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兇手!都是你們害死爸的...」2例子告訴我們:家裡面誰最笨?付出最多的人最笨

撰文 :大師兄 日期:2019年10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總是為家裡付出,照顧弟妹、孝順爸媽;人到中年,成為父母的照顧者,不料卻被兄弟姊妹辱罵:「殺人兇手!」照顧者付出了一大半輩子,奉獻的熱忱瞬間冰凍至極。付出照顧被視為理所當然,沒有換來群起的掌聲,而是無情的責備。心裡面哀號:「我這麼努力付出照顧,到底是為了什麼?」家裡面誰最笨?一面倒付出照顧最多的人最笨...

照顧弟妹、孝順爸媽

 

上班的時候,老宅泡了杯老人茶,我買了早餐店的炒麵,早上閒閒沒事幹,我們就在辦公室裡閒聊。

 

老宅說:「之前我有個同事,我看應該差不多有憂鬱症。」

 

我吃著炒麵,心中倒是很疑惑。其實我對憂鬱症這東西一直抱持著疑惑:假如人一直生活在負面的情緒中,那他到底靠什麼活下去的?對常常可以找到樂子的我,這問題真的無法想像。

 

老宅喝口茶,接著說:

 

「那個女生是我以前的同事,年紀和我差不多,快五十歲了。她很年輕就出來打拚,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好,有弟弟、妹妹要照顧,所以書沒讀很多。由於要幫忙照顧、養家,也不結婚,因為覺得結婚後組了家庭,又是另外一個照顧責任的開始,於是就將自己的人生付出奉獻在家庭,賺的錢不是給爸媽,就是借弟妹,在弟弟、妹妹結了婚之後也是這樣。

 

「直到某天,她的身體出了點問題,必須常常進出醫院,每次看完醫生,她都會很虛弱,但是他們家滿鄉下的,所以很希望弟弟、妹妹可以陪她去看,加上看醫生要花錢,她就想停止給父母錢,然後借給弟妹的錢也想拿回一點。

 

「但是弟妹都有工作,難得休假要照顧自己的家,沒法陪她,借錢的部分,一時也沒法還。爸媽可能一直拿錢拿久了,雖然曉得女兒身體不好,但知道每個月會少收點錢,偶爾還是會碎碎念。

 

「她頓時矇了,不知道一輩子付出照顧,為了家庭是為什麼。

 

「爸媽需要錢,她一個月給自己幾百塊的零用錢,其他全部給爸媽了。弟妹要讀書,她去紡織廠上班,每天中午不吃,就是要給他們學費。小孩要上學,弟弟、妹妹的錢周轉不過來,她去標會。

 

「為什麼她有困難的時候,大家對她這樣?當初找她幫忙付出照顧的時候,她都是二話不說。為什麼現在的她要變成去求人幫忙,而對方沒辦法以一樣的心態對她呢?

 

「這種情緒越來越強烈,她每天在家開始碎碎念,怨父母,怨弟妹,怨老天,怨自己……直到最近好像是精神出了問題。」

 

老宅說到這裡,問我,「你怎麼看?」

 

我的炒麵吃完了,正要喝排骨湯,想了想,說:「我覺得是她的不對,她自找的。」

 

老宅一聽,低聲說:「我也是這樣覺得。」

 

照顧付出,就要無怨無悔

 

排骨湯喝完了,我拿出兩顆家屬給的菜包,邊吃邊跟老宅說:

 

「我覺得付出就是要無怨無悔、不求回報的。我一直覺得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每個人的功課,要把自己的功課做好,才能去幫人寫功課。而每個人拿到的功課是不一樣的。

 

「有錢人拿到的可能是一加一等於多少,我們拿到的可能是加減乘除又開根號,不必替別人去想答案,要專心做好自己的題目。

 

「爸媽帶我們到世上,我很感激,在我能力之內,我付出、照顧爸爸,也對我媽不錯。妹妹雖然是手足,但是她們的功課都要自己做。我兩個妹妹都高中畢業而已,大的後來開美甲店,結婚了,生了兩個小孩。

 

「小的現在也混得不錯,跟我一樣單身宅,我們三不五時會去網咖。彼此的私生活或是工作,我們很少過問對方,因為雖然同在一個屋簷下,但是我們知道自己的生活要自己過。」

 

說到這裡,菜包吃完了,我到置物櫃拿出品客,指著黑板繼續說:

 

「你看看上次出殯的那位,家屬在禮廳前面吵架,女兒一直罵大嫂,『我爸是不是你害死的?你為什麼要殺了我爸?』第二個兒子也在罵大哥,『早就說要送去安養院,就你們家不要。你看,被你們照顧死了吧?凶手,你們是殺人凶手!』

 

「大哥看起來很自責,大嫂欲言又止,但是死者為大,到了殯儀館應該什麼事情都放下,而不是再起爭端,有何冤何仇,就讓它結束在這裡好了。

 

「但女兒還是很生氣,後來跑去法院按鈴申告,原本往生者準備要退冰淨身了,又被拉去解剖,看好的日子、準備好的棺木,都得延後。」

 

最後那個大哥終於發飆的情形,我還清楚記得。那時,大嫂在冰庫外面對小姑說:「何必呢?我跟你哥也是用心照顧呀,何必還要讓老人家開刀呢?」

 

小姑回:「你還敢說?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害死的!」

 

突然間,大哥一個箭步往前,一個大巴掌打在妹妹臉上。

 

都是我在照顧,怎麼卻變成殺人兇手?

 

「幹你的!當初說爸爸對我們那麼好,要救爸爸的是你,帶回家照顧沒幾個月就在那邊嘰嘰歪歪,說夫家覺得不好,自己也有家庭,不方便照顧,然後送他回來。我早就說不要急救,讓爸爸好走,就是你們這群虛偽的垃圾!假道學!救了又不照顧,每個月丟點錢來讓我養!」

 

然後他指著弟弟說:「還有你,有幾個錢了不起嗎?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會賺錢嗎?你知道放安養院一個月多少嗎?你知道我一個月賺多少,我家有幾口嗎?放那邊我負擔得起嗎?你不願意多付出一點,又在那邊罵。你們每個月給的我都用在爸身上,一分一毛都沒拿你們的!」

 

弟弟妹妹都無法回話。

 

「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們每天在家照顧都提心吊膽的?有沒有想過半夜他咳嗽,我們全家都被嚇醒?有沒有想過為了照顧他,我跟你們嫂子都沒有自己的生活了!」

 

大哥幾乎是喊的了。

 

「誰希望爸爸走?誰?到底是誰?幹!就死的時候你們出來哭,活著的時候我全家照顧都在哭。幹你娘的兄弟姊妹,說好的一起照顧,錢最大是吧?大不了我這條命賠你們啦!」

 

一個家庭就是這樣,只要有個責任感重、想要付出照顧的,久了之後,大家都覺得那是應該的。所以家裡面誰最笨?付出的最笨。

 

這時候,我的品客吃完了,而我叫的Uber Eats也到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比句點更悲傷》,寶瓶文化出版,大師兄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老相顧悲歌! 照顧者嘆:相較年邁失能老母,我更擔心自己的老年與未來…

撰文 :風傳媒/黃天如 日期:2019年07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相較年邁失能的阿母,其實我更擔心自己的老年與未來…」年逾九旬的母親因為不慎跌碎髖骨不良於行,長年困居在家中僅有的公寓頂樓房舍,照顧責任便全落在兒子燈伯(化名)身上。

只是燈伯年過花甲,也算是老人了,且因失婚失業多年,雖說照顧老母是肩頭重擔,卻也是他生活中唯一的寄託;一想到待老母壽終正寢,長年在國外工作的大哥隨時會收回變賣其名下房產,屆時可能連棲身都成問題,就不禁紅了眼眶。

 

台灣人口快速老化,截至2019年7月為止,全國65歲以上老年人口已衝破350萬,依主計總處公布的國內老人失能率12.7%推估,代表就有至少逾45萬名老邁失能的老人需要照顧

 

更可怕的是,依衛福部長照需求人口高推估,轉眼到2026年時,國內失能老人更將爆增至62萬人,即較現在足足增加17萬人之多。

 

20190713-2017年至2026年推估長照需求人數-高推估(衛福部提供)▲圖/衛福部提供

 

百善孝為先,更何況老人為家庭、子女辛苦奉獻了一輩子,老來因退化、疾病需要照顧,身為後輩豈有推託之理!?

 

話雖如此,且絕大多數情況下,一個家族中最後會跳出來扛起失能老人照顧責任者,都堪稱是中華文化道德復興重整委員會的死忠擁護者;無奈歲月從來不會對孝子格外留情,一旦照顧者的身心負荷超載,老老相顧剩下的只有淚眼相對。

 

根據衛福部於2018年完成的主要家庭照顧者調查報告,國內失能老人主要照顧者為老人子女者居大多數,約占44%;其次則是被照顧者的配偶或同居人,約占35.2%。

 

再來最常見的家庭照顧者則是媳婿占16.6%。尤其衛福部此次調查中,78名以媳婿身分照顧公婆或岳父母的受訪者中,「台灣媳婦」就占了77個,值得感佩。

 

20190712-SMG0035-黃天如專題_C家庭照顧者平均照顧年數▲圖/黃天如提供

 

 女性因嫁作人婦,便能愛烏及烏地長年照顧實則與自己沒半點血緣與養育恩情的失能公婆,這是何等可貴的情操!

 

然而諷刺的是,調查顯示,在扮演家庭照顧者角色的家庭成員選項中,最吃力不討好的往往就是媳婦;有高達12.82%受訪者坦承,扛起公婆主要照顧責任後,非但未能得到其他家庭成員的感謝,與夫家家族的關係反而越加惡劣。

 

成天和高齡老母無言相對 年過60的他度日如年…

 

怎麼會這樣呢?曾有切身之痛的燈伯表示,在他失業之前,阿母的照顧責任主要就是由大嫂負責,但因婚後始終未能生育,大嫂原就不得婆婆認同。

 

再加上婆媳倆一個是河洛人、一個是外省子弟,講起話來時常雞同鴨講,兩人經常因誤會,動輒相互叫罵、大吵大鬧,把家裡搞得到烏煙瘴氣。

 

燈伯接手照顧責任後,表面看來家中氣氛似是平靜不少,但因父親早逝,燈伯與老媽之間原就缺少共同話題,如今每天卻有超過10個小時要相處,感覺度日如年。

 

燈伯苦笑著說,說來大家或許不信,他們母子倆最常有的互動,不是老媽不斷嘮叨嫌棄他從外面買來的飯菜太油太鹹、難以下嚥,就是兩人相對無言,大眼瞪小眼地度過一天。

 

20190712-SMG0035-黃天如專題_A國內家庭照顧者面臨之共同困境▲圖/黃天如提供

 

聊起以後的日子,趁著阿母午睡,燈伯壓低聲音說,無論如何,阿母已年逾九旬,就算明天就在睡夢中蒙主寵召,也是高壽了。

 

反倒是燈伯自己,因為失婚失業,與兒女的感情嚴重疏離,加上這些年為了照顧阿母,他的生活也形同與世隔絕。

 

更別提原本身體還算硬朗的他現在經常腰酸背痛、失眠,因為高血壓頭暈頭痛,其至感到鬱鬱寡歡、人生無望…,畢竟阿母的身邊還有他,而他卻只是個無依無靠的孤單老人啊。

 

▲圖/黃天如提供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殺人悲劇》他殺精神病妹、還將她的頭砍下...醫嘆:每個照顧者的憤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8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行政院長蘇貞昌最近指出,到2026年台灣就要進入超高齡社會,政府要提供高齡者照顧,及分擔照顧者沉重壓力。實際上,照顧者的壓力也時常被低估,在幾年前,就曾發生發生五十多歲照顧者哥哥,殺死五十多歲慢性精神病患妹妹,還將她的頭砍下的慘劇。長照議題這些年逐漸被社會關注,但重心都放在失智失能老人家,鮮少觸及精神病患。

針對此類事件,盼政府與社會大眾能給予較長遠的眼光,將重心更多角化深入各類疾病等被照顧者當中,並給予照顧者適當的協助,讓此類事件不再發生。

心力交瘁,憂鬱沮喪,若持續超過兩個禮拜,也不能等閒視之。至於因為照顧工作而失眠、胃口不佳、容易緊張擔心,若已明顯影響生活品質,也不要再獨自承擔。

 

幾年前高雄發生五十多歲照顧者哥哥,殺死五十多歲慢性精神病患妹妹,還將她的頭砍下的事件,這是我記憶所及,以及在二十二年精神科醫師生涯裡,未曾見過的最慘照顧殺人悲劇。

 

殺死以後,為何還將頭砍下?因為暴怒未消,自己煞不了車。

 

為什麼這麼生氣?每一位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愛有多深多重,當照顧不了之時,由愛而生的恨意,便有那麼深那麼重。

 

既然深愛著被照顧者,為何有恨有怒?因為照顧身心障礙的家人,等於把對方放到自己面前,凡事都先想到對方,所有生活事項都圍繞著對方打轉,久了難免疲累、挫折、生氣,生了氣以後又自責,而如果這些負面情緒不能適時消解,便會越積越滿,終至把自己炸開。

 

所有家庭照顧者都很辛苦,但精神病患的家屬,其壓力與辛酸更是不足為外人道矣。

 

首先,長照議題這些年逐漸被社會關注,但重心都放在失智失能老人家,鮮少觸及精神病患。

 

其次,因為精神病仍有汙名之累,許多家屬不願讓鄰居親友知道家裡有精神病患,寧願自己承擔。再來,精神病患大都缺乏病識感,家屬光要讓其就醫,就經常傷透腦筋。最後,若精神病症狀控制不良,還須擔心暴力攻擊的危險。

 

精神醫療人員都知道,精神病患的照顧圖像,最常見的就是老爸老媽帶著功能退化的精神病子女前來看病住院,而當父母漸漸年邁,那些精神病子女不只沒有長大獨立,反而因為自我照顧與社會功能持續退化,更需要他人照顧

 

在精神病院工作,最不忍看到的,就是白髮蒼蒼、走路搖晃的瘦弱老媽媽,牽著理光頭好整理、咧嘴傻笑的中年精神病子女,前來看病住院。

 

許多精神病患沒人愛,最終只剩偉大的母親可以承受那樣的照顧責任。

 

爸爸呢?已經先走。配偶呢?年輕就發病,根本沒結婚。兄弟姊妹呢?人人各有自己的家庭。

 

有的兄弟姊妹不忍手足過著拖屎連的日子,願意承擔照顧責任,但一來還有自己的家庭,再加上畢竟只是手足,要他們像爸媽一樣全心全力付出,並不容易。

 

因此,新聞中的哥哥,願意照顧精神病患妹妹三十年,就因爸媽過世前「託孤」,要他「好好照顧妹妹」,實在難能可貴。然而,光靠對家人的愛,很多時候無法支撐照顧重任,如果不能尋求各類資源來幫助自己,就容易心力交瘁,釀成憾事。

 

精神病患家屬怎麼發覺自己已經瀕臨照顧極限,不求助不行?

 

動不動就對被照顧者發脾氣,甚至暴怒或出手打被照顧者,就是最常見的警訊之一。

 

此外,心力交瘁,憂鬱沮喪,若持續超過兩個禮拜,也不能等閒視之。至於因為照顧工作而失眠、胃口不佳、容易緊張擔心,若已明顯影響生活品質,也不要再獨自承擔。

 

精神病患家屬可以尋求的照顧資源還不少,如果自己不能完全了解,可以向醫院社工師與政府單位的公衛護理師詢問。

 

基本上精神病患的照顧模式有門診、急性住院、日間住院、居家治療、慢性復健住院、社區復健中心(白天來參加活動)與康復之家(晚上居住處所)等。

 

醫療單位若接獲家屬求助,或者精神病患經治療後還不能完全由家屬照顧,一定要安排後續照顧單位接手,並做好轉介與銜接工作。

 

精神病患家屬可以參加醫院舉辦的家屬支持團體,與其他家屬分享照顧經驗,並彼此打氣。如果身心狀況已經失衡,出現焦慮、憂鬱或嚴重失眠,可到精神科就診。

 

即使罹患精神病,依然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我們也願意照顧他們,然而如果真的無法負荷長期照顧的重擔,與其硬撐下去,讓負面情緒佔領自己,不如向社政單位尋求照顧資源。

 

對於無法自理生活,而且父母都已過世的慢性精神病患,政府會協助進住精神護理之家或公費養護床,由國家接手照顧責任,讓老爸老媽與其他家屬的愛,繼續延續下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盧建彰/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陪伴不是一味的付出

撰文 :我們都有病 日期:2019年05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他是盧建彰,知名廣告導演,曾執導過柯文哲和蔡英文的競選廣告。但鮮為人知的,是他自年少時,就是位資深的癌症、失智症病人家屬陪伴者。

與死亡形影不離的青壯年華

 

17歲,盧導的媽媽因為意外,而腦傷失智,常常會昏迷,甚至到指數三,經常緊急送醫。

 

出社會後,爸爸則是罹患了肝癌。導演回憶,他曾經目睹父親在家裡浴室狂咳,吐了滿浴缸的血——那個畫面,他到現在都還深刻地記得。

 

導演說,當時他的生活,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跑急診室,更收過無數次來自醫院的病危通知。

 

同年紀的朋友,大部分的人都還在思考如何賺更多錢、如何在事業上突破——唯有導演,正值青壯年華,就已和死亡多次交手。

 

照護病人要有同理心 但別讓心靈失衡

 

當年爸爸因為肝癌惡化,後來轉進安寧病房。

 

那段期間,盧導每天24小時都擔任看護照顧爸爸,精神上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

 

「我曾經也以為,一昧的付出就是愛。」

 

「但那時候最大的慰藉,就是離開病房去附近的咖啡廳,和朋友聊聊天。」

 

「咖啡廳離醫院不到10分鐘步行的距離——但卻因為這個適切的距離,才讓我可以定時放鬆,覺得更有能量去照顧我爸爸。」

 

導演認為,照護者這個角色,不應該是全力毫無保留的付出。

 

照護時,也要經常評量自己的狀況。留時間讓自己喘息,也給病人保留空間——不把自己過度的擔心加諸在病人身上,會讓彼此都好過一些。

 

讓每個離開都有意義

 

除了父母相繼離開之外,最近幾個好友離去,也讓導演有很多感觸。

 

2017年,一架直升機在花蓮墜機,機上乘客包含紀錄片《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助理攝影陳冠齊、機師張志光三人,全部罹難。

 

齊柏林導演,是盧導的摯友。面對好友驟逝,除了感傷之外,盧導更多的思考是——「如果你身邊所摯愛的人的離開是一堂課,那我們應該從裡面學到什麼?」

 

「如果就忘懷了,什麼也沒留下,那這些離開算什麼?」

 

「我們應該去在乎這個人曾經在乎的事,並且去延續,這個人才有意義。否則他的存在是否就如一場煙火秀,璀璨之後,什麼都沒有留下?」

 

做自己不是傲慢 而是更熱切的愛你所愛

 

或許是因爲提早接觸到死亡議題,導演比誰都更加珍惜「做自己」的每一天。

 

「你喜歡你自己現在的樣子嗎?這件事才是重大的。」導演堅定地說著。

 

現在的盧導,不只是一位廣告導演,他還是一位品味人生的詩人、小說家、作詞者、學學文創講師和跑者。

 

每一個斜槓,都是導演貫徹「做自己」信念的人生態度。

 

死之前 你喜歡自己嗎

 

盧導曾寫過一本書,叫做:《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

 

在經歷了父母的疾病、摯友的早逝——盧導明白,在生命結束前,即便平常覺得安全或穩固的事情,都有可能在瞬間破碎消滅。我們往往沒有能力阻止「它」,只能在發生後想辦法接受「它」。

 

確實啊,我們從出生落地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跑在去死的路上」了。

 

既然每個人都在跑向消逝的終點,那何不把握每個當下,用全力跑出自己的樣子呢?

 

(本文獲「我們都有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成為照顧者教我的事:當人最不可愛時,就是最需要被愛的時候

撰文 :新活藝術 日期:2019年05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是不是也有這樣的疑問?為什麼家中的長輩總是同一件往事無限重播,而且偏偏都是不開心的事,弄得聽的人也越聽越心煩?

每當有人問我,遇到這種狀況,到底應該怎麼處理?

 

我總會想到她...

 

與她的每一次對話,都在家庭的種種問題裡打轉著。

 

她總是這樣開始:「彭小姐啊!我女兒都不打電話也不來看我,我當初....」一疊疊整理好的收據,一張張都在訴說著變賣黃金供應孩子需要的故事。

 

她一手拿著收據,一手捧著相本,指著相片裡孩子們的小臉,愛憐的說:「你看小時候多麽白白胖胖,好聽話、好可愛,現在怎麼變成這樣...」這一說,就是一個小時起跳。

 

因此只要她一出現,大家都紛紛走避,擔心自己一個不注意,就會卡在她的抱怨裡,動彈不得。

 

對於她,我試過耐心專心的傾聽,結果陷入無止盡的怨懟循環。試過與她一起想辦法,幫忙聯絡兒子傳達她對女兒的期待,卻一起被困在解不開的家庭枷鎖中。

 

於是,我也開始加入走避的行列,深怕陷入她的情緒深淵,帶著我的無可奈何與無能為力。

 

偏偏這一天,她直接搬了張椅子坐到我的面前,帶著收據、帶著相本,硬生生的阻斷了我逃走的生路,口中再度播放出一樣的劇本。

 

這一次,我看著她,任她的故事穿過耳際,我決定,把那抱怨的簾子掀起,試著探究藏在後面的她。

 

我看見,一位努力的母親,在她的記憶裡,她含辛茹苦的養育孩子,對孩子諄諄教誨,希望孩子成器。

 

我看見,一位挫折的母親,親子關係不但沒有達到她的期待,還朝著反方向走。

 

我看見,一位傷心的母親,她不知道除了不斷地訴說,她還能怎麼排解她的難過。

 

她,只好帶著她的憂傷,只好帶著她的憤慨,尋找同仇敵愾的同伴。

 

無止盡的訴說,是她唯一能排解心情的方法,卻不能真正治癒她心裡真正的空洞。

 

於是,我忽然懂了。

 

聽完的隔一天,我寫了一張卡片,遞給她。

 

她很詫異,臉上寫著困惑。但仍在滿腹疑惑中接受了卡片。

 

再一天,她看到我,原本以為還會再來一次重播,但她卻認真的看著我,說:「彭小姐,謝謝你。其實,我沒有這麼好,但謝謝你說我是這麼好。」

 

她的語氣帶著堅定,她的眼神,散發出我未曾看過的平靜。

 

「謝謝妳願意和我分享妳的故事,從妳身上,我看到一位百般照顧孩子的母親,我體會到母親對孩子滿滿的愛。一輩子照顧別人的妳,一輩子奉獻愛的妳,辛苦了。也請記得好好照顧這個不斷付出的自己:)」

 

當人最不可愛的時候,就是他們最需要被愛的時候。

 

(本文獲「新活藝術」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郎祖筠/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

撰文 :伊甸園月刊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伊甸園月刊
  • A
  • A
  • A

「失智的長者就像孩子,當我們還是孩子時,總是問父母相同問題不下數十遍,他們的眼中沒有透露不耐,那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呢?」郎祖筠談起失智、已逝的父親沒有一絲迴避或保留,侃侃而談的她只盼大眾能夠更重視老人議題。

「人最怕孤單寂寞,一旦孤單寂寞,就會了無生趣,人就會開始萎了,萎了之後什麼功能就開始退化,脾氣就開始古怪,所以一定要做一個快活的長者。」郎祖筠面對老後的心態相當明朗。

 

回憶起父親,郎祖筠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父女倆的槓子頭故事。

 

黃昏時節,夕陽將天空染成金黃色,母親懷著弟弟,因為身體不好,總是臥床等待丈夫回家煮飯、做家務,女孩在門口等待著還沒回家的那個人,遠遠看見肩膀寬闊的高大男子走來,夕陽將他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停在一棟違章建築前,女孩一瞧,是爸爸回來了!

 

手上提著一包槓子頭,父女二人坐在廊下,默默的啃著硬硬的槓子頭,嘴裡漫出的香氣在廊下環繞,沉默無語卻是心靈上的溝通,片刻父親起身說到:「進屋吃飯吧!」

 

女孩跟隨其後,父女倆一起在廚房完成今日晚餐。再平常不過的日常,卻成了郎祖筠最懷念的時刻。

 

郎祖筠在大眾面前的形象就是一位爽朗、大姐風範的舞台劇演員。2010年郎祖筠的父親郎承林去世,照顧老父6年的失智歷程,讓郎祖筠對於老人議題更加關切,成為了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的終身志工。

 

郎祖筠表示,「越及早規劃,養老基金越豐厚,就不用太擔心老後的生活基金,在未來什麼都漲的社會環境,房租、物價、水電費年年漲,尤其在都會地區的房租更是漲得比電梯還快。」

 

郎祖筠提起一個建議:由於現今社會有太多房東限制房客的房租報稅,因此法律應該要有更完善的配套措施,用來規範房東與房客之間租賃的規章,否則光是存錢就相當辛苦的這一代,要如何攢錢來面對老後生活呢?

 

面對自己老後的問題,郎祖筠毫不猶豫地說:「不要因為年齡而向人生說不!」應該打破對「老」一詞的觀念,如果認為因為老了而什麼事都做不成,那就真的什麼都做不好了,「千萬不要放棄,如果你還想活著,不想成為需要成天呼喊別人幫你做事的話。」

 

不要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現在有許多老人的社區大學或是活動,多多參加還可以交朋友,讓自己的生活豐富起來;另外她提到,時代一直在變,必須與時俱進,警惕自己不要成為倚老賣老的年長者。

 

郎祖筠的母親說過:「四十歲以後的身體是自己的。」這句話潛移默化的長存在她心中。身體老化後該注意養身,要開始注重飲食問題。

 

再者,運動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俗話說「要活就要動」,不常運動的話,腰跟腿就會沒力,很快就退化,不是沒有道理的,要善用飲食與運動來延緩老化。

 

郎祖筠舉了父親郎承林的例子,父親輪椅一坐上就不下來,後來就真的不良於行了。

 

談起父親,郎祖筠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紅暈,父親的失智儘管讓她感傷,但是她仍然正向積極的面對:「我爸的個性本來就溫和、可愛,失智後仍然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就像有天我弟指著台北101問他知不知道是哪裡呀?

 

結果他回答:『誰的墓碑那麼大啊?』真的是笑死我們了!」

 

開放大陸探親後,咀嚼檳榔多年的郎父特地洗白了牙口要回雲南家鄉與老母親相見。一見到母親,雙膝跪下,淚水在兩頰猖狂的放肆,一瞬屋內充滿著眼淚與親情的溫度,暖的門外都感受得到。

 

老母親一句:「你買了什麼好東西啊!去了那麼長的時間!」當年只留下「我出門買個東西!」就一別四十年,如今相見更是心中有滿滿的話語想傾訴。

 

一行人坐下開始敘舊,郎祖筠的母親向從未謀面的婆婆打起了先生的小報告,像是住在隔壁的關係般親密,感覺不出疏離感,她告訴老母親:「您兒子總是嚼檳榔,弄得一口咖啡色漬,要回家才特別洗白了牙齒呢!」

 

幽默的郎父則回應:如果我牙齒不好看,當有人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55~」

 

「你來自哪裡呀?」

 

「蒙古~」嘟嘟嘴的說。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豬~」郎祖筠嘟起嘴模仿。

 

如果我牙齒乾乾淨淨,人家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67~」

 

「你來自哪裡呀?」

 

「山西~」笑嘻嘻。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雞~」

 

老母親不明白什麼是「檳榔」,但是仍被郎父生動的臉部表情逗得呵呵直笑。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郎祖筠拿著與父親的合照。

 

郎祖筠表示:「我爸是個著重外表的人。」

 

曾經不容許髮絲間有任何一根白髮的父親,某天滿頭白髮地映入眼簾,突然接收到父親年邁的事實,使得她流下眼淚,「原來爸爸老了啊!」

 

接著父親的失智日益嚴重,「善忘的他們,就算在照顧上辛苦了點,但是也請不要罵他們。」郎祖筠語重心長的說到。他們就像回到孩子的模樣,只是拖著年老軀殼罷了。

 

失智後的父親,心肺功能漸差,因此飲食變得較為清淡養身,本身口味就重的父親會像孩子般拒絕、生氣,但是郎祖筠善用身為女兒的柔情攻勢。

 

加上父親失智後對於時間失去現實感,「爸爸,你剛剛答應我要再吃一口的耶~」,每十分鐘重複這個循環,一碗飯就這樣讓哄著吃完了。

 

對於失智家人的世界,日本作家右馬埜節子〈うまの せつこ〉曾在書中表示:最初的一步是最重要的,必須思考「什麼才是進入當事人世界的那把鑰匙」。

 

面對失智者,郎祖筠有一套,與失智長者溝通時,善用失智症狀的健忘、轉移注意力、先順從他們再用另一種說法來說服並完成目的。

 

作家荷妲‧桑德斯〈Gerda Saunders〉形容失智者的世界:「我日復一日的往那個『奇怪國度』踉蹌前進,經歷『全新未知的一切』。這個國度,是由我的過往自我、現在自我與未來自我之間的交錯線所界定出來的。」

 

剛開始發現父親失智時,是某天父親發現太太不在家,便問郎祖筠:「妳媽去哪了?」

 

她回:「澎湖。」

 

父親再問:「去幹嘛了?」

 

她回:「放生。」

 

父親便戲謔地說:「她怎麼不把自己給放了?」,這段同樣的對話重複了七、八回,弟弟在旁說:「爸今天已經問我五、六次了。」

 

但是郎祖筠總是耐心地回答父親,儘管答案一模一樣。

 

父親就像是在一個「奇怪的國度」般,頻率總是對不上,會將幾十年前的事當成現在進行式,或是扭曲了原本的事實成為「自己認知的事實」。

 

▲郎祖筠為老盟終身志工,代言愛的手鍊。

 

郎祖筠分享自己失智的老父也曾經有走失經驗,好險父親會寫自己的名字才不致走丟,當他在社區打轉時,被社區管理員「領」回家。

 

「失智長者找回的機率不高,所以我爸真的很幸運。」

 

因此她也積極地倡導老盟─愛的手鍊,它可以協助找回走失的失智老人、智能或精神障礙有走失之虞的家人,「帶著這條手鍊的家人找回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郎祖筠強調不要讓自己發生會後悔的事,所以一定要防患於未然。

 

郎祖筠相當感謝請來照顧父親的外籍看護Amy,「她把我爸照顧得很好,他的皮膚總是潤潤的,身上也都沒有不好的味道,也從不便秘,我們真的很感謝Amy。」

 

「她兒子需要一台電腦,我就買給她;她需要一支手機,我也買給她;她想要回家看家人,我們也買機票給她飛回家。」

 

郎祖筠表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互相,自己最後悔的就是因為工作因素,陪伴父親的時間少,還好Amy把父親照顧得很好,才讓她不致後悔莫及。

 

岸見一郎說過:「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郎祖筠表示贊同,「父親喜歡吃重油鹽的食物,但是身體警訊告訴我他不能吃,那我要因為孝順他而讓他吃嗎?所以我勢必要忤逆他,那怎麼做才是孝順呢?我想答案一目了然。」

 

幸好郎父本身個性就溫和,要哄也比較容易,問她對於面對家中有失智長輩的朋友,是否有建議要分享。

 

郎祖筠表示:「唐從聖家中也是有家人需要照顧,只是每個家庭面臨的狀況不同,我只能寄些可能對他有用的書籍,供他參考罷了。」

 

她拿出五本書出來,細細地說每本書的好,可見她對於這類的議題是相當充滿熱忱。

 

最後郎祖筠提到,家人的情緒也相當重要,不只要顧好失智長輩,還要顧及到照顧者的身心狀態,否則照顧者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對於被照顧者來說也是沉重的負擔。

 

訪問結束了,郎祖筠辦公室充滿著關懷,在那氛圍下,任誰都會被她的用心給打動,郎祖筠說:「想到伊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杏林子老師〈創辦人劉俠女士筆名〉,是許多身障朋友的好朋友,伊甸也很善於利用大眾資源。」

 

如今大眾對老人議題的關注度,不論是在社會的角落,還是檯面上的聚光燈,大家都在努力為它發聲,期望大眾能更加的關注老人議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伊甸園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