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喝「心靈雞湯」,愛上不完美的自己!40歲後從這兩點下手,「剩鬥士」變身霸氣女

撰文 : 思小妞 日期:2019年11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你之所以覺得和他人無話可說,究竟是因為自己彆扭,還是因為沒有遇到在同一頻率的人,以及,你在追求「成群結隊的熱鬧」時,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我有一個朋友過去也是每天服用心靈雞湯,最後她終於決定「老娘愛怎樣就怎樣」,經歷這段過程之後,她整個人都輕盈了。

 

她是傳說中的剩鬥士(對大齡未婚女性的稱呼),逼婚、相親、被家人和親戚碎唸、被朋友的恩愛照閃瞎眼……總之,剩女該受的傷害,她一點兒也沒落下。

 

一開始,她也採用各式雞湯大補帖療法:「做個精緻的女人」、「變成更好的自己,才配得上更好的另一半」、「真愛,不要追,而要等」,經過無數折騰後,她發現自己成了四不像的大傻瓜。

 

本來嘛,她就是那種壓根兒對婚姻沒什麼嚮往,不想背負過多責任,性觀念很開放,一個人樂得逍遙自在的人。

 

雖然這種人在世俗的正確答案裡一向不受歡迎,可說到底我們何必為了達到別人的標準而委屈呢? 自己活得舒心難道不是此生最大的意義嗎?

 

所以,沒必要把自己往死角裡逼,條條大路通終點,總有一條是不會堵車、不必繞道的,可以讓你比較暢通無阻地做自己

 

但如果你就是那種特別堅定、非要剷除惡習、在追求完美的大路上狂奔的人,偏偏又接受不了雞湯大補帖,那在面對有瑕疵的自己時,該怎麼辦呢?不妨從下面兩點著手:

 

第一,找個對的環境

 

一個對的環境永遠比拚毅力、找方法重要、有效得多,對於這點,可以用我學英語來驗證。我來美國一年多,為了提升英語能力,能做的我全做了:和外國小夥伴語言交換、做過橄欖球賽小攤的志工、在咖啡館義務服務過,甚至還逼著自己考了雅思(IELS),無非是覺得在美國待了幾年後,有朝一日回國,如果英語還像出國前說得那麼矬,還有何面目見江東父老?

 

我雖然用了很多學習英語的方法,但讓我英語進步最快的階段,是一次生病住院的二十多天。那間醫院沒有人會講中文,而美國的醫生和護士又是那種特別閒不住,每隔一小時就來關懷、問候你一下的人,從例行檢查、詢問病史、進行治療到訂餐買飯……你不說英語就等死吧。

 

在那二十多天的時間裡,我感覺把這輩子的英語都說完、聽完了,導致我出院後一開始和家人用中文溝通還有點不習慣。後果就是,我終於從英語啞巴和聾子,升級到能和本地人交流,辦點事兒也不耽誤的水準。

 

過去我為了學好英語,找過無數方法,依然只能講「What's your name?」、「How are you?」、「Fine, thank you. And you?」這三句。就和「聽過無數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同樣怪誕,你總得在環境的逼迫下做過、練過、丟過臉之後才能奏效。

 

第二,先想清楚好處,再設立目標

 

急於設立小目標的壞處在於:如果你沒有先解決意義或好處等宏觀、高級的東西,那你設置的目標要嘛會跑偏,最終以無效結尾;要嘛你會在實現目標的道路上前進得特別痛苦,難逃放棄的命運。

 

就像前兩天我收到一位讀者朋友的來信,她說自己是個特別不愛說話的人,就算和同寢室的夥伴一起走路也經常沉默,這樣的性格導致她幾乎沒什麼朋友,但她內心又特別羡慕和渴望那種成群結隊熱鬧的生活,於是她問我該怎麼改變?

 

雖然我是個喜歡割稻尾,也熱愛發放懶人包的方法論擁護者,但我還是想告訴她,處理溝通技巧和人際關係的方法有成千上萬,但在實踐方法前,不妨先想想: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你現在的性格。

 

你之所以覺得和他人無話可說,究竟是因為自己彆扭,還是因為沒有遇到在同一頻率的人,以及,你在追求「成群結隊的熱鬧」時,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人是趨利的物種,先弄清楚大方向,在前進的道路上才能體驗每進一步的歡喜。如果在做了這兩點之後你還是無法改變,只能說明這個「你討厭的、有瑕疵自己」就是原本你該有的樣子,不妨試著愛上這樣的自己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焦慮也沒關係!:與焦慮和平共存的生活法則》,方舟文化,思小妞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婚姻美滿持久的祕訣:至少其中1人要有「這個」條件!才能幸福美滿,禁得起時間考驗

撰文 :米蓮.德克洛 日期:2019年11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又是如何面對每個人有時朝反方向演變發展的危機呢?白頭偕老的夫妻如何處理長年累積的大黑洞?當各種慫恿蠱惑的外力變得那麼誘人心動時,他們如何面對這些撥撩,如何抵制層出不窮的誘惑呢?

噢!阿拉丁神燈啊!請讓他對我的愛,比我對他的,再多一點。

 

愛情是兩個神經病的邂逅。這兩個神經病,是在心靈和皮膚肉體經過化學變化的土壤孕育出來的人。然後,愛情有了自己的生命。

 

愛情經歷月圓月缺的變化,在歲月中推移,然後,在完全熄滅或變質成其他東西以前,愛情就已經被侵蝕了。愛情變質成另一種形式的愛,這是其中最佳的結局。

 

或者變質成另一種形式的友誼,或變成根據每個(男、女)人的戀愛經歷與能力去付出的,另一種形式的溫柔。

 

在錯誤的人陪伴下度過一生,是很可怕的事。將就索然無味的冷淡關係,我們該如何湊合著這樣過完一生?一些偶發的意外事件,以及到了五十多歲已隨時間不知不覺變得石化的家庭,多半也妨礙我們意識到這些。至於愛情的空虛,我們已習慣於默認了。

 

這兩種人生,不論是哪一種,都依然逃不出受恐懼牽制的關係。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夫妻,請接受我最崇高的敬意。

 

在人生的路上,和伴侶不離不棄、從一而終的男人女人,我向您們致敬。

 

要克服人老色衰,做做樣子,將經年累月被突破的裂痕縫隙塞住,還要一再修理浸水的船艙,絕不讓船隻翻覆。白頭偕老的夫妻,他們是如何度過七年之癢的慾望危機?

 

又是如何面對每個人有時朝反方向演變發展的危機呢?白頭偕老的夫妻如何處理長年累積的大黑洞?當各種慫恿蠱惑的外力變得那麼誘人心動時,他們如何面對這些撥撩,如何抵制層出不窮的誘惑呢?

 

背信忘義的人將會闡明,這些堅定不移的夫妻緊密結合、難解難分的程度。要不然,就是他們被過於根深柢固的妥協退讓拴住了,或者他們被種種束縛纏住,動彈不得。結髮夫妻白頭偕老的祕訣,自有他們神祕的套路。

 

有些男人,外表看來英俊瀟灑,很仁慈,脾氣似乎永遠那麼好。意見不合或分歧的時候,都還有點加分的空間。其他男人則是恐怖的,有毒的,他們呆板、一成不變。他們在表現出惱羞成怒、責備或爭吵之後,都不會好好處理這隨之而來的一刻。他們會以特別的語氣表達自己正在大發雷霆的情緒。

 

我們該如何消除頑固情緒波動的痕跡呢?我想,這些痕跡會依性格或多或少很快就消失吧。另一方面,相處得太過於融洽和諧,也會可疑到讓人生氣。

 

然而,在我看來,一對伴侶如果能夠跨越以下考驗:最後一個孩子離開父母身邊,偷偷摸摸搞一夜情,金屋藏嬌、不露出破綻的幽會,哭哭啼啼地懇求另一半原諒婚外情—那麼,這對伴侶就能長久相處在一起。

 

一對伴侶要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結合在幸福快樂裡,最好是兩個人當中至少有一位心腸很軟,而且兩人膽子都不夠大,不敢放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妳可以狼狽跌倒,但一定要優雅起身》,大好書屋,米蓮.德克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總是有點來不及,家人間如何和解?「愛有一種用處,就是拿來填補彼此的不完美」

撰文 :水ㄤ、水某 日期:2019年11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橫山家之味》的原文片名「歩いても歩いても」,是「一步步向前走,步履不曾停歇」的意思。就像是在影射生命快速的流逝以及世代不斷的傳承,當良多又錯過了幾年哥哥的忌日,沒有回家團聚,父母也就相繼離去了。

愛有一種用處,就是拿來填補彼此的不完美
─《橫山家之味》

 

Love has the ability
to mend the imperfections of one another.
— Still Walking, 2008

 

給水ㄤ與水某:

 

我與媽媽獨自住在外面,因為她和外婆的關係很不好。其實我們兩人也時常吵架,往往是我先向她認錯。我實在很不想與媽媽住在一起,也曾經表達過要外宿的想法,不過在她的強烈反對下,只好先暫時放一邊。

 

最近一次的爭執,讓我媽說出以後要我自己賺學費,想辦法繼續念書。原本以為她只是一時氣憤,沒想到這次她是說真的。

 

這讓我開始掙扎,是否還要繼續留在這裡念書?我其實想要出國,現在甚至在想,是否乾脆放棄升學,直接自己存錢完成夢想呢?

 

親愛的你:

 

我們推薦給你是枝裕和導演的經典代表作《橫山家之味》。

 

橫山一家位於海邊的偏遠小鎮。老父親恭平是個退休的醫生,他一直期待著家中有個孩子能夠繼承他的衣缽,卻也因為老是擺出一家之主的架子,而與家人的關係較為疏遠,所以他的生活起居一直都是由太太淑子照顧著。

 

兒子良多老是與爸爸意見不合,他的工作也不被家人讚許。當困頓失意的良多帶著新娶的太太由香里與繼子一同回到家裡,姊姊千奈美與姐夫也帶著他們的孩子回到家裡團聚用餐。在席間,這個家庭的祕密才逐步被揭開。

 

原來橫山一家還有個大兒子純平,卻在好幾年前因為救人而溺斃。這個家庭表面上照常過日子,但每個人心中都有個難以紓解的痛處。

 

爸爸氣良多不如純平,且不願意接續家中診所的工作,良多也怨爸爸老是拿哥哥與自己比較。媽媽放不下害兒子死的外人,每年忌日都要對方來贖罪,也不認同良多為何要迎娶帶著兒子的由香里,同時又要面對女兒覬覦著家中屋產。

 

一家子多年的怨懟與傷痕,在這兩天一夜,純平的忌日之時,一一被撕開與檢視。

 

是枝裕和導演在他的雜記《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中寫道,《橫山家之味》是他對母親過世的療傷止痛作業,他想要把一家子紛紛擾擾,以及「人生總是有點來不及」的感覺,用鏡頭述說出來。

 

其實母親與你的互動,某種層面是用「爭吵」去確認自己的母親角色;你也可能以叛逆、離家,以及認定「自己是孩子,母親無論如何都會配合自己」而反過來「吃定」母親。

 

我們無法斷定誰對誰錯,但已經感受到「因為恐懼,開始互相勒索以改變對方心意」的模式了。

 

試著把自己抽離出來,去想想母親與外婆的疏遠關係是源於什麼?而你在其中的角色又被如何看待?你們時常的爭吵,問題根源可能是什麼?是母親怕又失去一個親人的恐懼嗎?

 

如果母親的一些創傷與狀態無法改變,是否自己也可以做一些應變。若是一味地逃開,反而是愈逃讓她愈沒安全感。

 

在電影一開始,我們可以看見良多一直很抗拒回家,尤其是畫面中重複出現老家前面的長階梯,象徵著回家的艱辛。這段路讓排斥回家的良多走得不情不願,但也同樣是這段路,讓良多與我們看見老父老母的步履蹣跚。

 

分別從良多與父親的立場來看,兩人都沒有錯,也都愛著對方,但卻都虧待了彼此。良多不能體諒老父失去兩個兒子的空虛感,但老父也沒有顧及到良多已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橫山家之味》的原文片名「歩いても歩いても」,是「一步步向前走,步履不曾停歇」的意思。就像是在影射生命快速的流逝以及世代不斷的傳承,當良多又錯過了幾年哥哥的忌日,沒有回家團聚,父母也就相繼離去了。

 

終於換成他帶著下一代來為父母上香,但心中也還放不下這「總是遲了一步」的深切遺憾。

 

而現在的你,暫先不用煩惱學費的問題,不管怎樣,學校都還有學生貸款的機制。水某大學四年的學費也都是先貸款,之後再自己工作還款的。出國念書的念頭也都還有時間從長計議,最重要的,反倒是先修補你與媽媽之間的心結與衝突喔!

 

同場加映

《星際救援》Ad Astra, 2019 

 

釋懷不等於遺忘,你只是學會了用另一種方式永遠懷念他們。 

Moving on doesn't mean you'll forget; 

you just found a way to remember them forever.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解憂電影院》,遠流出版,水ㄤ, 水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洪仲清心理師:「幸福不難,難在我要比別人幸福」女人40歲後,與自己和解;全心愛自己,不再妥協!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在臉書上有超過31萬粉絲,人氣超高,尤其吸引許多女性粉絲。做過兒童治療個案的他,從一開始單純與家長留言對話,到後來匯集無數媽媽、女性們的密集討論,他說他並非特別懂女人,這一切是順勢而為。可是訪問的空檔,他聚精會神地回覆臉書上的留言,認真地思考他人生命中的困境。

「在臉書上可以引起那麼多媽媽討論,實在是始料未及,像是被推著走似的;一開始是因為沒時間與家長們互動,才聽從朋友建議開FB粉絲專頁,把一些想法公開分享給家長們,之後關心家庭議題的媽媽們紛紛進來,這些我從來沒有計劃過。」

 

洪仲清說,每個媽媽身上都有多重角色:全職媽媽、職業婦女、婆婆、媳婦、女兒等等,他在看待這些角色帶來的挑戰和議題時,因為不是當事者,再加上是男性的身分,反而更能跳脫、維持客觀性。

 

在這幾年與媽媽們相處的過程,他說,無論女人現在在人生的哪個階段,能不能有個機會,將心力回到自己身上,每天花一些時間,整理今天的自己?單身也好,空巢期也罷,無論是40歲的掙扎、60歲的困惑、80歲的暮年,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成為你最喜歡的樣子。

 

40歲後的女人

與自己和解,做自己想成為的人


「近來有許多台劇,非常精彩,我們可以從劇中去發現我們是『怎麼被影響的?』『時代怎麼在我們身上留下痕跡?』。像是《俗女養成記》、《用九柑仔店》等等,我都很推薦給大家,因為劇中人是在演繹著我們的生命故事,這些人、那些事,組成了我們的生命。在劇中陳嘉玲(《俗女養成記》女主角)最後肯定自己過去的努力,這些我覺得很棒!」

 

「農業社會雖然已經過去,但價值觀卻深深影響著我們,所以我喜歡看台劇,從中看到過去的影子如何留在我們身上。自我價值花了太多時間與社會對抗,便綁著一個人不能做自己。」

 

他以陳嘉玲為例,如果一個女人,需要耗盡許多力量去面對社會的標籤、社會壓力,她就沒有時間回到自己身上。到了一定年紀,40歲時就常會有內在的抗爭與和解,但同樣在其他年紀也會發生。

 

50歲後的空巢期

放下角色期待,把自己找回來

 

「若要聊空巢期,很多人以為是孩子長大離家後開始,其實第一次的空巢期,在幼兒園就開始了。重點在那個『空』,空就是失落。」

 

為什麼會有空巢期這個名詞產生,洪仲清解釋,「當我的價值是由我的角色塑造,角色的價值等於人的價值。所以當角色的價值不再重要,我便會感受到失落。」

 

「這是很重要的階段,因為我們要離開舊有的角色價值,是一個可以重新省思自己的機會。」過去總把心思放在孩子上的媽媽們,時間變多了,能自覺自己的情緒,能整理、梳理關係,如果真的體驗許多的失落,那也代表那是新的開始。
 

可是空巢期的失落感要如何面對?洪仲清分享,可以用「自我、自主、自律、自覺」來應對。
 

「首先談『自我』,要有時間才能談自我與自主,許多人都說『等我以後我要......』,可是無論是過去、現在或是未來,實際上很少把時間放在自己身上。如果經常的『念頭』都在別人身上,自我便不見了,就會有空虛感。」

 

「而且,如果一位媽媽總覺得『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那麼,只要不符合我的期待,我就覺得被辜負。要擁有自我,就是要把念頭從別人移轉到自己身上。」

 

「再來談『自主』,無論幾歲都要讓自己『獨立』,老了就獨立老,自己的人生自己創造,力量才會又回到自己身上。不用怕孩子離開了不回來,要對自己有信心,」

 

「『自覺』便是清楚自己的情緒從哪邊來,例如子女不想被管,讓你傷心了;可以去思考自己真的喜歡管嗎?若你用『管』來代表想念與關心,那是否就直接表達想念與關心。例如,『不要吃外面的食物不健康』,改成『媽媽想念你,什麼時候回家吃飯呢?』。」

 

「又例如,你認為別人讓你生氣了,但有沒有可能不是別人讓你生氣,而是你累了,你忘了好好休息了。」

 

社會的標籤

這樣形塑了我,以及我們

 

「其實要做自己,真的很不容易,尤其要放下許多社會期待,這是一段與罪惡感對拒的過程。」

 

洪仲清解釋,廣告與媒體總在「美化」媽媽的角色,大家想想,我們常看到的媽媽形象,是否「總是在為家人擔心」?

 

這些僵化的印象刻板留在我們的集體意識裡,又或是大眾媒體也會傳遞「女兒很貼心」的形象,要符合這些社會期待,我們就會壓抑自己真正的情緒,好像「好媽媽」、「好女兒」一定會是什麼樣子。

 

可是你真正的樣子是什麼?你想做別人眼中「最好的自己」,還是活出「最好的你自己」。

 

40歲、50歲後的人生還很長,我們可以從別人的故事裡發現自己,把自己拉到外太空重新看待自己。過去的劇本演繹成今日的我,而今日覺醒的我,是該揮灑本性,編寫自己想要的人生劇情。人生只有一次,不要演出別人的樣子。

 

洪仲清最後送給讀者一句話:「幸福不難,難在我要比別人幸福。」你認同嗎?

洪仲清心理師(遠流出版提供/攝影 太陽的情書影像 LLFTS Photography)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珍愛自己,才有幸福人生!50後學會愛自己:可以享受他人陪伴,也能自在獨處

撰文 :洛桑加參醫師 日期:2019年07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人活著這一生不過幾十年,何不好好愛自己一場?若從50到80歲,生命只剩一萬天多一點,你真的不好好愛自己嗎?

很多朋友跟我抱怨,「對孩子付出很多,但孩子很不懂事,對長輩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懂。」也有女孩子說,「老是遇到不對的人,看姊妹們臉書上的放閃照,越看越覺得老天不公平。」抱怨同事、抱怨主管、抱怨外在環境不優,自己彷彿被孤零零的丟在這地球上,每天醒來都沒有好事。真是悶啊!

 

幸福跟健康這種東西,都不會憑空掉下來喔!至少,不會掉在愛抱怨、自怨自艾的人家裡。那些擁有健康的一流人,其實做了很多努力耶!他們了解自己的身體,積極實踐各種養生法,不斷吸收最新的醫療知識。

 

一流的人對自己身心靈的平衡,盡了義務,想當然耳,他們有權利充分享受健康所帶來的便利生活。過得比誰都快活,也只是剛剛好而已。

 

幸福也一樣。想要擁有它,你必須盡義務!什麼是獲得幸福應盡的義務?就是對自己慈悲、珍愛自己。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同樣的,人必自愛而人人愛之。唯有處於幸福狀態的人,才會被愛。

 

懂得愛自己的長者,根本沒心思去為難別人,更沒時間拿自己的「不幸」去情緒勒索子女,好日子過得好好的,兒孫看了也高興,回家變成很幸福的事,而不是充滿壓力想逃避的事。

 

懂得愛自己的女人男人,把自己整理得很好,能分享自己的快樂,也能解除他人的痛苦。即便不說話,他的存在,就是一個發散祥和穩定磁場的基地台,讓人不知不覺想靠過來。

 

若覺得人生好難好苦,那還真的會「心想事成」,一路受苦受難下去,即便是鳳凰命,連麻雀都能往你頭上撒尿。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孤立無援、不能獨立、會被拋棄、能力不足、配不上誰誰……?其實這些都是荒謬的幻覺,這些都是套在閃亮亮靈魂上的醜惡面具。

 

靈魂本身是一個愛的載體,能接受愛意、善意,也能發散幸福和快樂。忘記了如何去感受愛?沒關係,慢慢回想起來就好......。

 

你曾是閃亮亮的靈魂、身旁有很多與你契合的夥伴,你既能享受他人陪伴,也能自在獨處自娛自樂,你無所不能、想去哪去哪、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舉世無敵、舉世無雙,既獨一無二,且沒有任何敵人。你是一個被幸福充滿,且有能力發散幸福的基地台。請好好珍惜如此可貴又值得被愛的自己!

 

 

(本文獲「洛桑加參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爭吵30次後,還是想牽著你的手!她靠二大觀念,婚姻愛情長跑21年

撰文 :陳安儀 日期:2019年06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有一次上《新聞挖挖哇》,于美人說了一句話,我覺得挺生動:「哪一段婚姻,不是縫縫補補的呢?」我心中暗暗接上一句:「更多的婚姻,都是千瘡百孔呀!」

 

算一算,我結婚已經二十年,要邁入第二十一個年頭了。在這其中,我們吵過架、打過架;吵外遇、鬧離婚;有甜蜜思念、也有苦澀委屈;生下了小孩、也拿過小孩……這樣的酸甜苦辣,倒也過了這麼些年。

 

婚姻到底是什麼?我經常問自己。

 

我看到過、參與過的婚姻,其實只有我父母的。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對婚姻的憧憬或是破滅,總是由自己的父母開始。我的公婆在我們婚前就已經離婚了,雖然,婆婆至今總是盼望著破鏡重圓。

 

在我心目中,我爸爸媽媽可以算是幸福的一對。雖然爸爸脾氣暴躁,每次一發起脾氣來總是大吼小叫,讓我們覺得媽媽很可憐;但是,爸爸的脾氣來得快、去得快,每次吵架的隔天,總會看到爸爸在家扮小丑,嘻皮笑臉的討媽媽歡心。也因此,他們的吵架經常像是一齣齣鬧劇。

 

大概在我小一的年紀吧!有一次他們吵架,我媽一邊哭一邊在房間整理行李,說要帶我去台北。爸爸坐在客廳裡,明明頭上在冒煙,卻還屏氣凝神的看書。

 

幼小的我很緊張,在房間與客廳來來回回的跑著,一邊跟爸爸報告:「媽媽已經在收衣服了!」「媽媽在裝箱子了!」「媽媽要去台北不回來了!」一邊跟媽媽哀求:「媽媽,妳不要走啦!」可是,兩個人都不為所動,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正當我哭哭啼啼的跟在媽媽後面,眼看著媽媽提著行李箱要走出大門時,那個坐在客廳裡看書、沉默的老爸,忽然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攔在媽媽前面。

 

身高比媽媽高二十幾公分的爸爸,不知道什麼時候,左手已經拿好釘鎚、右手拿著釘子,雙手一伸、越過了媽媽的頭頂,把我家的大門「砰砰砰」的釘了起來!

 

矮小的我躲在門下,愣了半晌,然後破涕為笑。雖然我搞不清楚他們為什麼吵架,但我覺得爸爸真是厲害,他把門釘起來媽媽就走不了了!他怎麼想得到這一招呢?我媽媽也是一臉的驚愕,然後在門前忍不住就笑起來了。

 

當然,隔天門上的釘子就拔掉了,但我家門上那兩個小洞,足足讓我們談論了好多年!

 

後來我們搬了家,又有一年,在我高中時,有一次週末回家,弟弟得意的把掛在門上的西裝移開,向我展示門上的另一個大洞。

 

不用說,那又是我爸媽吵架的痕跡。原來,起因只是因為爸爸在院子裡,風把門吹得反鎖,他一直叫我媽,我媽在樓上卻沒聽到。

 

爸爸一發火,去工具房取了鐵鎚,把門敲破一個大洞!後來,我弟弟還領著巷子裡的小朋友,排隊前來我家觀賞「門上大洞」之奇觀!

 

長大之後,我跟媽媽經常閒聊,有時候,她會跟我抱怨,父親又胡亂發脾氣,氣得她很想在外面買一個小套房,老了之後一個人搬出去住。

 

可是,當兩個人一起出去看表演、爸爸牽著她的手陪她在社區裡面一圈又一圈的散步時,媽媽又會帶著像小女孩崇拜偶像一樣的神情對我說:「妳爸除了脾氣壞,什麼都好!他很有骨氣、很聰明、又有學問,以前追我的男人,沒有一個比得上妳爸爸!」

 

爸爸媽媽吵吵好好的度過了三十多年的婚姻生活,媽媽在五十五歲那年病逝。

 

媽媽過世之前,在醫院住了將近半年時間。那段時間,我親眼見到,爸爸每天下班後就直接到醫院,親手餵媽媽吃飯、更衣、按摩、如廁、餵藥,兩百多個日子,沒有一天間斷。

 

媽媽過世之後,爸爸買了一對骨灰罈,每天在家裡整理媽媽生前的遺物。我們把桃園的大房子賣了,爸爸扛了好幾麻袋的遺物回來,他把媽媽手寫的每一張紙條、照片,用本子一本一本的貼起來。

 

終日消沉的爸爸對我說,他是念科學的,不相信有鬼神,媽媽走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樂趣。一度我很擔心,怕他有什麼萬一。

 

還好,後來,爸爸又遇到了阿姨。兩個失去了老伴的人,互相有了傾訴的對象,枯萎的靈魂又再度復活。我跟弟弟妹妹,都很感激阿姨的出現,認為那是在天上的媽媽保佑,不忍心看到爸爸如此痛苦,所以把阿姨帶到他的身邊。

 

然而,脾氣暴躁的爸爸,這回依然改不了他的個性,兩個人一吵起架來也是個天崩地裂,有時候我忍不住勸他們:「都這樣的年紀了,還有什麼好吵的呢?」偏偏兩人還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可是,吵著吵著,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爸爸的第二段婚姻、兩個不完整家庭的重新組合,也堂堂邁入了第十六年。

 

我遺傳了爸爸的火爆脾氣。雖然我是女生,但一發飆起來,誇張衝動之行為,比起我爸爸來,不遑多讓。就跟我媽媽一樣,阿宏是個笑口常開、樂觀開朗的好脾氣先生。也因此,我們的婚姻,也是一樣的吵吵好好,需要常常縫縫補補。

 

認識阿宏以後,我媽媽很喜歡他,說他脾氣好、有耐心:「他小時候家境不好,但很上進,能吃苦耐勞,為家裡著想。這樣的男孩子不多了。」

 

媽媽勸我嫁給他時,好幾次對玩心尚重的我說:「一個願意幫妳洗衣服、洗碗的男人,還要挑剔什麼呢?」

 

我結婚三年後,媽媽離世。最後在病床前,她握著阿宏的手,殷殷叮囑:「我這女兒很聰明,就是脾氣不太好。你要聽她的話,對她多包容一些。」

 

現在看起來,媽媽比我自己更加瞭解我。在我交過的眾多男友中,她沒有勸我嫁給有錢的富二代、名校高材生,竟選了一個一窮二白、什麼都沒有的毛頭小子,確實有她的道理。

 

婚姻到底是什麼?結婚後的每一年,我都不停的在問自己。婚姻到底是為了製造出兩個像我們的小孩?還是為了要一起存錢買房子?

 

婚姻是因為相愛的兩個人想要一輩子在一起?還是只是因為怕老了之後沒有人照顧自己?保障彼此合法安全的性愛?還是下班之後有一個家?

 

婚姻是彼此的心甘情願?還是彼此不得已的責任?是彼此的承諾?還是彼此的約束?是彼此的依靠?還是彼此的負擔?是彼此的親情?還是彼此的愛情?

 

即使到現在,我一直都想不太出答案。

 

有一次我在《國光幫幫忙》形容,婚姻就是兩個走在鋼索上的男女,必須要有危險的恐怖平衡,才能繼續下去。狄鶯對此非常不以為然,她認為老公的愛就是婚姻必要存在的全部。我反駁她:「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一輩子只愛一個人,除非那個人很短命。」

 

我不認為婚姻裡應該沒有任何的誘惑、犯錯,我也不認為婚姻裡應該沒有任何的失望、苦澀。要維持婚姻最簡單、也最重要的是:兩個人都想要維持這段婚姻。

 

無論是婆媳不和也好、外遇緋聞也罷,打架動粗、或是沒有子嗣,讓婚姻不能持續下去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其中一方不再想要這段婚姻,否則都還可以持續下去。

 

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偶爾會想不起對方的好處,只覺得他現在缺點一籮筐。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偶爾會忘記對方婚前的樣子,只記得他現在的禿頭大腹。

 

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常常會不耐煩聽他的話,只因為他要說的話妳都知道。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常常會不在意他在做什麼,只因為反正他也搞不出什麼名堂。

 

妳忘了,現在被妳嫌棄的他的父母,正是調教出妳當初愛戀男人的推手。妳忘了,現在被妳討厭的他的沉默,正是當年吸引妳的穩重。妳忘了,現在被妳抱怨的他的冷漠,正是因為妳的不在意。你也忘了,現在被你嫌棄的她的多話,正是當年吸引你的熱情。

 

你也忘了,現在她的樣子邋遢,正是因為她為你養兒育女。你別忘了,現在她雖不復從前的浪漫,但卻是你最忠實的伴侶。

 

我還是不懂婚姻的真諦。但是,我還是希望在我又病又醜又老又臭的時候,有一個人願意,牽著我的手。就像,我爸爸對我媽媽那樣。

 

 

(本文摘自《致婚姻中狂翻白眼的時刻:女人必修的兩性學分,陳安儀犀利開課!》,野人出版,陳安儀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