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偏心,他從小比不過資優哥哥…竟變成父親最欣慰的兒子!癌父:謝謝你,一直照顧著爸媽

撰文 :黃勝堅 日期:2019年10月3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丁伯伯既然和家人都有共識,那是不是找機會,把DNR意願書先簽了,到時我們大家可以於法有據的尊重您的心意。」「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伊傑趴在桌上放聲大哭。

我嚇一跳:「別這樣呀,你不是很有心想知道你爸的想法嗎?想成全你爸心願嗎?不要你爸遺憾嗎?」
「孩子啊!」丁爸撫摸著伊傑的頭:「我跟你媽懂你是捨不得、是愛我們的,人生嘛,不過就是來走趟春夏秋冬,我很欣慰,這一生,有你們兩個好兒子,這幾年,辛苦伊偉了。」

「爸?」伊偉錯愕的看著丁爸:「你剛、是在說我嗎?」從小一直在資優哥哥陰影下的伊偉,自卑讓他認命、安份不爭的守己,現在是公車司機的伊偉,一定沒想到有一天,他在爸爸的心中,是可以和哥哥平起平坐的。「伊偉謝謝你,謝謝美英,謝謝你們夫妻,一直擔著照顧爸媽的責任,我不知道該怎麼.......

我和丁伊傑,小一小二同班,然後從國小、國中、高中一路同校,上台大後他念電機,我學醫。和伊傑一起長大,所以跟他爸媽、小弟伊偉也很熟。

 

伊傑退伍後赴美深造,拿了雙博士學位,找到很好的工作,便在美娶妻生兒育女,長住美國。丁爸丁媽退休後,每年總有兩三個月在洛杉磯含飴弄孫;伊傑從小就是父母的驕傲,特別是丁爸對兩兄弟的明顯偏心,有時連我都忍不住幫伊偉抱不平。

 

2009年夏天,丁爸赴美在返台前一夜,語重心長說:「這是我最後一次來看你們,你媽一再小中風,行動不方便出遠門了。而我來你這之前,到醫院做胰臟癌追蹤檢查,醫師跟我說,有復發跡象—」

 

「爸你別再說了,你們不方便來,我會抽空帶孩子回去看你們。你和媽如果身體不舒服,就近直接找黃勝堅,這麼多年來,我都拜託這好哥們,他也一直很照顧你們,其他的,別再東想西想了,明天要飛長途,早點睡吧!」

 

那年夏末秋初,一天臨睡前接到伊傑從美國打來的電話,語氣滿是憂愁。

 

「是你爸媽發生什麼事嗎?」

 

「上個月,我爸返台前,突然跟我說,如果得知他怎樣了,不用著急,慢慢回來不要緊,還有,他打算樹葬,交代後事似的。我聽了覺得好傷感,就岔開話題不讓他講下去。」

 

「丁爸願意跟你談這種事很正面呀,你該聽聽他想法的。」

 

「所以我才越想越後悔呀,我爸一定考慮了很久,才會找我說這些,起碼我也該聽他當面把話說完……」

 

接下來一個多鐘頭越洋電話,伊傑提起爸媽從小栽培的往事,越說越難過,哭了起來:「他們當初一定沒想到,望子成龍後,反倒是天涯海角,老來病痛纏身,還要靠你們這些朋友幫忙照應。如果、如果我爸媽萬一怎麼樣了,你可不可以幫我、幫我跟他們──」伊傑吞吞吐吐說不下去。

 

「什麼意思?你是要我幫你跟他們問什麼?還是說什麼?」

 

「我想盡早知道我爸對他自己有什麼想法,畢竟他也癌症末期了。」

 

「幫你跟丁爸談這些,我沒問題啊,問題是你要顧慮父母的感受,自己回來一趟吧,我陪你一起談就是了。」

 

趁著耶誕年假,伊傑攜家帶眷回來,在丁爸最喜歡的揚州館子,宴請父母和伊偉一家,伊傑刻意先和我套好招,然後要我列席作陪,見機行事。

 

席間丁爸丁媽自生病以來,難得這麼開懷,加上兒孫都在跟前,眼睛都笑瞇了。伊傑三不五時丟眼神給我,可是氣氛這麼歡樂融融,怎麼開口談生呀死的?再美味的佳餚,入我嘴都如同嚼蠟。

 

「想當年,沒生病之前,兩三瓶陳年高粱,都醉不倒我,現在,不行嘍,只能望著這一小杯高粱興嘆,聞聞香、啜一小口、啜一小口,人一老一病,萬事皆休啊!」

 

伊傑迫不急待在桌下踢我。

 

「丁伯伯,上次手術後進加護病房,好像因為氣胸併發症,有插管是吧?」

 

「是呀,那可難受到極點,這輩子,我有生之年,別再用這玩意兒折騰我,正好你們都在,我可是很正經、清楚的交代你們。」丁媽一直扯丁爸,要他別再說。

 

「我都癌末四期了,這是早晚的事情,我都不在乎,你們忌諱什麼?」

 

「可是萬一碰上,急救不插管好嗎?」不怪伊偉很擔心,萬一丁爸發生什麼事,伊傑人在千里外,要拿主意做決斷的是伊偉。

 

「插管是急救選項之一,但丁伯伯有肺部轉移了,即便是插管,效果也是不好,再說以現在醫院的維生系統,呼吸管一插上去了,要延長死亡過程不難,可以拖上好一陣子的。」

 

「我八十幾,訃聞都可以發紅帖了,人誰不死?時間到了就走人,我絕不要在醫院裡拖拖拉拉。」

 

看見伊傑拭淚,丁爸說:「上次我去美國看你,回來前一晚本來就要跟你說清楚,是你不想聽、不跟我談的。今天大家都在,黃勝堅也不是外人,把心事攤開來講,我反而放下心裡的大石頭。」

 

「你呀—」丁爸指著伊傑:「我和你媽都沒體力再去美國看你們了,如果能夠,多讓孫子回來幾趟吧,學學中文、講講台語都好,這裡總是家鄉總是你的根嘛,我跟你媽,能多看你們一次算一次嘍!」

 

「至於黃勝堅吶,我到時候還是得要麻煩你。」丁爸直直盯著我:「時候到了,該放,就放我走,我趁這會兒,也跟他們兄弟倆都敞開說清楚了。」丁爸摟摟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丁媽:「老婆大人,我就不再插管什麼的,妳不會有意見對吧?這輩子,世上就妳最懂我心思了。」

 

「丁伯伯既然和家人都有共識,那是不是找機會,把DNR意願書先簽了,到時我們大家可以於法有據的尊重您的心意。」

 

「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伊傑趴在桌上放聲大哭。

 

我嚇一跳:「別這樣呀,你不是很有心想知道你爸的想法嗎?想成全你爸心願嗎?不要你爸遺憾嗎?」

 

「孩子啊!」丁爸撫摸著伊傑的頭:「我跟你媽懂你是捨不得、是愛我們的,人生嘛,不過就是來走趟春夏秋冬,我很欣慰,這一生,有你們兩個好兒子,這幾年,辛苦伊偉了。」

 

「爸?」伊偉錯愕的看著丁爸:「你剛、是在說我嗎?」

 

從小一直在資優哥哥陰影下的伊偉,自卑讓他認命、安份不爭的守己,現在是公車司機的伊偉,一定沒想到有一天,他在爸爸的心中,是可以和哥哥平起平坐的。

 

「伊偉謝謝你,謝謝美英,謝謝你們夫妻,一直擔著照顧爸媽的責任,我不知道該怎麼—」

 

「哥,誰叫我們是同胞親兄弟嘛!」伊偉起身緊緊擁抱著伊傑。

 

這下席間老老小小,所有人擦眼淚的擦眼淚、擤鼻涕的擤鼻涕、連我,心也好酸。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93歲失智父終日臥床,手被綑綁不能動!生死關頭救不救?4子女吵翻天:不救就是不孝!

 

編輯精選:他就醫後往生...被問及醫藥費,兒子竟佯裝自己只是親戚:有時沒錢很可怕,讓父母變得不是父母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夕陽山外山(生死謎藏2)》,大塊出版,黃勝堅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3歲婦胰臟癌轉移,放棄治療與孩子道別...女兒淚灑病房:日出您照亮我,日落我照亮您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53歲的徐女士今年五月發現罹患胰臟癌,確診時已經轉移到肝臟;治療了一陣子,八月就決定不再接受治癒性治療,轉入安寧病房,把握最後與家人相處的時光。

徐女士19歲的女兒每次探病時,總是淚眼汪汪,「說再見真的好難…好希望媽媽能看見,有個人牽著自己的手,走上紅毯的那天,但其實知道等不到那一天了…。」

不過,在徐女士生命的最後,女兒發揮做麵包的專長,在安寧病房醫療團隊的協助下,全家再次共創美好回憶,這愛永留心中…

徐女士育有一兒一女,兒子已出社會分擔家計,女兒還在念書,一家人感情十分緊密。

 

徐女士的先生語重心長地說,太太罹癌後,好幾次進出急診,已盡全力接受治療,最後決定,不再增加煩惱痛苦,於是轉入台中慈濟醫院心蓮病房,接受安寧團隊的照顧,全家人也都盡其所能,到病房陪伴太太。

 

「她的病情,當然會讓孩子沈痛,但這個過程,沒有任何人能替代,以後的路還是要自己承擔。」

 

徐女士的女兒小佩目前仍在就學,不安的心情全寫在臉上,總是淚眼汪汪,讓心蓮病房的志工十分心疼。

 

收藏麵包的記憶!
永別之前,留下愛

 

徐女士曾透露,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個女兒,而病房志工也在陪小佩聊天時得知,她曾獲得烘焙比賽冠軍、通過麵包檢定考試,麵包散發的幸福味道,正是媽媽的最愛。

 

為了讓徐女士一家人「生死兩相安」,沒有遺憾,安寧團隊討論後,規劃了「收藏麵包的記憶」圓夢計畫,讓小佩在心蓮病房親手做麵包,全家人一起見證她的麵包手藝!

 

圓夢活動當天,心蓮病房的客廳變身麵包烘焙房,小佩有條不紊地示範如何製作紅豆麵包、芝士酥麵包。4個多小時後,終於大功告成,剛出爐的麵包散發濃郁誘人的香味,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徐女士(左二)全家與安寧團隊,共同見證小佩的烘焙技術與對媽媽的愛。

 

▲小佩將她對母親的愛,化為一個個親手做的麵包,留下永恆的記憶。

 

更重要的是,伴隨著小佩親手做的麵包,她與家人的愛濃郁了整間病房,母親也親眼見識女兒獨當一面的技術,終於對女兒的將來放心了。

 

小佩藉手作麵包說出對媽媽的愛,但她也說,「說再見真的好難…好希望媽媽能看見,有個人牽著自己的手,走上紅毯的那天,但其實知道等不到那一天了…。」

 

她擔心自己「自私」的想法會讓媽媽難過,淚水滑過臉頰,欲言又止道出:「沒有想到媽媽這麼早就離開…。」

 

讓離開沒有遺憾!
臨終別忘「四道」

 

除了促成「收藏麵包的記憶」圓夢活動之外,安寧團隊也安排徐女士一家人彼此「道別、道愛、道歉、道謝」,指導小佩作畫送給媽媽,讓永別沒有遺憾。

 

小佩在卡片中寫下「日出您照亮我,日落我照亮您」,深深打動所有人的心。

 

八月底,徐女士在家人的溫馨告別之下,安詳往生。

 

心蓮病房護理長黃美玲表示,安寧療護最大的意義,是幫助臨終病人好好去想,下一步要往哪裡走,並且讓病人與家屬,有機會再次創造一個美好的共同回憶,這對臨終者和家屬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安寧療護】他最後才告知病人救不回來,被家屬指責不該連哄帶騙!醫哭:我真的不是存心隱瞞不說實話

撰文 :黃勝堅 日期:2019年10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急重創傷的病人家屬,和癌末的病人家屬,我們一樣談安寧療護、談DNR(不實施心肺復甦術),但困難度要高過許多,因為意外來得太突然,家屬一時間大多無法相信、不肯面對,投射到醫療團隊的壓力,對醫護人員來說,是超級EQ大考驗。」科主任的話,小周醫師此時回想起來,還真不無道理。

從知道周三下午,自己要主持加護病房第7床張老先生的家庭會議,小周醫師就開始坐立難安。

 

第7床張老先生年近八十,在社區附近逆向騎腳踏車衝出巷口,迎面就被撞飛了,跌下來的時候,多處骨折外,重創頭部,傷勢太嚴重了,急診時就已經知道希望渺茫。

 

「急重創傷的病人家屬,和癌末的病人家屬,我們一樣談安寧療護、談DNR(不實施心肺復甦術),但困難度要高過許多,因為意外來得太突然,家屬一時間大多無法相信、不肯面對,投射到醫療團隊的壓力,對醫護人員來說,是超級EQ大考驗。」科主任的話,小周醫師此時回想起來,還真不無道理。

 

「醫師最大的失敗是什麼?病人你救不起來,還死在你手上!」醫學院的大教授,上課這麼講時,多意氣風發,聽得班上同學們點頭如搗蒜。

 

小周醫師這會兒不禁偷偷懷疑,大教授真的行醫以來,一路都打順風牌?從沒有病人在他手上「掛」掉過?說真的,要一個醫師,面對家屬,直視著他們說出:「病人會死!」就這短短四個字,比對暗戀她、為她神魂顛倒的女生,鼓足勇氣表白說:「我愛妳!」還難上千百萬倍!

 

會議室裡家屬圍成圓圈對坐,小周醫師流利的把病情說一遍,接下來、小周醫師發現自己在兜圈子,兜了很久講不出這四個字:「病人會死!」

 

死亡訊息,一定要講得非常清楚。」主任交代主持家庭會議時,還特別強調,小周醫師心裡暗自叫苦,額頭開始冒汗。

 

「周醫師,聽你解釋病情,我爸雖然很嚴重,可是,生命徵象又好像算穩定的吧?」

 

小周醫師覺得脖子僵硬、頭真難點。

 

「那就還有希望拚下去嘍?」

 

小周醫師不由衷尷尬傻笑。

 

「後天公司外派我出差到日本一個禮拜,我回來我爸應該還OK的吧?」

 

小周醫師有些吞吞吐吐:「不,不一定喔!」

 

「什麼意思?你是說我爸撐不了一個禮拜?」病人兒子大驚失色。

 

「那我老大,是長孫,要國中畢業旅行,明天起去三天兩夜,就三天兩夜,應該可以吧?」病人媳婦追問。

 

小周醫師支支吾吾:「嗯、嗯、很難講,老先生,能不能,撐過這三天兩夜。」

 

病人女兒拍著桌子跳起來:「你怎麼一直都不跟我們明講?我爸是岌岌可危的?」

 

「我以為……」小周醫師覺得口乾舌燥:「你們來開家庭會議,心裡都已經有數,老先生他,其實車禍到醫院時,就已經非常嚴重了。」

 

「什麼叫做心裡都已經有數?每次來探病時每次問,你們都是說病情嚴重,但是還算穩定。前天我大哥還曾問過你有關DNR(不實施心肺復甦術)的問題?你還說沒那麼差!這算什麼?善意謊言嗎?」

 

氣氛這麼火爆,想談讓病人好走的DNR?這口要怎麼開呀?前幾天開晨會,主任說:「不能怪家屬發飆,連打掃病房的歐巴桑,都比他們早知道這床病人會死,而家屬竟然是最後才知道的。」

 

坐旁邊通宵值班的學長,瞇著眼睛,小小聲接:「那不就跟老公外遇,老婆永遠是最後一個才知道一樣唄。」當時小周醫師還忍俊不禁。

 

「特別是在急診接到重症病人,預後是好是壞第一時間要講清楚。」主任語重心長:「否則越拖家屬會越不諒解。」

 

「可是我也真的想拚拚看,我一度以為我是可以的。」小周醫師捫心自問,這下好了,杵在這兒,不知該拿自己怎麼辦?

 

「既然你們早知道我爸不行了,幹嘛這一個禮拜來,不斷在他身上開洞?這個管、那個管,一直插一直加,病人還活著耶,他不會痛苦了嗎?」病人女兒嚎啕大哭。

 

「你們早該說的,我爸傷得那麼厲害,我們心裡多少是有譜的,只是你們不該連哄帶騙,即便是出自善意,都不應該!就算你今天開家庭會議,是要告訴我們該放手了,讓我爸好走吧,難道、醫師你們自己覺得之前隱瞞不說實話,是對的嗎?很多不該做的,你們都已經在我爸身上做了,晚了、來不及了……」

 

看病人兒子,一個魁梧的大男人掩面嗚咽,小周醫師心糾結起來,家屬聽到「病人會死」的震驚與刻骨之痛,第一次感同身受。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小周醫師內心不斷掙扎:「說真的,接手張老先生時,雖然知道情況很嚴重,可是我真的也希望能把他救回來,這幾天也一直也都在盡量拚,其實,我自己也是一樣,無法接受病人會死在我手裡的事實啊;我真的不是存心隱瞞不說實話啊!」

 

小周醫師鼓足勇氣,想和家屬說對不起,一抬頭,空蕩蕩的小會議室,桌椅凌亂,家屬什麼時候走的?

 

小周醫師發現,自己哭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夕陽山外山(生死謎藏2)》,大塊出版,黃勝堅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如果有天,我去和上帝喝咖啡了,孩子請你別難過!夏韻芬公開分享遺囑,親筆寫下愛的告白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2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中廣提供
  • A
  • A
  • A

中廣流行網26日舉辦公益講座「傳承財富傳遞愛」,由「理財生活通」節目主持人夏韻芬主持,邀請恩典法律事務所律師蘇家宏,在活動中指導聽眾如何寫遺囑。在律師團的見證下,最後共有146位民眾現場完成遺囑,將滿滿的愛傳遞給子女和家人!

夏韻芬也公開分享她親筆寫下的遺囑,其中不只有財產分配,更有對兒子無盡的愛,現場聽眾為之動容!

傳統上,寫遺囑是一件臨終才要做的事情,若有人提議在身體健康、生活平順時就提筆寫遺囑,大多會被視為不吉利的行為,甚至遭到家人責難。

 

不過,正因為民眾普遍缺乏寫遺囑的概念,父母過世後子女爭產、兄弟鬩牆的新聞事件層出不窮,相關議題近年來也受到愈來愈多關注。

 

講座活動來賓屋比房屋總經理葉國華開玩笑地說,「不要相信你教得多好,環境會改變,孩子也是會變的!」

 

事實上,學會正確寫一份遺囑,將避免未來許多紛爭,不但不是觸霉頭,反而是愛與幸福的傳承

 

口頭分配財產
沒寫遺囑恐難如願

 

蘇家宏律師在講座現場就分享一個案例故事:老王有一棟價值1000萬的房子和若干股票,財產價值共1600萬元;考量晚年生病後,都是大兒子在照顧,他決定多分一點財產給大兒子。

 

於是,他將兄弟倆叫到跟前,表示未來他過世之後,房子留給大兒子,股票等其他財產留給小兒子,當時兄弟倆都沒表示意見,老王也沒有把他的財產分配計畫,白紙黑字寫成遺囑。

 

後來,老王過世了,小兒子在朋友慫恿之下,突然警告哥哥說,爸爸的房子,他也有份!由於老王並沒有留下具有法律效力的遺囑,生前的願望恐怕無法實現了!

 

由此案例可見,預立遺囑確實有其必要性。不過,遺囑不只是冷冰冰的財產分配,更可以是愛的傳承。

 

保單留給女兒
一張字條傳承愛

 

講座活動來賓公勝保險經紀人總經理蔡聖威也分享,團隊曾經服務過一位客戶王先生,育有一女二子;由於妻子早逝,女兒從小就「姊代母職」,一肩挑起照顧兩個弟弟的責任,高中畢業後沒有繼續升學,選擇進入家族事業工作,賺錢資助弟弟們出國留學。

 

多年後,王先生罹患癌症,心想日子不多了,該把財產妥善處理一下。他念著女兒辛苦持家、為了弟弟犧牲奉獻,決定將保單的受益人改成女兒的名字。保險經紀人建議,除了變更受益人之外,不妨再寫一張卡片,未來,他將把保單連同卡片一起交給王先生的女兒。

 

王先生過世後,女兒收到了保單和一張紙條,上面只寫了三個字─謝謝你。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卻滿載了老父親一輩子對女兒的愛;人走了,留下的不只是遺產,更是能永久傳承的溫暖親情,是陪伴孩子一輩子的無價珍寶。

 

蔡聖威表示,父母傳承給子女的可以是事業、財產、知識、經驗,但他認為最難能可貴的,就是愛與家族精神。事實上,這些對孩子的叮囑與關懷,都可以寫在遺囑當中,成為子女未來一生的養分與永遠的念想。

 

預立遺囑很簡單
傳承幸福現在開始

 

那麼,到底該怎麼寫遺囑呢?蘇家宏律師在活動現場指導民眾,指出有效遺囑的三個要點:

 

1.從頭到尾自己寫(不可電腦打字)

2.簽名

3.寫年月日

 

動筆寫遺囑之前,先思考三個問題:

 

1. 我有多少財產(動產、不動產等)

 

2. 我想把財產分給誰?(繼承人、其他親友、公益團體等)

 

3. 誰來執行我的遺囑?(成年的親友、律師)

 

想好之後,就可以動筆寫一份簡單的遺囑了!遺囑完成後,未來隨著心願的改變、財產的增減變化,都可以隨時修改。

 

夏韻芬分享遺囑
願兒子快樂健康

 

夏韻芬在本次活動中,大方與聽眾分享自己的遺囑,由蘇家宏律師一字一句唸出來,現場洋溢溫馨感人的氣氛。夏韻芬除了在遺囑中交代房子、現金、股票等財產分配之外,也提到對妹妹的照顧,並叮嚀兒子要將阿姨當作自己的母親一樣孝順。

 

有趣的是,夏韻芬要求她的部分畫作要掛在家中欣賞、部分義賣捐贈公益團體,珠寶首飾則要分給幾位晚輩,「因為她們就像我的女兒一樣嘛!」

 

最感人的是,夏韻芬在遺囑中對親友說,別為了她的離去而傷心難過,因為她將與天堂中摯愛的親人相見;最後殷殷叮囑兒子,即使媽媽離開了,「我依然照看著你」,提醒兒子一定要照顧身體健康,「正常飲食、勤做運動」。

 

夏韻芬哽咽地說,「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去跟上帝喝咖啡,但是對孩子,你真的沒有其他要求,就是希望他快樂、健康而已!」

 

146人完成遺囑
傳承財富傳承愛

 

完成146人預立遺囑的活動之後,現場一位聽眾分享,「我今天是被太太抓來的,本來對遺囑都沒有概念,沒想到寫遺囑那麼好玩,可以整理思緒,回顧自己從出生到現在,人生要怎麼安排、怎麼表達自己的想法,真的很有意義!」

 

還有一位聽眾表示,「每年我都會重寫遺囑,review(回顧)我去年、今年、未來的生活,這對我很重要。我很想照顧一些小貓小狗,今天學到原來遺囑也可以做公益。」

 

預立遺囑,傳承幸福、讓愛延續,今天就試著寫一份遺囑,預約未來的美好告別!

 

▲夏韻芬、蘇家宏律師和現場民眾高舉玫瑰花,見證146人完成遺囑的感動。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終日臥床、插鼻胃管,手被綑綁不能動!臨終要不要急救?4子女吵翻天:不救就是不孝!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1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93歲王爺爺罹患失智症10多年,已完全喪失自理能力,終日臥床,不太認得人,對話混亂,生活起居皆需外籍看護24小時照顧。

由於已經來到失智症末期,王爺爺有好幾次因為吞嚥困難嗆到,造成吸入性肺炎,或是因泌尿道感染而反覆住院治療,有幾次甚至面臨急救的生死關頭。

 

王爺爺有四個子女,但兒女們對治療方向的意見卻分成兩派,一派主張一定要救到底,不救就是不孝;另一派希望順其自然,不要再讓老父親受苦。

 

單就鼻胃管的置放與否,就讓兒女們吵得不可開交,常常放了鼻胃管沒多久,王爺爺就自己拔掉,但因為其中兩位兒女堅持,只好又放回去。

 

由於擔心爺爺又自己拔掉鼻胃管,他的雙手被綁在床緣固定,讓另外兩位反對放鼻胃管的子女,看了非常難過,卻無計可施,常常看著父親流淚,表示「如果爸爸還清醒,能自己決定要或不要,那該有多好…。」

 

臨終自己決定

別讓家人難以抉擇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林森中醫昆明院區家醫科醫師謝惠婷表示,上述是一個真實案例,臨床上這種情況幾乎每天不斷上演,不只病人跟家屬難過,甚至醫療人員也束手無策。

 

謝惠婷醫師表示,「常常我們對意識清楚的民眾做調查,詢問若有一天自己因昏迷、變植物人,或是失智症末期造成無法自主決定時,會想要靠機械式的維生醫療,或是鼻胃管灌食來維持生命嗎?」


「大部分得到的答案都是不願意,不想要再受折磨。可是,若這些情況是發生在家人身上時,大家就會開始遲疑,無法做決定,而且不願意的人也減少了許多。」

 

「民眾會告訴我們,因為捨不得啊…怎麼可以看家人不吃不喝?不敢幫家人做決定,覺得自己像劊子手…等等。這告訴了我們『能夠自己決定』是多麼重要,不只可以避免自己受苦,也可避免家人甚至醫療團隊、社會受苦!」

 

先做預立醫療諮商

再簽預立醫療決定

 

《病人自主權利法》今年一月上路,除了保障病人知情、選擇、決定的權利,也保障了病人的善終權。與《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相比,病主法的適用疾病類別較多,可選擇拒絕或撤除的醫療選項也更廣。

 

符合以下5種臨床條件下,可選擇是否接受、拒絕或撤除「維持生命治療、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

 

1. 末期病人

2. 不可逆轉昏迷

3. 永久植物人

4. 極重度失智

5. 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重症

 

建議民眾在具有完全行為能力時,透過「預立醫療諮商」立下「預立醫療決定」,而非意識不清時,讓別人來做決定。

 

上述案例中提到的王爺爺,若有機會在身體健康或是失智症初期時,與家人接受「預立醫療諮商」後立下「預立醫療決定」,子女們可能就不用再為了王爺爺要不要急救,或是要不要放鼻胃管而爭執、難過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就醫後往生...被問及醫藥費,兒子竟佯裝自己只是親戚:有時沒錢很可怕,讓父母變得不是父母

撰文 :大師兄 日期:2019年10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編按:「人一生就該好好活著,好好善終死去。」但離世前後若沒有錢,就無法好好善終...病床邊來了一個大哥,看見已死去的老人家,他哭得很難過,哭著哭著,護理師過來問:「請問你是他的家屬嗎?」那個大哥是老人家的兒子,護理師就繼續問:「那有關於費用部分……」大哥立刻擦了擦淚,說:「沒有啦……我是遠房的,聽說了來看看而已。」之後他問了廁所在哪裡,後來,就沒再出現了,而他們冰庫又多了一個長老,一個沒有好好善終的老人家。

變成植物人,只會拖累家人更多,不如好好為她善終

 

有一次,附近的業者告知說最近他可能有一個案件要送來,目前還在救,但是家屬都覺得送來,好好善終可能比較好些。

 

我們覺得奇怪:怎麼可能送來好些?

 

於是業者說了。

 

「這個小姐是這樣的,每個月都月光不打緊,卡債欠一堆,買了一堆精品、名牌包、名錶、衣服和鞋子。終於到某天,她發現自己過不下去了,開始向親朋好友借錢。

 

「借到沒得借之後呢,把所有精品都放車上,開著車去山上打算燒炭自殺,結果在燒炭的時候,炭盆倒了,變成火燒車,被旁邊來夜遊的人發現。

 

「滿車精品沒了,她被燒成植物人。你覺得家屬是希望繼續養她,還是有朝一日能讓我接手呢?」

 

聽完這故事,不知為何,我很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接到這個小姐,因為真的太慘了,這樣子拖下去,只會拖累家人更多而已,不如放棄急救、好好善終。

 

不只貧窮夫妻百事哀,他因沒有錢,無法為老父善終

 

另外有一天,我和老宅去醫院接一個老人家回來。

 

老人家原本住在安養中心,家境不太好,兒子常常拖欠費用,但還是加減有付。某天老人家真的不行了,送去醫院急診住幾天,往生了。

 

家屬不出來處理,變成社會局接下,於是由我們去。

 

到了現場,護理師一臉古怪地告訴我們,他的家屬會來看。我們想說奇怪,都已經是社會局案件了,怎麼家屬還出面呢?

 

結果來了一個大哥,看見老人家,他哭得很難過,哭著哭著,護理師過來問:「請問你是他的家屬嗎?」

 

那個大哥點了點頭,護理師就繼續問:「那有關於費用部分……」

 

大哥立刻擦了擦淚,說:「沒有啦……我是遠房的,聽說了來看看而已。」之後他問了廁所在哪裡,後來,就沒再出現了,而我們冰庫又多了一個長老,無法好好善終。

 

幾個月後,社會局請家屬來簽聯合公祭的申請書,我總覺得那個自稱「兒子」的人在哪裡看過,但其實也不重要了。

 

有時候,沒錢真的很可怕,可以讓爸爸變得不是爸爸、媽媽變得不是媽媽。有天,是否我會因為沒錢而不敢承認我的家人呢?

 

不,我不可能。

 

有錢人的爺爺奶奶:究竟是他過得比較好,還是我過得比較好?

 

做看護時,我負責一整排的爺爺、奶奶,常常聽他們的小孩介紹是某醫院院長、某退休警長、某地主、某公司主管的媽媽。

 

當年我待的那家醫院,算是中間價位偏高的,一個月四、五萬跑不掉,住的人也都是家境還不錯的。當中午我泡好牛奶,把躺在床上的爺爺、奶奶的病床搖高,準備餵食他們喝牛奶的時候,總是想著:他們個個身家百萬、千萬計,但是比起我,他們真的快樂嗎?

 

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副可以跑、可以跳的身體,是不是就贏過他們了呢?

 

有天,我問一個長期坐輪椅的爺爺這問題,爺爺說:「傻孩子,假如我的身家可以換站起來跑跑跳跳,我當然願意呀!」

 

那時候的我不斷在想,究竟是他過得比較好,還是我過得比較好。

 

隨著這份工作做得越來越久,看到的事情越來越多,也越覺得我這輩子是來學習如何做一個容易滿足的人。

 

我們這邊有很多怪人,有個老頭沒事就來這邊晃,有一次,夜班警衛大胖問:「你為什麼喜歡半夜在殯儀館走來走去呢?」

 

老頭想了想,說:「常常來這裡,就知道自己過得多幸福。」

 

喜歡半夜在殯儀館走來走去,就知道自己過得多幸福

 

可不是嗎?那我為什麼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別人的期待、別人的要求呢?

 

有時候,好希望我還是那個上網發發牢騷、寫寫文章的快樂肥宅,過著一事無成的荒謬人生,好像什麼都沒有,卻又什麼都有。

 

不管如何,未來的我一定要更肥!更宅!

 

願我一生都肥宅;不帶遺憾進棺材,美好善終。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比句點更悲傷》,寶瓶文化出版,大師兄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