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百萬卻不快樂!夫妻提早退休,一起做冰淇淋更幸福!「人生可以選擇快樂或痛苦,為什麼不讓自己開開心心?」

撰文 :郭恣安 日期:2019年10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郭恣安攝影
  • A
  • A
  • A

蔡宗汶(River)與朱璟雯(Amy)在金融業工作近20年,夫妻倆年薪雙雙破百萬,更已拿到退休金門票。但人人稱羨的管理職,卻得日日面對職場折衝,無力感讓他們決定逃脫,4年前創業賣義式冰淇淋,為人生下半場開啟新局,也應許人生:「過去為別人決定不開心,現在開不開心自己決定。」

43歲的River專科畢業就進了外商銀行,後來轉戰金融業委外公司,仍是管理職。當年為公司打天下,也曾在高雄紮根近1年,「從台灣頭管到台灣尾,應對5~6家銀行、100多個員工。」

 

管理一旦上軌道,就成了例行公事,「我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只要有方法,管理職可以很輕鬆,當你做得很輕鬆,就會想做得更好,但有時候就會被主管機關的法規或公司規定限制住,連最基本照顧員工的方法都做不到,最後就會覺得:算了!」。」River解釋。

 

工作無力又灰心

夫妻決定離職創業

 

他苦笑:「到後期真的很輕鬆,反正下面的小主管都安排好事情,我每天就是看一下。」每天閒得發慌,他乾脆去念EMBA,「認識很多不同的企業老闆,視野打開了。」

 

其中,有個金融業的老大哥對他的影響最大,常鼓勵River:「你當然可以選擇安安穩穩地做,但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對方也曾是金控公司的開朝元老,因二代接班而淡出轉業,沒想到壯志未酬就因病驟逝。

 

「這麼有想法的人,因為換二代經營,就再也上不去,那與其幫別人打天下,不如自己出來做些事。」River說。

 

同樣飽受無力感折磨的Amy更直白:「假如人的死亡是一個最終無法解決的事情,那沒有其他事情不能解決。如果你的工作、人生可以選擇快樂或痛苦,為什麼不讓自己開開心心?」

 

夫妻倆面對灰心的工作環境,2014年中先後遞出辭呈,為創業開店做準備。

 

 

押上多年積蓄開店

速食店打工當訓練

 

Amy笑說,很多人都勸他們夫妻一個人先離職就好,這樣比較保險,「但我的想法是,要是有後路可退,你一定不會認真,沒有後路,做就對了!」尤其她在外商一待17年,每5年就能領一次退職金,為了創業,爽快放棄數額驚人的退休金,更押上多年積蓄。

 

不過他倆都是實事求是的人,Amy為了讓自己適應開店的勞累,先後到速食店、扁食店打工。「我專門找人超多、生意超強的店,把自己壓到盡磅(極限),才知道開店會遇到什麼狀況。」

 

上工第一個禮拜超痛苦,才站2個小時就腿痠,「找到位置就想坐下來!」但仍強迫自己把廚房當健身房,「要不然等開店才發現手痠腳痠,那店還要不要開?」硬是把自己操成勇腳。

 

River則訪查設備、作法,花半年多完成籌備。他說,當初選賣冰淇淋除了自己愛吃,也是因為技術門檻相對低、投資金額比較高,而且產品有季節性,「季節受限就比較少人競爭。」

 

「這些缺點對我們來說,都不是太大的問題,因為我們工作比較久,比年輕人在資金上多一點點優勢,學起來也比較沒有困難。」2015年夏天,他們的義式冰淇淋專賣店在台北天母開張,「鐵門拉開來,300萬就沒了!」

 

精細口味打出名號

寒流來客人照樣愛吃

 

創業玩這麼大,手氣卻很背。那年遇到橫掃北台灣的蘇迪勒颱風,被視為天母地標的誠品書店也結束營業,「那條路晚上瞬間黑掉,冬天這裡原本風就很大,書店一關,逛街的人更少,真的叫淒風苦雨!」

 

但他們用心經營社區顧客,用頂尖巧克力品牌、茶道級抹茶粉來做冰淇淋,都讓客人一吃成主顧,即使是低溫5度、下著冰霰的霸王級寒流,都有人擔心他們倒店,裹著羽絨衣、戴毛帽來捧場。

 

如今,他們的冰淇淋店以口味精細打出名號,像一般店多半只有1~2種巧克力冰淇淋,他們卻細分為85%迦納巧克力、AMEDEI、Michel Cluizel、Valrhona、Gianduja(榛果巧克力)等口味。

 

赴日本宇治採購的抹茶粉,則一舉納進小山園、丸七、柳櫻園、松北園、三星園、一保堂、中村藤吉等茶道級名品,不但被客人形容口味醇厚「一秒到京都」,每年的抹茶季更掀起預購熱潮。

 

「其實用這些食材,某種程度來說根本不划算,還有人說我神經病!」但他們認為「只要做,就做到最好」,畢竟中年創業追的不只是金錢利益,更是不辜負自己找回快樂的初心。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為什麼她的人緣越來越好!因為她都用「這五種問句」說話,善意就像好球,要讓人接得下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19年10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沒有徵得他人同意就給出的建議,帶給人的感受就是包裹著批評的攻擊。
你可以把你的評價留在心裡,因為對方並沒有想要得到你的批評。把別人沒有想要的東西直接塞給對方,這是很粗暴的行為。

作者:胡展誥 諮商心理師

 

「我覺得你設計的東西好像比較單調。」

 

「我是覺得等你累積更多經驗,寫出來的文章可能會更吸引人一點。」

 

「你再多看看別人的食譜,煮出來的東西會更有味道。」

 

這些明明是出於好心而給的建議,時常是不僅對方感受不到你的美意,還惹得對方不高興。

 

為何這些建議讓人受傷或不爽呢?

 

這些你以為的「建議」,其實是在告訴對方:「你做得還不夠好。」

 

而且我們的文化很習慣用「我都是為你好」、「我沒有惡意」來合理化這種行為。

 

重點是:一個人經過努力才獲得這些成果,你卻不費吹灰之力,就用負面評價傷害了對方。然後,當你領到對方的臭臉,卻還覺得自己很委屈

 

沒有徵得他人同意就給出的建議,帶給人的感受就是包裹著批評的攻擊。

 

你可以把你的評價留在心裡,因為對方並沒有想要得到你的批評。把別人沒有想要的東西直接塞給對方,這是很粗暴的行為。

 

若你真的想要鼓勵對方,不妨試試這些問句:

 

1. 你是怎麼找到這些點子的?

 

2. 你怎麼有辦法完成這些事?

 

3. 你煮的飯裡面,你最喜歡哪一道?

 

4. 你在做這些事的過程中,哪一個部分最困難?

 

5. 未來如果還有機會,你會想突破哪些部分?

 

如果你的心裡想的是:「他就真的做得不夠好啊!我要讓他知道他做不好的地方。」

 

請你記得:你說出來的話,往往只是一桶冷水,冷水只會澆滅熱情。

 

一件事情除了結果的好壞,更值得去看見的是一個人的努力、不放棄、堅持、正向的意圖、努力、犧牲……等。看見這些行為背後的元素,遠比你任何一句「為對方好的建議」更有意義。

 

想要讓一個人更好,那是你的需求,不是對方的。

 

但如果你希望對方可以發揮得更淋漓盡致,那麼他需要的是鼓勵、是支持,而不是辛苦結束後得到一桶滿滿的冷水。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前馬偕醫院院長楊育正罹「淋巴癌」,癌後養生5招分享:紅肉、蔬食可以這樣吃

撰文 :楊育正、楊惠君 日期:2019年09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YouTube
  • A
  • A
  • A

編按:前馬偕醫院院長楊育正抵抗癌症,從「淋巴癌」中重生,讓病態消失。他指出,能抵抗癌症重生,多虧自己在當醫師時,教授的抵抗癌症處方,以及朋友、家人的陪伴,才能在淋巴癌的魔爪中,將自己救出,重新再活一次。

「楊大夫,你都怎麼調養身子?」許多人都好奇地問我。人們看到抗癌成功的個案,彷彿都在期待有一個神祕、特殊,甚至奇特的方子,當中還不乏高知識分子,這總令我覺得不可思議。具有科學根據的醫學研究及現代營養學觀點,是最嚴謹、最廣泛的原則,反而讓人覺得不夠「稀奇」。

 

然而,我的「養生祕笈」可能得讓期待另類偏方的人失望了。我真的心口如一、即知即行,沒有一丁點兒藏私,罹癌後的養生策略,與我一直以來對自己病人開出的「處方」完全一致。

 

多年來照顧癌症病人,我見過太多人誤信偏方、放棄正統治療,任由可能的機會流逝,不僅沒有爭取到所謂的奇蹟,反而令生命終點提前來臨。我是一名醫師,雖然有基督教的信仰支撐我解析生命的哲理,但在醫療上,我百分百依循科學精神和原理。

 

【抵抗癌症之路】化療期間,多吃紅肉

 

臨床上最常見到的抗癌謬論就是:罹癌後立刻改吃素,認為這樣才能排除身體的毒素。事實上,癌症病人的飲食應有階段性的策略,吃素沒有問題,吃肉也沒有問題,但在不同治療階段和恢復狀況下,蔬食和肉食的比例和需求,各有不同。

 

手術後和化療階段的癌症病人,需要維持體力和提升免疫力,如果單靠蔬菜,對體能和營養的需求都可能不足,若因而造成營養不良或貧血,還會影響化療成效。

 

因此,全素飲食或生機飲食,在癌症積極治療階段並不合適。這個階段的熱量要夠,蛋白質攝取量更不能少。

 

尤其是我所罹患的淋巴癌,同時採取了高劑量化療加上標靶治療,免疫力被抑制得更厲害。和免疫力最有關係的營養素是蛋白質,所以我在化療期間吃很充足的紅肉和深色蔬菜,必要情況下也補充維他命,全方位提升自己的免疫力。

 

【抵抗癌症之路】愛和友誼補身也補心

 

然而,化療確實會造成胃口不好、食欲不佳,一旦吃不下東西,就什麼營養都攝取不到。我感謝妻子這段期間在烹調上的費心,常常變換口味,使我能夠對食物燃起興趣,讓那些我身體亟需的養分,進到我的體內。

 

更令我感動的是,住院期間,學生、同事、親友和祕書,還輪班替我準備食物。一名多年前罹患腦瘤的摯友,當年是我領著他就醫、和妻子一起照料;此時角色互換,躺在床上的人變成了我,照料的人由他接替。

 

他日日以傳統方法蒸煮滴雞精,即便在酷熱天氣裡,家裡整天如蒸籠般氤氳靉靆,仍為我送上一碗最鮮醇營養的雞液,直到我病況緩解的半年之後,這才停止。這手工雞液,不只補了我的身,更暖了我的心。

 

在病榻上的歲月,腦子更特別清晰,心也特別沉靜,我檢視、反省自己過往的人生,有些事或處理得未能周全,有些剛愎性格經由時間洗滌才漸漸圓融。然而這些單純美好的友誼讓我心安,我想,我這一路,一定也有做過了什麼「好事」吧!

 

漫漫的化療過程中,我能兩次熬過肺囊蟲肺炎和敗血症的恐怖偷襲,除了醫療團隊完美的診斷和用藥,自己的身體能挺得住,這些親友們的「補身又補心」,真的功不可沒。

 

【抵抗癌症之路】病況穩定後,多吃野菜

 

二○一三年初,距最後一次化療半年多之後,我的抽血檢驗報告顯示,血球數目、球蛋白都恢復正常,顯示免疫力已回升。我這才啟動了第二階段的食療,策略由多肉、多蛋白質,轉而多素、多纖維質。

 

我把菜單裡原本為了預防貧血而常攝食的紅肉拿掉,換上了少量低脂的白肉;加上我一直以來血糖仍有一點偏高,也嚴格控制碳水化合物攝取量,每餐主食分量降到六分滿。

 

但我初期絕不生食。儘管免疫力回升,癌症病人的體質仍禁不起各種感染症的考驗,生食中若有病菌、寄生蟲等未清除乾淨,一般人可能是小事,在癌症病人一旦發生,即有可能是大風暴,這種風險不必要去承受。

 

我的蔬食來源很有點意思,我敢聲稱是百分百純淨、無污染、沒有農藥,因為都是來自朋友親手栽種的,他們不為商業供應,純粹是自食以及與友人分享。

 

二十多年前認識這群朋友,開啟了我醫療圈之外的世界,他們領著我走入田園,享受山林的美好,回頭想想覺得感恩,原來上天早已在我身邊安排了這些「天使」,協助、引領我修復健康。

 

【抵抗癌症之路】好友帶我走進大自然

 

我的兩個種菜好友,一個在淡水、一個在八里。住在淡水的「阿富」何金富,是台灣社會新農業革命的吹號人物,他與留日碩士賴青松,在宜蘭員山鄉首創「穀東俱樂部」,以企業股東概念引入農業,由民間「認穀」集資、統一耕種不施藥的天然稻米。

 

我也是當年「穀東」一員,家裡餐桌上的白米飯,便是這樣友善土地下的收成,進入我的體內,也「友善」了我的身體。

 

阿富當年自己在淡水金龍橋下租了塊地,栽種各種蔬菜,三不五時就供應我高麗菜、白蘿蔔,我和太太許多的週末假日,都在阿富家吃自產的菜、唱卡拉OK、爬爬郊山,阿富是引我由醫院診間、病房走進大自然的老師。

 

八里的朋友種的菜就更有特色,嚴格說來,他根本沒有「種」,而是讓原本就在土地上的野菜自行發展,大鳴大放。那上面常有的是豬母乳(學名「馬齒莧」)、黑甜菜、地瓜葉等等,在城巿裡的巿場或賣場中不常見,可能有些人還不曾嘗過,其中像是味道有點偏苦澀的黑甜菜,我特別喜歡。

 

佩親幾乎每個星期都到那裡去現摘野菜回來,往往在流理台前整理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才能洗好一小把菜。有時清著、清著,傳來她一聲尖叫,我就知道,她又在菜裡看到菜蟲了。

 

我在生病之前,即盡可能在家吃飯,但確實沒有如此戰戰兢兢的,有時忙起來或開刀,就和醫院同仁一塊兒叫外送便當裹腹。

 

成了病人後,飲食上唯一改變的是,三餐都吃家裡,妻子都會為我準備好飯菜,這些菜、飯都是來自我們信任的朋友私房耕種,除此之外,別無珍稀補品。所有的飲食方針,都是過去我教病人的那一套,而自己落實、來一遍,也證明是「有用的」。

 

身體調理,不外三大要素:吃得對,動得勤,睡得好。生活規律,身體自然有元氣。在這一點上,我要驕傲地說:「我是模範生!」

 

【抵抗癌症之路】規律生活連妻子都尊敬

 

生病之後的規律生活,連少會稱讚我的妻子都不得不說,她尊敬我的持之以恆。

 

我每天早上五點四十分起床,晚上九點半上床;中午則午休三十分鐘,唯有週日稍稍放鬆一些,早上起床時間會「延到」六點。而我天賦異稟,數數兒不出五十下,必會入睡,從無睡眠困擾。

 

運動部分,更是沒有「休假」。早年我每天早上五點四十分,就會進行一個「遛媽媽」的運動,陪著母親繞著中正紀念堂走四千步;然後母子倆一塊兒去附近菜攤買菜,是我最懷念的時光。

 

運動健身外,又增進母子的感情,是非常甜蜜的「親子運動」。之後媽媽不慎夜裡起床跌倒、骨折,再無法這樣行走、散步,被迫結束我們維持長達八年的晨運。之後,我雖然要求自己每天要維持四十分鐘快走,但老實說,沒有「孝親任務」在身,確實時常偷懶。

 

不過在生病之後,維持自己的健康,亦是一種「愛家人」的義務,再度督促我不能鬆懈。

 

我固定每天清晨六點前出門,在家裡附近的華山公園慢跑混合快走,維持一到兩公里的分量。生病時,曾有親戚替我做氣功導引,也教了我幾個簡單的招式,我也會每天在家練功,一次大約四十分鐘。

 

現在我每天慢跑和氣功交錯。如果早上跑步,便晚上做氣功;如果有時因公務行程,早上來不及跑步,便在家做氣功,傍晚再去跑步。

 

我不是「幾乎」每天運動,而是「絕對」每天運動。維持健康的原理其實就是這麼簡單,困難度只在能否落實。

 

運動不只是為了提振自己的新陳代謝、鍛鍊體力,而是每天都能讓自己神清氣爽,帶著好的情緒出門,也帶給身旁的人一股勃發的氣息。病態,也就這樣消失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在我離去之前:從醫師到病人,我的十字架》,寶瓶出版,楊育正, 楊惠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過六旬,也要永保年輕快樂的心!在匈牙利喝咖啡、看芭蕾舞劇好幸福─我的歐洲四國之旅

撰文 :揚生慈善基金會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阿萊提供
  • A
  • A
  • A

編按:年紀愈大愈要旅行!退休之後安排旅遊,不但能增廣見聞、開闊心胸,更是保持年輕的一種方式!所謂「人老心不老,永保年輕的心」,只要願意走出家門,感受外界的美好,就能找回幸福與快樂,是最強的抗老處方!以下是熟齡朋友阿萊赴歐洲旅遊的遊記與心得分享:

文/ 阿萊

 

奧地利、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這四個國家是東歐諸國中必遊的觀光景點!旅途中我們參觀了教堂、塔樓,凱旋門、皇宮、市集、城堡山丘等。

 

春天的東歐,20度上下天氣舒爽,九時才天黑,一群團友總是嘰嘰喳喳地開心結伴在旅社附近散步。這裡風景優美、百花齊放,玫瑰花、罌粟花等開得又大又漂亮,美麗了我們旅遊的心情。

 

 

剛回臺北時,從涼爽氣溫變成35度的濕熱天氣,每天汗流浹背差點不能適應,突然好懷念東歐春天舒適的氣候與風景。

 

 

布達佩斯和捷克布拉格兩天的自由行。在布達佩斯,我們中午先在全歐最有名且歷史優久的咖啡廳,享受午餐及下午茶(室內裝潢為路易十四時代洛可可風格,非常華麗)。

 

下午陰差陽錯地在國家劇院花約臺幣一百元,欣賞到芭蕾舞劇(白雪公主和七小矮人),台下為數十人的交響樂,非常震撼又感動!

 

晚上乘坐多瑙河上的夜遊船,最後在鎖鏈橋上看夜景結束這豐盛快樂的一天。

 

 

在布拉格則搭了電車、地鐵、纜車至佩特辛公園,花園中的玫瑰美到令人心醉。下午去名建築「會跳舞的公寓」拍照,也看了場頗負盛名的黑光劇,再到天文鐘,查理大橋附近逛逛。可惜天公不作美,下起雨了沒看夜景就打道回旅店。

 

陳領隊偏愛美食,我們每天中午跟著他尋找當地(不論是城市或小鎮)百年、千年或米其林餐廳,大家互相分享品嚐不同的餐食,當然啤酒配美食更是不可少囉(當地冰開水可比啤酒還貴呢)!

 

想想自己此生再來此地的機會渺茫,花些歐元享受異國食物,是我此行最大的愉悅之一!

 

匈牙利的巴拉通湖,斯洛伐克的藍教堂,奧地利的美泉宮(買門票入內參觀,有中文說明),捷克的克倫洛夫則是被公認全球最美的城鎮之一。

 

中世紀古城雄踞在S型河流地形上,陽光普照,小鎮處處是景,拍起照來,份外亮麗。人骨教堂是由4萬多個人類骨頭做成的十字架,吊飾等,看完沒有害怕,只有感謝上蒼讓我到了這個年紀仍然能快樂的到世界各地旅遊。

 

「Young at Heart」(人老心不老,永保年輕的心),是團隊中常常說的至理名言,朋友們!放開心胸,下次與我一起旅行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揚生慈善基金會」授權轉載、摘錄,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淳淳:人生賺那麼多錢,只是讓你住到頭等病房!

撰文 :燕珍宜 日期:2019年08月03日
  • A
  • A
  • A

一場大病,讓女強人張淳淳遇上無藥可醫的怪病,兩度輕生,從鬼門關走一遭,目前仍與病魔對抗的她,對生命與財富有了深刻的體悟,本刊取得她的獨家告白,看她如何勇敢面對病魔與人性最大的挑戰。

「你可以買陀飛輪,但買不到時間。


你可以買下帝寶豪宅,但買不到家庭的溫暖。


你可以買下一家醫院,但妳買不到健康。」


寫下這段話的,就是因病而沉寂一年多的舞蹈老師兼房地產達人──張淳淳。
 

生病前,多才多藝的張淳淳,一刻都停不下來,完全奉獻於工作。各項事業都經營得有聲有色,不但是李玟、S.H.E等大明星的專任舞蹈教師,也為鄭秀文、許茹芸等歌手的唱片填詞。熱愛舞蹈與創作的她,還成為運動商品公司、出版社的老闆,因為比別人更認真打拚,當她跨足房地產,也立刻成為房地產達人,成績耀眼。



棘手 對抗史上最頑強病菌



相信認真就會有收穫,相信只要努力打拚就會成功的張淳淳,萬萬都想不到,奮發向上、開朗樂觀的她,會有想要輕生的一天。

台大醫院古色古香的長廊裡,一位女孩,坐在輪椅上,她在二十歲豆蔻年華時,因為受到一種罕見病毒感染,而住進台大醫院,從此就再也沒有踏出台大醫院,現在她已經二十八歲了。
 

不幸的,張淳淳所感染的正是這種目前全世界都無藥可醫的怪病。張淳淳在二○一○年七月去做了腿部微調手術,其後發病,「張小姐,這是一個很棘手的疾病,這種病毒非常頑強,是病毒裡面的陳進興,你可能一輩子都要跟它抗戰!」醫師對張淳淳說道。
 

「我會這麼幸運嗎?」當下張淳淳如晴天霹靂、不可置信,她所感染的正是NTM非結核分枝桿菌(non-tuberculous mycobacteria),全台灣只有前述女孩一個病例,張淳淳是第二例。
一直被外界定義為女強人的張淳淳,沒想到自己除了打拚事業外,還得對抗史上最頑強的病菌!
 

每天下午兩點半,是喝下午茶的時間,但對張淳淳而言,卻是打嗎啡的時間。「每天下午兩點半,是我最害怕的時候。」


張淳淳所感染的怪病,會在她的腿上,長滿大大小小的膿瘡傷口,「最多的時候,高達九十九個」。因此,每天她都必須一一清創、消毒。清創時必須擠出受感染的血水,清創的劇痛,必須依靠打嗎啡才有辦法進行。她每天光是清創傷口,要兩個小時,而打嗎啡就要六個鐘頭。「這是合法的打嗎啡,」張淳淳自我消遣地說道,「但是我一點都high不起來,而是感到莫大的恐懼與痛苦。」



咬牙 靠意志力撐過清創劇痛



有一次,張淳淳聽到護士的藥車正在一步一步靠近她的病房,她竟然害怕到連滾帶爬地衝下床,下意識地收起行李,就想要逃跑。「我嚇到躲到廁所,護士們喊道:『張淳淳呢?』我竟回說:『她不在』。」

 

打嗎啡的夢魘,張淳淳連回想都害怕。「我打嗎啡打到手都硬了,血管根本打不進去,一直換部位,最後,全身的血管也都僵硬無比,無法再注射了。不得已,只好在脖子的大動脈部位插管,然後等到脖子也硬化之後,就改插鼠蹊部,鼠蹊部硬化之後,再改插腳底。」
 

打嗎啡原是為了止清創的痛苦,但是,卻又帶來另一個災難,它的副作用就是「每天上吐下瀉至少二十次」。


扣掉清創與打嗎啡的時間,剩下的時間,張淳淳得拚命吃東西。「一天要吃八個小時,一直吃東西的原因是,你才有東西可以吐與瀉,每天就是不停的吃、吐與瀉。」因為上吐下瀉身體會虛脫,所以張淳淳須一直補充食物與能量。

雖然張淳淳每天不停地吃,但是體重卻還是直直落,「每周都至少瘦一點五公斤,一個月就瘦了快要五公斤。」張淳淳的心情更加沉重,「瘦,原本應該是每個女孩子求之不得的事情,但當時我卻害怕得不得了,因為我覺得我的生命和我的健康,一點一滴的在遠離我。」

因為打嗎啡對健康傷害很大,堅強的她,最後咬牙告訴醫師:「我不要嗎啡。」後來每次清創時,不再有嗎啡止痛的張淳淳,就會拿著《聖經》、一邊唱詩歌,靠著自己的力量撐過清創的煎熬與痛苦。「《聖經》外面厚厚的書皮,都被我的指甲抓破了。」於是,在打了八個月的嗎啡後,張淳淳靠著自己的意志力,撐過清創的劇痛。

 

「每次上洗手間,竟然就要花兩小時!」因為傷口處處,讓張淳淳的雙腿無力,打嗎啡則讓她的體力越來越虛弱,原本又唱又跳的她,生病之後,五公尺不到的距離,竟然要走上半個小時。
 

生病之後,對一般人而言,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如走路、甚至洗澡,對張淳淳而言,都是莫大的奢侈,因為怕傷口感染之故,她甚至長達九十天無法淋浴,只能擦澡。頭髮也因不斷嘗試各種治療藥物而掉光了,現在慢慢長出來當中,許久未對外公開露面的她,看起來臉部明顯消瘦許多。
 


黑暗 版權爭議與詐騙接踵而至



身體上的折磨,張淳淳都能夠咬牙撐過,但是最讓她感到灰心的是── 人性的黑暗面。在她正在鬼門關與死神掙扎搏鬥時,竟然還有人對她落井下石與惡意攻訐。


「一般人最不想去的就是醫院與法院,我生病的時候,還得去想法院的事情。」因為與旗下一位作者的版權爭議,張淳淳幾乎心力交瘁。「我命都快沒了,怎麼還可能去和作者計較版稅的事情?」張淳淳生病的消息見諸媒體之後,就常常有各路人馬上門,提供各式各樣的偏方、設備,能量床、健康襪等等,相信人性本善的她,就在生病最脆弱的時候,被詐騙高達一千萬元以上。

 

 

加上莫名的流言蜚語,以及永無止境的劇痛清創,讓張淳淳數度想要一死了之。她曾經想過跳樓自殺,但醫院的頂樓都有管制,她上不去。後來「我就每天偷藏一顆安眠藥,有一天,算一算共藏了二十顆,我就想應該夠了吧,當晚把所有遺言都用錄音錄好了之後,就把藥吃下去,沒想到因為那藥的效力太低,我只是多睡了六、七小時而已。」

 

冷靜下來的張淳淳,開始面對現實,「那一天是聖誕節,我找律師來,想寫生前遺囑,我不想要什麼都沒安排好,就突然的走了。」沒想到,這個動作,卻讓一旁張淳淳的母親悲從中來,一度消失。

 

擔心媽媽想不開,已住院一年多還未痊癒的她,辦了出院手續,她到叔叔在基隆的一塊山坡地找到媽媽,她告訴媽媽:「我一定會勇敢,一定會好起來!」好言相勸媽媽和她一起回家。「我才發現,棄械投降的消極態度,對我的母親和孩子,傷害很大。」從此,張淳淳改變態度,決定與病毒和平相處。

 

「我現在每天唱聖歌給傷口聽、和傷口講話,我會說:『你要乖喔,你要穿迷你裙喔』。」她現在也會告訴小孩:「媽媽一定要做一個奇蹟。人家說不會好,我就一定要好。」「這個病教會我,要懂得抗壓。」張淳淳發現,每次她只要情緒不好,壓力大時,傷口就會發作得更嚴重。「如果前一天法院要出庭,隔天就一定會長出來。」

 

現在的張淳淳抱著無與倫比的樂觀,「再大的挫折也影響不到我,踩到狗屎,都會說我太幸運了,連狗屎都會愛上我的鞋。」這場大病,也改變張淳淳對金錢的態度。過去的她,以為認真工作賺錢,是成功的象徵。但是,生病之後,常常有人衝進來,向她兜售各式各樣的產品。一直到被詐財一千萬元,還遭到對方恐嚇,「那一刻,我突然覺得,『錢財是萬惡的淵藪』。我開始痛恨,我這麼努力,結果擁有的卻是會吸引別人作惡、讓人嫉妒的東西。」

 

改變  學會抗壓、不用生命換財富

 

「人生賺那麼多錢,結果只是讓妳住頭等病房。」白手起家的張淳淳感觸良多地表示,生病期間,她最羨慕的人,竟然是她的看護。「看到她輕輕鬆鬆就可以出去幫我買便當,我當下淚流滿面,好羨慕她。」她發現,原來做一個平常人,可以走路、睡覺、吃飯、洗澡,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四十歲以前你折磨你的身體,四十歲以後,身體就會折磨你。」張淳淳從台大醫院窗戶往下看,捷運來來往往的人,讓她深深體悟,「若有機會好起來,不要再瘋狂的工作,不要再用生命換財富。」出院後,她改變工作的方式,以前一天工作十五小時,現在一天只花二小時,把所有事情集中起來,一次開會解決,工作更有效率。

 

雖然金錢讓張淳淳差點失去健康、面對人性醜陋,但是她還是保持樂觀。「我希望將我賺來的財富變成好的東西,我想用它去幫助人。」因此,第一個她想幫助的對象,就是第一位得到NTM的女孩,她想送她助聽器,讓她可以重新聽到天籟之音。此外,張淳淳還著手成立病童圓夢協會,要幫助生病的小孩圓夢。

 

其中有個小孩的願望,讓張淳淳很心疼。「他的願望不是玩具,而是希望爸爸打媽媽可以輕一點。」為此,單親的張淳淳還特地去拜訪這對父母,告訴他們:「你們還可以吵架,其實很幸福,不像我,連吵架的另一半都沒有。」張淳淳還送這位爸爸一副拳擊手套,「你要是生氣時,就打沙包。」

 

得知這對夫妻常因為經濟問題吵架,張淳淳也教他們工作的方法,幫助他們找尋工作機會。這場大病,除了讓張淳淳學會寬容,也學會珍惜簡單的幸福。

 

好友兼生意夥伴徐文斌表示:「她以前是工作狂,別人下班,她卻還繼續工作。」現在的張淳淳,希望把時間留給小孩、家人與朋友。「現在只要可以幫孩子準備早餐,我就覺得很幸福。」出院後,靠著練自發氣功與心情調適,張淳淳的膿瘡傷口已經從九十九個降到五個,她每天自己清創。採訪當天,她帶著iPad播放清創的影片給我們看,當膿包與血水從傷口流出來的剎那,令人不忍卒睹,從她的有色絲襪中,隱約可以看到大腿上傷口的疤痕,但她卻泰然自若,顯然,她已學會與疾病和平共處。

 

「我很幸運,上帝讓我體會死亡,更幸運的是,它讓我沒死,還可以有機會看林書豪打籃球。」採訪末了,我們對她說「要加油哦!」她微笑說:「我一定會的!」病魔雖未遠離,但她已有一顆勇敢奮戰的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打包行李,到台東開餐廳!老闆一天只賣「20組快樂的客人」不為錢、只為自己!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7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彭芃萱
  • A
  • A
  • A

近70歲的陳漢豪3年多前退休,他決定回到老家台東過生活,看上「有山有水」的都蘭,一開始白天衝浪、晚上和原住民喝酒,生活沒有規律。某天,他忽然警覺,不能再過這樣下去,「我要給自己早上起床的理由。」愛料理的他,以30多年來在國外習得的好手藝開異國餐廳,並且每天只服務20席快樂的客人。

他原是台東人,15歲北上求學。1986年進入柯尼卡(Konica)台灣總代理永準貿易公司,從基層業務做起,進入公司第20年成為總經理。他自豪道:「一般人是透過跳槽才當到總經理,我卻是基層出身。」

 

他參與並見證了相機「軟片」時代的興盛和沒落,「進公司時,找來李立群拍攝那支『它抓得住我』廣告,是因為從『櫻花軟片』更名為『柯尼卡』。」他透露這支家喻戶曉廣告的拍攝緣由。

 

廣告很成功,柯尼卡軟片在台灣一炮而紅,成為全世界唯一一個業績贏過柯達和富士的國家。後來,日商柯尼卡想開發中國市場,希望能借重台灣人之力,他的業務範圍因而延伸到中國、香港,負責大中華區。

 

數位相機、手機相繼出現後,沖洗照片的需求日益減少,他有預感軟片即將消失,2007年毅然決然退休。離開後兩年,柯尼卡便結束軟片事業部門。

 

那年,他不過57歲,覺得自己還能再拚,隔年到上海做婚紗攝影的影像輸出。他說:「台灣大型婚紗公司一天頂多拍3組新人,在大陸可以拍200對、有12個攝影棚輪流拍攝。」

 

但大陸人做事不講信用,經常倒帳,6~7年後他關掉公司。在南非的好友此時邀他前往拓展業務,他遠赴南非,3年前才終於回到台灣。

 

獨自前往台東生活

異國料理重啟人生

 

他不喜歡大城市的生活,喧鬧、噪音,令他頭痛。拚事業時,他經常在各城市飛行、移動,習慣獨居生活,家人仍留在北部,他獨自回到台東老家定居。

 

選擇來到都蘭是因為好山好水、景緻美麗,加上有很多外國人,他說:「這裡的環境很像天母。」

 

「一退休後整個人就鬆掉了。」他認為這是個警訊,決定開餐廳,讓生活過得有目標。他將多年來在各國學到的料理手藝搬出來,包括超級古巴酥脆三明治、超強美式漢堡、墨西哥牛肉玉米餅袋、墨魚海鮮意大利麵/飯等。

 

他強調,食物要做得好吃,使用發源地食材很重要,以墨魚麵來說,使用國外進口的墨魚墨汁,「它會讓海鮮的味道層次提升出來,香氣十足。」玉米餅製作時要先炸過,再加上墨西哥香辣粉、匈牙利甜椒粉、小茴香籽,「是真正的墨西哥口味。」

 

他最自滿的還包括自己研發的「超強美式漢堡」,「愛漢堡的老外都會來吃,非常美味,是台11線最好吃。」製作秘訣是先將漢堡包切開來,四面烤過、微焦;牛肉一面煎焦、全熟,一面6分熟,又軟又多汁。

 

一間店搬3處

只為做得開心

 

陳漢豪開的雖然是一間小餐廳,命運竟也多舛,3年來開了3間店。最初他在都蘭街上開店,一份套餐(含沙拉、湯)不超過300元,平價美味、招引客人,一開始生意就很好。一人小店,忙到他的左手大姆指關節卡住、無法動彈,得到板機指,右手有網球手肘。

 

他苦笑道:「開店才10個月,兩手都受傷。」在東部醫院就近開完刀、休養幾個月後,他又閒不住,「好了傷疤、忘了痛,想要再開店了。」無奈原先店面房東已經租人,得知花蓮火車站前有間餐廳要頂讓,便搬到花蓮。

 

這間餐廳的地點更好,經營11個月,老饕口耳相傳,生意好到一開門他的心情就不好,尤其是周末,因為門口已經在排隊。

 

去年9月,都蘭現址店面要招租,他立刻搬回來,「它不在都蘭街上,客人不會這麼多。」為讓自己做得開心,這次他訂下一個規矩:每天只服務20席快樂的客人,「賣完20份餐就關門。」

 

他開店是要讓生活不無聊,「我喜歡客人陪我聊天,還有錢賺,多好啊!」他愉快的笑道:「別看我這樣,在店裡走來走去一天也超過1萬步。」

 

除了北上探訪家人,他每天都開門做生意,「若是沒客人,就看股票、聽音樂;買股票是為了打發時間,還可以訓練腦力。」

 

初到都蘭時,他仍會去衝浪,他坦言,現在年紀已大,不能摔,「我在練習用衝浪板滑浪。」

 

陳漢豪將這間店取名為「海泱廚房」,「『海泱』是鯨魚的台語發音,牠是海裡最大的動物。」店名意涵著他退而不休,心底仍有豪情壯志。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