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歲不依賴子女,竟獨自生活、打高爾夫,帥哥超愛跟她約會!「人會衰弱,但快樂與優雅是自己的堅持」

撰文 :林靜芸 日期:2020年01月21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年紀大了,以「另一種智慧」來面對人生,日子會比較簡單。

我的外婆九十歲時,拿她的結婚照給我看,上面至少有一百個人合照。

 

外婆說,照片裡的人包括花僮在內,全不在了,她好寂寞。

 

叔公原本是體育老師,五十歲時出了車禍,結果變成長短腳,走路有些跛跛的。從此他辭了工作,躲在家裡,整天怨東怨西,而且脾氣暴躁,酗酒之後還會翻桌打人!

 

每次提到家裡的這顆「不定時炸彈」,親戚、朋友們全都搖頭嘆氣。

 

姑婆很早就守寡,辛苦養大了獨子。兒子不但事業有成,而且幸福成家了,我們都以為姑婆可以安享晚年。但她八十歲之後與媳婦嚴重不和,一次當兒子出國時,她被媳婦送去了安養院。

 

在安養院裡,她像瘋了似的要見兒子!好不容易盼到兒子回國了,母子倆相擁痛哭,兒子跪求母親原諒,卻終究沒帶她回家。

 

盼不到回家的姑婆哭瞎了眼睛,在安養院住了七年之後,往生了……

 

有些長輩變老後很可怕,葉太太卻是完全不同的典型。我是在高爾夫球場認識她的,她打球的姿勢很美,走路夠挺,喜歡穿粉紅色系。

 

有一回,幾個球友相聚,有人問她:「你怎麼沒有男朋友呢?」

 

她說:「有啊!我曾經跟一個七十歲的帥哥約會,半夜醒來,發現身旁躺著拿掉了全口假牙的男人,嚇得我從床上摔下來!」

 

大家都被她逗笑了,我到那時才知道,葉太太已經八十五歲了!

 

她的丈夫過世了,定居美國的兒女曾經接她去奉養,但她住不習慣,決定回台灣一個人生活。她會開車,一個星期打兩場球。

 

「那其他的時間,你都做什麼呢?」我問她。

 

「我事情很多啊!要報稅、要看醫生、要學書法、要玩臉書……很忙耶!」她說。

 

這麼有活力的老女人,我想她身體應該一級棒。但在淋浴時,發現她身上戴護腰、護肘、護腕、護膝及護踝。

 

「你怎麼戴這麼多護具啊?」我忍不住問。

 

她說明:「我從年輕的時候就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每天早上起床後,要花一、兩個鐘頭舒展關節。也是為了這個病,所以我一直持續打高爾夫球。」

 

人類為了生存,天生有趨吉避凶的智慧。我們年輕的時候,以這種智慧追求健康、家庭、財富等等。而當進入老年,身體不免疾病殘缺,周遭環境也常不如人意,如果我們還是堅持完美,容易失望。

 

這時,我們不妨學習以「另一種智慧」來面對人生,日子會比較簡單。這種智慧,就是所謂認命,珍愛自己;樂觀面對,甚至可以發揮「阿Q精神」,自得其樂。

 

老人也許會衰弱,也許會被家人拋棄,但是,「快樂」與「優雅」可以是自己的堅持。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不老的幸福:活得健康熱情不顯老》,寶瓶出版,林靜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王偉忠:每個人年輕時就是老後的明星!把握「快樂四招」,為自己掌聲與喝采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08日
  • A
  • A
  • A

《今周刊》8日舉辦第三屆幸福熟齡台日交流論壇,邀請金牌製作人王偉忠與會座談,現場笑聲不斷,熟齡族群不斷點頭稱是,來看他分享的幸福秘密,老了要快樂,看看王偉忠怎麼做。

「你想做的事,別人找你做的事,你要趕快去做,因為慢慢地,很多人就不找你做事情了。」
 

《今周刊》8日舉辦第三屆幸福熟齡台日交流論壇,邀請金牌製作人王偉忠與會座談,現場笑聲不斷,熟齡族群不斷點頭稱是,來看他分享的幸福秘密,老了要快樂,看看王偉忠怎麼做。
 

「我現在是初老,我沒想過自己現在到底幾歲,這是我的個性使然,大家都知道我是眷村出生、長大,我雙手雙腳走天涯,身上什麼都不帶,就這樣混天下,我沒有公事包,這是我的人生觀。」


他提到,變老這件事是不斷學習的。「像我家從清朝以來,唯一一位留美的孩子,我女兒,竟要嫁給外國人,我要做岳父了,這件事我也沒經歷過我也要學習,就像老了,才學習如何做個老人。」
 


製作人王偉忠



以下整理王偉忠的演說精華,沒機會來到現場的您,仍能從中感受生命的精彩與熱度,一起快樂變老:

 

用人生來創作,為自己喝采


「我很喜歡藝人,從小伺候藝人,你想想,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娛樂大眾。但是許多藝人是怎麼過世的?不是生病,而是寂寞而死。他們是靠掌聲和鎂光燈來肯定自己,可是當老了,沒有這些掌聲怎麼辦?你說,我不是明星呀?我說你是的,每個人都是自己年老時候的明星,當過去的光環不見了,你要怎麼過日子。」
 

他說,他的光環也會慢慢消退,孩子會頂嘴、員工會超越,但他欣然面對。

 

「我用我的人生做創作,接下來我構想兩部劇,一部跟女性為主角展開,一部以明星養老院展開,都是我的人生觀察。」在人生謝幕前,你仍是你生命中的主角,沒有鎂光燈,自己打一盞。

 

活得自由,年紀不是限制


「不要用年紀限制自己 ,沒有哪個年紀規定你該穿什麼衣服,或是一定怎樣,我觀察許多中年男人開始穿得很寬鬆,失去了自己的風格。可是你很多地方跟人家不一樣,你不要讓年紀來定義你。


「我們只活一次,以後不會來了,來了也不記得,記得要喜歡自己。」王偉忠說,他有想法就一定會去做,不會因為年紀而停下來。

 

 身心健康,表裡一致

 

「 有8個字是我從小的銘言,『身心健康,表裡一致』。我找到讓自己身心健康的方法,就是運動,這是對我有用有益的方法,我也鼓勵大家找到讓自己身心健康的方法,不一定要像我一樣。」



「我60歲開始學騎馬,因為以前很喜歡《荒野大鏢客》,我這算是補課,學我想學的事情,辛苦哦,可是我喜歡。」


老後補課,學習新知
 

「我也喜歡學習,我喜歡看各種書,現在還會去書店看書,我還是習慣翻閱紙張的感覺,學習讓自己忘掉紅塵、忘掉煩惱。我現在還在學英文,畢竟我的女婿外國人。」
 

「但學習不要學自己沒天分、沒興趣的東西,像是人家寫書法,你就去練毛筆字;以為自己愛吃,就去學做菜。這些都是不一樣的事,學自己的興趣,才可以學得久,學得快樂有意義。」
 


左起依序為《今周刊》梁永煌社長、彭婉如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劉毓秀、阿德勒心理學家岸見一郎、健康有方節目主持人楊月娥、知名製作人王偉忠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女性的養老學!拒絕做長照的高危險份子,玩出快樂老後生活的4個建議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7月09日
  • A
  • A
  • A

從網友的回應,確實反映出部分女性疏於老後照護風險的防範,前篇主要目的是提醒姊姊妹妹們,一定要開始注意到自身老後的高風險,簡單歸納前篇重點就是,退得早+準備少+體力弱+餘命長=老後照護的高風險。

我之前有一篇文章:《女性活得久卻體力弱?注意!五年級女性是長照的高危險人口》,引來一些迴響。譬如我提到小女生不愛運動,當了阿嬤還是不積極,網友回應:「在講我,我都不運動」。

 

我提部分女性會有「三靠迷思」(靠先生、靠小孩、靠政府),網友也回應:「真的!我媽完全是這種思維」、「我本來也想靠政府><」。

 

從網友的回應,確實反映出部分女性疏於老後照護風險的防範,前篇主要目的是提醒姊姊妹妹們,一定要開始注意到自身老後的高風險,簡單歸納前篇重點就是,退得早+準備少+體力弱+餘命長=老後照護的高風險

 

但是我也看到網友無奈地說:

 

「早年拼子女學費,不惑拚房貸,五十歲拚父母照護費,我到底能存多少?」

 

「4、5年級是孝順父母的最後一代,被兒女拋棄的第一代,這中間的辛酸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呀!」

 

我非常能夠體會,要幫著家庭養三代的無奈,如果不三「靠」,姐姐妹妹們要怎麼辦?除了開始養成運動習慣、重視健康外,關於財務準備部分,綜合我個人以及過去採訪無數理財專家的心得,以下四個建議提供參考。

 

建議1 :快轉人生,概算老後照護開銷

 

有一部喜劇電影《命運好好玩》,敘述一位年輕建築師拿到一隻神奇的遙控器,可以快轉自己的人生。真實世界當然是不會有這種遙控器,但是我們應該早點去預視自己的老後人生,譬如請教(觀摩)80歲以後、已經臥病在床的老人家庭。

 

是誰在照顧這些老人家?照顧費用是多少?自己老後可能有同樣的照顧資源嗎?5年級女生,或是說所有的女性,最該嚴肅面對的就是80歲後的人生。

 

因為女性在80歲以後的餘命至少長達10年,而這個階段卻是病痛最多、自理能力又逐漸喪失的時候。即使原本已住在高品質的銀髮村,可能因為自理能力的喪失,而被要求遷出,如果這時又沒有家人或照護人員陪伴,就無法在自宅終老(除非那時照護型機器人已經普及)。

 

因此,我們想要面對自己的長壽風險,就要先掌握風險負擔到底會有多重?由於個人狀況不同,下表只列出老後照護的年度開支(一般生活與醫療開銷尚未計入):

 

老後準備的年度財務概算

 

最便宜的照護方式是外籍看護工,我概抓一年30萬元(含調漲後的薪資、加班費、健保費、仲介服務費、體檢費、就業安定費、伙食費)。以聘僱期10年計,至少要準備300萬元的外籍看護預算,這個估算尚未納入通膨與調薪。

 

以通膨來看,自己與看護的伙食費就會受到通膨的影響,譬如2015年6月的通膨年增率只有0.9%,但是食物類的通膨年增率是4.55%,只要想一想近年有多少食物價格大漲,就知道食物通膨對於老後的影響有多大。

 

在未來,能夠請到外籍看護工還算萬幸,因為人口輸出國持續緊縮出口人力,如果老後聘請不到外籍看護,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尋求集合式的照護機構,譬如安養、看護、照護等中心。

 

目前大致的分類為,安養中心主要接受自理能力尚稱健全的老人、看護中心是自理能力已經出現缺損老人、照護中心則是專門安置需要插管等重症者,需要特殊照顧程度愈高,月費當然愈貴。

 

上述老後照護的財務概算,都尚未納入照護設備、個人的生活開銷、醫療費用等。

 

如果姊妹們已經接近、或是進入中年,都要把握老後準備最重要的黃金階段,趕緊快轉人生,問問看正在被照護的老人,到底會有哪些花用?

 

建議2 :存老本,更要存理財知識

 

我有一位鄰居長輩,職業是修改衣服,case接不完,我常跟她說:「好羨慕你有一技之長,只要眼睛允許,可以活到老、賺到老。」

 

但是大多數女性上班族,缺乏這種可以一輩子賺到老的技術,退休後的收入就變成0。

 

沒有可以吃一輩子的技術,又不敢「三靠」的話,怎麼辦?趕緊學一點理財知識,可以是選項之一。

 

我有一位伯母的定存到期,銀行理財專員遊說她轉「存」到養老險,理專只告訴她:「利息比銀行高,投保期間如果不幸往生,又不必擔心子女被課遺產稅。」伯母立刻委託理專辦理。

 

伯母一年後缺錢想要解約,她以為只是「利息」會打折,沒想到理專當時沒特別提醒的是,這種「類定存保單」,如果在6年內解約,不僅沒利息,本金還會虧一截。

 

因此,以消極面來講,存理財知識,至少可以避免被誘導買到不適合的商品,長壽的女性未來若想要守住寶貴的老本,就要趁著腦筋還靈光時,開始培養一些基本的財務知識。

 

以積極面來講,女性理財最大的盲點就是太保守,只想靠定存或是保單。歐日都已進入負利率,台灣也是不斷調降定存利率,女性退得早、存得少,不能完全指望存錢生息養老。

 

至少要開始學習一種工具的知識,不管是房地產、股票、基金、債券、保險,或是資產配置的重要性。理財投資的知識浩瀚,不是一篇文章、甚至是一本書就可以講完的,但只要願意開始接觸、開始學習,都不嫌晚。

 

建議3 :不確定的風險,靠保險轉移

 

老後的確定支出,譬如基本生活開銷,靠平常的儲蓄或投資;老後的不確定支出,譬如醫療或照護,可以靠保險。

 

有的長者,60、70歲就病痛不斷,經常住院或請人看護;有的長者,到了80、90歲,還能跟團旅行趴趴走,所以醫療與照護,屬於不確定的開銷,不確定的風險,最適合用保險來轉移。

 

譬如殘扶險,是按殘廢等級提供給付,並且不分疾病或意外。長期照護,就是身體出現程度較重的殘廢狀態,就可以用殘扶險等產品對抗(詳見《對抗長照風險,保單到底怎麼買?兩道防護讓你省錢又安心》一文)。

 

建議4 :長壽風險,靠領到老的商業年金險

 

為什麼每一場的年金改革座談會都如此地劍拔弩張?因為只有年金可以讓你活到老、領到老,各族群當然要大聲捍衛。

 

但不管怎麼吵,年金改革結果,99.99%是「多繳、少領、晚退」,也就表示,老後不能只靠縮水的社會年金,應該至少要有另一份可以穩定領到老的退休金來源,譬如商業年金險。

 

商業年金險除了考量保險公司的安全性,主要是考量開始領的年紀,以及當時的利率水準。越早開始領,可以領到的年金越少,如果不想變少,就必須要躉繳更多的保費。

 

因為越早領、天年還很長,可以領的年數越多,保險公司可以給的年金當然也就會較低。但是還要考量利率水準,如果台灣利率一路下降,可以領的年金也會跟著縮水。

 

我以前聽過某位經濟學者的感慨-「這個世界如果沒有女人,就會陷入長期經濟蕭條。」

 

他的言下之意是,女性消費是經濟成長的大功臣。但是當我們開心地旅行、買衣飾鞋包、買保養品、或是享受美食之餘,也要自我警覺,那誰又會是照護女性老後的大功臣呢?

 

如果答案仍然是自己的話,請記住,在努力貢獻經濟成長之餘,有必要早點防範自己的老後風險。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還在把媳婦當「外人」嗎?婆媳關係好,老後才會有更多倚靠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7月08日
  • A
  • A
  • A

準婆婆似乎仍然沒有意識到未來的長照問題。很多媳婦熬成婆之後,好像都忘了會有老到走不動的一天,把可能會「長照」你的媳婦看成「天敵」。

前一陣子,我在Line群組收到一則標題為「天敵」的短文,內容如下:「弟弟帶了一群朋友回家吃飯。

 

他神秘兮兮到廚房跟媽媽說:這裡面有一個會是妳未來的兒媳。

 

媽媽說:穿白裙子那個對不對?

 

弟弟說:你怎麼知道?

 

媽媽說:這一群人,我看那個最不順眼。」

 

自古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但是準婆婆看準媳婦兒,很多是一開始就越看越不順眼。

 

短文作者認為婆媳關係就像是「天敵關係」,但是我想提醒,婆媳不是天敵關係,是長照關係。

 

劉大姊

 

我有一位長輩劉大姊,她的公公先中風、接著失智,很快就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婆婆雖然還行動自如,但是認為照顧公公是兒子與兒媳的責任,兒子要忙事業,當然擔子就落在劉大姊身上。

 

劉大姊除了要料理三餐、餵公公吃飯、載公公往返醫院,甚至還要幫公公洗澡。因為公公連脫衣、穿衣這麼基本的動作,都已經不會做了,更不要說是自己沐浴、如廁。

 

由於婆婆堅持要讓公公天天泡澡,泡澡最艱難的一關是,要把公公從浴缸裡抱起來的瞬間,體型比公公嬌小的劉大姊,腰終於受傷了,而後才改由兒子接手。

 

但是浴室從此經常傳來兒子喝斥老爸的聲音,甚至是拍打的聲音,劉大姊腰傷痊癒後,於心不忍又扛起幫公公洗澡的任務,只是要從泡澡改成淋浴......

 

賀大嫂

 

還有一位女性長輩賀大嫂,與公婆同住,婆婆還把自己的父親接來照顧,婆婆的父親已近百歲,大家都稱呼他「老壽星」。

 

一日賀大嫂的先生邀請同事們來家聚餐,同事們好奇地輕聲問先生,平常是誰幫「老壽星」洗澡?先生愣了一下說,「老壽星」自己洗啊。

 

等同事們回家後,賀大嫂才跟先生說,平常都是她幫「老壽星」洗澡的,因為擔心夜間洗澡容易著涼,賀大嫂選在下午洗。賀先生晚上下班回來,沒見到「老壽星」的沐浴過程,還一直以為他的外祖父是自己洗。

 

當需要別人幫你洗澡時,表示已經進入長照階段了,長照階段的需求,當然不只洗澡這一項,只是可以從洗澡看到長照的艱難。

 

據我有限的觀察,兒子最多是幫自己的老父親洗澡,較少聽聞兒子幫老母親洗澡,反而是會聽到像劉大姊、賀大嫂這種任勞任怨的媳婦,不避男女忌諱,幫公公、甚至是再上一代的長輩洗澡。

 

長男的媳婦,大小事包辦,當然包括了「長照」

 

從洗澡的問題深入思考,女人的長照問題確實比男人大,因為長壽、體弱、又只能找同性幫忙洗澡。我們有沒有想過,老後誰來幫我們洗澡?誰來幫我們更換「包大人」、或是把屎尿?

 

靠安養院的員工嗎?且來看看 102 年衛福部所做的「老人狀況調查」,其中有一項問題是「未來生活可自理時,住進老人安養機構、老人公寓、老人住宅或社區安養堂的意願」。

 

可以發現,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年齡層在 55~64 歲的長者,只有 2 成願意住到老人住護等場所;年齡層在 65 歲以上的長者,甚至只剩 1 成願意。

 

從調查結果可以窺知,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住到安養院等機構的意願是如此的低,等到無生活自理能力時,應該多是在很無奈的情況下,才被送進安養機構。

 

因此現在就要思考老後,如果沒有生活自理能力,還是不想住到安養院時,要靠誰?

 

有兒有女的話,第一個會想要靠女兒,但是女兒會出嫁,就算沒有嫁到外國或外地,女兒也有自己的工作與家庭要照顧。

 

第二個是靠兒子,但是母子再親,也真是不方便要兒子幫自己洗澡、換尿片。

 

第三個是靠外籍看護,但是等到我們老後的年代,東南亞國家的移工輸出政策將會更緊縮,或是聘僱預算將會更提高,因為會有更多國家跟我們搶外傭,不要忘了,高齡化危機,不是只出現在臺灣。

 

靠兒、靠女、靠外傭,都不可靠的情況下,還能靠誰呢?想了想,還是媳婦最有可能伸出援手。

 

但是從 Line 群組的那一則短文顯示,準婆婆似乎仍然沒有意識到未來的長照問題。很多媳婦熬成婆之後,好像都忘了會有老到走不動的一天,把可能會「長照」你的媳婦看成「天敵」。

 

前面提到的劉大姊與賀大嫂,都是「4 年級生」,都是長媳,而且都是家庭主婦。

 

她們生於農業時代,當年都是男主外、女主內,都有很深的家族觀念,媳婦把侍奉公婆當成天經地義,有這種媳婦的長者,長照不是甚麼大問題。

 

時代在變,媳婦還願意照顧公婆嗎?

 

但是成長於工商業崛起後的世代,親族關係淡薄,而且多是雙薪家庭,就算有心,也無力像劉大姊、賀大嫂一樣,完全扛起長照公婆的責任。

 

某位金融業者就曾感慨,「4、5 年級生,將是奉養父母的最後一代,被棄養的第一代」,也就是從 4、5 年級開始、以及之後的世代,都要有被「棄養」的心理準備與實質準備。

 

這項預言是否成真,還很難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過去媳婦在長照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未來卻很難再用「長照公婆是媳婦的責任」這頂大帽子了。

 

遵奉儒家文化的華人社會,媳婦一向被賦予很沉重的責任,但是在西方社會,媳婦只是姻親關係。從媳婦的英文「daugter in law」就可以知道,媳婦只是法律上的「女兒」,法律關係、姻親關係一旦結束,媳婦身分也就結束。

 

近來在日本,就開始出現「媳婦們的逆襲」,掀起一種「死後離婚潮」。根據日本《news-postseven》、《MBS NEWS》等報導,所謂的「死後離婚」,就是妻子在先生過世後,申請終止與「配偶血親」的姻親關係。

 

「配偶血親」指的就是公婆,特別是婆婆,當媳婦根據民法,結束與公婆的姻親關係時,當然也就沒有義務照顧公婆了。

 

這個風潮的導火線,是長年不合的婆媳關係,看媳婦不順眼又如何,但是婆婆萬萬沒想到,兒子可能會比自己先走,當兒子不在了,媳婦是可以依法拒絕照顧的重擔。

 

不論中外,「長照公婆是媳婦的責任」,這頂沉重的「大帽子」既然越來越不靈了,還能指望媳婦嗎?

 

我的感想是,婆婆不能再指望用「大帽子」了,也不能再把媳婦看成天敵了,而是要真的把「敵人」當成「自己人」。

 

未來的媳婦可能無法像劉大姊、賀大嫂一樣扛起長照的全部重擔,但是若婆媳關係良好,想要住在自家安養天年,媳婦仍然會是關鍵人物。

 

而且我說句打趣的話,要在失智前把脾氣變好,未來媳婦才會心甘情願地分擔一些照顧任務。前經濟部長趙耀東,晚年罹患阿茲海默症,是由長媳扛起照顧重擔。

 

根據媒體報導,趙部長病發後慢慢像個小孩,媳婦每天為公公洗澡或餵食時,公公其實已經不認識她,但是仍然會對她微笑,我想這也是趙部長的媳婦,能夠對照顧重擔甘之如飴的原因之一吧。

 

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把媳婦當外人、當敵人;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時,卻要媳婦幫自己洗澡、把屎把尿?普天下的婆婆們,真的要早一點學習趙部長,把媳婦當女兒。

 

有一部舞台劇《當岳母刺字時,媳婦是不贊成的》,裡面有很多婆媳對招的刻畫,婆媳關係不睦,存在千古,但是其中有一句台詞說的好:「我們都不姓岳,都因為嫁進岳家而成為岳家人」。

 

婆婆與媳婦其實都是外來人,只是先來後到,但是因為嫁進同一個家庭,而成為一家人,彼此都應該珍惜很深的緣分,準婆婆若能早一點意識到「婆媳關係好,長照煩惱少」,真心地把「後來的外人」當親人,老後才會有更多的倚靠,這是我從那則 Line 上的短文所產生的感觸。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林靜芸/年紀漸長,退休金請留給自己!顧好「老本」,先學會拒絕孩子的請求

撰文 :林靜芸 日期:2019年01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美國人養小孩,講好上大學就離開家庭、學費自付。台灣人疼小孩,學費父母全扛,還幫忙娶媳婦、買房子,甚至創業、顧孫子…無所不及。

文/林靜芸

 

張醫師年輕的時候離開署立醫院,在新莊開業,看的是耳鼻喉科,從早上九點看診到晚上九點,只休周日晚上。每回流行性感冒,病人一個接一個,他常忙到無法吃飯,甚至沒時間上廁所。

 

假期別人去旅遊,張醫師只能讓太太帶兒女去玩。長年沒日沒夜工作,60歲身體出現警訊,先是胃潰瘍,接著頸椎退化壓迫手臂神經,最後發現攝護腺癌的時候,張醫師鬥志用盡,關閉診所,宣佈退休

 

張醫師有一間房子、3000萬元存款,他認為這些錢足夠夫妻兩人過退休生活

 

張醫師的兒子在銀行工作,每個月領固定薪水,兒子看客戶買賣外幣,覺得賺匯差很容易,要求父親替他作保證人,他想作理專替客戶操盤作外匯。

 

張醫師了解作保可能須負責賠償,自己沒有賺錢能力無法承擔風險,想要拒絕,兒子拍胸脯保證有內線消息穩賺不賠,張醫師才簽字蓋章。

 

哪知道兒子竟挪用客戶存款,一年之間玩掉3000萬元,銀行請張醫師考慮,是要償還損失,還是將兒子移送法辦。張醫師怕兒子被判刑斷送前途,兩手顫抖、老淚縱橫奉上自己的終身積蓄。

 

一身是病的張醫師為了生活必須重新工作,但他只在一個偏鄉找到工作機會,一周看兩個下午門診,每個月現金收入包括老人年金是1萬9000元。張醫師的同學以前羨慕他收入優渥,現在紛紛以他的例子互相警惕:要學習拒絕兒女的請求。

 

美國人養小孩,講好上大學就離開家庭、學費自付。台灣人疼小孩,學費父母全扛,還幫忙娶媳婦、買房子,甚至創業、顧孫子…無所不及。

 

老後的生活,需要老本應付日常開銷;如果年紀大了才虧損老本,沒有機會翻盤,下場恐怕會很慘。

 

老人必須學習向兒女說「No」,有的老人害怕說了「No」親情受損,兒女會不孝順。其實拒絕這件事不等於拒絕這個人,不等於我不在乎你,拒絕僅僅是因為我年齡已大,必須照顧自己,不要變成兒女的負擔,拒絕並不會減少我對你的愛。

 

為人子女也要理解父母的能力。學會理智的拒絕,而不是迫於維持關係委曲求全,親子互動才能長久和諧。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送他去安養院,不代表不愛了!一個故事告訴我們:親人失智,要積極尋求對他更好的照顧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8月3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發現與失智長輩相處,有賴於關係的建立。但當你這一回來服務時,他認得你,下一回就不見得了,也就是,每一回服務後離開,業績會自動歸零。

文/藍家蓁

 

如果你問我,失智和失能哪一種比較好照顧,我的答案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一樣,失能的問題單純,而失智的情況是千變萬化的。

 

簡單來說,失智症就是大腦生病了,所以是沒有年齡限制的,而且失智症並不是單一項的疾病,而是許多症狀的組合。包含有:記憶力、判斷力、思考力、認知能力、計算能力、語言能力等功能出現衰退與障礙,嚴重地影響到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品質。

 

 

「可樂爺爺」是一個早期的個案,我不太記得爺爺罹患什麼疾病,但爺爺失智的特徵卻特別突顯,讓我印象深刻......

 

爺爺個子很高大,戴著一副圓圓的小眼鏡,頂著一頭捲髮,看起來相當有學問,看起來就像卡通影片裡的博士。

 

爺爺是個讀書人,從他的書桌就可以看得出來,房間擺設簡單,只有書桌、衣櫃,和一張床,床上面還有包膜塑膠袋未拆完整的痕跡。

 

奶奶很沉重地說,這張床爺爺一次也沒睡過,因為爺爺都是趴在書桌上睡的。你覺得除了這樣,還有沒有其他會令家屬頭痛的問題?答案肯定是有的,有許多患者的病程尚未結束,而照顧者卻已身心俱疲。

 

由於爺爺很怕水,所以沒有人能夠勉強他洗澡,也因常常久坐不起,整個屁股都已潰爛,鮮血直流,直到奶奶找到我們來幫忙為止,事情似乎才有了轉機。我發現與失智長輩相處,有賴於關係的建立。但當你這一回來服務時,他認得你,下一回就不見得了,也就是,每一回服務後離開,業績會自動歸零。

 

我很感謝奶奶貼心地準備小點心,讓我可以和爺爺「搏感情」,見時機成熟,再把握可以完成擦澡和換藥的機會,這是一個需要用心又鬥智的工作,但可以確定的是,好的態度絕對是溝通的萬靈丹。

 

失智的人有時也呈現多重的人格特質,有時伴隨著如孩子般的性情,需要半哄半騙,當然,有時也會像體力飽滿的年輕人,作出瘋狂的作為,或是有一些頑固不堪的堅持。後來我發現,在家中的服務項目仍然算是可控制的,因為走出戶外的變數,有時大到你無法想像。

 

 

奶奶雖然精神上飽受折磨,但她仍深愛著爺爺,希望爺爺過得好。能夠讓爺爺過正常人的生活,是奶奶深切的盼望。若時間允許,我會把爺爺騙出家門,爺爺身型高大,在他身旁我顯得嬌小許多,牽著爺爺的手,開始我們的奇妙之旅。

 

也許是很少與外界接觸的緣故,對於路上的事物都感到好奇而且四處張望,偶爾他會推推他臉上的眼鏡,想一探究竟,然而爺爺也會沿路不自主地一直吐口水,我只能一直對路人說「抱歉」,爺爺不是故意的,直到我們一起走進麥當勞,點了蛋捲冰淇淋吃,那是我倆最放鬆的時刻。

 

我也感覺到爺爺很開心,好像回到熟悉的過去,聽店員說,爺爺過去是店裡的常客,經常來喝飲料,因此也給爺爺一個封號,叫做「可樂爺爺」,難怪在這環境裡,爺爺顯得自在許多,只是爺爺已不認得這些資深服務員了。

 

其實,我非常鍾愛陪長輩外出散步這件事,除了覺得漫步很舒服外,還有機會更加探索長輩的內心世界。

 

有一回,我們走進麵包店,爺爺拿了最愛的紅豆麵包,老闆娘搖搖頭感慨地說:「人老了,怎麼變成這樣。」我在心裡深深地期盼著,這一塊紅豆麵包,能勾起爺爺一絲絲美好的回憶,我相信這是爺爺再也熟悉不過的滋味了!紅豆也串起了我對天上的父,總總的思念,我知道將來我們還會在一起。

 

居家服務是一套沒有劇本的故事,每天上演著不同的情節,直到有一天他們都不想演了......

 

有一回,奶奶拜託我帶爺爺去理髮,起初一切看起來都那麼地順利,等到洗頭要沖水時,他老人家不玩了,準備帶著一頂泡泡頭要打道回府,那時真是把我給嚇壞了,原來躺下來這個動作對爺爺來說是困難的,因為爺爺連床都沒躺過啊!最後大家齊心協力的幫助爺爺,在一陣慌亂中,將泡泡頭搞定,然後平平安安地回家。

 

奶奶終究無法一個人長期抗戰,面對這個相守了一甲子的男人,卻又無計可施。就像爺爺要尿尿時,他會跑去陽台小解;當夜晚大家要睡覺時,他老人家自己出門逛大街;然而爺爺也很少吃正常的餐點,總是餅乾、麵包糊口,從奶奶的眼神中,我感受到強烈的焦慮與不安。

 

 

奶奶過去是個畫家,性情相當溫和,自從爺爺生病後,奶奶就再也沒有出過遠門了,在這個家庭裡,奶奶漸漸地沒有了自己,也忘記了她曾在筆墨之間所擁有的自信和喜悅。

 

這一切是我們要的人生?如果爺爺知道,奶奶因為他而生活大亂,難道他不心疼嗎?奶奶忍痛把爺爺送走,由專業機構代為照顧,我清楚知道,將心愛的伴侶或長輩送去由別人代為照顧,並不表示你沒有了愛、沒有了恩情,而是更積極的尋求對家人更好的照顧。

 

當然,事前的準備工作、評估都不可少,因為我們也希望將來受到同等的對待。我知道當爺爺和奶奶分開之後,他們各自都會過得比原本好,因為他們都深愛著對方,只是這一切,爺爺已經不會表達了……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