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罹癌爆瘦11公斤,兩度和死亡擦肩!他體悟:把夢想與人生代辦事項「往前移」,人生才能滿足而無憾

撰文 :楊育正、楊惠君 日期:2019年09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當你們不再看見我的時候,
孩子,我卻從不曾離去。
早晨,陽光照進你的門窗,
你是否感到溫暖?
孩子,我就在你的身旁。
日落時,微風拂過樹梢,
在沙沙作響的枝葉聲中,
孩子,你可聽到風中夾雜著我的言語?
夜深時刻,當清涼的月光從門縫滲入,
那時我正躡手躡腳,
深情的凝視著你,
我的孩子,
縱然你從此不再看見我,
我卻從來不曾離去。

這是多年前我寫給女婿的一首小詩,為了安慰當時思念著母親的他。我也曾用它安慰我的病患。如今,這首詩,也要送給我自己的子女,以及生命正與死亡相望的每一位父母及病患。

 

我是一名婦科癌症醫師,三十年來,我曾將無數病人由癌症陰影底下挽回,也忍痛送走不少被癌症帶走的病人。我曾宣稱我用心治療我的病人,用同理心對待,教導他們要「面對疾病,繼續生活」,然而,不曾親身與死亡錯身者,所有安慰的話語都如同「隔岸觀火」。

 

是的,如今我了解以往自己是如此的不足,在我變成一名癌症病人之後,我深刻體會到馬丁.海德格所說,人只有跟自己的死亡相遇,真實的自我才會顯現。

 

二○一二年,就在我接任台北馬偕紀念醫院院長不久之後,決定推出「one day in hospice」安寧病房一日體驗活動,寫信邀請全院的主管參加,不只在安寧病房住一晚,還要體驗「插一管」──鼻管或尿管,希望主管們親身經歷末期病人的處境,然後才能感同身受。

 

就在邀請信函發出去的當天,我那陣子因唾液腺阻塞不適而做的進一步檢查報告出爐:我罹患了淋巴癌。一瞬間,我立即由「體驗組」的醫師,成了「被體驗組」的患者。

 

在那之前,我何曾真正接近病人的真實感受?面對癌症、接受事實豈是教科書上簡單的驚嚇、否認、沮喪、接受、正向面對五個階段可全然描述。我驚嚇、討價還價、生氣、情緒低落,我對我最信仰的上帝發出質疑:為什麼是我?我一直是那麼忠心的僕人、我是一個好人吶!

 

這期間,因藥物治療讓我全身肌肉萎縮,瘦了十一公斤,並曾兩度和死亡擦肩,一次感染了肺囊蟲病、一次出現了格蘭氏陰性菌敗血症,我的妻子在病榻旁緊握著我的手,哭著說:「你就這樣要走了嗎?就這樣走了嗎?」

 

但上帝讓我活了下來。我調整生活作息、接受標準治療,熬了過來。

 

不久前,我經過高雄一處教堂,看見耶穌被釘上十字架最後說的兩句話,祂說:「我渴!」然而戲弄祂的兵丁還以海綿沾醋濕潤祂的唇,祂垂下頭之前再說:「成了!」我當下湧出熱淚,耶穌這樣沒有罪的人,都能在十字架上替眾人背負所有的苦楚;我受的苦,又算什麼?

 

國際知名的安寧療護推動者羅素醫師,大半生在告訴眾人「如何面對死亡」,然而,自己罹病後,卻開始宣導「用心去活」。

 

全美最大的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總裁暨董事尤金.歐凱利,記錄自己腦癌末期最後時光的《追逐日光》一書中提及,面對有限的生命,把握當下還不足夠,唯有將所有的夢想與人生待辦事項「往前移」。

 

我慢慢領悟,上帝要我經歷癌病的旨意,是在鞭策我更積極用生命去成就該做的事、更主動向我愛的人展露心意。

 

二○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我在醫院大禮堂向全院同仁宣布我罹癌的病情,身為醫院領導者,不應讓健康議題成為員工私下揣杜的閒語,我在台上鼓勵著員工為這個擁有光榮歷史和特殊使命的醫院共同努力,但講台上的我,雙腳發抖著。

 

經過疾病的耙理,我擁有比過去更強大的熱情,更堅定、更清楚自己要擔負的責任與追尋的目標,用我這向上帝借來的生命,榮耀我的家庭,尤其是榮耀我摯愛的馬偕醫院和閃耀在馬偕院徽上的十字架。我甚至完成了醫院未來十年的計畫和財務規畫,我要將自己追逐的目標「往前移」。

 

很多人知道,我的父親楊金欉是前台北巿長,但我們並非出身名門。祖父是鐵路局的「黑手」技工,祖母則夙興夜寐、種菜養豬補貼家用,兩老滿心盼望父親可以當醫生,光耀門楣;但父親日後成了一名工程師,沒有完成祖父母的期待,在他的書房內,常放著一具陳舊的豬槽,就是為了追思祖父母。

 

父親是我的典範,也是我要用生命榮耀的人。他一生奉獻給國家,曾抱病到海外赴任,失去早期治療的黃金期,六十七歲便因甲狀腺癌轉移去世,我震撼於聽到父親惆悵地說:「我還有很多事要做,怎麼就病了?」我走上醫療一途,是代替父親完成祖母的願望。

 

父親離開之前,我及時對他說出了:「我愛你。」並承諾一生要立身行道,讓人看到我的家教來紀念他。

 

我四十多歲時就知道自己有B型肝炎,並患有高血壓,早早備好遺書。我的交代很簡單,我希望我的小孩所作所為也能讓上帝和他的父母都榮耀,我只會留給他們四個字:「誠實正直」。

 

如果我道別的那天來臨,也無須為我悲傷,我知道,我的人生十分滿足而無憾,我早已將要完成的事,往.前.移,然後飄然而去,求主引領我到一處可安歇的水邊。

 

當我離去 孩子 我會將我的深情

託付給最輕柔的風

綿綿密密 向著你在的方向吹送

日升 日落 月圓 月缺 歲歲 年年

直到我們相約再見的日子

我將在彩虹的另一端等候

我的孩子啊

你我將 再次同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在我離去之前:從醫師到病人,我的十字架》,寶瓶出版,楊育正, 楊惠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辦完生前告別式後,終能去天堂與愛妻相聚...93歲老將軍:我不恐懼死亡,逆境中更要勇敢面對

撰文 :新活藝術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當生命開始倒數計時,當死亡如此靠近,面對摯愛的親友們,可否親口說出心中的感謝,訴說在彼此生命中美好的回憶?93歲的楊崇本將軍,於五月份得知罹患血癌後,不畏疾病侵擾,堅毅面對。他想到在人生旅途中,因為所愛的人們而精彩,因此期盼能與大家一一告別。在傳承藝術團隊、新竹榮家同仁的齊力合作下,於六月十四日在北榮新竹分院安寧病房舉辦了「人生嘉年華會」。

當生命開始倒數計時,當死亡如此靠近,面對摯愛的親友們,可否親口說出心中的感謝,訴說在彼此生命中美好的回憶?93歲的楊崇本將軍,於五月份得知罹患血癌後,不畏疾病侵擾,堅毅面對。

 

他想到在人生旅途中,因為所愛的人們而精彩,因此期盼能與大家一一告別。在傳承藝術團隊、新竹榮家同仁的齊力合作下,於六月十四日在北榮新竹分院安寧病房舉辦了「人生嘉年華會」。

 

會場旗海飄揚

 

楊將軍在參加美國拉斯維加斯年會時,冒死親自取下中國的五星旗,掛上中華民國的國旗,這份愛國的忠心與勇敢,獲得了國防部勛章。會場中滿滿的國旗代表著楊將軍愛國的忠心,兩套軍官禮服則代表著軍旅生涯中重要的里程碑。

 

會場旗海飄揚▲人生嘉年華會現場展示楊崇本將軍軍服

 

主角衣著表榮譽

 

雖在病房中,楊將軍仍打起所有精神,換上正式的襯衫與榮民楷模背心,我們為他別上特製的胸花,讓主角帥氣地參與為他量身定做的人生嘉年華會。

 

主角衣著表榮譽▲為人生嘉年華會的主角別上胸花

 

運用主角生命故事貫穿整場嘉年華會

 

2009年起,楊將軍持續參與傳承藝術團體,細細整理人生每個重要時刻,並創作為獨一無二的視覺藝術作品。

 

在舉辦人生嘉年華會之前,傳承藝術團隊整理十年來楊將軍所分享的經歷與事蹟,串連於整場嘉年華會之活動中。由傳承藝術首席講師康思云、江明璇共同主持楊將軍的嘉年華會,並提早與所有與會人員確認細節,俾使活動能順利進行。

 

▲人生嘉年華會主持準備—傳承藝術首席講師 康思云/江明璇

 

列隊歡迎主角進場

 

人生嘉年華會的開場,由陸軍張將軍喊口令「立正!敬禮!」,從病房到會場的路上,大家列隊手持國旗,搖旗歡迎楊將軍進場,並齊唱軍歌「黃埔軍魂」。楊將軍13歲就參與鐵血抗日青年團,在軍中服務41個年頭,「黃埔軍魂」是他人生的寫照。

 

▲全體人員列隊歡迎楊將軍進場

 

榮家紀念影片回顧

 

2008年楊將軍與深愛的妻子一起加入了新竹榮家這個大家庭,12年來與榮家夥伴們建立了濃厚的情感,透過榮家同仁特別製作的紀念影片,不僅讓大家回味12年來的精彩時光,更表達對楊將軍夫婦的感謝與尊榮。

 

▲欣賞楊將軍於新竹榮家12年的紀念回顧影片

 

傳承藝術團隊獻唱

 

楊將軍在榮家期間是傳承藝術活動的推廣者與最熱情的支持者,台積電張夫人訪問楊將軍時,因著他的大力推薦,台積電志工社自2010年起每週至新竹榮家陪伴長者整理生命故事、創作藝術作品。

 

在展示楊將軍的創作及經典故事之後,由傳承藝術的老師群一起獻唱「梅花」,代表著楊將軍如梅花般堅毅又柔情芬芳。

 

▲楊將軍與夫人於傳承藝術的創作

 

楊將軍回禮致意

 

楊將軍說:「軍旅生活中,我所景仰的蔣公教會我要努力奮鬥,逆境中要勇敢面對」。在榮家的生活,有很多的活動都充滿挑戰性,使楊將軍能挑戰自己。為了感謝新竹榮家12年來的照顧,楊將軍也準備一份禮物致贈新竹榮家,是他在人生大風浪來襲時,親手蓋下的手印及寫下的宣言。

 

▲致贈謝禮給新竹榮民之家

 

人活著為了什麼?為了正義而活

我有堅定的生存意志

—楊崇本將軍

 

▲楊將軍手印與人生宣言

 

用一生活出愛

 

楊將軍從小就受到天主教教育及德國傳教士的影響,也在與人的互動中處處表達珍惜、愛護之意。人生嘉年華會的尾聲大家合唱「活出愛」這首詩歌,感謝楊將軍使自己成為我們的祝福,用真實且確實的行動向這世界活出愛。

 

▲人生嘉年華會全體合唱後合影留念

 

分享甜點表達愛

 

楊崇本將軍為人謙和,待人以誠,樂於與人分享,因此在人生嘉年華會的最後,我們也特別準備了楊將軍最喜愛的甜食,與蒞臨的親朋好友們分享。在人生嘉年華會上,有這麼多的朋友們來參與,見證了楊將軍這一生對人的關心與付出,點滴都在大家的心頭。

 

▲分送蛋糕與蒞臨人生嘉年華會的親友分享

 

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人生嘉年華會結束了,但參與的親友們都不想離開,逐一到楊將軍身旁述說著和他之間難忘的回憶、這段時間對他的不捨、長久以來對他的感謝,大家真情流露地和楊將軍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生死兩相安不只是一個靜態的結果,而是動態的進行式。

—楊培珊 台大社會工作學系 系主任

 

從親朋好友的眼中看見他們對楊將軍的愛戴,言談中不斷提起楊將軍對他們的好。我們看見人生嘉年華會不是僅為了楊將軍舉辦,也是讓楊將軍身旁的好友們能有機會對楊將軍說出放在心裡的心底話。

 

對他們而言,是一個特別又難能可貴的經驗,這場人生嘉年華會,也是楊將軍與好友們彼此之間致贈的一份最真摯的禮物。

 

90歲是我一生的豐收年,

我有五福,就是[福、祿、壽、喜、財]

這麼豐富的人生,感謝大家與我共度、一起歡慶。

—楊崇本將軍

 

 

後記:

 

楊崇本將軍已於2019年6月25日安息主懷。

 

當天中午,關懷師在楊將軍的病房祈禱唱詩歌,楊將軍向關懷師表示:「我不恐懼死亡,心中已無牽掛」,面對死亡,楊將軍非常的坦然。就在當天下午,在家人的陪伴下,自然平靜,到天堂與所愛的妻子再次相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新活藝術」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60歲發現癌末,他傷心交代後事...卻靠1招順利抗癌5年,找回快樂笑容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肺癌是十大癌症死因的第一位,每年因肺癌死亡人數近9000人。不過,透過適當的標靶藥物治療,有望延長存活期,抗癌仍然有希望!

60歲林先生是一位負責市容整潔的清潔隊員,5年前因肋膜積水至醫院檢查,診斷竟發現已是肺腺癌第四期,林大哥深怕自己活不到明天,絕望到交代後事給親人。

 

沒想到,經過治療之後,林先生整體抗癌時間已超過5年,目前生活能自理、定期運動,維持良好生活品質。

 

肺癌確診多晚期

可考慮標靶藥物治療

 

衛福部統計,2016年肺癌死亡人數將近9000人,為十大癌症死因之冠,成為國人健康的殺手。肺癌中又以「肺腺癌」最為常見。

 

不過,肺癌早期不一定有咳血、噁心、嘔吐、久咳不癒等症狀,故有高達6成肺癌病友,確診時已是晚期。

 

台大醫院雲林分院胸腔內科醫師陳崇裕表示,若民眾被確診為肺癌,可先做基因檢測,並依據基因突變種類給予「個人化」且「精準」的治療方式。

 

目前已知的突變基因包含:EGFR、ALK、ROS1等,以台大醫院雲林分院的臨床觀察,超過5成以上肺腺癌病友,都有「EGFR基因突變」,而若確定是EGFR基因突變,透過口服標靶藥物治療,成效較好,腫瘤縮小的比例甚至可以超過80%!

 

上述案例中的林先生,就是接受第二代標靶藥物治療3年多,隨後接力使用第三代標靶藥物1年多,整體抗癌時間目前已有5年。

 

配合兩代標靶藥物

適當治療延長存活期

 

陳崇裕醫師分享,根據台大醫院雲林分院院內臨床觀察,於第一線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治療的病友,平均存活期至少可達3年,若再接第三代標靶藥物,可望延長治療時間。

 

根據最新GioTag收案全球10國(包含台灣)晚期EGFR基因突變肺腺癌患者的跨國大型研究也發現,晚期肺腺癌病友,若於第一線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可先清除大部分的變異基因,待出現抗藥性後,再接力使用第三代口服標靶藥物,超過半數病患可以持續治療近4年,相較過往多出1倍以上。

 

提醒病友,由於每個人的病情、身體狀況不同,有需求的肺癌病友應先諮詢專業醫師,充分討論,再選擇適合的用藥與治療方式。

 

另一方面,也提醒民眾,目前能檢測早期肺癌的最佳工具,是低劑量電腦斷層(LDCT)檢查,若有家族病史、吸菸習慣及女性,建議應定期至醫院做篩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胰臟癌末期的父親苦不堪言,女兒四處求解方...醫師:使用止痛藥沒關係,不要再忍耐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聽朋友說:「安寧醫師用藥會下得很重。」我常說:「使用止痛藥的目標:是要讓病人清醒著不痛,而可以過他的日常生活,不是要下重藥把末期病人打昏。是要有本事用得剛剛好,用最少的劑量可以達到最佳的止痛效果,而不是毫無節制地下重手去增加藥量。」

我的手機0955-784-748是24小時開機的安寧諮詢專線,昨天晚上約十點接到一通電話,因為父親罹患胰臟癌末期,身為女兒聽過我的演講,打我手機來問一些對安寧療護道聽塗說的錯誤觀念。

 

聽別人說:「安寧病房使用止痛藥無極限,這樣對病人很危險。」我說:「應該是安寧專科醫師對於止痛藥比較有經驗,就比較敢大膽使用,而可以讓末期病人免於忍受痛苦。」

 

聽醫師說:「止痛藥吃太多對病人不好,會有危險。」我回說:「其他科的醫師可能對於使用止痛藥比較沒有經驗,所以不敢多用藥,於是就叫病人要忍耐。可是如果是你在痛,你可以忍耐嗎?何況,不能因為有危險,就完全不要用吧!就像你出門可能被車撞,因此叫你千萬不要出門,把你關在家裡,請問這樣是對的嗎?」

 

聽朋友說:「安寧醫師用藥會下得很重。」我常說:「使用止痛藥的目標:是要讓病人清醒著不痛,而可以過他的日常生活,不是要下重藥把末期病人打昏。是要有本事用得剛剛好,用最少的劑量可以達到最佳的止痛效果,而不是毫無節制地下重手去增加藥量。」

 

以前花蓮慈濟醫院急診室主任曾對我說:「你們心蓮病房(安寧病房)就是:病人住進去就一直打嗎啡,然後病人最後就死翹翹。」我覺得:兩句話分開來講是對的,但是連成一氣來講,那就怪怪的了。而且我認為(內心旁白):「總比你們急診室都不幫末期病人止痛,最後讓病人哀號到死,來得有人性多了!」

 

過了一夜,今天一早,我想到一個比喻:「假設司機因為自己開車技術不好,就只會勸你乖乖在家,因為出門很危險,恐嚇你最好不要出門,請問這樣對嗎?你應該找個開車技術好的司機,信任他,讓他可以載你到處跑,去遊山玩水,而不要害怕會有危險。」

 

同樣的道理:假如你身體已經疾病末期,不是任由沒經驗而不敢開止痛藥的醫師,藉口說因為止痛藥有危險,只會勸你盡量不要吃止痛藥,卻讓你整天用盡全部體力都在忍受痛苦,其他則一事無成。

 

這時候,應該找個有經驗的安寧專科醫師,給你剛剛好的止痛藥,還能預防藥物的副作用,減輕你的受苦,讓你有最好的生活品質,一直活到最後。你可知道吃飯和喝水都有副作用:吃太多會撐死,喝太多會水中毒,可是沒人因為這樣,就忍飢耐渴的不吃不喝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肺癌末期簽下放棄急救,卻戰勝4%奇蹟!抗癌鬥士星希亞:只要不放棄希望,生命自會幫你找到出口

撰文 :癌症希望基金會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星希亞提供
  • A
  • A
  • A

自2007年起,肺癌已蟬聯台灣十大癌症死因榜首,且據研究顯示,有九成以上的華人肺癌女性病友並無抽菸習慣,加上初期症狀並不明顯,導致一旦確診,有高達七成患者已進入肺癌晚期,知名抗癌部落客星希亞就是一例。

在2012年,正值花樣年華該要璀璨發光的時候,卻在生日過後沒多久,她從單純的久咳不癒,一直被當成感冒、鼻竇炎(甚至還做了手術)、肺炎來治療,事隔半年後,竟被醫師確診為肺腺癌末期。

 

人生的際遇有時很難說出個道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壞消息,一度令星希亞難以置信,心想:「明明只是咳嗽,也有及早警覺就醫,為何癌末還是找上她?!」尤其聽聞肺腺癌四期的5年存活率僅4%時,加上一連串病情惡化,肺積水、腳水腫、不間歇的咳嗽讓她無法平躺睡覺。

 

在眾醫生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最後含淚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種種的治療過程,讓當時星希亞的內心被強烈的驚恐與無助感籠罩著,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跟死亡如此接近。

 

但不服輸的她,不願向命運低頭,她不斷告訴自己:「我要活下去!」並安慰自己:「只要存活率不是0,就表示有努力的空間,就有機會活下去!」

 

靠著天性樂觀與堅強意志力,讓星希亞撐過一次又一次難熬的治療階段,也開始閱讀相關醫療養生資訊,嚴格執行飲食控制,並徹底調整生活作息,要讓自己活得更健康。

 

而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她的人生觀也因此改變,每一天都用心生活、加倍珍惜,還列出自己的心願清單,並逐項完成它們,盡可能的將遺憾降到最低,像是高空彈跳、考潛水證照、爬萬里長城、到西班牙看高第建築、帶媽媽去京都賞櫻、看西藏的天空等,都是在她罹癌期間完成的心願。

 

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她也開始在網路上撰寫抗癌部落格、成立臉書抗癌社團、舉辦戰友分享會,一方面記錄自己的治療點滴,一方面也希望藉由自身經驗,鼓勵更多跟她一樣的病友「只要不放棄希望,生命自會幫你找到出口」,也要讓所有在病痛中的人知道,即使生病,還是可以把生活過得很美好。

 

轉眼五年過去了,星希亞成為4%的存活者,達成她第一個里程碑。從罹癌初期的極度不樂觀,到接受化療後轉趨穩定,爾後出現抗藥性,病情快速惡化下,開始口服標靶藥物,直到最近先前腦部放療的後遺症出現……。

 

面對病情的起起落落,星希亞沒有怨天尤人,覺得遇到了就去解決它,平常除了配合醫師積極治療外,抱持正面心態,養成健康飲食、規律運動、正常作息等習慣也是邁向健康不可或缺的重要關鍵。

 

星希亞曾說過:「我不是因為看到希望而堅持,是因為堅持下去而看到希望!」面對生命中的重重難關,她的勇氣、堅持及抗癌經驗,總能源源不絕的帶給許多肺癌病友及家屬無窮的力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癌症希望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獨子癌末,她強忍淚水瞞病情...孩子走後,單親母心碎:來不及告別,是我最大遺憾

撰文 :江珈瑋 日期:2019年09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隨著癌症心理的臨床工作做得越久,可以看見各種家庭間的互動,有些家庭可以開放地談論疾病病程、一起安排後事,有些則不忍所愛的人承受痛苦,擔心衝擊力道太強,而選擇對病人隱瞞病情並獨自承受所有……

我們避而不談,但始終都為了對方努力著,無論生死

 

大部分病人到了疾病持續進展時,其實都能從細微的身體變化,理解到身體撐不下去的事實,但是當身旁親友選擇隱瞞病情時,疾病的進展就成了雙方都有默契避而不談的話題。

 

一位母親滿腹焦急地在門診找主治醫師,拜託醫師救救她的孩子,幾周前,也才二十三歲的小安被診斷出肝癌末期,從小他倆相依為命,父親很早就離開這個家再組新家,而小安也非常孝順,從小就懂得保護母親。

 

與這二十三歲的個案第一次會談,是因為主治醫師感嘆年輕罹癌,評估治療效果可能不會好,而且母親還「特別交代」要對個案隱病情,主治醫師擔心這位母親未來可能承受不住打擊,所以照會心理師過去。

 

一走到床邊,就可以看到母親正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小安。輕聲細語地詢問有沒有哪邊不舒服?幫他擦擦冷汗;問他有沒有胃口?吃點東西吧;今天身體感覺有沒有好一點?還缺什嗎?......

 

這一切都令人揪心,因為小安的病程一直進展,稍微關心了小安的睡眠狀況、心理調適的部分,徵得同意後也跟小安單獨聊聊。

 

「你現在還好嗎,有沒有比較擔心的?」他知道我是心理師後直接說,「我擔心的只有家母,身體的狀況我自己知道不行了,但我每天都為了母親在努力。」對他表達理解,也詢問他打算怎麼做?「既然母親還是抱持著希望,我覺得我好像也該努力,看著母親難過......我心裡也很難受。」

 

他低頭沉默了一段時間,我陪著他慢慢討論疾病調適的狀況,他認為既然已經遇到了,也只好接受,後續的一些心願、想法,他不捨與母親討論,「我說了只會傷她的心」,他緩緩地說。

 

進一步詢問他和母親以前的互動關係,他與母親關係很好,但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個快樂的人,心裡總是悶悶的,內心有時會有一種缺憾感,覺得人活著是辛苦的,小時候看母親因父親的離開很受傷,「很辛苦地獨力賺錢養我,我一直想,長大後要拚命地賺錢,讓母親過上好一點的生活。」

 

從一個二十三歲的年輕人口中聽到,「人活著就是比較辛苦」,連我都感到一陣抽痛,但那就是他的寫實人生經驗。即便我明白他想要保護母親的心情,不過我必須讓他明白,過去的這些苦會隨著環境和心理調適慢慢紓解開來,而不是在生病時也用此方式去過日子。

 

我繼續追問,「真的不想跟母親討論你的疾病狀況啊?」他的答案還是一樣。

 

到這兒,我大概了解主治醫師照會我的原因了,這對母子間對於疾病沒有任何溝通,小安知道母親怕他難過,承受不住打擊,理解母親的美意;母親在小安住院期間,全力以赴地照顧,包括隱藏自己的悲傷及痛苦,想哭卻不能在孩子面前哭,看著自己孩子瘦骨如柴的樣子,也只能跑到會客室調整呼吸,吞回淚水,在人前只表達出正向的力量。

 

「我只有這個孩子,我沒有了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心理師拜託你也不要跟小安說他的病情,我怕他知道了會擔心。」我除了心理支持之外,提醒母親要照顧自己的身體,也稍微鼓勵母親除了隱病情不說這件事情,還是要跟孩子討論一下孩子想做的事情或是想要交代的事情。

 

儘管這反倒成為母親的壓力,母親還是選擇對小安隱病情。現在小安也不會主動詢問病情了,不過小安持續對母親表達,「不論後面我的疾病預後如何,妳都要好好照顧自己,這樣就算我最後真的走了,才會放心地離去。」

 

一個月後,這小安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也就是母親節當天離開,主治醫師說這母親在病床旁看似很冷靜,但可以感受到她心裡龐大無以名狀的悲傷。

 

後事處理告一段落後,母親主動來找我心理諮商,她的第一句話是,「我常常在想,當初我是不是沒有隱瞞病情會比較好?因為我這樣,我才比較有機會知道自己的孩子的心願及心聲?」

 

【心理師的臨床筆記】該「隱病情」嗎?

 

是否該隱病情呢,這個問題常常被家屬詢問,通常我是這樣回答的:親愛的家屬,其實在臨床經驗工作發現隱病情不是最好的選擇,在理智的層面上,病人有權利了解自己的病情,以感性的層面來看,會這樣做決定一定是有更多的考量,比方大部分的家屬考量到的是擔心病人不能承受,日後會採取不治療的方式來面對而延誤病情,這常發生在初診斷為癌症時,就已經選擇隱瞞病情。

 

另個部分則是「隱一半」的病情,也就是讓病人了解到現在是癌症,但是當疾病進展時,比方像是藥物治療的效果不好,或是手術切除腫瘤後發現期別更後面,這都會使家屬考慮是否該隱病情。

 

我可以理解家屬所擔心的狀況,不過還是建議採取慢慢說的方式,讓病人了解疾病的進展。如果病人最近有多重壓力源,或是一直以來都有相關的身心疾病史,那建議跟心理專業人員討論用哪些方法說會比較適當。

 

我最終還是鼓勵說的,唯有讓病人知道自己的身體情形,病人才能做心理調適,也才能做出對自己最有尊嚴的選擇,也唯有不隱瞞病情,醫療上的照護團隊才能給予更好的心理照護。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在還能愛的時候:癌症病房心理師的32則人生啟發》,幸福文化,江珈瑋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