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看著肺癌患者下半身黑掉、壞死...柯文哲:醫生不是神,不是每一個病人都能救回來

撰文 :柯文哲 日期:2019年09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這樣的病人躺在醫院裡,一時不會死,但恐怕也無法活命,可是他頭腦意識清楚,能幫他把葉克膜關機嗎?於是醫生開始天人交戰、內心掙扎。這種狀況不只對病人和家屬來說是種痛苦,也深深折磨醫護的心靈。

每次我在演講的時候, 談到葉克膜的治療, 都會讓大家看一張照片:一個病人躺在病床上,身體周圍被各種機器環繞,葉克膜、洗腎機、監控器、點滴、呼吸器......幾乎看不到病床上的人。我總是開玩笑說,這張照片如果有個名字,應該叫「現代高科技叢林」。

 

為什麼講到這個?因為葉克膜雖然救回了很多人, 但它也不是萬能的。

 

我們曾經做過一個統計,在心臟外科, 死亡的病患平均起來, 要比生前多重三點多公斤。這三公斤哪裡來的?打了很多點滴,但因腎衰竭無法排尿,結果全身水腫。

 

我有一個病人因為肺動脈高壓, 只能等待肺臟移植。他裝上葉克膜後等了六七個月,一直沒有輪到他換器官。到了七個月左右,身體缺氧又低血壓,雖然靠著葉克膜勉強活著,但不會好轉,最後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下半身慢慢黑掉、壞死。

 

想像一下他的處境,頭腦意識清楚, 知道自己等不到器官了, 但因為裝著葉克膜,一時半刻也死不了,只能看著下半身逐漸死去。

 

最後他開始出現敗血症感染的症狀, 我決定不再積極救治, 讓他能得到一個解脫。

 

成功的案例很多,失敗的經驗也很慘

 

有個病人同樣也是在等待肺臟移植, 等到最後出現感染, 這時即使有了肺臟器官,也不會優先選擇讓她移植。就這樣一直拖下去,病人的狀況越來越差,最後我們認為,還是不要替她再維持葉克膜,讓她就這樣好好的走吧。可是等到病人臨終之際,她先生崩潰了,跪下來求醫生繼續幫他太太急救。

 

我勸他說:「不要再急救了,讓她走吧。就算把她救回來,沒有肺臟移植,她也活不了啊。讓她走吧!」但病人的丈夫很激動,乾脆自己跳到病床上去幫他太太CPR。最後我們不得不找人把他從病床上架下來送出去。

 

在葉克膜治療上,雖然我們有過小薇CPR四小時救活、邵曉鈴CPR三小時救活、無心人十六天沒有心臟,靠著葉克膜等到心臟移植、星星王子也救了回來......成功的案例很多,但是沒有說出來的失敗經驗也很多很慘。

 

作為醫生, 我每天在生死之間掙扎。我知道我的病人有的會死、有的會活,但無論如何,我每天都要去醫院,繼續堅持下去。

 

會好的病人, 好轉以後就轉出了加護病房, 我以後不會再看到他們。但是病人死的時候,我就得出去跟家屬解釋原因,而在治療過程中,更經常要面對家屬質疑的表情。

 

當然,成功的時候,有成功的喜悅,但碰上那些死得很慘的病人,醫生作為敗戰投手,不能躲起來當作沒這回事,一定要出來面對病人和家屬,也要面對指責。

 

醫生的天人交戰與內心掙扎

 

曾經有病患的家屬質問我:「為什麼邵曉鈴能救回來,而我們的親人卻救不回來?」唉,這種問題要我怎麼回答。我只能說:「醫生是人不是神,不是每一個病人我都能救得回來。」

 

當醫生, 最痛苦的不是面對病人死亡, 而是面對病人半死不活的狀態。

 

就像那位等待肺臟移植等到下半身都黑掉的病人, 換作任何人都可以理解,即使現在醫院裡有健康的器捐肺臟,也不會給他做移植,因為先給他做肺臟移植,再把他雙腳給截肢,這不是很不合理嗎?尤其到了最後,病人併發感染,就更沒有移植的機會了。

 

器官很寶貴,當然會優先選擇成功機率高的病人做移植。但這樣的病人躺在醫院裡,一時不會死,終究也無法活命,可是他頭腦意識清楚,你能幫他把葉克膜關機嗎?於是醫生開始天人交戰、內心掙扎。這種狀況不只對病人和家屬來說是種痛苦,往往也深深折磨醫護人員的心靈。

 

所以我常常講一句話: 最困難的不是面對挫折打擊, 最困難的是,面對各種挫折打擊,沒有失去對人世的熱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生死之間︰柯文哲從醫療現場到政治戰場的修練​》,商周出版,柯文哲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輕想當老師遭父母反對!他病逝如願當上「大體老師」,全家人含淚支持...「在這裡,我們生死兩相安」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少民眾對安寧病房的刻板印象是「等死的地方」,事實上安寧緩和醫療是幫助病人獲得身心靈的平靜,不但身體上的痛苦得到控制,心靈也會安詳寧靜,反而能思考生命意義,在最後與親友道謝、道愛、道歉、道別,不留遺憾!

59歲的陳先生去年五月,罹患慢性骨髓性白血病,隨病情惡化,醫療已到極限,如何面對生命的終點,成為他與家人的人生課題。

 

台中慈濟醫院血液腫瘤科醫師黃冠博曾建議到心蓮病房(安寧病房),接受安寧緩和醫療,控制症狀,但陳先生還想跟病魔拚下去,不想去「等死的地方」;陳太太則是捨不得先生繼續受苦痛苦,卻深怕幫先生做錯選擇。

 

後來,他們還是決定住進安寧病房,第一天住院時愁眉不展,卻在24小時內完全翻轉對安寧病房的印象。

 

好久沒睡個好覺!

安寧讓病人家屬都放鬆

 

陳太太表示,家醫科醫師仔細說明先生的疾病狀態與照顧方式,讓她了解接下來的治療是「不讓輸血及藥物加重身體負擔,控制末期病人症狀,讓身體所剩的的能量,節省使用」。夫妻倆聽到「節省使用」這句話,立刻安心一大半,也更清楚未來的醫療方向。

 

陳太太分享,住在安寧病房期間,護理人員明白家屬往往承受更大的壓力,有時比病人更需要關懷照顧,逐一解答她的疑問,打開她的心結。

 

也因為有護理師告訴她:「我們晚上都會常來巡病人,請您安心睡,放心將他交給我們。」,這句話讓他安心入眠,「我好久沒有這麼放鬆的睡個好覺!」。

 

年輕想當老師未如願

病逝後當大體老師圓夢

 

陳先生入住安寧病房近兩個月後,想回家陪爸爸過父親節,醫師評估後同意陳先生請假。返家前,由護理師、照服員與志工協助陳先生泡澡沐浴,並引導陳先生一一和家人完成「道謝、道愛、道歉、道別」的四道人生,不留下遺憾。

 

陳先生分享,他接受安寧緩和醫療期間,因為身心靈安定,更確定人生的方向。「年輕時希望能當老師,只不過那時家境不允許,沒有機會如願,死後最大的心願是成為『大體老師』。」於是,他在生前簽下同意書。

 

陳先生在病情穩定的情況下,返家住了6天,父母也支持他當大體老師的心願。後來,他出現臨終的徵兆返回醫院,在安寧病房中安詳往生,也如願成為大體老師,延續生命價值。

 

住安寧病房不是等死

思考生命價值更快樂

 

丈夫過世後,陳太太很慶幸當初的選擇是對的,她親眼看到先生走得很安詳,沒有罣礙,終於瞭解安寧病房不是等死的地方,「反而讓我們過得更充實快樂!」

 

在安寧團隊服務多年的家醫科醫師蔡恩霖指出,醫療每個階段有不一樣的目標,通常來到安寧病房的病人,身體已打過美好的一仗,安寧療護提供的是陪伴與舒適的照護,讓身體在最後得到最好的放鬆,啟動身體自我療癒過程。

 

當身體得到舒適後,會回到心靈層次,達到一定的放鬆,體會到跟疾病和平共處的平靜,家人就能放下,思考怎樣才能不留遺憾。

 

「安寧病房的意義是讓病人和家屬生死兩相安,了無遺憾。」安寧團隊護理長黃美玲表示,一般人都擔心臨終前的痛苦過程,安寧團隊透過症狀控制,安排每日活動,讓病人舒服過好每一天,並且好好說再見,達到善終而沒有遺憾。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辦完生前告別式後,終能去天堂與愛妻相聚...93歲老將軍:我不恐懼死亡,逆境中更要勇敢面對

撰文 :新活藝術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當生命開始倒數計時,當死亡如此靠近,面對摯愛的親友們,可否親口說出心中的感謝,訴說在彼此生命中美好的回憶?93歲的楊崇本將軍,於五月份得知罹患血癌後,不畏疾病侵擾,堅毅面對。他想到在人生旅途中,因為所愛的人們而精彩,因此期盼能與大家一一告別。在傳承藝術團隊、新竹榮家同仁的齊力合作下,於六月十四日在北榮新竹分院安寧病房舉辦了「人生嘉年華會」。

當生命開始倒數計時,當死亡如此靠近,面對摯愛的親友們,可否親口說出心中的感謝,訴說在彼此生命中美好的回憶?93歲的楊崇本將軍,於五月份得知罹患血癌後,不畏疾病侵擾,堅毅面對。

 

他想到在人生旅途中,因為所愛的人們而精彩,因此期盼能與大家一一告別。在傳承藝術團隊、新竹榮家同仁的齊力合作下,於六月十四日在北榮新竹分院安寧病房舉辦了「人生嘉年華會」。

 

會場旗海飄揚

 

楊將軍在參加美國拉斯維加斯年會時,冒死親自取下中國的五星旗,掛上中華民國的國旗,這份愛國的忠心與勇敢,獲得了國防部勛章。會場中滿滿的國旗代表著楊將軍愛國的忠心,兩套軍官禮服則代表著軍旅生涯中重要的里程碑。

 

會場旗海飄揚▲人生嘉年華會現場展示楊崇本將軍軍服

 

主角衣著表榮譽

 

雖在病房中,楊將軍仍打起所有精神,換上正式的襯衫與榮民楷模背心,我們為他別上特製的胸花,讓主角帥氣地參與為他量身定做的人生嘉年華會。

 

主角衣著表榮譽▲為人生嘉年華會的主角別上胸花

 

運用主角生命故事貫穿整場嘉年華會

 

2009年起,楊將軍持續參與傳承藝術團體,細細整理人生每個重要時刻,並創作為獨一無二的視覺藝術作品。

 

在舉辦人生嘉年華會之前,傳承藝術團隊整理十年來楊將軍所分享的經歷與事蹟,串連於整場嘉年華會之活動中。由傳承藝術首席講師康思云、江明璇共同主持楊將軍的嘉年華會,並提早與所有與會人員確認細節,俾使活動能順利進行。

 

▲人生嘉年華會主持準備—傳承藝術首席講師 康思云/江明璇

 

列隊歡迎主角進場

 

人生嘉年華會的開場,由陸軍張將軍喊口令「立正!敬禮!」,從病房到會場的路上,大家列隊手持國旗,搖旗歡迎楊將軍進場,並齊唱軍歌「黃埔軍魂」。楊將軍13歲就參與鐵血抗日青年團,在軍中服務41個年頭,「黃埔軍魂」是他人生的寫照。

 

▲全體人員列隊歡迎楊將軍進場

 

榮家紀念影片回顧

 

2008年楊將軍與深愛的妻子一起加入了新竹榮家這個大家庭,12年來與榮家夥伴們建立了濃厚的情感,透過榮家同仁特別製作的紀念影片,不僅讓大家回味12年來的精彩時光,更表達對楊將軍夫婦的感謝與尊榮。

 

▲欣賞楊將軍於新竹榮家12年的紀念回顧影片

 

傳承藝術團隊獻唱

 

楊將軍在榮家期間是傳承藝術活動的推廣者與最熱情的支持者,台積電張夫人訪問楊將軍時,因著他的大力推薦,台積電志工社自2010年起每週至新竹榮家陪伴長者整理生命故事、創作藝術作品。

 

在展示楊將軍的創作及經典故事之後,由傳承藝術的老師群一起獻唱「梅花」,代表著楊將軍如梅花般堅毅又柔情芬芳。

 

▲楊將軍與夫人於傳承藝術的創作

 

楊將軍回禮致意

 

楊將軍說:「軍旅生活中,我所景仰的蔣公教會我要努力奮鬥,逆境中要勇敢面對」。在榮家的生活,有很多的活動都充滿挑戰性,使楊將軍能挑戰自己。為了感謝新竹榮家12年來的照顧,楊將軍也準備一份禮物致贈新竹榮家,是他在人生大風浪來襲時,親手蓋下的手印及寫下的宣言。

 

▲致贈謝禮給新竹榮民之家

 

人活著為了什麼?為了正義而活

我有堅定的生存意志

—楊崇本將軍

 

▲楊將軍手印與人生宣言

 

用一生活出愛

 

楊將軍從小就受到天主教教育及德國傳教士的影響,也在與人的互動中處處表達珍惜、愛護之意。人生嘉年華會的尾聲大家合唱「活出愛」這首詩歌,感謝楊將軍使自己成為我們的祝福,用真實且確實的行動向這世界活出愛。

 

▲人生嘉年華會全體合唱後合影留念

 

分享甜點表達愛

 

楊崇本將軍為人謙和,待人以誠,樂於與人分享,因此在人生嘉年華會的最後,我們也特別準備了楊將軍最喜愛的甜食,與蒞臨的親朋好友們分享。在人生嘉年華會上,有這麼多的朋友們來參與,見證了楊將軍這一生對人的關心與付出,點滴都在大家的心頭。

 

▲分送蛋糕與蒞臨人生嘉年華會的親友分享

 

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人生嘉年華會結束了,但參與的親友們都不想離開,逐一到楊將軍身旁述說著和他之間難忘的回憶、這段時間對他的不捨、長久以來對他的感謝,大家真情流露地和楊將軍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生死兩相安不只是一個靜態的結果,而是動態的進行式。

—楊培珊 台大社會工作學系 系主任

 

從親朋好友的眼中看見他們對楊將軍的愛戴,言談中不斷提起楊將軍對他們的好。我們看見人生嘉年華會不是僅為了楊將軍舉辦,也是讓楊將軍身旁的好友們能有機會對楊將軍說出放在心裡的心底話。

 

對他們而言,是一個特別又難能可貴的經驗,這場人生嘉年華會,也是楊將軍與好友們彼此之間致贈的一份最真摯的禮物。

 

90歲是我一生的豐收年,

我有五福,就是[福、祿、壽、喜、財]

這麼豐富的人生,感謝大家與我共度、一起歡慶。

—楊崇本將軍

 

 

後記:

 

楊崇本將軍已於2019年6月25日安息主懷。

 

當天中午,關懷師在楊將軍的病房祈禱唱詩歌,楊將軍向關懷師表示:「我不恐懼死亡,心中已無牽掛」,面對死亡,楊將軍非常的坦然。就在當天下午,在家人的陪伴下,自然平靜,到天堂與所愛的妻子再次相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新活藝術」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出生是哭著出來,只盼最後笑著離開...安寧減輕病人痛苦,我們陪伴你「此生沒有白來」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安寧療護強調「安樂活」而後「自然死」,但是,曾有醫界前輩說:「安寧療護又不能讓末期病人完全沒有痛苦,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安樂死!」

安寧療護強調「安樂活」而後「自然死」,但是,曾有醫界前輩說:「安寧療護又不能讓末期病人完全沒有痛苦,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安樂死!」我要這麼回應:「既然人來到這個世間不可能完全沒有痛苦,那麼是否任何人一旦有痛苦,就應該立刻給他安樂死呢?」

 

安寧療護本來就不可能讓末期病人完全沒有痛苦,因為就算是神仙、上帝和佛祖都一樣做不到啊!佛教稱人間為「娑婆世界」,意思是「堪忍世間」,表示人間世界雖然充滿痛苦,幸好還堪以忍受。任何人如果有著持續而且不堪忍受的痛苦,應該就會不想活下去。

 

過去曾有不少末期病人或家屬問我:「許醫師,人生為什麼會這麼痛苦啊?」比較熟悉的,我就會半開玩笑的說:「啊你不是一出生就知道了!不然為什麼你是哭著出來,而沒有笑著被生出來呢?」人一出生就哭著出來,正暗示著:歡迎你來到這個充滿痛苦的世界!

 

人世間本來就充滿各式各樣不同程度的痛苦,末期病人更是充滿極度的身體、心理、社會、靈性的痛苦,所以才必須努力進行疼痛控制與症狀控制,身體的照顧之外,還有心理、社會、靈性的困擾,要想辦法去化解,讓他的痛苦還堪以忍受,他才願意繼續活下去。

 

其實人活在世間,只要所受的苦還堪以忍受,甚至具有某種意義或者可以獲得某種報酬,就值得繼續活下去。活著的各種痛苦正是啟動我們追尋人生意義、建立生命價值的原動力,因此我才會說:「完全無痛苦的生命其實不值得活著,正因為生命充滿了痛苦,才讓我得以活出另一種樣貌。」

 

因此,千萬不要妄想:安寧療護可以讓末期病人完全沒有痛苦。

 

我只希望可以解除九成的肉體痛苦,以及五成以上的心理、社會、靈性困擾。但是,至少安寧療護可以讓他活著比較沒有痛苦,即使仍有痛苦,也要讓痛苦是在堪以忍受的程度範圍。然後末期病人才可以充分發揮生命力,發光發熱到最後一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沒有自己遇過,不曉得別人的痛苦...年過50歲的退休生活,不要再害怕談死亡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沒給錢的,我照樣去演講,不會事先主動詢問我,好幫我準備茶水、點心或便當,表示不懂照顧講師。我都自備水和咖啡,而我吃蛋奶素已經二十五年,不問我,我也不會去要。但是連最基本對「人」的關心態度都沒有,別忘了講師也是「人」。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很奇怪、也很不忍心的發現:通常支持安寧療護的醫護人員,多半是因為發生過親人末期,而自己成為家屬的切身經驗。

我半開玩笑說:「為什麼不能在親人和自己還健康的時候,就知道安寧療護真的很重要?我總不能很壞心的希望:這些醫護長官和醫護人員趕快通通都成為家屬吧!」

 

我從事安寧療護二十二年,以前在醫院遇到不支持安寧療護的長官,心底總是忍不住會浮上一句OS(旁白):「總有一天等到你!」當然這只是演講時開玩笑。

 

我在此真心地希望與祈禱:大家不要等到自己成為家屬,甚至成為末期病人,才發現安寧療護很重要!真的不要等到親人或自己有需要,才忽然覺得安寧療護真的非常重要!

 

感謝大家過去對我的招待與照顧,我去過很多有安寧病房的醫院演講,從來不敢主動要求去看安寧病房,怕造成對方的困擾,還怕打擾到住院中的末期病人和家屬

 

但是,我覺得:敢主動邀我去看安寧病房、希望我提供建議的,就已經算相當成功了!例如:台北國泰醫院汐止分院、高雄義大癌治療醫院。

 

安寧界可能都認定我是高標準、最難搞的「怪胎」,不過,不主動邀我,我也不會問,只是你們自己錯失改進的機會罷了。

 

我們以前在安寧病房,遇到有來賓參觀都會說:「優點不用多說,請幫我們找缺點!」有時候我們看不到自己的缺點,因為「基本人性」是:看得到別人的針尖,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梁木。

 

沒給錢的,我照樣去演講,不會事先主動詢問我,好幫我準備茶水、點心或便當,表示不懂照顧講師。我都自備水和咖啡,而我吃蛋奶素已經二十五年,不問我,我也不會去要。但是連最基本對「人」的關心態度都沒有,別忘了講師也是「人」。

 

不會關心「人」的安寧團隊,當然對病人的照顧品質就不佳,可能也不會去關心家屬。

 

我曾去台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探望瀕死的丘昭蓉醫師,恍惚覺得自己是遊魂或「阿飄」,護理人員明明朝我看來,神情卻彷彿「我」不存在,我忽然打冷顫,誤以為自己已不在人間。

 

美國發生九一一事件那個月,我去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培訓新的安寧團隊,後來我曾去舊地重遊,再次經驗到自己好似遊魂的感受,真是可怕與無情啊!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避談生死!早一點自己想清楚,不要一生睿智卻死得糊塗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5月14日
  • A
  • A
  • A

記得以前總是在參加親友的婚禮喜宴,怎麼最近參加的都是告別式?而且這陣子進出安寧病房的次數也似乎越來越頻繁,周遭親友一個接著一個相繼離去,這一輩子從沒嚴肅面對與思考的死亡問題,終於無法再逃避了!

就算不是為自己的死亡做準備,至少也應該和父母、老伴、或是子女討論一下彼此的身後應如何處理吧!

 

但中國人似乎還蠻忌諱談到死這個問題的,就算心裡有些盤算,也不知道如何開口;把它當成嚴肅的議題和家人討論,感覺更是不自在。

 

安樂死的「情理法」

 

於是我瞞著家人出去找了幾個老友閒聊,順便開口詢問對「安樂死」的看法,不意外的,贊成安樂死的人佔了壓倒性的比例。但若再仔細從道德觀點與法律觀點來看安樂死,那就見人見智、複雜多了。

 

例如,現代醫學所判定的「腦死」,算不算死亡?「植物人」是不是活人?換心、換肝、甚至換腦袋,醫學上都做得到,但人道上、法律上允不允許?

 

「自殺」情、理、法皆難容,那「安樂死」如何才算是合情、合理、合法呢?若病人要求安樂死,那協助他來執行安樂死的醫生算不算是「謀殺」?

 

就算道德、法律都過得去,那保險理不理賠呢?還有沒有退休俸?遺產歸屬要如何分配?

 

這些或許都應事先搞清楚、交代好,否則搞不好醫生並不願意承擔謀殺的風險,老伴還想繼續領你的退休俸,那你自己想安樂死都不行;而也許子女想早一點拿到保險理賠和分配遺產,那你不想安樂死恐怕也由不得你。

 

有位老友居然還說他已經到慈濟那裡簽了「捐出大體供醫學研究」的同意書,看著他說出此事時,臉上泛出菩薩般慈祥的面容,再聯想到自己恐怕連捐出眼角膜的勇氣都沒有,不禁懷疑,人究竟應該認為死亡是生命的終結而恐懼,還是應該視死亡等同於解脫而歡喜呢?

 

▲ 對「死」的忌諱使許多人都不敢開口與家人討論。(圖/蘇達貞提供)

 

科學模糊了對生命的認知

我們怎麼看待「死亡」?

 

死亡應該是「信念」的問題,而不是「知識」的問題吧!就純科學的角度來看「死亡」這個現象,死亡就是「生命現象的完全停止,生命的結束」,這似乎也有了「死後不能復生」的意涵。

 

但這樣的死亡觀點可能太過於簡單,科學本來是期待對生命的功能與運作做出解釋,進而也許可以找出是否存在有生前死後的生命意義,或是靈魂、神明、或是其他未知世界空間的存在,但科學家在未找出這些相關證據之時,居然在沒能先找到「神」之前,就先否定了「人」。

 

因為科學家發現基因可能具有「自主的特性」,也就是人類所意味的「自私的本能」,再從這樣的觀察進而推論出「人是被基因給綁架的形體」,基因才是生命的根源,人只是被基因綁來複製基因的工廠。

 

這和當初研究「宇宙學」的發現「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甚至太陽也不是宇宙的中心一樣的震撼,一樣受到宗教界人士的批判,但至少自古以來爭論不休的「先有雞,還是先有雞蛋?」的問題,在基因學裡找到答案:「先有雞蛋」,因為雞蛋是基因,雞是複製雞這個基因的工廠。

 

科學家被它自己的研究發現給困惑了,因為人不再具有自主性,不論是從巨觀科學的角度來看、或是微觀科學的角度來看,人這個主體,或者說是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已經不是自我的存在、自主的存在。

 

這也意味著,人的生與死也許就只是隨機與偶然發生的現象,生死本身並非具有特殊意義。

 

但科學的研究可是日新月異,如今人類已完成了人類的「基因排列組成序列」,也就是說,人類已經破解了遺傳的奧秘,這奧秘一旦破解,幾乎也就是開啟了「複製人」的能力,而人一旦可以被複製,死亡的定義無可避免的必須重新來過。

 

而且生命不但可以複製、還可以創造,因為現代的人類還可以創造出新的物種,這原本被認定只有上帝才能扮演的「造物者」的角色,已經可以由人類來取代,這樣的發展,對於生命的生死觀點,都必須重新檢討。

 

當科學的研究讓死亡這個概念更加模糊、對生死的認知更加矛盾,個人的不安情緒、恐懼心態和慌亂行為,逐漸擴大到整個群體。

 

不但傳統「倫理觀念」開始動搖,舉凡世界各宗教,不論是東方的佛教、道家、或儒家,或是西方的猶太教、基督教或回教,所共同主張的有一位獨立自存、具人格的創造者,創造了萬物及宇宙,此創造者同時也是全知、全能、至善、永恆、神聖,是人類行為善惡的最後審判者的教義,也有人質疑。

 

根據美國腦神經研究學者的的研究,大多數人在完全沒有心跳與血壓之後,也就是科學界對死亡的認定之後,腦神經會發出60~100Hz的γ波的神經震盪,此種腦電波的突然激增可歷時30秒至3分鐘不等。醫學界因而提出人類「臨死四階段」的理論。

 

第一階段是「腦波混亂期」,若臨死者從此階段又存活下來,腦袋可能存有回顧一生的臨死經驗;第二階段是「腦波微弱期」,若在此階段存活下來,腦內可能沒有任何記憶與思考;第三階段是「腦波激增期」,在這個階段,大腦啟動全面的防禦機制,發出大量傳遞神經信息,腦內應該是在做最後的影像和感知信息的傳遞與連結;第四階段就是「腦波停止期」,從此測量不出從腦內傳遞出的任何訊息。

 

科學上瀕臨死亡所發出的腦波訊號,用倫理的觀點來解釋,可以被認為是死者在對在生者依依不捨的情懷所做出的最後告別;用哲學的觀點來解釋,可以被認為是死者心靈與意志的延伸;用宗教的觀點來解釋,可以被認為是肉體死亡後的靈魂出竅。

 

其實,科學講對錯、倫理論是非、哲學辨真假、神學分善惡,層次上有所不同。做得到的是科學、講得通的是倫理學、想得出的是哲學、信得過的是神學。

 

▲ 生命的意義是需要用哲學的思維來貫通科學與宗教的生前與死後。(圖/蘇達貞提供)

 

別一生睿智卻死得糊塗

 

究竟要不要安樂死?早一點自己想清楚,跟家人說明白,不要一生睿智卻死得糊塗,人的一生在乎的是:

 

十年學問十年淺的智慧

一日人情一日深的善良

十方而來十方去的歷練

一期而會一生緣的體悟

因為智慧而學會了謙虛

因為善良而學會了感恩

因為歷練而學會了惜福

因為體悟而學會了隨緣

 

不是隨遇而安的隨緣

而是一期一會的隨緣

因為一生中所認識的每個人身上都住著一尊菩薩

 

死亡就是

讓菩薩融入我的面貌

讓蒼穹覆蓋我的身驅

讓光陰洗滌我的思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