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痛並非腸胃問題,可能是卵巢癌?醫:出現5大徵兆不注意,恐就已是癌末

撰文 :NOW健康 日期:2019年11月05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腹部出現脹痛、便秘、腸胃不適、食慾不振,但腰圍卻越來越粗等症狀時,小心這可能是晚期卵巢癌。今年90歲高齡的宋奶奶,在76歲那年出現這些症狀,原本以為是宿疾大腸激躁症,沒想到症狀持續惡化,檢查確診為卵巢癌合併腸阻塞。

在國人最新10大癌症排行榜中,卵巢癌首度擠下子宮頸癌,擠進前10名。國泰綜合醫院婦產科婦癌中心主任何志明表示,卵巢癌早期症狀不明顯,確診時,超過一半以上患者已到了晚期,5年存活率不到20%。

 

相較之下,宋奶奶幸運許多,當時醫師研判僅能存活半年,後來宋奶奶轉診至國泰醫院接受治療。何志明指出,當時宋奶奶腹部有1顆15公分的腫瘤,多處轉移導致部分腸阻塞,確診為第三期晚期卵巢癌,判斷腫瘤過大,先進行卵巢癌減積手術。

 

此外,術中還將腸沾黏剝離,並將腹部腫瘤、子宮、卵巢、輸卵管、網膜及多處轉移(如脾臟、大腸等)腫瘤切除,並作人工造口術,術後殘存腫瘤體積小於2公分。

 

並於術後第2週安排6次紫杉醇加鉑類化學藥物治療,腫瘤指數明顯下降,腹部腫脹及腸胃不適消失不見。

 

何志明提及,一般晚期卵巢癌,手術加化療平均可維持1年半,但容易復發,長期無病存活者不多。然而宋奶奶相當幸運,這也證實患者在第1次卵巢腫瘤切除手術後,如能讓腫瘤小於1公分,有助於延長存活期。

 

何志明也提醒,女性若有持續性腹部腫脹,腸胃不適症狀,應先確認是否腸胃疾病,如果排除相關疾病,則可能是晚期卵巢腫瘤,需至婦產科接受進一步檢查。

 

此外,何志明也建議,年齡超過50歲、未曾生育的婦女、有卵巢癌家族史、乳癌、較晚停經的婦女及長期暴露於石綿致癌物質中等高危險群,需定期做婦科檢查。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NOW健康」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乳癌會遺傳?美國癌症研究所:9因素增致癌機率,透過「六大生活法」幫助防癌

撰文 :米娜(潘怡伶) 日期:2020年08月04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乳癌會遺傳嗎?

乳癌遺傳僅占百分之五到十

 

乳癌有百分之九十到九十五與後天環境影響有關,如年齡、飲食、肥胖、飲酒、高脂飲食、壓力、環境荷爾蒙、空汙、荷爾蒙狀態(如初經早、停經晚等),或使用口服避孕藥停經後荷爾蒙補充治療等有關,而來自遺傳基因的乳癌約只占整體的百分之五到十。

 

乳癌有關最常見的遺傳性抑癌基因B R C A 1/ 2因好萊塢女星安潔莉納裘莉而受到重視,若家族裡有遺傳病史的乳癌患者大約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五帶有B R C A突變。

 

B R C A 1 / B R C A 2基因是一種抑癌基因,參與修復正常細胞受損的D N A,防止正常細胞受傷過程產生的錯誤生長訊號漸漸往腫瘤發展。

 

然而,B R C A 1或B R C A 2產生突變會對病患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最為人所熟悉的是乳癌及卵巢癌的發生率會增高。

 

有 B R C A 1突變的女性,在七十歲之前,有百分之四十六至八十五的機率會發生乳癌(比例依不同研究及種族而有不同),有百分之三十九到六十三的機率會發生卵巢癌

 

B R C A 2突變的女性,在七十歲之前,有百分之四十三到八十四的機率發生乳癌,而有百分之十一到二十七的機率發生卵巢癌。

 

若已知家族(媽媽、阿姨、姊妹等親屬)有乳癌、卵巢癌、年輕型乳癌、雙側乳癌、復發性卵巢癌、或同一人先後罹患乳癌卵巢癌等病史,屬於B R C A基因突變的高危險群,建議諮詢醫師及早進行B R C A基因檢測。

 

對尚未罹癌但帶有B R C A基因突變的人群來說,不用過度緊張。目前已知及早進行乳房篩檢並積極做好健康管理,經醫師評估如預防性用藥,甚至是預防性切除等,均可有效減少晚期乳癌或降低死亡率。

 

百分之八十到八十五的乳癌發生,仍與後天環境影響最有關

 

癌症成因根據過去幾十年的大規模人口流行病學與病生理研究,認為百分之八十五與後天環境有關、百分之五到十與遺傳有關。

 

根據美國癌症研究所(A I C R)報告,約五成的癌症是可以透過生活型態改變來預防的。

 

比較常見的十大癌症,例如口腔癌、肺癌、大腸癌、乳癌、子宮頸癌等確實還是主要受到外在環境的「汙染」,如荷爾蒙、空汙、生活方式、飲食、運動、肥胖、病毒感染、菸酒檳榔等因素影響,而增加基因突變率與致癌機率。

 

由於後天環境影響了表觀基因,驅動癌症

 

後天的生活習慣少運動、空氣汙染、飲食、肥胖、身心壓力、高糖高脂、環境荷爾蒙毒素、飲酒、荷爾蒙狀態等,仍占我們八成以上的乳癌發生率。

 

這些不良因子每天二十四小時透過刺激組織潛在發炎、透過細胞激素、荷爾蒙訊號、影響細胞 D N A甲基化、組蛋白的過程,改變了我們身體內的表觀基因(Epigenetic gene)。

 

表觀基因就像電源開關一樣影響了我們先天的正常基因 D N A表現,可能開啟了原先沒開啟的基因如致癌基因,或關閉了抑癌基因,一連串的基因錯誤。

 

加上細胞失去了自我修復或清除癌化細胞的免疫能力,讓原先乖巧的正常細胞,往癌細胞方向轉化,無法履行它們的正常生長週期自我凋亡的功能,反而不受控制地大量分裂繁殖,新生血管強占體內有限的營養和資源,再加上免疫系統的失效,最終形成奪人生命的腫瘤。

 

 

因此儘管罹患乳癌,我們不要灰心難過,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外在風險。

 

透過六大生活法:飲食、運動、社會支持、睡眠、紓壓、避免環境毒素,來改變我們的身體基因、發炎環境、免疫系統,我們可以重新做自己的醫生,進一步幫助抗癌與預防五成的乳癌復發。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面對乳癌,你不孤單:抗癌鬥士米娜與十位醫師專家,帶你破解50個乳癌迷思》,時報出版,米娜(潘怡伶)著)

 

熱門文章

症狀不明顯…她中年發現卵巢癌,勇敢抗癌、挑戰讀大學!癌症,也能是生命禮物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5月08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個性開朗的玉桂姐,多年前在摘除良性卵巢囊腫的手術中,意外發現卵巢癌。得知罹癌的當下,她的內心宛如被掏空,上網搜尋到的資訊,也多數將卵巢癌與死亡畫上等號,更讓她每晚輾轉難眠。幸好,經過多方努力,現在的她已經活出全新的生命色彩!

玉桂姐確診初期手足無措,但在家人與醫師的鼓勵下,除了積極接受治療,也漸漸開始與過去那個總被自己忽視的「自己」和解,並努力完成想嘗試的事物。她完成了大學學業、挑戰兩鐵運動,也在癌症希望基金會擔任志工,活出全新的自我。

 

罹癌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反而幫助她重新審視了自己與疾病的關係。癌症不再是可怕的惡魔,而是一個生命中特別的禮物。

 

▲玉桂姐挑戰兩鐵。

 

卵巢癌症狀不明顯,確診數逐年上升

 

今(8)日是世界卵巢癌日,根據世界卵巢癌聯盟的資訊,卵巢癌是女性最常罹患的癌症第七名,每年全球約有30萬名女性罹患卵巢癌。

 

根據國內最新的癌症登記報告,民國105年卵巢癌的新診斷人數為1507人,與民國95年的1000人相比,診斷人數成長逾5成。死亡人數也從380人上升至656人,增加超過7成。

 

台大醫院婦產部主任鄭文芳表示,卵巢癌的初期症狀不明顯,有些症狀又與腸胃道疾病相似,如:腹部脹痛、便秘、腹瀉,或是因為壓迫膀胱而頻尿,這些中年女性常見的問題,容易讓患者延誤了就醫時機。

 

癌症希望基金會執行長蘇連瓔則說,多數卵巢癌患者年齡介於40到59歲,這個年齡層的女性大多與玉桂姐一樣,處在照顧家中老小的「三明治」階段,以照顧家人為生活重心,時常忽略自己的身體狀態,輕忽了症狀,因此延誤了發現疾病的時間。

 

鄭文芳醫師進一步指出,卵巢癌不像乳癌與子宮頸癌已宣導多年,許多民眾對於卵巢癌相對仍較為陌生,近5成患者確診時已經是第三、四期,比乳癌高出14%,也比子宮頸癌高出13%。

 

由於診斷時大多已是晚期,使得卵巢癌的死亡率居高不下。相較於乳癌的五年存活率平均約可達9成,卵巢癌的五年存活率僅在4成左右。

 

罹癌是人生禮物,它讓生命有了厚度

 

除了遵從醫囑積極治療外,生活與心理上的改變,對於患者來說也是一道必須面對的課題。蘇連瓔分享,卵巢癌患者的生活常被家庭成員的大小事填滿,較少將心力放在自己身上,在他們心中的第一順位往往不是自己。

 

罹癌後雖然要面對心理、生理上的煎熬,然而,也因為罹癌,必須要放慢生活的頻率,重新檢視生活,漸漸與自己、疾病有了更多的對話,能找到與癌共處的方式。

 

更重要的是,在這過程中開始為自己而活,豐富了日常生活。換一個角度看待罹癌這件事,反倒也是一個生命中的禮物。

 

為了響應世界卵巢癌日,提昇各界對於卵巢癌的關注,癌症希望基金會特別拍攝影片「癌症領悟、生命禮物」,希望提升民眾對於卵巢癌的疾病意識。

 

同時,希望透過翻轉罹癌定義,讓病友理解癌症帶來的不單是苦難,轉念之後,也可以是生命中的禮物。

 

希望讓癌友在罹癌後,仍了解自己值得被愛、被疼惜,更用心生活,也提醒癌友並不孤單,並幫癌友打氣、給予勇氣,鼓勵癌友積極接受治療。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次化療也打不倒她!卵巢癌不斷復發,54歲仍樂觀抗癌「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定開啟另一扇窗」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20日 圖檔來源:台中榮總提供
  • A
  • A
  • A

今年54歲的周小姐在四十多歲時,因肚子痛就醫檢查,赫然發現卵巢癌,從此開始艱辛的抗癌之路;數年來共接受40次化療和標靶治療、30次放療與多次手術,但她始終保持樂觀,即使癌症再棘手,也打不倒她的堅強意志!

周小姐原本在學校擔任行政人員,育有一女。民國100年的某天,她突然下腹劇烈疼痛,在診所照了超音波,醫師發現她腹部似乎有腫瘤,趕緊將她轉診至大醫院,最後確診罹患卵巢癌。

 

同一年,周小姐在台中榮總接受減積手術,盡可能清除擴散的病灶,並搭配6次化療。

 

腫瘤多次復發
堅強挺過辛苦治療

 

兩年後,卵巢癌腫瘤復發,她只好接受腫瘤二度探勘手術,以及7次化療、30次放療,過程非常辛苦。沒想到,才過沒幾年,105年時,又因為腫瘤侵犯,造成雙側腎水腫。

 

於是,周小姐兩側的腎臟都做了「經皮腎造口引流術」 (PCN),方便進行體外引流,並更換「雙J導管」,幫助尿液順利從腎臟流到膀胱。同時,她也接受第三次婦科惡性腫瘤的二度探勘手術。

 

更辛苦的是,後續她又做了27次的化療及標靶治療,並從108年開始,採行新治療方式,以口服藥物控制癌症。

 

已經這麼努力了,老天卻又跟她開了一個玩笑!

 

腸阻塞營養不良
辭工作在家靜養

 

今年4月,周小姐的腫瘤侵犯小腸,造成腸阻塞,於是4度手術,做了左側迴腸造口,之後發生「短腸症候群」,造成嚴重的腹瀉、營養不良,甚至造成低血壓而緊急送醫。

 

在這之後,周小姐才辭去工作在家靜養,並採用居家靜脈營養治療(TPN),並定期回診住院、服用標靶口服藥物,繼續跟癌症拚搏!

 

永保樂觀正向
勇敢抗癌沒在怕

 

多次的腫瘤復發,完全沒有打擊到她!

 

身為虔誠基督徒的她,始終抱持樂觀、積極的態度,以及強大的信仰力量,深信上帝「今日關了一扇門,它日必定會開啟另一扇窗」,既然如此,上帝必定有祂最好的安排;她抱持這樣的信念,勇敢接受治療。

 

在治療期間,她照樣跟著教會出國傳教,足跡遍及歐洲、戈壁、東南亞等數10國。甚至,她在住院期間,還會到其他病房探望病友,分享自己的治療經驗和應對方法,安慰同樣深受癌症所苦的病人。

 

面對癌魔打擊,周小姐最強大的武器就是樂觀、正向、感恩的態度,有問題時,也會隨時請教癌症個案管理師。她說,面對疾病並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保持愉快心情,勇於接受治療,未來依然充滿希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變胖不是中年發福,而是卵巢癌?醫師:7大症狀提高警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2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今年61歲的徐女士,早已停經多年,2年多前突然發覺私密處有褐色分泌物、很像月經來潮的出血情況,且經常流出羊水般的液體,警覺不對勁,就醫卻被當作間質性膀胱炎,或腸胃疾病,最後竟確診是晚期卵巢癌!

為了找出病症,徐女士跑遍全台十餘家醫療院所求診,桃園、台北、花蓮和高雄都有她徬徨尋醫的足跡。半年後,徐女士才在一次腹部超音波檢查中,被發覺異常,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卵巢癌。

 

此時的徐女士,不僅腹部明顯腫脹,腫瘤佔據整個腹部,癌細胞更已擴散侵犯腸道,不得不做人工造口幫助排便

 

徐女士的先生無奈地表示,以前認為只要定期做乳房檢查、子宮頸抹片檢查,就能遠離婦癌的威脅,怎麼也沒想到還有一種癌症叫做「卵巢癌」,讓人完全不曉得如何防範。

 

卵巢癌是一種很特別的癌症,不是卵巢本身發生癌變,主要是輸卵管和子宮內膜的細胞掉落至卵巢後癌化所致。卵巢癌初期沒有臨床症狀,確診多已是晚期。

 

小心卵巢癌!

難發現又難治療

 

台灣臨床腫瘤醫學會教授吳銘芳表示,卵巢癌近35年間發生率逐年增加,成長超過2.5倍。

 

而且根據105年癌症登記資料,當年共新增1507名患者,但同年也有超過656人因卵巢癌死亡,比率超過4成,惡性之高是子宮體癌比率13%的3.3倍。

 

造成卵巢癌惡性高的原因,主要是診斷和治療上有兩個困難。

 

第一難是「早期難發現」,患者的早期症狀不明顯,包括腹脹、肚子痛、容易飽足、頻尿、尿急、腰圍變粗、發胖等症狀,易與其他疾病混淆,導致近5成患者確診時已是晚期。

 

第二難是「晚期難治療」。

 

相較於乳癌、肺癌和大腸癌,晚期卵巢癌的治療武器顯得匱乏,除了手術之外,過去20多年僅有放療、化療供選擇,其中又以化療為主。在此情況下,患者也常因一再復發而深陷反覆化療之苦。

 

標靶藥物治療

有助對抗卵巢癌

 

治療方面,林口長庚醫院婦癌科醫師周宏學表示,國外研究發現晚期卵巢癌患者經手術和化療的標準治療,達到完全緩解的狀態後,約7~8成患者會在1年至1年半左右復發。

 

而且,隨著每一次更換新的化療藥,患者也會因抗藥性,導致疾病無惡化的間隔縮短,越來越容易復發。

 

不過,研究發現,晚期卵巢癌患者以抗血管新生標靶搭配化療,可以延長疾病無惡化的時間,降低復發風險,對於第4期患者更有延長整體存活期的效果。

 

定期健康檢查

早期揪出婦癌

 

台灣臨床腫瘤醫學會和台灣癌症基金會建議,女性要養成定期做婦癌篩檢的習慣,包含:乳房攝影檢查、子宮頸抹片檢查、骨盆腔超音波檢查,以及血液中癌症指數檢測等方法,以助早期發現婦癌蹤跡和早期治療。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安寧善終】她罹卵巢癌恢復5年癌症復發:我希望生命最後,在家道別

撰文 :楊育正、楊惠君 日期:2019年09月24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二○○○年的夏天,我帶著即將完成國家衛生院婦癌專科醫師訓練的六個學員,到美國參加美國婦癌學會,順道拜訪美國西岸幾個主要的癌症中心。參訪結束前,訓練計畫的國際老師──知名婦癌專家里奧.拉加西(Leo Lagasse)教授在他洛杉磯的家裡設宴款待我們。

當時已年近七十的拉加西教授在臨床上仍然非常活躍,並且積極從事援助第三世界的人道醫療計畫,十分受人敬重。

 

同為婦癌醫師,很自然地,我和他聊起了面對癌症不斷帶走我們的病人時,無數令我無能為力的心碎時刻。

 

被卵巢癌纏身的她:有一種無奈叫心痛

 

我舉了一個赴美前不久照顧的一名病人吳小姐為例。吳小姐是卵巢癌病人,最早在其他醫院開刀,但主刀醫師打開肚子、割傷腸子後,再把肚子關起來說:「這沒辦法再開刀了!」吳小姐才被轉送到馬偕醫院來。

 

我們組成外科照顧腸子、泌尿科照顧膀胱,再加上我所帶領的婦產科醫師,讓曾被其他醫師認定「不能開刀」而放棄的吳小姐,經過一連串的手術及治療,能夠存活下來,並且度過了很長一段生活品質極佳的時光。

 

這樣持續了五年。五年之中,她不但恢復工作,生活平順,並常藉著門診返診時和其他病人互動,鼓勵心理脆弱的新病人。我們在這段期間建立了很深的醫病友誼。

 

然而,不幸的消息傳來。一天,吳小姐返診時告訴我,她持續咳嗽好幾週,我立即安排她做胸部X光檢查,發現肋膜積水及肺部轉移病灶,確認是卵巢癌復發,並轉移到了肺部。

 

吳小姐問我:「還有多少機會?」由於一旦卵巢癌復發,且已出現遠端轉移,就幾乎沒有治癒的機會,我只有據實以告,並說明此時的治療目標會在控制病情、延長生命,並改善生活品質。

 

但她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這一回,不是醫師放棄了她,而是她放棄了醫師,轉而投向聲稱可以「包醫」的非正統醫療。期間,我與我太太都努力地勸她要回來繼續進行正規治療,仍無法改變她的決定。

 

不久後,吳小姐還是進到了醫院急診,呼吸急促、形銷骨立,轉到病房來後,我能做的事更有限了,只剩下最後的支持療法。

 

一天,我在看門診的時候,病房的護士小姐告訴我,吳小姐說她想回家了,我立即趕往病房探視她。推著吳小姐的推車在病房走廊邊,正要離去。見著我來,她勉強擠出了淡淡笑容,以最後的力氣、微弱的喘息聲,在我耳邊說出:「我希望最後,在家裡。」然後對我說出感謝和道別。

 

面對婦癌,老教授也只能淚眼以對

 

在與拉加西教授談話的當下,我仍能感受到那種心痛。我問這位久經沙場的老教授:「當我們自己一再重複這樣的心碎時刻,我們無以自處、我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面對這樣的哀傷,當你長期照顧的病人已經變成你很重要的朋友時,你最後要送走他,這時候,我們要怎麼處理這樣的感情?」

 

我止不住激動再接著說:「你要怎麼教導在座其他的年輕醫師,要投注感情於這樣的工作,可是卻要堅強地面對?」

 

我並沒有得到老教授言語上的回答。但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他眼眶瞬間泛紅,眼角有晶瑩的淚珠閃爍,我已明確知道,我們有相同的經驗與哀傷,也明白,這是婦癌醫師無法避免的難題,即使有再顯赫的資歷、再豐富的經驗,都可能不會變得熟練或無感──如果我們對病人投注了感情,眼淚,是唯一的答案。

 

哀傷只會淡化,不會消失

 

在我治療的一千多例癌症病人當中,最棘手的狀況,永遠是病人即將離去之前,悲傷而無法面對的家屬。那每每讓我想到《尋找失樂園》(Finding Neverland)故事裡,一位稚齡的小兒子含淚問出:「Why they must die?」(為什麼我的父母要死掉?)每一個失去親人的家屬,似乎都以他們傷心的眼神,對我提出這樣的詢問。

 

我的病人林太太的小兒子,便是其中一個。

 

林太太是卵巢癌患者,和許多這類疾病的患者一樣,雖沒有明顯症狀,但一被診斷就已是第三期。經由手術後,再配合六次化療,林太太的小兒子卻希望母親轉而嘗試另類醫療。

 

同樣,很快地,林太太的癌症復發了,再回到醫院來時,已有廣泛的腹腔散布和內膜積水。並且因為腫瘤的壓迫,又瀕臨直腸阻塞,林太太本身不願意再接受手術治療,但只做了一次化療,嚴重的骨髓抑制就併發了敗血症,病況危急。

 

意識很清楚的林太太,有許多次表達希望平靜離去,她與丈夫也早已簽署了〈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

 

當初要林太太做另類療法的小兒子幾近崩潰,他不願意就此放手,因為他深感愧疚,覺得都是因為自己要媽媽不再接受西醫治療而去吃中藥,才害死了媽媽。他一再地苦求醫護人員千萬不可以放棄對媽媽的積極治療,幾次情緒失控。

 

有天下午,我就這樣抱著這個還不滿二十歲的大孩子,我安慰著他,不是以一個醫師的身分,而是以一個同樣經歷喪親之慟的人子角色。我對他說,十七年前,在我最景仰的父親去世前,我也是何等的不捨,但為了讓父親放心離開,我在父親臨終之前,對他做了什麼承諾與如何道別。

 

我告訴這個孩子:「你該趁著媽媽神智還清醒,告訴她,你愛她,並且會永遠記得她;請你告訴她,你會照顧你年老的父親,請媽媽不用擔心;也請你告訴她你會努力上進,好好生活,珍惜她給你的人生,也讓人因為你而紀念她。當時,我就是這麼告訴我的父親。」

 

我想,這孩子接受了我的建議,最後順從了媽媽的心願,讓媽媽平靜而去。但我至今還在等待當時他跟我的約定──他說,辦完了母親的後事會再與我聯絡,讓我們分擔彼此的憂傷。

 

我知道,失去親人的哀傷會隨著時間淡化,但是卻從來不會消失。

 

在痛苦的試煉中反思

 

之後,我參加馬偕醫院精神科方俊凱醫師的一項研究計畫:「以照顧癌末病人之醫學倫理,建構醫師靈性成長課程」,引導我具體審視自己行醫生涯的成長經驗,並進一步了解自己身為醫師的深層意義。是的,就像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所說:「我們偶爾能治癒疾病,經常可以解除痛苦,但永遠可以給予安慰。」

 

遇到醫療的困境時,有些醫師可能選擇只扮演有限的身體醫治的角色,抽離情感;有些人則期待隨著時間可以解決一切的問題。然而,使人成長的不是時間,是用心、是投入,是痛苦試煉後的反思。

 

經過這樣的過程,一名醫者可以從技術層面的追求,昇華為對全人的關懷;從無力的嘆息,轉變為超越知識和制度障礙的努力,而能夠給所愛的人不拘形式的靈性關懷,就像遠藤周作的小說《深河》中,那位背負著印度教教徒,到恆河中去做臨死前洗滌的天主教神父。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在我離去之前:從醫師到病人,我的十字架》,寶瓶出版,楊育正, 楊惠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