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老師變國泰金投資長,還是3個孩子的媽!程淑芬:女人一路辛苦沒關係,委屈就免了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1月19日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女人在面對人生的不同階段時,要如何自主規劃,尤其是身兼女兒、妻子、媽媽、單身、家庭等等多重身份與責任裡,要如何身心靈平衡,創造美麗自信的人生。她從20歲講到60歲,而每一種領悟,都來自她的親身經歷。

 

世事測不準,凡事不要太在意,但家人永遠擺第一!她體悟「女人辛苦沒關係,委屈就不必了!」


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在2019年一場演講中,分享女人在面對人生的不同階段時,要如何自主規劃,尤其是身兼女兒、妻子、媽媽、單身、家庭等多重身份與責任裡,要如何身心靈平衡,創造美麗自信的人生。她從20歲講到60歲,而每一種領悟,都來自她的親身經歷。

 

世事測不準,凡事不要太在意


大氣系畢業的她,曾任國中老師、企管系講師,現任國泰金控投資長,同時又是三個小孩的媽!一天24小時她怎麼夠用?她在講座中提到,現代女人是蠟燭三頭燒,可是「女人辛苦沒關係,委屈就不必了!」在忙碌生活裡,我們更要找出時間來愛自己,人生只有一次,圓融的智慧會讓你活得更輕盈、自在。

 

她在開場時便幽默地提到,她學的大氣科學跟投資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一樣都測不準」,面對世事無常變化,大家真的不用太在意。

 

身兼多職的程淑芬,不只一次強調家庭的重要性,而在所有角色裡,她情願工作開天窗,也要以家人為重,家人永遠是她的第一順位。

 

媽媽給孩子安全感,讓他知道有家可以回


「我非常愛小孩,生小孩就是要愛他。其實媽媽是和爸爸不太一樣的,子女教養,大部分的煩惱都在媽媽這裡;現代女性要兼顧職場與家庭,最大的困難就在於『沒有時間』,但愈是如此,愈是要撥出時間來『傾聽孩子』。一有機會就說我愛你,媽媽要說『你爸爸有多愛你』;爸爸要說『你媽媽有多愛你』。」

 

「身為一位媽媽,很難不擔心小孩對吧?但是如果媽媽沒自信,小孩也會沒自信;我們可以用關心的方式祝福小孩的未來。平常則是要設立基本的遊戲規則,像我很贊成小孩吵架,讓他們好好吵,但要吵出一個結果出來。」

 

「還有跟大家說一點,我們不要太去放大孩子所犯的小錯;說個小謊,不會讓他們上社會新聞版。如果孩子有困難找你商量,例如失戀好了,不要說『早就跟你說......』;試著說:『人沒有完美,讓我們來想想怎麼辦。』要讓孩子知道,在最差的狀況,他還是有個家可以回,讓孩子有安全感,媽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給在職場奮鬥的女人:與其打敗別人,不如創造自己的價值

 

「我的腦袋裡沒有『成功』兩個字,不然你會只想打敗別人。」程淑芬的成功心訣,有她的深度修養,她在乎「共好」勝過「私利」,這也是她給職場女性的不變原則。

 

「我問我的秘書:『我成功嗎?』 她竟然說:『你成功了!你讓人只是單純在你旁邊,就會有安定感,你即使再忙,也像柳丁一樣,硬要擠出兩滴去做公益,我覺得你是很成功的人。』不想著成功的程淑芬,反而被周圍的人認定她很成功;她不把成功掛在心上,反而贏得更多的尊敬與認同。

 

「不是你表現比別人好,你就能功成名就,而且沒成功前會很緊張、很辛苦;可是當你從二樓走到三樓時,你的天花板,可能是別人的地板。這樣汲汲營營的追尋,最後我們人生也不過是『燒掉』,人要接受自己,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心安定了,走到哪裡都可以變好。」

 

「在職場上要『順著個性做事,逆著個性做人』,有時要苦中作樂 ,想著對方的困難,幫忙解決。失敗是一個重要的資產,如果沒有失敗,我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變得更好。」

 

女人的幸福來自充實學習,並將幸福再分享給其他人


「我認為幸福,就是可以學習。我只要三天沒有學習,就覺得渾身不舒服,我無論工作還是生活,不斷地創造自己被利用的價值,而且我不想要只有自己好而已,這樣我會覺得很寂寞,我喜歡『共好』,分享給大家!別人喜不喜歡我,我沒有那麼放在心上,但我覺得人要像酒一樣,愈久愈醇。」

 

「我建議大家可以以三個月為目標,每天一個1%,或是一個月1%也好;慢慢地靠近自己想要的樣子。可是如果你每天唱衰自己,30年後的你,你會變得更好或是更壞呢?我們都知道答案。」

 

「不要花時間去想人家跟我們的不同,也不要去想『這個人怎麼是這樣?』把人想成是圖書館 ,有人是小品文;有人則是曠世巨作。假使遇到有人罵你,你可以罵回去;可是你也能去想,他是不是遇到什麼事?給他一個笑臉,給人帶一些溫暖。」

 

「生活即道場,我拿我的經驗為例好了,以前有個同事,一直扯我後腿,可是我再慢慢觀察他,他是很孝順的人。每個人都有它讓你滿意或不滿意的地方,你可以選擇要把眼光放在哪。」

 

「再來,我認為能奉獻的人是最幸福的,能夠活著,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像是台東的陳樹菊,她把省吃儉用的積蓄都捐出來,她值1600萬元的儲蓄險給台東基督教醫院及馬偕醫院設立急難醫療基金,實現助貧就醫心願,我覺得她很幸福,也很了不起。」

 

女人老了要有錢,有錢才有「話語權」


「根據調查,男人老了想賴在家裡,但女人老了想掌握自我;男人女人都注意,另外一半跟你想的不一樣。男人想在家放鬆了,女人想出門追尋了。大家要老之前,要多儲存『好朋友存摺』,老後一起遊山玩水。」

 

「女人應該20歲開始就要理財,有了錢才有話語權!有很多女人的財務、理財還是仰賴配偶,大家勤勞點,這件事自己來,相信『知識為王』,每天花30分鐘看世界趨勢,閱讀各類研究報告,你會愈來愈厲害。」

 

程淑芬給女人們建議,我們隨時可以創造自己的影響力,「如果你覺得自己影響力不大,那我出個功課給你,你去影響十個比你更有影響力的人。」那麼,你就會讓自己與他人的世界產生質的變化。

 

關於女人在人生的不同階段,程淑芬扮演了多重的角色,因此她能感同身各種心路歷程,因為她疼惜自己、也關愛別人。期望每個人都能發現內在源源不絕的力量,而最終發現,幸福,就在自己身上。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不捨到能捨,張淑芬聊死亡:只有張忠謀是我唯一掛念,所以我一定要活得比他還久

撰文 :林靜宜 日期:2020年03月26日 圖檔來源:陳永錚 攝影
  • A
  • A
  • A

在公益這條路上,達賴喇嘛的智慧對張淑芬有深遠的影響,兩人是2007年11月在印度種下的因緣。

 

張淑芬是由姨媽帶大,從小就比同齡早熟,每當看到一片墓塚,都有繁華落盡,過盡千帆的寧靜之感,「我不會因為缺少而遺憾,卻常因得到而歡喜,」她認為,人要珍惜,尊重自然,對他人與萬物賴以生存的環境要有益處,所以她推動減少資源浪費的惜食、節能節水課程,號召大家幫助弱勢的那些專案,都可見其殊途同歸的生命觀。

 

兩個女兒自小耳濡目染助人的生命觀。尤其是小女兒,近幾年回到台北居住,也跟著她做公益,「我們從小看媽媽就是這樣,她很喜歡幫助人,受媽媽的影響,我住在紐約時也是會拿食物給遊民,也會去做志工,對我們來說,幫助人是理所當該做的事。」 

 

在公益這條路上,達賴喇嘛的智慧對張淑芬有深遠的影響,兩人是2007年11月在印度種下的因緣。 

 

那次,她陪張忠謀到印度開會,問人能否有機會拜見這位世界精神領袖,並把行程中的空檔日期告知對方,事後她才知道全球有不計其數的人想拜見達賴喇嘛,都是要等上好久。 

 

應該就是殊勝的因緣具足,他們真如所願在那天見到像溫煦暖風的達賴喇嘛。一開始,達賴喇嘛把她當成一般的企業家夫人,直到張淑芬脫口而出:「你來我的夢中教過我。」 

 

這位心靈導師笑咪咪直視著她:「不是在夢裡,是在妳的半醒之間。」 

 

近距離的請益,像是當年夢裡所見所聞的再現,若要歸納相談精華,張淑芬一言以蔽之:「達賴喇嘛教我慈悲智慧。」這10年,她帶領台積電志工社、基金會團隊,都是依循著用慈悲的心跟有智慧的方法來行善之事,助人過程中,不造成他人的困擾,更不要讓受助者增加貪、瞋、痴。

 

 「我們還要鼓勵他們向前走,不能因為有了幫助而變得怠惰、依賴,要因為曾被幫助而能感恩,站出來去幫助其他需要的人,我相信每個人都是一顆善的種子,」在張淑芬的發心裡,當愈多人都能播下善的種子,這個社會就有機會善緣滿佈,種樹成林。 

 

捨得與轉念 

 

教導的因緣持續流轉著。那次會面,達賴喇嘛送了她一尊釋迦牟尼佛像,並輕聲低語:「我們的老師。」張淑芬如獲至寶,把這位「老師」虔誠供養於家中佛堂,愈看愈心生歡喜。 有天,普力關懷協會理事長張慧芳來家裡作客,久久凝視這尊佛像,張淑芬突然心生應轉送給她的念頭,當她把佛像交出去時,由於有太多不捨,邊流著淚邊叮囑朋友一定要好生供奉 

 

起初,她照三餐關心:「妳對我的佛像好不好?有沒有供水?」慢慢的,想起的次數變少,惦念的電話不似從前頻繁,難捨的情感也漸漸變淡,幾個月後,她突然發現不再牽掛,真正感覺到這位「老師」真實存於心中,明白了何謂不泃泥於有形實相的「無」所不在。後來得知張慧芳將佛像送入高雄佛光山的佛陀紀念館地宮,心中無限感恩這個美妙的因緣,讓她更懂得,這位「老師」是來教她捨得與轉念。 

 

「這是上天的安排,因為那麼珍視的寶貝送人了,若沒有這段的牽腸掛肚,我不會懂得什麼叫捨得,握在手中不是真正擁有。當自己走過從有到無、到發現無的自在,把這個經驗套用於其他事情,就沒有什麼大不了。」 

 

她也是這樣看待自己的畫作。2011年,她在佛光緣美術館巡迴展出49幅油畫,全數義賣用於佛陀紀念館的籌建。當初,她本來想留下幾幅鐘愛的代表性作品,卻因緣際會全部捐出。一開始對於畫作也是諸多不捨,有天打坐時,心念一轉:「如果,我創作出來的這些寶貝們,能讓別人來疼愛,還能以此護持佛陀紀念館,這樣的連結意義不是更開闊嗎?」 從不捨而能捨,是人生另一層次的學習。她也思考過人生最終的大捨,有人問過張淑芬關於死亡這件事。 

 

(圖片攝影:陳永錚)

 

她誠實回答:「一直在想,不過想開了!人死了,肉身結束了,但靈魂還是跟你同在,所以死亡並不可怕。活著時,把靈魂修好,好好對待肉身,不要對人世間有太多的捨不得。張忠謀是我唯一的掛念,所以我一定要活得比他久,萬一他走了,我也可以走了。」 

 

做公益的朋友跟她說:「想著很多人因為自己改變了一生,變得更好,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她請那位朋友不要那樣思考公益:「做什麼事都不要罣礙,也不要回頭去看別人有沒有獲得,因為你學習到的是自己本來就沒有的,充實你生命的並不是付出,而是感恩。」

 

作者簡介_林靜宜

國立台北大學企管所畢業、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老年學研究所。曾任《遠見雜誌》記者、《30雜誌》主編,現為作家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天下文化引路:張淑芬與台積電用智慧行善的公益足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走過事業低潮、導演老公出軌!李心潔:人生只能選條喜歡的路走,穿過黑暗才能得幸福

撰文 :陳亭均 日期:2019年11月13日 圖檔來源:甲上娛樂提供
  • A
  • A
  • A

202103編按:金馬影后李心潔和導演彭順,育有2子,連同彭順前妻所生的女兒,一家5口在馬來西亞定居。最近,李心潔剪了一頭短髮迎接新開始:「陽光普照,重新擁抱我的最愛──短髮。」

因為疫情關係,李心潔說有些工作無法落實進行,需要意志力和耐力才能堅持下去,但是她也說:「我不是輕易放棄的人,於是把『多』出來的時間,變成讓創作更豐富更好的機會。」人一輩子一定要做自己熱愛的事,這樣比較容易快樂!

 

李心潔2019年靠《夕霧花園》入圍金馬獎影后,電影連結大馬歷史,敘說土地上的人如何平復傷痕,找到出路。她在生命中,一樣經歷過爬出黑暗的關卡,但她看起來信心十足。

 

「我們家的小朋友很會交朋友喔!」李心潔像在感嘆什麼似地說著話。她今年45歲了,卻仍習慣睜著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露出比小女孩還燦爛的笑容,瞳孔裡的大眼珠子滾過來、滾過去。

 

談起那對雙胞胎寶貝兒子,她的神色又更靈動了些,「我們家有一個院子,屋裡屋外都有很多螞蟻,有人說螞蟻會咬人,但是我兒子從來沒被咬過,因為他們最喜歡跟螞蟻、蝸牛交朋友。」

 

「有一次,兒子同學的家長送了他們幾隻毛毛蟲。」母子三人便成日盯著毛毛蟲看。過了一陣子,軟軟的蟲子變成了硬硬的蛹;又過了一陣子,蛹裂了開來,毛毛蟲不見了,幾隻新生的蝴蝶緩緩張開牠們溼透的翅膀,「我對他們說,這個就是幸福的力量喔!」

 

「蝴蝶在羽化時,看起來卻很掙扎,沒有人能幫忙牠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掙扎過程中,翅膀才會慢慢變硬,才能飛。」李心潔笑道:「我想這就是成長吧,那是毛毛蟲的一種韌性!」

 

「等待毛毛蟲變成蝴蝶的時刻,那就是幸福的力量,是金錢買不到的東西。」母親對兩個兒子這麼說。她又露出天真的笑容:「愛和溫暖,希望兒子們可以學會,如何去愛所有的事物。」

 

▲李心潔臉書。

 

自從幾年前懷孕、生子,李心潔足足有3年時間在螢幕前銷聲匿跡,然而她卻一口答應了導演林書宇的邀約,演出電影《夕霧花園》。17年前,李心潔就以《見鬼》奪下金馬影后,「鬼后」這個稱號接著便如影隨形地跟了她許多年,「十多年來,許多邀約都是找我演類似的角色。」

 

演好女性角色    刻畫大馬的時代悲歌

 

走過20、30、40歲,這個女人卻依然不想被定型,她認為,累積了人生和歲月的歷練,「我想演出馬來西亞的故事,也想要演好一個女性的故事。」

 

《夕霧花園》就是她在等的劇本,這部戲改編自大馬作家陳團英的同名小說,獲選第六屆英仕曼亞洲文學獎。故事是很深沉悲傷的,就像許許多多亞洲國家,馬來西亞也經歷過一段日據、英國殖民、馬共和人民共同交織出的時代悲歌,《夕霧花園》和李心潔,則決定凝視二戰時活生生劃在故鄉上的傷痕,今年她更靠著這部片,再次入圍了金馬影后。

 

從小在馬來西亞鄉村成長的李心潔,對那片土地的情感很深,「小時候,我並沒有聽到很多那個時代的故事,但外婆告訴我們,日本人打來時,他們有多害怕,要怎麼躲藏。」她輕嘆:「後來我看了許多那個時代的紀錄片,慢慢更知道人們遭遇的創傷。戰爭時,太多人變成受害者、犧牲品,無論是要離開、或是要繼續存活,都必須背負著那些東西活著。」

 

現實是殘酷的,直到現代也沒例外。李心潔在馬來西亞創建「小黃花教育基金會」搞慈善。前陣子有一位原住民老人家去世,幾位好友聽到便著手為亡者籌備喪葬費用,李心潔還到了老者的故鄉。

 

「到了那裡,我非常驚訝!那裡離首都吉隆坡不遠,是個原住民村落。」然而相隔短短的距離,那裡卻是個與世隔絕、貧窮至極的地方,「有個18歲女孩,甚至不知道吉隆坡是馬來西亞的首都。」

 

結婚前一年,她獨自前往印度旅行,在那個國家,富貴與貧窮的距離更短,「天堂與地獄那麼近。我走過黑暗,才能得到幸福。」她那時候寫下這麼一段話,就像毛毛蟲匍匐、化蛹、羽化、掙扎的過程,李心潔很清楚無論對個人、或對整個世界而言,要走下去都得穿越黑暗。

 

李心潔

 

即使看到辛苦人們的生活,但李心潔不認為人們面對宿命,只有莫可奈何一途,「要有正能量!從小我就想成為天使,帶給大家笑容!」

 

她談起自己成長的馬來西亞家庭,「我爸爸、媽媽是相親結婚的,婚前根本不認識對方,互相不了解,就睡在一起了。」從小老爸老媽的磨合,就像在演「台灣八點檔」,「情緒非常濃烈、很戲劇性,吵架的時候很激烈,快樂、悲傷、痛苦全表現出來。」

 

身為長女,「我覺得我7歲的時候就已經長大了,我覺得我必須保護弟弟和家人。」李心潔笑說訣竅就是,「用精神、時間去愛人,去認識他們、去認識自己。」這番話又是正面得不可思議,可是她眼神透露出的信念,又像是不容質疑。

 

靠父母給的愛   撐過事業、婚姻低潮

 

「他們雖然吵,但是付出的愛卻很多!」她說自己的爸媽,從互相埋怨到接受、釋懷、放下,這一路也走了快數十個年頭,「因為這些愛,我度過很多低潮。」

 

當年李心潔不到20歲,就被導演張艾嘉挖掘來台灣走星路,「我人生中,只有唯一一次想過要放棄,就是當時。我第一張唱片,賣得非常慘,那時有很大很大的挫敗感。隔年過年回家,家裡好安全,讓我一度不想再回台灣。」她又大笑:「但是啊,我只猶豫了兩秒鐘喔!」

 

李心潔說,父母雖然吵吵鬧鬧,卻是全世界給她最多愛的人,「我爸做摩托車生意,他以前老是跟我說,『如果發展不順利,那就回來,我會把你訓練成馬來西亞摩托車界的第一把交椅。』」李心潔只要生病,無論身在世界的哪裡,家人都會衝去相陪,「一次突然盲腸炎,動手術,爸媽兩個人一起飛過來!」

 

「我爸爸七十歲時,我又替他們兩個人辦了一場婚禮,」老爸在台上對著媽媽表白,緩緩念出:「我李綽森娶你黃燕莉為我的妻子,而這是我對你的承諾,我將對你忠實……,我們將共度順境、逆境,直到地老天荒。」母親忍不住流下眼淚。

 

▲李心潔與媽媽。李心潔臉書。

 

最近媽媽老是要李心潔幫她找塔位,「以後要跟爸爸葬在一起。」這可能就是她心裡頭情感最真誠的表現了。

 

李心潔幾年前嫁給導演彭順,彭順曾出軌外遇,她沒有特別迴避這個問題,但她又開朗大笑說:「剛面對挫折,智慧不夠的時候,會很迷失,應不應該堅持,而且很低落、很低潮都會有。但人生只能選一條喜歡的路走!」

 

在《夕霧花園》裡,李心潔飾演的女性曾被關入戰俘營,後來卻與男星阿部寬飾演的日本園藝師產生了情感,愛與恨、無常,「終究都還是要回到一顆人性的內心。」才有辦法和解,並且從黑暗裡,再向前邁步;而她說的「愛」,可能就是使力點,就像毛毛蟲化為蝴蝶那樣。

 

李心潔站起身,在誠品行旅套房裡的電影背板前拍照,她大笑,「我好像在拍證件照喔!」跟攝影師胡扯了起來。

 

她迷上畫畫很多年了,有一幅藍色的畫叫作《心之光》,上頭金色的線條像貝殼那樣層層疊疊,鋪滿畫面,左上角則有一天藍得像海的色塊,「我想潛到心裡面的海裡,看看很多黑暗的部分,面對它,處理它,應該反而能看到什麼喔!」

 

李心潔

▲李心潔(左)與阿部寬(右)演出《夕霧花園》,在身處民族仇恨、歷史因緣的時代脈絡中,發展出一段獨特的戀曲。(取自夕霧花園影片)

 

李心潔

李心潔

出生:1976年

現職:演員、歌手

代表作: 唱片《自由》、《裙襬搖搖》

電影《見鬼》、《想飛》、《20、30、40》、《夕霧花園》等

成績單: 第39屆金馬獎影后、馬來西亞十大傑出青年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做媽媽,是我最幸福的事!」律師娘林靜如:女人40後的美是什麼?歲月會帶走許多東西,唯有「善良」帶不走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31日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律師娘林靜如提到,她自己也曾經有過產後憂鬱症,低潮與抑鬱的心,她能感同身受,「那時的我,像是變了另一個人。」也因此她會去思考,可以如何給其他人幫助?甚至是互相協助。在這樣起心動念下,她發起的「娘子軍」越益成熟,每個人能投獻一些心力,也能帶走一些資糧,女人們可以獨立,也可以很親密。

社群號召力十足的律師娘林靜如,她的「悄悄話」有近30萬人追蹤,她的「娘子軍」更是風起雲湧;創業、讀書、幸福婚姻、斷捨離等等話題持續發展中。她所凝聚的社群就像是話題製造機,包羅萬象地乘載女人的美麗與哀愁,女人們一起協助彼此解決生命難題。

 

林靜如的臉書粉絲團「律師娘講悄悄話」分享生活法律常識;「娘子軍」則是一系列臉書社團,包含:娘子軍讀書會、娘子軍的家事療癒、娘子軍不能不知的婚姻真相…等等,讓女人們討論創意、教養、讀書、心事等,有時候還會一起約出來玩。

 

在這些不斷向前滾動的社群力量裡,律師娘莫非是運籌帷握的女強人?但她只回覆我們一個自在甜美的微笑:「其實我最喜歡的角色,還是做為一位媽媽!」
 

隨順自然而成為「斜槓主婦」,不計較得失「好事便會不斷發生」

 

律師娘林靜如做過家庭主婦、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娘子軍頭目等等,說她是「斜槓主婦」一點也不為過!而且她還是老公的最佳支持者,曾與老公一起創業開火鍋店、夜市賣薯條,接著更是在老公考上律師後,成為老公的「神隊友」,經營粉絲團,替事務所增加不少曝光度。
 

「一開始的動機很簡單,想讓更多人接觸到我老公的法律事務所,也解決大家的法律困擾,我只是把一個個故事分享出來,後來引起那麼多的共鳴,其實是出乎意料的。」

 

林靜如說,上天會給予她什麼樣的任務,她並沒有預設與計畫,而是順應而為。遇到機會她會說Yes!沒做過的事情,她會願意嘗試看看。沒有成功的驕矜,也沒有失敗的得失;她順著命運的河流,展現她柔情又堅持的姿態。

「像是會成立社團的動機,是我老公提供給我的。他跟我說,國外有私廚的聚會,我們也來辦『我的這一桌』好了!請陌生人來我們家煮飯。我那時想,有可能會成功嗎?會有人來嗎?結果真的有人來。這件事給我們很大的信心,也許,我們可以讓本來陌生的人凝聚起來,互相幫助。」

「我覺得成立這些聚會或社團,是讓大家有機會認識新的人、新的接觸,像是一種新的跳脫、清醒地轉換。我們擁有正向的心情,自然會吸收到彼此的善意,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我不過是借力使力,要開課程就找厲害的講師,要煮飯就請厲害的主婦;讓大家相信,好事正在不斷發生。」

 

每個人生命都有她的難題,女人們可以牽手、靠肩、互相協助

 

她雖然謙虛地表示一切促成都是意外,可是這些意外,或者說是「驚喜」,能夠一步步串連、成形,是她流動的溫柔與細膩的善良。女人們能在彼此身邊傾訴與牽著手扶持,靠的不是堅固堡壘的保護,而是充滿安全與信任的,一個沒有圍牆的世界。

「希望每個女人願意相信自己會變得更好、變得更快樂,同時在這裡(社團),資源也能分享。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她的難題,可能是婚姻、家庭、工作等等,我們需要走出原本的環境,仔細看這個世界,有太多值得我們去欣賞的美好事物。」

林靜如提到,她自己也曾經有過產後憂鬱症,低潮與抑鬱的心,她能感同身受,「那時的我,像是變了另一個人。」也因此她會去思考,可以如何給其他人幫助?甚至是互相協助。

 

在這樣起心動念下,她發起的「娘子軍」越益成熟,每個人能投獻一些心力,也能帶走一些資糧,女人們可以獨立,也可以很親密。


律師娘林靜如與她的小女兒
 

沒有工作比得上「做一個媽媽」,成熟後更珍惜「愛與善良」

 

「如果『娘子軍』可以改變一個人,有機會讓一個人幸福,即使有時懷疑自己很渺小,我仍會盡力去做,可是我最喜歡的工作,還是做為一位媽媽。」她說,也許是天性吧!即使再忙碌,家人對她而言還是最重要。

林靜如身為娘子軍的「頭目」,可是一字一語,見不到半點競爭的野性,反而是相當的溫柔敦厚。 

「我不是事業心很強的人,而且任何工作都沒有非我不可,可是我和我的孩子的交流,是獨一無二、無法取代的;我是他們的媽媽,他們是我的孩子,我們能感受到彼此的愛。很多人都說我很正能量很強,但我也是會在家庭與工作之間徘徊。我其實很享受單純做一個媽媽,我與孩子的親子時光,是我人生中最寶貴的時間。」

「過去我認為得對的事,就要據理力爭,現在覺得圓融平安就好。經歷變多了,我更學會感恩,不要強求。」

 

林靜如說,步入40歲、漸漸成熟後,她更懂得感恩與放鬆,在爸媽年紀變大、孩子卻還小時,家庭的責任會很大,要學習接受「不完美」,很多事情不是操之在己,了解「盡力就好」的道理,很多事情才能釋懷。

「我覺得女人到了一定年紀後,要維持自己的風格,因為氣味相合的人會留在身邊,才能交得到好朋友。而且我認為,女人最大的美麗,還是來自內心的善良,雖然年輕時就曉得,但要成熟後,才能更加明白什麼叫做『相由心生』。」
 

我永遠還需要學習─跳脫舊有思維方式,人生更自在


成熟的她的人生觀更加從容,有秘訣嗎?

 

「我建議大家,平時可以多閱讀各種書籍,跟不同的朋友多聊天,協助我們跳脫原本的思維方式,也能提升自己的視野與格局—保持著『我永遠不足,我還需要學習』,我用這樣的心態在生活。」

許多人都鑽研社群與行銷之道,且百思不得其門而入,綜觀律師娘林靜如的粉絲團、社團都經營得這麼有聲有色,訪問完也了解她凝聚大家的心訣,原來是這麼簡單,就是「真誠」與「用心」,沒有那麼多大道理,只有彼此包容的生命故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家人30年,我錯過婚姻、錯過青春,但我對未來仍有夢─母親過世後,我終於能為自己而活!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21日 圖檔來源:仙仙提供
  • A
  • A
  • A

「看著小時候的照片,都是悶悶不樂的我在想些什麼呢?總是不笑的我,總是身體不舒服容易嘔吐的我,是什麼讓我失去笑容呢?有些事情要等長大才明白,小時候的我,就感受到活著的壓力。」

年近60的仙仙,照顧歲月遠從高中畢業、媽媽跌倒開始。一路照顧媽媽超過30年,最後12年更是離職、全心全意地照顧。她一張張遲來的婚紗照(註1),雖留不住青春,卻留住了夢。

 

獨女照顧媽媽30年,錯過多少姻緣?

 

「我不是因為照顧父母才立志單身,我沒有那麼偉大。實在是照顧太過辛勞,無法顧及思考其他的,而錯過了適婚年齡。如果我的人生能夠再選擇一次,也許我會積極爭取我的幸福!唉,我是那麼愛小孩呀!」

 

她的人生上半場為他人而活;一個人走到人生的下半場,又該怎麼活?

 

她口中的父母,其實是養父與養母。「我媽媽是脾氣很差的人,長大後才知道,這些對待根本是精神暴力、情緒勒索。像是我小時候要和其他小朋友出遊,我媽媽說可以呀,但前提是她要把我的大腿捏到瘀青,我才能出去。」

 

「你說我是因為很愛我媽媽,才照顧她的嗎?其實這是責任,更何況生病的她,脾氣更壞了。但我是家裡的獨生女,我不照顧我媽媽,誰來照顧她?」

 

一個人來台灣,遺留孤單給另一個人

 

從仙仙有記憶以來,她遇到任何事只能獨自承擔,她笑稱,這是逼不得已的「捨我其誰」。而這份漫長的孤單旅程,像是從上一代傳承似的,至今她依然承襲「一個人」的旅程。

 

養父母在時代動盪時,從大陸來台,那是一段新世代無法了解的悲情歷史,膝下無子的他們,決定把她「抱回家」。

 

「有次鄰居來我家幫忙煮飯,看到我照顧年老的爸爸與媽媽,於心不忍地跑去跟我的『生母』講,說我很可憐,因為照顧年紀很大的兩位老人而沒有結婚,有些事情才慢慢地浮出檯面,我過去的所有疑惑也漸漸有了解答。」

 

「小時候有位阿姨總是衝著我笑,媽媽也跟想要有手足的我說,『別擔心,你會有手足的』。唉!原來,我爸媽年紀大我這麼多,他們不是老來得子,我是他們抱來的『獨生女』。」

 

在動亂的民國30年代,上一代許多長輩跟著政府來台,沒想到此次的分離,便是死生契闊,一別就是40年。

 

仙仙的養父母在大陸雖有親人,卻不知生死;沒有其他親人,也沒有小孩的情況下,「抱養」其他家庭的小孩來撫養,似乎是在眷村被默默認可的事,仙仙只是其中一位,像她一樣有相似故事的孩子,隱藏在眷村的各個角落。

 

人說「戲如人生」,但真實人生往往比戲劇還精彩。現在,生父生母的家庭,就在仙仙住家對面,走到陽台就能看到他們一家大小,她有很多個兄姐,她是最小的么女。

 

家在何方?生母一拳打碎了她的心

 

「你知道我最喜歡看什麼電視嗎?我喜歡看『久別重逢』的感人節目,看著他們又喜又悲地感動涕淚,我就跟著他們哭,彌補了我心中永遠的遺憾。」

 

人們總說,不要向命運低頭,可是現實往往最傷人。仙仙在照顧母親心力交瘁時,與生母家庭相認,但他們一家人,沒有人可以伸出援手。

 

「他們各有各的家庭與人生,並沒有辦法幫我做什麼。我知道他們是我的血親了,但這個家庭,沒有我的位子。」仙仙仍是一個人折騰在照顧母親的沈悶與焦慮中,一天天過去了,過勞的她罹患了憂鬱症。

 

「我照顧得真的很累,多希望有人可以分攤,我還拜託醫生不要給我昏沉的藥,我有老父母要照顧,不能倒...有次在醫院裡因為照顧的事,我和我的生母爭執,她竟然一拳揮向我的胸口,從此,我的心就被她打碎了。這就是懷我十月、生我,又把我出養的母親嗎?」

 

於是,仙仙特別喜歡看親人重逢、喜極而泣的影片、節目,在她的心裡,一直期待有雙手臂向她打開,能疼惜她的辛苦,溫暖地包容她。

 

無論是6歲小女孩的她,或是已近60歲照顧雙親畢業的她,多期待世界上有個人真正願意愛她、接納她。

 

「每次逢年過節,就是我最難過的時候了,大家都在慶祝,但沒有家人的我,該跟誰慶祝呢?有次我去探朋友的病,我打開門還沒進去,我看到朋友病房裡有滿滿的家人,我當下心很酸,在門外掉淚;他們的照顧時光是人聲鼎沸,而我則是永遠坐困愁城。」

 

父母過世,終於要為自己而活!

 

每個人的生命都有限度,可是仙仙卻從童年開始直到近60歲,都將生命奉獻給久病的媽媽,那是一段多長的歲月呀?甚至最後離職照顧,她說,我終於要為自己而活了。

 

「其實當初離職照顧,是醫師跟我說,看媽媽的狀況可能不到2年的壽命,哪知道可能是我顧得太好,媽媽又多活了10年。最後2年,媽媽相當依賴我,我們相依為命,也讓我發現,沒有安全感的生命,比病痛更可怕。」

 

到了照顧晚期,一旦仙仙離開太久,媽媽便會十分緊張焦慮,拒絕其他居服員照顧,直到見到仙仙,才能放鬆下來。

 

「後來我媽跟我說,『我不是故意對你兇,是我天生脾氣壞。』我懂我媽的生命歷程,也是非常痛苦壓抑,是環境逼得她變成這樣。我懂了,也放下了,現在我想過自己的人生。」

 

挺身而出,陪伴命運相同的孤兒照顧者

 

仙仙說,她認為跟她一樣的「孤兒照顧者」還有很多,那份孤獨與痛苦,她已經自己走了一遭,希望未來能讓和她一樣的人,有機會獲得協助、彼此支持、不再孤單。

 

「這個社會還是很有愛,只要心存美善,貴人就會進來你的生命裡。因為自己走過崎嶇的路,知道過程有多不容易,知道一個人照顧有多辛勞,知道陷入憂鬱症有多痛苦。可是不要絕望,我走過來了,你也可以。」

 

仙仙付出自己的心力,去找出並安慰其他「孤兒照顧者」,她目前擔任新北家協常務理事及志工隊長,願在崎嶇的路上給予一杯暖茶,「他們的故事聽來也令人鼻酸,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的出生,但知道有其他人願意支持著你,這會幫助我們走向未來的路。」

 

在艱辛的照顧時光中,她盼不到天使來救贖,但在照顧結束後,她想做別人的天使。生命的苦痛淬煉出什麼,也許是晶瑩剔透的靈魂,只是來到人間走一回。

 

註1: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在2014年邀請3位家庭照顧者拍攝婚紗照圓夢,仙仙是其中之一。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40歲之後,是很美好的年紀!國標舞女王劉真:女人的智慧光采,任憑誰也拿不走

 

編輯精選:陰暗空間,躺滿眼神空洞的老人…鬼才導演:為罹癌父找長照機構,我曾以為我到了地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愛自己的人際關係「斷捨離」!「這9種人」會傷害你,合不來就說再見,勇敢離開!

撰文 :史蒂夫‧史考特, 貝瑞‧達文波特 日期:2019年10月15日 分類:自我成長
  • A
  • A
  • A

當這些人際關係發展到某個階段,你發現關係中的困難和痛苦,已遠大於這段關係帶來的正面影響。這時說再見對情緒造成的餘波,跟繼續待在關係中的悲慘相比,其實算不了什麼。

整理人際關係,也代表該讓某些令你痛苦的人離開。有時候,唯一能採取的行動,就是跟那些逐漸損害你心理與情緒健康的人說再見。

 

即便這段人際關係耗盡你的精力,讓你停滯不前,無法看清自己真實的樣貌,甚至侵犯、傷害到你,斬斷人際關係說不定依然令你感到痛苦。

 

我們在友情、婚姻、事業夥伴和家人身上投入很多。

 

最容易讓我們感到痛苦與折磨的,通常是那些親密的人際關係,例如已有多年交情的朋友。

 

當這些人際關係發展到某個階段,你發現關係中的困難和痛苦,已遠大於這段關係帶來的正面影響。這時說再見對情緒造成的餘波,跟繼續待在關係中的悲慘相比,其實算不了什麼。

 

以史蒂夫為例,他這輩子做過數一數二艱難的事,就是跟前女友斷絕聯絡。經過整整一年令人沮喪的感情關係,他認為自己無法繼續讓她留在生活當中,就算是當朋友也辦不到。他們的相處模式對彼此而言都是傷害,假如繼續在一起, 人生就再也找不到快樂了。

 

所以他決定「強迫」彼此分開。他到歐洲旅遊八個月,完全不帶手機。雖然實行起來很困難,但史蒂夫知道,要讓他們兩人分開,唯一的辦法就是像徹底戒斷毒品那樣,斷絕任何對話聯絡的可能。

 

你用不著為了逃避負面的人際關係而出國,但你可以考慮主動將某些人從生命中排除,並且確保自己會徹底執行。

 

要做出最後的抉擇確實不容易。不管在哪種人際關係中,只要出現以下幾種放諸四海皆準的衝突狀況,就代表是時候說再見了:

 

‧言語、情緒或肢體侵犯。

‧ 慣性欺騙、不忠或不誠實。

‧ 核心價值分歧,或對方的誠信值得懷疑。

‧ 對方對你的生活有惡性、負面影響,或兩人很難合得來。

‧ 經常做出不負責任的行為,對生活造成不良影響。

‧ 始終表現不成熟,或有情緒勒索等情況。

‧ 未解決或未接受治療的精神健康問題。

‧ 成癮(藥物、酒精、性愛、賭博、色情影片)。

‧ 拒絕溝通、解決問題,不願投入精神與心力到關係中。

 

就算這些嚴重的情況都沒發生,有時候,一段關係也會自然而然走到終點。你或許怎麼樣也想不透,為何有些人帶來的傷害總是比快樂還多?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你再也不想面對那人在你生命中造成的情緒混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生減壓的思緒清理術》史蒂夫‧史考特,貝瑞‧達文波特著,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