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是圓夢的起點!無師自通、超愛享受一個人的畫畫時光,羅淑蕾這樣畫出快樂第二人生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2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
  • A
  • A
  • A

在畫室裡,我可以待上一整天,感受畫裡面的細微的生命,有時有平靜的感動,有時是澎湃的激昂,我從日出待到深夜,十幾個小時都可以。人家都說退休後要找到自己的興趣,我想繪畫是我很大的興趣,這是金錢或其他事物都無法衡量。

退休後你想過怎樣的生活呢?一路走來的數十個寒暑,是時候拂去夢想上面的塵埃,你只需要停下腳步,發現「它」一直都在;像是會計師出身、67歲的前立委羅淑蕾,拿起一枝畫筆揮灑真性真情,她畫出自然風景的悠然懷抱,點出人物深沈的眼神寄託,本月18日將要在圓山飯店開設畫展,展現她那無師自通的藝術生命力。

 

「幾年前和一群友人到大陸玩,我們在餐廳吃完飯下樓,一樓的商場上展示各種作畫,我有位好友打算買一幅畫回家,我和他說:『別買了,回台灣我畫給你,我小時候可是很會畫水彩畫、蠟筆畫。』朋友回我:『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當初只是隨興的回應他,沒想到我現在真的開始天天畫畫,也陸續贈送給好友們,真是一語成讖。」

 

自己摸索繪畫之路,畫出自己的風格

 

走進羅淑蕾的畫室,像是走進入了臺灣溪流的四季美景裡,另一個角落則是她在1992年的自畫像,還有旅遊世界各地的人文風光,她都藉著手上的畫筆與顏料,增添了它們與眾不同的新生命,而讓她真正開始踏上繪畫之旅的,當然不只上述的那段與友人間的玩笑話;人生的因緣,在等待時機發生。

 

「回臺灣後,我有天到我另一位朋友的畫室參觀,那時有位老師在教『洗筆』,我在旁邊聽了後,不久後就模擬畫了一幅『清水斷崖』,大家訝異地問我:『你有在學畫嗎?』我真的是沒學過呀,就很自然地發生了。」

 

羅淑蕾說,一開始畫油畫時,還不知道要用到「油」,還是她參加畫家林惺嶽的畫展時,詢問同是嘉賓的美術館館長,才恍然大悟!「難怪我的畫總是少了些什麼。」她提到,她並不是不想拜師學藝,而是在生活忙碌時,時間很難與老師的教學搭配上,可是自己摸索,也很有樂趣。

 

畫出每個人的獨特靈魂:慾望少一點,幸福就多一點

 

「開始作畫後,我開始喜歡去觀察每個人的眼神,坐在咖啡廳裡去看眾生百態,真的很有意思。如果每個人都漂亮的一模一樣,反而是一種『平凡』。」因此在她的人像畫裡,每幅畫裡的眼神都在「說話」。

 

「我最喜歡畫人像,也喜歡畫風景,看到喜歡的景色就拍下來,有時也畫朋友拍給我的美景,畫完之後,再送給朋友。」羅淑蕾展示她手機裡的旅遊照片與已經贈與出去的畫作,令人驚嘆她的創作之豐富,也旅遊過不少國家。

 

「我已經旅行過一百多個國家了,特別喜歡古文明;像是去以色列的哭牆、西藏的雅魯藏布江、不丹的塔克桑寺等等。除了風景優美,而且在那樣的氣氛下,你會很純粹的感動。像是不丹有幸福國家之稱,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輕鬆地過日子;你也會明白,沒有慾望,特別容易感到幸福。」她說,未來還要繼續旅行下去,一直走到世界的盡頭。

 

羅淑蕾的生活悠然自得,似乎不沾煩惱心;不管發生多少風風雨雨,她一直保持著瀟灑自在。

 

「我覺得世上所有的事都是修行,做人要懂得『自我療癒』,我的優點是去哪都睡得著,我不在乎別人的評價,有煩惱我兩天就忘記,因為我相信老天自有出路。」

 

一個人與畫畫的美好時光,無價

 

其實羅淑蕾從小就非常喜歡畫畫,但在現實衡量下,爸爸對她說:「每家公司都需要會計,我覺得你做會計好。」一晃眼幾十年過去了,現在的羅淑蕾很感謝爸爸為她做的決定。

 

目前她仍協助會計事務所的營運,而從政退休之後,她仍能重拾興趣作畫,而且少了經濟上的煩憂;過去的「捨得」,換來現在更多的「獲得」。

 

現在的她,自給自足地倘佯在寧靜的畫室裡,從畫室的窗外望去,更是她親手栽種的有機蔬菜、香草植物,一株株山茶花盛開著,充滿恬靜自然與豐富生命力的人文情懷。

 

「在畫室裡,我可以待上一整天,感受畫裡面的細微的生命,有時有平靜的感動,有時是澎湃的激昂,我從日出待到深夜,十幾個小時都可以。人家都說退休後要找到自己的興趣,我想繪畫是我很大的興趣,這是金錢或其他事物都無法衡量。」

 

過去忙碌了那麼久,退休後,就留點時間給自己吧!靜下心跟自己相處,就像羅淑蕾現在的「隨心所欲」,敞開心胸擁抱天地,天地也溫柔地回應她。


▲羅淑蕾重持畫筆的第一幅畫「清水斷厓」。


▲她從摹仿中發現自己的風格,「眼神」是她最喜歡的地方。



▲多年前,她對著鏡子的自畫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家搬到高山上,夫妻快樂退休開民宿!第二人生「這樣過」,大小病痛竟不藥而癒

撰文 :呂揚 日期:2019年12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呂揚攝影、陳金泉夫妻提供
  • A
  • A
  • A

今年72歲的陳金泉,自64歲退休後,便與妻子廖英智搬到山區,夫妻倆一起開民宿、用有機法養殖雞隻和種植蔬菜,過起自給自足的鄉居生活。不但圓了自己的農夫夢,還意外重新收穫了健康!

順著蜿蜒崎嶇的山路上行,直到視野豁然開朗,眼前青綠與墨綠的山巒層層相疊,印出宛如水墨畫一般的景色。

 

新竹縣五峰鄉的桃山村,有一處泰雅族部落—白蘭部落,這裡就是陳金泉和廖英智夫妻倆居住的地方。他們在這裡開設民宿、種菜養雞、打造自己的世外桃源。

 

▲從民宿遠眺的美景。

 

遠離喧囂台北!退休後深居山林,打造夢想中的世外桃源

 

自從陳金泉退休後,夫妻倆把家從喧囂的台北市,搬到這人煙罕至的山頂,過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家生活。

 

他們住的地方面朝東,直面聖稜線。每天清晨,他們就著從雪山後頭緩緩上升的旭日,以及幾乎就在腳邊的雲海,開始一天的工作:澆菜、拔草、餵雞、整理民宿…等。

 

到了下午,若是有鄰居友人來訪,兩人便手沖一壺好咖啡,和朋友坐在陽台聊是非,也聊種菜經。

 

別看陳金泉與廖英智夫妻倆現在一副專業農戶的模樣,兩人在離開台北市前,他們的工作可和農業一點都沾不上邊。

 

陳金泉過去在中華電信工作,擔任中華電信行銷管理部門的副處長;而他的妻子廖英智,則是一位有23年資歷的整脊師。

 

移居山林6年,兩人最大的收穫不僅是圓了農夫夢,而且還讓他們在大城市中累積出的文明病,不藥而癒!

 

▲在山上每天看著旭日東昇,心曠神怡。

 

生活回歸天然,疑難雜症不藥而癒,健檢紅字竟全消失

 

「我以前身體很差,從頭到腳十多種病,怎麼看醫生都看不好。像是我40多歲的時候便祕很嚴重,還因為被倒債,壓力很大,結果就停經了,更年期的各種症狀也跟著出現。」

 

「我最嚴重的時候,每天虛弱到需要孩子攙扶才能走路,比我婆婆還像個老人家!」廖英智說起過去的自己,忍不住笑了。

 

而不止廖英智健康亮紅燈,陳金泉更是從小身體就不太好。

 

他不但長短腿嚴重,走路總是一跛一跛,長期以來還有心律不整的問題,很容易疲憊。雖然他曾經做過電燒治療,不過療效並不顯著。而到了中年,他又多了腎結石、攝護腺肥大等問題。

 

雖然一直都在看醫生治療,但效果不盡人意。沒想到搬到山上住了六年,身體狀況卻改善了不少!

 

「去年去做健康檢查,醫生還特別把我的檢查報告拍下來。因為,以前一份報告上會有至少十多項紅字,今年全是黑的,數值都正常了,包括什麼腎結石、攝護腺肥大,醫生都說已經沒問題了!」陳金泉說。

 

不只陳金泉如此,廖英智也同樣每天神清氣爽,不再為便祕等問題所苦。

 

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改變?夫妻倆猜測,或許和自己每天的作息以及飲食有關。

 

▲夫妻倆採用有機農法種菜,打造自己的健康菜園。

 

堅持有機護健康!「澆給蔬菜的是養分,吃進去的就是養分」

 

民國102年,兩人搬到白蘭部落居住後,一來是基於環保、二來又想吃得健康,因此特別去參加有機課程,學習有機種植和養殖。

 

「我們這整片地就是一個小型生態圈,我們的雞吃的是米糠、麥麩、長壞的菜,還有菜園裡拔的雜草,絕對不吃現成飼料,因為飼料裡很多有添加抗生素。」

 

「雞窩裡,我們鋪上稻草、穀殼,底下則是泥土。雞糞落下去,會被自然分解,成為堆肥。這些堆肥,我們再拿去當作菜園的肥料。我們澆菜的水也不是自來水,而是山泉水。」

 

夫妻倆笑著說,一開始鄰居知道他們做的是有機種植,都會嘲笑他們。因為,少了農藥和除草劑,他們種的高麗菜幾乎都被蟲吃光,只剩下小小的一顆。

 

不過他們一點都不在意,依然堅持有機,因為他們堅信澆灌給蔬菜的是養分,吃下的就是養分;澆灌給蔬菜的是毒物,吃下的也會是毒物。

 

隱居山林也環遊世界!保持年輕的心,就有年輕的衝勁

 

夫妻倆除了每天在山上農作,還保持每年出國2次的習慣。他們的足跡遍佈日本、中國、香港、泰國、韓國、尼泊爾、美國、加拿大、德國以及瑞士。

 

今年底,他們還計畫要去一趟紐西蘭,而明年也已經安排好要去九寨溝看看。

 

「退休後,重心要放在興趣上,最好讓『喜好』成為自己的生活模式。千萬不要在生活中停頓下來,多去學習、多去探索、不要太被動。」廖英智說。

 

深居山林不代表自我封閉。夫妻倆攜手看遍世界美景,在古稀之年,依然保有不惑之年的行動力,享受自在人生!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失智症兇手抓到了!吃飯時多吃3食物,遠離健忘、腦退化...活化大腦必吃!

 

編輯精選:武漢肺炎》酒精、漂白水、次氯酸水消毒怎麼用?完整抗病毒Q&A一次搞懂:「這樣」防疫最有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女人辛苦沒關係,委屈就不必了!」育有三子的程淑芬,50歲後的幸福在於:多看別人的優點,你好我也好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1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女人在面對人生的不同階段時,要如何自主規劃,尤其是身兼女兒、妻子、媽媽、單身、家庭等等多重身份與責任裡,要如何身心靈平衡,創造美麗自信的人生。她從20歲講到60歲,而每一種領悟,都來自她的親身經歷。

世事測不準,凡事不要太在意,但家人永遠擺第一!她體悟「女人辛苦沒關係,委屈就不必了!」


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本月初受邀在中華民國文化休閒運動協會主辦的「寵愛自己,從妳開始」活動演講,分享女人在面對人生的不同階段時,要如何自主規劃,尤其是身兼女兒、妻子、媽媽、單身、家庭等等多重身份與責任裡,要如何身心靈平衡,創造美麗自信的人生。她從20歲講到60歲,而每一種領悟,都來自她的親身經歷。

 

世事測不準,凡事不要太在意


大氣系畢業的她,曾任國中老師、企管系講師,現任國泰金控投資長,同時又是三個小孩的媽!一天24小時她怎麼夠用?她在講座中提到,現代女人是蠟燭三頭燒,可是「女人辛苦沒關係,委屈就不必了!」在忙碌生活裡,我們更要找出時間來愛自己,人生只有一次,圓融的智慧會讓你活得更輕盈、自在。

她在開場時便幽默地提到,她學的大氣科學跟投資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一樣都測不準」,面對世事無常變化,大家真的不用太在意。

身兼多職的程淑芬,不只一次強調家庭的重要性,而在所有角色裡,她情願工作開天窗,也要以家人為重,家人永遠是她的第一順位。

 

媽媽給孩子安全感,讓他知道有家可以回


「我非常愛小孩,生小孩就是要愛他。其實媽媽是和爸爸不太一樣的,子女教養,大部分的煩惱都在媽媽這裡;現代女性要兼顧職場與家庭,最大的困難就在於『沒有時間』,但愈是如此,愈是要撥出時間來『傾聽孩子』。一有機會就說我愛你,媽媽要說『你爸爸有多愛你』;爸爸要說『你媽媽有多愛你』。」

「身為一位媽媽,很難不擔心小孩對吧?但是如果媽媽沒自信,小孩也會沒自信;我們可以用關心的方式祝福小孩的未來。平常則是要設立基本的遊戲規則,像我很贊成小孩吵架,讓他們好好吵,但要吵出一個結果出來。」

「還有跟大家說一點,我們不要太去放大孩子所犯的小錯;說個小謊,不會讓他們上社會新聞版。如果孩子有困難找你商量,例如失戀好了,不要說『早就跟你說......』;試著說:『人沒有完美,讓我們來想想怎麼辦。』要讓孩子知道,在最差的狀況,他還是有個家可以回,讓孩子有安全感,媽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給在職場奮鬥的女人:與其打敗別人,不如創造自己的價值

 

「我的腦袋裡沒有『成功』兩個字,不然你會只想打敗別人。」程淑芬的成功心訣,有她的深度修養,她在乎「共好」勝過「私利」,這也是她給職場女性的不變原則。

 

「我問我的秘書:『我成功嗎?』 她竟然說:『你成功了!你讓人只是單純在你旁邊,就會有安定感,你即使再忙,也像柳丁一樣,硬要擠出兩滴去做公益,我覺得你是很成功的人。』不想著成功的程淑芬,反而被周圍的人認定她很成功;她不把成功掛在心上,反而贏得更多的尊敬與認同。

「不是你表現比別人好,你就能功成名就,而且沒成功前會很緊張、很辛苦;可是當你從二樓走到三樓時,你的天花板,可能是別人的地板。這樣汲汲營營的追尋,最後我們人生也不過是『燒掉』,人要接受自己,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心安定了,走到哪裡都可以變好。」

 

「在職場上要『順著個性做事,逆著個性做人』,有時要苦中作樂 ,想著對方的困難,幫忙解決。失敗是一個重要的資產,如果沒有失敗,我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變得更好。」

 

女人的幸福來自充實學習,並將幸福再分享給其他人


「我認為幸福,就是可以學習。我只要三天沒有學習,就覺得渾身不舒服,我無論工作還是生活,不斷地創造自己被利用的價值,而且我不想要只有自己好而已,這樣我會覺得很寂寞,我喜歡『共好』,分享給大家!別人喜不喜歡我,我沒有那麼放在心上,但我覺得人要像酒一樣,愈久愈醇。」

「我建議大家可以以三個月為目標,每天一個1%,或是一個月1%也好;慢慢地靠近自己想要的樣子。可是如果你每天唱衰自己,30年後的你,你會變得更好或是更壞呢?我們都知道答案。」

「不要花時間去想人家跟我們的不同,也不要去想『這個人怎麼是這樣?』把人想成是圖書館 ,有人是小品文;有人則是曠世巨作。假使遇到有人罵你,你可以罵回去;可是你也能去想,他是不是遇到什麼事?給他一個笑臉,給人帶一些溫暖。」

 

「生活即道場,我拿我的經驗為例好了,以前有個同事,一直扯我後腿,可是我再慢慢觀察他,他是很孝順的人。每個人都有它讓你滿意或不滿意的地方,你可以選擇要把眼光放在哪。」
 

「再來,我認為能奉獻的人是最幸福的,能夠活著,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像是台東的陳樹菊,她把省吃儉用的積蓄都捐出來,她值1600萬元的儲蓄險給台東基督教醫院及馬偕醫院設立急難醫療基金,實現助貧就醫心願,我覺得她很幸福,也很了不起。」

 

女人老了要有錢,有錢才有「話語權」


「根據調查,男人老了想賴在家裡,但女人老了想掌握自我;男人女人都注意,另外一半跟你想的不一樣。男人想在家放鬆了,女人想出門追尋了。大家要老之前,要多儲存『好朋友存摺』,老後一起遊山玩水。」

「女人應該20歲開始就要理財,有了錢才有話語權!有很多女人的財務、理財還是仰賴配偶,大家勤勞點,這件事自己來,相信『知識為王』,每天花30分鐘看世界趨勢,閱讀各類研究報告,你會愈來愈厲害。」

 

程淑芬給女人們建議,我們隨時可以創造自己的影響力,「如果你覺得自己影響力不大,那我出個功課給你,你去影響十個比你更有影響力的人。」那麼,你就會讓自己與他人的世界產生質的變化。

妙語如珠的她,引起現場演講笑聲不斷,她還熱情地邀約現場的朋友們,儘管找她「喝咖啡」,生活裡再不開心的事,也一定有解方。關於女人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她扮演了多重的角色;因此她能感同身各種心路歷程,因為她疼惜自己、也關愛別人。期望你也能發現內在源源不絕的力量,而最終發現,幸福,就在自己身上。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洪仲清心理師:「幸福不難,難在我要比別人幸福」女人40歲後,與自己和解;全心愛自己,不再妥協!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在臉書上有超過31萬粉絲,人氣超高,尤其吸引許多女性粉絲。做過兒童治療個案的他,從一開始單純與家長留言對話,到後來匯集無數媽媽、女性們的密集討論,他說他並非特別懂女人,這一切是順勢而為。可是訪問的空檔,他聚精會神地回覆臉書上的留言,認真地思考他人生命中的困境。

「在臉書上可以引起那麼多媽媽討論,實在是始料未及,像是被推著走似的;一開始是因為沒時間與家長們互動,才聽從朋友建議開FB粉絲專頁,把一些想法公開分享給家長們,之後關心家庭議題的媽媽們紛紛進來,這些我從來沒有計劃過。」

 

洪仲清說,每個媽媽身上都有多重角色:全職媽媽、職業婦女、婆婆、媳婦、女兒等等,他在看待這些角色帶來的挑戰和議題時,因為不是當事者,再加上是男性的身分,反而更能跳脫、維持客觀性。

 

在這幾年與媽媽們相處的過程,他說,無論女人現在在人生的哪個階段,能不能有個機會,將心力回到自己身上,每天花一些時間,整理今天的自己?單身也好,空巢期也罷,無論是40歲的掙扎、60歲的困惑、80歲的暮年,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成為你最喜歡的樣子。

 

40歲後的女人

與自己和解,做自己想成為的人


「近來有許多台劇,非常精彩,我們可以從劇中去發現我們是『怎麼被影響的?』『時代怎麼在我們身上留下痕跡?』。像是《俗女養成記》、《用九柑仔店》等等,我都很推薦給大家,因為劇中人是在演繹著我們的生命故事,這些人、那些事,組成了我們的生命。在劇中陳嘉玲(《俗女養成記》女主角)最後肯定自己過去的努力,這些我覺得很棒!」

 

「農業社會雖然已經過去,但價值觀卻深深影響著我們,所以我喜歡看台劇,從中看到過去的影子如何留在我們身上。自我價值花了太多時間與社會對抗,便綁著一個人不能做自己。」

 

他以陳嘉玲為例,如果一個女人,需要耗盡許多力量去面對社會的標籤、社會壓力,她就沒有時間回到自己身上。到了一定年紀,40歲時就常會有內在的抗爭與和解,但同樣在其他年紀也會發生。

 

50歲後的空巢期

放下角色期待,把自己找回來

 

「若要聊空巢期,很多人以為是孩子長大離家後開始,其實第一次的空巢期,在幼兒園就開始了。重點在那個『空』,空就是失落。」

 

為什麼會有空巢期這個名詞產生,洪仲清解釋,「當我的價值是由我的角色塑造,角色的價值等於人的價值。所以當角色的價值不再重要,我便會感受到失落。」

 

「這是很重要的階段,因為我們要離開舊有的角色價值,是一個可以重新省思自己的機會。」過去總把心思放在孩子上的媽媽們,時間變多了,能自覺自己的情緒,能整理、梳理關係,如果真的體驗許多的失落,那也代表那是新的開始。
 

可是空巢期的失落感要如何面對?洪仲清分享,可以用「自我、自主、自律、自覺」來應對。
 

「首先談『自我』,要有時間才能談自我與自主,許多人都說『等我以後我要......』,可是無論是過去、現在或是未來,實際上很少把時間放在自己身上。如果經常的『念頭』都在別人身上,自我便不見了,就會有空虛感。」

 

「而且,如果一位媽媽總覺得『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那麼,只要不符合我的期待,我就覺得被辜負。要擁有自我,就是要把念頭從別人移轉到自己身上。」

 

「再來談『自主』,無論幾歲都要讓自己『獨立』,老了就獨立老,自己的人生自己創造,力量才會又回到自己身上。不用怕孩子離開了不回來,要對自己有信心,」

 

「『自覺』便是清楚自己的情緒從哪邊來,例如子女不想被管,讓你傷心了;可以去思考自己真的喜歡管嗎?若你用『管』來代表想念與關心,那是否就直接表達想念與關心。例如,『不要吃外面的食物不健康』,改成『媽媽想念你,什麼時候回家吃飯呢?』。」

 

「又例如,你認為別人讓你生氣了,但有沒有可能不是別人讓你生氣,而是你累了,你忘了好好休息了。」

 

社會的標籤

這樣形塑了我,以及我們

 

「其實要做自己,真的很不容易,尤其要放下許多社會期待,這是一段與罪惡感對拒的過程。」

 

洪仲清解釋,廣告與媒體總在「美化」媽媽的角色,大家想想,我們常看到的媽媽形象,是否「總是在為家人擔心」?

 

這些僵化的印象刻板留在我們的集體意識裡,又或是大眾媒體也會傳遞「女兒很貼心」的形象,要符合這些社會期待,我們就會壓抑自己真正的情緒,好像「好媽媽」、「好女兒」一定會是什麼樣子。

 

可是你真正的樣子是什麼?你想做別人眼中「最好的自己」,還是活出「最好的你自己」。

 

40歲、50歲後的人生還很長,我們可以從別人的故事裡發現自己,把自己拉到外太空重新看待自己。過去的劇本演繹成今日的我,而今日覺醒的我,是該揮灑本性,編寫自己想要的人生劇情。人生只有一次,不要演出別人的樣子。

 

洪仲清最後送給讀者一句話:「幸福不難,難在我要比別人幸福。」你認同嗎?

洪仲清心理師(遠流出版提供/攝影 太陽的情書影像 LLFTS Photography)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20年前就在學習北歐經驗!劉毓秀:不臥床的幸福照護,父母善終、子女自在,而且還很省錢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今周刊》今(8)日舉辦第三屆幸福熟齡台日交流論壇,彭婉如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劉毓秀先分享自己與弟妹、父母共同創造的「幸福晚年」,翻轉民眾對「照護就是辛苦」的刻板印象。

不請外籍看護、堅持獨立自理,他們健康變老、尊嚴變老,全家幸福愉快,有趣的是劉毓秀不只一次說,「這樣的高齡照護,不只健康快樂,是真的還很省錢。」

今(8)日由《今周刊》舉辦的「新照護關係!幸福熟齡2019交流論壇」,彭婉如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劉毓秀先分享自己與弟妹、父母共同創造的「幸福晚年」,翻轉民眾對「照護就是辛苦」的刻板印象,原來幸福關係,可以透過家庭一代代複製與流傳。而後,與談人楊月娥主持「享受,人生下半場風景最精采」座談,與知名作家、阿德勒心理學家岸見一郎先生,以及劉毓秀董事長展開精彩對談。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劉毓秀的父親,在93歲那年壽終正寢、安詳離世,母親至今仍堅持獨居-「人如果要自由,就要享受一些寂寞」。他們是幸福照護、自在老後的台灣範例,是父母親、弟妹與她共同創造的幸福循環。

 

「我母親常常說,我最想要的事情,不是長命,是善終。我們兄弟姐妹現在也過了耳順之年, 我們父母順著『自理自主』過得自己想要的人生,也讓我們放鬆自己,敞開心胸、不斷學習成長。」劉毓秀高齡父母的美好晚年,有北歐照護理念,有父母的先見之明,還有她自己的「孝順之道」。

 

「我們引導父母過很精彩的晚年,不要聘請外勞,我們要自理過日。今周刊記者訪問我:『你這樣對待父母,不會被說不孝嗎?那你怎麼辦?』我回答,我跟我的弟妹了解,我父母過得好 ,這樣就夠了。」

 

劉毓秀指出,過往她是為了性別研究前往北歐,沒想到卻帶了高齡照顧這份大禮,不僅是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能過得自在,家庭能擁有和樂關係,國家也能保有競爭力。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劉毓秀



北歐經驗,台灣轉化:
 

1. 北歐的價值觀是要活就要動。健康才能生活自理,生活自理就會活動到筋骨肌肉,有活動就不容易生病。

 

而且針對生病的人也是如此,要活就要動,甚至重度失能者也是這樣。我們回想台灣的失能長輩,經常會以許多功能的機能型輔具,協助他與照顧者。但是北歐照護的床,四周都是「拉環」,無論身體狀況怎樣,仍主張「自主自決」,生病了依然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跟方式做自己想做的事。


若要洗澡還要「電動洗澡車」,病人可以自己洗澡。北歐是創意王國,設計是拿來提升人的自主價值與尊嚴。

 

2. 要盡量避開失能疾病,例如:心血管疾病、中風等。若真的發生了,也不做無謂的延命措施,北歐較少長期癱瘓與失能的病人。如果一直延長無效醫療,病人與照顧者不段延長照顧時間,當所有人都受苦時,國家財政與競爭力也撐不下去。高齡的器官會自然衰竭,不要插管。

 

3. 國家如果可以做到以上兩點,就可以省下很多錢,國家可以把經費與資源來照顧照顧者與預防失能,如此更能減少長照悲歌。

 

「我家父母將北歐思維台灣轉化,我父親80多歲時還能邊吃冰、邊散步,活得健康快樂。他除了健檢,堅持不進醫院做醫療,我們也尊重他。最後身體衰退時,我媽要給我爸吃人參補氣,我爸也拒絕,他說『不要,氣補了,如果身體癱了就走不了。』所以他最後是安詳離世。」

 

劉毓秀的父母不請外籍看護、堅持獨立自理,母親保持健康更立志要做「大體老師」,父親過世選擇樹葬化為泥土,與大眾共賞藍天白雲。他們健康變老、尊嚴變老,全家幸福愉快,有趣的是劉毓秀不只一次說,「這樣的高齡照護,不只健康快樂,是真的還很省錢。」


岸見一郎:活在當下,就能感受到幸福;照顧,也能幸福

 

而隨後的座談會,作家岸見一郎、主持人楊月娥與劉毓秀更是展開精彩對談,精選片段給幸福熟齡的讀者:


楊月娥:「不孝是最大的孝順」,可是台灣這一代要如何做到,對我們而言還是很困難。
 

岸見一郎:「其實文字很容易被斷章取義,像是《被討厭的勇氣》不是說大家要被主動的討厭 請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是請大家不要害怕被討厭。所以我的意思不是鼓勵大家要不孝順,」

 

「我分享一個故事,我父親有一天跟我說,你到底時麼時候才要結婚?可是我已經結婚了,但我為了想要了解我父親,我就問他為何要怎樣問。他說:『如果你沒結婚,我要怎麼放心地老。』所以看到許多父母太放心,世上沒有可以牽掛的事,反而快速衰老。讓父母擔心,是讓父母更有活力的一件事。」讓父母擔心,是不孝順,但也讓父母有了活下去的目標。
 

楊月娥:看到家人需要被照顧,家人要如何調適心情、走過低谷?

 

岸見一郎:「我想分享兩件事。當我們人生遇到低谷時,不要想抵抗它,不要想要跳脫超越;如果自己往下掉了,就當自己是雲霄飛車,有時雖然會快速往下掉,我們也是會借力使力、反彈回來。」


「另一件是,我們要了解『成功也不見得會幸福』。我們或許我們無法成功,但我們可以是幸福的,有這樣的想法,才能跨越人生的生老病死。照顧年長者或者其他的人時,我們可以停下來想想,一定會找到幸福的瞬間。」

 

楊月娥(左)與岸見一郎先生(右)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父母去住安養院是「不孝」?于美人:觀念不改,是要逼死小孩嗎

撰文 :今周刊編輯團隊 日期:2019年09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攝影 劉咸昌
  • A
  • A
  • A

于美人日前在「什麼道理?」節目上討論到老後照顧問題,擁有一對龍鳳胎子女的于美人有感而發地說:「我也提倡到機構照護。」

她甚至表示,自己人生最後10年時,也要去住安養機構。理由是「這一照顧就是10年、20年,我人生最後的10年,剛好是她人生最精華的10年,我從小栽培她長大,為了就是讓她展翅高飛、鴻圖大展,然後我最後的10年綁住她人生最精華的10年,我這一路的栽培是什麼意思呢?」

 

不想綁住孩子的于美人要選擇什麼樣的終老方式?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35歲才生小孩,到了70歲,女兒才35歲,正是她人生最好、最精華時刻,如果將時間完全綑綁在我人生最後的10年,要她照顧我,我覺得真是沒有道理的事情。

 

「孝順」應要重新解釋!少子化時代  觀念要與時俱進

 

現在少子化,如果是獨生子女,假如有婚姻,一個人要照顧自己父母、對方父母4個老人⋯⋯,不是孩子不願意做,是根本不可能做到。除非,他是大企業家,有能力幫家中每位老人找一個看護。所以,是該改變觀念的時候了,不改變,難道要逼死小孩嗎?

 

所以,我年老時會選擇到養老院,我可以自由選擇要養老的地方,而不是被送去,這就跟換房子一樣的道理,我只是換一個地方住而已。

 

可能有人覺得讓父母去住安養院是「不孝」,但是,傳統孝順的定義應該要重新被解釋。過去,社會有大家族支撐,彼此可以互相照顧,但現在處於少子化時代,觀念也要與時俱進。

 

一直以來,我認為「久病床前無孝子」不應該是一個諷刺,而是一種體諒與了解,因為(父母)久病,真的很難要求(要有孝子出現)。我認為,所謂的孝順是父母年老時,他們和我們都能將日子過好。

 

只要在他們臨終前10年好好被照顧,那麼讓誰照顧有什麼關係呢?這是我要提倡的信念,一直講一直講,慢慢形成共識,就能破除背負不孝的壓力,也是放過自己的小孩。

 

過去10幾年,我接觸過如門諾醫院或其他老人團體,幫助他們募款,同時也從國外案例發現,在養老機構中也能提供被照顧得很好的服務,所以我對年老時到機構生活並不排斥。

 

我認為人老時,還是要維持一種人我互動往來的關係,跟同年齡層的人聊天,推薦我們同時代的歌曲等等交際,而不是讓外傭推著輪椅帶我到公園。

 

50歲就要考慮老年!不放手才自私  把承擔留給自己

 

人在50歲左右就要開始考慮面對老這件事。我40多歲準備換房子時就想到有可能在這裡度過老年,也意識到小孩長大,代表未來有天他們會出去,我要自己過生活,所以要開始準備了。

 

所以我不會買有階梯的樓中樓,裝潢時,從門口到浴室,輪椅都能通行,在整體設計時就要想到以後。另外,很多父母都拚命準備教育基金,沒有考慮到自己的養老基金。其實,孩子讀到大學後,就應該為自己養老存錢,到老時才有所保障,清爽無負擔。

 

不放手才自私,放手其實是把更大的承擔留給自己。只要女兒加倍幸福,就是對我最大的報答,而不是因為不孝的觀念被霸凌、被道德綁架。

 

我只要臨終時最後吃進的那口食物是甜的;如果我失智,不要騙我說我喜歡吃花生口味,其實我愛的是芝麻;死後喪禮桌上奉飯要用鼎泰豐的炒飯,而且要加醬油,無論多貴都要加。這些我都交代好了,遺囑也立好了。

 

我不會忌諱談生死,有次我還問女兒:如果我離開,最懷念我的會是什麼事?她回答:牛肉麵、滷肉飯⋯⋯種種食物名稱。其實我是把問題丟給她,希望這些懷念能留給她,成為她的力量支持。每個人終究都要離別,只能祝福對方到美好的地方,如果有來生,再遇見時,才會讓更好的自己與對方再相見。

 

在高齡化的台灣,照顧者比被照顧者更早倒下,不再只是家庭內部的家務事,而是社會共同問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