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們還能一起旅行多少年?雪兒:日子一天比一天少,我們的對話,我會永遠記住

撰文 :雪兒 Cher 日期:2019年11月0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雪兒 Cher
  • A
  • A
  • A

旅行,改變了我們的對話模式,長途旅行,我會分享眼前的風景,他會告訴我電視最近報導什麼鳥新聞,我會傳一些自己喜歡的照片分享給他們,他們會告訴我在電視也看過,一點一滴,我們的對話從壓力山大的日常生活頻道,轉成輕鬆樂趣的動物星球旅遊頻道,分享彼此看過的,走過的,遇見的,討厭的。

爸爸說在南極船上,一位同伴問他,你們父女倆真的是可以聊這麼多?還是假的?

 

爸爸說,每天都可以胡亂瞎聊啊!

 

她則告訴爸爸,她與自己的父親則每次講完兩句話,就是沈默兩到三小時,真的不知道跟家人可以無話不聊,看到我跟爸爸一起旅行,很訝異我們的相處

 

事實上,曾經我們也是相敬如賓,我很怕他一開口就問我工作怎樣,課業怎樣,他也很怕我一開口就說想離職,抱怨現狀,與其如此,那麼我們什麼都別說,說了,只是增加彼此負擔。

 

旅行,改變了我們的對話模式,長途旅行,我會分享眼前的風景,他會告訴我電視最近報導什麼鳥新聞,我會傳一些自己喜歡的照片分享給他們,他們會告訴我在電視也看過,一點一滴,我們的對話從壓力山大的日常生活頻道,轉成輕鬆樂趣的動物星球旅遊頻道,分享彼此看過的,走過的,遇見的,討厭的。

 

誰沒經歷二十幾歲的人生叛逆期,冷戰不想對話的青澀歲月,直到現在,無話不談,因為我們能對話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我會想記住,那些你告訴我的,留給我的,比旅行還重要的對話。

 

有一天,想起來,我的笑容會是甜甜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雪兒 Ch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不孝順我也沒關係」空巢期的你放手吧!走出忙碌的人生上半場,善待自己,身邊的人才會幸福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10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在家庭治療理論中,我們經常會討論這其實是三角化的過程,也就是「工作」本身已成為夫妻關係的第三者。工作提供男性安全感,減少了面對家庭裡對父親與丈夫角色的失望與挫敗感,讓他們投注更多時間在事業上,形成關係的惡性循環。

空巢期最重要的家庭任務,就是讓父母可以卸下父母的角色,回歸夫妻與自我。

 

許多為人母親者,在此階段會難以適應,這跟大文化下對母親角色的期待有關。親子關係向來是華人最為重視的議題,如何「養好孩子」並讓孩子孝順,更是大多數人追尋的目標。

 

因此,母親在這種文化架構下難以擁有自我。如果母親原生家庭的結構就是重男輕女,加上過多子女家庭排行的影響,缺乏被好好看見與理解的自我狀態,也就難以理解什麼是擁有自我。

 

母親的一生,往往會遵循著社會結構裡的傳統價值走,相夫教子、養兒育女;妻子角色的失落,則讓她們放大母職,即使孩子已經長大,仍會渴望維持母職,也難以讓孩子真正長出自我。

 

而許多父親,又因為大文化下「男主外」的思維,而投身工作與成就的追尋。

 

在家庭治療理論中,我們經常會討論這其實是三角化的過程,也就是「工作」本身已成為夫妻關係的第三者。工作提供男性安全感,減少了面對家庭裡對父親與丈夫角色的失望與挫敗感,讓他們投注更多時間在事業上,形成關係的惡性循環。

 

這會形成「老公跟工作外遇,老婆跟小孩結婚」這種婚姻現象的寫照,進而在空巢期任務中,讓許多夫妻有「回不去」的感受。丈夫年輕時在家中消失,邁入中老年、退休後回到家中,有時候不一定覺得回得了家,或不一定能夠修復關係。

 

很多華人的夫妻關係,從年輕到年老有很大的權力消長:年輕時丈夫有錢有勢,年老時丈夫在退休後變得無聲無權,反而來到妻子掌權的時期。

 

有些家庭甚至沒有所謂空巢期。華人文化中的三代同堂、隔代教養等文化習性,讓空巢期不用發生,也讓步入中晚年的夫妻總是忙碌於「父母」或「祖父母」的角色,而難以真正「享有」或「回歸」到夫妻關係。

 

許多成年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接受父母的照顧,也心知肚明如果父母無法繼續照顧孩子,心裡會有多麽難過和空洞,而繼續將自己的孩子交給父母照顧。即使在教養方式上常發生分歧和衝突,拉扯於新式教養與傳統教養之間,他們依舊會秉持對父母的「孝順」,讓孩子由父母來照顧。

 

這也是婆媳最大衝突的原因之一:媳婦總覺得被婆婆搶孩子,先生卻在一旁束手無策。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若權/對孩子放手,是訓練自己獨立的能力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9年04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遠流
  • A
  • A
  • A

母親中風後的這二十年來,身為居家照顧者的我,很少安排超過五天的長途旅行。唯一有過的機會,是四年前重返巴黎的那十天。回台灣後,意外寫成《每一次出發,都在找回自己》(皇冠出版),我以為再也不會允許自己任性出遊。

文/吳若權

 

畢竟,為了尋夢而離家,是年少才有的特權。

 

熟年以後的人生,還能有幾次壯遊呢?對現階段的我來說,算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求。

 

自從考過SCA咖啡師執照,投入在這個領域的學習愈多。只要母親身體狀況可以的時候,常陪著她以「尋咖啡,訪好友」之名四處遊走。

 

次數多了、時間久了,母親漸漸懂得品味咖啡,從一般人最能接受的拿鐵,到行家才懂得鑑賞微酸的黑咖啡,她都非常樂於嘗試。

 

唯獨對於兒子即將成為咖啡師這件事情,充滿疑惑。如同之前我去考中國心理諮詢師證照,她彷彿百思不得其解,一有空就問:「你又要轉行嗎?」

 

要怎樣讓傳統的媽媽,了解她一旦生養水瓶座的好奇寶寶,就會有毫無止境的問號?孩子探詢充滿疑惑的世界;母親期盼讀懂孩子的動機。而很多答案,我們其實究其一生,也還在追尋。

 

倒是她聽說我有機會,可以跟著一群咖啡專家,前往中南美洲考察各大農莊時,就跟著開始興奮起來。即使後來她弄清楚,我因此必須離家超過十六天,仍然非常鼓勵我參加。

 

在慎重考慮的過程中,她極力勸說,要我放心出去,不用擔心她。

 

我以為這是基於她對我的愛與成全;直到出發前一晚,我說:「您要好好照顧自己。」她勉強撐著微笑,無法自抑地落下眼淚,我才知道母親真正的心情,其實是因為多年來久病纏身的愧疚。

 

天下沒有一個母親,願意用自己的病體,綑綁住孩子尋夢的決心;但日常已成習慣的依賴,卻在放手的這一刻,因為軟弱而看見真情。

 

那兩行突然落下的眼淚,讓我讀到她內心的恐懼與無助。即便如此,這就是我們母子必須要各自經歷、也要共同練習的課題。

 

放手,並不是為了不讓對方有繼續依賴的可能,而是訓練自己獨立的能力。

 

探索咖啡,對一些未解世事的年輕孩子來說,可能是一種夢想的追尋。無論是到處走訪有特色的咖啡館,或是自己開一家品味獨具的咖啡店,都充滿浪漫的情懷。還聽說有些中年人,退休之後立刻開了咖啡館,彌補半生未竟心願的遺憾。

 

對我而言,循著世界地圖展開咖啡的學習之旅,是對於人生解答的追尋,向內心深處叩問自己生命更多的可能。

 

孩子探詢充滿疑惑的世界;母親期盼讀懂孩子的動機。

而很多答案,我們其實究其一生,也還在追尋。

 

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

 

(本文摘自《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孩子習慣沒有你的日子 放手才能讓彼此有伸展的空間

撰文 :原水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從來不敢放心一個人出國旅遊,因為我擔心自己不在的時候,他們會因為少了我的照顧而生活秩序大亂,即使不得已必須出遠門,也會不斷以電話遙控,出門前做足各種準備,出門後隨時叮嚀。

我自以為盡責,多年後我才知道他們一點也不覺得是我的母愛,反而是無形的監控,讓他們感到極度的被約束。

 

小時候不敢反抗,等到長大上了大學,兩個小孩都找理由爭取住校,因為這樣就可以脫離我的管束,我也才知道之前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們其實才最快樂。

 

我自己可能是因為排行老大的緣故,從小父母交代的工作不只要照顧好弟妹,還有各種家務要分擔,只要我有一項沒做好,不但會受到工作忙碌的父母責備,事後我還是得把工作完成。

 

 

因此從小養成的責任心讓我對甚麼人都想盡心,做甚麼事都想盡力,不知不覺中也會用自己的標準去對別人要求,其實對別人是壓力,自己也不會因此得到更多的認同,真正吃力不討好。

 

讓我漸漸覺悟的另一個原因,是不只一次發現我要求的跟他們做的完全兩回事,要不是口頭答應然後照他們的方式做,就是聽完都當耳邊風,包括買給他們的東西收了也不穿不用。

 

讓我最意外的是在我被診斷出得了癌症生病的時候,我還擔心萬一自己死了這個家怎麼辦?他們未來的日子怎麼辦?事實上他們並沒有如我想的露出慌亂的神情。

 

反而是鎮定又冷靜,因為在他們心目中我不但是強人,還是個不需要別人擔心的人,他們相信我絕對有能力處理,原來長時間的強勢作為,我已然成為他們心目中不倒不敗的巨人。

 

 

在工作上也一樣,當年生病的時候,我先在最短的時間內安排好所有工作,並交代萬一時的應變措施,員工們只是靜靜的聽著,沒有驚慌也沒有特別的情緒反應,反而是我在擔心緊張。

 

而後自己靜靜的去接受治療,直到恢復上班,他們都像不曾發生過甚麼似的,好像我在與不在都不會影響他們工作的節奏。

 

之前正常上班的時候我都是在公司午餐,也會請同事一起分享,即使外出的時候也會把飯菜準備好,讓他們加熱就可以吃,這個常態因我生病不在而中斷了。

 

而後又再回到公司,午餐又每天照常新鮮供應的時候,他們的反應依然淡定,甚至看不出有和以前有何不同,不禁讓我反省是我給得太多,還是我想得太多?

 

 

那種淡定讓我有點錯愕,真不知道是他們已經習以為常,還是可有可無,看來不管是對親人還是對友人,我顯然都需要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態

 

我們常因為愛一個人而恨不得傾其所有的給予對方,例如父母對子女,總認為他們是自己生命的分身,所以從不吝嗇付出,盡可能地替他們規畫、提醒與防範可能遇到的傷害與挫折。

 

他們不做的便急著幫他做,做不好的、做壞的便幫他善後,讓他以為天下無難事,甚麼困難都有人幫他解決。

 

有的孩子可能因此被寵成弱智,有的孩子恨不得逃離,無論任何結果都是傷感的,其實夫妻也好、子女也好,放手才能讓彼此有伸展的空間。

 

老闆看待員工也是,你以為處處為他們設想是最周到的照顧,其實你給的未必是他想要的,一旦出現摩擦,他們的冷漠便是最直接的反應,因此讓他們習慣沒有依賴的相處方式,是必須修正的。

 

 

後來,我慢慢試著在平常和孩子聊天的時候,改用輕描淡寫的語氣把一些想說的話,包括該讓他們知道的家中事物、財務,以及生活經驗講給他們聽,同時把自己的想法當建議跟他們聊。

 

也許當下他們未必同意我的想法,日後也可能有他們自己的做法,但我已經學著不去求證和過問,畢竟他們有他們的人生要去經歷,我的想法再好也無法替他們承擔未來會遇到的任何問題。

 

對一些看不慣的、想說、想管的盡量避口不說,他們做錯的、做壞的、不做的,也由他們自己去處理,只有讓他們自己去接受後果才能讓他們記取經驗,明知道行不通也必須讓他們自己去試、去面對,畢竟我無法照顧他們一輩子。

 

對員工我開始要求他們自己去處理錯誤,而不再事事幫他們善後,畢竟我也總有退休的時候,他們在我這裡受到的保護,有一天到了別處未必是相同的處境。


 

例如一直以來我都包容他們工作上的所有失誤,甚至概括接收發生的損失,自己氣得要死,他們未必當回事,也不覺得我的寬宥是恩惠。

 

改用放手的方式,讓他們全程自己決斷,任何結果自己負責,成王敗寇、適者生存本來就是職場的鍛鍊,自不自信,都該讓他們自己面對。

 

如果我依舊一直在旁指手劃腳,就算每次收爛攤擦屁股,還是無法幫助他們覺悟,對待員工同樣需要理智而不是鄉愿式的姑息。

 


(本文摘自《做個不麻煩的老人》,原水文化出版,梁瓊白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放手讓他做吧!長輩需要的是「協助」,不是「取代」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自立支援就是失能者要善用殘餘的能力,完成日常生活的大小事。

文/李羚榕

 

這個觀念建立在「用進廢退」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常常使用身體某部分的功能,就會越來越進步,但如果不持續使用,則會退化、退步。

 

「哎呀!這個太重了,我來我來~」

 

「你坐著休息就好,我去幫你準備!」

 

這樣的情景你是不是很熟悉呢?在過去,我們總是習慣幫長輩做好好,但今天我們要來一場「日式的洗禮」!

 

這是大學時期的我,在日本參訪時發生的真實故事,大家可以跟我一起思考一下:

 

那天,我在機構看到一位杵著拐杖的爺爺,他走到玄關,手抖呀抖的拿了雙鞋子,搖呀搖的想要穿上他,試想,這時的你會怎麼做?

 

 

我相信有八成的人都會二話不說,衝過去幫助爺爺,因為從小我們被教育要「敬老尊賢」,我們要「扶老攜幼」,當時的我也本能一樣的衝上前去!

 

但說時遲那時快,我竟然被工作人員遏止了!因為...…在日本「自立支援」很重要。


到底什麼是自立支援呢?

 

自立支援就是失能者要善用殘餘的能力,完成日常生活的大小事。

 

這個觀念建立在「用進廢退」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常常使用身體某部分的功能,就會越來越進步,但如果不持續使用,則會退化、退步。

 

舉一個我在日本聽到落實「自立支援」相當徹底的例子。

 

一位老奶奶80歲,因為腰受傷,申請政府的居家服務,可是居服員到府服務的時候只幫他把洗衣機裡的衣服拿起來,並沒有幫他晾!

 

 

「哪泥!這是怎麼回事?」(在台灣會不會被客訴到爆炸?)

 

這是因為奶奶無法做的是彎下腰拿取洗衣機裡的衣服,但是他還是可以執行晾衣服、收衣服的動作,所以為了讓奶奶善用自己還有的能力,居服員只會協助他,不能做的部分,其他奶奶能做的還是要自己做。

 

在日本,所謂的居家服務不是什麼都幫你做好好,重點是『協助』而不是『取代』。


過去我們常常討論著失能者的「尊嚴」,大多都是從外在討論;但是換個角度想,自立支援其實也是尊嚴的一環。

 

 

如果你能自己照顧自己,不麻煩別人,讓自己能像正常人一般的生活著,對一位失能者來說,這是會增加尊嚴與成就感的!所以,請不要剝奪他擁有尊嚴的機會,能做的,放手讓他去做吧!

 

有人說過,請外籍看護後,失能老人退化得更快,就是因為過度依賴外籍看護照護起居,而讓失能老人不再好好運用自身的力量。

 

另外「錸工場」提倡「減法照顧」模式,鼓勵長者們能夠自己動手做、自己決定,而長者果然有所進步喔!大家可以思考,幫長者把事情都做好,或許是一種孝順和體貼,但留一點事讓長者自己來,也許反而能幫助長者更多喔。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後更要學會放手!別干涉兒女與孫子的人生

撰文 :聯經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討厭被干涉而不與鄰居往來的人似乎愈來愈多了。尤其是公寓的住戶,有時連隔壁住了誰都不知道,這一點相當令人驚訝。

文/保坂隆(日本精神科醫師)

 

然而,有不少人雖然討厭被他人干涉,卻總想干涉自己的兒女和孫子。相信每個人都曾經在青春期對父母的干涉感到不耐煩,在這個時期,父母親有監護孩子的責任,出手干涉是理所當然的行為。但是孩子長大成人之後,有些父母親卻仍舊不肯鬆手。

 

U女士(68歲)正是一位長期干涉孩子生活的母親,但她卻認為自己的理由很正當:

 

「我兒子今年都42歲了,卻連一點結婚的意願都沒有。也不曉得我會不會哪天突然就走了,所以想快點抱孫子啊!可是我兒子好像連女朋友都沒有,所以我才到處打聽,找人給他做媒。只不過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對象,我打算下次瞞著他,幫他報名婚友社。」

 

兒子年過40還單身,做父母的的確會擔心。不過,日本的結婚率雖然年年降低,初次結婚的平均年齡卻是逐年升高,過去「女性要在25歲以前結婚,男性則要在30歲以前結婚」或許是常識,但近來「超過40歲才結婚」倒也不怎麼稀奇了。

 

加上選擇不婚的人愈來愈多,照理說父母親實在沒有必要比孩子還焦急。說到底,結婚或不婚是他們的自由,就算是父母也不應該插嘴。

 

此外,這位兒子之所以不結婚,說不定一部分的原因是出在U女士身上。以男性而言,心理上的獨立大約在24至25歲就定型了,要是在這之後母親仍過度干涉,戀母情結的傾向將一輩子無法根治。

 

如果演變成這種情形,即使勸孩子「要獨立」、「要結婚」,孩子也難以切斷和母親之間的關係,無法下定決心獨立或結婚。

 

不過,U女士的例子還算是輕度的,因為她的兒子並沒有顯露出不悅,也沒有明確拒絕她的干涉。

 

而父母親的干涉還有以下這種例子:

 

「開始工作以後,母親還是不斷干涉我,令我很傷腦筋。稍微晚一點回家就一直打電話來,還會管我薪水要怎麼花,對我的穿著打扮和化妝都有意見,如果不聽她的,她就會趁我上班的時候把她不喜歡的東西統統丟掉。我始終默默忍耐,直到有一天她知道我交了男朋友,要我馬上帶男友去給她看,讓她鑑定對方是不是適合我。那時我覺得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於是事先租好房子,把行李一點一點地搬走,離開了那個家。當然事後我有通知她,但並沒有告訴她我搬到哪裡,也換了手機號碼。一個人住雖然辛苦,卻能過得更自由,我覺得很滿足。」

 

父母親之所以干涉孩子,最大的理由是擔心,希望孩子能過得好──雖然我真的希望是這樣,但卻覺得上述這位母親顯然是想要孩子一切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若孩子年紀小,這樣的心態還說得過去,但孩子成人以後,仍想要依照自己的意思擺布孩子,不但大錯特錯,也是不可能的。

 

要是真的這麼做,現實上和精神上一定都會被孩子疏遠。

 

雖然這可以說是母親自作自受,但孩子本身應該也會為此相當難過吧。為了避免悲劇收場,家長必須轉換觀念,理解「孩子不會永遠只是個孩子」。

 

嬰兒潮世代往往有著根深蒂固的觀念,認為「工作、結婚、有了小孩之後,才算是真正獨當一面」,因此才會擅自認定孩子就算成年或出社會了,都還只是個孩子,超過40歲但還沒結婚,對父母來說也還是個孩子。

 

然而,孩子們的想法與生活方式,和父母親那個世代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在孩子打下了自己的生活基礎、能夠做到最起碼的獨立之後,就該考慮放手了。

 

過了放手的時機而依舊照顧孩子、過度干預孩子的一切,反而會令孩子錯失讓父母獨立的機會。

 

 

(本文節錄自《上流老人:不為金錢所困的75個老後生活提案》,聯經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