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擁有好人緣!學會1分鐘用「這種」方式說話,自在快樂結交好朋友

撰文 :新活藝術 日期:2019年09月26日
  • A
  • A
  • A

心中沒有讚美的詞句,很多時候是因為過往經歷中沒有太多被讚美的經驗,在我們心中「被鞭策」的語句很多,「被肯定」的詞句卻很少。當自己或身旁的人犯錯、失敗時,腦海中馬上出現上百句批評和責備的句子,而當我們面對成功時,卻有點陌生於接受肯定和褒獎。

從小,我就以「身為建築師的女兒」為榮,一方面是因為爸爸坐在圖桌前深思的樣子很有藝術家的魅力,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班上沒有其他同學的父母跟我爸的職業一樣,帶來一種「我很特別」的感覺。

 

有一次,爸爸帶回家一張圖紙請我塗色,那是他們正在設計的建案。年僅六、七歲的我,把一棟雄偉的大樓塗成了淺綠色和粉紅色相間的夢幻房子,很得意的還給爸爸。爸爸看了眼睛一亮,說:「我手下的建築師沒有一個用妳這樣的顏色!」,一邊露出了讚賞的表情。

 

雖然後來爸爸的設計圖仍用了別的色彩,但這個回憶卻深印在我心中,爸爸的回應其實只是描述了一個事實,卻加深了「我很特別」的信念,也使我認定自己很有藝術天份。

 

事隔多年,如今我以「用藝術服務老年人」作為我的志業,也訓練一群專業助人者運用藝術來協助年長者統整自己的生命、設計美好的老年

 

 

在培訓學生的過程中,常被問到:「要怎麼欣賞老人的作品?」、「要怎麼讚美到對方的心坎裡?」、「我的讚美要如何正中紅心?」,表達讚美的實際演練中,也常有學員苦於詞彙有限,除了「你好棒」、「好漂亮」、「有進步哦」等籠統的句子外,不知還能怎麼表達。

 

心中沒有讚美的詞句,很多時候是因為過往經歷中沒有太多被讚美的經驗,在我們心中「被鞭策」的語句很多,「被肯定」的詞句卻很少。當自己或身旁的人犯錯、失敗時,腦海中馬上出現上百句批評和責備的句子,而當我們面對成功時,卻有點陌生於接受肯定和褒獎。

 

然而,若閉上眼回想兒時一個被讚美的經驗,幾乎每個人都會嘴角露出微笑,甚至眼角泛著淚光。因為那段記憶彷彿被加上了美麗的光暈,一景一物、一字一句,還有當時內心的雀躍和欣喜,是那麼的清晰。

 

現代心理學之父威廉·詹姆士曾說:「人類內心最殷切的需求是渴望被肯定。」,這份肯定不需要華麗的詞藻、誇張的表情,有時只需要細細地表達「我注視著你」以及「我看見的你」。

 

當看見朋友換了一個新髮型,除了「換髮型了,變年輕了哦!」之外,可以說得仔細些:「你把分邊的劉海改成了妹妹頭,頭頂的髮量感覺增加了;之前的長直髮剪短了、燙捲了,這個捲度剛剛好,增加了浪漫的感覺…」,當朋友聽見你如此仔細地描述他的新髮型,也感覺到自己很重要。

 

同事穿了新衣,也不要再以「好看」一語帶過,花一分鐘好好欣賞、描述一下衣服的顏色和樣式,讓對方感覺到自己的改變被注意到、被肯定。

 

好的讚美,存在於仔細觀看的雙眼、用心聆聽的心裡。從此刻開始,別再苦惱於「字庫不足」而錯過了讚美的時機,用真誠的字句傳達所見所感,讓對方被看見、被聽見,就是最好的讚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新活藝術」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想做什麼就去做,別到死前才後悔此生沒好好過!91歲奶奶體悟:來人世間這一趟,就該好好玩

撰文 :林莊月里 日期:2019年08月30日 圖檔來源:寶瓶文化提供
  • A
  • A
  • A

我是月月,是IG、FB、媒體和廣告中的月光仙子!

過去你們從IG和FB看到我跟孫子一起探索潮牌的穿搭日記,日記中我將舊衣服跟潮牌混搭,不管是Supreme、BAPE、Converse、NIKE、ALT、Y-3、VLONE、FR2……將傳統和潮流元素融合之後。

 

各式各樣的服飾都被我穿出新高度,更讓大家發現原來潮牌不是只有年輕人能穿,各個年齡層的人都可以將潮牌穿成自己的獨特風格。

 

最讓月月驚喜的是,我每天在家玩穿搭玩得不亦樂乎,這些樂趣和喜悅,不只是在台灣的你們感受到,還讓全世界看見了。

 

人們說從月月身上能看到潮流真理:隨心所欲駕馭潮牌,而不是被潮牌穿,才是真正的潮!

 

人們更說月月是台灣潮嬤。在九十歲那年,月月成為台灣最老「媽抖」,成為各潮牌爭相邀請的廣告明星!

 

活到九十多歲的月月,大大翻轉了自己的人生

 

沒想到,從小跟著阿爸在甘蔗田裡做工的我,人生也如倒吃甘蔗般,愈到年老愈香甜。

 

人生就像玩遊戲,要克服一關又一關,沒到後面關頭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終極任務等著自己。

 

而等待月月的終極任務,就是:為自己而活。

 

回顧我的一生

 

二十歲之前的月月,扛起家中長女的重擔,每日總是跟著阿爸和阿嬤四處打零工,賺取那只能讓一家十幾口勉強溫飽的微薄收入。連年的戰事更讓月月從不識青春與夢想的滋味。

 

二十歲之後的月月嫁入商販人家,一邊幫頭家(老公)照顧生意,一邊生兒育女,從透早忙到深夜,日復一日,幾乎沒有喘口氣的時間。月月只懂得為家人而活,從沒想過自己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五十歲之後的月月,含淚告別胼手胝足幾十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家業,收拾行李,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台北。已近花甲之年,竟還得一切從頭來過。

 

七十歲之後的月月,送相伴五十多年的頭家離開人世。夫妻之間的恩恩怨怨,隨著頭家忘卻的記憶而消逝……

 

被留下的月月成為自立自強的老人,用過去開雜貨店時磨練出來的銷售技巧,拉著菜籃車跑遍台北地區各大市場賣菜瓜布,直到八十八歲……

 

八十八歲,月月「被退休」。明明雙腿還很勇健,只是眼睛漸漸不行,但為了不讓兒孫擔心,月月不再穿梭在台北大街小巷之間。

 

可是退休在家的月月,心還是不服老─「我還想做事,我還有力氣做事」……此時孫子帶我走進潮牌的世界,月月在這世界裡優遊,還得到「媽抖」這個新工作。

 

月月是這麼想的:在活過九十歲之後還能成就一番事業,是因為我領悟到─來人世間這一趟就應該好好玩,想做什麼事,盡情去做,不要到了閉眼前,才後悔此生沒好好過。

 

這種將年紀拋到腦後,突破世俗與身體局限的精神,打動了比我年輕的你們。(只要是年紀比我小的,就都是年輕人。因為,九十一歲的我還很年輕!)

 

現在的月月正在享受「做自己」的樂趣!

 

我不再為兒孫瞎操心,因為兒孫自有兒孫福。

 

我照樣拉著用了幾十年的菜籃車上菜市場,但如今菜市場除了是我的瞎拼mall,還是我的伸展台。

 

月月現在一早起床最開心的事,是打開衣櫥想著今天要穿什麼──

 

原來oversize帽T跟我的亮片繡花鞋好搭。

 

平常戴去逛菜市場的遮陽草帽,可以搭上可愛的手工耳環。

 

穿上買了幾十年的菜市場牌花襯衫,再套上破牛仔褲,就可以去公園跟老朋友約會。

 

跟孫子孫女看籃球轉播,當然要穿著「三夾之內皆是空檔」T恤,老少一起大聲加油吶喊。

 

而月月之所以樂於將潮牌穿上身,是因為這些由世界各地年輕人所設計的服飾,充滿了生命力。

 

月月特別欣賞這些年輕人的創業精神與創造力,他們不自我設限,勇於將自己對社會以及時尚的觀察,用創意展現在服飾與品牌精神中。

 

所以潮牌並不只是流行而已,它代表的是「態度」,而這種態度,放在任何年紀的人身上都不會顯得突兀,因為「態度」本來就能跨越時代、性別和國界啊!

 

那麼月月現在的「態度」是什麼呢?沒有規則,隨心所欲;沒有不可以,只有很可以。

 

拍FR2街拍照時,攝影師問我:「阿嬤會不會忌諱穿殭屍裝?」

 

我說:「百無禁忌,當然可以!」

 

拍賓士Smart廣告時,導演問我:「阿嬤可以跳街舞嗎?」

 

我還是說:「當然可以!」

 

曾有個年輕人問月月:「阿嬤,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是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盡情過好自己的人生。」

 

我這麼回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賦與價值。現在還沒發現它們也沒關係,只要把日子過好,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在做哪些事情時會感到特別快樂。

 

「讓你感到做起來很起勁、很快樂的事,就是對的事、適合你的事,那麼就朝這個方向努力看看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媽抖:91歲的台灣第一潮嬤林莊月里》,寶瓶文化出版,林莊月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旅行,是用錢買到更富有的東西!老黑:50歲以後,別再斤斤計較,時間不等人,快點勇敢出發!

撰文 :老黑看世界 日期:2019年08月22日
  • A
  • A
  • A

在網上寫遊記,通常我不主動說明,但如果有人提起,會很樂意回答的一個話題是:旅費!不主動說明是因為過去經驗告訴我,錢很敏感,即使無心,還是可能讓人產生炫耀感,或引來無止盡的各種比較。

我不是富人,也不是窮人,是一個在能力範圍內盡力做想做的事的人,旅行是我想做的事,而旅行需要錢,所以重要。但說到底,重點是夢,錢再重要還是工具,不是夢想本身,因此,如果擁有的錢比現在少,我就會用更克難的方式,如果比現在多,就會用更舒適的方式旅行。

 

以郵輪為例,同一趟旅程可能因為許多不同因素造成費用高低差別很大,我參加過很便宜的last minute deal, 也參加過同船乘客船費比我低不少的旅程,但我一點都不在乎,因為那是我的夢想,而我的夢想可能是另一個人可有可無的航程,反之亦然,沒有可比性!

 

事實是,正是旅行讓我認識到金錢的真正價值,一方面要把錢花在刀口,才能圓最多的夢,另方面我學會旅途中在和環保,公益,服務等事物上要慷慨大方,因為花在這方面的錢通常會以正向循環方式回饋自己,或起碼讓自我感覺良好,而這些都是錢無法直接買到的。

 

我知道許多愛旅行的人,如果眼前能力不足就盡量努力,為圓夢做準備,但也見過更多人,錢不是問題,卻為了各種其他因素不停延後行程。其實旅行不只要錢,還要健康身體和良好心態,不同身心狀況的人從同樣旅程中獲得的東西大大不同,金錢無法衡量區別。

 

有句話說『唯一一件能用錢買到令人更富有的東西,就是旅行』!如果你也相信這句話,那麼建議你做完該做功課後就別再斤斤計較,想東想西了,時間不等人,勇敢出發吧!

 

至於我,還是會很樂意與人談論包括錢在內的各種圓夢計劃,但如果牽扯到炫耀,無意義比較,或酸言酸語,那就不用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老黑看世界」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拒絕臥床、80歲也要跟「老閨蜜」出國度假!荷蘭人的抗老秘訣:想做什麼,做得到就去做!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8月11日 圖檔來源:布爾·丁夫人提供
  • A
  • A
  • A

編按:荷蘭在全球幸福指數排名中名列前茅,加上國民平均壽命長、健康狀況良好,是許多人眼中享受退休生活的好地方。本文專訪旅居荷蘭十多年,與荷蘭丈夫育有兩子的台灣太太─布爾·丁夫人,從中年人的觀點,分享荷蘭人健康又快樂的秘密!

「我的兩個姊姊都已經先嫁到外國去,疼愛我的媽媽對親友打包票:『我再也不會有另一個女兒嫁到國外。』很快地,就換我嫁到荷蘭。」採訪時,問她怎麼敢放下在臺灣的一切,原因跟她描述的荷蘭性格竟有些類似:想做什麼,做得到就去做。

 

布爾·丁夫人旅居荷蘭,是知名部落格版主,分享荷蘭的親子教養、高齡長照、生活美學等觀點。當年,因為一見鐘情的緣分,對方浪漫的追求,讓她勇敢地奔愛荷蘭,十多年來在當地安身立業。


「我是一身傻膽,愛情是賭博,頂多就是賭輸罷了。」她本來可是一句荷蘭話都不會說,媽媽擔憂她在國外會不會受苦、被騙,她只是明快回應,「不去試,怎麼會知道!」


就是要你動起來!

荷蘭老小超愛運動


嫁到荷蘭後,布爾·丁夫人在十多年前懷了第一胎,嚴重孕吐,產後不但沒有人幫忙坐月子,婆婆來訪時,還要下床幫婆婆泡咖啡。在語言不通、環境不適應的情況下,再加上產後的身心改變,讓她有嚴重的產後憂鬱


沒想到,幾年後生了第二胎,她產後第二天就下床向鄰居發「生日卡」,分享寶寶誕生的喜悅,讓剛搬來的華人睜大了眼睛:「你不是才剛生完,這麼快就下床到處走動?」

 

「我也羨慕臺灣的產婦可以坐月子,現在還有坐月子中心對吧?可是荷蘭文化鼓勵我們要『活動起來』!」

 

布爾·丁夫人說,「荷蘭是『巨人國』,除了基因、飲食外,小朋友從小就開始游泳、騎單車、溜冰;老人家70、80歲後,還是很愛露營、度假。尤其是身體不舒服時,他們認為更要做些身體活動,散步、遛狗也行。久了,我也覺得這是有道理的。」



荷蘭長輩獨立自主

退休生活照樣活耀


雖然荷蘭自由積極的態度與作風,令許多人嚮往,但這不代表臺灣需要仿造著做,因為這些做法與國家政策、社會文化有緊密的關聯。

 

「生病了就該多休息,這在台灣是大家都接受的觀念。如果換作『身體不舒服時要多活動』,可以接受並做到的人會多嗎?」不只是虛弱的人很難接受這個觀點,更多時候,是身邊的人也會鼓勵要多休息。

 

但是,荷蘭不希望老人病後臥床,因此將大量經費挹注在維護全民健康上。更重要的是,荷蘭人獨立自主,運動與活動都不是被勉強的;即使白髮蒼蒼,仍是「我的生命,自己做主」。

 

布爾·丁夫人分享,「我老公的奶奶,超過80歲的老人家了,可是每年仍會跟她的『老閨蜜』們度假去玩。他們的度假不是要探險,也沒有瘋狂的玩法,而是存粹換個環境過生活,沉澱與滋養自己的身心靈。」

 

「有一年,她的健康狀況已經很不好了,我們勸她『真的還要度假嗎?』答案當然是Yes!」荷蘭的老人家,在生命結束的那一刻之前,自己永遠擁有最終選擇權─想做什麼,做得到就去做!

 

因此,在荷蘭的長者,晚年生活還是非常活躍。「你來荷蘭的度假地區看看,到處都是年長的爺爺奶奶在露營、在玩樂,大家也習以為常;退休後的生活仍舊保持著豐富、精彩,這不是特殊景象,而是日常生活。」

 

社會互助、福利完善

老了不必擔心孤獨一人

 

布爾·丁夫人說,荷蘭就是鼓勵人實現夢想的國家,也因為講究社會福利,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對於互助、捐款都相當大方。


「我曾經寫過一篇報導,我自己也相當喜歡。有一位大學生發現自己的奶奶,整個星期都在等他來訪時,察覺了奶奶的孤單,因為奶奶對他說『我真的很高興你回來,我已經好幾天沒有跟任何人說話』。」

 

「於是,他在大二那年發起『老奶奶快閃廚房』的活動,邀請平時獨居的老人們當大廚,做菜之外還能彼此交流,不到一年就獲得非常大的迴響。他還成立基金會,將夢想化為行動,而且社會也支持他去實踐!」

 

重視社會福利的荷蘭,在長照方面也很關心社區和家庭,政策的制定更是以照顧家庭為中心展開,「長照或許不是生病的人最痛苦,荷蘭盡量滿足每個家庭的需求。」

 

因此,荷蘭長照相當重視社區生活,社區照顧體系也非常完善。例如,在保險制度下,有「個人專案經理」能夠協助新手照顧者整合資源、提供支持系統與財務分析。

 

荷蘭,是一個讓你不用擔心老後生活的國家,當你陷落時,社會網會盡可能地接住你。

 

文化國情不同

台灣應發展在地特色

 

「但也不用羨慕荷蘭,因為荷蘭是高稅收國家,臺灣有多少人可以接受薪資所得一半都要繳稅呢?」而且,「荷蘭與臺灣是很不一樣的,臺灣有濃濃的人情味與生活的便利性,這是讓我想念臺灣,也適應荷蘭比較久的地方。」

 

因此,布爾·丁夫人認為,臺灣的高齡長照應該要有自己的在地化、本土化特色,從社會文化發展出來,真正適合臺灣的社會福利政策。
 

擁有幸福老後,除了有賴政府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個人如何經營生活。

 

沒有人是一夕之間變成老人,我們的後半生是前半生的累積,快樂自信的人生與成熟的人格,都要往前追溯。在社會的框架之下,要怎麼活出獨立又快樂的自己?無論你現在幾歲,都不能停止追尋答案。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一定有遺憾,但我不害怕死亡!吳念真:無論痛苦或開心,都是生命裡的印記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6月13日 圖檔來源:蕭芃凱
  • A
  • A
  • A

原來,吳念真的生活跟平常人沒甚麼不一樣,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改劇本、拍廣告、公益演講,桌上一疊疊的書像堆小山,「每天我都在『爭取』獨處的時間!」眼前這位已經66歲的歐吉桑笑著說,他最近才學會了拒絕,慢慢把時間還給自己。

吳念真平常喜歡散散步、打高爾夫球,這幾年頂多覺得體力比以前差一點,但沒意識到「老」的存在。他曾在浴室摔倒,最近下樓梯又踩空,醫生嚴肅提醒:「你有年紀了,動作能不能小一點?」他才發現,對欸,自己已經快70了!

 

有趣的是,日前舞台劇《人間條件2》重演,吳念真上去扮演西裝鼻挺的禮儀師,有一幕是家屬「搏杯」後,他蹲下幫家屬「撿杯」,因為那蹲下去站起來的速度實在很快,演完後觀眾忍不住問他:「你到底幾歲啊?怎麼膝蓋還這麼好?」

 

雖然膝蓋還很「勇健」,但吳念真失去了人生中一個很重要的療癒:美食。「什麼都聞不到真的是很大的遺憾!」因家族遺傳,吳念真再也聞不到,也體會不到什麼是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不管怎麼吃,嘴裡永遠都少一味,即使嚐的是昂貴的松露,「再貴都沒用啦!像在吃軟木塞的碎屑。」他再度笑了起來。

 

中年除了失去

還有更深層的獲得

 

後來,他發現以前愛吃的什錦麵、米粉湯,雖然嚐起來依舊扁平,但有了回憶的支撐,滋味變得立體。例如一碗什錦麵,就能帶他重回故鄉,後來吳念真將這些遺憾所牽引出來的回憶,寫成新書《念念時光真味》,裡面提到自己的故鄉「大粗坑」,那是個長年霧氣繚繞的礦村。

 

那時,只要礦坑內傳來事故鐘聲,就意味著好幾個家庭的破碎,在家屬淒絕的哭聲中,吳念真從小就知道什麼是無常。「到了一個年紀,你會很清楚生命有來去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害怕死亡,如果我現在走了好像也很理所當然。不然90幾歲還要麻煩別人把你搬來搬去,那很累!」

 

吳念真家中有3位親人,因過不了疾病、生活難關、憂鬱症,選擇親手結束自己生命。說到已逝的家人,吳念真的音量變小了:「人生一定有遺憾,那已經不是難過,而是落寞。你會想說,這個年紀,應該有兄弟姊妹來聊聊天,但已經有兩個不在了。」

 

人生很神奇,失去了某些東西,卻總能收獲智慧。於是他常鼓勵遭遇挫折的人:「就算你明天被解雇了,也不用怕!因為人生本來就是一部電影,當燈一亮的時候,你才會知道原來結局是怎樣。」不論眼下的劇情很精彩,或很悲慘,但在還沒演完、燈還沒開之前,誰能妄下評論?

 

 

「我很害怕某些人不管經過幾個10年,通通過得一樣。不管是痛苦還是開心,至少是生命裡的一種符號,是一種生命印記。」劇情有起伏、每個選擇都照著自己的心意,他不害怕死亡,關於不相干的人對「吳念真」這部電影的評價,他不想管。其實,這樣真的很灑脫!

 

中年後

會留下的,都是重要的

 

辦公桌上那一疊疊書,像座小山,那是吳念真準備要替年輕作家寫推薦序,「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風景,我們這個世代的故事講完了,就靜靜離開舞台,在旁邊看著吧!」。

 

而吳念真不只是看著,其實他還義無反顧跳下去幫忙。為了照顧偏鄉孩童,吳念真成立了課後輔導班,提供放學後的小點心,還能問功課,吳念真認真地舉例:「為了怕班級名稱太正式,例如這個班級是我管的,就會叫『念真伯伯的秘密基地』。我沒有覺得自己老不老,因為我常跟年輕人在一起工作啊!」

 

環顧吳念真的辦公室,室內擺放最多的就是書,書櫃上放著一張黑白老照片,上面有侯孝賢、小野等人,以及已故的楊德昌,照片中的吳念真看起來帥氣,有點酷,凝視著鏡頭。

 

隨口聊起中年人的友誼,吳念真的表情、動作都緩了下來:「許多好朋友因為時間一久,沒了連絡,見面也變得越來越有禮貌,有點可惜,但友情就是這樣,當你覺得不適合了,就離開吧!」他以滿櫃的書舉例,「這本你不喜歡看、不對味,你就換一本吧!」時間是有限的。

 

生命是條流動的河,對人生的遺憾,對失去的情誼,吳念真不勉強,自己的感受最重要,而真正的成熟,就是接受遺憾,與它和平共處,這才是中年人該有的智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教我的事:坦然面對過去,把握現有時光,快樂就在自己手上!

撰文 :許怡先 日期:2019年05月06日
  • A
  • A
  • A

在一家老報的前老社長的辦公室裡,我遇見了一位風度翩翩的熟齡男士。他自我調侃地說:「我就是那個當年『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的男主角─鄭余鎮。」

哇!我都還沒來得及反應,令我驚訝的是,對這段過往的軼事,他竟是如此坦然!

  

鄭余鎮告訴我,他老早不在政治圈了,而是進出兩岸的文化交流,他完全不介意大家提起他早年的一些緋聞,因為他說那是過眼雲煙,現在早已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快樂人生

 

2017年9月我們中華普洱茶交流協會的年會,我也特別邀請他參加,並安排他坐在第一排,雖然只請他上臺講了簡單幾分鐘,但是這些年推動兩岸的藝術文化交流的快樂卻溢於言表。

 

他說,其實他常常拿「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來作為跟新朋友見面的第一句自我介紹的話,因為新朋友立刻就會說:「你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男主鄭余鎮啊!」

 

現在,「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幾個字便成了他的招牌,更成了他的一張名片。

 

 2018年2月14 日,鄭余鎮發給我的微信中說到:「2015年11月,我因肺積水在台大醫院加䕶病房急救,在昏睡中我飄然到天際,看到許多成雙入對的年長者,彼此間喜悅相處相互招呼,笑容可鞠,非常慈祥,徜徉在快樂的仙境,令我心曠神怡。悠然間,天上出現一道白光,在我眼前呈現LOVE的標示,極為清晰奪目。從睡夢中驚醒,我從天上掉下來,彷佛回到人間!我恍然大悟,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就是愛。」  

 

 「去年有一位旅美張姓牧師,要我提筆書寫『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貼在他白板上,令我感到神奇。他啓示我去傳播愛,於是我勤練書法,將愛的禮物化為正能量,傳播到地球各個角落 ,更體悟到這就是我的使命!」鄭余鎮不但活了過來,也活出了自己,成為了一位快樂的兩岸藝術天使。

 

鄭余鎮推動台灣藝術家走向世界,第一站便在「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事務協調局」的大力支持下,於2019年4月20日到10月8日在「北京世園會國際館」舉行為期半年的以「一帶一路 ,花開五洲」為主題的69國名花(國花)名家書畫展。

 

▲女畫家劉蓉鶯水墨花鳥創作在2019年4月29日於北京世園會展出

 

展出書畫作品138幅,其中彩墨畫69幅全部出自著名畫家劉蓉鶯教授之手,主題是「兩岸一家親,同胞攜手行」。鄭余鎮推崇劉蓉鶯是「心靈畫家」,更以一己之力,以筆傳情,用墨達意,充滿濃濃愛國情,拳拳報國心。

 

人隨著年紀、際遇的不同,對於愛的定義也大不同,年少時純純的愛,長大後異性間傾慕之愛,成熟後那份細而悠長的愛,還有更多人,有著悲天憫人的慈悲之愛。

 

也許,當鄭余鎮領悟了「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就是愛的時候,那份心靈的滿足就是一種幸福和喜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