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終日臥床、插鼻胃管,手被綑綁不能動!臨終要不要急救?4子女吵翻天:不救就是不孝!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93歲王爺爺罹患失智症10多年,已完全喪失自理能力,終日臥床,不太認得人,對話混亂,生活起居皆需外籍看護24小時照顧。

由於已經來到失智症末期,王爺爺有好幾次因為吞嚥困難嗆到,造成吸入性肺炎,或是因泌尿道感染而反覆住院治療,有幾次甚至面臨急救的生死關頭。

 

王爺爺有四個子女,但兒女們對治療方向的意見卻分成兩派,一派主張一定要救到底,不救就是不孝;另一派希望順其自然,不要再讓老父親受苦。

 

單就鼻胃管的置放與否,就讓兒女們吵得不可開交,常常放了鼻胃管沒多久,王爺爺就自己拔掉,但因為其中兩位兒女堅持,只好又放回去。

 

由於擔心爺爺又自己拔掉鼻胃管,他的雙手被綁在床緣固定,讓另外兩位反對放鼻胃管的子女,看了非常難過,卻無計可施,常常看著父親流淚,表示「如果爸爸還清醒,能自己決定要或不要,那該有多好…。」

 

臨終自己決定

別讓家人難以抉擇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林森中醫昆明院區家醫科醫師謝惠婷表示,上述是一個真實案例,臨床上這種情況幾乎每天不斷上演,不只病人跟家屬難過,甚至醫療人員也束手無策。

 

謝惠婷醫師表示,「常常我們對意識清楚的民眾做調查,詢問若有一天自己因昏迷、變植物人,或是失智症末期造成無法自主決定時,會想要靠機械式的維生醫療,或是鼻胃管灌食來維持生命嗎?」


「大部分得到的答案都是不願意,不想要再受折磨。可是,若這些情況是發生在家人身上時,大家就會開始遲疑,無法做決定,而且不願意的人也減少了許多。」

 

「民眾會告訴我們,因為捨不得啊…怎麼可以看家人不吃不喝?不敢幫家人做決定,覺得自己像劊子手…等等。這告訴了我們『能夠自己決定』是多麼重要,不只可以避免自己受苦,也可避免家人甚至醫療團隊、社會受苦!」

 

先做預立醫療諮商

再簽預立醫療決定

 

《病人自主權利法》今年一月上路,除了保障病人知情、選擇、決定的權利,也保障了病人的善終權。與《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相比,病主法的適用疾病類別較多,可選擇拒絕或撤除的醫療選項也更廣。

 

符合以下5種臨床條件下,可選擇是否接受、拒絕或撤除「維持生命治療、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

 

1. 末期病人

2. 不可逆轉昏迷

3. 永久植物人

4. 極重度失智

5. 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重症

 

建議民眾在具有完全行為能力時,透過「預立醫療諮商」立下「預立醫療決定」,而非意識不清時,讓別人來做決定。

 

上述案例中提到的王爺爺,若有機會在身體健康或是失智症初期時,與家人接受「預立醫療諮商」後立下「預立醫療決定」,子女們可能就不用再為了王爺爺要不要急救,或是要不要放鼻胃管而爭執、難過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了以後,我陪你!她照顧失智丈夫壓力大,在這裡找回美好咖啡時光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隨著高齡人口不斷增加,失智人口也持續攀升,許多失智病人的照顧者都是另一半,沉重的照顧壓力常壓得人喘不過氣!建議照顧者善用社區資源、適時喘息,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給失智病患更好的照顧品質。

劉先生罹患失智症後,出現日夜顛倒、易怒等症狀,讓身為照顧者的太太楊女士備感壓力!

 

幸好,近期夫妻倆一起參加台北市中正區健康服務中心推廣的「記憶守護咖啡『讚』」培訓課程,學習沖泡咖啡與失智症照顧技巧。在泡咖啡的過程中,不但可以訓練劉先生的認知功能、延緩退化,也能讓楊女士紓解平時照顧的壓力。

 

夫妻倆在沖泡咖啡時,回憶年輕時一起喝咖啡、憧憬未來的情景,對比現在雖然年紀大了,仍有機會一起享用咖啡、閒話家常,仍然十分幸福。

 

失智人口多

照顧者壓力大

 

台灣65歲以上失智症盛行率為8%,且年齡愈大盛行率愈高,推估108年全臺失智症人口已達28萬人,90歲以上長者的盛行率更高達36.88%,也就是每3人就有1位失智者。

 

國內失智者有9成以上是居住在家中,照顧者常遭遇許多困難與壓力,諸如失智症者生活作息日夜顛倒、重複問問題、獨自外出迷路、遺失東西、物品放錯地方、精神行為症狀等。

 

長期下來,照顧者面臨極大的照顧壓力也逐漸成為患者背後的「隱形病人」。

 

善用長照資源

給自己喘息空間

 

建議照顧者可運用失智服務據點、日照中心及長照等資源,並參加照顧者支持團體,學習照護技巧也適時喘息,先改善自己的生活品質,才能讓失智親人獲得有品質的陪伴與照顧。

 

上述案例中的楊女士,除了帶著劉先生參加咖啡培訓課程之外,也參加失智服務據點、台北市中正區健康服務中心的非藥物治療課程,包括:認知訓練、桌遊、戲劇課程、音樂治療、懷舊治療等,楊女士不僅得到喘息,楊先生也有更多延緩退化的機會。

 

失智症照護相關訊息,可上臺北市政府失智症服務網查詢,若有意願加入「記憶守護咖啡『讚』」,可電洽臺北市中正區健康服務中心(02)2321-5158陳護理師,該中心將在10月份辦理照顧者舒壓課程與活動,歡迎照顧者來電報名。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開始防失智!研究證實:每天動腦可存腦力,有效遠離失智症

撰文 :揚生慈善基金會 日期:2019年09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每3秒鐘就增加一位新的失智症患者,全球現在已超過5千萬人罹患失智症,推估2050年時將達1.32億人。失智症可謂二十一世紀的黑死病,截至今日,醫學上仍沒有治癒的妙方。因此,全民都需瞭解---如何預防失智症上身。

失智無法治癒  但可以從「預防」做起

 

諸多研究證實「透過各種生活型態的調整,可降低罹患失智症的風險或延緩失智症發病的時間」。

 

蘇格蘭地區研究指出,經過約二十年積極推動正確生活型態:趨向「保護因子」和遠避「危險因子」,當地失智盛行率由8.3%下降為 6.5%。另依據眾多各國大型研究結果作推估,若能實踐「預防失智症的生活型態」,全球可減少三百萬人罹患失智,效益非常可觀啊!

 

預防失智症的保護因子:接受教育或終身學習、規律運動、地中海式飲食(多吃魚類、蔬菜)、多從事認知活動、社會互動。

 

提高失智症風險的危險因子:抽菸、沒有控制之高血壓、肥胖、糖尿病、憂鬱、聽力受損、社會退縮。

 

身動、互動、腦動,缺一不可

 

現今台灣社會已經非常清楚「身體運動」具有預防三高等效益,及「與人互動」可減少憂鬱風險,二者都有助於遠離失智症。但要特別提出「動腦活動」更是絕對不可少的一環!

 

研究調查基因相似的雙胞胎,中年時期生活型態中「是否從事動腦活動」(如動腦遊戲、拼圖、或閱讀等),比「是否運動」更顯著預測晚年期罹患失智的風險。

 

眾多長期追蹤研究結果一致顯示----從事腦力相關休閒活動,具有強力保護與預防認知退化的作用。總之,日常生活活動安排,要均衡並重,身動、腦動、及人際互動,缺一不可。

 

儲存腦本不嫌晚,越早開始越好

 

為何「動腦」可以降低罹患失智的風險?腦影像研究結果證實,大腦具有可塑性,從事有挑戰性的認知任務,可使腦血流量及神經連結增加。

 

因此近來心理學家提出「認知儲備理論」,認為動腦活動如同是在儲備腦本,以對抗老化或疾病的耗損。

 

失智症不是突然發生的,也不是到老人期才需要去關注,證據顯示失智症患者腦中的類澱粉蛋白沉澱或腦血管阻塞(導致失智症的可能原因)可追溯到中年(診斷前約二十年),大腦即開始發生改變,所以在年輕時多進行腦力活動,就能儲備較多認知能量,來強化穩固大腦,以對抗老化或疾病的耗損。

 

另研究發現學習新事物的八十歲長者,大腦仍會有功能與結構的改變,老年時動腦也絕不嫌晚!

 

健腦活動--「新奇」與「挑戰」是必要條件

 

健腦活動非常多元,只要是「新奇」、或稍有「挑戰」(如需要策劃、問題解決、或隨機應變等)的特色,即可提供大腦刺激,有助於活化腦細胞之神經連結;反之,若從事例行性、反射而不經思考的活動,則較不具有訓練作用。例如研究證實,長時間看電視者,得到失智症的風險達1.3倍。

 

有研究調查75歲以上老人每週從事休閒活動的情況,追蹤五年後罹患失智症的情形,發現每週每多一天從事腦力活動,可降低7%機率成為失智者。

 

過往研究實證推薦的健腦活動,包含:閱讀書報、彈奏樂器、藝術創作、腦力遊戲(麻將、橋牌、下棋、電玩、數獨、桌遊......),學習新事物(如上語言課、學新歌、使用3C產品),及從事複雜的日常活動(如理財、規劃旅遊等)。

 

生活中隨時有訓練頭腦的機會(如:記住新人名、記住要買的東西),過去認為退休就是要享清福,啥事都不要去費心,但現代新觀念--當個「好命」人不是好事,多費心與多勞動才是上策。

 

健康生活型態愈早開始愈好,身動、互動、腦動三者要均衡並重,千萬別服老,對人事物保有好奇心,「多挑戰、多做事、多運動、多朋友、多歡笑」是遠離失智症的不二法門。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揚生慈善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就醫前不久丈夫才去世、小孩皆尚未成年...子宮頸癌病患微笑簽「放棄急救同意書」

撰文 :楊育正、楊惠君 日期:2019年09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孟蓮臨終時疲憊的笑容,許多年來,常浮現在我的腦海。

從發病到離開,短短不到兩年,孟蓮一直無奈且平靜地接受醫療的不確定性和藥物引發的不適感。她總是滿臉愁容,卻又那麼體貼地勉強自己露出微笑。

 

她的「苦.笑」,讓我反覆思考,對於末期病人而言,究竟是我們減緩了他們的煎熬痛苦?還是他們解放了我們的無能為力?

 

她是個人生坎坷的婦人,就醫前不久,丈夫才去世,小孩皆尚未成年。因為未定期做抹片檢查,子宮頸癌錯失了早期診治的機會,就醫時已第四期,癌細胞罕見地轉移到胸部皮膚上,化療和放療沒能控制病情,又得接受全身性化學治療。

 

她那疲憊卻善解人意的微笑

 

每次化療,孟蓮都劇烈嘔吐,最好的止吐藥物仍無法緩解。但即便癌症最後蔓延到肝臟、肺部、骨骼甚至腦部,我每次巡房,她總是在疲憊中勉力又擠出笑容。

 

最後,她簽署下放棄急救的同意書

 

有一天回診時,我問她:「還有什麼想做的事?」她說:「我想吃生魚片。」當時她腸道阻塞嚴重,根本無法進食,再說化療病人抵抗力不好,也不宜生食魚肉,我們只能放在心裡。

 

幾天後,她的病情更為惡化,意識也時而清醒時而沉睡。一天傍晚,護士小姐很高興地告訴我,孟蓮情況好轉,腹脹略消,孟蓮媽媽買了生魚片讓她略略享用,吃過生魚片,她就平靜地睡了。

 

兩天後,孟蓮去世。

 

孟蓮最後的願望,是她的灑脫?抑或只是她的無奈?是「一切都是命,半點不由人」的無力感,還是徹悟以後的放下?當我們也走到最後的時刻,我們的期待是什麼?藉由照顧癌症病人,我一次又一次地,重複思考這些問題。

 

在抵達目的地之前

   

若由哲學或宗教角度來看,生命最後的歸途便是靈魂重新出發或永遠安歇平靜,而無論信仰前者或是後者,都懷有同樣的恐懼:抵達目的地之前,是由痛苦還是安詳隨行?

 

在我單純是個醫師時,信奉「醫師無知,是為無德」,竭盡所能地為病人尋求當下最佳的治療,對每一個療程的步驟與意義瞭若指掌,我認為這便是一個醫者為病人福祉所應盡的最大職責。

 

成了病人之後,卻在接受髓鞘內化療、針頭要扎進自己皮膚時,在做大腸鏡、脫下褲子等待檢查時,仍舊驚慌。

 

我對自己的驚慌也感到驚慌。原來單是提供最好的醫療,並無減於病人的恐懼,病人的感謝或致意,常常只是出於對醫療人員的善意回饋。未知,是病人害怕的源頭;疼痛,則是病人害怕的後果。

 

帶頭預立安寧緩和意願書

 

在生命終點,病人害怕的從來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最後一段路的過程。我於是更加明瞭,協助病人免於恐懼與痛苦的折磨,不僅是額外發心的醫德,也該算在醫術本業之列。

 

罹病前,我即認知推動安寧療護的重要,在發起醫院主管「one day in hospice」安寧病房一日體驗活動前夕,發現自己罹癌。而兩年後的今天,成了「癌友院長」的我,對安寧療護有更深刻的體認,更覺得有特殊使命,再發起院內主管帶頭簽署〈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

 

兩年前意外的「巧合」,不是沒讓我心裡覺得有些「陰影」,但這是正確的事、該做的事,不能因一些巧合而犯忌諱。我帶頭簽署,同時也與同仁相約,訂下三年內讓馬偕醫院達成「無痛醫院」的目標。

 

病人的疼痛不該被視而不見,無論是否為癌症病人、無論疼痛是否危及生命,找出病人疼痛的原因、緩解病人身心的痛源,是醫師該盡的努力。因此我們在院內成立疼痛中心,要求每科醫師都應做病人疼痛評估,給予適切的幫助。

 

把眼光看向身邊照顧我們的人

 

末期病人痛苦與恐懼的來源及需要照顧的面向,更為繁複。安寧緩和醫療便是醫療終極關懷的體現,它可減輕或免除末期病人的生理、心理及靈性痛苦,施予緩解性、支持性的醫療照護,增進其生活品質。

 

醫療人員需要從不斷提升專業技能和愛心、耐心中,在生命終點的驛站處,提供病人身、心、靈安適的休息,在這裡,讓靈魂旅行者或獲得重新出發的能量,或獲得永遠平靜安寧的休息。

 

它具體的選項包括: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例如不施予氣管內插管、體外心臟按壓、急救藥物注射、心臟電擊、心臟人工調頻、人工呼吸等標準急救程序或其他緊急救治行為;維生醫療抉擇,即末期病人對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施行的選擇。

 

但末期病人並不是唯一受苦的人,家中有重症病人,周遭的親人也跟著一起受苦。我生病的過程中,照顧我的妻子也曾辛勞病倒,跟著一起住院。而在我照顧的婦癌病人當中,更是兩度遭遇照護她們的丈夫比病人先一步倒下、離開。

 

因此,我也要以病人的身分發聲:讓我們把眼光也看向身邊照顧我們的人。因而在神智清明的時刻,預先做好醫療自主計畫,簽署〈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是何等需要的一種愛的展現,不讓我們深愛的家人們在最後時刻掙扎為難。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的安樂死啟示

 

身兼病人與醫師的雙重身分,我也在思考,目前醫療照護的選項,是否足以安頓每一位末期病人的身、心、靈?是否足以涵蓋、解除或至少有效減緩每一種生命樣態的痛苦?

 

二○○八年有一則外電新聞報導,一名罹患「嗅神經母細胞癌」的法國婦女施碧兒(Chantal Sbire),因失去知覺、味覺和視力,整張臉被癌細胞侵蝕,她無法使用嗎啡也不能有效地解除疼痛,日日受盡身心煎熬。在求助尋求安樂死不可得後,自殺身亡。

 

我看著媒體報導中她那張扭曲變形的臉,彷彿聽見她自殺前求助法國總統時,那哀哀求告的聲音:「總統先生,求求您,我需要您的幫助,請讓我死吧!」

 

如果施碧兒的遭遇仍無法喚醒我們對生命的不同看法。那麼二○一三年,比利時著名科學家杜維(Christian de Duve),這位因癌症研究獲頒諾貝爾醫學獎的得主,在九十五歲高齡選擇以安樂死辭世,又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比利時是在荷蘭之後,全球第二個安樂死合法的國家。杜維生前曾說:「要說我不怕死,那是誇大其詞,但我不怕死後的世界。」他在住家跌倒後,衡量自己日益不堪的健康和生活品質,決定施行安樂死,最終在家人圍繞下辭世,媒體引述杜維的女兒法蘭絲瓦茲.杜維(Franoise de Duve)的話:「他是帶著笑容跟我們道別後離開。」

 

「美好」與「死亡」

 

我們當然應該尊重生命,但是我們豈能奢言尊重生命,以為滿足自己尊重生命的德行,卻忽視人的痛苦。當我們一再宣稱尊重生命時,我們到底是替對方著想的多,還是思量自己尊重生命的價值觀多些?

 

「安樂死」(euthanasia)一字原文是希臘文,由「美好」和「死亡」兩字所組成,也就是「好的死亡」。《韋氏字典》(Webster’s Dictionary)給它的定義是「一個安寧而輕鬆的死亡」。

 

安樂死可以是導致死亡的「消極」(passive)或「積極」(active)作為。也就是說,人們選擇以消極地撤除醫療致死,或利用積極的行動來達到離世的目的。

 

二十世紀的美國外科醫學泰斗法蘭西斯.莫爾(Francis D. Moore)曾說:「協助人們離開已經不再適合居住的身體是醫學專業的責任,也是醫師工作的一部分。」

 

對於生命終點的討論和思辨,從安寧緩和醫療到如何善終的省思,都有助於珍惜當下,正向面對生命的價值。我期待,台灣社會能更成熟且多元去思考「善終」的意義與方式,有一天能提供不同的生命、不同的選項,讓每一個病人都能行使免於痛苦的權利、每一個靈魂都能在安靜祥和處找到安歇的處所。

 

現在,請你閉上眼睛安靜想想──

當最後的時刻,

你要如何說再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在我離去之前:從醫師到病人,我的十字架》,寶瓶出版,楊育正, 楊惠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肺癌末期簽下放棄急救,卻戰勝4%奇蹟!抗癌鬥士星希亞:只要不放棄希望,生命自會幫你找到出口

撰文 :癌症希望基金會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星希亞提供
  • A
  • A
  • A

自2007年起,肺癌已蟬聯台灣十大癌症死因榜首,且據研究顯示,有九成以上的華人肺癌女性病友並無抽菸習慣,加上初期症狀並不明顯,導致一旦確診,有高達七成患者已進入肺癌晚期,知名抗癌部落客星希亞就是一例。

在2012年,正值花樣年華該要璀璨發光的時候,卻在生日過後沒多久,她從單純的久咳不癒,一直被當成感冒、鼻竇炎(甚至還做了手術)、肺炎來治療,事隔半年後,竟被醫師確診為肺腺癌末期。

 

人生的際遇有時很難說出個道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壞消息,一度令星希亞難以置信,心想:「明明只是咳嗽,也有及早警覺就醫,為何癌末還是找上她?!」尤其聽聞肺腺癌四期的5年存活率僅4%時,加上一連串病情惡化,肺積水、腳水腫、不間歇的咳嗽讓她無法平躺睡覺。

 

在眾醫生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最後含淚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種種的治療過程,讓當時星希亞的內心被強烈的驚恐與無助感籠罩著,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跟死亡如此接近。

 

但不服輸的她,不願向命運低頭,她不斷告訴自己:「我要活下去!」並安慰自己:「只要存活率不是0,就表示有努力的空間,就有機會活下去!」

 

靠著天性樂觀與堅強意志力,讓星希亞撐過一次又一次難熬的治療階段,也開始閱讀相關醫療養生資訊,嚴格執行飲食控制,並徹底調整生活作息,要讓自己活得更健康。

 

而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她的人生觀也因此改變,每一天都用心生活、加倍珍惜,還列出自己的心願清單,並逐項完成它們,盡可能的將遺憾降到最低,像是高空彈跳、考潛水證照、爬萬里長城、到西班牙看高第建築、帶媽媽去京都賞櫻、看西藏的天空等,都是在她罹癌期間完成的心願。

 

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她也開始在網路上撰寫抗癌部落格、成立臉書抗癌社團、舉辦戰友分享會,一方面記錄自己的治療點滴,一方面也希望藉由自身經驗,鼓勵更多跟她一樣的病友「只要不放棄希望,生命自會幫你找到出口」,也要讓所有在病痛中的人知道,即使生病,還是可以把生活過得很美好。

 

轉眼五年過去了,星希亞成為4%的存活者,達成她第一個里程碑。從罹癌初期的極度不樂觀,到接受化療後轉趨穩定,爾後出現抗藥性,病情快速惡化下,開始口服標靶藥物,直到最近先前腦部放療的後遺症出現……。

 

面對病情的起起落落,星希亞沒有怨天尤人,覺得遇到了就去解決它,平常除了配合醫師積極治療外,抱持正面心態,養成健康飲食、規律運動、正常作息等習慣也是邁向健康不可或缺的重要關鍵。

 

星希亞曾說過:「我不是因為看到希望而堅持,是因為堅持下去而看到希望!」面對生命中的重重難關,她的勇氣、堅持及抗癌經驗,總能源源不絕的帶給許多肺癌病友及家屬無窮的力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癌症希望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幫夫簽放棄急救,卻被全家人指責...在葬禮上被當空氣!醫嘆:活著的人竟這般沉重

撰文 :黃勝堅 日期:2019年08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一位六十多歲的太太,先生出車禍送醫後,醫生告訴她:「已沒任何機會,救不回來了!」於是她簽了放棄急救DNR,第二天她先生往生了。可是沒想到她簽了放棄急救DNR,在家族間掀起軒然大波。

多年前,有次剛開完醫學會議回國,一上班,助理匆忙的找我說:「黃醫師,這封信看來很急,要不要先處理一下?」

 

一位六十多歲的太太,先生在中部出車禍,送醫之後,當地的醫生告訴她:「已經沒任何機會,救不回來了!」於是她簽了DNR,第二天大清早,她先生往生了。可是沒想到,卻在家族間掀起軒然大波。

 

第二天上午,趕到醫院的婆家大伯、小叔、大姑,現場一個個把話飆得極傷人。

 

「我知道我大哥跟妳感情不好,再怎麼樣,人要死了,妳連讓醫生拼都不拼一下就放棄,妳這樣說得過去嗎?」她小叔張牙舞爪的怒吼。

 

「妳跟我弟夫妻一場幾十年,這麼殘忍的決定,妳簽得下去?」大姑劈哩啪啦毫不留情的往她身上打。

 

「妳是存心要報復的對不對?還是妳怕我弟弟變成植物人,會拖累妳,不想顧喔?乾脆讓他去死一死,妳反而痛快?」大伯握著拳,咬牙切齒的揮著。

 

隨後趕到的兩個女兒,一看親戚的反應,來不及問來龍去脈,就一鼻孔出氣的指責媽媽:「就算爸爸過去再怎麼不好,這種天大地大的事,妳怎麼可以不跟我們任何人商量,大主大意的自己就簽字了?」

 

辦喪事的過程中,她被當作空氣,親朋間的耳語,添油加醋到離譜,連親生的兩個女兒,眼神也充斥著厭惡與鄙棄。這太太,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她快活不下去了,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污衊,連死,都不甘心!

 

她輾轉打聽,要為自己伸冤,問到了臺大醫院有個醫生叫黃勝堅,或許可以幫忙還她一個公道,於是在辦完先生後事半年,一字一淚的寄信到臺大醫院外科部給我,信中寫著兩個女兒的電話,求我幫忙伸出援手,還她公道。

 

和完全陌生的這個中年大女兒通電話,一開始,她毫不客氣的謾罵,指責DNR的荒謬,嫌她媽媽的無知,怪我素昧平生的多管閒事,我只能悶不吭聲,讓她發洩情緒,等她靜下來,我緩緩的告訴她:

 

「當妳媽媽一個人在醫院,面對這麼大的驚恐意外,當醫生很坦白的告訴妳媽媽,既然都救不回來了,就讓妳爸爸好走,別再多受苦,妳媽媽要做這個決定,是需要多大的勇氣?有多掙扎?想想妳父親當時的嚴重狀況,妳媽媽沒錯啊,她最後選擇放下,放下這輩子婚姻中的委屈哀怨,讓妳父親好走;如果妳媽媽心存報復,反正沒救了,她大可再讓妳爸爸多拖個幾天,多受些罪呀!」

 

電話中的女兒哽咽了。

 

「其實,妳媽媽真的很不容易,在妳父親臨終前,她放下了,原諒了妳父親過往的一切,如果妳父親有知,他也會感激妳媽媽的選擇,再想想吧!」輕輕的掛上電話,心酸卻翻騰直上:死亡的背後,留給活著的人要學習的功課,竟是這般、這般的沉重……

 

第二天我從開刀房出來,這位太太已經打過多通電話來道謝,不管誰接到,她打一次哭一回,因為兩個女兒跟她和好了,她撥雲見日,重新找到活下去的勇氣。

 

「這輩子所有的委屈,都過去了!」這是她在電話中,最讓我如釋重負的一句話,是的,我也真心祝福她:這輩子所有的委屈,都過去了!

 

簽了「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的同意書,不是就等於被丟在一旁自生自滅的等死,只是少掉沒有必要的一些侵入性治療,該做的支持和照護,醫師一樣會做。

 

一張薄薄DNR的背後,如果家族間沒有處理好,沒有先達成共識,病人走了,婆家、岳家,各有所執的偏見,別說是撕破臉,連親戚都做不成了。

 

特別是病人太太,當她又是家族媳婦的身分時,醫療團隊應該多幫點忙把DNR解釋清楚,讓家族在彼此溝通時都能了解到,簽這張DNR的必要性。

 

慢慢我們發現,如果不透過醫療專業,盡可能的當面在家族前解釋清楚,下筆簽DNR的人,太太之外,兒女,都是被罵得很慘的人,往往一句惡毒的言語,就叫簽字的人崩潰,一輩子受譴責,活得好辛苦!

 

現在,當家屬決定要簽DNR的時候,我們都會多問一句:「簽下去後,你會不會面臨什麼樣的壓力?需不需要幫忙?還要跟誰再溝通清楚點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生死謎藏:善終,和大家想的不一樣》,大塊出版,黃勝堅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