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關係/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本身!感情是種變量...女人婚後這2張保單千萬要買!

撰文 :李愛玲 日期:2020年01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愛著你,我會因愛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離開你,我也不會淪為苦大仇深的棄婦。

公司的辦公室主任是位待我極好的老大哥,我初入公司時就是他的下屬,多年來感情親厚。

 

回總公司培訓,見面聊起家常。他說年前患了結石,半夜突發疼痛,滿地打滾,在只有老婆陪在身邊共度難關的時刻,真切感受到,結髮夫妻才最值得依靠。

 

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對你家小劉好一點,你以後,全指望人家照顧呢。」

 

我一副傲嬌臉。

 

他念我,「別不服,你還不到年紀,等五十歲之後,你就知道了。」

 

我跟旁邊的女同事調侃,「就算現在對他好,將來也未必就伺候我們啊!」

 

女人們相視一笑,點頭如搗蒜。

 

我明白,老大哥想告誡我:少來夫妻老來伴。

 

如同身邊無數尋常夫婦,年輕時吵鬧半生,離婚常掛嘴邊;五十知天命,收起了氣盛與不甘,關切對方的健康,照料彼此的病痛,相扶相攜走向人生終點。

 

身為女人,我為婚姻付出如此之多,當然也希望能夠如他們一般,執手相伴,行至老年,得至善終

 

但同時,我也會在能力範圍內,給自己多買幾份重大傷病和養老保險

 

這其中的真相是:感情是種變量。

 

曾在都市情感劇中看過一個情節:劇中的女人在婚前,要求先生去公證處做一份永不變心的承諾。劇外的女人看得齊齊咋舌,這種承諾,別說公證處,老天爺也給你保不了。

 

作家木心的詩裡說:從前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有人神回覆:但能娶很多妾。

 

其實我真心覺得,感情的變數,自古至今,始終不曾減少過。無論車馬慢的從前,還是速食愛的現在。

 

人傳歡負情,我自未嘗見。三更開門去,始知子夜變。

 

聰慧的舊時女子,於千百年前,就比我們更懂感情中的變數。才情縱橫如唐朝女詩人魚玄機,寫下「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自此豔幟高張。大義凜然如西漢才女卓文君,慨嘆「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為男」,後提筆,「錦水湯湯,與君長訣」。就連千秋女皇武則天,也曾於感業寺寫過「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她們的心,愛過,也冷過。

 

這世間,任誰都無法掌控的,是人心和感情。

 

老公的外婆已年逾九十。她年輕時讀過書,不纏小腳,至今關心時政。即便如此,十年前在我的婚禮前夕,她依然拉著我的手,語重心長地說:「現在的年輕人啊,動不動就鬧離婚。我們那個年代哪有離婚的?誰要離婚,自己就先去跳井了。」

 

我們的祖輩和父輩,都習慣了用婚姻來定義人生的完整。

 

所有變數,忍忍都可以過去,所以婚姻對他們來講,是穩定的堡壘,只要邁進去,無論春暖花開還是風霜刀劍,頭不回,金不換。

 

那只是形式上的穩固。

 

婚姻從來都不是一勞永逸的事情。

 

古希臘哲學家說: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本身。

 

婚姻本就是動態的,婚姻的風險和意外也是動態的。

 

總有女人哭哭啼啼:明明那麼深愛過,男人怎能如此涼薄,婚姻怎會這般脆弱。

 

感情走到最後,大多數是,男人沉默,女人不甘,非要打破砂鍋問一句: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得不到一個肯定的答案,便如暴屍街頭,死不瞑目。

 

有人說:你這麼說,是因為你不相信感情。

 

不,我相信感情。

 

我經歷過海誓山盟,也擁有穩定的感情和美滿的家庭。

 

正因為相信感情,所以我更敢於正視感情本身的問題,接納它天然的缺陷。

 

它不是合同,約定了權利義務,就打勾勾一百年不許變。它不是保險,一旦出現意外,就按約定如數理賠。它也不是儲蓄,甚至連保本的承諾都不會給你。

 

當初做選擇的時候,我相信他是那個無論我胖瘦美醜貧富貴賤,都會陪我到白頭的人。

 

我願意在愛情和婚姻裡全情投入,交付信任。真誠以待,也保持獨立;用心經營,也接受改變;有錦衣溫柔,也有鎧甲加身。

 

因為我懂得,它從來不會因你拿到了通行證,就給你永久居留權。也不會因你投入了青春、感情和精力,就讓你高枕無憂,穩賺不賠。

 

變化永遠都存在。

 

我願意付出最大的努力,也甘願承擔所有的風險。

 

愛著你,我會因愛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離開你,我也不會淪為苦大仇深的棄婦。

 

這就是我對婚姻的變化,唯一的態度。

 

有人接你,手機也別卸載叫車APP。

 

有人養你,卡裡也要有自己的錢。

 

有人說寶貝我永遠都愛你,也不耽誤你讀書、變美、健身、闖事業、買保險。

 

親愛的,愛不愛,婚不婚,永遠別放棄自己的成長和增值。

 

女人不停往前走,靠的從來不是勵志雞湯,而是憑真刀真槍真本事。

 

活成更精采、更強大的一個人,你才能不被變化打敗,不被外力摧毀。你才能坦然接受生命中那些不完美,擁抱情愛裡所有的不確定。

 

你才不會卑微地向男人彎腰乞憐,也不必慌裡慌張向婚姻要一勞永逸的安穩,亦無須迫不及待讓愛情出示此生不渝的證明。

 

別怕變化,好的擁抱它,壞的幹掉它。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一位太太寫給外遇先生的信:我在乎你,但我不會為了你委屈自己!別想挽留我,50歲後我的人生更精彩

 

編輯精選:婚姻關係/丈夫應該知道你的心事嗎?婚姻想過得長久美滿...精神科醫師5句話一定要牢記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有人在錯的愛情裡枯萎,有人在對的人身邊盛放》,寶瓶文化出版,李愛玲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牽手甜蜜走過半個地球,老黑:婚姻和諧只需「兩件事」,每天都有快樂好關係

撰文 :老黑看世界 日期:2020年01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尊重不是客套,是理解即使全天下最親密之人,也是獨立個體,有有別於己的需求和想法;愛慕不是崇拜,是發自內心欣賞對方性格特點,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容顏會變,但只要個性還在,西施就在。

老婆Olivia 是前同事,當年她來應徵工作,我是公司人力資源經理,後來有人說公器私用,我嚴正否認,但話講回來,如果說面試時完全沒受影響,那也有點,you know,不合情理,對吧?

 

事實是,當時我倆各自有男女朋友,一年後,物換星移,才開始背著同事交往,這麼說有點自欺欺人,因為紙包不住火,八卦很快在辦公室傳開,只是面對大家的明知故問,我倆抵死不招而已。

 

當年公司瘋打高爾夫,我倆也趕上流行,某個週末到淡水打球,一不小心我的球擊中站在女生開球台的她的腦勺,她當場倒地,緊急送醫,診斷為腦震蕩。

 

接下來一段時間常跑醫院,有一回她媽陪她去,在候診室與人聊起此事,對方說一定要要求賠償,她媽說:有啦,對方說會負責,照顧她一輩子啦!多年後丈母娘道出這段往事,我心想還好沒讓她漏氣。

 

過去十幾年我倆成為親密驢友,牽手走過大半個地球,許多人說難能可貴,我才理解和諧婚姻其實並不普遍存在。有人問相處之道,我說兩件事: 一尊重,二愛慕。

 

尊重不是客套,是理解即使全天下最親密之人,也是獨立個體,有有別於己的需求和想法;愛慕不是崇拜,是發自內心欣賞對方性格特點,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容顏會變,但只要個性還在,西施就在。

 

有這兩點,關係要壞也難,少這兩點,百年好合很難。

 

可惜,沒把當年打到她的那顆球留下,當成傳家寶流傳後世,但反正我倆沒小孩,也就罷了!就讓這段一顆高爾夫球引發的轟轟烈烈愛情,親情,友情,在平平淡淡中成為最美麗回憶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老黑看世界」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沒了媽媽、太太的角色之後,我是誰?空巢期2招找回自我,快樂享受第二人生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20年01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去年,當時尚在高中就讀的女兒拿《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書推薦我看。一口氣讀完之後,忍不住對她說:「這簡直就是我以前的日記本啊!被寫走了。」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82年生的金智英》書寫韓國社會重男輕女,女人在被要求以家庭、以他人為重下的環境下成長過程的點滴。據說,在韓國這本書引起熱烈爭議,女藝人公開表示讀過此書,即成為網路公審與攻擊對象。

 

此書情節描述平淡樸實,並未刻意煽動煽情,引發韓國性別歧視議題的後座力,以及網路所展現露骨的仇女言論,著實令人驚訝。

 

日前到東京旅遊時,看到《82年生的金智英》在書店陳列的宣傳上,強調此書在台灣受到歡迎。對照韓國年輕人的反應,深感台灣這麼多年性別平權的努力,是有一些成效。

 

結婚後,妳只是某某媽媽、某太太嗎?

 

讓我更進一步關心的是,1980年出生的嬰兒迄今已是年過40的中年人了,這些在父權威權下成長的女人們,現在過得如何?

 

在父權體制下,要求絕對的服膺權威,女人被要求以奉獻為美,以溫良為傲,被期許要當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媳婦、好媽媽。而所謂的「好」強調的是付出,是配合,有時是犧牲。

 

所以,步入婚姻之後,許多女人都是為了子女、老公、家庭而活,習慣的身分是XX媽媽、X太太。

 

付出、犧牲、奉獻是些社會對女人稱許的評價,也強化了女人的被需要感。

 

沒有孩子、老公之後,我到底是誰?

 

但是,當子女長大離家,當母親、太太的角色降低甚至消失之後,一開始可能有鬆一口氣的解脫感,但隨之而來的是沒有照顧對象、沒有被依賴的人,突然不知道要做什麼,還要面對「角色」被剝奪之後的失落感。

 

在一次空巢小聚的私人活動裡,幾位女士坦露自己失去角色的感受。說時,或是語露委屈或是神情微怒,更多是無奈。這種複雜的心情,是同路人才能懂的幽微苦楚。

 

簡單摘要幾句:

 

「覺得自己愈來愈沒用。」

 

「根本沒有人在乎我。」

 

「女兒要我愛自己,不要管別人。但什麼是愛自己?」

 

「媳婦要我兒子勸我這老媽,人要培養自己興趣、要懂得為自己而活。顧家就是我的生活,有錯嗎?說得好像我賴著他們一樣。」

 

「如果沒有我做得半死,一家子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總結來說,大家意識到:

 

過去,被要求要犧牲自己的需求,以成就家庭社稷。

 

現在,「無法做自己」被當成無能與累贅。

 

所幸,大家也意識到應該要思考的是人生過半,接下來呢?

 

女人空巢期後,2個方法把自己找回來!

 

女人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如何把自己找回來?怎麼做,才能找回發自內心、真正的快樂?

 

就像找東西一樣,我們會先把遮蔽物拿掉才找得到東西,「找自己」和找東西的原理一樣,先把障礙物拿掉,就會容易許多。

 

我觀察阻擋女人感受自在的兩大障礙物,一是討好,二是批評與抱怨。

 

當我們忙著討好,忙著抱怨,就無法有餘裕看到自己。新的一年開始,建議可以將這兩個動作當成為自己生命花園除雜草。

 

1. 停止討好

 

家族治療薩提爾模式中有一個方法,是將人的溝通類型姿態,用肢體的動作表達出來,其中「討好」的姿態是單膝高跪,雙手前伸向上,仰頭望向對方,身體姿態有如在向對方乞憐。

 

總是想要討周邊的人歡心,總是要求自己要當好人,但多半時候別人不一定領情。

 

花5分鐘的時間練習,感受身體維持在討好的姿態裡有多不舒服。當人在討好時,心理上的不舒服就是如此難受,只是常被忽略。

 

一昧討好,委屈了自己,被對待的人其實也無法悅納。

 

不要壓抑自己真實的想法,直接表達出來,一開始自己會不太習慣,身邊的人甚至會錯愕,覺得妳變了。但這就是讓自己不再委屈討好的第一步,以心理姿態來說,就是不再跪著求回應,而是站起身來,和對方平等相待。

 

試試看,妳會發現不刻意討好別人,反而讓彼此都舒服。

 

2. 停止抱怨

 

抱怨是有毒物質,先毒到的是自己。研究顯示,人在抱怨時會激發壓力賀爾蒙,造成身體的負面反應,影響到免疫系統,危害身體健康。

 

但麻煩的是,抱怨時我們會認為自己只是在說事實,並不會認為自己在抱怨。所以,要如何停止抱怨呢?

 

我自己運用的方法是,開口前先自問「這樣說對誰有好處?」說話或處事,最高之處是利己利人,如果不利己又不利人,還執意要說那就是蠢,如果利己但不利人,則要衡量後果,不利己但利人,則要評估代價。

 

當能做到不討好,不抱怨時,「我就是我」的輪廓會更清晰,不用等人來愛,給自己的關心夠用,足矣。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每個人經歷不同,看事情角度也不同!中年教我的一件事:學會慈悲寬容,看什麼都很有愛

撰文 :詹益欣 日期:2019年12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從覺察自己的濾鏡開始,並相信我們的看見不會是永遠,因為濾鏡是可以變換的。即使不能馬上就套上另一個,但至少可以試著調整明度、對比與色溫。

一直以來都覺得照相軟體的濾鏡很神奇。

 

我們都將鏡頭對著相同的風景,同一塊蛋糕,同一個角度,但套用不一樣的濾鏡,看見的感覺也隨之變化,呈現出完全不同的氛圍。

 

說不出為什麼,但就是不一樣。

 

這讓人不禁思考,我們看見的到底是什麼?看見中有多少真實?每個人的看見是一樣的嗎?

 

人,不就是一個最複雜龐大的濾鏡軟體嗎?

 

我們無時無刻都帶著自己的情緒、詮釋、假設、投射在看待這個世界,像是套用著濾鏡。

 

時間是回憶的濾鏡。

 

經驗是渴望的濾鏡。

 

濾鏡來自過去經歷的一切,也來自因此而生的對於未來的期待,所以當下總是難以純粹(但這就扯遠了改天再說)。

 

悲傷的濾鏡讓天空變得黑白,孤單的濾鏡讓人群變得模糊,快樂的濾鏡讓街道變得明亮,滿足的濾鏡讓膚色變得紅潤。

 

總覺得自己不夠好的濾鏡讓讚美變成客套,害怕受傷又不安的濾鏡讓建議變成攻擊,不輕易懷疑自己的濾鏡讓挫折變成學習,慈悲寬容的濾鏡讓萬事萬物變成愛。

 

各式各樣,變化萬千。

 

因此,當我們想要改變自己的看見,以及對於所見之物的感覺,或許該改變的不是那個人或事或物,而是我們使用的那個濾鏡。

 

從覺察自己的濾鏡開始,並相信我們的看見不會是永遠,因為濾鏡是可以變換的。即使不能馬上就套上另一個,但至少可以試著調整明度、對比與色溫。

 

看見改變了,感覺也不同了。

 

如果能這樣去看待我們的世界,是不是也更能理解你我之間會對同一件事有著截然不同的觀點與感覺?畢竟,你的濾鏡和我的濾鏡應該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那麼,即使我們正一起看著同一盞燈,是不是其實看見的是不同溫度的光芒,映照出不同明暗的街道?

 

不是對錯,只是不同。

 

我們能做的,是試著貼近彼此的看見,像是模擬感受對方的濾鏡。要完全擁有對方的濾鏡或許困難,畢竟濾鏡是每個獨特生命經驗的產物。但我們總是可以帶著好奇,試著欣賞對方的看見,也邀請對方進入我們的看見。

 

尊重與包容彼此擁有的不同的濾鏡,將會為一段關係滋養出更多的愛與理解。

 

覺察到自己正在套用著什麼濾鏡,將會為自己的生命帶來更多改變的可能與自由。

 

一起練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杏語心靈診所」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淡如/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寶貴的就珍惜,自由是快樂!

撰文 :吳淡如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吳淡如粉專
  • A
  • A
  • A

中年後的你是否還擁有一張快樂的臉?

這幾年,開了好些場同學會。

 

過了愛情困擾期、育兒勞頓期和生活掙扎期後,人似乎更能明白「曾經相逢就是緣」這個道理。

 

同學少年都不賤,都是本地明星學校的佼佼者,也都曾經是各自父母光耀門楣的希望,到了中年,有的事業有成仍在奮鬥路上,有的安居樂業也面臨退休,各自走過了浮生千山路⋯…。

 

在我看來,中年人的臉,可分:快樂的臉,不快樂的臉。一半一半。

 

快不快樂藏不了,可以被人直覺敏銳的嗅出來。人的心境,像是隱藏在臉龐上的某種符號,不管他想要隱藏遮掩些什麼,都藏不住。不快樂,連笑都苦。

 

擁有快樂的臉的,未必是際遇好的。

 

擁有不快樂的臉的,未必是最操勞的,也不是經濟狀況最差的。

 

有虔誠宗教信仰的、有豐足退休俸祿、有安穩家庭、妻賢子孝、兒女上頂尖名校的⋯…未必有快樂的臉。相反的,有的人還常常一嘴國仇家恨、動不動埋怨,又看誰誰誰不順眼。

 

如果你活著的目的是在找敵人而不是在找朋友,那麼,你怎麼可能發自內心快樂?我曾在同學群組裡常看到信仰某宗教或政黨相當虔誠的同學,動不動就把別人不一樣的信仰當成假想敵,挑釁一番,大家雖然沒有表面上反抗,但只要他一發聲,眾人皆寂然。

 

很多人誤以為「只要下半輩子有保障,就會快樂」,然而那些領著鐵飯碗薪水,退休彷彿受到公家保障的人,不少人還真的很會為小事小利憂愁。

 

兩種人有著快樂臉的人

 

在我看來,有快樂臉的人,只有兩種:第一種,還在持續運動以保身心健康。第二種,還在學習的路上。

 

一個身體還能自由活動的人,心情才可能舒爽。自律性的保持運動習慣,表示身體沒什麼太大毛病,他還注重著自己的體態,希望活出一種姿態。

 

而一個還在學習的人,至少還企圖讓自己活得很有趣,感覺世界上還有很多新鮮事可以探尋,還謙卑知道自己不足,還想再過得更充實。過了中年,幾乎不必再為「謀生」學習技能,只要為「開心」學習某種藝術、技術或專長,也許他只是沒有目的東學西學,但講起他想學的或新學的,總是喜上眉梢。

 

中年後還能快樂活著的答案,其實很簡單。

 

一個中年人,如果他看起來還快樂,那是因為他的眼中還有光,還在追求著什麼。神采奕奕,因為心裡還燃著希望。即使那個希望,只是小小的火花與燭光。

 

是希望,不是盼望。

 

所謂盼望,是索求別人給他什麼,命運回報他什麼,期待能獲得所謂公平與正義或圓滿⋯…把滿足寄託在自己其實不能主宰的事情上。

 

如果中年後你還想有張快樂的臉,那麼,請你把目光從外在移入內心。

 

我們先來悲觀的計算一下。你到底還有多少時日?

 

我們用七十五歲減去自己的年齡,再乘以三分之二,那是你可以清醒及可以自由活動的時間。

 

為什麼是七十五?我們平均年齡不是都到快八十了嗎?別計較這些,因為以台灣人來說,躺在床上到離開,平均竟然有七年。

 

那不能自主的七八年,如果我們腦袋還算清楚的話,受的苦應該足以把人生擁有的快樂擊沉。真是不敢設想。然而,那卻是鐵錚錚的「平均」事實。

 

我祖母高壽,九十八歲走的,但她從八十五歲躺在床上之後,過的是日日呻吟的生活,健康檢查一切沒問題,但是神智漸失,人越來越佝僂,到最後連自己哪裡痛,都說不出來,想來實在讓人痛心。

 

照上面那個算式,我清醒的時間應該不超過十三年。你算一下吧,鐵定像個自以為富有的皇帝,一查帳才發現國庫空虛。我們的時光早已被偷偷蝕去。

 

更慘的是,你還可以計算一下,和你最愛的家人或兒女,你還能相聚多久。

 

以五十歲為例。現代人都忙,如果你每天能夠和家人相聚(眼對眼,而不是各自對手機)一小時,那麼你就把七十五歲減去你的年齡,再乘以三分之二,再乘以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一小時,除以二十四(一天),答案是不到三百天!

 

而且這三百天,還算得太多了,是「全部家人」的總和⋯…。

 

(75-50)× 2 ×365×1÷24= 253.47 3

 

事實上,大部分的人,尤其是忙碌的父親,每天平均和孩子相聚恐怕只有十五分鐘,只看到孩子的後腦勺。

 

那麼你只能乘以零點二五。

 

乘出來,多麼可怕的數字,我們跟歷史上已經離開的古人一樣,總自以為,還有許多日子。

 

事實上,你和孩子相聚的時間還沒那麼多,因為他們越長越大,結婚成家之後,很可能過年過節才看見他們一次,而且來去匆匆。

 

呵,時間那麼少,你還挑剔他們什麼?還不好好讓他們對你有好印象?你嘴裡叨叨念著「我這是為你好」,關心著未來,卻忽略了現在。

 

和所愛的人相聚的時光,何其的短,何其的寶貴!怎能不且行且珍惜?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有方文化出版,吳淡如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宋慧喬、宋仲基宣佈離婚》幸福婚姻...到底靠什麼維持?其實只要把家人放在「心」上

撰文 :陳安儀 日期:2019年06月27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宋慧喬個人IG
  • A
  • A
  • A

編按:面對宋仲基、宋慧喬離婚的消息,讓許多人對婚姻增加更多負面的想像:婚姻真的是真愛的墳墓。然而,真的是如此嗎?幸福的婚姻,到底要靠什麼維持?

 

美滿的婚姻、幸福的家庭,其實只是要一個把家人放在「心」上的丈夫與爸爸。

 

結束一場在信義誠品的演講,回到家之後,我又餓又累。阿宏熱了火鍋,我們坐在桌前,他倒了一杯酒給我。我們邊吃邊聊,剛好女兒的鋼琴老師打電話來,告訴我孩子上課非常專注、非常努力,於是我和阿宏討論了一下孩子準備考音樂班的想法,然後我就上樓準備收信、上網。

 

一進書房,還沒走到我的電腦前,我就發現我的椅子被一個極為巨大的暗色紙袋占據了。剛開始,我心想:咦?是我買的小書到了嗎?怎麼沒有用快遞或郵局寄件呢?走近兩步,剎那間,我以為我眼花了。

 

因為暗褐色的袋子上寫了「LOUIS VUITTON」。裡面有一個大紙盒,上面結著豔橘色的蝴蝶結。依照我對名牌粗淺的認識,我知道它應該是「LV」的袋子。

 

但是,名牌紙袋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家?裡面還有一包「雪餅」?於是,我站在原地呆怔了大約有半分鐘之久,心裡飛快的轉念思考:最近有哪個單位的人要送謝禮給我嗎?這幾天有哪家公司說過要寄東西給我?恍神過後,我便快步過去把紙袋拿起來,拆開上面附的小卡片。立刻,阿宏醜不拉嘰的字跡映入眼簾:

 

♦♦♦

 

親愛的老婆,生日快樂。

愛你的老公

(●做成有卡片的感覺●)

 

♦♦♦

 

我拆紙盒的手忍不住顫抖起來。天啊!這已經是我今年收到的第三個禮物了!

 

上星期六,阿宏從大陸提前飛回來,送給了我一條喬治‧傑森的純銀項鍊,還有一條Chloé的香膏鍊。這兩樣價格不斐的東西,對於一向沒有使用名牌習慣的我來說,已經屬於「奢華之流」了。因此,我的手指真的抖個不停,眼前彷彿有許多新台幣飛走的影子,還有逛旅展時我捨不得花的那五萬塊埃及遊輪開走的船過水痕……

 

我一面對著樓下大聲叫著:「你上樓來!這是你買的嗎?」一面忍不住心裡很害怕的想著:老天保佑,他又買了什麼?阿宏一臉快樂的跑進來,興高采烈的一把拿起袋子裡的一個大包包說:「咦,你沒看到卡片嗎?我跟你說,這個袋子很大,很適合你,店員說它可以承重一百公斤!」Oh my god!我揹一百公斤的東西要去哪裡?

 

「還有這包雪餅,我本來要放在包包裡的,但是店員手腳太快已經把袋子包裝好了,我只好放在紙袋裡。」喔!有什麼樣的男人會在送老婆的LV包包裡裝一包雪餅?於是我竭力收起僵硬臉上的驚嚇和肉痛--雖然那不是我賺的錢,但還是心很痛--抱住阿宏的脖子說:「雖然你今天早上表現不好,但也不必這樣啦……謝謝!」

 

「妳一定要用喔!」「好。但是你不要再買這些東西給我了。」看到阿宏滿足的笑容,我忽然有種莫名的感動。感動的倒不是這些名牌禮物,而是他竭力要把「他認為最好的東西買給我」的心情。

 

之前,我們吵了非常嚴重的架。因為他這一年在彼岸工作的時間居多,我對於他偶爾回來幾天,卻總是埋首在電話中、電腦前、工作到深夜非常的不滿。

 

八月中旬,有一天我們在家樂福大吵一架,因為那半個月他只回來了一天,而那天中唯一和孩子們一起吃的一頓晚飯,他,都、在、講、電、話!我要求他至少每月騰出一個假日給我們,他不肯。

 

我很生氣。但,爭吵無濟於事。阿宏始終認為他是在努力的工作,並沒有錯,他不認為他需要做什麼樣的改變。

 

於是,我做了一些反擊。我把他交給我的錢通通還給他;我完全不接電話;並在他接下來回台的那次,晚晚外出,深夜方歸。這下換他生氣了:「我回來妳都不在。妳把我當什麼?」

 

「我跟朋友談工作上的事」、「我只是跟工作上的朋友出去吃個飯,我又沒有做不該做的事。」我用他對我解釋的理由回覆他,他被我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隔天早上,我聽見他打電話去旅行社,改了隔週回來的機票,也更動了行程。他在我生日的週末,飛回台北,連續在台北待了五天。

 

星期六,我們吃了一頓沒有電話和簡訊的晚餐。星期天,踩著夕陽與微風,我們一家到陽明山上,享受了一晚的溫泉湯,兩個孩子跟爸爸在池水中跑進、跑出,開心的又跳又笑。當然,也沒有電腦與iPad。

 

週一我帶孩子去聽音樂會,他送我們去中山堂,晚上替我晾好了衣服;週二我們一起出門工作,他傳簡訊告訴我他的行程,傍晚替我接孩子下課;週三,我參加記者會,他接孩子回家,還帶女兒修好了歪掉的眼鏡;週四,我們早上起來,在金色的陽光下,踏著紅磚路去吃了一頓早午餐,然後,相偕去賣場採買家用品,接小孩,他替我將車子修好、驗畢,晚上替女兒看功課。週五,在我被LV包包驚嚇過後,他一早送小孩上學,再度飛往大陸工作。

 

我們度過了很幸福、很幸福的五天。

 

就像雨後放晴的早上,空氣裡充滿了甘甜的香氣,溫暖的陽光舒適的包圍著我。迷濛的雙眼彷彿有了愛情的泡泡,把世間的一切都鑲上了粉紅色的花邊,漂浮在浪漫的夢幻中。

 

我知道,阿宏因為我拒絕用他的錢很受傷,因此用貴貴的禮物來展現他想要把一切都給我的心意,但其實對我來說,美滿的婚姻、幸福的滋味,不需要名牌項鍊、名牌包包,只是要一個把我們放在「心」上的丈夫與爸爸。

 

專心,就是雙眼看著我和兒女說話時,忘記電話也忘記電腦。

貼心,就是用有力的雙臂在採買時替我搬米、提菜。

關心,就是帶著女兒到眼鏡店去調整好變了型的眼鏡。

耐心,就是陪我一起出門修車、替我裝好客廳壞掉的燈泡。

開心,就是早上一起看報紙、吃早餐,晚上,相對小酌、相伴而眠。

 

我要的真的不多。事實上,他也通通做得到。說穿了,男人只要做出一點點小小的心意,女人就可以付出大大的犧牲,說穿了,男人只要給予一點點小小的安慰,女人就可以忍受大大的寂寞。

 

明白了這個道理,就知道,大錢其實可以省起來……(還在肉痛中)我一樣會覺得很幸福、很幸福。

 

讀者迴響:安儀好,男女大不同的情況常反映在各種生活瑣事上,夫妻該如何做才能傳達「我在乎你」的心情?

 

安儀回覆:女人多半是聽覺和觸覺的動物,一個掠頭髮的小小動作、一句「會不會冷、會不餓?妳好辛苦喔!」往往就能讓妻子感受到溫暖。而對於已經有了孩子的女人,最實際的「在乎」,就是傾聽她說話、協助她做家務,替她卸下整日育兒的勞累,就會贏得老婆最大的感激。

 

男人則是視覺和味覺的英雄動物,一個聰慧的妻子懂得保有女性的溫柔,並給男人自我空間:記得填飽他的肚子,讓他感受家庭溫暖。「在乎他」是給他熱情,但是不要讓他無趣:讚美他可以讓他的男性氣魄一碰到妳就化為繞指柔。

 

 

(本文摘自《致婚姻中狂翻白眼的時刻:女人必修的兩性學分,陳安儀犀利開課!》,野人出版,陳安儀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