都是我的最愛。拚勁,是我最欣賞的。

 

我喜歡有目標的人;我喜歡一個毫不掩飾自己想要什麼,拒絕讓別人說服他們放棄的人。

 

當然他們偶爾也會為自己的膽大妄為感到害怕,偶爾也會掉入他人意見的陷阱裡。我懂這中間的掙扎與迷惘,因為他們也是人,也會像我們一樣感到不安。

 

但是當情況緊急時,他們不會過度思考或抗拒,而是埋頭苦幹。對我來說這就是拚勁,是妳願意為了自己想要的努力爭取,無論妳想要什麼,妳不認為別人會為妳親手奉上,但是妳知道自己能夠擁有。

 

我們的社會傾向教導男孩去爭取自己想要的,傾向要女孩跟隨男孩。

 

但是我要在這裡告訴大家,別管這個社會怎麼想,也別管妳的家人、親密友人或是另一半對妳的夢想有什麼看法,真正重要的是妳自己有多麼想追夢,妳願意做什麼來讓夢想成真

 

蘿倫.希斯萊傑.奧瑞奇(Laurel Thatcher Ulrich,美國歷史學家)曾說:「循規蹈矩的女性鮮少創造歷史。」她的論點有幾百年的歷史來佐證。

 

索傑納.特魯斯(Sojourner Truth,美國女權運動領袖)、為女性爭取投票權的蘇珊.安東尼(Susan B. Anthony)、居禮夫人(Marie Curie,第一位女性諾貝爾獎得主)、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歐普拉和碧昂絲,這些女性當中,沒有一位受限於社會加諸在她們身上的禮教限制,沒有一位辜負了上天給予的天賦。

 

這些女性,以及其他像她們一樣的女性們,善用與生俱來的力量與才能,無視當時社會對女性的看法,有時候甚至冒著生命的危險。

 

妳是一個有強大野心的人嗎?我也是。

 

妳私底下很想成為這樣的人,但是擔心別人會怎麼想或怎麼批評妳嗎?我也曾經這樣。

 

對許多女性而言,其他人的批評是種難以承受的巨大壓力,甚至因為太害怕,以致於走不出去。但我們不是那樣的人,我們願意放手一搏,願意大膽挑戰,因為能夠讓我們發揮潛能的機會,即使我們會受到強烈批評也值得。

 

有人說乖女孩不該強出頭,我不想多做回應,因為比起其他人對我的看法,我更在意的是改變這個世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女孩,別再道歉了!》,高寶出版,瑞秋‧霍利斯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只是去打流感疫苗,竟意外發現乳癌?醫師:乳癌愛找這6種人,40歲後提高警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2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60歲的陳小姐到醫院施打公費流感疫苗時,醫院志工建議她可以藉此機會,做免費的乳房X光攝影乳癌篩檢。兩個禮拜後她接到報告,請她至醫院做進一步檢查…

經過乳房超音波、切片檢查之後,發現有惡性細胞,開刀證實為乳癌早期原位癌

 

幸好是早期發現,癌細胞並沒有遠端轉移,陳小姐接受治療之後,定期追蹤,目前都沒有復發跡象。

 

現在,陳小姐還是過著跟以前一樣健康的生活,而她也不斷跟在公園一起晨間運動的朋友們宣傳,這個改變她命運的篩檢工具。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影像醫學科醫師黃旭辰表示,乳癌在女性十大癌症死因裡排名第四位,不可輕忽。

 

40歲後小心!乳癌愛找這6種人

 

乳癌的危險因子眾多,以下是常見的幾項:

 

1. 有乳癌家族史者

 

2. 有乳癌變異型致病基因者

 

3. 初經早、停經晚者

 

4. 未曾生育或30歲後才生第1胎者

 

5. 未曾哺乳者

 

6. 得過乳癌、卵巢癌、子宮內膜癌者

 

輻射低、時間短!乳房X光檢查不可少

 

對抗乳癌,定期篩檢很重要!

 

提醒女性朋友,應定期做乳房X光攝影檢查,因為這是經過大型臨床試驗證實,能夠有效降低乳癌死亡率的篩檢工具,尤其對於微小鈣化點的偵測,更是X光攝影的強項。

 

國健署提供45歲以上、未滿70歲婦女,每二年1次免費乳房X光攝影檢查,應多加利用。

 

部分民眾擔心,接受乳房X光攝影檢查,會暴露在輻射之下,但乳房X光攝影的輻射劑量小於1毫西弗,低於一般人每年所許可的背景暴露劑量(每年3毫西弗)。

 

整個乳房X光攝影檢查過程約10分鐘,雖然壓迫乳房的5~10秒鐘會有些許不適,但近年儀器進步,配合醫護人員事前說明,幾乎所有人都能夠順利完成檢查。

 

檢查正常仍要注意,有異常快就醫!

 

值得一提的是,仍有15%的乳癌是乳房X光攝影無法偵測到的,因此即使檢查結果正常,若有發現異狀,例如:乳頭出血、摸到腫塊等,應儘速就醫。

 

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就是對抗乳癌的最佳策略。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