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會受邀參加30歲女人的慶生會嗎?與年輕人做朋友的好處與壞處

撰文 :米蓮.德克洛 日期:2019年11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二十年當中,跳舞的方式已經產生了變化。三十歲的男人,用右手臂打節拍,食指在自然的節奏中上下移動,而頭部和臀部則是隨著彈簧運動搖擺。五十歲的人則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跳舞。

除非是催眠失敗、出於宗教理由,或者星盤沒有對齊,否則,無論多麼俏麗年輕有活力—有些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五十歲的女人身上。

 

例如,我們再也看不到,一個再也沒機會懷孕的女朋友,會為了和後來很快就感到無聊的陌生人回家而離開相處了三十年的丈夫;我們再也看不到她餵母乳;或者,以下這個情形更少:一夜大戰三回合,再在下午叫來一套大麥克漢堡加可口可樂的套餐;或者受邀參加四十歲以下年輕人的慶生會⋯⋯

 

不過,很可能在不久前,我們才被邀請,去參加三十五歲的慶生派對。

 

三十五年了!天哪!對我們來說,只不過是昨天的事,轉眼間卻是已經很久以前。在我們這個圈子裡,除了一個姪女和第二代的表兄弟,有誰會是三十五歲的年紀呢?很顯然的,這場邀請源於一個(相隔二十年的)兩代同堂的聯盟。

 

她是在慶祝自己的生日(而不是他),所以,他們兩人就邀請了各自的朋友。這意味著有一半的人是三十五歲,另一半的人是五十五歲。這個以百分之五十對上百分之五十的比例,把三十歲與五十歲的人湊在一起的組合,實在很厲害。

 

而我們這一半的人,就在播放電音舞曲的DJ很體貼(或者很仁慈)地優先播放一九九○年代主要熱門快節奏旋律歌曲,讓我們的關節手忙腳亂之後,也並沒有留在舞池裡。

 

這樣的一刻開始,我保留了一些觀察︰

 

這些「三十歲世代」,很用心去了解我們的歌曲和歌詞,甚至比我們自己都還要清楚。可是,為什麼呢?到現在,這都還是一個未解的大謎團。因為我們,我們永遠不會去了解嘻哈石貂(Fouine)或者饒舌歌手吉姆斯大師(MaîtreGims)的歌曲在唱什麼。

 

我們那個年代的歌手史提夫.汪達(Stevie Wonder)的歌曲,在蛋糕來的時候就結束了。忘了他唱的〈祝你生日快樂〉吧,該他出場的場合,妳自己到時候再去弄另外一個派對吧!我們可忙著呢!

 

播放舞曲的DJ為了聚焦在夜晚女王的此刻所特意挑選的歌曲,我們正急急忙忙把播放的歌曲接到應用程式Shazam去查詢,以便確認歌名,而那些歌展現了前所未聞的熱情狂放。

 

音樂實在太強、太勁爆了!比「我們的時代」還要猛得多,除了擠出來的微笑,吵鬧聲中根本沒辦法交談。而將中間三根手指頭疊在一起,同時靠近耳朵旁邊的這個手勢,意思是說「有人在叫你」。在慶祝活動停止很久後,我的耳朵還一直在那些重低音轟隆隆的吼聲裡被絞碎。

 

二十年當中,跳舞的方式已經產生了變化。三十歲的男人,用右手臂打節拍,食指在自然的節奏中上下移動,而頭部和臀部則是隨著彈簧運動搖擺。五十歲的人則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跳舞。

 

首先,對五十歲的人來說,要跳舞就只有從另一個世紀叫做「搖滾」的東西開始,除此沒有別的了。其次,對於最突出表演的獨唱,有些人的肢體會輕輕隨著旋律左右搖擺晃動,而另外一些人(像我這樣),不曾從〈名揚四海〉(Fame)和〈閃舞〉(Flashdance)的勁舞歌曲最終考試中恢復過來;而且,我們不發瘋地狂野跳到什麼東西(鞋跟或肌腱)故障是絕不肯罷休的。

 

凌晨一點鐘的時候,氣氛突然一下子變得很淒涼。兄弟們、姊妹們,這些五十多歲跳舞的人,他們都到哪裡去了呢?「老人都回去睡覺了。」我對甜心老公說道。「只剩下年輕人了。」他回答我(暗示「我們」)。

 

實際上,我看到他們了,五十歲世代這一群,他們都黏在露天無限暢飲的酒吧旁,正在試圖恢復精神和體力。而他們以實力向伏特加致敬,侍者也很慷慨地在他們的水杯注滿伏特加烈酒。

 

就在品酌香檳酒和葡萄酒之後,以及年輕人宣稱由他們全包辦的最後狂亂旋轉熱舞之前,那是極致的最後一層酒精。

 

隔天,還是可以預料到,按摩、一顆阿斯匹靈、一杯咖啡,和延長好幾天的戒酒。全部用解毒的草藥茶沖洗乾淨以後,除了要指出那裡、那裡還有那裡的肌肉痠痛之外,整整一個星期都動彈不得。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妳可以狼狽跌倒,但一定要優雅起身》,大好書屋,米蓮.德克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第二人生享受獨立、不要孤單!50歲後交好朋友,儘管表現「這個部分」,不完美才是真完美

撰文 :留佩萱 日期:2019年10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會不會感到孤獨,並不是取決於花多少時間和別人在一起,而是這些關係的品質。想想看:和別人在一起時,你願意讓自己脆弱嗎?你願意表現出真實的自己嗎?當所有人在社群網站上展現最完美的一面時,你願意談論自己的不完美嗎?你和另一個人之間有真摯的連結嗎?

2018年,美國有一份關於「孤獨」(Loneliness)的調查顯示,大部分美國人都感到孤獨。諮商室中,我也常聽到個案表達自己內心非常孤獨

 

「孤獨」是一種很主觀的感受。你感覺不被了解,和人之間沒有連結,覺得沒有人真正了解你。

 

孤獨並不是「獨處」,也不是取決於「身邊有多少人」。我有個大學生個案常常參加派對,無時無刻都和朋友在一起,但他的內心很孤獨。還有個案結婚十年,每天回到家中看到伴侶覺得是個陌生人,內心也感到非常孤獨。

 

當然,孤獨是一個很正常的感受。我們都會感到孤獨,就像人生中總可能遭遇挫折或失敗一樣。但是當有一半的人「時常」或「總是」感到孤獨,這就成為一個需要被關注的問題。

 

研究顯示,「孤獨」這種感受對身體健康的危害,等同於每天抽十五根菸。孤獨感讓你有更高的機率得到身心疾病及免疫系統出問題,甚至更早死亡

 

會不會感到孤獨,並不是取決於花多少時間和別人在一起,而是這些關係的品質。想想看:和別人在一起時,你願意讓自己脆弱嗎?你願意表現出真實的自己嗎?當所有人在社群網站上展現最完美的一面時,你願意談論自己的不完美嗎?你和另一個人之間有真摯的連結嗎?

 

回到情緒變化三角,如果一個人每天都用防衛機制來武裝保衛自己,把自己關在高牆後的狹小空間不用去感受情緒,也無法與人連結,當人與人之間沒有真實的連結時,就會感到越來越孤獨。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 留佩萱著,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回憶也要斷捨離:清理內心垃圾桶,和不值得的人事物說再見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19年09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無論是回憶或收藏品,留存的分量記得要控制在八分、七分,甚至六分滿左右即可。老後的生活想要過得清閒、安穩,這樣做就不至於讓自己陷入兩難的困境。

帶有回憶的物品,留下多少才恰當?

即使想「留在內心深處」,也得有個限度

 

近年來相當熱門的「斷捨離」概念,以一種生活革命的姿態,為日本人長久以來的生活方式提供了省思的機會。

 

我請教了一些實際執行過這個做法的人,真正的「斷捨離」,是除了生活所需最低限度的物品之外,全都不能留下。我曾經看過完成整理的書桌抽屜照片,裡面真的只有兩、三本筆記本,以及剪刀和五個夾子,果然清空得十分徹底。

 

假如家中的每個角落都像這樣整理得幾乎空無一物,我想自己應該會感到寂寥吧?甚或還會覺得難受呢。

 

畢竟,五十年的人生就會留下五十年份、七十年的人生就會留下七十年份的足跡,不是嗎?或許有些人認為,將回憶「留藏在內心深處就好」,但是,將一些能夠喚起昔日生活點滴的紀念品、或值得回憶的物件擺放在客廳之類的地方,對於老年人的心境還是有重要的撫慰作用。

 

當然,再怎麼珍惜回憶也要有個限度,否則上了年紀後,要是讓「家中堆滿垃圾」可就不妙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如果要留,就只留下那些確實很重要的回憶物品吧。在心中掂好某個自我衡量的尺度,也不失為取捨的好方法。

 

孩子獨立、結婚、孫子出生和長大......五十歲、六十歲,甚至在此之後的人生道路上,還是會繼續出現許多重要的回憶啊。以照片或影像保存這些記憶時,也無需留存一大批,只要挑出決定性的場景或時刻。在記憶體裝置越來越方便的時代,懂得如何取捨,相對來說就更為重要了。

 

此外,無論是回憶或收藏品,留存的分量記得要控制在八分、七分,甚至六分滿左右即可。老後的生活想要過得清閒、安穩,這樣做就不至於讓自己陷入兩難的困境。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活出醇美大人味》,方舟文化出版,保坂隆著,陳怡君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在你卸下面具後,還願意愛你的人」50歲後,結交這樣的朋友!過度的關心,反而是種毒藥

撰文 :紀雲深 日期:2019年09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過度的關心,有時可能會是一種毒藥。這些年我體會到最美好的關心就是「剛剛好」,所有的關心來自於緣分,還有彼此熟識的程度。

朋友跟朋友之間就是一條緣分的線,最初我出來幫菩薩翻譯的階段,對於那些想要幫助卻無法幫助到的人,我心中有很多的愧疚,雖然明白這所有的結果不只是單方面付出可以改變的,也包含著有些幫助的形式太過遙遠,求助者可能跟我的關係太遙遠,中間隔了太多人,無法最直接地幫忙,或者是對方家人的反對。

 

也因此在諸多幫助他人的過程當中,我學會了隨緣,我慢慢懂得菩薩說的:「所有的幫助都需要靠緣分。」

 

緣分是讓我們彼此能否深入了解,或我是否能夠真實地幫助到這位朋友的關鍵。

 

多年來的親身經驗,讓我懂得「剛剛好」的藝術。

 

這幾年來與我結緣的憂鬱症朋友們,或許知道如何透過這些經歷協助他們走過病痛,因為這些疼痛來自於親身體驗。

 

憂鬱症最大的致命傷,是來自於大多數的人都選擇用「關心」的角度出發。

 

當你一開始就將他們當成病人,那麼這就是將他們推向更嚴重深淵的最大原因,我們需要花更多心力的部分其實是「理解」。

 

記得曾有一次我獨自到書店看書,當時穿著舒適的布料,一身披披掛掛地出門,我看到在書店角落一位鬱鬱寡歡、眼眶泛淚的陌生人。

 

我默默地在心中為他祈禱,就在此時,他突然抬起頭看向我,我自然而然給他一個微笑表達善意,然後繼續看著書架上的書,緣分,真是件很奇妙的事。

 

那一刻或許他懂了我的微笑,也明白我所要帶給他的祝福。他繼續待在角落,而我挑了本喜歡的書,坐到靠近他的位置,仔細地觀看並感受這本書是否要跟著我一起回家。

 

最美好的都發生在剛剛好的那一瞬間。我在看書時,偶而會不自覺地念出書本裡的字句,當時我嘴裡念著「難過時傳訊息給你的人很多,馬上打給你、說要陪你的人有嗎?喜歡你的人很多,但真正願意花時間陪伴你的人存在嗎?」這句話似乎對這位朋友產生很大的震撼力,觸動他的心,也或許說明了他的某些心境。

 

我來回翻著手中的書,不自覺又翻到同一頁,念著:「懂你笑容與背後辛酸的人到底在哪裡?在你卸下面具時,遇見了愛上你的人,就是最合適的。」

 

這句話似乎打通他心中的迷惑,他感覺像是要跟我攀談,但卻不好意思。過了一陣子我才察覺,他似乎有問題要問我。

 

我就轉頭問他:「你想看這一本書嗎?」

 

他說:「對,我想要知道這一本書的名字。」

 

於是我給他一個微笑,將手上的書拿給他,並且說:「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他說:「你看起來好慈悲,謝謝你剛剛念的兩句話,好像解答了我的問題,我的心生病了,所以常常一個人處在很低落的狀態,但那兩句話讓我找到一部分的答案。」

 

我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但從他的氣色可以知道應該是鬱鬱寡歡很長一段時間,可能是有憂鬱症的問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心靈過敏:你的痛我懂,讓我們不再孤單地活著》,四塊玉文創,紀雲深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到頭來,人生都是一個人!學會獨處,是我50歲後最重要的功課

撰文 :大人的孩子氣 日期:2019年08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過了五十歲,就要更加鍛鍊自己面對孤獨的能力、要學會獨處,是我常常放在嘴上的話。畢竟到這個年紀之後,很多人的孩子長大了,開始步入空巢期,整天對孩子噓寒問暖或是行為指導,難免讓孩子生厭。倘若未婚,多少也會明白有一天可能孤獨老去。

文/石芳瑜

 

每個人都是獨自來到這個世界,也獨自死去,老實說,也不必對「一個人孤獨死去」這件事感到太過焦慮。但是想到萬一死前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多少還是會有點難受吧?

 

和外界保持聯絡
不必擔心孤獨死

 

看過《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人,大概都覺得松子這樣自暴自棄地把自己吃到太胖,然後一個人在堆滿垃圾的家裡孤獨死去的畫面,實在太悲涼了。畢竟死了多天,發出味道才讓鄰居發現,就算自己已經沒法在意了,但還是很不好。如果可以的話,如何處理遺體、遺物,相關的費用以及由誰處理,這些事最好還是先想好、計畫好。

 

這些年來獨居老人增加了,台灣和日本都時常出現「孤獨死」的案例。人都死了好多天,屍體才被發現,甚至傳出被養的寵物吃掉恐怖事件。雖然社福單位有時會關懷這些獨居老人,但我想比較好的方式,還是跟人保持一些聯絡。

 

就算父母都已經過世了,又沒有丈夫與兒女照顧,即使個性再孤僻或是害怕麻煩別人,你仍可以跟人保持一些低度的聯絡,比如寄寄賀年卡或email給一些老朋友;網路社群時代,用用Line或Facebook發發動態,至少讓別人知道你「尚在人間」。萬一很久沒動靜,別人也比較可能發現你到底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除了保持跟人的聯絡,如果真的怕死,遇到意外的時候也要記得跟外界求助,雖然我還不到那個年紀,但我想手機、常備的藥物要放在身邊,重要親友的聯絡方式也要帶在身上,另外保持浴室地板乾爽、屋內不要太過凌亂或容易跌倒,這些大概都是平常就要留意的事情。

 

總是大吵大鬧來引人注意或關心的老人固然很討人厭,但是躲起來悶不吭聲也很危險啊。我想會看到我這篇文章的朋友大概不會是屬於躲起來不吭聲的人,但是如果你身旁有這樣的「老朋友」不妨偶爾鼓勵他出來走走、偶爾跟人碰面,如此也比較不會自暴自棄把自己活成了「令人討厭的松子」的類型。

 

別讓痛苦積在心中

「抱怨一下」才健康

 

有些老人會越來越自閉而躲起來,我想多半是因為生病。生病時除了肉體上的痛苦,更難受的恐怕是精神上的折磨,俗話說:久病厭世。人一旦厭世,自然就容易不想跟外界聯絡了。

 

很多人生病時不敢跟人抱怨,不抱怨固然是一種美德,但是痛苦都積在心中並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許多男人都是這種「硬漢型」,即使到老了也是如此,甚至會覺得老了、病了而向人抱怨更顯得不堪。

 

但其實跟女性友人抱怨是蠻不錯的選擇。男女大腦的構造略有不同,女性通常比男人更適合傾聽。而女人也會發現跟男人抱怨時,他們總以為是要幫忙設想解決方案。當女人不時抱怨時,男人甚至會丟下一句:「夠了!」或是「不要再說了,你抱怨有什麼用?」然而女人就只是想要有人傾聽和關心啊。

 

同理,男人其實不必怕跟女人抱怨會很沒面子,事實上你會發現有些人很擅長傾聽,有時會給予安慰,有時還會適時鼓勵,這些對心情都很有幫助。當然,這不一定跟性別有關,相反的例子也不少,總之,找一個擅長傾聽的人,偶而抱怨一下,會比較健康。

 

不過,健康的人或許不喜歡聽生病的人抱怨,這一點家有病人多半可以體會,所以跟病友互相抱怨是更好的方法,至少「彼此彼此」。常去醫院的人總會遇到一些常見的面孔,幾次下來之後,或許就可以成為互相吐露心情的病友。

 

當然醫院裡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跟別人交談,只要不是太過貿然地問別人的病名、病因,久而久之總會遇到一些可以閒話家常,甚至同病相憐的病友。因為大家多半都朝著恢復健康的目標努力,所以也比較可以容忍對方的抱怨,甚至可以交換心得,學習如何跟疾病相處。

 

雖然我說過自己還不到那個年紀,但必然會先面臨父母衰老,所以不管你是五十、六十,還是七八十歲了,病與死的問題,不妨先預作思考,因為我們遲早都要面對。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兩個人到一個人的生活》一個人反而更幸福!2個觀念讓第二人生變得快樂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19年06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嗎?

當一段關係剛開始的時候,相愛的雙方,連想都不用想,就以為這個問題的答案,絕對是肯定的。否則,幹嘛要在一起呢?不過是浪費時間與生命。

 

無論跟你發展這段關係的,是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一個小孩、一隻貓、一隻狗……都是以「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為前提,才會慎重地開始這段感情。

 

其實你心裡也有所準備,疑慮或強或弱、恐懼或深或淺、問號或大或小,提醒著自己:「就算是永遠,究竟會是可以走到多遠?」

 

弔詭的是:關係愈好的時候,愈不去想它;而愈不在乎這個問題的時候,關係也壞到連答案是什麼都不重要了。

 

而還有更令多數人覺得不可思議、卻又不得不同意的是:對於和另一半能走多久的信心,可能還低於對寵物的依賴。

 

天長地久,只是想像

 

好友阿奇從親戚那兒領養一條小狗,取名為:「盼盼」。命名原因是牠的回眸看他的眼神,充滿等待主人回家的期望。

 

阿奇一開始就知道這品種的狗年壽大限平均大約十二~十五歲,很珍惜彼此相處的時光。領養盼盼那年,他剛大學畢業,帶著這條狗,從南部北上工作。

 

時光匆匆,阿奇換過三個工作、五個女友,來到三十五歲,他過完慶生派對,唱過KTV回家,恍然發現盼盼已經從小狗變成老狗。打開家門時候,牠依然搖著尾巴,發出吠叫,但尾巴搖得有氣無力,吠叫低沉斷續。

 

幾個月之後,盼盼臨終時,阿奇正出差外地,接到房東緊急通知,趕回送牠就醫,已經回天乏術。阿奇抱著盼盼的身軀,不斷發抖,無聲痛哭。

 

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生離死別,痛到他大澈大悟──原來,我們不會永遠在一起。而這個覺悟帶給他的傷心與省思,還多過於前五任女友。

 

理由很玄奧、也很簡單:相愛時,對「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信念愈深刻;分手時,「永遠」結束在彼此轉身的那一刻,內心就愈痛苦。

 

我們或許會被別人厭棄,但寵物卻對我們相對忠心。阿奇和女友交往的時候,雖然也曾短暫地以為「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伴隨著相處的摩擦、吵架的次數增加,「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信心漸漸動搖成為「我們或許不會永遠在一起」;終於在分手後,接受殘酷的事實:「我們不會永遠在一起」。

 

從「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到「我們或許不會永遠在一起」、最後發現「我們不會永遠在一起」,正是所謂「無常」的顯化,會因為變化過程中時間的長短,以及接受與順應的難易度,而決定你對生命認知的多寡、體悟的深淺。

 

愛再怎麼深,終究必須面對分離

 

我曾不只一次在論述兩性相處主題的散文著作中提到,兩個人無論相愛再深,都有離別的一天。相愛的人,常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會同年同月同日死(除非是天災人禍的意外),總有一天會先後離開。

 

堅定想要好好愛一個人,甚至愛到「沒有你,我會死!」的地步,如此慘烈,未必是好事。等你慢慢經歷人生的悲歡離合,就會體悟愛情真正的道理:年輕時因為吵架而分手,固然留下遺憾;老邁時因為死亡而訣別,同樣會很哀傷。

 

很多人以為,愛太深所以才痛苦,其實這個想法只對了一半。愛深,若懂得成全與祝福,痛苦就值得承擔。

 

真正的痛苦,其實是來自無法放下「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執念,不甘心地苦苦垂詢:「你怎麼可以這樣狠心,留下我一個人……」

 

唯有回到生命的本質,接受「我們不會永遠在一起」和「愛到最後,終歸到會只剩下我一個人。」這兩個的事實,然後做好「雖不萬全、但足夠安心」的準備,才能自由無畏地開啟你的「第二人生」。

 

然而這樣的認識並不建立於理性或殘酷的基礎,反而可以讓我們在「有人相愛」的時候,更加珍惜感恩,「剩下一個人」的時候,更加溫柔堅定。

 

想想身邊這個你所摯愛的對象,終有一天會離你而去,只有加倍珍惜感恩,才會讓你學會從「不捨」到「能捨」。當愛到剩下一個人的時候,也就因為無悔無憾,而加倍溫柔堅定,確定自己可以帶著祝福,好好度過餘生。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嗎?

 

這句話問號之後的餘音裊繞,帶給我們對生命的領悟,知道「我們未必永遠在一起」,但「我一個人也可以好好活下去」,才是「永恆」真正的意義。讓那個離開你的人,放心地走,彼此願意祝福,才能留下幸福。

 

重新,一個人:擁有自由無畏的人生下半場

 

(本文摘自《重新,一個人:擁有自由無畏的人生下半場》,皇冠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