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賺錢養家,卻被說不顧家!丹萱:歷經婚離子散的我相信,人生熬過了低谷,一定會「由死而生」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丹萱提供
  • A
  • A
  • A

今年五十多歲的丹萱,曾跌到人生最黑暗的低谷,經歷了「由死而生」。他的自我追尋與復原之旅,就像歌曲《張三的歌》,無論多麼淒涼,裡頭終見光芒。新的第二人生要啟程,你不是非得要像她一樣痛一回,卻能藉著她的故事,走進自己內心的千山萬水。

 

「新芽要破土,不是那麼容易,人生決心要重來一回,你能明白,這是要經過多大的決心與勇氣?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體會,什麼叫『破繭而出』。極度的痛苦,也伴隨著極度的喜悅。」

 

穿著打扮用色大膽,一副女中豪傑模樣的丹萱,在一場「聲音療癒」的活動中,用堅定的語調,請大家說出自己的名字,而且還是要「大聲且自信」,令人十分好奇這是一種「愛自己」的練習方式嗎?

 

女人到了40歲、50歲後,為什麼還要學習愛自己?我們還不夠成熟嗎?

 

今年五十多歲的丹萱,曾跌到人生最黑暗的低谷,經歷了「由死而生」。他的自我追尋與復原之旅,就像歌曲《張三的歌》,無論多麼淒涼,裡頭終見光芒。新的第二人生要啟程,你不是非得要像她一樣痛一回,卻能藉著她的故事,走進自己內心的千山萬水。

 

結婚是為了逃離家庭,這個「逃」,卻跌進另一個深淵

 

「我有一位不快樂的母親,也有不快樂的童年。媽媽將她人生的不幸歸咎在我身上,再加上她很重男輕女,我在家裡沒有地位、沒有聲音,我常常想,我是不是哪裡做錯了?我是不是不夠好?所以媽媽才這樣對我......。」

 

「我總是表現得很優秀、很努力,在各方面有成績、有成就。但我現在才明白,我過去的『斜槓』,去學跳舞、戲劇、廣播等等,其實都是因為『不安全感』,我要拼命證明,自己還有活著的價值。」

 

在一個不快樂的家庭裡,悲傷彷彿會傳染,痛苦則會世襲。就連婚姻,丹萱形容自己是為了逃離窒息的家而下的決定。

 

「但結婚當天,我就知道這是錯誤的決定。男方看得出來,我的娘家沒有給予祝福,我只是把我的孤單,帶到另一個家庭裡。」誰都想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可是太過渴望別人來愛的人,就好像住家的窗戶破了,反而招致他人的覬覦與欺負。

 

「婚前我努力賺錢給媽媽,但媽媽總是覺得不夠;婚後我仍努力賺錢,因為沒有穩定的經濟,讓我更沒安全感,我更加拼命工作、拼命賺錢增加收入,卻落得前夫數落:『只顧工作、不顧家庭』。到最後,我真的是『緣份做盡』,才決定簽字離婚。」

 

當你活得不像自己,命運不會讓你逃避太久

 

離婚對很多女人而言,是一道長長的生命傷口,對丹萱而言更是萬念俱灰,因為她冒著生命危險、血崩而生下的孩子,也被前夫帶走,不讓他們見面。

 

長久細心呵護、心中僅存的一盞燈火,就這樣被一腳踩熄。也因此,「我那時單親、沒錢,孩子又被帶走,我一度想要結束生命。」

 

「但你的靈魂不會棄你不顧,當你活得不像自己,命運會拿修眉刀來,讓你看見清秀亮麗的自己;可是若一直逃避,命運就會拿開山刀來了。」回首往事是輕描淡寫,但這把「命運開山刀」,的確讓當時的她,一無所有。

 

跨越2,976公里的再相逢,挽救即將熄滅的生命

 

「我那時沒有任何活下去的力量,這時出現任何浮木,我一定會緊緊抓住,人在谷底的脆弱與無助,我感受得淋漓盡致。」好在命運的開山刀,是要開闢出她人生新的道路,縱使跌跌撞撞,命運會捎來訊息,帶迷途者走出迷宮。

 

「我收到一個廣播留言,一則來自『呼倫湖』的訊息,有一位長輩在找我。我突然驚醒,那是多年前的回憶,我像是看到老天爺降下繩索。我翻找其他信件,找到了他之前寫給我的信,他寫:『別忘了草原的約定,帶你的孩子來看我吧』。」

 

原來,丹萱在生小孩前,曾去蒙古草原旅遊。愛好自然風情的她,與當地一位慈祥長輩一見如故,她離去前和他說:「我過幾年,一定回來看您。」而這位在草原的長輩,沒有忘記丹萱的約定,幾年又幾年的過去後,他寫信來台灣:飄洋過海來看我吧!

 

「進入婚姻的泥沼後,我陷在自己的困境裡,把這件事壓在我記憶的底層......當我決定要去蒙古看他時,朋友都阻止我,『這麼多年前的一面之緣,你憑什麼去找他?』我不只是自己要去,我還想帶我孩子去,我承諾未來我要帶我的孩子回去。」

 

發著抖跟前夫對話,從今以後,我再不做受害者

 

「孩子都在前夫那,已經跟我不親了,對我講話也變得很冷淡。我打電話給他,跟他說,『草原爺爺邀請我們去呼倫湖探望他,你要不要一起來。』我在心中默禱,草原之旅不要有阻礙,我現在已經脆弱到,有一點風,生命的火就會熄滅。」

 

而沒多久,丹萱的孩子來電,也捎來一個他期待已久的答案:「我想,我可以跟你回草原。」

 

在周邊朋友的關心之下,她開啟了冒險也是救贖的旅程,當她下飛機的那一刻,她的人生換上新的一幕。

 

「飛機落地的那一刻,看見長者們組成一個團體歡迎我,我這一輩子,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從來沒有人這麼重視過我,我的心中很感動也很震撼,在我人生最脆弱無助的時候,一面之緣的長輩,竟是如此把我放心上。」

 

苦苦求愛,卻在放棄愛的時候,愛就回來了。

 

這一趟的草原之旅,把她從絕望的深淵拉起,也修補了她跟孩子的關係。在朋友的鼓勵下,她不再逃避,不再扮演那個哭哭啼啼、受盡委屈的受害者,剩下人生的每一天,她要完整地把自己愛回來。

 

「我打電話給我前夫,我說,你不能再把孩子搶走了,如果你有任何意見,我們法院見!我記得我放下電話時,手還在發抖,我鼓起我所有的勇氣,為了孩子,我絕不退縮。」

 

現在看起來堅強無畏的丹萱,與她形容的過去相差甚遠;像是「進化」般,現在她是聲音療癒師,引導其他女人認識自己、照顧自己、愛自己,由內而外有力量地為自己「發聲」。

 

丹萱的草原之旅

 

我們都是一次次地蛻變,才有今日的我

 

「當我的生命到了谷底,我才願意去看,我過去、現在是怎麼對待自己的?我一直尋求媽媽、前夫或其他人的肯定,但我有肯定過自己嗎?生命的痛,是提醒自己,你詛咒它,它便十倍還給你。」

 

「有時候我們必須停下來,回過頭再來看,發生的事才有意義。去回想在那樣的困難裡,你怎麼活下來?當你發現了自己的力量,就會是你生命的火種。」

 

丹萱說,別小看幼苗要發芽,在貧瘠荒蕪的草原裡,沒有天時地利人和,它是無法突破乾涸的泥土的;它要很堅強、不放棄希望,最後仍要靠自己的力量奮力一搏,才能迎向「新生」。

 

「我現在累了就睡,不再勉強自己;有需求就表達,不再壓抑自己。我也是到很晚才懂什麼叫『愛自己』:提升自己的力量,疼惜、肯定每個階段的自己。」

 

「而且有句話叫『愛人如己』,我們越曉得如何與自己相處,我們散發的磁場就會不同,那個真正愛我們的人,我們也才看得見他、懂得珍惜他。」

 

我們一定都有類似的經歷吧?有愛過,也痛過,煎熬過,也繼續重生。無論你生命的苦痛是什麼,別忘了,陽光一直都在;無論你今年幾歲,「愛自己」也隨時可以發生,完整對自己的愛,不枉我們只有一次的人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洪仲清心理師:「幸福不難,難在我要比別人幸福」女人40歲後,與自己和解;全心愛自己,不再妥協!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在臉書上有超過31萬粉絲,人氣超高,尤其吸引許多女性粉絲。做過兒童治療個案的他,從一開始單純與家長留言對話,到後來匯集無數媽媽、女性們的密集討論,他說他並非特別懂女人,這一切是順勢而為。可是訪問的空檔,他聚精會神地回覆臉書上的留言,認真地思考他人生命中的困境。

「在臉書上可以引起那麼多媽媽討論,實在是始料未及,像是被推著走似的;一開始是因為沒時間與家長們互動,才聽從朋友建議開FB粉絲專頁,把一些想法公開分享給家長們,之後關心家庭議題的媽媽們紛紛進來,這些我從來沒有計劃過。」

 

洪仲清說,每個媽媽身上都有多重角色:全職媽媽、職業婦女、婆婆、媳婦、女兒等等,他在看待這些角色帶來的挑戰和議題時,因為不是當事者,再加上是男性的身分,反而更能跳脫、維持客觀性。

 

在這幾年與媽媽們相處的過程,他說,無論女人現在在人生的哪個階段,能不能有個機會,將心力回到自己身上,每天花一些時間,整理今天的自己?單身也好,空巢期也罷,無論是40歲的掙扎、60歲的困惑、80歲的暮年,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成為你最喜歡的樣子。

 

40歲後的女人

與自己和解,做自己想成為的人


「近來有許多台劇,非常精彩,我們可以從劇中去發現我們是『怎麼被影響的?』『時代怎麼在我們身上留下痕跡?』。像是《俗女養成記》、《用九柑仔店》等等,我都很推薦給大家,因為劇中人是在演繹著我們的生命故事,這些人、那些事,組成了我們的生命。在劇中陳嘉玲(《俗女養成記》女主角)最後肯定自己過去的努力,這些我覺得很棒!」

 

「農業社會雖然已經過去,但價值觀卻深深影響著我們,所以我喜歡看台劇,從中看到過去的影子如何留在我們身上。自我價值花了太多時間與社會對抗,便綁著一個人不能做自己。」

 

他以陳嘉玲為例,如果一個女人,需要耗盡許多力量去面對社會的標籤、社會壓力,她就沒有時間回到自己身上。到了一定年紀,40歲時就常會有內在的抗爭與和解,但同樣在其他年紀也會發生。

 

50歲後的空巢期

放下角色期待,把自己找回來

 

「若要聊空巢期,很多人以為是孩子長大離家後開始,其實第一次的空巢期,在幼兒園就開始了。重點在那個『空』,空就是失落。」

 

為什麼會有空巢期這個名詞產生,洪仲清解釋,「當我的價值是由我的角色塑造,角色的價值等於人的價值。所以當角色的價值不再重要,我便會感受到失落。」

 

「這是很重要的階段,因為我們要離開舊有的角色價值,是一個可以重新省思自己的機會。」過去總把心思放在孩子上的媽媽們,時間變多了,能自覺自己的情緒,能整理、梳理關係,如果真的體驗許多的失落,那也代表那是新的開始。
 

可是空巢期的失落感要如何面對?洪仲清分享,可以用「自我、自主、自律、自覺」來應對。
 

「首先談『自我』,要有時間才能談自我與自主,許多人都說『等我以後我要......』,可是無論是過去、現在或是未來,實際上很少把時間放在自己身上。如果經常的『念頭』都在別人身上,自我便不見了,就會有空虛感。」

 

「而且,如果一位媽媽總覺得『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那麼,只要不符合我的期待,我就覺得被辜負。要擁有自我,就是要把念頭從別人移轉到自己身上。」

 

「再來談『自主』,無論幾歲都要讓自己『獨立』,老了就獨立老,自己的人生自己創造,力量才會又回到自己身上。不用怕孩子離開了不回來,要對自己有信心,」

 

「『自覺』便是清楚自己的情緒從哪邊來,例如子女不想被管,讓你傷心了;可以去思考自己真的喜歡管嗎?若你用『管』來代表想念與關心,那是否就直接表達想念與關心。例如,『不要吃外面的食物不健康』,改成『媽媽想念你,什麼時候回家吃飯呢?』。」

 

「又例如,你認為別人讓你生氣了,但有沒有可能不是別人讓你生氣,而是你累了,你忘了好好休息了。」

 

社會的標籤

這樣形塑了我,以及我們

 

「其實要做自己,真的很不容易,尤其要放下許多社會期待,這是一段與罪惡感對拒的過程。」

 

洪仲清解釋,廣告與媒體總在「美化」媽媽的角色,大家想想,我們常看到的媽媽形象,是否「總是在為家人擔心」?

 

這些僵化的印象刻板留在我們的集體意識裡,又或是大眾媒體也會傳遞「女兒很貼心」的形象,要符合這些社會期待,我們就會壓抑自己真正的情緒,好像「好媽媽」、「好女兒」一定會是什麼樣子。

 

可是你真正的樣子是什麼?你想做別人眼中「最好的自己」,還是活出「最好的你自己」。

 

40歲、50歲後的人生還很長,我們可以從別人的故事裡發現自己,把自己拉到外太空重新看待自己。過去的劇本演繹成今日的我,而今日覺醒的我,是該揮灑本性,編寫自己想要的人生劇情。人生只有一次,不要演出別人的樣子。

 

洪仲清最後送給讀者一句話:「幸福不難,難在我要比別人幸福。」你認同嗎?

洪仲清心理師(遠流出版提供/攝影 太陽的情書影像 LLFTS Photography)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出國旅遊幾次才叫樂活?勸你放棄「做自己」,50歲後更愛「好自在」!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10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並不是建議大家以後都不必出國旅行,只是說不必再因為羨慕,但自己卻做不到而感到挫折。不過,我要提醒的是,我或許幫你卸下了「第三人生應該要常常出國旅行」的情緒重擔,但這時你該省思的是,你的生活是否過得充實、有意義?這或許才是時間可能非常漫長的第三人生裡最重要的課題。

文/施昇輝

 

很多書寫第三人生的文章,總是讓人非常羨慕,但衡量自己的能力,又覺得很挫折,因為自己好像做不到。為什麼人家可以過得這麼精采,而我卻過得如此乏味?越想就越自卑、越沮喪,但我現在想要勸大家的是「不羨慕別人,才能做到真正的自在」。

 

這類文章經常以出國旅行,來印證作者的「樂活人生」,甚至我上某些財經節目,主持人也要用我常常出國旅行,來證明我投資理財的成功。我周遭確實有很多經濟能力很好的朋友,一年總要出國五六趟,當然還是會讓我羨慕不已。

 

我這幾年平均一年出國兩次,只有一年來到三次,真的不算多,根本談不上「達人」等級。同時,我幾乎都是跟團旅行,所以也很難彰顯自己規劃旅遊行程的功力。如果你的出國次數跟我差不多,以及也習慣跟團,現在應該可以比較釋懷吧?因為「樂活大叔」也不過如此啊!

 

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旅行次數

 

第三人生,有類似我這種出國頻率應該算是常態,甚至很多人受限經濟能力,一年能出國一趟都嫌奢侈了,所以真的不必羨慕那些「能經常出國」的少數人了。你可以透過這些少數人寫的文章神遊世界,但不必經常激勵自己「有為者亦若是」。

 

我們應該從「羨慕」的心態轉為「感謝」才對,因為他們說不定幫你看到了你即使親臨該地也不一定能體驗到的面向。以我曾去過的吳哥窟為例,你若沒有藝術和宗教的背景知識,真的就只是走馬看花而已,那不如看書上的照片和有關歷史人文的說明,還更能看到吳哥窟的精隨呢!

 

雖說「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但這句話是在交通不發達,甚至是完全沒有網路的時代所說的話,如今「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這句話其實更精準。有些別人拍出來的美景,你或許根本沒機會親見,因為一來同樣的美景不是隨時都有,二來你沒有那麼好的攝影技巧或設備。以很多人都希望親眼目睹的極光為例,據說肉眼所見還不如照片清楚,也讓我斷了追極光的想望。

 

我並不是建議大家以後都不必出國旅行,只是說不必再因為羨慕,但自己卻做不到而感到挫折。不過,我要提醒的是,我或許幫你卸下了「第三人生應該要常常出國旅行」的情緒重擔,但這時你該省思的是,你的生活是否過得充實、有意義?這或許才是時間可能非常漫長的第三人生裡最重要的課題。

 

旅行世界,仍牽掛父母子女

 

我之所以不是重度旅遊者,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父母年紀都大了,出國時很難不掛念他們。古人說「父母在,不遠遊」,現在才能真正體會這句話的深意。

 

我是父母的獨子,所以沒有任何人可以幫我分擔照顧的責任。如果你有兄弟姊妹,就比較不會擔心出國期間父母有可能發生的任何突發狀況,畢竟還有其他親人可以立即處理。

 

每次出國,特別是去搭機至少要半天以上的遙遠國家,我不太敢與父母聯絡,也很怕接到台灣來的電話。只要當天沒接到電話,就可以至少放心一天,但又不能都不打電話,所以隔幾天還是會聯絡,只要聽到父母聲音充滿元氣,感覺就像有過了一關。

 

會擔心父母,當然也會擔心子女啊!因此我每次的出國旅行,就是在這種「自己」與「家人」、「玩樂」與「責任」的拉扯中,時而開心、時而焦慮地度過。


做自己,不如「好自在」

 

這種心情讓我想到另一個讓人羨慕的境界,那就是很多勵志書籍中常常鼓勵大家要「做自己」。只要有親人,就一定有牽掛;有牽掛,就很難放下;無法放下,又怎能完全做自己呢?

 

很多作者歌頌「做自己」,或許他們經濟無憂、沒有子女、也無須照顧父母,甚至沒有結婚,要做自己相對容易,但大多數人都沒有以上相同的條件,卻希望追求做自己,反而會讓自己更焦慮。

 

我的建議是直接「放棄做自己」,只要做到凡事但求「自在」就好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母子3人被發病危通知,卻在加護病房敗部復活!「我沒有時間悲傷,只想幫助更多人」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9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胡舜英提供
  • A
  • A
  • A

「我整理我老公的牛仔褲,才在裡面翻出了三張病危通知:我女兒、兒子,還有我自己。許多人都問我為什麼可以保持樂觀,因為我沒有時間可以悲傷,我是沒有資格厭世的人,我只能把握每一天,認真過日子。」

今年50多歲的胡舜英當年在生下大女兒、期待了好多年後,終於又懷了上孩子,而且還是許多人稱羨的龍鳳胎,一子一女讓全家都沈浸在新生兒即將誕生的喜悅裡。可是當意外來敲門,即使掩著耳朵不去聽,它還是會破門而入。

 

「六個多月時,孩子怎麼安也安不住。女兒先出來,再來是兒子,都不到800公克,我來不及看到他們,因為我血崩急救中,醫生開出了三張病危通知給我老公,這些我都是後來才知道的,我感謝我的老公沒有放掉我們,家人覺得能救就救、且看且走......。」但這一路走來的照顧,就是20多年。

 

他們不完美,仍是我的孩子!與閻羅王搶人,非贏不可

 

「我坐月子都在吊點滴,身體有3000 CC是別人的血,13袋的血吧!好朋友來探望我,只問我說:『你想看你的小孩嗎?』我聽了這句話,開始有了活下去的勇氣,我要撐下去!」胡舜英說,在關鍵時刻,你遇到的人,真的很重要。
 

「從醫院返家時,護理師們都替我們慶祝,因為我們是『加護病房的敗部冠軍』!當初只知道是早產兒,我不知道影響會這麼深遠,要照顧雙胞胎又是早產兒,我實在沒有時間想別的。直到孩子慢慢長大,姐弟倆的差異開始出現,姐弟都有腦性麻痺,但姊姊狀況還沒有那麼嚴重,弟弟就需要更多的照顧。」

 

談及照顧的過程,當然有許多外人無法理解的心酸血淚,可是她的堅定從來沒有改變,她甚至說,感謝有這段際遇—「如果我的小孩是正常的,我還會有這樣的視野與眼光嗎?」

 

帶著兩位腦麻的孩子,一路上受到的協助與包容,點點滴滴都刻畫在她的心頭。別人眼中的不幸,已經淬鍊成她不向命運低頭的堅韌與勇氣。
 

▲雙胞胎兒女出生四個月時的可愛模樣。


人生不缺扯後腿的人,不要浪費時間在不支持你的人身上

 

孩子不健康,是媽媽的原罪嗎?胡舜英說,她只是把責任扛起來,畢竟都已經請閻羅王重寫生死簿,「怨嘆」這件事,就留給別人吧!

 

「願意支持你的人,我們就聽他的話看看;不願意支持你的人,對你也不會有任何幫助,我們又何必放在心上。不管有沒有遇到小孩生病的事,我們的人生不缺『扯後腿』和『不看好你的人』,可是人生並不長,我們要把心思放在可以做的事上,不要浪費任何時間去討厭別人,和他們說再見就好。」

 

身為一位母親的單純要求:請你們在意孩子的感受

 

當姊弟開始成長、學習時,她花了好大功夫,讓他們可以進入一般教育環境,與其他同齡學童一起共融學習,「我們都是社會的一份子,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就能接受與自己有所差異、不同的人,這需要父母、師長、學校一起努力。」

 

但要讓社會大眾完全接受「不同的孩子」,還是有漫長的路要走,胡舜英即使再堅強無畏,身為一位母親,旁人因不理解的評論與判斷,也著實讓她經常默默傷心。

 

「早期弟弟開刀時,遇到骨科醫師對弟弟說:你站起來試試。我當時聽了很心痛,我的小孩就是站不起來呀,醫師,您能看一下病歷嗎?再有一次,就業服務處要輔導弟弟就業,諮詢人員說,等到弟弟打字速度變快,才要幫他介紹工作。可是,你知道他的身體限制是不會再變好,你知道你面對的是重度腦麻嗎?」
 

全然接受自己的命運,相互支持便能繁花盛開
 

隨著大女兒長大,她一度不想承認有兩位腦麻的弟妹,青少年時期相當叛逆,也讓胡舜英傷透腦筋,「我知道對她不公平,我花太少時間在她身上了。」大女兒要結婚時,也曾因自己的家庭狀況而遲疑,她只對大女兒說:「妳有妳的人生,去追尋自己的幸福,不用牽掛弟弟妹妹的未來,爸媽會為他們規劃好。」

 

所有身障兒家庭可能經歷過的經濟拮据、知識困境與心靈囚牢,胡舜英都在反覆地經歷與研習學分,不管是女人四十、女人五十,還是即將進入的女人六十,人生走了這麼久的路,胡舜英依舊挺直腰桿,「我不希望別人跟我受一樣的苦,但如果你需要,我願意做你的燈火之一,我曾接受過那麼多人的善意,我也要傳遞下去。」

 

她的夢想,一直希望能協助其他家庭利用輔具來改善生活,別像她一樣走了好多冤枉路,不要跟過去的她一樣孤單。此外,她還想繼續攻讀特教研究所,原因同樣是想幫助跟她一樣的父母,以及幫助更多的孩子。

 

最後她想分享一些想法,給《幸福熟齡》的讀者:「每個生命都是奇蹟,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生命有些不完美,但『愛』能使我們不殘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拒絕臥床、80歲也要跟「老閨蜜」出國度假!荷蘭人的抗老秘訣:想做什麼,做得到就去做!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8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布爾·丁夫人提供
  • A
  • A
  • A

編按:荷蘭在全球幸福指數排名中名列前茅,加上國民平均壽命長、健康狀況良好,是許多人眼中享受退休生活的好地方。本文專訪旅居荷蘭十多年,與荷蘭丈夫育有兩子的台灣太太─布爾·丁夫人,從中年人的觀點,分享荷蘭人健康又快樂的秘密!

「我的兩個姊姊都已經先嫁到外國去,疼愛我的媽媽對親友打包票:『我再也不會有另一個女兒嫁到國外。』很快地,就換我嫁到荷蘭。」採訪時,問她怎麼敢放下在臺灣的一切,原因跟她描述的荷蘭性格竟有些類似:想做什麼,做得到就去做。

 

布爾·丁夫人旅居荷蘭,是知名部落格版主,分享荷蘭的親子教養、高齡長照、生活美學等觀點。當年,因為一見鐘情的緣分,對方浪漫的追求,讓她勇敢地奔愛荷蘭,十多年來在當地安身立業。


「我是一身傻膽,愛情是賭博,頂多就是賭輸罷了。」她本來可是一句荷蘭話都不會說,媽媽擔憂她在國外會不會受苦、被騙,她只是明快回應,「不去試,怎麼會知道!」


就是要你動起來!

荷蘭老小超愛運動


嫁到荷蘭後,布爾·丁夫人在十多年前懷了第一胎,嚴重孕吐,產後不但沒有人幫忙坐月子,婆婆來訪時,還要下床幫婆婆泡咖啡。在語言不通、環境不適應的情況下,再加上產後的身心改變,讓她有嚴重的產後憂鬱。


沒想到,幾年後生了第二胎,她產後第二天就下床向鄰居發「生日卡」,分享寶寶誕生的喜悅,讓剛搬來的華人睜大了眼睛:「你不是才剛生完,這麼快就下床到處走動?」

 

「我也羨慕臺灣的產婦可以坐月子,現在還有坐月子中心對吧?可是荷蘭文化鼓勵我們要『活動起來』!」

 

布爾·丁夫人說,「荷蘭是『巨人國』,除了基因、飲食外,小朋友從小就開始游泳、騎單車、溜冰;老人家70、80歲後,還是很愛露營、度假。尤其是身體不舒服時,他們認為更要做些身體活動,散步、遛狗也行。久了,我也覺得這是有道理的。」



荷蘭長輩獨立自主

退休生活照樣活耀


雖然荷蘭自由積極的態度與作風,令許多人嚮往,但這不代表臺灣需要仿造著做,因為這些做法與國家政策、社會文化有緊密的關聯。

 

「生病了就該多休息,這在台灣是大家都接受的觀念。如果換作『身體不舒服時要多活動』,可以接受並做到的人會多嗎?」不只是虛弱的人很難接受這個觀點,更多時候,是身邊的人也會鼓勵要多休息。

 

但是,荷蘭不希望老人病後臥床,因此將大量經費挹注在維護全民健康上。更重要的是,荷蘭人獨立自主,運動與活動都不是被勉強的;即使白髮蒼蒼,仍是「我的生命,自己做主」。

 

布爾·丁夫人分享,「我老公的奶奶,超過80歲的老人家了,可是每年仍會跟她的『老閨蜜』們度假去玩。他們的度假不是要探險,也沒有瘋狂的玩法,而是存粹換個環境過生活,沉澱與滋養自己的身心靈。」

 

「有一年,她的健康狀況已經很不好了,我們勸她『真的還要度假嗎?』答案當然是Yes!」荷蘭的老人家,在生命結束的那一刻之前,自己永遠擁有最終選擇權─想做什麼,做得到就去做!

 

因此,在荷蘭的長者,晚年生活還是非常活躍。「你來荷蘭的度假地區看看,到處都是年長的爺爺奶奶在露營、在玩樂,大家也習以為常;退休後的生活仍舊保持著豐富、精彩,這不是特殊景象,而是日常生活。」

 

社會互助、福利完善

老了不必擔心孤獨一人

 

布爾·丁夫人說,荷蘭就是鼓勵人實現夢想的國家,也因為講究社會福利,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對於互助、捐款都相當大方。


「我曾經寫過一篇報導,我自己也相當喜歡。有一位大學生發現自己的奶奶,整個星期都在等他來訪時,察覺了奶奶的孤單,因為奶奶對他說『我真的很高興你回來,我已經好幾天沒有跟任何人說話』。」

 

「於是,他在大二那年發起『老奶奶快閃廚房』的活動,邀請平時獨居的老人們當大廚,做菜之外還能彼此交流,不到一年就獲得非常大的迴響。他還成立基金會,將夢想化為行動,而且社會也支持他去實踐!」

 

重視社會福利的荷蘭,在長照方面也很關心社區和家庭,政策的制定更是以照顧家庭為中心展開,「長照或許不是生病的人最痛苦,荷蘭盡量滿足每個家庭的需求。」

 

因此,荷蘭長照相當重視社區生活,社區照顧體系也非常完善。例如,在保險制度下,有「個人專案經理」能夠協助新手照顧者整合資源、提供支持系統與財務分析。

 

荷蘭,是一個讓你不用擔心老後生活的國家,當你陷落時,社會網會盡可能地接住你。

 

文化國情不同

台灣應發展在地特色

 

「但也不用羨慕荷蘭,因為荷蘭是高稅收國家,臺灣有多少人可以接受薪資所得一半都要繳稅呢?」而且,「荷蘭與臺灣是很不一樣的,臺灣有濃濃的人情味與生活的便利性,這是讓我想念臺灣,也適應荷蘭比較久的地方。」

 

因此,布爾·丁夫人認為,臺灣的高齡長照應該要有自己的在地化、本土化特色,從社會文化發展出來,真正適合臺灣的社會福利政策。
 

擁有幸福老後,除了有賴政府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個人如何經營生活。

 

沒有人是一夕之間變成老人,我們的後半生是前半生的累積,快樂自信的人生與成熟的人格,都要往前追溯。在社會的框架之下,要怎麼活出獨立又快樂的自己?無論你現在幾歲,都不能停止追尋答案。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享受50歲以後的人生,不留遺憾!葉金川給兒一封告別信:希望火化後的骨灰,能回敬給魚吃!

撰文 :葉金川 日期:2019年08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人會失足,馬會亂蹄,曼尼會被三振,林書豪會投籃外空心,我騎自行車會摔車。是的,吃燒餅那有不掉芝麻的?

話雖是這麼說,騎自行車騎到摔車,把鎖骨肩頰骨關節摔到脫臼,不只是有點糗,還逼的我趕快把這封信寫完,免得心頭好像有點事未交代清楚,晚上睡覺睡不安穩。

 

遠征尼泊爾

 

今年的5月2日至18日,我要去尼泊爾的安納普納山區,目的地是到魚尾峰的基地營(ABC,海拔4000m),如果一切順利,我當然想與中華登山健行的山友一起去挑戰友誼峰,高度約5600公尺,最後一宿的營地近5000公尺。

 

我自己個人的紀錄,最高只是爬到4280公尺左右,當然我如果不舒服,就會知難而退,趕快下山,所以應該是沒有什麼危險性,不過人生真的很難說,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我之前的目標是60歲前爬完台灣百岳,其中有一段最長且較為困難的南三段,成行之前我去做了「心臟電腦斷層、腦部核磁共振」等自費檢查,就是怕在登山途中身體會出現意外狀況,雖然這已經是3年前的事了,不過這三年我的身體狀況沒什麼大的變化,等兩年後我65 歲時我一定會再檢查一次的!

 

一路挑戰自我

 

我喜歡挑戰自我,或許很多人會認為這是自找麻煩,但我就是喜歡這樣的生活,今年如果順利挑戰成功,明年我還想去土耳其的阿拉拉山,高度5600公尺,去尋找傳說中諾亞方舟在那裡的遺跡。

 

另外我想在65歲時,到紐西蘭去嘗試高空跳傘,65歲以後我還會搞出什麼花樣,我還沒仔細想。不過要去磯崎學衝浪,是一定要的,烏石港的衝浪阿伯是67歲開始學的,我現在還比他年輕很多。

 

我想,這樣一直玩下去,總是會有風險的。雖然有些人認為會觸霉頭,但是我認為這封信還是一定要寫。

 

給兒子的叮嚀

 

第一,如果我有什麼意外,請你們好好照顧媽媽,至少每個禮拜都要有一個人回來看媽媽,3個禮拜輪一次,並不過分。

 

第二,我本身有國泰人壽的壽險、意外險及醫療險,而每次旅行前會加保意外及醫療險,但這些保險金,我想媽媽和你們也不需要,所以我希望你們將這些錢,捐給林務局新竹管理處,請他們把大霸尖山途中的九九山莊龍門一號山莊。

 

依照我構想的方式將山莊改善,如何改善我會另撰一文詳細說明,簡單講,要隔間隔音,有床簾,有乾燥室,地板鋪地磚,穿藍白拖,玄關要能處理濕背包、濕鞋子。

 

第三,我不希望有墓園與墓碑,我希望火化後的骨灰,大部分作成魚飼料灑在七星潭外海,因為我吃太多魚了,希望把我自己回敬給魚吃。另外一小撮骨灰則放在合歡北峰,那裡是百岳中最容易到達的地點之一。

 

它登山人口適中,不會太吵,也不會太冷清,此外,也有山友早已長眠此地,可以互相作伴。最重要是可以看到立霧溪、太平洋、清水大山、南湖中央尖等等美景,早上可以看日出,晚上可以觀星座,這種以大地為枕、以星空為帳的日子,是我給自己辛苦了一輩子最貼心的犒賞。

 

不過你們每年四、五、六月高山杜鵑花盛開時,要記得來看我,練練身體對你們應該沒什麼損失才是。

 

選擇這座山已經算很仁慈了!來回只要4個鐘頭,原本我想要放在安東軍山,可以欣賞花東縱谷與太平洋,那裡要走4天才會到,或者是南湖東峰,可看到太平洋與龜山島,來回也要4天,我仔細想想,這樣對你們好像太殘忍了,而且這兩個地方人煙罕至,稍嫌冷清了些。

 

不斷更新的清單

 

其實我的一生要做的事的清單一直在更動,包括每年要跑完一次全程馬拉松,要參加一次全程鐵人三項,要划獨木舟從七星潭到和平,這都是我自己可以辦到的。

 

不過,最近日本的紀錄片「多桑的代辦事項」給了我一些新的想法,我希望我能在65歲以後的每一個生日,開著一輛滿載“莫凡比”的冰淇淋車,到養老院免費請老人們吃,如果我沒辦法達成,你們要幫我完成這件事。

 

讓老人享受吧!

 

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我一直認為,80歲以上的老人,不需要限制他們食物清淡,不必減重,吃的下比較重要,愛吃什麼就吃什麼,可以吃到自己認為的人間美味,讓自己活得更快樂一些。

 

限制老不能做這吃那,是違反人性的,也沒有任何科學根據的。事實上,越來越多科學證據顯示,老人要吃好一點,吃胖一點,讓他具有多一點對抗疾病,對抗憂鬱情緒的能力。

 

我願,每個老人都可以享受自己美好的最後一段人生,不要留下任何遺憾。

 

不要過一成不變的生活

 

以上我交代了那麼多事情,應該都不會在近期內發生啦!只是我一定要跟你們說明清楚,為什麼我要這麼做,你們才不會覺得我這個老爸怎麼這麼怪怪的!

 

總歸一句,我只是想說,我就是不想一輩子過著一成不變的人生啦!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葉金川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