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煩家庭和小叔房產,焦頭爛額罹胃癌!全胃切除後終領悟:無法解決的,就別再試著改變他人

撰文 :癌症關懷基金會 日期:2019年09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42年次、身材高挑纖細的羽如出生在宜蘭市,擁有藥劑師執照的父親在員山鄉經營一家藥房,母親與舅舅在住家樓下開了一間男士理容院,是家中七名子女裡的老四。在那個沒有健保、所得有限的年代,家境中上的黃家,因為人口多開銷大,也無法存下什麼積蓄。平日父母工作忙碌,造就了羽如從小獨立的個性,9歲就開始幫忙料理家務與照顧弟妹,是爸媽得力的小幫手。

高中畢業,二姐與爸爸的相繼去世讓她無心升學,只想趕快賺錢,減輕媽媽的經濟負擔。當了兩年國小代課老師後,羽如順利考取宜蘭團管區僱員,過著穩定安逸的生活。

 

23歲那年的某個假日,和朋友來台北逛街,意外結識了大自己4歲、擔任軍職的老公。兩人克服了時空限制,交往3年終於步入禮堂。

 

婚後一年大兒子出生,為了節省開支,選擇與公婆以及小叔小姑同住,先生長駐在外,羽如努力適應單獨與夫家人的相處模式,最終仍因生活習慣差異而搬離婆家。

 

沒多久,二兒子出生,她一個人帶兩個幼兒,獨自面對生活中的種種瑣碎細節,不足為外人道的辛酸心情,從她泛淚的眼眶,感受得到軍人眷屬的堅毅精神。難過抱怨無法改變現實,羽如選擇積極面對。

 

隨著軍人薪資調整,她省吃儉用將積蓄有計劃地審慎投資,沒幾年就買了第一間房子,連先生都不敢置信地說:「我們有錢啊?」兩個孩子上學後,她也開始在家當褓姆,既能貼補家用,也能兼顧家庭。看似平靜安穩的生活背後,卻始終有個難解的結…!

 

被醫師診斷為過動的大兒子從小就特別難帶,後來甚至因此影響人際關係而產生了憂鬱傾向。羽如不知如何與他好好溝通,只能以打罵的方式讓他安靜;兒子與先生更是無法交談與相處。長年如此,讓夾在父子間的她相當擔憂與煩惱,這個無解的難題也是她不開心與壓力的來源。

 

64歲那年,為了協助處理小叔房屋事宜,凡事認真的她,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積勞的結果導致劇烈的胃痛,檢查發現賁門處有3公分的腫瘤!羽如擦乾眼淚,打理好該交待的事,在醫院住了11天,全胃切除,化驗結果為1B,沒有任何後續的治療,只要每3-6個月定期回診即可。

 

開始了「無胃」人生的羽如,多方找尋各種飲食資訊,偶然間在電視節目上聽到癌症關懷基金會,便打電話來諮詢,先參加癌友家屬班,更報名成為第14梯次「癌友飲食指導專班」的學員。

 

上了課之後,才發現一向注重養生的自己,只知道什麼食物好,卻忽略了均衡;常吃蔬菜,卻變化不大、種類不多、色彩不豐富;以前的精力湯是手邊有什麼加什麼,如今更懂得合宜搭配。

 

3個月的飲食訓練,早就已經內化成習慣了。現在,全家人都和她一起實踐每天一杯豆穀漿一杯精力湯的補充,喝了這兩杯,不再擔心營養不均衡了。

 

大病一場,羽如開始思考很多事情,很多她無法解決的事情。癒後重生,她領悟到與其試著改變他人,不如先從改變自己做起吧。讓自己的心境轉念,她發現抱怨少了、無力感消失了,壓在心頭的大石也如羽化般輕盈了。

 

學習笑顏面對一切,多讚美少挑剔,以鼓勵取代責難,珍惜守護身邊所有人。驀然回首,羽如彷彿看到藍天裡一抹雲彩正對她微笑著!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癌症關懷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要放棄,加油!」1位安寧醫師的勸告:面對癌症末期病患,你絕不該說的3句話

撰文 :民醫晚安。朱為民醫師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 A
  • A
  • A

18床位的T小姐,56歲,乳癌末期,因為食慾不佳入院。入院之後,經過與癌症病人、先生仔細地討論,病人決定不放鼻胃管,順其自然。後來一些症狀都調整的不錯,和先生以及團隊也逐步建立了默契。面對這樣癌症末期病人,總會感受到自己可以創造的價值,只是,這樣的價值有時也是很脆弱的。

一天查房時,床旁邊出現了二位沒看過的親友,詢問之下,發現是病人娘家的遠親,前幾個月住一般病房時也有來看過。跟他們聊了二句,也聽了他們跟病人先生聊了幾句,心中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只聽那位遠方親戚說:

 

「唉呦,才幾個月不見,怎麼變成這樣!唉!早知道那時如果……」

 

「你看看(跟先生說)!這麼瘦,都沒有吃東西嗎?為什麼不放鼻胃管呢?」

 

最後要走的時候,再補一句:「我下次再來看你喔!不要放棄,加油喔!」

 

在這邊我想和各位朋友討論一下,面對末期病人,有幾句話再說出口之前可以再思考一下:

 

面對癌症末期患者,思考第一句:「早知道那時……如果……」

 

生命充滿了選擇,面對疾病也是。無論病人之前做了什麼決定導致了目前的狀況,說這些對於他(她)的受苦來說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說了也只是讓病人不斷地去回想過去所做的選擇,而感到悔恨,無法面對現在所處的狀況,因而很難達到平安的境地。我推薦這樣說:「之前做了很多努力,真的很辛苦吧?」

 

面對癌症末期患者,思考第二句:「為什麼不做XX醫療」或是「為什麼要做XX醫療」

 

這句話我覺得如果是醫療專業人員,或是非常了解病人就醫過程及醫療選擇歷程的朋友說出口,給予第二選擇的建議,其實是ok的。

 

但若是一個平常較疏遠的朋友,可能並不了解,要做出現下的醫療決定,背後有多少醫療團隊的努力和病人內心的掙扎!

 

偏偏一般人又非常重視朋友的看法,所以一句話就可能使之前的溝通全部翻盤……我推薦這樣說:「你選擇這樣的醫療方式,真的很勇敢,可以告訴我你怎麼做決定的嗎?」

 

面對癌症末期患者,思考第三句:「加油!」

 

「加油」這二個字可以是激勵的魔法,也可以是消磨意志的魔咒。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說聲加油:上課時跟學生說「加油」,上班時跟下屬說「加油」,回家時跟兒女說「加油」,甚至連總統都成天把「加油」在嘴邊。

 

彷彿說了加油,鼓勵就會傳達,人生就會改變。一般狀況下,也許是的。

 

但對於末期病人呢?說了「加油」後,病人可能會想:「難道我不夠加油嗎?」;家屬可能會思考:「我還要怎樣加油才可以呢?」是故除非是病患的至親或多年好友,可以讓對方正確理解「加油」的意思。

 

不然,我推薦這樣說:「嘿,我會盡量多陪陪你。」面對死亡的孤單幽微,也許除了加油,需要的是更多的陪伴。

 

我相信每個人面對末期病患,都是抱持著善意說話的,因此,我們更要思考,如何將自己的善念轉化為精準的話語,給予正向的陪伴。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朱為民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罹癌症是不睡覺害的?李開復病後公開抗癌秘訣:睡覺可殺癌細胞、抑制腫瘤生長

撰文 :李開復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李開復粉專
  • A
  • A
  • A

罹癌症是不睡覺害的?李開復透露,他以前天天睡不到5小時,下場是癌症上身!痛苦地抵抗癌症17個月後,恍然大悟,原來,好好睡覺,也是最好的抗癌祕訣之一。他分享七大點建立睡眠節律的辦法,靠著這樣睡覺,獵殺癌細胞、抑制腫瘤生長。

生病之後,我一路接觸了不少的名醫,當中有位中醫師極力主張,人應該順應四時生活,人生也有四時,小孩子就是春天,老人就是冬天。春日遲遲正好眠,所以他主張小孩一定要睡飽,睡飽的小孩一定聰明。上學遲到就遲到,跟老師請假吧,孩子能睡到自然醒最重要!(要是再早幾年讓我知道這個說法,小女兒肯定會樂壞了吧。)

 

李開復:我的癌症跟不睡覺很有關係

 

大學時代,因為做電腦的都是夜貓子,每天都睡很晚,也不覺得奇怪。我當年打工是在學校電算室回答學生問題,我尤其喜歡值半夜零點到四點鐘的大夜班,因為那時人少,我可以做自己的事,而且還有錢賺!

 

遇上考試的時候,我可能一天就灌上六、七杯咖啡,但是後來覺得這樣得常上廁所,既麻煩又會喝膩。後來給我找到了咖啡因藥丸,睏了就吞一顆,最多的時候連著三晚沒睡,吃了十幾顆,等於是連喝了三十杯咖啡

 

到了攻讀博士時,老師底下的幾十台機器,雖然大都是我一個人使用,但做語音辨識,電腦分析五千個句子就需要二十四小時之久,所以我每個晚上都忙著把實驗弄到這幾十台伺服器上面分析。

 

當年電腦技術還很落後,得要手動上傳這些實驗。可是我想呢,這幾十台機器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我一定不能讓它當機、停下來。所以我每幾個小時就需要確認一下:機器有沒有出問題,會不會發生什麼需要中斷實驗的?半夜醒來也非得再確認一下,電腦還在運作吧?總之,每天不安排伺服器忙起來,我就不能安穩上床。

 

這和我日後不把信回完沒法上床是一樣的。後來有個記者採訪我,聽說我幾十年如一日的,十一點上床,五點起床,不看電視、不運動,在文章裡恭維我自制又規律,跟電腦伺服器一樣,永遠是精準、高速的運作。

 

其實,她只看到了我對工作的拚命與投入,沒看到我該睡的時候睡不著,想睡的時候又不能睡。很長時間,我白天靠喝咖啡提神,晚上吃安眠藥才能睡。雖然每天看起來都是精神奕奕,但心中卻是疲憊不堪,非常勞累。

 

我的很多「神話」,包括「鐵人」封號,以及不論半夜或清晨,隨時回覆電子郵件……,其實都是付出慘重代價堆疊出來的。工作與健康並非不相容,可惜我覺悟得太晚。我的癌症跟這有沒有關係?我想很可能是有的!

 

所以大病之後,為了補償身體的虧損,我給身體的第一項承諾與改變,就是好好睡覺。以前我早上醒來總感覺睏,就猛喝咖啡喝到不睏為止,一天最多喝六、七杯咖啡,然後還加上一杯濃茶提神。我現在喝咖啡純粹是為了享受而非需要,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

 

讓腦袋適時停機,是最好的抗癌?

 

根據美國康乃迪克大學健康中心癌症流行病學專家史蒂芬斯的研究指出,睡眠是增強免疫力最好的方法,充足的睡眠對預防或限制腫瘤生長有廣泛作用。最佳的就寢時間是每天晚上十點以後,理想睡眠長度是七小時到八小時。

 

中醫師則認為,睡覺養人體陽氣,癌症就是陰氣太盛所致;而十一點到一點是膽經循行時間,人體的陽氣剛剛要升發,一定要處在熟睡狀態,才能助長陽氣,所以最好在十點就上床睡覺。

 

按西醫的說法是,十一點以後是人體開始進行細胞修復,以及免疫系統獵殺癌細胞的時間。

 

如果這段時間沒有進入深度睡眠,身體的能量系統為了支應額外的需要,無法全力供應修補工作,細胞修復出錯的機率大增,自然是健康一大害。

 

醫學證據顯示,連續兩星期每天睡眠不滿七小時的人,感冒的風險是睡滿八小時以上的三倍。長期睡眠不足的人,最大的風險就是,在短時間內死亡的風險明顯增加,提高罹癌機率。我向來很難放鬆,連夜裡睡覺都說不上放鬆,我想我最大的問題,正是長期每天平均睡眠五小時。

 

工作壓力點點滴滴累積下來,我幾乎是每天半夜就會爬起來收信、處理公事,然後再回床上睡一下,到了清晨五點又必然自動驚醒,眼睛一張就看到500三個大字,簡直跟恐怖片一樣。

 

比較瘋狂迷網期間,我甚至是半夜裡就把這一整天發生的大事,尤其在美國發生的大事,科技圈、投資界最新的消息全都看過。加上微博上很多人是夜貓子,大部分口水戰都是半夜發生的,半夜裡起來正好一次跟上最新動態,然後備好隔天的十幾條微博。

 

決定痛改前非,我的第一個健康承諾就是戒掉安眠藥,每天晚上十點就寢,睡到自然醒。

 

剛開始當然不容易,尤其是我習慣了讓大腦運轉不停,躺在床上睡不著,腦袋裡像走馬燈似的,有時候甚至會跳出白天絕對想不到的靈感,再躺下去簡直就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於是忍不住想起來開電腦。

 

以前半夜裡起來工作也常被先鈴叨念,但我總會振振有詞的回她:「公司有事,你先睡!」她也只好由著我,現在病了,先鈴管得更嚴了,也不敢再這麼沒有節制的透支睡眠時間。

 

一般人最難做到的是,燈關上了,躺在床上,怎麼才能讓大腦也關燈、安靜下來呢?小孩子心思單純,沒有這些煩惱,白天玩得筋疲力竭,晚上一沾枕頭就能熟睡到天明。

 

可見睡眠障礙是社會化以後的文明病,所以煩惱多、思緒多的成人,就得「想盡辦法」。數羊、數數兒……,都沒什麼效果,有時候反而愈數愈清醒。

 

我最近聽說有個新的方法:找一條你最熟悉的路─可能是小時候上學、放學的路,最好是熟到路上的許多細節,不用思考、回憶,你都了然於胸。

 

上床睡覺時,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就讓自己「彷彿」在那條路上輕鬆散步。因為有事可做,又不用真的動腦,很快就可以輕鬆入眠。

 

試過了許多助眠的法子,幸好先鈴也陪我改作息,加上我怕自己有動靜會吵到她,再無聊也只好忍。這麼忍一天、兩天,沒想到慢慢就戒掉半夜起來開電腦的「癮」。

 

但是,要戒安眠藥可沒那麼容易,我從一顆減成半顆,痛苦了一段時間,再借助其他方法,經過大半年,才終於慢慢拋開安眠藥。幫助睡眠的方法很多,往往也因人而異。

 

這裡分享幾個對我有益的助眠方法,希望對讀者也有幫助。

 

輔仁大學心理系助理教授陳建銘在《給工作忙碌者的睡眠建議》分析了七大點建立睡眠節律的辦法:

 

1.維持生理時鐘,固定作息時間。

 

2.規律運動。

 

3.睡前降低亮度,起床後照射日光。

 

4.睡前六小時勿用咖啡等刺激飲品。

 

5.不以酒助眠。

 

6.謹慎使用安眠藥。

 

7.每晚維持舒適的睡眠情境。

 

特別是起床後照射日光,我意外的發現到這是喚醒身體很重要的方法。起床後,一定要把窗簾眼睛清不清楚,是不是要靠咖啡才能提神?

 

回答完上述問題,你的睡眠足不足,自己心裡肯定是明白的。

 

五個優質睡眠訣竅

 

1.睡前不要安排費時費力的工作。

2.設定一個停止工作的時間,睡前加班,遠不如第二天早起再做效率更高。

3.記錄每天睡覺和起床的時間,養成健康睡眠習慣。

4.不要因為失眠而感到壓力大,放鬆最好。

5.睡眠的品質比時間更加重要,讓自己處於舒適的狀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修的死亡學分》,天下文化出版,李開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肺癌末期簽下放棄急救,卻戰勝4%奇蹟!抗癌鬥士星希亞:只要不放棄希望,生命自會幫你找到出口

撰文 :癌症希望基金會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星希亞提供
  • A
  • A
  • A

自2007年起,肺癌已蟬聯台灣十大癌症死因榜首,且據研究顯示,有九成以上的華人肺癌女性病友並無抽菸習慣,加上初期症狀並不明顯,導致一旦確診,有高達七成患者已進入肺癌晚期,知名抗癌部落客星希亞就是一例。

在2012年,正值花樣年華該要璀璨發光的時候,卻在生日過後沒多久,她從單純的久咳不癒,一直被當成感冒、鼻竇炎(甚至還做了手術)、肺炎來治療,事隔半年後,竟被醫師確診為肺腺癌末期。

 

人生的際遇有時很難說出個道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壞消息,一度令星希亞難以置信,心想:「明明只是咳嗽,也有及早警覺就醫,為何癌末還是找上她?!」尤其聽聞肺腺癌四期的5年存活率僅4%時,加上一連串病情惡化,肺積水、腳水腫、不間歇的咳嗽讓她無法平躺睡覺。

 

在眾醫生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最後含淚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種種的治療過程,讓當時星希亞的內心被強烈的驚恐與無助感籠罩著,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跟死亡如此接近。

 

但不服輸的她,不願向命運低頭,她不斷告訴自己:「我要活下去!」並安慰自己:「只要存活率不是0,就表示有努力的空間,就有機會活下去!」

 

靠著天性樂觀與堅強意志力,讓星希亞撐過一次又一次難熬的治療階段,也開始閱讀相關醫療養生資訊,嚴格執行飲食控制,並徹底調整生活作息,要讓自己活得更健康。

 

而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她的人生觀也因此改變,每一天都用心生活、加倍珍惜,還列出自己的心願清單,並逐項完成它們,盡可能的將遺憾降到最低,像是高空彈跳、考潛水證照、爬萬里長城、到西班牙看高第建築、帶媽媽去京都賞櫻、看西藏的天空等,都是在她罹癌期間完成的心願。

 

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她也開始在網路上撰寫抗癌部落格、成立臉書抗癌社團、舉辦戰友分享會,一方面記錄自己的治療點滴,一方面也希望藉由自身經驗,鼓勵更多跟她一樣的病友「只要不放棄希望,生命自會幫你找到出口」,也要讓所有在病痛中的人知道,即使生病,還是可以把生活過得很美好。

 

轉眼五年過去了,星希亞成為4%的存活者,達成她第一個里程碑。從罹癌初期的極度不樂觀,到接受化療後轉趨穩定,爾後出現抗藥性,病情快速惡化下,開始口服標靶藥物,直到最近先前腦部放療的後遺症出現……。

 

面對病情的起起落落,星希亞沒有怨天尤人,覺得遇到了就去解決它,平常除了配合醫師積極治療外,抱持正面心態,養成健康飲食、規律運動、正常作息等習慣也是邁向健康不可或缺的重要關鍵。

 

星希亞曾說過:「我不是因為看到希望而堅持,是因為堅持下去而看到希望!」面對生命中的重重難關,她的勇氣、堅持及抗癌經驗,總能源源不絕的帶給許多肺癌病友及家屬無窮的力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癌症希望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癌末奶奶的過世,九歲女孩四肢僵硬、害怕淚崩...心理師:當愛離開的時候,全家每個人都需要療傷止痛

撰文 :江珈瑋 日期:2019年09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在我們的心中也許都有這樣的一個人,無論這個人是否還在這個世界上,就只是單純地想念著他,這樣的想念情緒,對成人、兒童都是一樣的心理,我們都希望那個被想念的人,知道我們不會忘記他。

不敢靠近,不是不能接受妳病後狀態,而是怕自己忍不住淚崩

 

一位即將要失去親愛奶奶的九歲女孩,跟奶奶的關係特別的好,也受奶奶疼愛。七十歲左右的奶奶被診斷是膽管癌末期,隨著疾病快速進展,加上有些症狀需要協助,最後家屬選擇安寧病房讓奶奶獲得更好的身心照護。

 

最近,母親發現小女孩最近不太敢靠近奶奶的病床,透露出很害怕的表情、身體四肢緊繃,母親認為可能是因為孩子腦海裡的奶奶突然因疾病變瘦、變得不像原來的樣子,所以希望心理師能協助。

 

接到照會單的當下,我也擔心自己會控制不住眼淚,因為孩子的真摯情緒哭起來總特別讓人心疼。照會後,跟孩子約隔日會談,媽媽特別跟安親班請了假,非常擔心這孩子的情緒。

 

隔日,小女孩進會談室,綁著可愛的公主頭,謙遜有禮,一開始她的坐姿有點緊繃,為了讓孩子放鬆,我先跟她自我介紹了:「我是心理師喔,妳知道心理師是做什麼的嗎?」她低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我,「應該就是心理醫師吧,看心的醫師。」

 

「那妳覺得看心的醫師是做什麼的阿?」我好奇地探問她小腦袋瓜是怎麼想的。「就是把不敢對大人的話,跟心理醫師說吧。」這個答案也讓我會心一笑,臨床工作總是這樣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個案,有時接觸到兒童的心靈世界,會發現她們的多天真、自然、無害、直接,但每次要與孩子討論死亡的話題時,連我都覺得有些沉重。

 

我笑著回她說,「真特別的答案」,繼續問,「我可以問問奶奶的事情嗎?」她身體開始緊繃,空間沉默,眼裡噙著淚,低頭不敢直視。氣氛凍結了一會兒,我說,「我知道妳聽到奶奶會有點不知道怎麼辦吧?」她輕輕地點了頭。

 

得到了她同意後,才繼續問她跟奶奶間的關係,原來這小女孩每個周末連續兩天都會跟她心愛的奶奶一起吃飯、一起睡覺,這是屬於她們家族間的習慣,奶奶常煮她喜歡吃的菜、對她特別好,是她最喜愛的人之一。

 

當她慢慢願意跟我說話,也對環境比較信任後,我開始同理她喜歡奶奶的心情,「不過看著自己喜歡的奶奶好像生病了,也不知道怎麼辦吧?」接著問她陪伴奶奶的時候,都看見奶奶什麼樣子?她回說,「奶奶大部分都在睡覺,眼睛都是閉著的,所以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說話。」

 

「那我偷偷問妳喔,妳會想要在旁邊跟奶奶說話嗎?」大部分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恩!想跟奶奶說話」,不過大人都在旁邊,其實很難讓兒童主動去做什麼互動,所以我建議大人也要給兒童一些與病人的私人互動空間。

 

「妳有什麼話或什麼事情還沒有跟奶奶說的呢?」沉默了幾秒後,原本還能強忍淚水的小女孩開始泣不成聲,約花了一分鐘邊哽咽著才將下面的話說完:「本來我要寫卡片給奶奶的,但是因為奶奶突然住院,我來不及做。」

 

我很想跟奶奶說,『奶奶,人都會死掉沒有關係……但是一定要請妳放心……(哽咽)我知道妳在天上會看著我們,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然後我一定會記得想妳。』」她的淚水稀哩嘩啦地掉下來,我在一旁也不禁淚崩,即使一開始有心理準備了,但還是忍不住心疼。

 

接著,我問女孩有沒有養寵物的經驗?兒童若有一些失落的經驗,比方遇到寵物死亡,會比較容易理解死亡這件事情。小女孩說她有一隻心愛的黃金獵犬,已經很老了,小女孩明白這隻狗狗有一天也會離開。她接著說,爸爸媽媽一開始都沒有跟她提過奶奶的事情,奶奶就突然住院,她不明白怎麼會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我花了一些時間去了解小女孩對於死亡的想像。小女孩認為死掉就是「去天上」,認為去天上的人依然存在著。了解到小女孩對於死亡的世界是這樣子,就能理解小女孩是可以接受奶奶生病離開的,於是,我又再問,「妳猜到奶奶即將離開了吧?」小女孩點點頭,淚水沒停過,「因為奶奶一直睡,都不起來。醫師、爸爸媽媽有說可以跟奶奶說話,可是我怕我說了就會哭,所以我不敢接近奶奶。」

 

原來是因為這關係,並不是因為害怕奶奶變瘦的樣子。

 

最後,我都會問孩子,想要做什麼給病人呢?「我想要做勞作給奶奶」,小女孩用肯定的眼神說著,眼角的淚痕終於慢慢淡化。於是我跟她說,「下一次我們再來談妳跟奶奶說的話喔。」

 

事後,這家人順利地與她們心愛的母親(奶奶)道別,也從家屬的口中明白這小女孩會談後,就開始做勞作放在心愛的奶奶床頭旁邊。我想,奶奶在天上,應該都有收到小女孩這一份又一份的真摯想念吧。

 

【心理師的臨床筆記】兒童的悲傷出口

 

有時是這樣的,大人們理解到小孩也有悲傷的情緒,但可能難以開口,尤其是不知道該從哪邊講起。小孩是敏感的,當發現大人也會難過時,會有一種「這種時候或許不允許難過吧,否則大家會更傷心」的心裡,也不敢把悲傷表達出來。

 

身為一個人,不論兒童或大人,總會想要為所愛的人做些什麼,這是愛的心意。而一位體貼的小孩也會有這樣的心意,知道愛一個人總是會為彼此做些什麼,所以,當面對死亡時,體貼小孩會先選擇強忍悲傷。

 

其實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怎麼問大人,對他們而言,只知道大人生病了,他們看見那個可能隨時隨地會離開的大人,只知道有可能以後看不到了,前面有提到,尤其是了解死亡就等於真正離開之事實的兒童約在九歲,就可明白逝去的人,是會永遠離開的。

 

小孩相信些什麼,取決於家人如何告知死亡,這個小女孩相信奶奶上了天堂,也是另外一種存在。建議大人們可以用一些生命繪本、或是以寵物的離開,來跟孩子討論死亡。

 

當我們大人自身正在經歷悲傷時,若難說出口,又想要關心孩子的悲傷反應時,也可以讓孩子覺得「允許悲傷的態度」,孩子會經由陪伴慢慢說出來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在還能愛的時候:癌症病房心理師的32則人生啟發》,幸福文化,江珈瑋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88歲勇敢抗癌末!第14次攻頂玉山,榮獲最高齡紀錄者

撰文 :udn聯合新聞網 日期:2019年05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癌末病患該如何面對餘生?電子公司董事長退休的陳輝堂去年確診攝護腺癌第四期,醫師說可能只剩一年可活。

88歲的他樂觀抗癌,今年4月30日在5名登山好友陪伴下,他一步步登上海拔3952公尺的玉山主峰,成為玉山國家公園認證玉山攻頂最高齡者。

 

這也是陳輝堂第14次玉山攻頂。陳輝堂是南投縣名間鄉人,目前住彰化縣大村鄉。

 

他說,台中師範專科學校畢業後,被「丟」到員林百果山湖水坑,在剛創校的湖水(今改為青山)國小明湖分班當老師,因表現好,輾轉調到彰化市中山國小任教。

 

37歲時毅然辭職,到基隆一家日商電子公司從最基層做起。

 

「當年我心想,當老師最終只做到校長,沒什麼挑戰性。」陳輝堂說,在日商公司待了20年,被彰化縣花壇鄉大通電子公司挖角,3年後他60歲退休了,但不是待在家裡享福,而是在大村鄉創業成立電子公司。

 

陳輝堂說,1994年12月3日,因公司陷入財務周轉困難,沒錢進貨和發薪水,他心情非常艱熬困苦。

 

因有多次登山經驗,當天凌晨2點多突發奇想,開車到東埔,一個人摸黑登上玉山,在最高點向山神祈禱協助他度過難關。

 

「沒想到奇蹟發生,公司客戶同意展延票款,從此公司穩定成長,他也愛上玉山,陸續攻頂13次。」

 

去年2月因血尿確診罹患攝護腺癌第四期,醫師告訴陳輝堂可能只剩下一年餘生,一度心情沮喪,後來決定樂觀抗癌,經常到員林藤山步道、溪頭天文台登山健走流汗。

 

他說,今年3月25日複診,攝護腺指數從最高的1818降到0.87的正常值,開心地想要第14次挑戰玉山攻頂;4月28日出發,30日清晨5時40分,他站上最高點,興奮地對著群山和剛升起的太陽,大喊「我攻頂成功了!」

 

延伸閱讀

醫病平台/當塵埃落定時,什麼最重要?

養生男不菸不酒沒病痛 健檢攝護腺竟發現罹癌

治療攝護腺癌 先看格里森分數

 

(本文獲「udn聯合新聞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